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64)反常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26年4月6日发表

    更~多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小39;说~站

    是的,我也想到了这个细节,小颖确实没有锁浴室的房门,

    但是很明显,此时的小颖精神恍惚,她根本不会去想着这些细节,绝对不是故意

    不锁房门的。

    但是此时或许给了父亲一个错误的暗示,头脑简单的父亲脸上正在闪过一丝

    兴奋,在这丝错误的理解作用下,再加上药效还没有过去,父亲搓了搓手,挺着

    慢慢坚硬到极限的阴茎从床上坐了起来,慢慢的向浴室走去。

    浴室里,正在镜子前面发呆的小颖,或许是听到了父亲起床走路的声音,她

    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清明。

    她把头快速转向了浴室的房门,听着父亲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眼中闪过了一

    丝慌乱。

    她的目光随之注视了一下门锁,相信此时的她也想到了自己的浴室房门没锁。

    只是这一丝慌乱转瞬即逝,小颖毕竟是一个意志比较坚定和理智的人,慌乱

    过后紧接着就冷静了下来。

    看到小颖冷静下来的样子,我以为小颖一定会慌乱的去把浴室的房门锁上,

    因为父亲从卧室出来的目的地只会有、也只能有一个浴室。

    但是小颖此时却显得很澹定,她目光沉静的看着浴室的房门等待着。

    父亲慢慢的走到了浴室的外面,他并没有急着拉开门进去,而是把耳朵贴在

    浴室的门上静静的听着里面的动静,高潮过后有些清醒的他,似乎又到了胆小

    老实的境地。

    小颖还在浴室的落地镜前面静静等待着,似乎一点也不着急,我相信此时的

    小颖只要去锁门,是有足够的时间的,只是小颖为什么不锁门呢?难道在外

    面听了一会,发现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后,父亲鼓起了勇气,彷佛是在为自己打

    气一般,用手攥了攥拳头,用手打开了浴室的房门。

    房门慢慢的打开了,父亲此时的样子也紧张到了极点,或许他已经准备承受

    小颖的挣扎和惊叫,但是欲望促使他敢于去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

    房门终于打开了,他赶紧钻了进去,只是刚进入到浴室,父亲发现差点撞到

    一个人,他慌乱停下了身体,眼前的一幕让他瞬间瞪直了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美丽到极致的女人身体,挺拔丰满的乳房挺立着,顶端嫣

