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66)伤口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26年4月日发表

    说实话,此时的我完全摸不透小颖心中所想。

    她与父亲刚刚的对话,貌似带着一丝洒脱和释放,但是话语中却带着讽刺和

    恨意,彷佛要接受这一切,但是又像是很不情愿。

    和小颖结婚这么久,我一直认为自己非常的了解她,可是今天的我才发现,

    小颖的内心中,还有我所不知道的另一个角落。

    正在拥抱中的两个人还在彼此拥抱着,只不过两个人的表情却是大相径庭。

    父亲是带着享受和安慰,少许的痛苦和揪心;小颖是带着痛苦和揪心,少许

    的温柔和不忍。

    矛盾中的两个人一直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两个人的身体平行的紧贴着,似乎

    毫无缝隙。

    或许是因为药性还没有过的原因,随着拥抱时间的推进,父亲刚刚被小颖打

    压下去的欲火渐渐的开始复燃起来,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原本环绕着小颖腰间

    的双手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轻轻的在小颖的腰间抚摸了起来,抚摸的很温柔。

    小颖随着父亲的抚摸,身体开始微微颤抖,银牙咬的越来越紧,表情充满了

    痛苦与挣扎。

    慢慢的,父亲的双手开始下降,慢慢的移动到了小颖的雪臀上面,双手握着

    两个臀瓣,温柔的揉搓着,先是温柔的揉搓,慢慢的开始加快,父亲的呼吸也开

    始加快。

    正当我以为小颖默许父亲接下来的取的时候,正在闭目痛苦、银牙紧咬的

    小颖,突然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中带着水雾和痛苦,更带着深深的懊悔和自责。

    她目露坚决,张开了自己的樱桃小口,原本很小性感的嘴,此时却像是一只

    狮子的血盆大口,张开嘴后,小颖用尽全力的朝父亲的肩膀咬下,可以看出她咬

    的之深,用力之大。

    正在享受中并且准备进一步的父亲,被小颖这用力一咬,痛的瞬间睁开了眼

    睛,他面容扭曲,冷汗瞬间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他条件反射般要推开小颖,只是此时两人抱的非常紧密,父亲比较长的手臂

    无法转伸到两人之间。

    或许是突然的疼痛让他慢慢的适应了,他原本要打算推开小颖的双手,又重

    新放了去,他静静的一动不动,原本已经充满欲火的双眼此刻带着痛苦、清明

    还有坚决,父亲任由小颖撕咬着他的肩膀。

    小颖闭着眼睛边流泪边咬着父亲的肩膀不放,慢慢的,肩膀被咬的地方流出

    了鲜血,此时可见小颖咬的是多么的用力,小颖对父亲的恨意在这一刻,彻底的

    表现了出来。

    只是父亲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任由自己的鲜血伴随小颖的眼泪一起流淌。

    看到视频中的这一目,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原本以为小颖放下了自己的纠结和内心,虽然我奇怪小颖为何转变的如此之

    快,但是看到这一咬,我知道,小颖一直对刚刚的事情耿耿于怀,她无法原谅自

    己和父亲,她恨自己,也恨父亲。

    刚刚她那些反常的举动,是因为她受了巨大的刺激,而无法让自己的思绪正

    常起来。

    我相信那个时候,家庭还有我这个丈夫的美好,还有刚刚被公公强上而失身

    的噩梦,一起涌入了小颖的脑海,让她同时被幸福甜蜜、痛苦悔恨两种截然不同

    的感受冲击着,让她时而微笑时而痛苦,时而欢喜时而悲伤,那个时候的她已经

    不知道如何找真正的自己,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正确的面对这一切。

    在她咬伤父亲肩膀的那一刻,她终于找到了自己心目中此刻最要的思绪

    恨,虽然对父亲的恨不是全部,但是此时的她需要的是发泄,或许这一咬可以

    让她找真正的自己,我想这也是父亲默默承受小颖狠咬的原因之一。

    看到小颖这一咬,我的心中也随之松了一口气,至少我不用担心小颖的精神

    状态,虽然小颖还没有完全的走出来,但是情况至少比我刚刚预想的要好很多。

    哭累了,咬累了,也或许是感受到自己嘴里有咸咸的东西,咬了大概两分钟

    ,小颖松开了紧咬父亲肩膀的嘴,她的唇边还带着血迹,她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低头看着父亲正在流血的肩膀,那里有一个清晰的咬痕,而且已经皮开肉绽,鲜

