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82)礼物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26-5-5

    我和小颖带齐了东西,就启程出发了。

    一路上,我一直想着小颖会送父亲什么礼物,这么神秘,而且会不会让父亲

    当着我的面把东西打开?虽然好奇,但是我没有去追问,如果太过于好奇,可能

    会让我暴露一些蛛丝马迹。

    好不容易坐船到了江心岛,我和小颖走进了父亲的小屋。

    由于我想给父亲一个惊喜,所以事先并没有打电话告诉父亲我们俩要过来。

    当我和小颖走进父亲的小屋的时候,父亲正在带着围裙,一个人用沾满白面

    的手包饺子,就是最简单的韭菜鸡蛋馅的水饺。

    剩下其余的,没有做任何其他的菜。

    父亲看到我和小颖突然进屋,正在包饺子的手突然停住了,他看到小颖这次

    也来了,眼中闪过了一丝慌乱,更带着隐晦的欣喜和思念,但是这种情感转瞬其

    实。

    「你们要来,事先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以为今天就我一个人给自己过生日

    ,就准备给自己包点饺子吃,其他的什么菜也没准备。」

    父亲看到我手里的茅台酒和菜,赶紧抬起沾满面的双手,用袖子擦了擦额头

    的汗水,脸上带着歉意,对于我们俩的突然到来,显得很意外。

    看着父亲带着汗水的额头和沾满白面的双手,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鼻子有些

    发酸。

    今天是父亲的生日,他一直没有同意家过生日,就自己在这座荒岛上一个

    人给自己包了点饺子过生日,甚至连一些肉菜都没有准备,可以说,他就是煳弄

    一下准备给自己过一个最简陋平凡的生日。

    父亲已经上了年纪,并且一手把我拉扯大,甚至浩浩都是被他带大的,无论

    他做错了什么,他都是生我养我的父亲。

    如今,由于我的一手计划,把父亲逼到了有家不能的地步,吃了这么多的

    苦,这一刻,我从开始以来,第一次真正感觉到了后悔,我真的做错了么?我赶

    紧转过头去轻轻扶了扶眼角,小颖看到了我眼中的泪光,她使劲的抽了抽鼻子,

    可以知道,她的心中也很不好受。

    我把手里的菜和酒放下,赶紧去洗了洗手。

    「爸,来,我和你一起包,今天我和小颖一起给你过生日,浩浩今天被我丈

    母娘接走了,今晚咱爷俩不醉不归。」

    我洗完手,就坐在炕上和父亲一起包饺子,我本来打算带着浩浩一起来给父

    亲过生日的,但是考虑到浩浩现在活泼好动,江心岛非常广阔,树林草丛隐秘又

    处处充满了危险,万一今天我们喝多,照看不过来,很容易出现什么意外,最终

    因为安全,放弃了把浩浩带来的打算。

    「你们爷俩包吧,不要包太多,今天我和锦程买了好多的菜,我去炒菜。爸

    ,你把围裙给我吧。」

    小颖也把手里的东西放下,看着我和父亲在那包饺子,因为炕上空间有限,

    她也帮不上忙,就打算去洗菜炒菜。

    父亲听到小颖和他说话,赶紧把身上的围裙接下来递给小颖,开始看了一眼

    小颖后,就低头转了他的目光,由此可见,父亲还是无法真正的坦然面对小颖。

    反而小颖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和缓解过后,能够坦然的面对父亲,眼中已经

    没有了那份冷漠,反而带有了一丝关怀和心痛。

    小颖的转变我看在心里,这是非常重要的转变。

    终于准备好了饭菜,我们一家三口坐在了桌子上,父亲坐在炕上的位,我

    和小颖散在两侧用凳子坐在地上。

    今天的晚饭因为我和小颖的到来,突然变得很丰盛,辣炒鸳鸯贝、麻辣酸菜

    鱼、地门什锦等,我打开了一瓶茅台酒,开始和父亲喝了起来,小颖开始的时候

    ,敬了父亲一杯酒,之后就没有再动酒。

    考虑到万一我和父亲喝多,需要有一个清醒的人来照顾。

    「爸,这是我和锦程为你准备的礼物。」

    酒过三巡,小颖突然从包里拿出来了那份带有包装的礼物,放在了父亲的面

    前。

    父亲由于我和小颖的到来,显得很高兴,或许他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我心里感觉奇怪,这只礼物不是小颖自己为父亲准备的么?为什么说是和我

    一起为父亲准备的呢?我对于里面的东西越来越好奇了。

    「这份礼物不是你自己准备的么?我甚至都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我丝毫没有给小颖留「颜面」,直接当着父亲「揭穿」

    了小颖。

    小颖气的噘着嘴用胳膊肘轻轻的拐了我一下,做完恶作剧的我捂着嘴在那偷

    笑。

    父亲看着嬉闹中的我和小颖,眼中闪过了一丝安慰和羡慕,听到我这句话,

    父亲脸上带着一丝了然。

    「你们俩能来陪我过生日,我就很开心了。为什么还准备礼物呢?」

    父亲看到那份礼物,脸上也有点惊愕,按照以前,父亲过生日的时候,我们

    都会为父亲准备一桌丰盛的酒菜和蛋糕,今天也不例外,偶尔我们会给父亲买衣

    服或者买鞋子什么的。

    但是从来没有给父亲准备过其他的礼物,尤其还是小颖第一次单独为他准备

    礼物,所以父亲显得有点意外,甚至有点受宠若惊。

    「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小颖看了一眼我之后,对着父亲说道。

    更多~精彩-~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小39;说~站

    ..

