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夜谋-完整

    下

    魏谢淫笑着大力揉捏着慕容婉又大又软的奶子,肆无忌惮将那对又大又挺的、雪白腴美的巨乳蹂躏成不同的形状。“你巡视公司的时候,这对大奶子在公司里淫荡地乱晃乱甩,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一把抓爆了它们。这可是全公司男人都梦寐以求的艳福,老子我今天要好好享受个够。”  他一边淫贱着捏住她保养极好的绯红色的奶头大力往外扯,一边无耻地威胁道,“贱人,如果不想被枪爆了骚穴,就乖乖按我的吩咐做。现在我命令你趴在我身上,风骚的大屁股对准老子的脸,然后再好好给我吸老子的大屌。”  “对!对!就是这样!注意牙齿不要刮到老子的龟头,舌头再给我舔的更快更用力点。还有,把屁股再放低点,好让我瞧的更清楚点。死骚货。”魏谢淫亵地用枪将慕容婉的阴阜撬开,瞪大眼睛贪婪地打量着她蜜汁满溢的肉穴。  被修剪的整整齐齐的黑森林此刻泛着淫靡的水光,但依然乖乖地笼罩在慕容婉丰美的肉阜上头,贴心地保护着这块丰腴多汁的蜜肉。紧紧缠绕着乌黑枪口的肉壁与纯洁少女们的绯红色相比颜色稍深,在昏黄的灯光下如泛着晶莹光芒的淡紫水晶。这两块美肉近乎痉挛似的收缩着,不断地挤压填补着随着粗黑枪管搅动所留下的空隙。半透明的靡丽的淫液不断地从深邃的腔道里涌出,一部分顺着乌黑粗大的枪管流淌,浸湿了魏谢握枪的凶爪,但更多的是汇集到那如红宝石绯艳的充血胀大的肉粒上,随之滴滴答答地砸在魏谢淫亵猥琐的脸上。  粗黑腥臭的肉棒堵住了慕容婉嘴巴,把她心中的翻滚的悲愤与口中凄楚的哀鸣都通通堵了回去。她痛苦哀婉地摆动着腰肢,想要摆脱冰冷的枪管的蹂躏,却又不敢动作太大以至于触怒魏谢。最终只能是让美胯下的淫美肉花随着魏谢淫邪的玩弄不断地绽放与收缩,并且间续着往外喷洒那馨香靡艳的花露。  “嘴巴再张大点,把老子的大鸡巴再吞进去点。再深点!再深点!对,就是这样。舌头也给老子动起来,好好给我舔老子的屌袋。”魏谢一脸的舒爽,他涨着脸,脖子的青筋都鼓了起来,全身的肌肉也绷得紧紧的,气喘吁吁道,“想不到我们全公司公认的最美艳的冰山美女总裁夫人,这张娇艳动人的小嘴居然是这么的有容乃大呐,老子这样超尺码的伟器也能吞的下去。真是让人难以估料,难以估料啊!哈!哈!哈!哈!”  慕容婉一边强忍着胯下美肉中传来的手枪那冰寒刺骨的冷意及与之相伴的那种直透人心的危险醉人的快感,一边满脸羞愤地舔舐着魏谢紫黑色的大肉棒。她努力张大自己的樱红小嘴,并且不断地缓缓调整着自己那张巴掌大小脸和修长美脖的位置,好将嘴巴里粗大腥黑的肉棒一寸一寸地往里吞,直是被梗得那对狭长妩媚的美目不由自主地瞪大,泛出大片大片的眼白。在魏谢的威胁下,同时也为了早点结束这痛苦的噩梦,她不得不绷着腹部往拼命嘴里吸气,同时努力蠕动着喉腔以及香软玉舌挤压那根让她痛苦万分的巨棒。  魏谢一边肆无忌惮地淫笑着戳弄着慕容婉敏感淫艳的蜜肉,一边用恶毒的话刺激着慕容婉的自尊心。内外交加的强烈刺激,让被堵住喉咙的慕容婉那渐渐缺氧而使得大脑愈加空白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剧烈抽搐起来,最终让她那濒临崩溃的蜜肉开始剧烈地收缩与颤动,双腿无力地瘫软了下去,丰腴肥美的翘臀压在魏谢的脸上,大股大股的蜜液泉涌而出,混杂着淡黄色的尿液,淫靡地浇了魏谢一脸。  魏谢毫不在意慕容婉喷洒在他脸上的汁液,反而抬起头,淫亵猥琐地伸出舌头,牢牢地贴住她那怒放的蜜肉之花,大口大口舔舐着她喷射出来的甘甜蜜汁。  胯下肉棒传来的慕容婉喉腔反射性抽搐所带来强烈刺激,让魏谢再也忍受不住射精的冲动,大量的腥白浓稠的精液喷涌而出,直接灌进了她的胃里。  “爽!爽!爽死老子了!想当初,老子趴在地上往你这贱婊子裙子里偷窥的时候,就幻想过你这又圆又翘的大屁股压在老子脸上,把那甘甜淫艳的蜜汁浇我一脸时,已经爽到老子鸡巴要胀爆。没想到这真正的享受比老子的幻想还要爽上一万倍啊。嘿嘿,要是我们现在的样子被公司里那群男人看到的话,我一定会被他们嫉妒的眼神活活给烧死啊!