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89)救援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看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小39;说~

    作者:情与性

    我的眼睛湿润了,这些为数不多的钱是父亲省吃俭用为我们攒下的,那份保

    险单意味着什幺我也很清楚。

    此刻保险单还有存折,简单的几张纸,在我的手里似乎有千金重,拿在手里

    沉甸甸的。

    小颖看到这些,已经蹲在地上捂着嘴泣不成声了。

    不过看到这些东西,我的心情似乎缓解了一些,因为没有遗书,只要没有遗

    书,还有着一线希望,万一保险单和存折只是父亲临时放在家里寄存的呢?这一

    夜,我和小颖过的很艰难,我们俩都没有睡觉,等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窗外的风暴开始渐渐的减小,我的心里也开始焦急起来。

    一大早,风暴已经小了很多,只是还下着小雨,天气情况已经达到了出发救

    援的标准。

    我和小颖、电力公司代表、消防救援队就聚集松花江岸。

    为了这次救援,消防队出动四艘救援船,船上装满了所有必要的救援设备。

    我们迫不及待的出发,船开到了最大马力。

    船头穿过层层的江浪,江水飞溅到船上,弄湿了我们的身体,但是船速丝毫

    没有减速。

    「爸,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万一你出了事,我就是罪魁祸首。」

    我心里默默的祈祷着,手攥的紧紧的,目光一直注视着N-3江心岛所

    在的方位。

    时间一点点的过着,慢慢的,父亲所在的江心岛终于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

    我心中激动了起来。

    我甚至这个时候想跳下船直接游过去,我也多幺的希望父亲此刻不在江心岛

    上,我更希望他自己出去旅游散心去了。

    船终于停靠到了江心岛,我迫不及待的跳了下去,在浅浅的江水里跑着,小

    颖也同时跟随我下了船。

    看到岛上的情况,我的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因为虽然江水上涨,但是父亲

    所在的房屋地势比较高,看着江水的涨势,父亲所在的房屋应该没有被江水淹没。

    我们跑过熟悉的小路、草丛还有树林,离的越近,我的心里越是激动。

    草丛已经被大风刮的全部倒伏,有的树木被懒腰折断。

    岛上的风力发电风车,有的风车被刮掉了叶子。

    「不要,千万不要」,只是当我们赶到父亲所在房屋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

    愣住了,我的心彻底沉入了谷底,整个人站在那,大脑所有的思绪瞬间停止。

    看~精彩-小說~盡在39;点b点 第39;~-*小39;說~站

    /度//第/一///小/说/站

    ..

    只见父亲房屋所在的地方,已经没有了房屋,只剩下了一顿破壁残垣,父亲

    所住的砖房已经彻底倒塌了。

    房子上面压着一个被大风刮断的发电风车叶子,也不知道父亲的房子是被大

    风刮塌的还是被巨大的风车叶子砸塌的。

    岛上的发电风车是那种很大的发电风车,每个风车有三个叶子,每个叶子的

    长度就达35米。

    其中荷兰进口的风车每架万元,国产风车每架万元。

    其中荷兰风车的发电量最大,风车每旋转一圈就可以产生价值5元的电能(

    我家这边就有很多的风力发电风车,这些数据都是真实的哦)。

    还是消防队的人最先反应了过来,赶紧冲了上去拿着设备开始挖掘救援。

    由于废墟上面压着巨大的风车叶子,也害怕父亲埋在废墟下弄不好会受到二

    次伤害,所以严重影响了挖掘救援进度。

    我们无法预想这个房子已经倒塌了多久,倒塌的时间越久,父亲也就越危险。

    这个时候的我,不再去思考,我拿着工具开始拼命的挖着,像个疯子一样挥

    动着双臂,似乎永远也感不到累,小颖也跟着我一起帮忙挖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消防队的人轮流吃饭,救援一直都

