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不可能这么淫荡】第二章 世界杯与小黑驴(中)

作品:《我的老婆不可能这么淫荡

    作者:hangyuanfly。

    2017/10/03。

    字数:6620。

    第二章 世界杯与小黑驴(中)。

    清晨的朝阳穿过窗帘,洒落在卧室的床上。我从睡梦中醒来。看着身边沉睡

    的可人儿,不禁想起昨夜老婆和小王的两度疯狂。

    真希望昨夜就是一场梦。不敢相信老婆就那样轻易的背叛我。是小王给老婆

    吃了什么迷魂药?还是他的大肉棍对老婆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想着这些屈辱的事,我的肉棒竟然硬了起来。

    掀开毯子,老婆赤裸的肉体呈现在我眼前。我摸上玉峰,回想着昨天小王抓

    捏的情境。现在还可以隐约可见淡淡的抓痕。

    摸向老婆的阴阜,继续深入到肉缝里。那里仍留有红肿的痕迹。若非亲眼所

    见,我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老婆紧致的小穴是如何容纳下小王胯间的巨物的。

    轻轻揉着老婆的小豆豆,一会儿肉缝就变得湿润起来。

    老婆睁开她迷人的双眼,一声轻吟。

    她拨开我的手,撒娇道:「一大早上就淘气!你知道吗?昨天晚上,你都把

    我累死了!」随即,老婆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昨天晚上让自己累坏的,并不

    是自己眼前的这个老公,而是自己老公的小黑驴同事。

    她忙掩饰道,「你喝醉了,是我把你弄上床的。累死我了!」。

    我有些失落,老婆不仅偷情,而且还欺骗我。转念一想,她不过也是在掩饰,

    也说明她知道自己做错事了。

    「辛苦了老婆!让老公慰劳一下老婆。」。先不管什么出轨偷情。我的大肉

    棒正饥渴难耐。翻身压上老婆,肉棒滑入老婆胯间。试探几下就挺入一个温暖湿

    润的地方,开始缓慢的抽插。

    我亲上老婆的乳头,向上亲吻她的香肩,然后吻上她的红唇。老婆伸出小舌

    回应着,她下面的丰臀也在一下一下迎合着我的肉棒。

    老婆停止和我的亲吻,手指在我的胸前画着圈,故意避开我的视线,问我:

    「亲爱的,你爱我吗?」。

    「小傻瓜!怎么突然问这么奇怪的问题?」,我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你就说嘛!」,她追问道。

    「你是我的老婆呀!我爱你不是理所当然的嘛?!」,我回答。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做了你不喜欢的事,甚至是让你生气、讨

