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47)补偿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更*多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小39;说*站

    47

    洗过澡后的小颖,走出了浴室,她静静的站在浴室旁边,她把她的第一目光

    看向了我俩的卧室。

    此时高潮结束后的她,清醒后第一时间想到了我这个丈夫,呆呆矗立了良久。

    小颖甩甩头发,慢慢的走到了父亲的卧室,此时的父亲正在床上静静的等

    待着小颖。

    由于父亲双手受伤,所以他无法自己去穿上内裤,挺着软趴趴的阴茎安静的

    躺在床上等待着小颖对他的「服侍」。

    小颖没有去看向父亲的眼睛,而是安静的帮父亲把内裤穿上。

    这个过程中的两人,眼中已经没有了以前那种尴尬,有的是一种释然,而且

    还有一种愧疚。

    事已至此,两人的那份愧疚一直都存在着,只是没有最初的时候那么强烈罢

    了。

    由于父亲的阴茎被小颖的樱桃小嘴长时间的「清洗」,所以小颖再用湿巾去

    给父亲清理阴茎,而是直接帮父亲穿好了内裤。

    清醒后的父亲,开始有些担心了起来,因为这个时候毕竟我在家里,而且就

    在隔壁的卧室。

    欲望过后,父亲难免的会担心我有没有醒过来,如果我此时在隔壁卧室醒过

    来,并且看到听到这一切,那么将是天下大乱。

    「小颖,锦程。」

    父亲突然紧张兮兮的看着刚给他穿完内裤的小颖,眼中闪着恐惧和惶恐。

    此时的小颖帮父亲穿好内裤后,正在背对着父亲穿着内裤和睡裙。

    小颖穿衣服的动作很轻柔,只是眼中的那份自责和愧疚一直都存在着。

    她安静的穿着衣服,听到父亲的话后,她停下了穿衣服的动作,面带憔悴的

    看着父亲。

    「放心吧,锦程不会醒过来的。一直以来他睡觉很沉,除非有太大的声响他

    才可能会醒。而且他还有不爱喝水的坏习惯,夜里几乎没有起夜上厕所的时候,

    更何况他今晚喝多了。所以你不要担心。」

    小颖边安静的穿着衣服,边柔柔的对父亲安慰道。

    是的,从小到大,我就有一个坏习惯不爱喝水。

    就算有的时候,我口干舌燥,都没有喝水的欲望,每天只是喝点人体必须需

    求的最低水量,要不是有这个坏习惯,我也就不会得肾结石,也不会有今天的这

    个局面了。

    「小颖,你没事吧?」

    父亲听到小颖的解释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里终于放心下来。

    此时,父亲的注意力从担心开始转移到了小颖的脸上,看着小颖此时的情绪

    有些低落,而且面带憔悴,父亲不明所以,不由得担心问道。

    「我没事,就是有点累了,你早点睡吧,我该去了,爸。」

    小颖挺起了一丝精神,勉强的挤出了一丝微笑。

    和父亲告别后,小颖穿着进来时候的着装走出了父亲的卧室。

    看着小颖离开后,父亲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他多么贪恋小颖那迷人的身

    体,多么希望小颖能多陪他一会。

    毕竟由于我家的原因,两个人亲密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少,或许此时的父亲

    非常的怀念我不在家的那一个星期的时光。

    小颖慢慢的走到了我俩的卧室,她站在床边看着正在熟睡中的我,那个时

    候的我真的熟睡了,除了在睡梦中听到了两人的呻吟,根本没有醒过来。

    小颖站在床边呆呆的望着我,终于她眼中流出了两行清泪,无声的抽泣了起

    来。

    小颖为什么哭呢?因为愧疚?还是因为恨自己?坐在电脑前的我,把目光转

    移到了床上正在熟睡的小颖,此时的小颖正在熟睡,或许是因为正在做梦,她睡

    梦中的脸庞时而皱眉时而舒缓,貌似梦里在进行着激烈的挣扎。

    只是她到底梦到了什么,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我把目光重新望向了电脑,小颖在床边看着我哭了一会后,低下头轻轻的在

