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不可能这么淫荡】第三章 世界杯与小黑驴(下)

作品:《我的老婆不可能这么淫荡

    作者:hangyuanfly。

    字数:6889。

    第三章 世界杯与小黑驴(下)。

    大概是那一夜疯狂的太过厉害,第二天老婆走路的姿势都有些不自然。晚上

    小王来看世界杯的时候,也没有给他任何机会。

    小王趁着老婆上厕所的时候,尾随进厕所。老婆严词拒绝,并用淋浴头把他

    给冲了出来。看着他身上零星的水珠,满心的幸灾乐祸,并得意着,仿佛有找回

    了对老婆的拥有感。

    今天是世界杯的总决赛,也是最后一场比赛。

    直到比赛结束,小王都在没找到接近我老婆的机会。他起身要走的时候,恋

    恋不舍的看着老婆。随即,眼睛一亮。

    「大哥,在你家叨扰这么多天晚上。还劳烦嫂子做夜宵。这样,我请大家出

    去吃个夜宵,就算我多日叨扰的答谢吧,好吧?」,小王看看我,又殷切的看着

    老婆。

    「小王,你太客气了!老婆?」,我询问的看着老婆。

    「我听老公的。」,老婆包上我的胳膊,撒娇的说。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我想在外面吃饭,他更不敢怎么样了。最多只是

    想多看老婆一会儿吧。

    街边的烧烤店都放着背投或者LED 电视。好多的人一边撸着串,吃着海鲜,

    喝着啤机,看着精彩回放,谈论着刚才精彩的比赛。

    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一间包房。

    小王拉着老婆的手去点菜。那紧握的手,那色眯眯的眼睛,将他的心思暴露

    无疑。

    席间,一开始老婆并不怎么理会小王。但是,小王却一反常态的健谈,把桌

    上的气氛充分的活跃起来。偶尔讲个色色却又不下流的笑话,竟然让老婆笑起来,

    捂着羞红的小脸。

    在小王的频频劝酒下,我喝了不少的酒。小王特意给老婆点了桃红起泡葡萄

    酒,说是好喝还养颜排毒。老婆喝了进半瓶后,小脸爬上了酒红。她开始频频向

    我和小王举杯,显然是有点喝多了。

    小王越来越靠近老婆,肢体上的接触也越来越多,甚至指尖刻意划过老婆的

    胸前。视线更是一直在老婆身上游走。

    我已经喝的有点恍惚了,站起来走路都有点费劲。老婆的状况好一些,但是

    眼神也飘忽起来。

    这时,老婆起身要上厕所。刚走出包间的门,就扶上了墙,小王忙上前搀扶。

    过了一会儿,他们还没有回来,老婆不会是吐了吧。我的膀胱开始告急,扶

    着桌子起身,晃晃悠悠的,一手扶着墙,往厕所走。

    「小王,放开!这里不行的!我们不回去,我老公该出来找了!啊!你干嘛?

