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9)醉酒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更|多39;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39;|小39;说|站

    接起来电话,电话中没有想起以往小颖迫不及待的声音,按照以往,小颖肯

    定像灵鸟一样开始叽叽喳喳的问候一通。

    而此时,电话接通了,那边突然沉默了,正当我以为是手机信号不好的时候。

    「老公,吃过饭了么?」

    小颖柔柔的声音突然在电话那头响起,小颖给我电话的第一句台词永远都是

    这句。

    只是小颖今天的语气有些不对,只是我也没发现不对在哪里。

    「吃过了,怎么了?小颖,听你说话有气无力的,是不是生病了?」

    我奇怪的问道。

    「没没有,我身体很好啊,怎么会生病呢?」

    小颖突然有点语无伦次的说道,似乎没想到我会问出这样的话,被我打了个

    措手不及。

    「没有就好,父亲和孩子还好吧。」

    虽然感觉奇怪,但是我也没有多想。

    「很很好啊,能有什么事情啊。」

    小颖还是有点语无伦次。

    「一天不见,老婆你咋变成结巴了呢?」

    我开始逗着小颖。

    「哎呀,讨厌啦,你才结巴呢。」

    小颖语气终于恢复正常的答道。

    说完这句话后,小颖在那边突然沉默了。

    一直以来,我和小颖交流,一般都是小颖掌握着对话的动权,都是她先说

    ,我后说,我永远都是那么的被动。

    「老公。」

    沉默了好久,小颖突然带着哭腔呼唤着对我的爱称。

    我感到有些奇怪,好好的,小颖怎么突然哭起来了呢。

    「小颖,别吓唬老公,你怎么了?好端端的哭什么?到底怎么了?告诉老公

    ,乖。」

    我焦急的问道。

    此时我心里突然一紧,小颖一定出事了。

    「没什么,老公,我就是太想你了,培训完了赶紧来,我真的好想你。」

    小颖在那边平复了好久,终于停止了哭泣,开始用沉重带有鼻音的语气和我

    说道。

    「傻瓜,老公又不是永远不去,好好在家里等老公家,等我去,给你

    带礼物哈。」

    我安慰着小颖,虽然心中有无数的疑问,但此时的重点是安慰小颖的情绪,

    之后我自己找出原因,从而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嗯,老公,注意身体,赶紧休息吧,挂电话之前在电话里亲老婆一下好么?」

    老婆在电话里甜甜的说道,按照以往小颖都是欢快的语气和我说话,像现在

    这样这么严肃和正经的和我说话真的很不正常。

    「啵~~~,「我在电话语音口亲了一下之后,我还想再和小颖说一句,可

    是我刚张口,发现电话已经被小颖在那头挂断了。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我心里的

    疑问更大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来,我昨晚根本没有查

    看监控,也根本没有监控家里昨晚发生的一切,难道昨晚小颖和父亲发生了什么?所以才会让小颖今天的情绪这么的反常。我赶紧从电脑包里取出了加密狗,把

    它插入了我的笔记本电脑里,打开电脑的无线卡,我进入了监控的页面。经过

    我的升级之后,现在家里的监控设备既能录像又能实时图像,我把监控的时

    间调到了昨天小颖下班家的时间。到家里后,小颖显得有些颓废,或许是因

    为想念我的原因,也或许是因为我没有在身边,自己唯一的一个慰藉也不在了,

    心里感觉到空荡荡的。「爸,今晚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做。「小颖收拾完屋子,

    没有照常打开电脑,反而站在客厅问询父亲。「随便吃点什么吧,家里还有昨天

    的剩菜剩饭,随便热热就行了。」

    父亲是个简朴的人,剩下的饭菜都舍不得扔掉,一直到吃的干干净净为止,

    老一辈的人都是这个样子。

    「爸,现在生活好了,不要总那么节俭,省吃俭用了一辈子,晚年你该好好

    享享清福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小颖走向了厨房。开饭了,晚饭小颖做了父亲

    最爱吃的红烧牛脸。小颖和父亲吃着饭,父亲打开了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要知道,除非家里来客人或者逢节日,父亲平时很少喝酒,今天突然给自己倒