    她看向我的时候,突然对我眨了一下眼睛,显得很调皮,意思你不是一直想

    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么?。

    听到小颖让父亲当场打开,我的心里充满了期待,到底是什么呢?父亲轻轻

    的打开了包装纸,最后打开了盒子。

    在盒子里的东西,完全的呈现在了我和父亲的眼前。

    东西有两样,一样东西是一只檀木做的咖色烟斗,是那种看起来很高档的烟

    斗,一看到这个烟斗就知道价格不菲,至少也要几块。

    另一样东西显得有些特别,是一些医用护理必需品,包括棉棒、消毒液和创

    可贴等等,看到第二样东西,我总感觉有些特殊的味道,只是一下子没有捕捉到

    是什么。

    父亲拿起了烟斗,捧在手心里,爱不释手,但是看向那些创可贴和消毒液的

    时候,父亲的脸上勐地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一瞬间父亲的表情又转变了

    去,但是这一瞬间却被我捕捉到了。

    「爸,听锦程说你把旱烟又捡了起来,总抽烟对身体很不好,你能忌掉就尽

    量不要抽了,我送你这个烟斗可不是鼓励你抽烟。如果实在想抽,就用这个烟斗

    抽吧,这个烟斗有过滤功能,能把烟对身体的危害降到最低。」

    小颖看着父亲温柔的说道,语气自然而平常,充满了作为儿女对于长辈的孝

    心,只是因为两人有了那晚的最亲密接触,这份自然的话语彷佛多了点其他的味

    道,当然这份特殊的味道只有我能品味出来。

    看到小颖送的烟斗,我不得不佩服小颖的用心良苦。

    大家都知道,旱烟都是用未经任何特殊处理的原始碎烟叶,用最普通的白纸

    卷上,之后直接吸食,因此旱烟的危害要比成盒的香烟危害大,但是由于旱烟有

    劲儿,所以一些老年人都喜欢抽旱烟。

    有了小颖这只烟斗,可以避免用白纸卷烟,没有了白纸的燃烧,可以消除一

    部分危害,这只烟斗的过滤嘴还有过滤尼古丁的功能,可以把旱烟对父亲身体的

    危害降到最低。

    「另外,这些医疗基础用品,万一以后在岛上受了什么轻伤,可以直接用这

    些东西处理,毕竟岛上没有医院,这些东西都是必备的。」

    这个时候我终于想起来这份东西的意义是什么了,这些东西不是那天小颖为

    父亲处理咬痕的时候用的东西么?当时的小颖处理完伤口后,说的很无情,伤心

    的父亲没有体会到小颖当时无情面具下的那份关心,有了这些东西的再次点拨,

    父亲能否重新思量一下当时的情景,或许就会发现小颖当时不只是为了消除痕迹

    ,也有对父亲那份最隐秘的关怀和心疼。

    刚刚看到父亲的那一震还有这只烟斗,我想父亲已经真正懂得了小颖的意思。

    听到小颖的解释,父亲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欣慰,甚至带着一丝解脱。

    显而易见,小颖的这只烟斗和医疗用品,带着浓浓的关怀,更带着一份谅解。

    不由得,父亲眼含泪光,他赶紧用手擦了擦眼泪,抽了抽鼻子。

    父亲低头调节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赶紧抬头看了看我,发现我的表情非常的

    自然后,他似乎微微的松了口气。

    「谢谢小颖和锦程,这些礼物我很喜欢,今天你们来陪我过生日,还送我这

    只礼物,我很感动,你们的孝敬我收下了。今天的礼物很特别和贵重。」

    父亲看着我和小颖两人,深情的说道。

    难道父亲已经理解了小颖的意思了么?父亲没有感谢小颖一个人,而是同时

    感谢我俩,他假装认为礼物是我俩一起给父亲准备的,小颖说的话被他巧妙的掩

    盖了过去。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父亲做事还是滴水不漏,不让我产生任何的怀疑。

    他认为,这两份礼物的含义只有他和小颖知道,却没有想到我会真切的了解

    这一切。

    父亲把礼物重新包好,放在了炕上。

    收到了小颖「特别」

    的礼物,父亲显得很高兴,开始和我举杯换盏,不知不觉,两瓶茅台被我和

    父亲喝了一大半,最后在小颖的极力阻止之下,我和父亲不得不停止了喝酒。

    我和父亲都已经喝了醉醺醺的,其实我还算很清醒,父亲应该也清醒,至少

    说话还是非常的有调理,只是我俩走路有点不稳。

    小颖把我和父亲扶到了炕上,之后她一个人开始收拾「残局」。

    借着酒意,我很想直接睡过去,只是心里有些期待,经过了今天白天两人的

    「暗示」

    性的交流,今晚趁着我「不省人事」,两人会不会再次擦出什么火花呢?带

    着这份期盼,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意识,让自己闭着眼睛装睡,同时尽量让大脑

    高速运转,保持最后的清醒,我关注着身边的一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期盼

    有些越来越迫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