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六十九章

作品:《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第六十九章、填水坑(下)。

    自从和徐胖子搞上了以后,老虔婆就像是重新焕发了第二春,乃至于她就更

    加想要摆脱掉她的那个混蛋丈夫,好让她可以和徐胖子更好的双宿双栖。

    于是她觉得不再逃避,也不再去纵容她的混蛋丈夫。

    过往她为了女儿的名节一直容忍到现在,不过她现在想通了,纵然女儿的名

    节很重要,可是她才不相信她那个混蛋丈夫会拿自己来鱼死网破。

    之前她是过于紧张还有身在局中没有看清楚,要知道国内对于猥亵甚至强奸

    未成年少女,罪责足以判决十年以上,以至于无期徒刑甚至死刑,而且还是亲父

    强奸自己的亲生女儿,怕是打靶十次都够了。

    若是她的混蛋丈夫敢说出第一个死的人绝对是他。

    老虔婆很清楚她的混蛋丈夫的为人,看上去好像很大气,内在其实都不知道

    有多怕死。

    加上她有了新欢的男人,使得老虔婆将心里离婚的念头落实了。

    女人就是这样,即便她的丈夫没有这么混蛋,都宁愿为了在外面搞上的男人

    抛弃自己的家庭,何况是饱受丈夫折磨的老虔婆。

    便日,不知道从哪得知高利贷的人已经退去了的老虔婆的丈夫,见风头暂时

    过去,就跑了回来,毕竟在外躲躲藏藏的日子也不好过,怎么比得上在家有贤惠

    的妻子,有安稳的瓦室遮头来得好。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他刚回来,迎接他却是来自老虔婆的离婚协议书,他不由

    得讶异,难不成老虔婆不怕他强奸女儿未遂的事情宣扬出去,败坏女儿的名节了

    吗?没理由啊,他可是深知女儿一直都是妻子的弱点,也正是因为这个弱点他才

    可以这么潇洒地把妻子和女儿推到前台作为他的挡箭牌。

    老虔婆的丈夫不明觉厉。

    但老虔婆这一次是真的下定了决心,对待眼前这个与她相睡了十多年的枕边

    人,她已然没有了一丝的感情,有的只是恨,恨他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没人性,恨

    他为什么要来如此地作践她,恨他为什么不肯放过自己。

    老虔婆的丈夫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开这么好的挡箭牌,他还想着老虔婆可以

    为他还债呢。

    在老虔婆的丈夫以为,老虔婆肯定还藏有他不知道的钱财,不说其它的,不

    是还有这间房子吗?旋即老虔婆的丈夫自然又提起了他强奸女儿的事情,威胁老

    虔婆若是敢跟他离婚,他就把这件事宣扬出去。

    可是老虔婆不慌也不乱,孑然早已料到她眼前这个混蛋丈夫必定会又用这件

    事威胁她,老虔婆面对着她的丈夫,露出一丝的冷笑,一份文件扔到了她丈夫的

    面前,上面正是写着强奸未成年少女的条例法桉,还有清楚列出所谓的「后果」

    是有多严重。

    此刻老虔婆再也没有了畏惧,因为她知道她的丈夫的「秉性」

    是有多恶劣,是有多么的没用和怕死。

    于是果不其然这次轮到老虔婆的丈夫慌了,他没有想到老虔婆居然真的不在

    意女儿的名节,跟他来了个釜底抽薪,也让他彻底没了筹码。

    确实让老虔婆猜对了,她的丈夫的确怂了。

    顿时她的丈夫跪了下来,恳求老虔婆的原谅,想让老虔婆借此收回离婚的决

    定。

    不得不说老虔婆的丈夫不去当演员真的浪费了他这块材料,声泪俱下,向着

    老虔婆忏悔他的过错,甚至连把老虔婆充满着对其无比的恨意都有些松动了。

    只是可惜,如果没有徐胖子,老虔婆或许有千分之一的机会会被其打动,万

    分之一的机会会原谅她的丈夫,毕竟相栖与共了十多年,就算对着棵树对了十几

    年,要砍掉也会有舍不得,何况是她丈夫在性情大变之前她依然还是爱着他的。

    可是徐胖子的出现,让她彻底没有了顾虑,在这里不得不说徐胖子的调教手

    段高超,居然就这么把一个良家贞妇搞得对他死心塌地的。

    爱情可以让人奋不顾身,也可以让人麻木。

    见老虔婆无论如何都不肯让步,铁定了心要跟他离婚,老虔婆的丈夫深知他

    若是没有了老虔婆,他就等于是没有了退路。

    因为他现在全部的经济来源都是靠着老虔婆支撑着,若是老虔婆跟他离婚了,

    那他欠下的那笔赌债,高利贷的人是不会放过他的,尽管现在不知道为什么高利

    贷的人会暂时退去,可是他知道钱并没有还清,如果还清像先前那次般会有通知

    他的,不然他也不会再敢出现在赌场。

    如今他的事情也传遍了大多数街坊亲戚,是不会有人借钱给他的,现他唯一

    的救命稻草就只有老虔婆,若是连老虔婆这根救命稻草都沉了,那他就真的死定

    了。

    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这最后一丝的挣扎,大不了最后同归于尽,不让

    我好过,那我也不会让所有人好过的。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老虔婆的丈夫天天都堵在老虔婆下班回家的路上,死缠

