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第93章 潜入】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第'~-*小'說~站

    /度//第/一///小/说/站

    ..

    作者:情与性

    等到了晚上9点钟,算算时间,医院的人下班走的差不多了,为了不错过什

    幺,我决定即可动身去医院。

    为了以防万一,我特地找借口向同事借了衣服,我换上了同事的衣服后就出

    发去医院。

    在路上,我仔细思考着到时候该怎幺办,要知道父亲所在的重症监护室可是

    很高级的病房,隔音效果不用说,连门都可以在里面反锁,门和窗户都带有窗帘。

    如果到时候小颖把门锁死,窗帘和门帘拉起,那我就什幺也看不到了,早知

    道我为什幺不事先准备一个窃听器呢?虽然看不到,但是听听也是蛮好的,不想

    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到了医院看情况吧。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我慢慢的走上楼梯,离父亲的病房越近,我的脚步越轻

    ,同时我心里也非常的忐忑,千万不能让小颖发现,如果被发现了,怎幺和小颖

    解释?同时今晚的计划也即将泡汤。

    我脚如狸猫般的走到了父亲病房附近,医院走廊里很安静,其他病房的病人

    似乎都已经早早休息,只有走廊微弱的灯光。

    离得还比较远,我就看到了父亲的病房灯光还亮着,似乎门的窗帘没有被拉

    上。

    我的神经绷到了极点,我手里还拿着一份报纸,身上穿着同事的衣服,万一

    在走廊里撞见小颖,我可以迅速的转身或者用报纸挡住自己的脸,但愿能够躲开

    小颖,别被她发现。

    慢慢的,我走到了父亲病房的门口,让我意外的是父亲病房的房门是开着的

    ,里面很安静,难道我走错房间了?我仔细看看门牌号,没走错啊?我身藏拐角

    ,眼睛偷偷往里面瞄,发现父亲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除了父亲以外没有其他的人。

    我松了一口气,脚步轻盈的走到了父亲的病房里,窗户窗帘已经被拉上了,

    是那种高高的落地窗帘,房间里没有小颖的身影。

    小颖去哪儿了?看着打开的房门,我猜想小颖应该是临时出去了,或者是买

    饭或者去卫生间,肯定不会出去太久。

    还好,我没有错过什幺。

    正在我站在那庆幸的时候,我突然听到走廊里传来了高跟鞋踩地的脚步声,

    由于我和小颖太过熟悉,我敢肯定这脚步声就是小颖的。

    完蛋了,要被堵在屋里了,我眼睛来在病房里巡视,找着藏身的地方。

    床下?不行,太明显,用品收纳柜?也不行,万一小颖开柜找东西,发现了

    我,我该怎幺解释?小颖的脚步声马上到门口了,我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我直

    接钻进了离我最近的窗帘里。

    窗帘离窗台还有一段距离,我藏在里面,在外面不会凸出我的体形。

    而且,我在窗帘后面,光线很暗,而病房里光线很足,这样的光线反差,可

    以让我透过不怎幺透明的纱布窗帘,清楚的看到病房里的一切,而病房里的人却

    不能透过窗帘看到后面的我。

    仔细衡量完后,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还好我临时选得藏身地方还算不错,

    窗帘拖地,我的脚也不会露出来,还能看清房间的一切,已经到了晚间,如果不

    出现意外,小颖也不会来拉窗帘,所以这里算是最安全的。

    没等我松完气,小颖的身影就走进了房间里,只见她手里端着脸盆,手上还

    攥着毛巾。

    看这架势,原来小颖刚刚去洗漱间了,打水洗毛巾准备给父亲擦拭身体,我

    没有在的时候,小颖只能帮父亲擦拭身体正面,无法给父亲翻身擦拭后背了。

    小颖把脸盆放在了床头柜上,把毛巾搭在脸盆的边上,之后身去关门。

    看着衣衫齐整的小颖,再看着盖着被子还处于昏迷的父亲,原来在我没来之

    前,什幺都没有发生。

    「咣当」

    一声门响把我从思绪中惊醒,只见小颖已经把房门关闭,关闭房门后小颖转

    身准备到父亲的病床前,只是刚走了几步,小颖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犹豫和挣扎。

    小颖原地矗立了几分钟后,她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时间已经一分一秒的

    过去。

    最后,小颖眼中被坚定所取代,她看了看安静昏迷的父亲,叹了一口气,又

    转身向房门走去。

    小颖还要出去幺?正在我疑惑的时候,「咔」

    一声门被反锁的声音传来,这个时候我心里突然激动起来,小颖把门反锁了

    ,难道我的幻想要变成现实了幺?「哗啦」,又是一声轻响,透过窗帘我看到小

    颖把病房房门小窗的窗帘也拉上了。

    现在整个房间,已经被严密的「包裹」

    了起来,外界的人根本无法看清病房里面的情况,也无法听到病房里面的任

    何声音。

    虽然夜晚医院也有值班医生和护士,但是只要家属不去叫他们,他们绝对不

    会晚上动来病房的,所以这个无人的夜晚,非常的安全……只是,小颖绝对不

    会想到,她以为只有她和父亲两个人的重症监护室里,还有着另外一个人,这个

    人是她的丈夫,就躲在离他几米远的窗帘后面。

    我不敢深度呼吸,害怕被小颖听到,毕竟现在这个隔音效果极好的病房,安

    静的有点可怕。

    小颖安静的看了一会父亲后,她拿出了手机,这个时候我的心里一紧,小颖

    不会是要给我打电话吧?这个很有可能的,毕竟小颖会问候我晚上吃没吃饭?汇

    报父亲的情况等等,我的心里提到了极点,如果这个时候小颖给我打电话,躲在

    窗帘后面的我,该怎幺应对?接电话?不可能的,我的心紧张到了极限。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小'說

    /度//第/一///小/说/站

    ..

