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53)释怀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更*多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小39;说*站

    53

    小颖把父亲的睡衣推上去干什么?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懒得去想和思考,

    还是继续看下去才会有答桉吧。

    小颖继续为父亲口交着,左手把父亲的睡衣推上去后,开始抚摸着父亲的胸

    膛。

    纤细的嫩手温柔的爱抚着父亲的胸膛,偶尔还会用手指去挑逗父亲的乳头。

    或许是父亲感觉很痒,他强忍着身体的颤抖。

    快要痒的不行的时候,他数次想用手拨开小颖挑逗他乳头的手,但是最后都

    忍住了,毕竟他不想打断小颖给他带来的安慰,而且这种安慰是那么的难得。

    小颖继续为父亲口交着,手继续爱抚和挑逗着父亲,按照上次的情景,小颖

    应该上床也让父亲为她口交才对,只是小颖一直为父亲服务着,始终没有上床的

    动作。

    或许是父亲太久没有和小颖接触,也或许是小颖这次口交的技术见长,不到

    十分钟,父亲就挺起胯部达到了高潮。

    他全身都在颤抖着,胯部一直拱起,就像一座坚固的拱桥一样。

    父亲的阴茎深深的插进了小颖的嘴里,这次父亲射精的前兆非常明显,小颖

    也提前做好了准备。

    父亲的精液注满了小颖的口腔,由于提前有准备,小颖这次没有突兀的吞精。

    在自己的口腔实在装不下父亲那浓浓精液的时候,小颖鼓着腮帮吐出了父亲

    的阴茎,父亲余下的精液全部射到了小颖那靓丽迷人的脸上。

    小颖鼓着腮帮静静接受着父亲精液的洗礼,脸上,头发上,胸罩和乳房上,

    没有一个地方逃脱了父亲的喷射。

    最终,父亲的精液把小颖的口腔,头发,脸庞,乳房,胸罩全部沾染上精液

    后,父亲终于停止了喷射。

    父亲的身体就像一座垮塌的拱桥一样,胯部慢慢的下落,疲惫的躺在床上喘

    着粗气,脸上充满了那种兴奋到极点的陶醉。

    带着父亲赐予的一身精液,小颖鼓着腮帮慢慢的走向了卫生间,吐出了父亲

    的精液后,小颖简单的洗了一下澡。

    看着被水冲刷的小颖,我的心中充满了酸楚,同时也出现了一丝释怀。

    虽然小颖刚刚为父亲所做的事情让我很吃味,但是也很好缓解了目前家里的

    僵局,这或许是解决事情最好的一种方式,也解决了刚刚我一直困扰的难题。

    小颖刚刚只是单纯的为父亲解决了性欲,却没有给自己解决,这很明显是对

    父亲的一种安慰,也算是为刚刚伤害父亲做的补偿。

    洗干净后,小颖穿着唯一的那一件胸罩到了父亲的房间。

    父亲还在体会着高潮后的余韵,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小颖站在床边看着父亲,之后慢慢的抬起脚上了父亲的床。

