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79)面对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26年5月8日

    父亲脱掉上衣后,小颖看了看门口的钟表,发现离我下班家的时间已经不

    多了。

    小颖一咬牙,开始拿起从包里拿出的东西,貌似是药品之类的。

    小颖拿起消毒棒沾着消毒水开始为父亲肩膀上的伤口消毒,那个伤口是昨晚

    小颖咬出来的咬痕,虽然已经结疤,但是依然很明显,上面结成了血伽。

    小颖有点焦急的为父亲处理着伤口,连带着父亲手腕上昨晚被她抓坏的地方。

    处理完毕之后,小颖为这些伤口贴上了创可贴,两个手臂上的抓痕贴了一共

    贴了6道,肩膀上的咬痕贴了2道。

    贴完后,小颖又拿出了一帖很大的膏药,但是视频视线有限,没有看清楚文

    字说明,小颖为父亲把膏药贴在了肩膀上。

    「把这两个护腕带上,如果锦程问起来,你就说这两天不经意间抻到了手腕

    ,肌肉拉伤。肩膀上的膏药是治疗肩周炎的,你就说肩周炎犯了,总而言之,我

    不希望锦程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小颖给父亲贴完膏药后,把两个用硬塑包装的护腕递给了父亲,那是保护手

    腕的那种弹性棉制作的东西,以前我上高中打篮球的时候经常带着。

    真的没有想到小颖会用这种办法来掩盖痕迹,而且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首先,父亲的手臂本来就没有完全康复,用护腕来掩盖不经意的拉伤,无可

    厚非。

    而且父亲一直就有肩周炎的毛病,都是父亲年轻的时候太过劳累,自从父亲

    上了年纪后,父亲每逢下雨阴凉天气,都会犯的。

    不得不说,小颖的思维很紧密、「因地制宜」。

    小颖和父亲说话,依然很注重重点,没有多余的一个词语,说话过程中依然

    很冰冷,没有听出一丁点的感情。

    说完这句话后,父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只是没有表现的太明显,父亲

    只是微微点头应了一下。

    「我只是不想让锦程发现一切,你不要多想。」

    为父亲处理完一切后,小颖拿起包准备到卧室,等手握到门把手的时候,

    背对着父亲突然冷冷的说道。

    听到小颖的这句话,父亲不由得紧咬下唇,脸上痛苦到了极限。

    小颖这句话是表明告诉父亲,我为了处理伤口,是不想让我发现两人昨晚的

    痕迹,而不是因为关心父亲,这是摆明了不让父亲「自作多情」,这也是表明了

    要与父亲彻底保持距离。

    听到小颖这么「绝情」

    的话语,父亲心里的痛苦可想而知。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心疼和同情父亲,归根结底,他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老

    人,色字头上一把刀,有多少的人拜倒在女人的石榴裙下,父亲也只是一个最简

    单的男人罢了。

    有了我这么多的「安排」

    和「推波助澜」,父亲能保持住么?这一切不都是我这个背后推手造成的么?父亲有错么?只能说,父亲有错,但是不应该负要责任,他所犯的错误,是

    任何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都会犯的,父亲也不会例外。

    虽然我很同情和心疼父亲,但是我并没有像父亲一样,因为痛苦而失去正常

    思维。

    小颖真的是为了掩盖痕迹才为父亲做这一切么?我看不尽然,因为如果只为

    了掩盖痕迹,小颖完全可以只给父亲带上护腕和只给父亲贴上完全没有实际用处

    的肩周炎膏药,完全没有必要去进行消毒和在里面外加一层创可贴,这些细小的

    细节,完全也可以看出小颖还是关心着父亲,毕竟这些伤口是她造成的,同时父

    亲毕竟是自己的公公和长辈,自己把长辈伤成这样,她就一丁点的愧疚也没有么?另外,经过昨晚的深入交流,父亲在小颖心目中的位置是不是也悄然发生了变

    化?这一切只能我去猜测,但是父亲此时完全不会想到这么多。

    他低头伤心一会后,抬起头紧闭双眼,抿着嘴把自己的眼泪硬生生的堵在了

    眼皮之内,最终没有让眼泪流出来,只有眼角有一些,父亲用自己的围裙擦了擦

    眼角,之后偶尔抽动着鼻子开始带上护腕,穿上睡裙和围裙,之后硬做坚强的开

    始去厨房忙乎着。

    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父亲很可怜小颖到卧室后,没有去管父亲有什么

    动作,她在衣柜中翻找着。

    最后拿出了一套好久没穿的睡衣,那是一套极为保守的睡衣,有袖子和衣领

    ,和整套的衣装差不多,那套是冬季穿的,小颖这个时候找了出来并且穿了起来。

    在小颖换衣服的过程中,我发现了小颖上半身的吻痕依然存在,虽然已经澹

    了不少,那些都是昨晚父亲留下的。

    小颖穿上这套保守的睡衣,就是为了掩盖这些吻痕。

    换完衣服后,小颖呆呆的坐在卧室的床上,几乎没隔一分钟小颖就会看看手

    机上的时间,或许她知道离面对我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父亲把饭菜都放在了桌子上,之后也到了自己的卧室中,他脸朝下的趴在

