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60)追逐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更~多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小39;说~站

    作者:性与情

    小颖被父亲的勐烈一插,弄的大脑瞬间失去了思绪,我想

    此刻她的脑海中一定是空白的,因为她绝对不敢相信老实憨厚的父亲真的会插入

    她的阴道,去彻底占有她。

    父亲把阴茎插入三分之一后,小颖那紧紧温暖的阴道带给了他前所未有的满

    足和刺激,「哦」,父亲闭上眼睛发出了舒爽到极点的呻吟,父亲插入小颖

    阴道口后,只是简单的停顿感受了一下。

    父亲呻吟一声后,腰部再次发力,「噗」,胯间粗长的阴茎再次向小颖

    的阴道推进,由于父亲阴茎粗长和小颖阴道紧凑,这第二次的勐插再次把阴茎插

    进去了三分之一,此刻父亲的阴茎已经插进了小颖阴道三分之二,只剩下三分之

    一的长度没有最后插入。

    「啊」

    感受到父亲的第二次推进,正在处于大脑空白的小颖,此刻终于清醒了过来

    ,她终于明白,此刻她已经被父亲深深的插入了。

    她纯洁的身体,那份原本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身体,已经被第二个男人玷污了

    ,她已经不再是我的唯一。

    坐在电脑前的我,不受控制的留下了眼泪,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流到了我的嘴

    里,眼泪的味道是咸的,还带着一丝苦涩。

    「爸,你干什么,赶紧拔出去。」

    清醒过来的小颖,开始激烈的挣扎,她勐烈的向前爬着,似乎想要把父亲的

    阴茎从自己的身体里退出来。

    此时的父亲已经失去了理智,他现在此时只剩下的要彻底占有小颖的欲望,

    他用那双已经接近痊愈的双手紧紧箍住小颖的腰肢,阻止着小颖向前的爬动。

    但是人的绝境之下,往往能爆发出远超平时的力量,毕竟人的潜力是无限的。

    原本柔弱的小颖,在此刻绝境的驱使之下,力气突然变得很大。

    农村干力活出身的父亲,此刻然而有点控制不住小颖。

    小颖的身体,在自己身体本能的驱使下,使劲的往前爬着。

    而父亲此刻用力向后拉扯着小颖,已经插入小颖阴道三分之二的阴茎还继续

    保持着,没有被退出一分。

    此刻的两人彷佛就是在拔河,就看最后谁的力气最大,谁的耐力最好。

    由于父亲的年龄已高,耐力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小颖的身体在父亲的用力拉

    扯下,开始向前缓缓的移动,原本深插在小颖身体里的阴茎有退出的迹象。

    姜还是老的辣,看到此时和小颖比耐力不行,父亲转换了策略。

    他一边继续的拉扯着小颖,一边挪动着双腿跟随着小颖,两个人在只有两个

    人位置的双人床上「追逐」

    着,小颖往前趴一点,父亲就往前跟进一点。

    阴茎始终保持着插在小颖阴道内的深度,小颖一直没有脱离父亲的掌控。

    小颖激烈的尖叫和挣扎着,父亲继续的疯狂跟进着,两个人继续的「追逐」

    着。

    最终,小颖费了好大的力气爬到了床尾,床尾的位置是一堵承重墙.此刻的

    她已经无路可逃。

    感受到此刻已经停下没有退路的小颖,父亲眼中闪过了一丝兴奋,嘴巴一鼓

    ,腰部勐地最后发力,「噗呲」,最后剩余的三分一直阴茎终于彻底的插进

    了小颖的阴道口,此刻的父亲已经全根没入的插入了小颖。

    在彻底插入小颖阴道里的一瞬间,小颖的阴道里发出了一声像放屁一样的声

    音,那是小颖阴道里仅存的一丝空气,被父亲的阴茎狠狠的挤了出来,透过阴道

    口,才发出来那样的声音,从而也确定了父亲粗长的阴茎,已经填满了小颖的整

    个阴道,里面没有一丝的缝隙。

    被彻底插入的小颖,勐的扬起了上身,双手紧紧的撑住了床尾的墙上,保持

    成了和父亲此时一样的姿势,只是臀部在父亲双手的控制下,保持着崛起的姿势。

    「啊」

    小颖发了一声痛苦到极点的声音,只是这声音中,也带着一丝满足,此刻的

    小颖已经泪流满面了,她把头发高高的甩起,长长的秀发甚至甩到了身后父亲的

    脸上。