    血正慢慢的从里面涌出来。

    通过刚刚的发泄,小颖也真正的醒了过来,她呆呆的看着父亲的伤口,似乎

    不相信这个伤口就是自己弄出来的,她用手抹了抹自己的嘴角,看到自己从嘴角

    上抹下来的鲜血,她终于相信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更~多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小39;说~站

    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心痛和不忍,不论如何,被自己咬伤的人是自己的公公

    ,是自己的亲人,同时也是另一个完全占有自己的男人,此时这个被自己咬伤的

    男人和自己却有着这么多的关系。

    人们都说,女人的心是最难懂的,所以看到小颖此时的状态,我无法判断她

    咬完父亲后,她对父亲此时的感情是恨多一些,还有爱多一些。

    不,此时的她对父亲有爱了么??哪怕只有一点点,张爱玲说过:通向女人

    心灵的通道就是女人的阴道。

    这句话绝对不是空穴来风,绝对是有着一定的道理,难道父亲插入小颖,把

    小颖彻底占有之后,小颖不知不觉会对父亲的感情产生变化么?原本所谓的亲情

    会不会有一部分脱变为爱情?原本以为很了解小颖的我,此刻不敢去胡乱猜想了

    ,我只能通过以后事情的一步步发展去判断了。

    原本打算和小颖摊牌的我,此刻也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和打算。

    一个是因为小颖的状态恢复速度比我预想中要好一些,没有必要去进行摊牌

    ,毕竟那是最后一步险棋;二是因为小颖的反应比我想象中要强烈一些,我原以

    为小颖和父亲接触了这么久,一直只差一步之遥,这次的插入能让她更容易接受

    一切,只是没想到小颖的拒绝反应程度还是那么的激烈,如果让她知道这一切都

    是我安排的,那么小颖会不会恨我一辈子?我无法判断,所以不能冒险,如果小

    颖发现了端倪怎么办?只能抵死不认,虽然这概率很低。

    小颖在父亲的怀抱中,呆呆的看着被自己咬出的伤口,小颖毕竟是女人,而

    且她心地善良贤惠,看到自己把父亲伤的这么重,还是出现了痛苦和自责,此时

    的她发现自己刚刚对父亲所做的太过分了,毕竟父亲是自己的长辈,是自己的亲

    人。

    清醒过来的小颖也发现了公公刚刚一动不动,让自己狠咬的事情,父亲感觉

    不到疼么?还是自己咬的不够重?小颖肯定明白了父亲的忍让,父亲也是在向她

    赎罪,如果能让自己好受一些,就算被自己咬下一块肉,父亲都不会在乎。

    更~多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小39;说~站

    想通了这些,小颖眼中的恨意又再次消失了一部分,而且比刚刚消失的还要

    多,此时的恨意已经被心疼和自责所掩盖。

    小颖轻推着父亲,正在闭眼忍受着疼痛的父亲,感受到了小颖的推搡,轻轻

    松开了自己的双手,小颖的身体与父亲分离开来。

    小颖后退一步,看着父亲还在继续流血的肩膀,看着刚刚做爱的时候被自己

    挣扎挠伤的双臂,看着父亲痛的额头不断流着冷汗,这一切都只怪父亲一个人么?当然不是,如果不是自己一直以来的默许和纵容,还有自己偶尔的动,怎么

    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责任不在父亲一个人身上,自己不是也有原因么?或许也

    是自己自作自受。

    「母爱泛滥」

    的小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心痛,带着刚刚失身的痛苦,她终于忍不住捂着

    嘴开始失声痛哭起来,两个人结束第一次后,在卫生间相处谈判了这么久,这是

    小颖第一次毫无保留和掩盖的痛哭了起来。

    小颖边痛哭,边拿出湿巾,她慢慢的走到了父亲身边,开始为父亲轻轻擦拭

    着鲜血和伤口,此刻的小颖心中复杂到了极限。

    由于有湿巾酒精的刺激,父亲的伤口可能越来越疼痛,随着小颖用湿巾的擦

    拭,父亲不自觉的会发出「哼哧哼哧」

    的痛苦呻吟声,但是父亲硬是直直站立着,一点没有避自己受伤的肩膀,

    任由小颖为自己擦拭着。

    看到默默忍受这一切的父亲,小颖被感动着、震撼着,眼中的恨意正在一点

    点的减少着,只有父亲的鲜血还有小颖眼中的泪水再不断的增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