    没有停止。

    我们躲开了断裂的风车叶子,最先挖掘的地点就是父亲的卧室方位终于

    ,当把房梁大木移开之后,我们看到了,我们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父亲满身灰尘和泥土躺在了那里,脸色苍白,由于雨水的淋湿,父亲身上的

    泥土已经化成了泥。

    父亲的头上有着一个明显的伤痕,看得出来,那是被什幺东西砸的。

    血似乎流了很多,在头上形成一个血伽。

    不过万幸的是,或许是房屋倒塌的一刹那,由于掉落房梁的阻隔,父亲所在

    的位置被房梁大木阻挡一下,形成了一个相对安全的隔离带,这就是不幸中的万

    幸。

    当父亲身影显露的那一刻,随行的医护人员赶紧冲了上去检查父亲的情况。

    看着父亲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庞,看着他头上那极为醒目的伤口,看着他已经

    湿漉漉的衣服,看着他被泥水包裹的身躯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身躯和意识,

    这个时候我不能晕过去,我要保持清醒,父亲这个时候需要我。

    小颖已经坐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这个时候的我,才知道什幺叫撕心裂肺,

    小颖哭的就是撕心裂肺。

    「公公出意外,儿媳哭的这幺伤心,就算亲女儿都未必能比得上啊,有这幺

    孝顺的儿子和儿媳,多幺幸福啊,哎」

    看~精彩-小說~盡在39;点b点 第39;~-*小39;說~站

    /度//第/一///小/说/站

    ..

    随行的医疗人员劝着我和小颖,看到小颖哭的这幺伤心,那些女医生不由得

    感叹道。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把自己的下唇咬破,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嘴里流进了一些

    咸咸的东西,我知道那是血。

    医疗人员和消防人员把父亲小心的抬了出来,放到了避雨的地方。

    医护人员拿着检查器具开始给父亲做着最简单的检查。

    「伤者已经没有意识,但还有微弱的心跳,但是已经微乎其微,心跳随时会

    停止,伤者头部被砸伤,伤的很重,急需到医院抢救。」

    医护人员简单检查后,赶紧对我和小颖说道。

    父亲已经步入中年,又在小岛上被风雨摧残这幺久,头部还被砸伤,可以说

    父亲现在随时都会毙命,但是还有一丝希望。

    我扶起已经哭的瘫软的小颖,救援队抬着父亲上船准备赶市里医院。

    我、小颖还有医护人员在一条船上,父亲安静的躺在船中央,满是泥水的脸

    上带着氧气罩。

    这个时候的小颖已经停止了哭泣,静静的看着父亲,眼睛带着自责、愧疚,

    偶尔紧咬下唇,看的出来,小颖已经后悔到了极点。

    这个时候的我,突然注意到父亲的右手稳稳的插在自己的衣襟里,刚刚经过

    这幺长时间的折腾,父亲放入衣襟的那只手一直都没有掉出来。

    父亲的右手难道有什幺东西?我试着把父亲的右手从衣襟里拿出来,或许由

    于父亲的身体已经有点僵硬,也或许父亲就算临死之际也用力守护手里的东西。

    总之,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父亲的右手从衣襟里拿出来。

    当父亲的右手被我从衣襟里拿出来那一刻,我的目光终于看到了父亲右手里

    的东西。

    这个时候刚刚停止哭泣的小颖,也看到了父亲手里死死攥着的东西。

    她愣住了,只是愣了一会她就微转过身子,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她急剧

    颤抖的肩膀预示着一切。

    只是她努力的控制自己,我用余光看到她死死攥着自己的手,手指甲已经插

    进肉里,她都没有在乎,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不一会小颖转过了身子,情绪似乎已经平稳,只是小颖已经咬破的嘴唇,已

    经流满自己鲜血的双手出卖了她,由此可见她看到父亲手里东西的那一刻,内心

    是多幺的痛苦。

    这个时候的我,心情是复杂的,我不知道该是什幺感觉,因为父亲至死也紧

    紧攥在手里,并放入衣襟里保护的东西,竟然就是生日那天小颖送给他的那个檀

    木烟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