    厌我的事,你还会爱我吗?」,老婆小心翼翼的问。

    「这个呀?」。我想,在她看来,昨天她和小王的一夜疯狂虽然我还不知道,

    但是还是愧对自己的老公。这样问我也是寻求心理上的安慰吧。

    难道我说不,老婆一定会受不了的。再者,昨天在浴室外观看他们交媾,我

    竟然看射了,可能我内心深处不仅不排斥老婆出轨,而且乐于见到老婆被其他男

    人奸淫。

    我有些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这不就是淫妻吗?!我真可能是那样的人?。

    算了,不想了,还是先安慰老婆愧疚的心理,无论她做过什么,那毕竟我的

    妻啊。

    「无论你做过什么,只要是你喜欢的,就一定是我喜欢的。让自己的老婆快

    乐是作为老公的本分。所以,也不存在让我生气、讨厌的事。我不仅现在爱你,

    更会爱你一辈子!懂吗?」。说完,下体用力的顶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

    「嗯!——我也爱你,老公!永远爱你,下辈子,下下辈子,一直爱你!只

    爱你一个!」,老婆迎上我的目光,用力的说。

    「我们夫妻呢,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个人生活。有时候呢,不可避免的要应酬,

    甚至会放纵一点。只要老婆心里是有我的,是爱我的,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会

    原谅你,爱你,疼你。懂——」。还没等我说完,老婆就楼上我的脖子,深情的

    吻上我。

    我们吻着,胸口压在她身上,感受着两只大白兔的柔软,刺激的下面的肉棍

    更加坚硬的刺入。惹得老婆在湿吻的同时发出娇媚的呻吟,让我有一种无法抑制

    的兴奋,和作为男人的自豪。

    「老婆!老公厉害吗?」,我突然加快抽插。

    「厉害!老公好厉害!操的小逼好舒服!老公——用力!」。老婆似乎要高

    潮了。我更加努力的抽插。

    很快,老婆死死的抱住我,丰臀极力向上挺,迎合着我的肉棒。我也感受到

    她阴道里吸吮般的蠕动。老婆高潮了。我又抽插了两下,射在老婆的阴道深处。

    射精的同时,我在想,昨天小王也是这般扫射老婆的吧。现在老婆的阴道里

    应该还有他残留的精液。不知道我射入的精液,能不能把它们冲走,洗刷干净老

    婆的阴道。

    我抽出肉棒,用纸巾给她擦拭下体,看着自己的精液从老婆的小逼中缓缓流

    出,似乎又找回了对老婆的拥有感。难道对一个女人的占有,就是将精液灌满她

    的阴道吗?。

    晚上,下班后,小王又和我一起回家看世界杯。

    这次,他的注意力并不在直播上。虽然眼睛看着电视机,但是余光一直没有

    离开老婆,如野兽盯住猎物一般,一直在她身上游走着。

    而老婆,虽然昨天是主动上的小王,但是现在却在刻意疏远他。就是拿饮料

    和点心过来,也是让我转给小王,甚至依偎在我怀里躲避他的扫视。

    中场休息的时候,老婆去做夜宵,小王也起身去洗手间。

    我倒在沙发上小憩一会儿。迷迷糊糊间,听到老婆的一声惊呼,接着压低了

    声音说着什么,夹杂在电视机声中听不清。

    他们不会在厨房里做起来了吧?之前老婆一直疏远小王,难道是做给我看的。

    早晨在床上缠绵的时候,还信誓旦旦的发誓,爱我一辈子。这还不到一天,

    就又背叛我,又和小王搞上了?。

    可是,随即,心里升起更加强烈的冲动,驱使我悄悄地起身,走向厨房。想

    到可能看到老婆被侵犯的场面,心不禁砰砰直跳。

    厨房的门没有关严。透过门缝看到的画面,让我的下腹一阵燥热,肉棒立即

    硬了起来。

    厨房里,小王从背后紧紧的抱着老婆,一只手搂着腰,另一只手搂在胸前,

    脏手不老实的隔着衣服握着老婆的酥胸。仿佛要把老婆融到自己怀里。脑袋埋在

    老婆的长发里,贪婪嗅着老婆的发香。胯部顶着老婆的丰臀,摩擦着,挺动着,

    大肉棍的轮廓清晰可见。

    「小王——松开我——你不能这样——求你了——快放开!」,老婆哀求着。

    老婆用力的挣扎,特别是臀部的扭动,隔着裤子摩擦着小王的大肉棍,却引