    我额头上一吻,之后用纸巾擦干了自己的眼泪。

    用她刚刚抚摸过父亲阴茎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她看着我的眼神充满

    了深情,在以前,无论何时何地,我永远是她心中的唯一,只是这份唯一已经不

    是唯一了,因为有一小部分分给了父亲。

    时间一点点的过着,小颖抬起身子,矗立了一会,之后把目光转向了我的下

    体,看着我胯部静静的出神。

    带着深深的愧疚,小颖用手轻轻的褪下了我的睡裤,然后是内裤,那个时候

    熟睡的我,压根都没有感受到这一切。

    小颖难道刚刚还没有满足?要和睡梦中的我再来一次。

    只是我还没有想明白,小颖用手握住我软趴趴、细小的阴茎,之后低下了头

    ,用嘴勐的含住了我的小阴茎。

    我的阴茎那个时候同样没洗,难道小颖已经没有洁癖了么?小颖卖力的给我

    口交着,坐在电脑前的我,真的很恨自己昨晚为什么会睡的那么死,没有感受到

    这一切,毕竟这是小颖第一次为我口交,虽然小颖的第一次口交给了父亲。

    小颖卖力的给我口交着,只是视频中的我,从始至终阴茎都没有勃起,一直

    软趴趴的。

    小颖每次的上下口交,我的阴茎都会被下挤上抻,弄的时而弯曲时而挺直,

    可想而知当时我的阴茎根本没有一丝的硬度,就像是一根软绵绵的「面条」

    一样。

    或许是因为我在睡梦中,没有感受到刺激,也或许是我喝多了酒,身体感官

    下降,所以我才没有勃起,我自己在心中为自己找着借口和理由,其实我知道,

    我是自己安慰自己。

    总而言之,一直到最后,我的阴茎也没有在小颖的嘴里勃起。

    看到这里,我心里真的有些自卑。

    记得第一次小颖进入父亲卧室的时候,父亲同样喝醉了酒,小颖紧紧是握住

    阴茎轻轻的撸动了几下,父亲就一柱擎天。

    而我,几天的性欲没有解决,受了小颖小嘴的刺激,竟然都没有勃起。

    难道我和父亲的差距就那么大么?或许是太累了,小颖的嘴松开了我软趴趴

    的小阴茎。

    直起身子,她轻轻的喘着粗气,看来刚刚她为我口交累坏了。

    只是她看着我始终没有勃起的阴茎,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失望,还有一丝痛苦

    ,更有一分心疼。

    小颖或许知道,即使她口交一夜,我也不会有反应,所以她轻轻叹着气为我

    重新穿上了内裤和睡裤。

    穿好后,我以为小颖会去卫生间漱口,但是小颖没有。

    在视频中,我看着小颖的喉咙一点点的起伏着,彷佛是在吞咽着什么东西。

    看到这里,我心中闪过了一丝安慰和感动,小颖并没有嫌弃我的阴茎,她也

    没有去漱口,而是把刚刚口交产生的唾液,连带着我可能分泌出的粘液,全部吞

    咽到了肚子里。

    难道她是想在我睡梦中给我一丝安慰和补偿么?因为我发现小颖在给我口交

    的过程中,根本没有一丝情动的迹象,这就说明,她不是为了解决自己的性欲,

    完完全全是为了我这个丈夫。

    补偿,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理由。

    或许是小颖后悔自己在欲望旺盛的时候,身不由已的把口交的第一次给了父

    亲,高潮过后她后悔了,为了减少一点点自己心中的愧疚,她才为此为我口交,

    来进行弥补,只是木已成舟,这么做纯粹是自欺欺人罢了。

    小颖吞咽完口中的液体后,并没有上床睡觉,此时的她脸上根本没有困意,

    她叹了一口气,打开了床边的电脑,之后打开了那么个熟悉的论坛,登陆上了「

    粉色」

    的账号,开始更新起了她已经许久没有更新的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