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83)凄凉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26年5月7日

    我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思想,并且让自己的呼吸均匀平稳一些,看起来就想熟

    睡一般。

    只是时间过了许久,只有小颖在厨房收拾碗筷的碰撞声音,还有扫地的声音

    ,一点也没有其他的异常,我心里不由得有些失望。

    由于我的听力都关注在厨房里,所以一直没有注意身边的父亲。

    当发现厨房的小颖暂时没有异常后,我就把听力集中在旁边的父亲身上。

    我发现身边的父亲倒是有异常,因为他的呼吸很不均匀,有的时候急促,有

    的时候平缓,偶尔他还会发出轻轻的叹息。

    由此可见,父亲此时根本没有睡着,而且内心极为不平静,经过今晚,父亲

    已经得到了很多小颖「暗送」

    的讯息。

    由于我喝了很多的酒,一阵阵的睡意冲击着我的脑神经,由于以前我就发生

    过这样的事情,本来想等待,结果还是没有抗击过睡意,半途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结果错过了父亲和小颖好多的片段。

    这一次,我一定要忍住,我的手很自然的放在了大腿的旁边,每当我扛不住

    睡意的时候,我都会用手指甲偷偷的掐自己的大腿根。

    大家知道,人的大腿内侧是非常脆弱的,只要轻轻的一掐就会很痛,所以那

    种痛觉可以让我保持很久的清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我已经掐了好几次大腿根,大腿根已经火辣辣痛的时

    候,身边的父亲终于起身了,他小心翼翼的下地,我听到了穿鞋子的声音,由于

    我和父亲喝醉,小颖一个女人无法给我们两个人脱衣服,所以我俩就穿着衣服躺

    在了炕上。

    由于卧室的空间有限,炕上只有父亲和我两个人,小颖今晚准备一个人在厨

    房的折迭躺椅上将就一晚。

    父亲起夜应该是为了上厕所吧,我不由得想到,只是心中还是不免得有些期

    盼。

    岛上没有室内的卫生间,只是在江水边搭了一个农村那种简陋的厕所。

    父亲的脚步声开始走向厨房,因为整个房子的大门就在厨房,出了厨房就是

    室外了。

    父亲的脚步很慢,我闭眼仔细听着父亲的脚步声,当父亲步行到厨房的时候

    ,脚步声突然停止了,这个时候的小颖应该是躺在了折迭躺椅上,父亲应该是看

    到了小颖吧。

    时间彷佛陷入了静止,正当我以为要有事情发生的时候,父亲的脚步声又重

    新响起,渐渐的脚步走向了室外,并且一点点的消失。

    原来父亲真的去室外解手去了。

    听到了这里,不由得心里有点失望,也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只是还没等我这个气完全的松出去,「咯吱」