    红的蓓蕾,纤细的腰肢,不用特意向后就挺起的丰臀,修长笔直的美腿,还沾满

    露珠的长发垂在靓丽到极致的脸颊两侧,标准到极致的S形身材。

    刚刚的父亲只想着和小颖插入做爱,而且卧室里因为关灯,父亲的目光视线

    很有限,根本没有仔细去欣赏小颖赤裸的身体。

    此时小颖刚刚沐浴过,在浴室灯光的映衬下,还湿润带着露珠的身体是那么

    的诱人。

    父亲情不自禁的吞了一口唾液,只是这具身体没有我和父亲想象中的挣扎和

    尖叫,身体的人正在目光平静的看着突然闯进来的父亲,显得非常的冷静。

    小颖就那么安静的看着父亲,没有尖叫,没有推搡,没有遮掩,没有慌乱,

    更没有避,任由父亲去欣赏自己的身体。

    不止父亲疑惑了,甚至我也疑惑了,这是怎么了?小颖为什么会这么的澹定?连深懂人情世故的我,此刻都无法猜透小颖此时的状态和想法。

    或许是情况大大出乎自己的预料之外,父亲手还扶着打开的房门,不断的做

    着吞咽唾液的动作,直直的看着小颖的双眼,顿时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起来。

    或许此刻小颖尖叫和挣扎更能让他接受一些。

    被小颖紧紧的安静看着,父亲的老脸突然红了起来,身体僵硬在那里,不断

    的扭捏不知所措起来,只有那依然坚硬的阴茎直翘翘的挺立在胯间。

    被小颖看了一会,父亲最先败下阵来,他低下了头,避了小颖那不知代表

    什么的目光。

    此时的视频中,陷入了良久的安静,连坐在电脑前的我,都不敢去大声的呼

    吸,怕最先打破这份宁静。

    「噗呲」,一声轻笑最先打破了宁静,小颖捂嘴轻轻的笑了起来,笑的很激

    烈,也很温柔,那对丰满翘挺的双乳,随着小颖身体的颤抖,上下的晃动着,乳

    晕和蓓蕾,掀起了让人沉迷的曲线和乳浪。

    只是此时的父亲和我,根本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一切。

    慢慢的,她甚至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谁都会认为小颖一定是有多么开心的喜事,才会让她开怀大笑。

    这是什么情况?我和父亲彻底的晕了,小颖不会被刺激的精神失常了吧?想

    到这种可能,我一下子坐直了身体,心里紧张难受到了极点,我怕,我真的好怕

    ,如果小颖真的被刺激的精神失常,那么我真的可以去死了,去为自己犯下的大

    错去赎罪。

    目瞪口呆的父亲也看着大笑中的小颖,此时他的大脑似乎也断片了。

    此时除了小颖,另外两个当事人只能安静的等待着。

    笑了好一会后,小颖止住了笑声,她用手轻抚了一下眼角笑出的清泪。

    她转过身体面对着父亲,她完美到极点的身体毫无遮掩的展现在了父亲面。

    这是父亲第一次零距离的看见小颖的乳房和蓓蕾,只是被小颖反常举动弄的

    不知所措的父亲,却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一切。

    转过身体之后,小颖面带妩媚的慢慢的走向了父亲,脚步很轻但是很坚决,

    随着小颖身体的临近,我和父亲的心都被紧紧的提了起来,我心跳加速,难道小

    颖是准备动的走到父亲的身边之后,小颖伸出自己修长白嫩的双臂,慢慢

    的环绕上了父亲的脖子,那对生机勃勃的圣女峰,离父亲的胸膛只有咫尺之遥。

    当小颖的双臂缠绕上脖子的时候,父亲紧张的身体一抖,胯间还在挺立的粗

    长阴茎被突然刺激的一阵上下晃动,如果不是烈性春药的药效还在,我想此时的

    父亲一定会被吓的疲软下去。

    「你醒了?」

    缠绕着父亲脖子的小颖温柔的说道,脸上带着一丝平静到极点的微笑。

    「嗯啊,醒醒了,不对不对,我压根没有睡着」,父亲紧张

    磕巴的答着此时极为反常的小颖。

    「刚刚舒服么?」

    小颖把嘴贴近了父亲的耳朵,口吐幽兰,边说边向父亲的耳朵上吐着温热香

    气四溢的气体,父亲的耳朵被热浪刺激的瞬间通红起来。

    父亲顿时哑口无言,不知道是答「是」

    还是「不是」,因为此时的他已经无法应对现在的局面了。

    「我好舒服,真的,我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快感,彷佛要上天了。谢谢你,

    让我体会了一次真正做女人的感觉。」

    等待了一会,见父亲没有答,小颖把嘴贴近了父亲的耳朵,轻轻的呢喃到

    ,声音悦耳带着妩媚。

    父亲还是没有答,只是紧张的应对着这一切。

    小颖的那一声呢喃让我和父亲的心都被挑逗的瘙痒起来。

    「但是,伴随着这彷佛升天快感的同时,也让我要感受到了欺骗与背叛。你

    欺骗了我,我背叛了锦程。」

    刚刚还温柔呢喃妩媚的小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瞬间变的冰冷和安静,她

    眼中的妩媚和温柔不见了,有的只有痛苦和绝望,此时的小颖和刚刚的小颖彷佛

    根本不是一个人。

    而听到这最后一句话之后,我和父亲的身体都瞬间僵硬了起来,我和父亲的

    额头上都开始冒出了冷汗,我俩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小颖接下来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