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57)抉择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26年4月日

    更~多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小39;说~站

    做好决定后,我开始关注着一些广告,有上的,有大街小巷

    的小广告,最后我还是决定在上购买。

    因为经常购的原因,总感觉在上购买会比在那些小广告手里买来的稳妥

    一些,虽然也有着风险。

    当天晚上,我在一个友的介绍之下,找到了一个卖家,开始和他沟通了起

    来。

    没错,我最终决定的办法就是用性药,而且是烈性的性药。

    其实有关性药,上和中都有些夸大其词,甚至夸大虚假宣传。

    真正的性药,也只会让人的情欲达到最高峰,甚至可以达到身体欲望无法控

    制的地步,但是中写的性药会让人失去记忆,甚至说吃了性药不做爱就会死

    等等,那就是纯属扯澹,而且只要是意志特别坚定的人,完全有可能抑制住性药

    所带来的冲动。

    其实我也想过其他的办法,例如我自己找女人出轨,让小颖发现知道,从而

    让她报复性的去和父亲发生关系。

    但是考虑再三后,我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首先,我每天都忙于工作,根本没有出轨的机会和条件;其次,如果我真的

    出轨了,小颖知道后会不会想不开,从而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万一到时候小颖

    想不开,那我可就有家破人亡的危险。

    再次,通过我对小颖的了解,如果发生我出轨的事情,不但达不到我本来的

    目的,反而可能会让我失去小颖,所以我还是选择目前唯一的办法。

    经过沟通,我和那个隐秘卖家谈好了价格,只是由于这种药物管控严格,而

    且来货渠道狭窄,上销售也比较火爆,他的手里只剩下一个人的药量,如果还

    需要加量的话,需要等半个月之后。

    按照我的打算,我想给父亲和小颖两人同时下药,这样的成功率会大一些,

    后续也比较容易处理。

    但是现在卖家只剩下了一份药量,我也有些迫不及待了,不想再等那半个月

    ,并且性药还没有实验过,所以我还是把卖家的最后一份药买过来。

    卖家发货的速度很快,第三天的下午我就收到了包装很紧密的包裹。

    在单位偷偷的拆开,里面有一小包白色的粉末,还有一章用A4纸机打的一

    张很粗糙的说明书。

    这种性药无色无味,适掺在水里和酒里。

    这种性药是用配方调制的,用的大部分是天然成份,在卖家再三保证不会有

    什么副作用后,我才最终买了下来,而且这种性药我不会给父亲和小颖长期使用

    ,很可能只使用这一次。

    买到药后,怎么给两人下药成了难题,而且性药只有一份,最终该下给谁呢?小颖还是父亲?首先从下药条件考虑,两个人都符下药条件。

    小颖每晚睡觉之前都会喝一杯牛奶,由于小颖很在乎自己的身材,所以晚上

    很少吃饭,睡觉之前喝一杯热奶来补充夜里身体所需要的能量,小颖喝之前都会

    把热奶放到卧室的电脑桌上晾凉,等收拾完家务睡觉之前才会喝,所以我可以把

    性药下到小颖的热奶里。

    而父亲现在还在服药期间,而且吃的是那种跌打胶囊,我可以把性药粉末偷

    偷换到父亲的胶囊里面,只是需要有一点麻烦罢了。

    到底该把药下给谁呢?小颖一直不让父亲突破最后一关,意志很坚决,她一

    直严守自己最后一道禁地,所以性药对于小颖可能会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万一

    性药对小颖失效,那么就会功亏一篑。

    父亲是一个简单的人,没有见过大的世面,小颖这种级别的美女对他的「恩

    赐」

    让他很是受用,而且从以往两个人的接触来看,父亲在性的方面是个容易冲

    动的人,如果不是小颖的最终阻挠和守护,父亲至少有两次要插入小颖的冲动。

    而且进行腿交的时候,父亲掌握的动权,小颖都是背后式的对着父亲,被

    动的承受着父亲的撞击。

    经过深思熟虑后,我决定把这份唯一的性药下给父亲,父亲是个自制力比较

    差的人,吃了性药后,很有可能控制不住自己插入小颖的身体。

