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绿茶女友】(12)

作品:《我的绿茶女友

    第十二章、笛笛的肉色丝袜。

    阿绿和我埋单后壹起走出去,晚上的大街分外淒冷,我试探性地问:阿绿你

    刚刚要说什么。阿绿叹了壹口气说:其实这家店最出名的服务就是绿帽服务,刚

    刚技师应该也给你推荐了,很惊讶吧?。

    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暗想不会被发现吧,然后故作镇定的说,还好啦,每

    个人都有自己的需求。

    阿绿又叹了壹口气说,阿金还是你能谅解人。我叫的就是这个服务。

    我松了壹口气,对方也叫的这个服务那就不会鄙视自己了。但仍然装蒜说,

    阿绿你大概有难言之隐吧。

    阿绿点点头,推了推眼镜说,你知道我是复读生吧,我当年本来成绩不错,

    但交了壹个女朋友以后,壹切都变了。我们原想偷食禁果,但她背着我把处女献

    给了另外壹个男生。这个男生是体育生,性功能很强,我女友当然就不满足我的

    小东西了。

    於是我选择了隐忍,毕竟我是爱她的,那个体育生走后,她仍然没有收敛,

    又找了壹个新情人,甚至让我看着他们在我面前做爱。最后她和那个男生都考上

    了H大,而我落榜了。她也顺理成章甩了我跟了那个各方面都比我优秀的男生。

    我复读来H大就是想再看她壹眼。

    我心里暗惊,这说的不就是莲姐吗,世上真会有这样巧的事?不过岚哥是新

    生,按阿绿的说法岚哥和莲姐应该都二年级了吧。於是我便否定了这个猜测。

    我分析后马上安慰阿绿,毕竟也是同病相怜,我说,阿绿你在我眼里壹直都

    是很优秀的男生,你壹定可以挽回你的前女友。那方面不是问题,要相信爱情。

    阿绿苦笑说,我比不上他的,如果你想帮我,就让你女友帮我留点心给壹个

    叫张岚的球员。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为了再次确定身份,我问阿绿,你前女友叫什么名字。

    阿绿说,她叫江碧莲。

    我目瞪口呆,应该就是他们两了,没想到儒雅的阿绿竟然和莲姐那样风骚的

    女人在壹起过。我又想到自己还和莲姐有过那种关系,便有对不起阿绿的感觉。

    我说,我认识他们,既然你对我真心相待,我也告诉你实话吧。

    於是我把这段时间岚哥和笛笛的事都告诉了阿绿,但隐藏了莲姐和我发生的

    事情。

    我又说,可是我还有壹点不明白的是,岚哥为什么会是大壹新生呢?。

    阿绿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我心里暗想其中必有猫腻。告别阿绿后,我想可不可以从这件事入手找到岚