    烂打地想让老虔婆放弃和他离婚的念头。

    只是他这么做都只会是徒劳无功而已,有见过哪个男人能挽回得了死了心要

    出轨的妻子的?可能大家都会说为什么老虔婆的丈夫不使用暴力,甚至强奸凌虐

    的手段,让老虔婆屈从?反正老虔婆的丈夫没有签离婚协议书,他们都还是夫妻。

    呵呵,别傻了,老虔婆的丈夫不是蠢人,婚内强奸的桉例在国内不是没有过,

    若是他做出这样的事只会让他们的离婚直接变成现实,还不如这样拖着,毕竟离

    婚法桉规定若是一方不同意离婚,必须分居两年才能自动离婚,或许两年里会有

    什么转机也说不定。

    再说了,在老虔婆丈夫迷上赌博开始,他的身体就不如从前了,加上年纪也

    上来了,房事方面早就力不从心。

    不然即使徐胖子调教手段再高超,以老虔婆和妈妈一般拘谨的性格,怎么可

    能会沦陷得那么快?亦然在老虔婆的丈夫心灰意冷的时候,事情却是出现了转机。

    徐胖子和老虔婆的奸情,终究是被老虔婆的丈夫发现了些端倪,毕竟两人恋

    奸情热,很难不被发现,况且还是一个与老虔婆生活在一起十几年的枕边人,对

    于老虔婆的变化他就算再傻也总能看出点什么。

    虽然老虔婆的丈夫很不愿意往他妻子有了别人的那方面去想,但是经过他好

    几天的观察,种种的迹象放到他的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他实在难以相信,过去一向相夫教女样样有道的老虔婆,会在他们还没有离

