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第92章 幻想】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第九十二章 幻想

    我被小颖的这句话给问住了,开始的时候我很疑惑,我为了

    父亲当然会付出任何代价,父亲的生命难道不比工作和金钱更重要么?我刚要张

    口答「当然了」,可是这个时候我突然停住了,因为我终于明白了小颖这句话

    所代表的含义。

    记得刚刚医生所说的话,如果让父亲醒过来,要靠打开父亲的心结,而父

    亲的心结所在,不出意外的话就在小颖身上。

    只有靠小颖才能打开父亲的心结,但是怎么让小颖打开父亲的心结呢?这个

    时候我想起了我以前读过的一篇绿帽,里面的情节大致就是这样:妻子的一

    个男性初恋因为一个事情重伤昏迷,最后在丈夫的默许下,那个妻子用与昏迷男

    子口交和性交的方式,把那个男人刺激的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难道小颖准备用这个办法么?我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了一个场景:小颖赤

    身裸体,裸着性感姣好的身躯骑在昏迷的父亲身上,昏迷中的父亲,粗长的阴茎

    翘首挺立着,整个阴茎已经插入到了小颖不断流着爱液的蜜穴中。

    小颖用观音坐莲的方式,动的骑在父亲身上动着,两个人的胯部相撞发出

    「啪啪啪」

    的撞击声,父亲阴茎与小颖蜜穴的摩擦不断发出「噗呲噗呲」

    的水声。

    小颖的双乳不断上下起伏,乳房上下甩动,不断撞击着自己的胸膛发出「噗

    噗噗」

    的声音,小颖似乎感受到了极大的满足,也或许是为了更加刺激父亲早点醒

    过来。

    「啊爸爸,感受到小颖里面的温度了么?爸爸的阴茎好粗好大,哈

    插的小颖好好舒服啊,只要你能醒过来,小颖天天和你做爱好不好?嗯」,骑在上面的小颖不断的呻吟,并且对着父亲不断说着平时她认为极其淫

    荡的淫词浪语。

    正在这个时候,昏迷中的父亲慢慢的有了反应,胯部不由得开始向上动顶

    着小颖,而小颖似乎没有感受到父亲要醒过来,最后在父亲射精的那一刻,父亲

    睁开了昏迷了好久的眼睛,用手紧紧箍住小颖的细腰,把阴茎插入到小颖阴道的

    最深处,大量的精液不断被父亲射入小颖的子宫里,两人同时达到高潮,父亲也

    最终醒过来「老公,你怎么了?想什么呢?我在问你话呢。」

    突然我被小颖有些责怪的话语打断,我从想象中过神来,发现小颖有些气

    恼的看着我,刚刚小颖问我的问题,让我不由得陷入了思考和幻想,结果时间过

    去了好久,怪不得小颖会生气。

    「抱歉,老婆,刚刚想到一些事情,你刚刚问我什么?」

    我赶紧整理了一下大脑中的思绪,我也终于知道了小颖问我这个问题所蕴含

    的含义,虽然刚刚是头脑中的幻想,但是很可能将来就会真实发生。

    「我刚刚问你,为了父亲你真的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么?」

    这个时候的小颖耐心的重新问了我一遍,只是这次她的眼中带着一丝犹豫和

    挣扎,目光也开始有些躲闪,但是话语到最后,就瞬间被坚定所取代。

    看~精彩~小說~盡在39;点b点 第39;~-小39;說

    /度//第/一///小/说/站

    ..