    人家的衣服要叫你扯坏了!不要啊!」,储物间里传来老婆声音。

    「这几天,嫂子一直躲着我,太绝情了!都把我憋坏了!我的大屌已经饥渴

    难耐了!终于叫我逮到机会了,看你还怎么躲。让我好好侍候侍候大嫂!这对巨

    乳想死我了!」,紧接着传来亲吻声,老婆挣扎的呜咽声。

    「不要,真的不要啊!我不想再这样对不起我老公了!」,老婆爱求着。但

    好像并没有什么效果。一阵窸窸窣窣的衣服声,老婆的衣服被脱得精光。

    「嫂子,你怎么能这样呢?几天前,好一口一个的老公叫着。怎么转身就把

    我这个老公个忘了呢?是吧,老婆?」,随后传来噗呲一声和老婆啊的一声低吟。

    小王的大肉棍再一次进到老婆体内。

    「老婆,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还是蛮诚实的。这淫水多的,我的肉

    棍都可以冲浪我了。你要是真的不想让进来,流这么多水干什么呀?老婆!你说

    呀!」,小王淫笑着问。

    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夹杂着淫液被撞击飞溅的水声。老婆下体的淫水确实

    不是一般的多。

    这时,老婆的呻吟声,渐渐响起,越来越大。她自己注意到自己的淫叫声太

    大了,就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声音变的压抑而淫靡。不由得让我想起「强奸」两

    个字。一想到这两个字,下体一阵悸动,射了!裤兜里黏糊糊的一片。

    我忙去洗手间处理。等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回到包房了。小王一脸的意气

    风发。老婆则面带桃花,看我的眼神有些不自然。

    当出饭店时,我是被老婆馋着的。小王要送我们回家,老婆想要拒绝,却怎

    奈实在无法一个人将我架回家去。

    把我放在床上,把我的衣服脱了,盖好被子。

    「真是的,你怎么让他喝这么多酒?」,老婆埋怨着小王。

    小王只是嘿嘿的笑着。

    老婆叹了口气,拿来湿毛巾给我擦脸。最后,温柔的亲上我的额头。

    突然,小王拉起老婆的手,往怀里拽,老婆挣扎着。

    「小王,我是你嫂子!不要再这样了!我们这样对得起你大哥吗?你大哥在

    这呢,放开我,再不放开,我就叫了!」,两手撑着他的胸,不让他得逞。

    「叫吧,嫂子!大哥醒了真的好吗?你是想让他亲眼看看我们这样拉拉扯扯、

    暧昧的样子?然后,听我讲讲嫂子是如何勾搭小弟,如何主动坐上小弟的大肉棒

    的?叫啊?!」,小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老婆一愣,张口结舌,竟无言以对。

    小王趁机用力一拉,老婆整个人倒向他,他就势一把搂住老婆,将她整个人

    抱在怀里。

    「你混蛋!你怎么能这样!」,老婆压低音量愤恨的说。

    「亲亲好老婆,我的老婆大人!都冷漠我好几天了,你怎么这么忍心啊?好

    绝情啊!我们那晚不是做了不下五、六次。次次不是都让老婆舒服得娇喘连连嘛!」,

    小王隔着衣服揉着老婆的丰乳,压低了声音,富有磁性的说。

    「下周我就出差,一走就是三个月。今晚,就让我再享受一下老婆迷人的肉

    体。最后再疯狂一把!我以后再也不会打扰你的生活。求了你!让我的大肉棍好

    好伺候侍候老婆!我的老婆!我的女神!我的小妖精!别折磨我了!就算临别的

    分手炮,作为我们一段露水姻缘的完美结束。好吗?!」,小王哀求着。

    老婆停止了挣扎。一番「肺腑之言」,似乎打动了老婆。他见机将老婆的衣

    服向上扯,两只大兔子立即蹦了出来,在胸前诱人的跳动着。小王的大手随即抓

    上酥胸,恣意的揉搓着。

    「你——」老婆想要推开他,奈何小王低下头突然袭击她的乳头,惹得老婆

    娇喘连连,连话都说不出来,更不要说推开他了。

