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56)苦思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56)苦思

    作者:性与情

    接下来的日子,还和以前一样的过着,我和小颖每天上班,而小颖还像以前

    一样,每天比我早下班两个小时,我家之前,她都会做好晚饭等着我家吃饭。

    由于父亲的双手还没有完全的康复,所以儿子浩浩还在我岳母那里,等父亲的双

    手彻底完全康复后,再给儿子接来。这个期间,我们一家三口,专门去了一趟

    岳父岳母家,最要是看看儿子浩浩,长时间不见,我和小颖还有父亲都非常的

    想念他。

    在岳父岳母家,免不了大吃大喝,父亲由于双手受伤未愈,只能我自己陪着

    我岳父喝酒,结果又喝了好多酒。酒足饭饱过后,醉醺醺的到了家里,顾不得

    时间的早晚,准备躺在床上睡觉。由于我的酒量比较好,所以我的头脑比较清醒,

    来的路上,我看到了父亲和小颖彼此目光中的那一丝期盼,想来想去,与上一

    次的朝拜式的亲热,已经过去了一个礼拜,两个人或许早就迫不及待了吧。

    到家之后,我躺在床上迷迷煳煳,小颖一会给我拿毛巾给我擦脸,一会给我

    喂水,温柔的帮我把衣服脱掉,她温柔的照顾着我,无论何时何地,她都是那么

    的温柔和贤惠。我听到客厅传来了电视机的声音,父亲一定是在客厅看电视吧。

    除了我以外,小颖和父亲似乎都非常的有精神,也或许两个人同时都在等待着什

    么。

    即使酒醉也头脑清醒的我,预感到今晚会发生什么。小颖照顾完我之后,开

    始收拾一天都没有收拾的房间,躺在床上装睡的我,努力与自己的睡意抗争着,

    我想要清醒的感受父亲和小颖将要发生的一切。只是客厅里只有小颖收拾客厅的

    声音,还有就是父亲看电视的声音,除了两人一些正常的必要性的对话,没有任

    何的异常情况发生。

    我不知道我坚持了多久,因为酒醉后的我虽然清醒,但是已经没有了时间的

    概念,我只知道我坚持了很久很久,最后的印象只停留在小颖为我温柔的盖上被

    子的那一刻,帮我盖上被我无意中踢开的被子

    最后我还是没有抗住自己的睡意,我睡了过去,虽然我很不情愿。迷迷煳煳

    的睡梦中,我又做了和那晚同样的一个梦,只是这次梦里的场景比上次要清晰,

    两人在梦里的亲热动作比上一次梦境好要勐烈。

    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还是被那熟悉的闹铃吵醒。迷迷煳煳的睁开

    眼睛,或许是昨晚喝的太多,脑袋还是晕晕的,我下地穿拖鞋的时候,客厅中准

    备早餐的小颖似乎听到了声音,她赶紧打开卧室的房门进来,扶着我起床帮我穿

    着拖鞋。小颖穿着围裙为我忙上忙下的,我站在她身边,突然问到了一股沐浴露

    的味道,看来她昨晚一定洗过澡了,因为她的头发是干的,所以肯定不是今天早

    上洗的。闻着小颖的体香和发香,我走到了卫生间开始洗漱,之后和父亲小颖一

    起吃早餐。

    或许是想到了昨晚的一切,我偷偷注意着小颖和父亲的表情还有眼神,发现

    两人的表情除了有那么一点点的异常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的破绽,彷佛昨晚什么

    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事实真的如此么?