    哥的壹些弱点。

    我思来想去,觉得应该从笛笛身上套话,说不定可以问出点什么。

    接下来的壹周笛笛和我的聊天中提到岚哥的次数少了很多,想必是因为球赛

    打完训练减少的缘故。

    周末我和笛笛约了看电影,见到笛笛时觉得笛笛和以前不壹样了。以前笛笛

    总会穿很可爱,如今越来越懂得展露自己的性感了。今天笛笛便穿了壹套粉色的

    连衣短裙加肉色丝袜加上五厘米的高跟鞋。在电影院我就忍不住摸着笛笛的肉丝

    腿,手被笛笛打开了好几次。

    看完电影走在去宾馆的路上,我们路过了司徒登洗浴中心,我试探性的问笛

    笛,笛笛你们学校边竟有这种地方呀。笛笛说,公共澡堂有什么好奇怪的嘛。

    噗,我笑出声来,原来笛笛现在打扮上虽然成熟了许多,内心中实际上还是

    个不经世事的小女生罢了。笛笛甚至都不知道这是干嘛的地方,怎么会来这种地

    方工作呢?。

    有什么好笑的嘛,笛笛装作生气都了都嘴。我笑着对笛笛说,这不尽是公共

    澡堂,还是男女混浴呢。笛笛没好气的说,那人家以后天天来洗。我看着笛笛傻

    傻的样子心里腾起了无限爱意,更坚定了打倒岚哥的决心。

    到宾馆后,我和笛笛照常亲昵了壹番。笛笛突然对我说,亲爱的,我好后悔

    没把第壹次给你。当时大家都这样做,我才跟着她们壹起。我看笛笛这么说,就

    安慰,没事啦,都已经过去了。

    笛笛接着抱怨,岚哥根本就把人家当成训教时的泄欲工具,现在没训练根本

    就不找人家了,哼。我顺水推舟地踩岚哥壹脚,岚哥本来就是这样薄情寡义的人,

    笛笛你以后少和他来往吧。笛笛突然有些生气地说,亲爱的你不许这样说岚哥哟,

    岚哥可能只是很忙而已啦。

    我这才领会到笛笛的意思,原来笛笛不是真的讨厌岚哥薄情寡义,而是希望

    岚哥多来找她。我不尽苦笑了起来。

    我想到今天自己有任务在身,便顺势问笛笛,笛笛你和岚哥怎么认识的呀。

    是这样的啦,刚开学时我路过操场,从远处就看到壹个高大帅气的身影,我

    走近他时心里就砰砰跳,还幻想自己被搭讪,没想到他真的朝我走过来。我看到,

    好害羞呀人家不说啦。

    别害羞嘛,我又不会笑你。

    好啦,那人家说了你可不许生气。我看见他上身被打湿的衣服沾在健硕的胸

    肌上,下身穿着紧身裤鼓起了好大壹团,立马腿就软了。他问我,学妹请问你有

    没有兴趣进校篮球拉拉队。人家正在调整自己状态,想忍住下面不要流太多水,

    所以没有说话,结果他就去找后面那个女生了。我还有点吃醋呢,哼。

    我听着十分兴奋,但仍註意到疑点,岚哥喊了笛笛学妹,还是说笛笛记错了。

    笛笛继续说,后面那个女生没兴趣地走开后,他看到人家没有走,就又凑了

    上来。人家的脸更红了。他说,来篮球队,有很多像我壹样又帅又强壮的男生哦。

    我听到强壮两个字,低头又正巧看到他下面,人家都高潮了。

    我听得下体十分坚硬,笛笛也拉着我的手夹在她大腿中间边讲边夹我手臂。

    人家高潮过后,站不住瘫在了他的怀里,他真是好傻,以为人家生病了,背

    着人家就去医院了。他在路上托着着人家的屁股,人家好害羞但又好享受,而且

    他的胸真的好结实,我悄悄感受着他的胸肌,下面越来越湿,脸也越来越烫。他

    还以为人家发高烧了呢。

    后来呢?我兴奋的问。

    后来医生说我没发烧,岚哥才好像知道人家是害羞成那样的。於是告诉我面

    试的时间,我害羞的答应了。

    笛笛讲完这这壹段说,亲爱的对不起哦,当时我都没给你讲这么害羞的事情。

    笛笛边说边摸向我的下体,发现我勃起以后坏笑说,亲爱的你这里怎么啦,兴奋

    了吗,兴奋的话笛笛就给你讲更刺激的。

    我被笛笛摸的壹阵哆嗦,对笛笛说,好兴奋,笛笛你快继续讲。

    笛笛对着我耳朵小声说了句变态,继续讲,我回去后查了查才知道校篮球队

    这么厉害,而且还有很多强壮的男生,於是我想怎么样都得进去。那天我去面试,

    是在体育部办公楼三楼,那壹层楼应该只有那壹间办公室有人的感觉。我进屋以

    后是教练和岚哥两人,教练首先考我会不会加油。我就说,岚哥加油哦,人家看

    着你呢~教练摇了摇头,教我加油的核心是调动球员的雄性本能,换言之就是性

    欲。於是我想了想又说,岚哥要好好表现哟,人家看到岚哥就好性~奋~笛笛在

    我耳边说的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当时岚哥肯定惊为天人。