实在是太他妈的爽了!”魏谢猥琐地舔着舌头,淫亵地回味着慕容婉蜜汁那甘甜浓稠的味道。  慕容婉渐渐地清醒了过来,她勉强支起身子,干呕着捂着嘴巴,强压着心中的羞愤扭过头去瞪着魏谢,那张俏脸春意浓郁,半透明的紫色睡裙濡湿后愈加淫秽诱人,胯下美肉汁液横流,这狼狈样子看过去有种说不出哀婉与凄楚,“你是严子华那混蛋雇来的吧!”  魏谢的身子猛然一震,但却强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嘿然地笑道,“大美人不用管我是谁请来的,你只需要知道我要把你弄死就可以了。”  慕容婉轻蔑地看着魏谢,一边用抠着喉咙,努力想将魏谢射进去的精液呕出来,“哼,如果不在意的话,你手指头上就不要有那么多小动作,用得着这么急着想干掉我嘛。奴家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而已,而且刚刚才毫无反抗之力地被你用两把枪玩弄过。”  魏谢恼羞成怒爬了起来,将慕容婉摁在地上,掰开她那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准备埋下头去啃唧她水淋淋的蜜穴,“老子想要干什么,用不着和你啰嗦。”  慕容婉任由魏谢摆弄她的胴体,只是不屑地撇过头,她的声线有种高潮过后的酥软,却掩盖不住其中的那份不屑和蔑视,“哼,刚射过的你现在还硬的起来么?如果只是想舔奴家肉穴给奴家服务,还不如谈谈我们合作的可行性。”  魏谢一愣,停下动作来哈哈笑道,“老子刚强奸完你,而且还准备把你给杀掉,能和你有什么合作?”  慕容婉坦然一笑,“杀了严子华——这件事我们就可以合作。你之所以会来杀奴家,除了当初奴家让你在全公司人面前丢尽脸面之外,严子华应该也许了一大笔钱给你了吧。没有严子华暗中协助你,谅你也没办法这样悄无声息地潜进这个别墅。”  魏谢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几转,口桀口桀笑道,“我知道你说的合作是什么意思了。没错,严总是承诺过我,只要杀了你,他就会给我50万现金,并且安排我偷渡到越南去。”  慕容婉想看白痴一样看着魏谢,“50万!你是把奴家当成白痴,还是自己变成白痴了?你在严子华那混蛋手下干了这么多年,会不知道他是什么德性,他舍得给你50万!以他精明吝啬的个性,唆使一个和奴家有旧怨的家伙来杀我,舍得吐出20万就到顶了。”  “妈了个逼的,你这臭娘们还真是精明。”魏谢怒冲冲地将慕容婉扔在沙发上,然后整个人扑了上去,双手大力蹂躏起她如成熟的水蜜桃一般诱惑可口的美乳,一边用不知何时又怒张起来的龙头巨棒狠狠干着慕容婉,“哼!没错,就是二十万!你不是说老子射完不能硬了吗,先把你肏傻了再说!”  慕容婉被魏谢的暴力抽插,肏得连话都有些断续,“嘿…嘿…,杀了奴家…之后…严子华安…排…你偷渡越南,你也不怕…有命拿钱…没命花。千里…杀人…只为财。严子华不是许诺你…杀了奴家之后…,给你…20万现金么。你去杀…了他,那20万归你,我再…再额外…打50万到你账户上。哦——啊——”  听到慕容婉的许诺,魏谢的鸡巴胀得更大了,但是他的动作却停了下来,“真的?真的能额外再给我50万?不对,虽然说严总裁确实很精明吝啬,但是总裁夫人你也不是盏省油的灯。他只肯给我20万,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肯给我50万!”  慕容婉长嘘了一口气,瘫软着那成熟风骚的胴体,闭着眼睛休息了半晌后道,“哼,猪油还没蒙住心。严子华那混蛋只肯给你20万,而奴家愿意花50万,是因为我们立场不同。严子华每花一分钱都是从他自己的口袋往外掏,而且唆使你这个和我有旧怨的人来杀我,即可以减轻他的嫌疑,又可以少出一大笔钱。而奴家,如果说不动你反过去杀了他,首先奴家自己的性命就没了;反过来,你杀了他,奴家不仅可以不死,而且还继承他所有的家产。你说,我愿不愿意再花50万买他那条命?”  魏谢大喜过望,频频点着上下两个头,兴奋得瞳孔放大、嘴角流涎,“说的是,说的是。