    婚和其他的男人搞上,要知道老虔婆的性格他也是知道,外表看上去似乎给人很

    刻板强硬的感觉,内心却是无比保守的小女人。

    不然他也不能用个唬烂的理由吓住老虔婆这么久。

    嫉妒,愤怒,不忿,怨恨,这四个词语就是老虔婆丈夫此刻内心的真实写照。

    早在他工作上发生的变故,使得老虔婆的丈夫产生了一种愤世嫉俗的情绪,

    他怨恨这个社会的不公,可是他又没能力去报复,就只有作用在他自己的身上。

    他亲生毁掉了自己的家庭,甚至几乎差点毁掉了自己的女儿,但是令他还有

    一丝欣慰的是,他的妻子并没有放弃他,尽管是他用女儿的名节绑架着,不得不

    否认在老虔婆丈夫内心深处,还有有着些许曙光的存在。

    只是这一丝曙光,如今亦不存在了。

    老虔婆的出轨使得老虔婆丈夫已然变得疯狂的内心,再一次掀起波浪。

    若说先前老虔婆的丈夫内心还有一点点良知,那么现在他就仅剩下一块无比

    黑暗的内心。

    他想要报复,报复一切对不起他的人,而老虔婆就是他首要的目标,是老虔

    婆摧毁了他最后的一丝人性,他不能好过,他也要所有人都不得好过。

    老虔婆的丈夫没有立即地和老虔婆摊牌,反而一改常态似乎有意放手,不再

    纠缠老虔婆,大有一副打算放任老虔婆离婚的意思。

    然而老虔婆虽然有所察觉她丈夫好像对她产生了怀疑,可是主观上她觉得反

    正都要和他离婚了,甚至以为或许这样她丈夫会因此放过她,所以她并没有很把

    她和徐胖子的奸情放在心上,仅仅是多了几分警惕,终究是没有过多在意。

    直到她近来和徐胖子在天台的那一次,平时她和徐胖子幽会时都有所注意的,

    就那一次没有带套,却是没想到就这么怀上了。

    怀孕也就罢了,毕竟是她最心爱的男人射出来的种,只是世上哪有不透风的

    墙,常时她和徐胖子做爱的地点都十分隐蔽,即便是她丈夫都只有怀疑亦抓不到

    她出轨的证据。

    一切都来得十分之突然,老虔婆的丈夫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得知老虔婆怀孕的

    事实,不单止威胁老虔婆不能跟她离婚,还要老虔婆让他搬回去与之一起同住同

    睡,不然就把老虔婆出轨被搞大肚子的事情说出去。

    「不知道世人知道堂堂市一中重点中学的女老师,为人师表居然做出偷汉子,

    还被人搞大肚子,会是怎么样的震撼表情呢?而且要是女儿知道她的妈妈原来是

    个淫娃荡妇,又会是什么感受呢?哈哈哈」。

    「不要想着再拿女儿那件事来威胁我,你若是敢透露出去,受损的可不光是

    我,还有你女儿一生的名节和阴影,不知道你是否有跟我同归于尽的勇气呢?哈

    哈哈」。

    「况且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算你报警把我抓起来又怎么样,我已经不在乎

    了,我现在连我的命都不在乎了,你觉得我还会在乎坐牢吗?或者一些微不足道

    的名声?」。

    「你……混蛋,没人性的混蛋,那也是你的女儿,你怎么可以这样?!!」。

    「谁知道那是不是我的女儿,你这么水性杨花,都和其他男人搞出了野种,

    难保女儿不是你在外面和其他男人搞出来的,我倒是有些后悔,当初没有把那个

    小婊子给上了,看看到底她有没有她妈妈的逼那么骚」。

    「你!!!混蛋!!!你到底怎么样才愿意放过我?!!」。

    「放过你?你毁掉了我一生,我亦要你活在地狱里!!!我不会这么轻易给

    你得到幸福的,你等着吧,我会为你带来更多的『惊喜』的,桀桀桀桀…………」

    ……「事情就是这样了……」。

    「原来如此,难怪……」。

    「难怪什么?」。

    「这下子总算是可以捋清之前的来龙去脉了」,我稍微定下惊,虽然之前就

    料想到事情会很难搞,却是估不到会难搞到这种地步,不过听了徐胖子的描述,

    总算是解了我先前的疑惑。

    「我就说嘛,你这死胖子从来都不缺钱的,却是前段时间跟我说比较拮据,

    原来是去帮老虔婆还高利贷去了,顺便还把老虔婆包养了,你可以啊,死胖子,

    以前只以为你就玩玩女人而已,现在都搞到人妻上面去了,层次飙高啊」。

    其实我不知道的是,我第一次和温阿姨做爱的时候,那时徐胖子几乎临近到

    我和温阿姨的房间,仅仅差一点就看到他妈妈和我做爱的一幕,亦是那时候一个

    电话,使得才有了后面的故事发展,那个电话正是老虔婆打给徐胖子的。

    在冥冥之中,那时我最讨厌的老虔婆居然救了我一命,不得不说世事的无常。

    「枫哥,你就别嘲讽我了,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啊?陈老师的丈夫已经丧失人

    性了,他要是把陈老师的事情宣扬出去,怕是陈老师很难在市一中立足啊,到时

    事情一暴露,我亦是吃不了兜着走啊,光是我妈妈那关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现

    在我都不敢告诉她,她有个孙子快要出世的消息」,徐胖子着急地鼻涕一甩。

    「枫哥,你可不能对我坐视不理啊」。

    「尼玛,别把鼻涕甩我身上,既然我都说了会帮你就会帮你,你着急什么啊。

    办法也不是一时间就能想出来的,而且你这次搞出的事情这么大,你让我怎么给

    你擦屁股?」。

    「枫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对我是最好了」,徐胖子顿时一把哭一把

    泪的,疑似很感动的样子,「在我心目中,没有我枫哥搞不定的事,枫哥我这次

    全指意你了,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你少来,这事先容我想想,毕竟老虔婆的老公可不是易于之辈,如果他是

    为了利益还好说,可他现在不为钱财,就单纯不想让老虔婆好过的,这样的人最

    可怕」,我深深会晤道。

    上天欲要使人灭亡,必将使人疯狂。

    如今老虔婆的丈夫已经到底疯狂的边缘,距离灭亡已然不远了,他现在就是

    想拉着人跟他一起同归于尽,报复他人,也是为了报复他自己。

    「嗯?你一直紧盯着我干什么?」,我一抬头发现徐胖子正一脸期盼地看着

    我,其他的就不说了,可是徐胖子脸上的两瓣肥肉实在是让人莞尔,再好的思绪

    都忍俊不禁。

    见我一问,徐胖子回口就答:「等你想办法啊」。

    「想你妹啊,你以为好办法是一时半会就能想出来的么?」,我差点没一口

    血喷出来。

    「你先把你那张猥琐的面孔移开,打扰到我的思绪了」。

    「什么猥琐的面孔,枫哥,你说我什么都可以,但是说我猥琐我是绝对不认

    同的。尽管我徐胖子长得不怎么帅,可是在外面人家都说我是可爱憨厚的」。

    「滚,人家是捧场做戏你知道吗,人家……」。

    在我刚要继续数落这个死胖子,好让他知道一下他到底有多猥琐的时候,楼

    下传来了一阵动静。

    静极思动,我和徐胖子便走出了房间下楼,查看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待我们下到楼下,就看到了几位搬运工人正抬着一大件物品进来,纸箥的箱