    得小王更加躁动。

    小王一口咬上老婆耳朵,把耳朵舔得满是口水。一只手撩起上衣,钻进去,

    抓住老婆的丰乳,疯狂的蹂躏着。另一只手深入短裙里,将老婆的内裤扯到大腿

    间,手指如小蛇般钻入肉缝,搅弄着。

    老婆一声悠长婉转的呻吟后,竟瘫软在小王的怀里,不再挣扎。我猜,小王

    流氓的手指一定已经插入老婆的小逼里,并且还用手指在研磨这老婆的小豆豆,

    将老婆迅速送上高潮。

    老婆脸色绯红,有气无力的依偎在小王怀里。没等老婆从高潮的余韵里恢复

    过来,小王就单手脱下自己的裤子。大肉棒在老婆股沟上摩擦着,龟头满是马眼

    突出的粘液,亮晶晶。

    「嫂子,我被你迷住了。你知道吗,我一夜没睡,翻来覆去都是你的身影,

    你的娇喘,你的酮体。」,说着,他把老婆转过来,面对着他,撩起她的衣服,

    露出迷人、泛着桃花的巨乳。一只手抓上乳房,用力的揉着,胸膛靠上另一只乳

    房,摩擦着。

    「嫂子,你太性感了!太迷人了!你主动做上我的大屌的时候,我的心就是

    你的了。你就是我的女神!你就是我的救世主。没有你,我都不知道怎么活!这

    一白天,我过的浑浑噩噩,只想着能够立刻抱着你!」。说完,他低下身,控制

    着大肉棒刺向老婆的肉缝。

    「不行!小王!真的不行!我老公就在客厅,让他看到,我就完了!你这样

    会毁了我的!」,老婆双手抵住他的胸,拼命地挣扎着。

    恰巧此时,炉灶上,锅里的烫噗了出来,洒在燃气上,发次呲呲的声音。

    老婆借着这个机会逃离了小王的魔抓。

    小王提上裤子,想要在靠近老婆,都被躲开了。他只能怏怏地站在那,看着

    老婆忙碌着。他叹了口气,无奈的往外走。我赶忙轻轻地回到沙发。

    很快,小王就「上厕所」回来。

    之后,老婆端来夜宵。她再也没有给小王任何机会,一直依偎着我,就像收

    到惊吓的小鸟。

    小王胯间的大肉棒无奈的挺着。他又上了一趟洗手间。回来时脸色微红,想

    来是在厕所里解决了。等看完世界杯,他走了以后,我去厕所,空气中还弥散着

    精液特有的味道。

    第二天下午,公司里,小王找到我。说,他感冒了,在吃头孢,晚上没法和

    我一起招待客户了。可是他看起来还好啊。昨天晚上,那威猛的样子,在我家厨

    房里,老婆差点就被他强上了。

    但是,无所谓,一个人就一个人吧,谁还没个事啊。

    等到了酒店才想起来,还没有告诉老婆,我不回家吃饭的事。立即打电话过

    去,「老婆,我这招待个客户,就不回去吃饭了。小王还生病了,就我一个人,

    所以可能回去的会更晚些」。

    「哦!是这样啊!小王说他生病了?我知道了!老公注意身体!少喝点酒啊!」。

    老婆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隐约还能听到啪啪的水声,大概是在拖地吧。

    打完电话,就开始招待客户。没想到,对方主管的女朋友也随行,饭局之后

    的KTV 、洗浴桑拿一条龙也就省了。等我回到小区的时候,才8 :00. 远远望去,

    看着家里的灯都关着,难道老婆已经睡下了?。

    我小心的插入钥匙打开门,生怕惊醒老婆。我打开门厅的灯,眼前却多了一

    双本不该出现的、男人的鞋。这双鞋我太熟悉了。这几天,每天晚上它都会被脱

    在这。它的主人,就是一直来看世界杯的小王。

    小王来了?客厅的电视剧却没有被打开。难道这小子又是来找老婆求欢的?。

    昨天晚上不是被老婆严词决绝了吗?难道他趁我不在,强上我老婆?。

    想着老婆被小王压在身下,衣服散落一地,老婆的内衣被撕扯的破碎不开,

    满眼泪水的在小王身下被迫承欢。屈辱感和莫名的快感,缠绕着冲上头顶,下体

    竟瞬间硬的像铁棍一般。

    突然传来老婆妩媚的呻吟声,原来是我和老婆卧室的门没有关严。他们真的

    干上了。

    「嫂子,舒服吗?我的大肉棍厉害吧?」,小王得意的问。

    「舒服!——你的大驴鸡巴好会弄!——但是——你快点吧——我老公该回

    来了!」,老婆嘤嘤的说。

    「昨天晚上,在厨房里,你爽了,我却憋着。那时候,就该把你按在地上,

