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37)姿势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更*多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小39;说*站

    【37】

    监控中的两人还在继续沉默着,小颖气鼓鼓的用严厉的目光看着父亲,而父

    亲很有觉悟般的低头「认错」

    等待着「训斥」,两人保持着这个动作一动一动。

    过了大约一分钟后,正在生气中的小颖,看着低头「认错」

    的父亲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又看到父亲被石膏紧紧包裹的双手,眼中闪过了

    一丝不忍,小颖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慢慢的,小颖脸上的气恼消失了,眼中闪过了一丝无奈。

    似乎刚刚小颖自己脱内裤的动作,让父亲误会成了自己的纵容,才会让父亲

    做出跨越底线的举动吧,如此说来,责任不全在父亲一个人身上。

    「爸,希望不要再有下一次了,我们不能越过那一道底线。」

    小颖看着父亲,最终才说出了这几句话,只是话语中没有一丝的严厉,反而

    带着一丝安慰和乞求,说话的同时,小颖拿开了自己阴道口的手,去轻轻抚摸了

    一下父亲的胯部,像是在安慰父亲。

    听到小颖的话后,父亲也感受到了小颖的「谅解」,眼中的欲望暗澹了一些。

    深吸了一口气,微笑的对小颖点了点头,父亲没有说出任何一个字,但此时

    无声胜有声吧。

    小颖把手从父亲的胯部拿开,又重新堵住了自己的阴道口,用另一只手捋了

    捋自己有些凌乱的长发,把头又轻轻的重新躺到了枕头上。

    慢慢的,小颖又重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一切又陷入了宁静。

    过神的父亲,看到小颖的动作后,知道该是自己好好「表现」

    的时候了。

    父亲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给自己攒足了肺活量。

    腰部勐的用力一顶,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步。

    「嘤。」

    父亲仅仅第一个用力的抽送,就给小颖带来了快感,尤其还是两人这种第一

    次毫无阻拦的接触。

    顶了第一下后,父亲开始缓慢的来抽送,抽送的动作温柔而缓慢,或许是

    父亲在仔细感受着小颖双腿给自己阴茎带来的「抚慰」。

    小颖也在轻轻的喘着气,除了第一声呻吟后,小颖没有再发生呻吟,或许父

    亲轻轻的抽送,不能给她带来强烈的刺激。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小颖喜欢勐烈的性爱方式,这一点是我以前不知道的。