    见老婆不再挣扎,把她的上衣扯下来,把她放在床上,我脚下的旁边。双手

    齐上把她的裙子连同内裤一起扒下来。

    而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娇妻被扒的精光,满

    是淫水的小逼,泛着光,暴露在小王眼前。

    「不要啊!你大哥要是醒过来,我们可怎么办?不要啊!求你了!」,老婆

    的脚触碰到我的手,她才想起老公还在身边。哀求小王道。

    小王将食指插入老婆的小逼,在里面挖弄了几下。引得老婆啊的一声,连忙

    捂住自己的嘴,呜呜的叫着。

    「老婆,都湿成这样了,怎么可能不要呢!但是,这里确实有点不合适。我

    们去你家的客房吧。」,小王说着,将赤裸的老婆抱在怀里,走出主卧室,进向

    偏卧室。那里平时都是空着的。

    此时,小王怀里的老婆,像个清纯的小姑娘,被情郎抱着,害羞的把脸别在

    男人怀里。却不见她刚才哀求不要的样子。

    偏卧室的门被小王用脚带了一下,发出咣当一声,只是没有关严,留了一条

    缝。

    我坐起来,让脑袋清醒一下,也观察一下他们会不会从卧室出来。确定无事

    后,我晃晃荡荡的来到门口,顺着门缝往里看。

    老婆被平放在床上。小王也已经脱得精光。粗壮、凶悍的大肉棍,竖在胯间,

    晃悠着。

    他欺身上去,压上老婆,嘴叼上一只丰乳,吸吮着。伸出舌头在乳头上绕圈

    的舔。乳沟、锁骨、香肩、芊颈一路舔上去,最后吻上俏唇。老婆的丰胸被小王

    的胸膛压扁,挤向两边。

    如玉的贝齿很快就被小王粗鲁的撬开。贪婪的舌头伸进去,肆意的搅弄着,

    体味着老婆香舌的美妙。吸吮老婆口中的琼浆,随着喉咙一下一下的蠕动,将老

    婆的唾液猥亵的吞咽下去。

    在如此的挑逗下,很快鼻子里传出混乱的呼吸,类似于呻吟的嗯嗯的鼻音。

    老婆无意识的在小王身下扭动着曼妙的细腰,引得小王大肉棒的马眼流出更多的

    粘液,拉出长长的丝,滴落在床上。

    那张下流的嘴离开老婆的唇,滑向一侧的耳朵,将耳唇含在嘴里,轻轻地吸

    着,发出啧啧的声响。时而伸出舌头,舔舐着耳廓。

    他的手也没闲着。摸着老婆的丰乳,揉搓了一会儿就一路向下游走,一直摸

    上老婆茂密的黑森林,深入泥泞的峡谷。老婆也配合地岔开双腿,方便小王坏坏

    的咸猪手。所以,手指很容易的潜入水淋淋的小穴。很快,老婆的呻吟声、小王

    的舔舐声和手指进出小穴的扑哧声,充满了房间。

    过了一会儿,小王把手指从小穴中抽出,闻了闻,一脸的陶醉,更放在嘴里

    如蜜糖般舔着。可能觉得舔得不过瘾,他一路向,在脖颈、胸部、细腰、小腹都

    留下他下流的唾液。当小王将头埋在老婆胯间时,传来小狗舔水的声音,下流、

    淫靡。

    这是老婆的敏感部位,哪经得起这样的挑逗,很快嗯嗯啊啊的娇喘起来,扭

    捏着腰肢,双腿紧紧的夹住小王的头,臀部一下一下的抬起颤动着。

    「不要——不要——啊——不要吸那里——人家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啊!——」,老婆娇声求饶。虽说是求他不要再吸了,却不见她把胯间的脑袋推

    开,反而夹得紧紧地,不知道是求饶还是撒娇助兴。

    舔了一会儿,小王起身,心满意足地擦了擦嘴边的淫液。把老婆扶到床边,

    分开她的双腿,搭在自己的肩上。然后扶着自己26厘米的大肉棒,探入老婆的肉

    缝。鸡蛋一般的龟头拨开阴唇,在小穴口来回的磨蹭着,让龟头涂满淫水。

    淫水不断里流出,老婆的小穴已经对这个庞然大物已经饥渴难耐了。在我看

    来,这大屌,比老婆的手臂还要粗。这么粗的驴鸡巴,小穴是如何容纳的?居然

    不会被撑爆。看来女人的小逼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正当我乱想的时候,大龟头已经涂满淫水,足够润滑,开始慢慢的插进去。