    笛笛继续讲,教练让人家表演跳舞,人家不会跳,觉得肯定会被淘汰。但人

    家又好想进拉拉队,想到教练说拉拉队员的作用是调动球员的性欲,於是情急之

    下,亲爱的你不要怪笛笛哦,人家就手扶住桌子,双腿挺着,翘着屁屁左右摇晃

    了几下说,教练这样可以吗。

    教练笑的合不拢嘴说,你被录取了,以后就是岚哥的专属拉拉队员,岚哥是

    新生队最厉害的球员,你可得好好照顾了。出来以后,岚哥邪邪的笑着,大手抓

    着人家的屁屁,霸道的说,没想到你看着这么清纯,实际上这么骚,我就喜欢你

    这样的。

    我想挪开岚哥的手,但岚哥的力气太大了,反而把我壹把按在了墙上。看到

    那天还背我去医院的大哥哥真相毕露后这么邪恶,打篮球又那么厉害,力气又这

    么大,人家突然有壹种被征服的感觉。於是人家趴在墙上被捏屁股又高潮了。

    笛笛边说便揉着我的下体。我听着都快射了出来。

    我说,笛笛我其实好喜欢你骚骚的样子。

    笛笛把手划向我的乳头拨弄着,在我耳边轻声说,人家也觉得自己变骚了呢,

    嗯~这最后壹声娇喘让我精关差点失守。

    笛笛撒娇地说,人家自从被岚哥给破处以后,每天下面都湿湿的。岚哥不来

    找人家,人家也不好意思去找他。

    我醋意升起说,怎么不来找我呢?。

    笛笛使劲捏起我的乳头简单的说了句,你行吗?。

    我又疼又爽,听到这句话下面更硬了。於是对笛笛说,笛笛你让我试试。

    笛笛轻笑了壹声说,那你上来吧。

    我脱下裤子,此时的自己已经回复过来,不像壹周前被莲姐榨干的状态,下

    体已经可以像橡皮壹样硬了。我露出自己硬起来以后七厘米长小拇指粗细的小虾

    米,扑到笛笛身上,弄了半天终於塞进笛笛的小洞里,笛笛的小洞好暖和,我小

    幅抽动着,笛笛把手放在嘴边,轻轻的娇喘着。可是我觉得笛笛的小洞没有夹住

    的感觉。实际上自己壹点快感都没有。

    我问笛笛,笛笛你舒服吗?。

    笛笛边娇喘边说,你要我说真话还是假话?。

    我说,真话。

    笛笛停止了娇喘说,我觉得有壹条小蚯蚓在下面爬来爬去好痒,也很舒服。

    不过人家想要岚哥那样的~我有点变态的兴奋,问,岚哥是什么样的?。

    笛笛说,岚哥下面又粗又硬,而且还有力气,感觉可以把人家顶穿。不像你

    根本撑不开人家那里。人家想要被侵犯的感觉,被征服的感觉。

    我听着笛笛的淫话,下面有壹种想射的沖动,便快速抽动起来,结果刚抽动

    我就滑了出来。

    我想放回去,笛笛阻止了我,说,亲爱的人家觉得那样痒痒的空空的感觉不

    舒服啦,不如人家帮亲爱的弄出来。

    我带着歉意说好吧。

    笛笛把腿伸直把脚摆成内八型,魅惑的看着我,说,亲爱的你看笛笛的脚漂

    不漂亮啊。我硬着短小的阴茎说,好漂亮。

    那笛笛帮亲爱的用脚弄出来好不好。

    我兴奋的说好。笛笛双脚夹着我的小鸡巴,说,亲爱的你这里真的好小啊,

    比我的脚缝还要细,人家都夹不紧了啦。

    我没说话。

    笛笛继续说,亲爱的是不是我说你小你就兴奋呀。

    我点了点头。

    笛笛接着说,那人家和岚哥做爱你兴不兴奋啊。

    我下面跳了跳帮我做了回答,但我难以启齿。

    笛笛说,你不说我就停下来了咯,说着松开了脚。

    我连忙把笛笛的脚拉了回来,说,我喜欢笛笛被岚哥的大鸡巴插,让岚哥帮

    我满足笛笛。笛笛你不要告诉岚哥好不好。

    笛笛邪魅地说,好的啦,这是只有我和金阁才知道的小秘密~笛笛移开壹只

    脚,用另壹只脚踩着我下面。

    我兴奋的仰起了头。

    笛笛边踩边说,小鸡巴男友,小虾米男友,小蚯蚓男友,快射在姐姐脚上,

    只有岚哥可以射在人家小穴里面。

    我听到这句话终於兴奋的射了出来。笛笛温柔的拿纸把我下面和丝袜擦干净,

    说,亲爱的,笛笛都是为了让你兴奋才这样说的哟,亲爱的你喜欢吗?。

    我抱着笛笛说,我好喜欢。

    笛笛说,那以后笛笛想要了就去找岚哥好不好。笛笛心里只爱亲爱的壹个人,

    只把岚哥当成泄欲工具。

    我犹豫了半天,内心的自卑让我怕笛笛被抢走。

    笛笛看我不说话又继续说,亲爱的是你满足不了人家人家才去找岚哥的嘛。

    人家也不想嘛。

    我壹听是自己的过错就屈服了,说,那好吧。

    笛笛抓起我软趴趴的小阴茎,快速撸动着说,那亲爱的以后就是笛笛的绿帽

    奴咯。

    我再壹次射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