    父亲已经紧紧控制住了小颖,父亲的双手手臂上,由于小颖刚刚激烈的挣扎

    ,被小颖抓坏了好几个地方,父亲的手臂出现了一条条被女人抓过的伤口。

    但是这些疼痛似乎不能让父亲清醒,也或许此刻的疼痛对于父亲来说可以忽

    略不计。

    父亲扬起了头部,脸上带着舒爽到极点的陶醉。

    小颖此刻紧凑温热的阴道,带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刺激和满足,他正细细的感

    受着小樱的阴道给他带来的感受。

    「不要啊不要」,小颖一只手撑着墙壁,另一手从后面使劲的推着父亲,

    只是刚刚的挣扎和「追逐」,已经耗光了她所有的体力,如果没有父亲的控制还

    有那只手在墙壁上受力,我相信小颖此刻会趴倒在床上。

    小颖失身了,这次彻底的失身给了父亲。

    我相信此刻的我,心里的痛苦一点不比小颖少,时光不可能倒流,一切也无

    法到从前,就算此刻自己已经深深的后悔,但是一切都无法挽,这一切不都

    是自己促成了么?我稍微调整了下心态,准备去承受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

    父亲在简短感受下小颖阴道给他带来的刺激之后,开始疯狂的抽查起来,动

    作还和以往一样,只是这次抽查的位置不再是小颖的双腿,而是他梦寐以求的阴

    道里。

    父亲的抽查很疯狂,他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小颖那「蓬门今始为君开」

    的阴道口,自己那被「蚯蚓」

    紧紧盘绕的粗长阴茎,此刻正在里面剧烈的抽插着。

    父亲此刻无论是幅度还是速度,都前所未有的快。

    单手撑着墙面的小颖,被父亲撞击的前后摇摆,或许一只手已经无法撑起自

    己瘫软无力的身体,原本伸到后面推搡父亲的另一只手,拿到了身前,杵在了

    墙面上。

    小颖似乎已经放弃了,她双手杵着墙面,眼睛紧闭,下唇紧咬,只是那紧闭

    双眼中不断流出的眼泪,代表着她此刻的心情。

    父亲的卵蛋随着父亲的抽查剧烈的前后摇晃着,不断撞击着小颖的尿道口,

    小颖的阴道随着父亲的抽送,不断涌出爱液,那些爱液在父亲阴茎的摩擦抽送之

    下,慢慢的变成了白沫。

    那些白沫流到小颖的尿道口后,不断的被父亲的卵蛋击打飞溅起来,喷溅到

    了小颖的大腿内侧,涂满了父亲的整个卵蛋。

    看着小颖的阴道不断涌出的爱液和白沫,我知道小颖的身体已经开始出卖了

    她,剧烈的挣扎过后,安静下来的她感受到了父亲粗长的阴茎给她带来了强烈的

    快感和刺激,父亲的阴茎已经填满了她瘙痒已久的阴道。

    父亲胯间那浓密黝黑的阴毛,不断的冲刷着小颖的菊花,就像是一把毛刷不

    断的刺激着小颖除了阴道口以外最敏感的部位。

    「哦哦哦」,父亲开始不受控制的呻吟起来,在春药和小颖阴道的刺激

    帮助下,父亲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爽和刺激,他抽送着,呻吟着,那狰狞丑陋

    的粗长阴茎不断的在小颖的阴道内运动着,时而显现时而消失。

    小颖紧咬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呻吟声,双手紧紧地趴在墙上,被动着承受着

    父亲从她身后的撞击。

    此刻正在享受小颖身体的父亲,或许因为没有听到小颖的呻吟声,他眼中闪

    过了一丝恼怒,小颖没有发出呻吟,彷佛是对自己巨大的讽刺。

    抽送几下之后,父亲勐的把阴茎一拔,只留下了龟头部位在小颖的阴道内,

    小颖的阴道口被父亲撑起了一个规则的圆形。

    把阴茎拔到小颖的阴道入口时候,父亲腰部勐的发力,使劲向前一顶,那个

    在春药的刺激下,长度已经超过22公分的粗长阴茎,在一瞬间就插入了小颖的

    阴道深处,阴茎上因为拔出沾满的白沫,瞬间被小颖的阴道口阻止在了其周围,

    在父亲最后的贴近撞击的时候,被父亲那黑黑大大的卵蛋,瞬间的击打飞溅出去。

    「噗呲」,小颖的阴道内再次发出了这难听却带着迷醉的声音。

    「啊」,正在紧咬下唇苦苦压制的小颖,被父亲的勐烈一击攻破了防御

    ,松开自己的下唇,发出了一声高昂的呻吟,这声呻吟是那么的响亮,荡在这

    宁静的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