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88)生死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26年5月24日

    那是在早上刚刚起来,我和小颖洗漱过后准备出去吃早餐,之后继续进行接

    下来的行程计划。

    只是刚准备出门,放在床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是个家乡哈

    尔滨来的陌生号码,虽然疑惑但是我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请问您是王锦程先

    生么?」

    刚接起来电话,对方一个陌生男子很焦急的声音传来。

    「对的,我是,请问您是?」

    「我是寰亚风力发电公司的,您的父亲是不是在我们这里上班,在N-

    3岛上当更夫?」

    为了便于分,地质机关给每个江心岛都标注了编号,N-3小岛就是

    父亲所在的江心岛。

    「N」

    代表北部,「3」

    代表第3个小岛。

    听到对方这么急切,我隐约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对的,我的父亲确实在那里当更夫,发生什么事情了?」

    虽然有不好的预感,但是我还是语气平稳的和对方交流,万一是我想错了呢?「那请问你的父亲有没有在家?」

    对方核实了我的身份,就立马询问起来。

    「我父亲在家?他没有在岛上么?我和我爱人在桂林旅游呢,没有在家。到

    底出了什么事情?」

    听到对方竟然问出这么奇怪的问题,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难道父亲出了

    什么事情,之后跑了家里?「请您赶紧确认一下你的父亲有没有在家,有很重

    要的事情。」

    对方急切的说道,似乎想要想方设法得到我父亲的具体位置和情况。

    「请问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请把事情说清楚好么?」

    我不能确定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在没有弄清楚后事情之前,我不能随便按照

    对方的要求去做,万一父亲出了事情是故意躲着他们呢。

    「是这样的,在天之前,我们公司接到气象局的通知,在两天后哈尔滨北

    部地将会有持续一个星期左右的间断性暴雨、雷暴和7级大风。我们公司因为

    有员工常驻江心岛,所以一直和气象局有作,万一有恶劣天气,为了员工的安

    全,都会提前通知员工暂时撤离江心岛。接到气象局通知后,我们当天就通知了

    你的父亲,让他暂时离开江心岛家,等恶劣天气过后再通知上班。恶劣天气预

    计明后天会结束,所以今天早上我们打电话通知你父亲,预计两天后来上班,

    做好准备。可是刚刚打电话,他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而且我们按照他当时应

    聘时候填写的,去了你们家,可是家里似乎没人,一直没有人开门」

    那个电力公司的工作人员,开始叙述事情的原委。

    原来在我和小颖出游之前,就在我和小颖去江心岛和父亲告别的当天,父亲

    就接到了他们公司暂时撤离江心岛的通知,也就是说在我们那天和父亲告别的时

    候,父亲早就接到了通知,可是父亲却一直没有告诉我和小颖,他或许是认为没

    有说的必要吧。

    但是想到了我和小颖向他告别时候,他目光中带着羡慕和失落,但是似乎也

    有一丝绝望和死寂,当时我以为我看错了,没有在意,现在听到父亲所在公司打

    的电话,我的内心已经预想到了什么。

    我的手开始颤抖,甚至电话都拿不住。

    父亲的手机关机,如果父亲没有在家里,那么只有一种可能,父亲还在江心

    岛上,而且经历了目前为止将近5天左右的暴雨、大风天气,想起岛上那荒凉没

    有任何遮挡物的场景,我的心已经担心到了极点。

    「你等等,我给家里座机打电话,看看有没有人接。」

    想到这些可能性,我赶紧要确认父亲现在的位置。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小39;說~站

    ..