    操上你!」,说着,小王猛烈的挺动下体。

    一番狂轰滥炸,操的老婆啊啊大叫,肉体的碰撞声和大肉棍抽插的水声,此

    起彼伏。

    「臭小子——轻点——我可是你嫂子——你大哥的老婆——怎么满脑子都是

    操我啊?」,老婆以娇羞的声音质问着。

    「谁让嫂子先勾引我的!没听说过食髓知味吗?品尝过嫂子肉体的味道,其

    他的女人就索然无味了!嫂子你不知道自己有多么极品!就算是你的发香,都让

    我意乱情迷。」,说着,还真探到老婆耳边,深深的吸着。

    「你昨天——是不是在厕所——用我的内裤——自慰来着?」,老婆推开小

    王的头,问他。

    「要不是你拒绝我,我能吗?」,小王委屈的说。

    「但是啊!嫂子你知道吗?就算是你用过的内裤,都是那么的香。一条内裤

    来摩擦我的大肉棍,就像在摩擦你的阴唇一样;再拿一条放在鼻子上,嗅着嫂子

    下体的问道。啊!美妙极了!」,小王一副陶醉的样子。

    「你好变态啊!——多脏啊!——你还闻?!」,老婆嫌弃的说。

    「知道吗?我一会儿就射了!平时,我自慰得好久的。所以,昨天,我带走

    了嫂子的一条原味内裤!」,他还真在老婆下体摸了一把,凑到鼻子上,深吸一

    口。

    「你你还真闻啊!——好变态啊!——我的下面要被你弄烂了——啊——不

    行了——不行了——要坏掉了!——求你了——快射进了吧——我老公要回来了

    ——求你了——饶了我吧——都做3 次了——你真是头驴——太能干了」,老婆

    有气无力的求饶着。

    什么?3 次?小王是和我一起下班的。难道他们一晚上都在不停的性交?小

    王还真是头种驴。

    那我给老婆打电话的时候,他们正在床上翻雨覆雨?怪不得当时感觉老婆的

    声音怪怪的,还隐约的有水声。那时,老婆正被操弄着,说话才不正常,而水声

    是大肉棍搅动小穴发出的。

    想着老婆一边被从后面干着,一边接听自己老公的电话。再看着房间里淫靡

    的两具肉体,我竟掏出肉棒套弄起来。

    「嫂子放心。今天大哥要招待的是个很重要的客户。吃完饭以后,还要带着

    去K 歌、洗浴。如果需要的话,还会找女人。所以呢,我估计,今天呢,大哥得

    11、12点才能回来。嫂子,我们的时间还长着呢!让我好好的疼你。」,说完,

    弓起身子,吻上老婆的玉乳。

    「啊——就是那里——你好会舔——我的小奶头要被你吸爆了!」,老婆似

    乎真的安心了,呻吟的更加大胆、妩媚、放纵。

    「嫂子,我问你啊。我们做什么啊?」,小王问。

    「明知故问!——做爱呗!」,老婆娇声回答。

    「做爱,是不是夫妻之间才能做的?」,小王坏笑着看着老婆。

    老婆没有回答,不解的看着小王,点点头。

    「是吧!那应该叫我什么呀?亲爱的!」,小王在老婆耳边柔声的说着。

    「讨厌!占有人家的身体还不够,又要讨嘴上的便宜。不理你了!」,老婆

    噘着嘴,把头扭到一边。但是,脸上却满含笑意。

    「来嘛!亲爱的!叫一声呗!」,小王央求着。

    「不要!」,老婆果断的拒绝了。

    就是嘛!老婆的身子已经被他占有了,再叫他老公,那你们不就和夫妻一样

    了吗?对!老婆不能叫。

    肉体的撞击慢慢缓下来,蹂躏丰乳的手也温柔起来,他如视珍宝的轻吻着老

    婆的脖颈。

    「亲爱的!你知道吗?第一次来到你家,见到你,我就爱上了你!如果不是

    你已经嫁人,我就是上刀山下油锅,也要娶你为妻。但是,只能说造化弄人」。

    小王深情的说。叹了口气。

    「那一夜,你的主动求,让我惊喜万分。老天爷还是眷顾我的。我知道这样

    对不起大哥,但是我的心里只有你,我——我——」,小王不知怎么说下去,深

    情的望着老婆。

    「我已经是你大哥的女人。我们这样已经对不起你大哥了。我是不可能嫁给

    你的。懂吗?」,老婆劝慰着。

    老婆和小王的话,好生让人感到。只是,这对话的背景音是肉体的撞击和淫

    水被搅动的声音。奸夫淫妇。

    「我知道你是大哥的女人,不求一直拥有你。我只求片刻,此时拥有你。亲

    爱的!放开些!让我们体味此刻的欢愉!」,说完,小王再次胯部用力。

    响亮的啪啪声和老婆的呻吟声再次响起。