    进去一点,再退出少许。就这样,大肉棍一点点的侵入老婆的小穴,老婆满足的

    啊啊的大叫。

    也许老婆被挑逗的,在今夜想要放纵一次。随着大肉棍扑哧扑哧的抽插着,

    她无所顾忌的大叫般的呻吟着。仅仅是刚插进去半个阴茎,几乎让老婆高潮。难

    道粗大的阴茎就如此的神奇,如此的有魅力,让女人臣服其下,打开双腿,祈求

    它的进入?。

    「老婆,我要都插进去了?没问题吧?」,小王抚摸着老婆的头发问。

    「轻点——嗯——」,老婆低声嘤嘤的回答。

    大肉棒没有立刻下沉,而是扑哧扑哧的来回抽动,带出一股股淫水。仿佛冲

    刺前的原地准备。

    他伸直手臂,挺起上半身,大肉棍全根拔出,只留半个龟头在里面。随即,

    腰部用力下沉,压上整个上身的重量,大肉棒瞬间没入老婆的小穴。发出「扑哧

    ——啪」的响声。老婆也「啊!——」的高声的淫叫着,充满了满足感。

    门外的我,被这淫荡的气氛感染,释放裤子里蠢蠢欲动的肉棒。龟头上已满

    是黏糊糊的液体,正好方便我撸动。

    「老婆!亲老婆!亲亲老婆!我的女神老婆大人!好紧!好舒服!好美!好

    爽!」,小王兴奋的语无伦次的叫着。

    大肉棒刚刚抽出来,又迅速的狠狠地插进去。胯部猛烈的撞击着老婆的小逼,

    仿佛不把老婆的下体撞垮决不罢休。

    我心想,照这样下去,老婆的小逼又要肿上好几天。嘴上一口一个老婆的叫

    着,下身却把老婆当妓女一样的操着。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好的?他的大肉棍就那

    么好吗?。

    似乎在印证我的想法。小王确实没有怜香惜玉,暴风骤雨的操着,次次都是

    将大肉棍抽出只剩龟头,甚至全部抽出,再全根瞬间插入。操弄得老婆下体一塌

    糊涂。淫液被搅成灰白的泡沫,黏在小穴的四周、大肉棍的根部和肛门上。老婆

    的阴毛和小王的阴囊上满是淫液,水淋淋的。每次撞击阴囊都会打在老婆的屁股

    上,发出啪啪的相声。

    「老婆,老公操的你爽吗?伺候的老婆的小逼舒服吧?爽、舒服的话,就叫

    出来。老婆的浪叫,是你老公我最好的壮阳药!」,小王一边全力的操着,一边

    下流的挑逗着老婆。

    「嗯——啊——爽——好爽——好舒服——老公好会操——啊——操死我了

    ——啊——」,老婆真的回应着小王的要求,语无伦次的淫浪的叫起来。

    「老公操你操得这么好!让我当你真正的老公吧?天天把你爽上天!」,小

    王诱导着。占有老婆的身体还不算,难道还想扶正,成为正牌老公?就是这样逗

    逗我老婆,都觉得很无耻。

    「不行!——我的大老公是琦霖——你是我的大驴鸡巴老公——总想操我、

    强奸我的坏老公!」,老婆胡乱的说着。听得我肉棒一紧,险些射精,赶紧停手

    缓一缓。

    「大驴鸡巴老公?!叫的好!再叫几声听听!」,小王兴奋的说。

    「大驴鸡巴老公!——大驴鸡巴老公!——啊!——好爽!——大驴鸡巴操

    死我吧!——操死我算了!——啊!——用力!——大驴鸡巴用力操我!——操

    我的小逼!——大驴鸡巴快操——啊!——」,老婆忘我的淫叫着。应该是彻底

    放开了,放纵了。她主动迎上小王的唇,吻了上去,送上她的香舌,伸进小王的

    嘴里,搅动着,发出吱吱的声音。

    很快,老婆在大肉棍的抽送下,被送上了高潮。双腿紧紧地夹着小王的腰,

    双手在他的背后胡乱的抓着。

    「大哥是不是性我能啊?你们都结婚好几年,还没有孩子?」,小王问。

    「我不知道,我们都不带套的,就是怀不上。」,老婆回答。

    「看来是大哥不行啊!让你的大驴鸡巴老公射进老婆的子宫,把你的肚子搞

    大,让大哥好有个孩子。我这也是在做善事,是不是?!」,小王无耻的说。

    「好!——好啊!——大驴鸡巴老公射进来吧——射进我的子宫里——搞大

    我的肚子——啊——让我怀上你的孩子——我老公一定会喜欢的——快射进来吧

    ——」,老婆一脸的兴奋,急促淫乱的叫着,话语从未如此淫贱。

    我在外面听着,心里又气有兴奋,不由得又扶上肉棒撸动起来。老婆一直怀

    不上,不会给小王给搞大肚子吧?算来,这几天正好是老婆的排卵期,正是怀孕

    的最佳时机。要是她真的怀上别的男人的野种,可就成为实打实的荡妇淫娃了。

    「老婆,快叫!快叫大驴鸡巴老公射穿老婆的小逼,你的小骚逼已经急不可

    耐了。」,小王抓着老婆的双峰,随着大力的操弄,一下下用力的拽着。

    「大驴鸡巴老公——操我——快点操——用力——射穿——你的小骚逼老婆

    ——你的骚逼老婆——小骚逼——等不及了——操我——射我——射大老婆的小

    骚逼——啊——」,随着啊的一声浪叫,老婆臀部高抬,剧烈的颤抖着,又一次

    高潮了。

    在老婆的娇声浪语中,小王的大肉棍猛地撞进老婆的小逼,不再动弹,双腿