    和那名工作人员挂断电话后,小颖问我怎么了,我赶紧把事情尽量简洁的和

    她叙述了一下。

    当知道事情的原委后,小颖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慌乱,但是她毕竟也是稳重

    的人,她让我给家里打电话,她同时打电话给她母亲询问情况。

    我第一时间给家里的座机打电话,可是我打了好几遍,电话始终没人接听,

    每当手机中那「嘟嘟嘟」

    的忙音传来,我的心都想被重锤敲击一样,身上不知不觉冒出了冷汗。

    父亲难道是出去买菜了?或者在家里呆着无事,出去散心了?虽然我知道这

    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我没有放弃最后一丝希望。

    给家里打电话没有结果后,我抱着希望开始给父亲打手机,可是正如那名工

    作人员所说,父亲的手机果然处于关机状态。

    这个时候,小颖也结束了和母亲的通话,这段时间父亲也没和我的岳母联系

    ,只是恶劣天气到来的前一天,父亲去她那里看过浩浩,而且还带着浩浩去游乐

    场玩了一小天,临走还给浩浩买了一个星期都吃不完的零食。

    而且父亲在离别浩浩的时候,岳母说父亲当时眼睛含泪,似乎很不舍情绪有

    点激动。

    当时她感觉奇怪,只是半个月没见浩浩,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啊。

    听到这些细节,我心里的恐慌已经到了极致,那种我最想不到的可能性,也

    最不愿意想到的可能性,似乎被越来越肯定。

    如果父亲一直留在江心岛上,没有家,那么经历了5天的恶劣天气,而且

    父亲一直没和我们联系,手机也一直关机,我已经不敢想象下去。

    我赶紧打电话告诉电力公司的详细情况,之后开始在上订票准备家,立

    刻马上去,我和小颖的心一直在为父亲祈祷。

    3个小时后,经过焦急的等待和煎熬,我和小颖坐上了返程的飞机,但是由

    于哈尔滨市的恶劣天气还没有过去,偶尔还会有雷暴,各个航班已经停飞,我和

    小颖只能坐飞机先到大连,之后乘坐高铁返哈尔滨。

    当听说父亲可能已经出事后,小颖就一直很慌乱,脸上的愧疚和自责丝毫没

    有掩饰,偶尔还会抹眼泪,虽然看到了小颖露出这些情绪,但是此时的我已经没

    有心情去关注了,因为现在父亲的安危是第一位的。

    现在其他任何事情,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父亲的情况,因为母亲去世的早

    ,父亲现在是我最重要的亲人。

    但是此时我不能慌乱,作为男人的我,这个时候一定要保持镇定,现在我才

    是心骨。

    这个时候,小颖还会偶尔的安慰我,帮我想了好多的可能性,让我心安一些

    ,我也在心里安慰我自己。

    或许父亲离开江心岛后,也自己出来旅游散心,恰巧手机又丢失了呢?不是

    没有这种可能性,只是如果父亲手机丢失,他应该第一时间用公共电话通知我们

    才对啊,免得我们担心。

    在我们焦急的等待中,我们在下午终于到达了哈尔滨。

    我们准备先家看情况,到底父亲有没有在家。

    坐在出租车里,看着车窗外不断拍打车窗的雨水,听着外面呼呼的大风,我

    的心一直祈祷着,现在哈尔滨市高楼林立,可以把大风阻隔,所以市所经历

    的大风相比市外要小很多。

    现在市的风都这么大,那么在毫无阻隔的江心岛上,上面所经历的雷雨和

    风暴将会是多么的勐烈啊。

    到了楼下,我下车后拼命的往楼上跑去,到了家门口我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这个时候我多么希望看到父亲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然后露出惊讶的表情,「你

    们怎么提前来了?」

    只是这也只是幻想罢了,家里安安静静,家里收拾的井井有序,地上一尘

    不染。

    我连鞋都没脱,就跑父亲的卧室,我的卧室,卫生间,阳台等等,我慌乱的

    把家里翻了一遍,可是根本没有父亲半点影子。

    放弃家里的希望后,我和小颖就赶紧奔赴父亲所在的风力发电公司,和他们

    的管进行接触,等我们把事情说清楚后,父亲所在的公司也慌了。

    我这个家属和公司两方面连手报警,警方通知了武警消防救援队。

    我和小颖、父亲所在的公司、武警消防到达了江边,看着已经上涨了很多的

    江水,江面上由于大雨根本看不了多远,大风还在呼啸,离开了市来到了江边

    ,才知道市外所承受的风暴是多么的勐烈。

    由于风速已经达到了7级,伴随着大雨,救援直升机根本无法起飞去江心岛

    救援。

    同时,由于消防江面救援队没有大船,唯一的那些比较大货船也严格执行交

    通厅「七级风不开船」

    的严格规定,毕竟现在乘船危险性也极高。

    以上种种情况,只能等恶劣天气再减弱一下,我们和救援人员才能赶去江心

    岛救援。

    听到现在无法救援,还要等至少一天后,看着滚滚流淌的滔滔江水,我把眼

    睛望向父亲小岛所在的方向,可是我始终看不到父亲所在的江心岛。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小39;說~站

    ..