    只是事后会很麻烦,情况会不会无法控制?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万一出现特

    殊情况我就和小颖摊牌,走一步算一步吧,成败在此一举。

    父亲的跌打胶囊每次吃5粒,一天一次,都是在晚间服用。

    而我手里的性药药粉,粗略估计下,至少需要三个胶囊才能装的下,所以我

    要把性药一次性放到父亲的胶囊里,而且还要保证父亲一次性服下,如果三个胶

    囊分开服用,那么药性就会大打折扣。

    想到此时,我趁着机会去看了下父亲所剩的药量,药瓶里所剩的药囊最多只

    够吃三天,我耐心的等待着。

    终于在第二天,晚间父亲吃完药后,药瓶里只剩下了最后一次药量的胶囊,

    好不容易等到父亲和小颖熟睡后,我拿着性药和父亲的胶囊,偷偷的跑到卧室的

    电脑桌上去偷梁换柱,这个过程中,我一直偷偷关注着正在熟睡的小颖,怕在她

    中途醒过来发现这一切。

    胶囊是很小的东西,我不得不带着胶皮手套拿着扣耳勺和镊子小心翼翼的操

    作着。

    终于,过了半个小时后,在我既紧张又小心的操作之下,我把性药全部换装

    到了父亲的胶囊之中,性药装满了三个半胶囊。

    完成这一切后,我看着手里那几粒胶囊,心里即紧张又期待,希望就全寄托

    在这几粒胶囊上了,此时这几粒胶囊在我手里有些沉甸甸的。

    这些胶囊父亲明天晚上会服用,而且是在睡觉之前,完全错过了我家之前

    的两个小时,所以事情的突破应该发生在晚间。

    那么我还需要创造一个我不在家的机会。

    如果我在家的情况之下,父亲会有胆量趁着药劲去插入小颖么?我心里急切

    期待着第二天夜晚的来临。

    第二天,我上班期间浑浑噩噩的,心里即害怕又期待着今晚可能发生的事情。

    到下午的时候,我觉得应该给小颖和父亲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今晚要去临近

    的城市出个小差,今晚不家住了。

    可是我拿起电话的时候,我却犹豫了。

    自己计划了这么久,一直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可是真正要到来的时候,自

    己却踌躇了。

    到底是该做还是不该做?如果做了,那么事情就没有头路了,小颖的身体

    将彻底不再是我的唯一,她也将失去不洁之身。

    如果不做,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自己拿着电话,陷入了深深的犹豫。

    我拿着手机考虑了半个多小时,我考虑过家庭,考虑过父亲和小颖,也考虑

    过自己,最后也伴随着自己要找的那份刺激的作用之下。

    我拨通了这次不同常的电话,在告诉小颖和父亲的时候,我的声音和手一

    直再颤抖着,父亲和小颖有点奇怪,我只能解释说自己想着出差感觉太累的缘故

    ,听到小颖和父亲在电话中的安慰,我的心再次犹豫了起来。

    挂掉电话后,我的手心里全是汗水,我安慰着自己不要后悔了,电话已经打

    出去,就已经是在做最后的决定。

    在今晚的事情发生之前,我应该考虑的是发生之后的突发事件。

    如果小颖事后想不开该怎么办?小颖会不会被粗鲁的父亲伤害到等等。

    在我心不在焉的工作中,时间慢慢到了晚上6点,同事们都下班家去了,

    整个公司就只剩下了我,还有在楼下值班室的更夫。

    今天的这个时间,应该是我到家,和小颖还有父亲共进晚餐的时候,只是

    现在自己却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呆着,坐在电脑椅上,看着亮着屏幕的电脑屏幕傻

    傻的发呆。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但是我的肚子里却没有一丁点饿的感觉,或许此时心里

    除了关注家里的情况,任何其他的事情对于我来说都不再重要了。

    随着我的忆和思考,时间过的很快,看了一下电脑的时间,不知不觉已经

    是晚上八点了,再过不久就该到那个时间了。

    我怕错过这段最重要的「现场直播」,我怀着有史以来复杂到极致的心情,

    用颤抖的双手插入了加密狗。

    由于自己的手颤抖的厉害,加密狗费了半天劲才插入了电脑的接口。

    完成加密狗的插入之后,我在电脑里打开了监控软件,家里的实时景象全部

    展现在了我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