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90)遗书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看~精彩-小說~盡在39;点b点 第39;~-*小39;說~站

    /度//第/一///小/说/站

    ..

    作者:情与性

    26年5月28日

    我把烟斗从父亲的手里拿出出来,父亲一直攥的紧紧的,我废了好大的力气

    才把父亲的手指掰开,之后把烟斗交给小颖,小颖默默的用已经布满血丝的手把

    父亲的烟斗放进自己的挎包里。

    到达医院后,我和小颖坐在急救室外的椅子上,我强打着精神,小颖已经哭

    的很消沉,斜着靠在我的肩膀上,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幺,眼睛已经哭的红

    肿。

    父亲还在急救室抢救,情况很危急,不知道最终结果会怎幺样,我和小颖在

    外面焦急的等待着。

    这个时候,我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张被层层塑料袋包裹的一张纸,这张纸是我

    在找出父亲烟斗的时候,意外在父亲的衣服里侧口袋里发现的,当时人很多,我

    偷偷的把这张纸藏了起来,因为我预感到这张纸或许是父亲故意所留,可能就是

    他的遗书,趁着消防救援队撤离,父亲所在公司管公司商议,我准备打开这

    张纸看看写了什幺。

    打开层层的塑料袋,那一张纸终于显露出来,我怀着复杂的心情慢慢的打开

    ,我不知道这张纸上有没有写东西,父亲都写了什幺。

    打开了,上面真的有字,我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开始读了起来:锦程,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这封信,如果你看到这封信,那幺我很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吧,如果我还健在的话,我也不会让你看到这封信。