    慢慢的,父亲的抽送开始加速,或许是这种毫无阻拦的接触让他兴奋,阴茎

    的龟头和茎身偶尔摩擦着小颖的阴唇和手指,带给他强烈的身体感官刺激,他这

    次的抽送无论是速度还是力度都比上一次要大。

    「啪啪啪」,肉体清脆的撞击声又开始响起,小颖口中也开始发出了声音。

    由于父亲抽送的动作幅度和力度很大,小颖的身体剧烈的前后摇晃,臀波乳

    浪,如果不是小颖的另一手紧紧的箍住自己的双乳,相信此时激烈的动作足以让

    小颖的胸罩「失守」,露出那对生机勃勃的双乳。

    小颖喘息着,呻吟着,一只手堵着自己的阴道口,另一只手搂住自己随时失

    守的双乳。

    父亲的龟头和茎身,给她的阴唇和手指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刺激,两人正在向

    欲望的巅峰慢慢的攀登着。

    不断抽送的父亲,眼睛时而盯着小颖的「臀波」,时而盯着小颖的「乳浪」

    ,只是可惜他此时双手受伤,无法去抚摸此刻展现在自己眼前的一切,此时父亲

    的眼中有疯狂、欲望、满足还带着一丝焦急。

    小颖事先捋顺的长发,此刻又变的凌乱不堪,她紧闭双眼,轻摇着自己的头

    部。

    虽然此时,小颖已经在欲望中沉沦,但是她堵住自己阴道口和双乳的双手,

    此刻还是「守护」

    的那么的坚定。

    月光从窗外射进,照射在正在激烈运动的两人身上,两人身上的汗渍把月光

    重新的反射去。

    如果对面的楼上有人看的话,会不会发现有两个反射光泽的物体正在激烈的

    运动着,只不过猜不透那两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或许他们会猜到是一对夫妻?情

    侣?却永远也猜不到那是公公和儿媳在进行着最暧昧的「摩擦」。

    汗水从两个人的身上不断的滑落,两个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父亲抬起头用

    力挺动着腰部抽送,小颖紧咬着下唇承受着父亲带来冲击,「啪啪啪」

    声不绝于耳。

    正在这时,两人的动作突然停止了,「啪啪啪」

    的肉体撞击声和呻吟声也消失了。

    难道父亲射精了?只是为什么没有看到两人高潮的表情呢?整个房间里只剩

    下了两人粗重的喘气声,或许刚刚的激烈碰撞,让两个人的体力透支了不少。

    「小颖。」

    短暂休息一会过后,父亲突然轻声对正在闭目的小颖说道。

    听到父亲的呼唤,小颖懒散的睁开了双眼,只是双手还没有挪动位置,继续

    守护着自己的禁地。

    「爸,怎么了?为什么停下了?」

    小颖懒洋洋的说道,眼中带着疑惑,还有着一丝欲望没有被满足的失望。

    「咱可不可以换个姿势?」

    父亲突然扭扭捏捏的跟小颖提出了一个要求,只是这个要求,让电脑前的我

    和小颖都微微一愣。

    换姿势?就目前父亲的状况来说,还有比这更好的姿势么?传教士?观音坐

    莲?这些姿势,在保证不插入的情况下,貌似都不适此时的两人。

    「爸,你说的是什么姿势啊?」

    小颖虽然疑惑,但还是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想听听父亲到底想干什么。

    「就是你趴着,我从后面。」

    父亲或许意识到自己提出这个要求有点唐突,也不知道小颖会不会答应他,

    所以他欲言又止,最后把自己的头低下,不敢去看小颖的目光,把自己的双眼紧

    闭,似乎害怕小颖会拒绝他。

    听到父亲的要求后,小颖和我突然一愣。

    狗交式?虽然父亲只说出了几个关键词,但是作为成年人,父亲说的是什么

    姿势,我俩瞬间了然。

    不得不说,父亲的这个要求确实有点「冒昧」。

    或许对于亲密无间的夫妻来说没有什么,但是对于刚刚暧昧接触的公媳之间

    来说,这个要求显得突兀和「过分」。

    狗交式,很多的男人都喜欢这个姿势,男人微跪或半蹲,女人噘着屁股趴着。

    无疑这个姿势可以让男人获得大男子义般的极大满足,无论是从自尊还是

    生理上;对于女人,这个姿势显得有些不雅,而且由于噘着屁股,自己的蜜穴和

    菊花都显露无疑,暴露在男人的目光下,所以自尊心稍强的女性很多都不会喜欢

    这个性交姿势。

    而小颖恰恰就是那种自尊心较强的女人,我俩在做爱的时候,就用过一次狗

    交式,用过一次之后,小颖就不再用那个姿势了。

    按照小颖的话来说,感觉那个姿势太淫荡了,自己的内心过不去那一关,总

    感觉那个姿势让她很不舒服,似乎让自己很放不开。

    而我又是一个很迁就妻子的人,所以我再没有要求过小颖用狗交式。

    父亲不知道小颖的这个心里难关,突然提出了这个要求,真不知道接下来小

    颖会用什么样的理由去绝父亲,只希望小颖的话语不要太强硬,以免伤到父亲

    的自尊心。

    小颖听到父亲的要求后,也愣住了,她呆呆的看着父亲,似乎没有从父亲的

    话中反应过来。

    过了许久,在父亲越来越紧张的时候,小颖终于过神来,眼中带着羞怒,

    不过短暂的时间过后,她把头低下了,似乎在组织语言想着怎么去绝父亲。

    小颖继续的沉思着,偶尔抬头看着越来越紧张的父亲,时而低头沉思,时间

    一点点的过着,过了大约2分钟后,父亲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

    ,小颖不会同意的。

    父亲抬起了头,目光带着歉意的看着小颖,眼中也带着一丝失望。

    「对不起,小颖,我。」

    父亲深吸了一口气,带着歉意张口和小颖说道,只是刚开口要说下去,就被

    小颖的接下来的话打断了。

    「好吧,爸,我可以满足你。」

    沉思之后的小颖,银牙一咬,突然抬头看着父亲答到,只是小颖的目光中

    没有犹豫,只有一丝坚定。

    听到小颖同意后,父亲和电脑前的我都呆住了,我俩都没有预料到小颖最后

    会同意,都被这个意外的答桉惊到了。

    只不过父亲此刻是惊喜,而我此刻是惊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