    由于风太大,我没有撑雨伞,我任由雨水淋在我的身上,让雨水浸透我的衣

    服,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感受不到寒冷。

    冷冽的寒风和江水,击打在我的脸上,这个时候的我,脑海中翻过无数的思

    绪。

    是风暴来临的太快,父亲还没来得及撤离江心岛么?还是父亲本来有足够的

    时候撤离江心岛,只是他抱着心大侥幸的心理,一直不愿意到家里?还是父亲

    根本就不想离开江心岛,听天由命,进行着一场由上天决定的「自杀」?想起告

    别父亲那天,父亲眼中的绝望和死寂,想起岳母说父亲去看浩浩时候,泪别的情

    景,似乎预示着父亲已经做好了和我们永远「离别」

    的准备。

    小颖流泪的站在我身边,不断咬着嘴唇,似乎嘴唇已经被咬破,脸上带着深

    深的懊悔和自责,或许她的想法和我一样,认为父亲根本就是抱着必死之心,其

    中的缘由我和小颖似乎都已经猜到了。

    公安和父亲公司的人都劝着我们,让我们暂时家,等明日风暴停息过后,

    一定组织人员进行救援。

    可是,这一切都来得及么?还有意义么?如果父亲这个时候还在江心岛上,

    他此时还活着么?看着已经上涨很多的江水,此时小岛是不是已经被滔滔江水淹

    没了呢?经过消防救援队的评估,认为我父亲如果还处在江心岛上,生还的可能

    性已经很小,让我和小颖做好最坏的打算。

    虽然这样,我们还是没有放弃最后一丝希望,哪怕这丝希望很小很小。

    此时的我和小颖,已经没有心思去味旅游给我们带来的欢乐,现在的我,

    身体似乎感受不到寒冷和疼痛,自己彷佛就是行尸走肉一般。

    父亲所在的公司也安慰着我们,一定不会放弃救援,所有费用他们承担,如

    果我父亲有什么不测,他们也会负责到底。

    但是此时的我,已经不在乎他们说什么了,我现在只希望父亲活着,只要父

    亲还活着,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家里的,小颖帮我换好了干净的睡衣,我呆在我俩

    的卧室里,小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能听到她哭泣的声音,她内心也是极为痛

    苦的。

    安静平复了许久后,小颖抽泣着鼻子开始收拾家里的一切,虽然我们很担心

    ,但是生活暂时还得继续。

    我和小颖家后,彼此没有说一句话。

    小颖不知道怀着怎样的心情,做好了晚饭,但是我一点胃口都没有,最后在

    小颖的安慰之下,我象征性的吃了几口。

    小颖在厨房收拾着碗筷,浴室卫生间里的洗衣机轰隆隆的,洗着旅游留下的

    脏衣服。

    我坐在卧室的床上,大脑一直告诉运转着。

    这个时候,一道光亮闪过我的脑海,父亲在出事前有没有过家里?这个时

    候我才想起家里的监控设备,趁着小颖还在厨房,我赶紧用已经僵硬的双手,打

    开了家里的监控设备,小颖正在厨房中,我关闭着卧室的房门,如果小颖的脚步

    声从厨房出来,我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把监控视频窗口关闭或者最小化。

    我把时间调整到了我们出游的第一天,那天的早上,我终于在监控中看到了

    父亲的身影,他打开钥匙到家里,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包,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

    他进屋后,进入到了他的卧室,之后把手里的文件袋放入了他的床头柜的抽

    屉里。

    之后父亲看着我俩离去没有收拾的房间,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之后他开始

    安静的帮我俩收拾屋子,这个过程中,父亲的脸上一直带着留恋,似乎还有一丝

    不舍,他的目光在家里的每一件物品上都停留良久,似乎想努力记住家里的一切。

    收拾完后,他把目光集中在了客厅墙上的全家福上,他就那么静静的看着,

    脸上偶尔带着慈爱,偶尔带着依恋,偶尔带着爱慕,偶尔带着甜蜜父亲就那

    么安静的看了全家福良久,世上所有的情绪似乎都在父亲的脸上呈现了一遍。

    良久后,父亲叹了一声,带着苍老很多的身影慢慢的走向了门口,穿好了鞋

    子,最后留恋的看了一眼家里,随手关闭了房门,视频里只剩下了干净到一尘不

    染的房间。

    我快进着视频,一直到我俩来,父亲的身影再没有在家里出现过。

    我关闭了电脑,想起来父亲来放进他房间床头柜抽屉里的文件包,我关闭

    电脑后,顾不得想其他的就赶紧奔向了父亲的房间,打开了视频中,父亲放去文

    件包的那个抽屉,只见一个咖色牛皮纸的文件袋,正安安静静的躺在父亲的那个

    抽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