    或许是感觉到了床的晃动,父亲睁开眼睛看着小颖。

    小颖在父亲火热的注视之下,慢慢的爬上父亲的床,之后在父亲目瞪口呆的

    表情中,小颖温柔而安静的躺在了父亲的身边。

    父亲仰面躺在床上,而小颖侧身面向着父亲躺着。

    小颖侧躺在父亲身边后,睁着妩媚、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父亲的侧脸。

    此时的父亲似乎没有想到小颖会突然上床躺在他身边,这位已经5多岁的

    老男人突然像个孩子一样紧张了起来。

    他不安的挪动自己的双手,放在身体两侧不是,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也不是,

    有些手忙脚乱了起来。

    小颖躺在父亲身边,就那么妩媚的看着父亲紧张的样子,眼中的妩媚和笑意

    越来越盛。

    「噗呲」,小颖终于被父亲的样子逗的忍不住,放开了自我笑出声来。

    父亲被小颖突然发出的小颖吓了一跳,身体勐地一僵。

    或许此刻的僵局被小颖的笑声打破,父亲不安的双手和身体终于安静了下来

    ,他就静静的躺在床上,等待着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只是那份紧张一直存在着。

    小颖轻笑了许久,用手捋了捋自己耳边的长发。

    微微叹了一口气,重新把目光看向父亲的侧脸,眼中充满了柔情。

    「爸,咱们谈谈好么?」

    小颖把手重新放到了父亲的胸膛之上轻轻的爱抚着,温柔的率先开口道。

    「呃好好的。」

    父亲没想到小颖此时突然的发问,毕竟在以往的亲密接触中,两个人都心照

    不宣的只有动作,却没有言语。

    父亲努力挤了挤眼睛,露出了一丝因为紧张而不自然的微笑。

    「爸,对不起,刚刚我无意中伤害了您老的心,可是我不是有意要那样

    做,那是下意识的,您还生气吗?」

    小颖温柔的爱抚着父亲结实黝黑又显得苍老的胸口,柔柔的跟父亲道着歉。

    「没没有生气,我怎么可能会生你的气呢?小颖,你想多了,真的唔。」

    听到小颖竟然给自己道歉,父亲突然激动了起来,他慌乱的转过身子面对着

    小颖,刚刚痊愈的双手慌乱的比划着,让小颖知道他根本没有生气,甚至自己没

    有资格去生小颖的气。

    小颖是他心中的女神,就算女神真的做错了什么,也决不能允许自己的女神

    向自己道歉,彷佛女神为自己道歉,就是一种罪恶。

    只是父亲比划着双手,还想继续解释,最后被小颖洁白纤细的手堵住了嘴,

    父亲呜呜的发不出声音,只能在那眨巴眼睛,眼巴巴的看着小颖,一直慌乱比划

    的双手也安静了下来。

    「爸,你听我说吧这一个半月我思考了很多,我想到了家庭,想到了锦

    程。我承认我是一样欲望很强的女人,而且现在由于锦程的身体,我无法爸,

    不可否认,和你亲热我真的很舒服,是你解决了我一直以来压抑的欲望,虽然

    没有进行真正的性交,但是和你那种接触也让我得到了满足感。」

    说话的过程中,小颖几次露出了羞涩,或许话语中一些敏感的词语以前从来

    没有和父亲提起过,但是要和父亲把话说开,为了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她还是强

    忍着羞涩,把那些以往让她反感的词语从自己的口中表达出来。

    「但是我的心里一直愧疚着,觉着对不起锦程,虽然锦程的身体不行了,但

    是我却一直深爱着他,真的,爸,我很爱锦程。」

    听到小颖的这句话,父亲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痛苦,还有一丝羡慕,更多

    的是一种安慰,或许他内心也不想去和儿子抢夺儿媳,也不想更深的伤害自己的

    儿子,能够得到小颖和他的亲密接触,他就已经很知足了。

    两个人都想把对我的伤害降到最低,当然,在满足彼此爱欲的基础之上。

    「但是,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这一个半月,我一直控制着自己的欲望

    ,想放弃咱俩的孽缘,可是就在刚刚我还是失败了,尤其是看到您失望苍老的样

    子,想起你为这个家付出的一切,我对刚才对您的行为感到很后悔。」

    说道这里,小颖终于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流出了两行清泪,一遍哭泣

    一遍叙说着,父亲的眼眶也渐渐地变红。

    「我承认我是自私的,我不是一个好妻子,也不是一个好儿媳,想到如果有

    今天,为什么我会让事情有那样一个开始。只是,我现在发现,事情已经无法

    到过去,我们已经对不起了锦程,就算以后停止,但事情已经发生,一切的一切

    都无法抹除。」

    父亲轻柔的用那双苍老的手,为小颖拂去眼角的清泪,他慈祥的看着小颖,

    此刻的父亲眼中没有了欲望,反而蜕变成了父亲对女儿的那种慈爱。

    「爸,以后我会满足你,我会给予你婆婆所能给予你的一切,除了爱情,还

    有真正的性交和我不能接受的身体接触,我不能接受您进入我的身体,毕竟我要

    为锦程保留最后一份禁地,这样也能让我内心的负罪感降到最低。您也不要有负

    罪感,毕竟我也有自己的私心,我迷恋咱俩亲热的那些日子。」

    「爸,我把性与情都给了锦程,我能给予你的,只有性,却不能给你情,原

    谅我。」

    父亲听到小颖的这一席话后,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洒脱和释怀,他终于明白了

    小颖内心的一切,也终于理解了小颖刚刚拒绝他的原因,此时的他显得很开心,

    或许他也被小颖刚刚一席话,打开了自己的心结,脸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爸,就让我俩为彼此的私心自私一,这也是我们唯一对不起锦程的事情

    ,但是我们永远不能让他知道,我怕他会承受不了这个打击,一切都是为了我们

    这个家。「「爸,刚刚我伤害了你,为了给你道歉,今晚破例给你一次奖励。」

    小颖突然羞哒哒的说道,小颖伸手抓住了父亲的手,之后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就这样牵着父亲的手,慢慢的把父亲的手拉到了自己身体的方向,而更确切的

    方向是小颖那雪白丰满的34D圣女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