    「亲爱的!正在操你逼是谁啊?该叫他什么呀?」,小王不死心,再次问。

    「小王——小驴——啊——好爽——老公——」,老婆一声比一声高的叫着。

    看她的样子,我猜她要到了。

    她居然叫他老公了!那我这个老婆又是什么,还算什么?。

    「再叫几声好吗?我亲爱的老婆!」,小王满脸幸福的央求着。下面更加凶

    猛的撞击着。

    「老公——老公——大鸡吧老公——驴鸡巴老公——啊——」,老婆竟然在

    老公声中高潮了。

    只是他真正的老公,却在门外,听着老婆的淫声浪语,射了一手。

    小王也受不了,大吼一声:「老婆!我爱你!」。一阵凶残的撞击,射了。

    老公?!之前是身体,现在就连称号,都不专属于我。我看着手心的精液,

    叹了口气,找纸巾擦拭干净。

    我落寞的带上房门,走出小区。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着。满脑子都是他

    们做爱的画面,耳边回想着老婆的呻吟声,尤其是她喊小王老公的声音。

    我的老婆不可能这么淫荡!这一定是梦。

    夜深了,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

    手机突然想起来,是老婆打过来的。她还是我的老婆吗?她不是叫小王老公

    了吗。

    「老公你在哪?忙完了吗?什么时候回来?人家等你一起睡觉呢!」,老婆

    撒娇的说。话语中尽是妖媚。

    想来是小王已经离开了,才想起我这个正牌老公。在别人身下承欢的时候,

    可没见她想起我来。

    「我刚送走客户,这就回家,你先睡吧!」,我有些生冷的回答。

    「不嘛!我要等老公回来一起睡!」,老婆嗲嗲的说。

    老公两个字让我万分反感。只说了一个好字,就挂了。

    我越想越气。在路边烧烤摊要了一小瓶白酒,一把肉串,喝了起来。

    我微醉的回到家,老婆迎了出来,散发着刚刚沐浴过的清香。

    此刻的她,清纯、乖巧。我自己都怀疑,刚刚那个在床上淫靡之极的荡妇,

    真的是她吗?。

    这是噩梦吧?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我坐在桌边,老婆端出生日蛋糕。

    「祝老公生日快乐!」,老婆吻上我的脸颊。

    吹灭蜡烛后,老婆告诉我,有礼物要送给我。她从厨房带出来的,竟然是小

    王。

    两个人将我脱光,捆绑在椅子上。他们也脱光了。

    老婆两只手一起攥着小王的肉棍,撸动起来。很快,就一柱擎天。

    老婆一口将龟头含到嘴里舔舐起来,吃的「啧啧」作响。她一边舔着,一边

    看着我。

    「为庆祝我老公的生日,表演开始!大驴鸡巴老公!操我!」,老婆像妓女

    一样贴到小王身上。

    小王像抱婴儿一样,抱着老婆,来到我面前。打开她的双腿,让老婆的屁股

    对着我。他故意将老婆的臀瓣往外翻,使得肉缝清晰可见。

    老婆的花心已经打开,准备迎接她的大驴鸡巴老公。

    大肉棍一下子就顶入老婆紧致的肉壁。而被捆绑着椅子上的我,竟然硬了。

    在老婆一声声的呻吟中,硬了。眼睁睁的看着本该只属于我的阴道,被其他

    的肉棒抽插着。

    小王抱着老婆,坐到我前面的桌子上。老婆丰臀就在我眼前20厘米处。淫液

    掺杂着肛门的味道,直往我的鼻子里钻。

    就在我眼前咫尺的距离,巨大的肉棍,上下翻飞的进出着老婆阴道。两人下

    体的每一次撞击都飞溅出不少的淫液。这么近的距离,迸溅得我一脸的骚味儿。

    闻着这刺鼻的味道,我的鸡巴更硬了。

    小王架着老婆的美腿,肉棍快速的在滑腻的阴道里抽插着,老婆则以美妙的

    呻吟回应。香汗淋漓的两人,赤裸着,紧紧地黏在一起,相互摩擦着、索取着。

    突然,小王一声低吼。却在这时候,老婆挣开小王,丰臀猛地抬起来。大肉

    棍滑脱出来。一道白线,乳白浓稠的精液,直接射向我的脸。

    我大惊,慌忙躲闪。

    醒了过来!原来是梦。

    裤裆里,温温的、湿湿的、粘粘的。

    我居然做了这样的春梦。

    春梦吗?!噩梦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