    酒,小颖感觉到很奇怪。但是作为儿媳,小颖也不能去管束自己的公公什么,虽

    然眉头微皱有点奇怪,但是她也没说什么,淑女的细嚼慢咽的吃着饭。「小颖,

    也陪爸爸喝一杯吧。今天难得就咱们在家,锦程不在,咱爷俩好好说说话,你当

    初放弃了那么多比锦程优秀的多的男人,嫁到我们家,吃了不少苦,和锦程勤俭

    持家的挣出了现在的一切,爸爸作为这个家里唯一的长者,真的很感谢你。「父

    亲拿着另一个酒杯,给小颖倒了半杯白酒。父亲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从父亲的眼

    中看出了感激,那是一种纯粹的感激,我相信父亲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是非

    常的纯洁的。或许是想起了我们结婚后经历的风风雨雨和受过的委屈,小颖听到

    父亲的这些话后,感受到公公对自己辛苦付出的认可,小颖眼眶微红,接过了父

    亲的半杯白酒。「说什么呢?爸,锦程很爱我,他是一个好男人,而你也是一个

    好父亲,对待我像亲生女儿一样,这个家从来没有给我带来过委屈,真的,有一

    个好丈夫,好公公,还有一个健康可爱的儿子,我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小颖眼

    含热泪带着微笑和父亲碰杯,之后喝了一口白酒。或许是不习惯白酒的辛辣,小

    颖喝了一口白酒后,咳嗽了起来。「不能喝就别喝了。「父亲看到小颖咳嗽的样

    子,眼中露出一丝心疼。「没事的,难得和爸喝一次酒。「小颖平复之后,开始

    和父亲边聊边喝酒,慢慢的,父亲和小颖杯中的酒喝光了,或许是因为敞开了心

    扉,一吐为快,父亲和小颖又倒了第二杯酒。「小颖,最近看你似乎有什么心事。」

    父亲似乎已有所指的对小颖说道,小颖突然听到父亲说出这样的话,身体勐

    地一僵,手中的酒杯差点掉在桌子上。

    「没没什么啊,爸你多想了,我能有什么事情啊。」

    小颖忽然脸色微红低头不敢看父亲的说道,长发散落下来遮盖住她羞红的脸

    颊,似乎此时她想起了那天夜晚的事情。

    也似乎想起了我的身体,已经没有完整的性能力,不能给她带来性爱的滋润。

    「没有就好,如果你和锦程遇到了什么经济上的困难就和爸爸说,爸爸自己

    也攒了一些养老钱和棺材钱,只要你和锦程需要,爸爸全部给你们拿出来,毕

    竟我年纪大了,不能为家里带来什么,只能增添负担。人死一柸黄土,我留着这

    些钱也没有用,还不如给这个家里带来点什么。」

    父亲对小颖说道,我能从父亲这句话里感觉出他说这句话的真挚。

    「爸,真的没有事情,你多想了,我和锦程完全能承担起家里的一切,如果

    你再说出这样的话,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小颖听到这句话,非常的感动,抬起头来用手把散落下来的长发捋到脑后,

    小颖靓丽的外表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充满了风情。

    或许也是因为父亲误会而受到了委屈,突然对父亲小女人心态般的说出了这

    句撒娇的话。

    或许是突然说出口意识到不妥,小颖的雪白的脖子也红了起来。

    父亲也因为小颖这一句撒娇的话,弄的愣住了,手里端着酒杯是拿着不是放

    下也不是,两个人都尴尬了。

    两个尴尬了一会,小颖最先反应过来。

    「不说了,爸,继续喝酒。」

    两个一点点喝着酒,两个人脸色也慢慢的升起了酒醉的潮红。

    两个人酒杯里的酒一点点的减少着,最后酒杯都只剩下杯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