    的一声脆响从厨房传了过了,听到这个声音我心里勐地一紧,因为这个声音

    就是折迭躺椅发出来的。

    我赶紧让自己静下心来,保持着均匀的呼吸,平复着自己内心的起伏。

    声响过后,出现了高跟鞋踩踏地面的脚步声,那个声音是小颖发出的,这个

    时候的她一定是从躺椅上起身,之后穿鞋子的声音,这也是躺椅突然发出「咯吱」

    声音的原因。

    小颖要准备干什么?父亲去解手还没来,小颖的脚步声突然向卧室走来,

    脚步很轻,最后小颖的脚步声停在了我的身边。

    我的心提到了极点,同时也非常疑惑,小颖要做什么呢?不一会,我突然闻

    到了一股幽香,这股幽香是小颖身上独有的,而且貌似还有几根头发扫到了我的

    脸上,很轻很轻。

    难道小颖是想看看我睡没睡?小颖用手轻轻的摆了摆我的头部,我努力装睡

    不让自己露出破绽。

    感觉到我已经真的熟睡,小颖轻轻的吐了一口气。

    之后脚步很轻的向外走去,慢慢的声音出现在室外,慢慢的消失在夜色中。

    难道小颖去找父亲了?难道两个人准备在小岛上来场「野战」?难道两个人

    的第二春来的这么快?我无法想象,我不想错过的片段,要知道,在小岛上

    没有视频监控设备,万一小颖和父亲发生什么,事后我是无法知道的。

    时间紧迫,在好奇心的控制下,我铤而走险,轻轻的下地穿鞋。

    我脚步很轻,犹如狸猫,但是我的步伐很快,我控制着速度向厕所的方向走

    过去。

    岛上草丛浓密,树木林立,要找个藏身的场所非常的容易。

    我看到了前方小颖的身影,我像个小偷一样跟在小颖的身后,由于喝醉了酒

    ,我的脚步有点轻浮,我不得不集中很大的精力控制着自己的步伐。

    厕所离房子大概有5米的距离,距离有点远,因为厕所设在水边,江水可

    以冲走排泄物,而且离房子远一点,也可以避免味道被大风吹到房子中。

    通往厕所的小路是弯曲的,房子在地势高一点的地方,厕所的地势很低,所

    以两者相通的是一条曲折的弯路。

    这样可以更方便我藏身,而不会被人发现。

    不一会,父亲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他上完了厕所正在返的途中

    ,小颖站在了路途的中间等待着父亲。

    当父亲看到小颖站在路中间,父亲一下子停下了脚步,呆呆的看着小颖,似

    乎有些慌乱,不知道小颖站在路中央干什么。

    这个时候的小颖,白衣胜雪,犹如贞子临世,让谁在晚上突然看见,也得吓

    一跳。

    我躲在离父亲和小颖不远的地方,藏在草丛里,这个时候吹得正好是迎面风

    ,父亲和小颖的声音可以很清晰的被风吹来传进我的耳朵里。

    「噗呲」,一声轻笑传来,原来是看到父亲被小颖突然吓了一跳,看着父亲

    那呆呆傻傻的样子,小颖忍不住喷笑了出来。

    看清楚是小颖后,父亲尴尬的一笑,慢慢的向小颖走了过来。

    「大晚上一个人出来也不害怕,怎么不叫醒锦程起来一起陪你出来。」

    走到小颖身边,父亲似乎找不到什么话题,他认为小颖也是来上厕所的,所

    以关心的问候了一下。

    「他睡的像猪一样,我是来找你的。」

    小颖停下了轻笑,轻轻的对父亲说道,小颖的言语很温柔,没有以前的冰冷。

    听到小颖是来找自己的,父亲勐地一愣。

    我把头偷偷的从草丛露出来,借着江水反射的夜光,我可以隐约的看清楚父

    亲的表情。

    「爸,你家来吧。」

    由于是小颖背对着我,我无法看清楚小颖的表情,但是父亲此时听到小颖的

    话语后,脸上勐地一喜,只是他还是没有说话,似乎等待着小颖继续的说下去。

    「你年纪大了,在这个江心岛上生活,根本就不是长久之计。咱俩那个事

    情已经发生了,以后我不想再提。只要你去,我不会再和你计较那些事情了,

    咱们就当那件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毕竟发生那样的事情,责任不全在你,如果

    我不是一直事情也不会发生。我会像以前一样,和锦程一起孝敬你,为你养

    老送终,你还是我的公公,我还是你的儿媳。」

    小颖看着父亲没有说话,开始轻轻言语自己内心的想法。

    「希望咱俩发生的一切,就当做是一场梦吧,从一开始,咱俩就都做错了,

    其实我的内心一直不安,但是木已成舟,一切无法挽。但是,我希望咱俩的事

    情永远不要被第三个人知道,就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我们一家人还像以前一样

    ,来吧,爸。」

    听到这里,我已经明白小颖的意思了,小颖毕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人,对

    父亲一直也很有孝心,这段时间经过调整,并且看到父亲在岛上生活的一切,她

    还是没有抗击过自己的恻隐之心。

    她想让父亲家安享晚年,但是同时也间接的避了父亲,以后她会和我一

    起孝顺父亲,但是从今以后也不会在和父亲亲密接触了,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是虚幻的。

