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67)捕捉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26年4月2日发表

    看到视频里同时痛苦的小颖和父亲

    ,心里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值得么?对于我自己来说,我此刻也无法清楚自

    己的内心了.但是对于他们二人来说,这一切不值得么?父亲是身体上的痛苦,

    小颖是心灵上的痛苦,两人的痛苦或许只有靠时间去慢慢抚平吧。

    小颖还在继续为父亲擦拭着伤口,擦拭的温柔而仔细,父亲痛的紧皱眉头,

    慢慢的或许父亲适应了这种疼痛,他睁开了微闭的双眼,看向小颖。

    映入眼帘的是小颖性感美丽到极致的娇躯,洁白的皮肤,丰满坚挺的乳房

    刚刚由于小颖的讽刺和狠咬,父亲的注意力被转移了,现在小颖的情绪慢慢的

    安稳下来,父亲也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去欣赏眼前的「美景」。

    小颖还在伤心的为父亲擦拭胳膊和肩膀上的伤口,完全没有顾及自己赤裸的

    身体,此时性感美丽的酮体在浴室灯光的映射下,显得那么的晶莹剔透,就像是

    仙女身躯一般散发着荧光。

    父亲看着眼睛的「美景」,慢慢的呆住了,此时的他忘记了疼痛,忘记了疼

    痛的呻吟,眼中除了小颖美丽的酮体,再也容纳不下其他任何东西,他就那么安

    静的看着小颖。

    正在帮父亲治伤的小颖,或许是因为突然没有了父亲的呻吟声,她感觉奇怪

    ,于是就把注意力从父亲的伤口上转移到父亲的脸庞上,她立刻就看到了目瞪口

    呆的父亲,甚至连嘴角都流出了口水都不自知,眼中带着迷恋和神往。

    看到父亲这个表情,小颖的眼中闪过了苦笑,还带着一丝自傲,但是少了许

    多刚刚的气恼和冰冷,似乎通过刚刚的发泄,小颖不满的情绪已经宣泄了大半,

    只是还没有散尽罢了。

    小颖此时没有去遮掩和拒绝,而是羞红了脸苦笑了下继续的为父亲擦拭着伤

    口,随着血液的慢慢凝固,父亲的伤口已经不再出血了,只是伤口已经皮开肉绽

    了,可见小颖刚刚咬的有多重。

    更~多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小39;说~站

    小颖看到被擦拭干净后的伤口,目光中的愧疚和心痛显得更浓了,她深深的

    叹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了一丝无奈,父亲身体上痛苦,自己心里又何尝不痛苦,

    两人都痛苦,这一切都怪谁?怪父亲,更怪自己,小颖突然变得很颓废,想通了

    这些的她,该去恨谁呢?赤身裸体的小颖,那颓废叹气的样子,在美丽的外表映

    衬下,更有一种特殊的美和爱怜,很容易让人忍不住去呵护和亲近。

    看着低头颓废惹人怜爱的小颖,趁着自己还未过去的药性,父亲的呼吸越来

    越急促,此时的他忽然想起了进来的浴室的本来目的,还好从始至终他的阴茎一

    直勃起着,从未疲软。

    父亲咽着唾液,眼中的欲火渐旺,此刻的他忘记了身体的疼痛。

    小颖还在低头思考着,想着两个人以往的种种,她似乎不知道此时的裸体

    趁着那伤心纠结的表情,对于异性来说有多么大的吸引力,小颖对于这一切毫不

    自知,似乎还在纠结着对与错,完全忽略了此时越来越情动的父亲。

    而小颖此刻的安静和沉默,或许给父亲了一个错误的信号。

    父亲终于控制不住的伸出了自己的双手,他勐地抱住了小颖赤裸柔嫩的身体

    ,嘴唇瞬间亲吻到小颖的身体上,长满胡茬的嘴唇贪婪的在小颖左侧的脖子上亲

    吻着。

    还好小颖是在低着头思考,父亲没有突袭到小颖的嘴唇,否则趁着小颖魂不

    守舍,很可能直接被父亲夺舍嘴唇。

    父亲抱的很紧,但是亲吻的既勐又温柔。

    被突然袭击的小颖,勐然抬起头惊醒,由于自己的左侧脖子被父亲的嘴唇占