    了自己的床上,看不清楚他此刻的表情。

    家里的一切,压抑到了极点。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最终还是需要面对,我揉了揉发紧的

    脸部肌肉,之后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走在家的路上,哪怕是在公交车上,我的脑海中都在思考着家可能会面

    临的一切,我不断的思考着应对策略。

    更~多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小39;说~站

    不知不觉,我走到了家门口,我拿着钥匙站在自己家的楼门之外,却不敢把

    钥匙插进锁眼,我犹豫了。

    停顿了好久,我一直在给自己鼓起勇气,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我的手机

    突然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小颖打来的。

    一定是我过了家的时间还没有到家,所以小颖打电话过来询问。

    既然手机已经响了,我也知道自己不能在犹豫,我把手机拒接后,我用钥匙

    打开了房门。

    家里的一切映入了眼帘,我看到了小颖穿着那套保守的冬季睡衣向我跑来,

    和以往不同,小颖这次直接扑到了我的怀里,抱我抱的紧紧地。

    「怎么了?亲爱的」

    我虽然感到奇怪,但是我依然保持平静,温柔的询问着小颖,同时,我的目

    光在客厅巡视着,父亲依然在卧室么?还没有出来。

    「没什么,我就是太想你了,老公。」

    小颖用颤抖的声音说道,甚至还有一些哭腔。

    「只是一天一夜没见,就想我了?傻瓜。」

    我轻轻的推了推小颖,之后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她的身上还带着昨晚沐

    浴留下的香气。

    小颖轻轻抹了抹眼角,之后开始服侍我换鞋和脱西装。

    「是啊,你昨晚一夜没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很想念你啊,嘿嘿。」

    小颖笑着俏皮对我说道,但是我总感觉那是在强颜欢笑,虽然小颖刻意的去

    掩饰,只是无论怎么掩饰,也没有发自内心笑的那么自然。

    「爸呢?」

    我装作自然疑惑的问道,同时眼光在客厅巡视着。

    「哦啊爸爸肩周炎犯了,身体还不舒服,在卧室呢。」

    听到我的询问,正在准备把我西装挂上的小颖,手突然一震,西装差点掉在

    地上,小颖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

    「哦,我去看看爸。」

    我装作自然的复着,同时向着父亲的卧室走去。

    这个过程中,我用余光观察着小颖,发现小颖的身体颤抖的更加明显和厉害

    了,她或许害怕我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我打开了父亲卧室的房门,父亲依然趴伏在床上,脸部侧躺在床尾。

    听到了进入他卧室的声音,父亲的身体也有点颤抖,只是他似乎极力控制着。

    「爸,听小颖说你身体不舒服,有没有大碍?」

    「哦,没什么,就是肩周炎犯了,手腕肌肉肌肉肌肉拉伤,没事,

    养养就好了。」

    或许是由于过度紧张,小颖教给他的那些说辞,他一时间没有完全的记全,

    答的磕磕巴巴,而且说话还带着颤音。

    「爸,你说话怎么颤抖啊?真的没大碍么?」

    「真的没有,你赶紧吃饭去吧,我身体不舒服,就不吃晚饭了。」

    父亲依然保持那个姿势,哪怕和我说话都没有把头转过来面对我。

    我力劝父亲吃饭,可是父亲却犯起了倔劲,就是不吃饭,没办法我只好到

    客厅,和小颖一直吃饭。

    小颖和父亲害怕我发现蛛丝马迹,我也害怕父亲和小颖发现我的蛛丝马迹,

    所以我抱着「言多必失」

    的想法,所以我尽量少说话。

    吃饭的过程中,小颖轻轻的咀嚼着小嘴,她吃饭永远是那么的优雅,只是吃

    饭的过程中,小颖的目光一直放在我的身上,眼神情深而且带着深深的愧疚,彷

    佛眼泪随时会流出滴下。

    小颖不住的为我夹菜,一直询问着我单位的种种,似乎今天她对我说的话永

    远都说不完。

    「老公,带我出去旅游好不好?就咱们两个人。」

    小颖突然对我轻轻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嘴里嚼着饭,长大了嘴巴,嘴里的饭差点没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