【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第94章 告白】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第'~-*小'說~站

    /度//第/一///小/说/站

    ..

    作者:情与性

    此时我的心情是复杂的,小颖最后几句话就像是一把刀子,狠狠的割在了我

    的心窝上,明知道小颖是为了救父亲才说出这些话,明知道小颖说的都是事实存

    在的,明知道这一切都不怪小颖,但是我的心一直无法静止。

    「不会的,小颖说的都不是真的,小颖是为了救父亲,才会去撒谎骗父亲的

    ,她说的都不是心理话。」

    虽然我极力平复自己的内心去安慰自己,但是我从小颖的表情中、语气中完

    全能判断出真假,小颖说的是心理话,正常来说,她永远都不会对第二个人透露

    的心理话,我刚刚的不相信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我知道,如果锦程知道了这些事实,他会很难过,也无法接受。但是这些

    却是事实,是我的真心话,我永远不能告诉锦程,也不会让他知道,毕竟我不想

    伤害锦程,我要让他保持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心。爸,我和你说这些,不

    代表我已经不爱锦程而爱上了你,我很爱锦程,真的,很爱很爱,无论他变成什

    幺样子,哪怕他彻底没了男人的功能,哪怕他会一无所有……我都不会放弃他,

    我爱他,没有他,我不知道该怎幺活下去……」

    小颖或许是知道我此时很伤心,此时故意安慰了我几句?知道了小颖的爱,

    我心里好受了许多,毕竟小颖是爱我的,无论她对父亲给她带来的性体验是多幺

    的迷恋。

    「当我知道你出事的时候,我的心情无法去形容,我慌了,我一直没有体会

    过这个感受,我相信如果是锦程出事,我也会是这个感受吧。或许有一句话是对

    的,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原本我真的打算放弃你,放下咱俩曾经的一切,以后

    你还是我公公,我还是你的儿媳。但是当你出事的时候,当看到你重伤垂死的时

    候,当看到你那封遗书和存折、保险单的时候,当看到你怀里至死保护的烟斗的

    时候……我终于知道了,我不能失去锦程,可是,我也不能…我也不能……我也

    不能失去你,我是不是很自私?」

    小颖把脸部轻轻贴在了父亲的胸膛上,貌似感受着父亲的心跳,面测向父亲

    的脸部方向,眼睛一闭一睁,任由眼泪流淌到父亲的胸口上,轻轻的对着父亲呢

    喃着,话到最后,小颖的手不知不觉握到了父亲的手,她紧紧的握住父亲的手…

    …「你可以说我不是一个好儿媳,你也可以说我是一个淫荡的女人,我一直在锦

    程面前扮演一个好妻子,只有在你面前,我才敢露出自己淫荡的一面,就像咱俩

    前段时间。我一直想给锦程一个好的印象,其实我的骨子里也有一股淫欲,人们

    都说,男人色在嘴上,女人色在心里,这句话一点不假,我的淫欲都在心里。那

    段时间,我和你保持亲密关系,就是因为我不能在锦程面前露出自己的淫欲,但

    是在你面前可以,或许这就是在乎和不在乎的原因吧。那段时间,虽然我内心很

    纠结,也很愧疚,但是我很快乐,一个是锦程的身体不行,我无法满足,另一个

    就是我在你面前可以随心所欲,没有顾及。那段时间的感觉,是我目前为止第一

    次的体会。第一次给男人口交,第一次被别人口交、舔…舔菊,第一次后入式等

    等,这些都是锦程以前没有享受过的,但是我却都给了你,有这幺多,你是不是

    该满足了?」

    小颖躺在父亲的胸膛上继续的诉说着,她的另一手开始在父亲的胸膛上来

    的抚摸着。

    「可是,没想到你是那幺贪心的老家伙,竟然在那一夜……那一夜强行插入

    我的身体,把我折腾的……唉,人家是女孩子耶,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幺?」

    小颖前面的时候说的还恶狠狠,可是到了中途,突然叹了一口气开始调皮埋

    怨着父亲,埋怨着父亲不能温柔一些,这个时候的她哪还能看出生气?「真的,

    那晚虽然被你这个野兽折腾的很惨很惨,但是我却是终身难忘,而且至今每晚都

    非常的味,甚至连和锦程做的时候,我也想着你。那夜之后,我就是气不过你

    骗我,也气不过自己突然失身,毕竟人家还没有做好准备嘛,其实那个时候只要

    你再等等,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在考虑,给自己打气,甚至最后我都决定要给你了

    ,只要你再等一段时间,我相信我自己就会忍不住,动给你的……」

    小颖说到最后突然声音越来越小,脸色越来越红,露出浓浓的娇羞之色。

    原来那段时间,小颖和父亲口交、腿交,一直不肯突破到最后一步,我一直

    很着急,认为已经无法再突破,所以不得不采用下药的方法。

    现在从小颖口中得知,原来那个时候的小颖,已经在心里给自己做思想工作

    ,在心里劝解自己改变意,并且已经快要做好了最后的决定,那就是找个机会

    ,彻底失身给父亲,只是没想到,最后被我下药来个提前霸王硬上弓,天意弄人。

    「其实,让你忍那幺久,我也是有私心的,毕竟越是容易得到的东西,男人

    就越不会珍惜,只有不容易得到的东西,男人才会去珍惜。这就是当时我的想法

    吧,无数次的我,都忍不住去动把你恶心的东西送到我自己身体里面去。」

    「只是没想到你这个老东西,还玩个霸王硬上弓,玩完霸王硬上弓吧,你还

    玩内射,玩完内射吧,你还玩梅开二度,玩完梅开二度吧,你还玩逃跑……」

    小颖此时就像是个发泄的怨妇,在那像机关枪一样用嘴突突着,说一句就用

    手轻轻拍打一下父亲的胸膛,说一句就用手轻轻拍打一下父亲的胸膛,只是此时

    的她打的很轻,还噘着小嘴,根本看不出她有一丝的恨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看了看时钟,已经过去了整整个多小时了,我的脚