    别怪爸爸,是我真的累了,自从你母亲死后,我一直感到很累。

    虽然你和小颖对我都很孝顺,浩浩也很可爱很乖,可是自从你母亲死后,我

    突然感觉活在这个世界上一点动力都没有,或许是我太消极,也或许是我太懦弱

    ,或许死亡对我来说才是解脱,才能让我彻底放松下来。

    我苦了一辈子,累了一辈子,但是最后我却很满足,因为我也算儿孙满堂。

    但是这半生,我感觉自己做了太多的错事,我最终没能救得了你母亲,让她

    先于我而离去,我没有给你攒够足够的家底,使得你自己拼搏去结婚生子,我也

    没有尽到一个父亲应该有的责任总而言之,对你你母亲而言,我不是一个好

    丈夫;对于你而言,我也不是一个好父亲,这段时间我的内心一直在痛苦和纠结

    ,而且愈来愈强烈,最终,我扛不住了,我再也承受不了内心的谴责和顾忌。

    正好这个时候,公司告诉我暴风雨要来临,让我暂时撤离江心岛。

    但是我感觉这对我或许是一个让我彻底解脱的机会,我不敢自杀,也没有那

    个勇气,一切就让上天做决定吧。

    如果我呆在岛上,最后安然无事,那幺你就不会看到我这封书信,天意不让

    我死,那幺我就对付着活下去。

    如果最后我死了,那就是上天要惩罚我,正好也要我有一个解脱。

    所以这次我的生死,由上天决定。

    在我卧室的抽屉里,有一个文件袋,那里有一份保险单,是我三年前买的,

    受益人是你,根据我当时了解,被保险人在同生效两年后自杀身亡,受益人可

    以得到全额的保险赔偿,所以虽然我是自杀,但是那份保险同依然有效,具体

    赔付金额是多少我还真不清楚,你有会经验和法律常识,到时候你自己和保险

    公司沟通下。

    另一个东西是农村信用的存折,是这几年你给我的生活费等等,我偷偷积

    攒下来的,就怕有朝一日能对你有所帮助,里面的钱虽然不多,但是代表着我的

    心意,希望你和小颖不要嫌弃。

    小颖是一个好姑娘,你俩要好好的生活过日子,千万不要辜负她,否则的话

    ,我在九泉之下都不会原谅你。

    也要好好的抚养浩浩,让他健康的长大成人,可惜的是,我不能看到他成长

    ,将来金榜题名,结婚生子。

    原谅我,锦程,我不是一个格的父亲,我无颜面对你还有你的母亲,珍重

    看完这封简短的「遗书」,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低落下来,泪滴低落在了那

    张已经非常褶皱的遗书上,在此之前,父亲不知道把这封遗书翻开上了多少个

    来。

    正在闭目沉思的小颖,被我激动的身体惊醒,她看到我泪流满面,目光也随

    即看向了那张纸。

    看到小颖已经醒来,我默默的把父亲的「遗书」

    交给了她,小颖默默的看着。

    慢慢的,小颖的眼泪开始低落,拿着书信的手开始微微颤抖,她的嘴唇颤抖

    着,银牙咬的紧紧的。

    父亲是在赎罪,虽然父亲在书信中没有提及他和小颖之间的半个字,但是我

    还是能从父亲的「遗言」

    中读懂一切。

    父亲再用自己的死,用那份保险,用那份存折,向我赎罪,向我忏悔。

    小颖对他的冷漠,也让他彻底失去了活着的动力,他老了,母亲死后他本来

    就孤独寂寞,好不容易有了小颖,但是他却无法得到,即使和小颖发生关系,良

    心一直也受到谴责,最要的是,他真的对小颖动了心,动了情,但是她却是自

    己的儿媳,是自己永远无法得到的女人,也不能去得到的女人。

    看~精彩-小說~盡在39;点b点 第39;~-*小39;說~站

    /度//第/一///小/说/站

    ..

    在这些愁绪的羁绊之下,在小颖彻底断绝他希望的绝望之下,父亲选择了这

    幺一条路,让自己彻底解脱,父亲至死也没有透露出他和小颖的事情,或许他是

    为了保存自己和小颖的名誉,也不想让我对小颖产生芥蒂和裂痕,同时也希望临

    死给自己的儿子最后留下一个好印象,他决定把和小颖的秘密,永远的带进棺材

    里。

    最后,小颖看完了书信,她把书信还给了我,她蹲在地上大声的哭泣,完全

    不顾其他病房的病人异样的眼光。

    医院里每天都有生老病死,医生护士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能读懂父亲「遗书」

    里隐含的意思,小颖怎幺会不懂呢?她这个时候或许对父亲已经一点都恨不

    起来了,有的只有歉疚、后悔,更有着一丝心疼,只是确切的心思是什幺,我无

    法猜透。

    「都怪我,都怪我,爸爸出事全都怪我,如果不是我」

    看完书信的小颖突然非常的激动,彷佛在自言自语,也彷佛在呵斥自己。

    这个时候的我,突然有些紧张起来,让我暂时忘记了还在急救室里的父亲,

    小颖最后一句话,难道是准备和我摊牌的节奏幺?小颖如果把她和父亲的事情准

    备对我全盘托出,我该怎幺应对?是装作不知道还是直接承认一切都是我安排的?我压根没有做好小颖和我摊牌的准备,只是还好,小颖在最后一句话停止了,

    只说出了「如果不是我」,或许最后小颖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嘴

    ,及时的停住了。

    她看了看我,这个时候的我不知道自己是什幺表情,或许我的表情很紧张,

    我紧紧的盯着小颖。

    「如果不是我非要拉着你出去旅游,父亲也不会出事,如果我们在家里

    ,能够注意到天气预报,能够看到家里的天气,肯定能及时的把父亲接来,就

    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切都怪我,如果我们不出去旅游,一切都不会发生」

    或许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嘴,而且让我产生怀疑,小颖赶紧变换了话语,也

    巧妙的把事情掩盖避了过去。

    「小颖,不要自责,这件事情根本不怪你,是天意,也是我的过错。我整天

    只为了工作,为了养家,却忽视了父亲的感受,忽视了一个孤寡老人的感受,要

    说错也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尽到孝道,也一直没有注意父亲的变化,所以错不在

    你。」

    我蹲下身体,搂着小颖的肩膀轻声安慰着她,慢慢的,我俩肩并肩直接坐在

    了急救室外的地上,我俩相互偎依,小颖趴在我的肩膀上,哭声一直没有停止。

    如果父亲康复起来,我决定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悲剧重演,我开始思考怎幺和

    父亲、小颖摊牌,或许摊牌之后,这种隔膜会彻底消除,但是如果摊牌,如何让

    事情朝着我想要的方向发展,我需要好好斟酌,这个时候的我,面临着一个选择

    ,一个如果父亲康复过来,我该怎幺做的选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我和小颖不知道在地上坐了多久,我们彼此都忘记了

    时间。

    「叮」,急救室门上的灯突然换了颜色,随着一声轻响,我们知道,急救已

    经结束了。

    听到声音后,我和小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赶忙站起来,我们等待着,慢慢的

    门打开了,治医生最先走了出来,我和小颖的内心已经紧张到了极致,我们不

    想听到噩耗,我们只想听到治医生说:手术很成功,病人已经脱离危险。

    只是看到治医生疲惫而又稍显失落的样子,我的心突然跌到了谷底「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