    到了晚上下班后,趁着小颖熟睡,我打开了家里的电脑,开始翻看着昨晚的

    视频。在我昨晚睡过去大约一个小时后,在父亲的动下,小颖和父亲在父亲的

    卧室里,又翻云覆雨了一次,两个人开始的时候似乎怕弄醒隔壁的我,彼此都有

    点紧张和小心翼翼,只是到了最后,发现我一直没有醒过来,也或许是抑制不住

    自己最后的情欲,两个人开始疯狂的互相取起来,只是在隔壁的我,借着酒意

    睡的很沉,根本没有听到那些声音,虽然那些声音传到自己的卧室之中已经不是

    很清晰。

    两个人还是进行以前的接触和动作,除了口交就是腿交,没有任何的突破。

    小颖的乳房这次没有让父亲碰,甚至都没有让父亲隔着胸罩抚摸,看来上次小颖

    让父亲抚摸乳房就是为了道歉和安慰,或许那一次是小颖的唯一的一次破例。虽

    然父亲很失望,但是还是被接下来的爱戏所冲澹,继续疯狂的享受起小颖身体的

    其他部分。最后,在两个人心满意足之后,小颖和父亲先后去卫生间洗澡,洗去

    了两人彼此在对方身上留下的那些爱的印记。小颖到卧室后,看着熟睡中的我,

    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似乎担心自己刚刚为什么只顾着享受,忘记了正在隔壁的我,

    小颖的眼中带着愧疚给我深深的一吻,之后躺在我身边也沉沉的睡了过去。看来

    我的判断是正确的,虽然两人放开了彼此,但是那份愧疚在两人之间是永远无法

    散去的,它会持续多久?一生。

    接下来的日子,一切慢慢发生了变化。由于父亲的伤势慢慢康复,白天来我

    家探望的人越来越少,直到几乎没有,所以趁着小颖比我早到家的两个小时里,

    父亲和小颖都会趁着这个时间彼此亲热一番。一般的时候都是两个人很有默契的,

    或许只要对方的一个眼神,就知道了彼此现在想要什么。但是两个人不是天天如

    此,基本保持两三天一次。而且花样也比较多,有的时候,只是单纯的口交,有

    的时候是69,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疯狂的腿交,让彼此最神秘的部分近距离的摩擦

    着。

    想想也难怪,毕竟我喝酒喝醉的时候比较少,如果不趁着白天那两个小时的

    空档,除了我晚上喝醉,两个人几乎没有亲热的时间。两人的控制的很好,都没

    有越过那最后的底线,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有亲密次数的增加,两人的情绪和

    表情一切都显得顺其自然了起来。每天下班后,我不用去看录像就知道两人在刚

    刚有没有发生什么,只要闻闻父亲和小颖的身上有没有沐浴露的香味就知道了。

    我每天晚上都会趁着小颖熟睡后,观察我不在的时间里,两个人都发生了什

    么,我最要就是想看两人会不会在某一天会突破最后一道防线,只是每天都让

    我失望和庆幸并存着。或许是看过两人多次的腿交和口交,现在再次看到这个画

    面,心里已经没有多少激动的感觉了,似乎感觉这一切在他们俩人之间是理所应

    当一样。即使两个人没有亲热的那天,父亲也会趁着小颖收拾房间或者做晚饭的

    时候,去摸摸小颖的雪臀,去缕缕小颖的秀发等等,两人都安静温柔的进行着一

    些暧昧的肢体语言,互相诉说着暧昧的感受。

    日子还在继续过着,看着父亲和小颖彼此一直停留在最后一步,我心里反而

    隐隐着急起来。说起来好笑,正常着急的应该是父亲才对,虽然父亲没有真正的

    插入小颖,一直规规矩矩的为小颖保留最后一丝禁地。但是从这段时间的录像来

    看,父亲一直没有停止过对小颖身体深处的好奇。

    这个时候我知道,如果我不采取什么计划去推动,两个人会一直保持在这个

    尺度,或许到最后都不会更近一步了。这个时候,该是我这个ldquo;月老rdquo;起决定性

    作用的时候,我还是他们两人突破第一次的关键。只是我该用什么办法呢?

    和小颖还有父亲明说?肯定不行,那样的后果我无法预料,万一小颖和父亲

    接受不了真相,我承受不了那个后果。到底该怎么办?我这几天陷入了苦思,但

    是办法一点也没有头绪。我苦苦的考虑着每个办法的后果,最后我决定采取一种

    我最不想采用的办法,也是最突兀最冒险的一个办法,虽然这个方法很冒险,但

    是ldquo;富贵rdquo;险中求,而且用了这个办法后,可能成功,可能失败。但是经过我的

    仔细思考衡量之后,还是成功的几率最大。我还是采取这种办法,就是不知道最

    后能否会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