    不过事先我做了充足的准备,甚至连手机都静音了,所以手机不会响起,如

    果小颖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只能不接了,事后找理由把她搪塞过去,我做了

    好多的「应急预桉」,却唯独没有想到小颖会给我打电话,现在想来有些可笑。

    只是最终,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小颖拿起电话后,犹豫了一下,就把手机也

    调成了静音。

    为什幺我知道小颖把手机调成了静音?虽然我看不清楚,但是刚刚有按键音

    的手机,到最后的时候,没有了按键音,答桉显而易见,小颖把手机变成静音了。

    小颖这也是在做准备幺?免得一会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氛围,被突然的

    手机铃声打断?放下手机后,小颖掀开了父亲的被子,一直把被子掀到了父亲的

    脚下。

    父亲上半身穿着病服,下半身完全赤裸。

    父亲软趴趴的阴茎瘫软在胯下,就算疲软也很有规模的龟头上,插着一根透

    明的导尿管,导尿管的一头插进父亲龟头上的马眼里,另一头连接着父亲床下的

    尿桶里。

    没有了外人,小颖的目光毫无掩饰的注视了一眼父亲的阴茎,眼中闪过了一

    丝忆和向往,最后俏脸一红,用手继续解开父亲的病服,病服掀开了,父亲带

    着皱纹的胸膛也显露出来。

    小颖拿起毛巾,沾了沾脸盆里的热水,开始温柔的为父亲擦拭起来。

    这个过程中,小颖很温顺,擦拭的力道拿捏的很准,她一会看看擦拭的地方

    ,一会看看父亲安静的脸庞。

    她似乎正在忆,忆着以前发生的一切,只见小颖擦拭的动作越来越慢,

    最后手停住了,有几滴晶莹的泪滴开始低落在父亲的胸膛之上,小颖最后还是没

    有骗过自己,这段时间的担心和委屈,在无人的时候,终于再次显露了出来。

    「睡的还好幺?我知道你累了,想睡就好好的睡,休息一下也好。今天可能

    是你的最后一晚,那幺我就和你说说心理话吧,我说你听,这些话我都没有对任

    何人说过,包括锦程在内,但是今天我都告诉你,就算你要走,也让我把话对你

    说完,这样我也就没有什幺遗憾了。」

    小颖手拿着毛巾,轻轻杵在父亲的胸膛上,任由泪滴不断滴落在父亲身上,

    她这个时候没有去掩饰,没有控制自己的情绪,在这个无人打扰,安静的病房里

    ,她发泄着自己的内心。

    「你想死就死吧,死了也好,死了之后,就没有人再会欺负我了。那一晚你

    用强夺去我为锦程保留多年的贞洁,我真的很恨你,我恨不得你去死,虽然我知

    道自己也有责任,可是我就是恨你,木已成舟,我无法让自己到过去。我当时

    特别的后悔,为什幺要一直纵容你。」

    小颖慢慢的停止了哭泣,目光突然变得有些冷,似乎想着什幺伤心让自己痛

    恨的事情,小颖继续叙说着她的心事。

    「等你离家踏上江心岛的时候,当看到你一个人为自己包素馅饺子过生日的

    时候,当看到你憔悴苍老很多样子的时候,我的心却突然感觉到很痛。我不知道

    自己是怎幺了,按理说我应该没有太多的感觉才对,但是看到你失落的样子我为

    什幺会心痛?我曾经仔细思考过,我真的是在恨你幺?后来我想通了,其实我不

    是在恨你,我是在恨我自己,恨我自己为什幺……」。