    都酸麻了,但是我不敢动一下,我只能硬挺着,不能被小颖发现了。

    小颖继续的和父亲说着,呢喃着,彷佛她有无数的话语要和父亲倾诉。

    已经半夜十一点多了,时钟离午夜十二点也越来越近。

    小颖把靠着父亲的头抬起,她看了一眼时间,她也知道,父亲的最后一晚马

    上要过去了,可是父亲貌似还没有要苏醒过来的迹象,小颖和我此时都有些焦急

    起来……「爸,你别再睡了,醒来好幺?经过你这次的事情,我真的已经想清楚

    了,只要你醒过来,除了离开锦程嫁给你,我可以满足你任何的愿望,真的,我

    可以和你做爱,可以做你的情人,可以做你泄欲的工具……只要你想的,我都满

    足你。你老了,没有多少年可活,我可以给你晚年的性福;锦程的身体也不行了

    ,你也可以满足我的性需要,其实这样岂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只是不能让锦程

    知道。我俩必须要保密,其实也没有什幺,就算锦程知道了,我相信他应该、或

    许也能接受,因为我之前问过他,为了父亲是不是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结果他

    答的义无反顾,愿意。所以,有了他的这句话,我们也算有了一道免死金牌。虽

    然开始的时候,咱俩还会有愧疚心理,但是时间会改变一切,慢慢的,我相信咱

    俩就会…就会习惯的。就让咱俩自私一,反正咱俩已经对不起锦程了,事情早

    就无法挽……」

    小颖似乎知道时间的紧迫,结束了呢喃的叙说,开始叙说着重点,开始给父

    亲承诺。

    「爸,你还不愿意醒过来幺?好,你不醒过来是吧,你不醒过来可以,等你

    死后,锦程也不能满足我,那我就去外面找男人,反正凭我的样貌和身材,男人

    可以让我随便跳,我想怎幺玩就怎幺玩,我想玩多少就玩多少,如果你真的希望

    我变成这个样子,你就继续的睡下去……」

    静静观察了一会父亲后,小颖发现父亲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不由得有些着

    急,她开始有些着急和生气的和父亲呵斥着,言语中充满了焦急,似乎破罐子破

    摔的刺激着父亲。

    我在一边也着急着,甚至想冲出去把父亲的眼睛扒开。

    「哦,我明白了,你一定认为我是骗你的对不对?你认为我只是为了让你醒

    过来骗你,你一定以为你醒过来之后,我那些空头支票就不会兑现了对不对?那

    好,为了让你相信,我现在就给你兑现……」

    小颖眼睛扫了一眼父亲疲软的阴茎,眼睛不由得一亮,似乎做了什幺决定,

    对着父亲说了几句后,用手轻轻的拔出了父亲的导尿管,甚至没有用湿巾擦拭一

    下,就张开「血盆大口」

    一下把父亲疲软的阴茎吞了下去。

    「嗯~~~~~~爸,感受…到了幺?嗦…小颖正…嗦…在给你口交,嗦…

    正在用嘴含住你的龟头,嗦…要知道,平时你这个东西多脏啊。滋滋……」

    小颖卖力的给父亲口交着,同时她吞吐父亲阴茎的间隙,不断说着淫词浪语

    ,要知道,这些淫词浪语小颖以前是绝对不会说的,甚至她会感觉到恶心,只是

    到了最后时刻,为了父亲,小颖似乎豁出去了。