    据,小颖只能右偏着脑袋趴在父亲的肩膀上,身子被父亲紧紧的搂着,自己丰满

    坚挺的双乳又重新的和父亲的胸膛紧紧的贴在一起。

    「不,爸爸,别啊好痒,放手。」

    清醒过后的小颖,双手推着父亲的腹部,由于父亲的胸膛被小颖的乳房紧紧

    的贴住,唯一有一点空隙的地方就是两人的腹部,小颖双手弯着推着父亲,或

    许是双手弯使不上力气,或许是怕不小心伤到父亲的伤口,或许是总而言

    之,小颖没有能力去挣脱父亲的熊抱,只有口中喊出那些拒绝的词语。

    只是由于被父亲亲吻的是自己的脖子,或许是感觉很痒,或许是受到了很大

    的刺激,小颖拒绝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触动心弦,彷佛是在欲拒还迎,不知道

    小颖此时的拒绝到底有多少坚决的信念在里面。

    在以往的时候,小颖胸部以上的敏感地带就是耳垂和脖子、锁骨,此刻被父

    亲侵犯到了三个敏感地带之一,小颖的欲望瞬间被启动了起来。

    父亲亲吻左侧后,慢慢的把嘴唇顺着小颖的喉咙往右侧前进,随着父亲的向

    右探,小颖的下巴被父亲的额头向上顶起。

    小颖的头部上扬,湿润的秀发顺着背部散落下来,雪白的脖子正在被父亲粗

    暴的亲吻着,小颖则坚决的拒绝着父亲,只是脖子上给她带来的刺激,让她的声

    音和身体提不出一丝坚决的力气。

    更~多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小39;说~站

    父亲在小颖的脖子上来的亲吻着,随着亲吻,父亲的身体也没有闲着,他

    慢慢的向前挪动着身体,小颖被父亲顶着往后退,慢慢的父亲把小颖顶在了浴室

    的瓷砖墙壁上。

    父亲贪婪的在小颖的脖子上,锁骨上取着,有几次他想低头去取亲吻小

    颖的蓓蕾,只是由于两人的身高差不多,父亲在保持两人身体紧贴的情况下,无

    法触及到小颖的蓓蕾,只能偶尔的在小颖的乳肉和乳沟处取几下。

    父亲腾出了一只手,顺着小颖纤细的腰肢向下,之后略过小颖的臀肉,最后

    探到小颖的双腿之间,在那桃园地轻轻的揉搓着,爱抚着。

    情欲被彻底激起的父亲,在药效的最后控制下,已经顾不得小颖「欲拒还迎」

    的反抗了。

    小颖一直有气无力的拒绝推搡着父亲,只是声音和动作非常的轻柔,脸上带

    着挣扎和纠结,她眉头仅仅皱起,似乎是痛苦并快乐着。

    慢慢的小颖的皮肤出现了潮红,熟悉小颖的我知道,小颖已经开始出现了情

    动的迹象。

    小颖双腿间的芳草桃园之地,慢慢的湿润,父亲揉搓的手指慢慢的沾染了晶

    莹的爱液。

    人的欲望是无限的,占据了小颖的脖子和乳房后,父亲慢慢的抬起了头,顺

    着下巴开始向上亲吻着,当父亲的嘴唇马上要触及到小颖红唇的时候,小颖抿着

    嘴唇开始左右摇晃头部,修长的秀发被左右的甩动起来。

    父亲的嘴唇一直捕捉着小颖的红唇,只是小颖对嘴的守护很坚决,高扬头部

    、抿紧嘴唇、左右闪躲,就是不让父亲得逞。

    由于小颖把嘴唇紧抿起来,所以小颖再也无法发出拒绝的声音,只有那有气

    无力的双手在「温柔」

    的推搡拒绝着父亲。

    一直没有捕捉到目标的父亲,最好只好放弃了,他从小颖的腿间抽出了自己

    揉搓了半天的手指,此刻只见手指上沾满了爱液。

    看到那些晶莹的爱液,父亲的脸上露出了「原来如此」

    的笑容,这是父亲进入浴室以来第一次露出笑容。

    父亲把沾满爱液的手指伸进嘴里,「啵」

    的在嘴里撸了一下,品尝了一口小颖的爱液,原本沾满爱液的手重新伸到两

    人的下方,只是这次不是伸到小颖的双腿间去揉搓,而是伸手握住了自己粗长坚

    硬的阴茎,此刻阴茎上青筋环绕,大如鸡蛋的龟头向上扬起,已经做好了和异常

    交的准备,只等着插入那梦寐以求的阴道内。

    父亲用手攥住自己的阴茎后,慢慢的把胯部向前,手握阴茎矫正龟头的方向

    ,慢慢的伸向了自己该去的「世外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