    不住的微微抖着。阴囊一缩一缩的,将数亿的精子轰进老婆的小穴,灌满老婆淫

    荡的阴道。

    真想不到会看到老婆如此淫荡的一面,简直比外面卖的妓女还要淫贱。不仅

    放开了让别的男人操,还淫叫着让人操大自己的肚子。不仅背着老公偷人,还要

    生下野种给老公养。

    虽然屈辱,却好兴奋。不行了,我也射了!啊!难道我真的喜欢妻子被淫?。

    射精后的我,再没有兴趣看里面奸夫淫妇的后戏。拖着醉醺醺、疲惫的身体,

    回房间躺下。

    安静的屋里,老婆的呻吟声,肉体的碰撞声,床板被挤压的声音,淫靡放荡,

    萦绕在耳边挥之不去。一直伴随着我睡去。

    半夜,我被尿意憋醒。宁静的夜晚,老婆的呻吟声特别清晰。他们居然还在

    做爱。

    上厕所回来,也醒了一些。感觉客房传来的老婆的呻吟声特别的妩媚、放浪,

    也更加的销魂,与肉体撞击的啪啪声交织在一起,回荡在漆黑的客厅里。我疲软

    的肉棒又一次硬了。

    勃起的肉棒驱使着我,来到客房门外。

    俊俏可人、巨乳细腰、丰臀长腿的老婆正岔开双腿蹲坐在小王的身上。浑圆

    的丰臀一下一下的起落着。吞噬、吐出,或者说是吸吮着大肉棍。两只巨乳随着

    身体的摆动,如肥美的大白兔跳脱着。

    熟悉的脸上,却呈现着陌生的表情。两腮绯红,双眼上翻,唾液顺着嘴角溢

    出却不自知,就像春天发情不能自已的雌兽。

    如此放浪的裸女,正骑在男人的身上,狂野的驾驭着身下的凶兽。这哪里还

    有我那可人的娇妻的影子。

    床边的小柜上放着两个药盒。仔细辨认,一个是金戈,一个是最近流行的女

    用催情药「恶魔丘比特」。他们刚才出去买的?为了这一晚上能够尽兴他们竟然

    一起吃春药。

    此刻,只见小王的大肉棍异常粗壮,上面的青筋几乎要爆裂开来。老婆赤裸

    的酮体呈粉红色,全身水淋淋的、油亮亮,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流。双手抓上自己

    的丰胸,迷乱的揉搓着,说不尽的妩媚、撩人。

    此时的她不仅丧失了作为人妻的廉耻,更是丧失了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羞耻

    心,彻底的沦陷在性交的淫欲中。只知道摩擦男人的肉棒来获得快感,尽情地享

    受大肉棒赐予的高潮。

    但是,在我心里的另一面,老婆摇摆起伏的淫荡的雪白的肉体,是那么光芒

    四射,那么的光彩照人。看得我,下体的肉棒淫水直流。情不自禁的再次撸动起

    来。

    小王双手扶着老婆的细腰,随着老婆的起落,大力的操弄着。他的双手深深

    的陷入肌肤里,似乎要把老婆的腰掐断一样。鸡蛋般的大龟头,在小穴口时隐时

    现。小逼已经红肿不堪,原本薄薄粉嫩的小阴唇,已经被拍打的充血,变的有手

    指厚。

    大吼一声,将老婆推到,以男上位的姿势,一口气疯狂的抽插了近百下。弄

    的老婆紧紧地抓着身下的床单,双眉紧锁,眼角挂着一丝泪水,朱唇微张,发出

    近乎哭泣的呻吟声,好像是高潮了。

    把老婆抱起来,让她像母狗一样撅着屁股。他在老婆的屁股上,啪的响亮的

    拍了一下,留下五个手指印。惹得老婆哼了一声,却没有丝毫埋怨。

    扶着血脉喷张的大肉棍狂野的冲进老婆的肉壁。老婆禁不起如此凶猛的刺激,

    不禁弓起细腰。小王并没有怜香惜玉,而是把大肉棍调到最大功率,就像上满了

    发条一下样,疯狂的抽插着老婆的小穴。

    老婆没有因为小逼红肿而退缩,而是像发情的雌兽一下,只知道顺着身体的

    欲望,发出原始的、淫荡的、下流的淫叫,被身后的雄兽奸淫,只要能被操弄就

    好。

    啪的一声,两具肉体的下体紧紧的撞在一起,密不透风。小王的下体不规则

    的颤抖着,阴囊再一次蠕动起来。老婆的淫叫也戛然而止,瘫在床上,嘴张得大

    大,胸部急促的起落着。

    两人叠躺在床上,似乎在回味着高潮的余韵。一股粘稠的液体从老婆红肿的

    小穴和小王的大肉棍的间隙里缓慢留出,浸湿了大片的床单。

    两人就这样躺着,不知是否已经睡去。小王粗大的肉棒还留在老婆的小穴里,

    不舍得拔出来。

    难道如此疯狂做爱还不够,今夜老婆还要陪着这个驴鸡巴老公过夜睡觉不成?。

    我叹了口气,回到空荡荡的卧室,独自一人躺在两个人的床上。

    早晨,我被闹铃叫醒。老婆那边的枕头是平的,没有一丝用过的痕迹。她真

    的陪了她一夜,他们不会疯狂了一夜吧。

    我走出卧室门。老婆正在收拾屋子,厕所传来洗衣机的声音。看着老婆一脸

    桃花,难道他们一大早上刚刚做过。

    还真是最后的疯狂。

    但愿是最后的疯狂。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