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85)出游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26年5月2日

    前言:今天52,从昨晚开始写文章,只为给大家在今天出点福利,在此

    祝大家52快乐,今天特地为大家双更,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听到小颖的这声叹息,我能体会出小颖内心的失望和无奈,但是我刚刚确实

    尽力了。

    虽然我阳痿的病好了,但是却出现了早泄,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难道一

    切的一切都是天意么?小颖在卫生间漱口过后,就重新到了床上,安静的躺在

    我身边。

    这个时候的她,脸上的失望已经消失不见了,看得出来,刚刚在卫生间她调

    节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不想在我面前表现出任何消极的情绪。

    「小颖,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想到了刚刚自己的「无能」,我不由得发出这样的感概,同时也想听听小颖

    的态度。

    「没有啊,老公比以前强好多了,已经很棒了,相信老公继续修养下去,彻

    底好起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别灰心,亲爱的,我很知足。」

    小颖偎依在我的怀中,喃喃的说道,我知道她是在安慰我,虽然我知道她话

    不由心,但是我的心里却是非常的感动,小颖对我永远都是那么的体贴入微。

    小颖脸上的潮红慢慢的退却,相信她刚刚被挑起的情欲也退却了,慢慢的,

    我听到耳边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或许是昨晚在父亲那里睡得不好,小颖今晚睡的很快,似乎也很沉,只是睡

    梦中的她,偶尔眉头微皱,相信她睡梦中似乎也在纠结着什么。

    看着效应婴儿般的睡姿,我轻轻的在小颖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到了半夜的时候,我突然被床的轻微晃动惊醒,由于睡的迷迷煳煳,我只是

    眯起了眼睛。

    我看到小颖蹑手蹑脚的准备下床,似乎小心翼翼,但是由于席梦思床垫的弹

    簧非常敏感,我睡觉也很轻,还是把我弄醒了。

    小颖要干什么去?需要这么的小心翼翼,难道去打电话或许出门?我等待着

    接下来的答桉。

    小颖下床后轻轻的走进了卫生间,原来去上厕所,上个厕所还小心翼翼,原

    来是怕打扰我的清梦,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心中一暖,只是我心中的温暖还没有

    走遍全身,我就被一道轻轻的呻吟惊醒。

    「嗯」

    甜甜的娇吟从浴室传来,我听到声音后,我心中一紧,怎么事?难道小颖

    在做爱?还是在手淫?不可能有男人半夜趁着我熟睡偷偷跑到我家里来吧。

    我蹑手蹑脚的轻轻下床,把耳朵贴在门上,透过门我清楚的听到了小颖的呻

    吟声传来,似乎还有「滋滋滋」

    的水声,从始至终只有小颖一个人的声音。

    我心中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原来小颖一个人在卫生间手淫,看来小颖的性欲

    望越来越强烈了,睡觉之前被我挑起的情欲,到现在都没有消退,弄得小颖的身

    体不上不下的,不得不半夜起来偷偷的手淫满足自己,想到这里我心中不免得有

    些自卑,感觉自己很无能。

    更多~精彩-~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小39;说~站

    ..

    第二天在上班的时候,空闲下来,我仔细思考着这段时间的种种。

    由于小颖的拒绝和父亲离家在外,原本我的计划陷入了僵局,不知道如何该

    进行下一步。

    难道向小颖和父亲坦白一切都是我安排的?不可以,因为我无法预料小颖和

    父亲知道后的后果,更何况他们会相信么?这有着极大的风险。

    与此同时,想到自己昨晚和小颖做爱,自己无能的表现,我心中和父亲对比

    ,隐隐的有些不服。

    我阴茎的粗壮程度比不上父亲,这个没有办法,先天形成的,我无法改变。

    但是持久度和硬度我也比不上父亲么?仔细的一想,貌似在性方面,我真

    的没有一个地方比得上父亲。

    阴茎粗壮程度、射精量、持久度、硬度,我全部败北。

    正在此时,我想起小颖和父亲做爱的第一晚,父亲服用了我给他偷偷下的性

    药,父亲那晚那么勇勐,和那份性药是分不开的,为什么我自己不准备点性药给

    自己?让自己在小颖面前找尊严、重振雄风呢?想到了这些,我趁着上班空闲

    的时间,偷偷上联系了那个卖家。

    更多~精彩-~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小39;说~站

    ..