不过,嘿嘿,不过既然这样,50万已经不能满足我了!我要80万!不!不——我要100 万!”  “哦——嗯啊——”慕容婉被魏谢的一顿狂插搞得全身酸软,双脚不由自主地倒勾在魏谢的背上,一只手捂着脑袋,另一只手捂着嘴巴,抻直那修长的玉颈,从喉腔中挤出一声长吟,胯下的蜜肉剧烈的收缩,大量的蜜汁汩汩而出,良久才应道,“哼——想的到美,但是这不可能!严子华那混蛋为什么想杀我,还不是因为公司的经营出了不小的问题。他是指望谋杀了我之后,策划获得一笔巨额的保险赔付金,并且借悲情牌向生意合作伙伴请求延迟资金交割,好缓轻公司的流动资金方面的压力。在他死之后,我不仅不能从公司抽调资金,反而要继续往里面垫钱,所以我近期能随意支配的现金也只有50万了。况且,要了太多钱,你也不怕自己被撑死,偷渡去越南的时候就不怕有人黑吃黑么?70万,已经足够你在越南做生意的启动资金了。说不定你还能混个醉生梦死的土皇帝做做,做人要知足,不能太贪心。”  魏谢也忍受不住射精的冲动,大股大股的浓精如子弹一般喷射到慕容婉的子宫上,打得她腴美性感的胴体一震一震,气喘吁吁道,“这样的话——唔——50万也不是不能接受。但是…但是——”  “没有什么好但是的!”慕容婉冷然打断道,“魏谢,你是个小人!更是个贱人!但不是一个蠢人!20万与70万相比,应该选择哪个,你自己想的明白。而且你应该好好想想,严子华许你的20万你真的一定能顺利拿到手吗?为什么严子华那混蛋要说安排你偷渡越南,你就不怕他趁机杀人灭口。”  魏谢猛然一震,低头量思了许久才嘿然道,“嘿嘿,总裁夫人指教的是。不过我还有个要求,就是杀了严总之后,我还要好好再肏你一次。”  慕容婉断然拒绝到,“不行!绝对不行!杀了他之后,我们决不能再有联系,答应你的那笔钱,奴家在确认严子华死了之后,就会打到你的账上,但是奴家绝对不能和你有任何额外的联系。万一被警方知道了,奴家可是会竹篮打水一场空的。”  “好吧,成交。”魏谢点了点头,却又满脸淫亵污秽地笑着逼近慕容婉,“但是尊敬的总裁夫人,既然你不愿意事成之后被我肏,那么我就在去干掉严总之前再好好安慰安慰他的娇妻吧!嘿!嘿!哈!哈!哈!”  “你这混蛋!放开奴家!放开!啊——哦——嗯……”  ……  窗外的风呜呜地继续吹着,别墅外的树与草在黑夜中呜咽地低鸣,别墅里的灯光依旧是那么昏黄暧昧。  慕容婉坦然看着自己被污秽的体液染湿而显得格外淫亵的紫色睡裙下,那美艳胴体上满布的青紫手印,与怒绽的肉花中悄然淌出的白色腥臭的稠精。从柜子里摸出一个精美的手机,从电话本选出一个没有命名的号码,摁下通话键。  “喂,主人你好。鱼已按计划吞饵,请主人注意收钩。”  “收到。婉奴,你今天晚上玩的开不开心?”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一个冷漠淡然的年轻声音。  “讨厌啦,主人。那个又蠢又贪的家伙怎么能和主人您比!您的圣根可比他强多了!而且主人怎么可以把您经常搞用了奴家的那边枪给他,搞得奴家那时候根本压抑不住自己的冲动呐,您可真是坏死啦。不过那家伙倒是有把子庄稼力气,还有恢复力不错。”  “婉奴,你放心。那把枪不是我平常用的那把。你这次做的很不错,我过后会好好奖励你的。接下来的事按计划进行就可以了,你可以去洗洗身子,然后睡了吧。”  “嗯,不,这是婉奴应该做的,能帮上主人就是奴家最大的荣幸。不过奴家会好好期待主人的奖励喔,想到这个奴家下面又湿了。”  ……  次日X 市早间新闻快讯:我市著名青年企业家严XX昨晚不幸遇害,案发当时我市新调任的公安局柯副局长恰在附近巡夜。凶手负隅顽抗,被柯副局长及手下干警当场击毙。以下是新闻详细讯息:  英姿勃发的年轻局长神情非常严肃,声音显得异常的沉稳有力,“市民的生命安全!是我们广大干警最为重视的事情!人民的利益就是我们广大干警行动的命令!对于严XX同志的遇害,我们警方表示沉痛的遗憾。此案中暴露出来的警用枪械管理问题,我们警方上下极其重视。我们誓将严查到底,给广大市民一个实实在在的交代……”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