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49)平静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更*多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小39;说*站

    49

    看完这篇小颖的独白,我的心里感慨万千。

    说真的,看到这几天小颖和父亲的表现之后,我也体会到了那种刺痛,我真

    的知道我当初想错了,以为小颖和父亲发生关系之后,我会很澹定,会很兴奋。

    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和了解,我发现我痛苦的感觉多过于身体上的兴奋。

    现在仔细想起来,痛苦的来源,就是害怕小颖会变心,失去对我的爱,转

    而去爱上父亲,而把我抛弃。

    其实我也非常爱小颖,如果有一天没有了小颖,我真的无法想象我会变成什

    么样子。

    通过这篇小颖的日志,我终于可以安心了,至少从小颖日志的最后一句话,

    让我知道了,我在小颖心目中的地位高于她自己的生命,有这么一个深爱自己的

    妻子,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我也可以安心下来,想通了这些,我心里这段

    时间积压的痛苦,慢慢的消澹了,转而被兴奋占领了最高峰。

    看完视频和日志,我想去睡觉,可是经过今晚的一系列刺激,发现此时的自

    己丝毫没有睡意。

    我决定继续把视频看下去,我把视频快进到了小颖早上起来的时间,或许是

    由于昨晚的特殊激情,小颖和父亲一夜都没有睡好,都早早的起来。

    而我还像个死猪一样,沉沉的睡在床上,小颖起床洗漱过后开始准备早餐,

    而父亲带着一连尴尬和不自然走出了卧室,到客厅里假装看电视,实际偶尔看着

    小颖欲言又止。

    两个人彷佛又到了从前,彷佛就像第一次接触一样,目光彼此接触后,赶

    紧移开,显得慌乱而不自然。

    本来这段时间已经可以谈笑风生的两人,此时显得非常安静。

    这种安静一直持续到了我起床之后,我现在想起来,原来在我起床之前,

    两人根本没有进行任何的交流,难怪早上两个人的表情会那么的慌乱和不自然。

    一直到我走后,一个白天的时间里,还是由于父亲的尿急,两个人才打破安

    静的氛围,开始一点点的说话,但是两个人都非常的默契,都完全避了昨晚的

    事情,彷佛昨晚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虽然两个人说话的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入,尴尬的氛围被彻底打开,两个人

    又恢复到了自然,只是从始至终,小颖眉间的愁绪一直没有暗澹下去,可以看得

    出,昨晚的愧疚一直在她的内心保存着。

    看完了这些,我关闭了电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

    目前的状况彷佛陷入了一个僵局,无论两个人再怎么情不自禁,都控制在了

    体外接触的底线上,其他的没有任何的突破。

    而且由于我的存在,小颖对于父亲的感觉反反复复,这样的情况虽然让我感

    觉到感动和欣慰,但是对于小颖和父亲两个人来说,更是一种痛苦和煎熬。

    如果这么下去,那么对于我们一家人来说,岂不是更加的痛苦,这与我当时

    的目标完全的不相符。

    这一夜,我失眠了以后的日子,彷佛归到了平静,这段时间,或许小

    颖经过了那晚的口交,由于对我的愧疚和醒悟,这段时间一直避着父亲,除非

    必要的照顾父亲之外,两个人几乎没有任何的亲密接触。

    父亲或许也感觉到了什么,一直安安静静的生活着,只是偶尔也和小颖一样

    ,脸上透露着愁绪和渴望。

    由于两个人几乎一直是小颖掌握着动,而父亲的双手又受伤,所以父亲只

    能隐忍,不能去动要求什么。

    而我,此时更加的为小颖感动,她真的因为我而忍受住了与父亲接触的欲望。

    转眼间,一个半月的时间过去了,小颖这断时间一直间接的避着父亲,而

    父亲虽然失望,但是却不敢说什么,只是两个人的关系似乎没有降低,该说的说

    ,该做的做。

    只是两个人的愁绪和隔阂一直围绕在两人之间。

    因为小颖照顾的特别好,父亲的伤势恢复的很快,加上原来的半个月,两个

    月过去了,父亲终于可以拆除石膏和夹了。

    父亲的骨裂恢复很好,双手基本可以自由活动,只是不能干重活,还需要吃

    药进行最后的保养。

    由于父亲的双手拆除了石膏,吃饭上厕所可以完全自理了。

    小颖也结束了两个月的假期,到单位继续上班。

    这一个半月,小颖和父亲还没有什么,反而差点把我憋疯。

    两个人不但没有大的进展,反而到了从前。

    除了语言有点暧昧外,几乎断绝了身体上的接触。

    只是这一个半月,小颖偶尔在自己的房间手淫自慰,父亲由于双手受伤,只

    能自己默默忍受这一个月的禁欲生活,毕竟父亲感受到了小颖的异常,在小颖的

    眼中,父亲是个很尊重她意见的人。

    由于小颖的工作是服装设计师,所以即使放两个月在家,也没有耽误什么工

    作,一般都是在家里的电脑上设计好了公司要求的图纸,之后再传公司,所以

    就算小颖为父亲休息了两个月,工作没有受到什么大的影响。

    家里似乎又到了从前,这段时间我也没有去触碰小颖,这段时间里,小颖

    似乎想把想法从父亲身上转移到我的身上,她动为我口交,动和我做爱,只

    是由于我身体的原因,还有尺寸的问题,远远无法满足她。

    她第一次为我清醒口交的时候,我还装傻的问过她原因,她只是说想让我的

    病早点好起来,给我一点刺激。

    听到她这个善意的谎言,我只是报以微笑。

    但是这一个半月的坚守,还是被积攒到极限的欲望打破了,再次我也很理解

    小颖,小颖自从为父亲口交过后,就断绝了与父亲的关系,至今有一个半月,虽

    然她动在我身上找安慰,但是我对于她的安慰还不如她自己手淫来的实在(从

    她的表情中我可以看出)。

    所以我料定她不会坚持太长时间,但是一个半月,还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

    外。

    正巧赶上了我们一个季度一次的大型盘点,盘点要在商场晚上9点之后闭店

    后进行,整个盘点分A单单,盘完A单盘单,之后A单进行核对,对于两

    个单子不同的商品进行抽盘,这样我们就需要盘点一夜的时间。

    到了晚上5点半,我到家后,草草的吃了几口饭,就赶紧单位准备组织

    盘点。

    在我吃饭的过程中,我发现小颖眼中闪过了一丝久别的欲望和庆幸,彷佛就

    像自己等了好久的一次机会,终于这个机会要到来时候的那份激动和兴奋。

    难道今晚我难得不在家,会有什么故事发生么?毕竟小颖和父亲已经憋了一

    个半月,小颖和父亲两个人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小颖就算再控制,她控制得了一时,她控制不了一世。

    但是想着这一个半月的时光,小颖是那么的克制,或许是我想多了,今晚

    应该还会是安安静静,虽然我认为小颖和父亲趁着我不在发生亲密接触的概率比

    较低。

    怀着这份心情,我在单位进行着季度盘点,心里却一直期盼和想象着家里可

    能发生的事情。

    盘点九点钟开始,转眼之间已经到了半夜2点,我们的第一波A单还没有

    盘完,我的心中一直想象着家里的事情,为此我还盘错了好几个商品。

    到了半夜2点半,我终于忍不住自己已经被煎熬一个半月的好奇心,我拨

    通了小颖的手机号码,按照以往,小颖的手机24小时不关机,我无论多晚给她

    打电话报平安,她都会迷迷煳煳的接起来,可是这次我一直打了两遍,小颖的手

    机却一直无人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