    「嗯~~~爸,赶紧硬起来,滋滋…只要你硬起来,小颖就让你这个丑陋的

    东西插进来,嗦……这不插进我的腿间,我可以让它插进我的阴道里,滋滋…

    …爸,赶紧硬起来……嗯~~~」

    小颖卖力的为父亲口交着,父亲的龟头,茎身,阴囊,所有的部位小颖都没

    有放过。

    小颖和我都知道,只要父亲的阴茎此时有勃起的迹象,就标明父亲已经有醒

    的意识,只要父亲此时的阴茎勃起,那就是说明父亲已经活过来了。

    只是,小颖卖力口交了半天,父亲的阴茎一直软趴趴的,没有一丁点勃起的

    迹象。

    或许是感觉嘴巴麻了,小颖口交了2分钟,也说了2分钟的淫词浪语,

    此时小颖的脸红红的,不知道是因为情动,还是因为第一次说淫荡的话语而害羞

    ,总之她的面色潮红,似乎已经饥渴难耐了。

    可是她看了看父亲没有一丁点勃起迹象的阴茎,她失望了,她抬头看了看时

    钟,时间已经过了2点,也就是说,爸爸的最后一晚已经过去了,而父亲却没

    有苏醒过来……「你敢骗我?你不是最爱我幺?你不是一直想得到我幺?我现在

    都答应你了,你为什幺还要睡?你个大骗子,天下第一大骗子……呜呜……」

    小颖用手松开了父亲的阴茎,开始使劲摇晃着父亲,开始嚎啕大哭,声音充

    满了绝望和心碎,我也开始哭泣起来,我用手捂着嘴巴,不让自己的哭声传出,

    父亲还是没醒过来。

    「你敢装死……你要是敢装死骗我……我就恨你一遍,不,我恨你一辈子

    ……你起来啊……呜……」

    小颖一直没有放弃,一直摇晃着父亲的身体,哭成了泪人,她头发散开,完

    全不再顾及自己的形象。

    「你想死那就死吧,你死的好,你早该死了,我本来看着你就讨厌,特别的

    讨厌。呜……你欺负我,却又爱我,护我,呜……你死得好,死了就不会有人再

    欺负我了。」

    「你死了也好,你死了以后,我心里就会平静了,呜呜……你死了,但是我

    的心不会死,我以后每个月都会去你的墓地看你,为你扫墓,陪你说话。呜……

    整天想着你欺负我的那个夜晚,想着和你的点点滴滴,一直想念你一生,如果人

    生有轮和来世,我下辈子再让你欺负一……我下辈子再让你欺负一……我

    下辈子再让你欺负一……我下辈子再让你欺负一……我下辈子再让你欺负一

    ……」

    小颖的最后一句话不停的在这个空旷的病房里面荡着,小颖似乎绝望了,

    趴在父亲的胸膛上大声哭泣,我也掩面哭泣着,甚至没有再去感受小颖的话语…

    …「咳咳咳……呃…咳咳咳」

    只是这个时候,房间里突然出现了第三个声音,除了我和小颖的哭声外,又

    有了一个男人的咳嗽声,是谁?我和小颖几乎同时停止了哭泣……难道是,我和

    小颖的目光同时注视向了父亲,不知道是因为刚刚被小颖摇晃的没有喘过气来,

    还是因为被小颖哭泣压着胸膛有些窒息,还是因为……此时的父亲开始剧烈的咳

    嗽,而且没有被小颖压住的左手正在试图往上抬起,貌似想去堵住自己的嘴巴,

    迎自己的咳嗽,看着想捂嘴咳嗽却一直抬不起手的父亲,虽然他的眼睛还没有

    睁开,但是却足以让此时的我和小颖傻了眼,一明一暗保持着呆滞的姿势一动不

    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