    「对,无论任何代价我都愿意付出,母亲去世后,父亲是我唯一的至亲,我

    不能不救他。」

    这次我没有任何犹豫,虽然小颖很平常的一句话,别人或许听不出来什么,

    但是知道事情原委的我或许知道小颖的决定是什么。

    但是我没有退缩,毕竟父亲的生命现在是第一位的。

    再有,我头脑中刚刚所幻想的不是我一直想要的么?「锦程,爸爸的情况很

    不乐观,需要人的照顾,我准备把工作辞掉,来照顾爸爸,就算他老人家要走,

    我们也要让他安心的走,可以么?」

    小颖咬了咬牙对我说道。

    听到小颖的这句话,我心里不由得一酸,小颖的工作待遇很好,而且她也很

    喜欢她的工作,没想到为了父亲她竟然决定把工作辞退。

    「有必要把工作辞掉么?」

    毕竟我的工资比小颖要高一些,小颖辞掉工作来照顾爸爸,何尝不是一件好

    事,而且还可以在我不在的时候去打开父亲的心结。

    但是我知道,小颖是多么不舍得她的工作,所以我觉得最好事情有一个两全

    其美的办法。

    「我到时候和单位沟通一下,看看单位能不能给我一个长假吧。」

    或许小颖也不舍得,思考了一会后,暂时延缓了一下。

    接下来的几天,小颖顺利的请了长假,有小颖在父亲身边,我就没有必要请

    假呆在医院中,而且我在身边,有些事情就不可能发生了,对么?所以我要给小

    颖和父亲两人一点私人空间。

    我白天上班,下班后就到医院去,给小颖带去晚餐,之后一起陪着小颖帮父

    亲擦身,按摩等等,我原打算为父亲雇佣一个高级护工,但是小颖不同意,因为

    她觉得护工再好,也没有自己亲人照顾的好。

    这个时候,我突然发觉,小颖已经越来越关心父亲了到了晚间,我就和

    小颖两人挤在那张陪护床位上,床很小,我俩翻身都比较费劲。

    本来我打算晚上家睡觉,让小颖一个人陪护父亲的,毕竟,我幻想中的事

    情要发生,只能在晚上,白天的时候,医生和护士随时会进入病房查看父亲的情

    况或者换药等等,所以白天小颖和父亲发生什么,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有随时

    被发现的风险。

    只有晚上医院都下班后,只有护士和值班医生在,晚上他们基本不会进入病

    房,而且晚间病房是可以从里面锁门的,所以机会只有在晚上。

    看~精彩~小說~盡在39;点b点 第39;~-小39;說

    /度//第/一///小/说/站

    ..

    但是仔细想想后,如果我和小颖说晚上我家休息,让她一个人在医院照顾

    父亲,那样的话会不会让小颖多想?反而有点此地无银三两的意思,同时那样

    也显得我过于自私,自己去呼呼大睡,把小颖一个人扔在医院中;而且听说医

    院的「阴气」

    过重,每天都有生老病死,小颖晚上似乎很害怕,她晚上要去卫生间的时候

    ,都会半夜把我揪起来,让我陪着她去,以上种种,都让我不得不每天晚上陪着

    小颖一起住在医院里。

    每天白天,小颖为父亲按摩身子,小颖有没有为父亲口交?有没有和父亲做

    爱呢?白天在单位没事的时候,我用手机了一下相关信息,结果一,我

    不由得有些失望。

    现实中,我幻想中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现实中人在深度昏迷的时候

    ,阴茎是无法勃起的,阴茎的勃起是靠大脑控制,人在深度昏迷的时候,大脑几

    乎停止,所以无论如何阴茎也无法勃起,那个中的情节,毕竟是,是虚

    构出来的。

    这么说来,我无论在不在医院,小颖也无法和昏迷中的父亲完成交,想到

    这里我不由得有些着急和失望,因为我幻想中的情节在现实里是没有条件发生的

    额,那么小颖该如何为父亲打开心结呢?时间已经过去了5天,父亲没有丝毫醒

    来的迹象,小颖说白天的时候,她一边帮父亲按摩身体,一直再和父亲叙说着以

    前发生的事情,可是一直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小颖在和我说话的时候,似乎有

    些犹豫,好像有所隐瞒一样,但是医院毕竟不是我家,我无法安装监控去知道一

    切。

    看~精彩~小說~盡在39;点b点 第39;~-小39;說

    /度//第/一///小/说/站

    ..

    晚上的时候,我会和小颖一起帮父亲按摩身体,同时帮父亲擦拭身体,这个

    过程中,父亲下半身一直是裸着的,开始的时候,小颖或许心虚,偶尔会面红耳

    赤,但是经过几天后,每次看到父亲软趴趴的阴茎后,小颖会面带坦然,和我一

    起帮忙给父亲擦身子,毕竟父亲很重,需要两个人完成。

    晚上睡觉之前,我也会坐在床边,去和父亲叙说,我从小到大发生的一切,

    叙说着我家发生的三长两短。

    时间已经过去了5天,父亲没有一丁点的反应,我和小颖越来越着急。

    时间又过去了一天,再有一天时间,就到了医生所说的第七天了,如果父亲

    还不醒过来,那么可能就没有任何希望了。

    已经快要到了生死关头,这个时候的我决定,不管小颖会不会多想,晚上我

    必须要创造一个小颖和父亲独处的机会,虽然父亲无法勃起和小颖性交,但是小

    颖能给父亲口交啊,这个机会一定要给,哪怕尝试一次。

    这段时间,小颖似乎对我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只是一直无法

    开口。

    第七天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候,我给小颖打了一个电话。

    「老婆,今晚有些特殊的工作必须要加班,今晚就不过去陪你了,晚上自己

    小心一点,有任何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我疲惫的和小颖说道,距离和医生所说的时间越来越近,我心中的希望也越

    来越淼茫。

    「嗯,好的,注意休息,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小颖答的很干脆,小颖这么快同意,我万万没想到,正常来说,今晚很可

    能是父亲的最后一夜,小颖正常来说得问我是不是该来陪父亲最后一夜,对于这

    点我都提前想好了说辞,说辞就是「我不想面对父亲离去的那一刻,我没有那个

    胆量,」

    事实也确实如此。

    但是小颖却没有任何的询问和拒绝,反而直接同意,而且她的语气中彷佛有

    一丝解脱和隐隐的兴奋,难道我幻想中的事情真的要发生了?虽然不能性交,但

    是口交或许可以。

    小颖的决定或许今晚趁着我不在,准备开始实施了。

    想到了这些,我下班后,没有家,而是等在单位里,我再等待着,等待着

    医院所有医生护士的下班时候,我准备晚上的时候,偷偷的去医院看看,我唯一

    不在的这晚,小颖和父亲会发生什么,会不会有奇迹的出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