    小颖已经谅解了父亲,但是以后也不想再和父亲发生什么,彻底断绝和父亲

    的不伦之恋。

    听到小颖这么说,父亲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痛苦,彷佛就是一个男人,突然被

    自己心爱的女人抛弃一般,我想此时的父亲,内心有安慰,但是更多的是伤痛,

    毕竟小颖的意思很明白,两人发生的暧昧,都已经成为过去,今后也不会在发生

    ,两人重新恢复正常的公媳关系。

    但是父亲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解脱,这又何尝不是最好的结局,或许也是必

    然的结局,当他把小颖墙上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

    「我还是不去的好,那次的事情我一直没有和你解释,但是那晚我真的是

    没有控制住自己,我真的不知道因为什么。我的内心一直在自责,你能劝我去

    我很开心。我承认,我来江心岛,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逃避,但是更多的是为了

    咱们的这个家。我一个人在这个小岛上,可以让我忘却烦恼,这里的生活无忧无

    虑,我很满足,不在家里,只要不看到你,我就会忘却很多的事情和烦恼。如果

    我到家里,我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继续做出什么其他的事情。毕竟,每次看到

    你,我都会抑制不住自己不断成长的」

    父亲听到小颖的话后,思考了一会,之后简单而含蓄的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不看到小颖,就会减少他对小颖的想念,能更好的控制自己的内心,眼不见心不

    苦,这是一种拒绝,但又何尝不是一种表白呢。

    「爸,我知道你心里的感受,我只能说今世我只能是你的儿媳,我爱锦程,

    他的地位在我的心里无人可以动摇,如果有来生的话」

    小颖听到父亲的话语后,声音已经带了哭腔,父亲含蓄的表白,她怎么会不

    知道呢?只是,小颖无法接受父亲的这种表白,她的内心也一定不好受,但是她

    只有狠心的拒绝父亲,以防止两个人继续的错下去,虽然这个时候拒绝有点亡羊

    补牢的感觉。

    「爸,你什么时候想家,我都欢迎你来,锦程随时可能会醒,我们赶紧

    去吧。」

    小颖说完话后,勐地转身子,她似乎不想再和父亲沟通下去,因为她也有

    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能清楚的看到她偷偷的用手擦拭着眼泪,她低着头慢

    慢的迈动自己的步伐,父亲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眼中的情感久久无法的散去。

    看到父亲和小颖已经准备要房子,我借着夜色和草丛的掩护,赶紧快速的

    在小颖和父亲之前到房子中。

    我脱下鞋子,安静的躺在炕上,保持着刚刚的姿势一动不动。

    小颖对于父亲拒绝,我很感动,因为我在小颖心目中的地位一直都是第一位

    的,但是不免得也有些失望,难道事情就到此为止了么?小颖的高跟鞋先传进了

    厨房,之后听到躺椅的声音,不一会父亲也到了卧室,躺在了炕上。

    两个人的情绪似乎还是不怎么稳定,父亲似乎很痛苦,虽然他早已经猜到了

    结局,但是当小颖真正当面和他说出来的时候,他还是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痛。

    小颖狠心的拒绝了父亲,她的内心也是极为不忍,毕竟父亲带给她的「性爱」,是我无法给与的,而且那种美妙的「性福」,久久无法让她忘怀,通过以前

    的种种,父亲已经成功的进入了她的内心,虽然只占据了一小部分。

    但是她最终还是在我和父亲两人之间做出了抉择,而且选择的很明确,义无

    反顾,只是小颖内心的不舍,也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了。

    一切都陷入了平静,只是,我身边的父亲还有厨房里的小颖,不时的会发出

    抽泣声,两人的抽泣声慢慢的荡在这充满凄凉的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