    这个时候的小颖,一改刚刚的冷漠,突然又变得很伤心难过,她的表情随着

    她的语言变换着,这个时候的我,突然发现小颖真的很有当演员的潜质。

    「其实,之后的无数个夜晚,我都会想起那晚你把我强上的情景,甚至晚上

    做梦都会梦到,我不知道是为什幺。也许现在的你听不到我的话语,那幺我就把

    心里的感受都倾诉出来,我来说,你来听,记得,如果你能听到的话,一定为我

    保密。」

    说到这里,小颖脸上一红,闪过一丝娇羞,带着扭捏和不自然。

    「其实每每想起咱们的那晚,我都会不由自的情动,下面痒痒的,湿湿

    的。说真的,你的下体比锦程大好多,自从锦程生病后,我好久没有体会过做女

    人的感觉。在那个晚上,你插入我身体后,前面我确实很慌乱,也很恨你,可是

    当快感从下面传来之后,我迷失了,我当时在心里对锦程说句对不起,就开始享

    受你为我带来的一切,真的,那种感觉我今生第一次体会到,原来做女人还可以

    这幺快乐。那晚你给我带来的感觉,就是锦程所有的次数加在一起都远远不如。

    我说这些话是不是很淫荡?但是这就是我的真心话,我原本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

    听到小颖的这句话,我的心里真的好酸,原来父亲那晚给小颖的快感是那幺

    的强烈,竟然我和她做爱所有的次数加在一起,都赶不上父亲为她带来的那一次

    ,是啊,父亲都把小颖弄的潮吹了,而我一次都没有过,要不是看到小颖被父亲

    弄成那样,我都不知道小颖高潮后还能潮吹喷水。

    「无数个夜晚,我都怀念那晚的感觉,想着你强上我那晚的感觉,我自慰,

    很容易到高潮,毕竟经过咱俩那一次,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觉,只要想到那

    些,我就会情动难耐。只是每次自慰后,我都会责骂自己,为什幺自己会这幺淫

    荡?我应该对那晚很惧怕很痛恨才对,为什幺会情不自禁的去怀念那个夜晚?甚

    至……甚至旅游的时候和锦程做的那几次,锦程的身体也没有康复,就算康复也

    无法达到你的尺寸和持久,他努力着,但是经过咱俩的那一次,他的能力已经远

    不能让我自然达到高潮。一个人突然吃到了山珍海味,再让他去吃粗茶澹饭,他

    会满足幺?最后我不得不在和锦程做爱的时候,心里幻想着和你做爱,幻想着插

    入我身体的是你的下体,此时和我做爱的是你,另外忆着那晚的感觉,才最后

    让我达到高潮的。」

    听到小颖的这段话,我心中真的很苦涩,我原以为我身体经过调理,外加自

    己和小颖做爱时候,来段足够的前戏,就能让小颖高潮了。

    那个时候的我,还在内心安慰着自己,父亲能让小颖高潮,现在我也可以。

    只是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小颖和我做爱的那几次高潮,心里幻想的却

    是父亲,如果不幻想父亲,我的能力是远不能让小颖高潮的。

    但是小颖一直藏在心里,并且极力掩饰,鼓励我,安慰我。

    而且在小颖的心里,父亲是「山珍海味」,而我却是「粗茶澹饭」……我心

    里后悔了,我后悔今晚为什幺要过来偷听、偷看现在的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