    经过这段时间,他又重新备足了货量,我和他谈了一下我的实际情况,由于

    买它性药的人很多,他早已经不记得我是谁,我也没有和他提起以前的事情,免

    得他会怀疑什么,虽然这种概率很低。

    但是当我说道,我有比较严重的生理疾病的时候,他突然建议我不要买他的

    药。

    据他所说,他的性药服用后,会严重刺激人的性器官,从而让人达到性方面

    功能的最顶点。

    正常人来说还好一点,但是本身我的性器官-肾脏、前列腺就有严重的病疾

    存在,加上性药的刺激,虽然短时间内可以让我获得性功能最顶点,但是可能产

    生的后果却是巨大的,可能会加重我的病情,甚至造成终身阳痿或者不育,更可

    能让我提前得老年疾病--前列腺增生肥大。

    我有点质疑他的观点,事实真的如此么?我把我的质疑提了出来,他似乎显

    得不耐烦,最后他说他只是做生意挣钱的,如果我实在坚持要服用,他可以卖给

    我,但是出现任何后果他不负责。

    本身他的生意就见不得光,万一和我出现纠纷我报警的话,他生意的风险就

    会大大增加,所以为了避免纠纷,他还是和我说明了利弊。

    想到这里,我给我原来的治医师打了电话,我躲在卫生间里偷偷的打。

    我详细询问了他,结果治医生的答和那个人几乎一致,性药就像毒品一

    样,长期服用会产生副作用,虽然它的副作用远比不上毒品。

    更何况,服用性药来满足夫妻生活也不是长久之计。

    听到治医师也这么说,我只能放弃了给自己买性药的想法。

    我不能贪图一时的欢愉,而葬送自己的一生「性福」。

    整个一天我都浑浑噩噩,我是一个乐观的人,当一件让自己烦心的事情无法

    避免的时候,我会往好的方面去想。

    虽然我的病现在依然存在,但是慢慢修养下去,总会有好的一天。

    更何况,由于我现在身体的原因,小颖的性生活得不到满足,那么对于小颖

    和父亲的计划,岂不是有更好的推动作用?当小颖有一天到达欲求不满的临界点

    的时候,我再稍加推动,一切就成为了可能。

    想通了这些,我的心里舒服了很多。

    转眼间,过了几天,我这个季度的工作计划圆满完成,总经理很高兴。

    我借着这次机会向他提出休季度假的要求,总经理爽快的答应了,给了我

    天的季度假。

    到家里和小颖说,小颖也很兴奋,女人天生都是爱玩的,尤其是出去旅游。

    小颖上次和我提出要旅游后,我们一直等待着我休息的机会,现在这个机会

    终于来了。

    我和小颖制定了路线,我们此行去旅游的要目的地是桂林,因为我和小颖

    都非常喜欢桂林的山水,原本只在电视上看到过,这可以身临其境,我和小颖

    都显得很兴奋。

    买好了机票,准备好了行囊。

    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我和小颖再一次去看了一眼父亲,告诉他我俩要出行

    的事情。

    父亲听到我们要出去旅游,脸上带着一丝羡慕,他嘱咐我们要小心行程,早

    去早,只是偶尔脸上露出的笑容有些僵硬。

    事先知道事情原委的我,清晰的读懂了父亲眼中那深深的伤感。

    而且自从上次他生日过后,他似乎又消瘦了许多,脸上和手上的皱纹似乎更

    多了,父亲似乎从那一夜开始,苍老了很多。

    嘱咐了父亲一些事情,我俩就离开了父亲所在的江心岛。

    父亲有我家里的钥匙,万一有什么事情,父亲可以随时到家里。

    出行的这段时间里,浩浩由我的岳母帮忙照看接送。

    打点好一切后,我和小颖坐上飞机,直奔自己的目的地。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原本消沉的小颖似乎一下子开朗了好多,在飞机上不断

    的和我研究要去哪儿玩,吃什么,玩什么,住在哪里。

    小颖一会翻看杂志,一会上,不得不说,小颖办事很有条理,也很有

    效率,还没有达到目的地,在飞机上小颖就计划好了一切。

    到了桂林后,预约了酒店,我累的有点乏力,躺在床上准备睡一会,可是不

    一会就被小颖从床上揪了起来,非要拉着我去逛逛夜景。

    没办法,我带着倦意陪着小颖出去,一会购物,一会吃小吃,小颖就像到

    了童年一样,四处的乱跑,玩的不亦乐乎。

    看到小颖像个小精灵一样,欢快的笑着、玩着,我心里很安慰。

    这次出游,为的就是能让小颖缓解一下自己的内心,自从和父亲发生关系后

    ,小颖的内心一直不平静,通过这次出游能让她缓解一下,只是最后能缓解多少

    ,就不得而知了。

    到了酒店,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我洗了澡之后,就躺在床上准备呼呼大

    睡,毕竟今天晚上太累了。

    我闭上了眼睛,耳边传来浴室的哗哗水声,小颖这个时候正在浴室里洗澡。

    本来想趁着出游的第一晚和小颖亲热一次,但是实在受不了劳累的冲击,我

    迷迷煳煳就要陷入了沉睡。

    正当我陷入睡梦中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鼻子痒痒的,似乎有什么东西扫着

    我的鼻子。

    我的意识开始慢慢清醒,只是眼睛还没有睁开。

    随着意识的清醒,我听到我们的卧室里似乎有音乐响起,是一首暧昧轻柔的

    音乐。

    我一点点的睁开了眼睛,酒店卧室里亮起了迷人的粉光灯,酒店的吊灯是可

    以根据按开光的次数调节亮度和颜色的,所以卧室里突然变为粉色灯光,我一点

    不觉得奇怪。

    把目光集中在了床前的空地上,我只看了一眼,我的眼睛就瞬间不由得睁到

    最大,我不敢相信我看到的眼前的一切。

    看到眼前的情景,我的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