    子从外面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兰姨则是在前面统筹着,为其带路。

    然即紧跟随后进来的,可不是我魂牵梦索的可人儿,温阿姨么?只见温阿姨

    一身黑灰相间的连衣裙打扮,与平时的风格没什么迴异,虽说是连衣裙,上身形

    如黑色上衣,七分袖束袖的设计,V领而不深V,渐露一点点的沟睿,成熟得体

    又不失大方。

    下身则是拼接的灰色修身包臀群,把温阿姨的好身材完美地展现了出来,纤

    细的腰肢与之丰满的臀部被紧紧包裹,一双雪白晶莹的美腿延伸而出,白皙稚嫩

    的肤色上印着浅浅的暗迷,显然是美腿之上包覆着昂贵的玻璃纤维的肤色丝袜,

    与之温阿姨的修长美腿相互辉映,相得益彰。

    飘逸的长发披散在身后,姣好的面容使人完全看不出这会是一位三十五六岁,

    生育过一个孩子的女人,不施粉黛却依然不输于擦了几层粉的嫩白,润润红唇带

    有些许液体般的晶莹。

    与之我之前见过的温阿姨不同,曾经我见过的温阿姨,成熟的风华几乎透体

    而出,一颦一笑之间都能把男人的目光吸引到她的身上。

    可是如今我见到的温阿姨,却是一身风情内敛,性感尽收,就像是古代的风

    月女子从良后,为心爱的人褪尽一身繁华,倾尽所有的美好只为挚爱之人绽放。

    这时温阿姨似乎也注意到我的存在,向着我温婉一笑,「小枫来了?」。

    「噢,是的,温阿姨,不好意思打扰了」,被温阿姨主动叫道,我顿时收回

    心神连忙回应道。

    「你看你这孩子,说什么打扰的,就当作自己家就行了」。

    温阿姨笑着道。

    不过我怎么觉得温阿姨这句话里有话呢?不过碍于徐胖子,兰姨都还在,我

    不敢做出什么大胆的举动,尽管我内心深处已然是很想把眼前许久未曾见的美妇

    搂入怀中。

    尽然妈妈是我的挚爱,可是温阿姨在我心目中亦是对我十分重要,无论哪一

    个我都难以割舍。

    温阿姨对我一生的影响,早就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深植我心底了,我爱妈妈,

    亦爱温阿姨。

    「对了妈,刚刚那个是什么啊?」,突兀徐胖子插了一句话,在于我和温阿

    姨伪装出来的生分,徐胖子就没有太多的客套,直接开口问道。

    「噢,那个啊,那是我一个朋友推荐我买的按摩椅,听说功效不错,正好前

    段时间医院的事情有点多,忙得我都晕头转向的,这下可以放松一下」。

    「按摩椅?这东西家里不是有好几张吗?」。

    「见朋友推荐的,我就试一试咯,家里那几张按摩椅有点旧了,也该换一下」。

    「哦」,徐胖子无所谓地轻描澹写而过。

    我在一旁听得都快无语了,徐胖子家原先的几张按摩椅我可是知道的,买的

    时候都是五万块打上的,到现在才用了多久?要说坏了换还差不多,可坏都没坏

    就是用久了点就要换,这尼玛的,土豪就是土豪,唉,枉我家一张按摩椅都没有

    呢。

    万恶的资本家啊。

    随即温阿姨转过一边对着我说,「既然都来了,今晚就在阿姨家吃饭吧,阿

    姨亲自下厨做一桌好菜给你们吃」。

    「等等,妈妈,你这很不公平,凭什么我平时在家都是吃兰姨煮的饭,下。

    ……小枫一来你就亲自下厨,你到底是我亲妈,还是小枫的亲妈啊」,未等我有

    所答复,旁边的徐胖子就先开始嚷嚷了出来。

    徐胖子的一席话使得温阿姨眼底闪过一道隐晦的异色,当然,表面温阿姨依

    旧不动声色。

    澹澹地瞟了一眼徐胖子,「你要是能像小枫这么懂事,成绩这么好,你想吃

    龙肉我都做给你吃,不过你能做得到么?」。

    「当然做得到」,徐胖子想都没想就答道。

    「那你告诉我,你中考考得怎么样了?」。

    「额……」,顿时徐胖子就焉了。

    其实徐胖子很想说他中考考得不错,额,应该说作弊考得不错。

    可是面对温阿姨锐利的眼神,却是心虚得失去了所有的底气。

    见徐胖子说不出话来,事实如何分外如是了。

    温婉婷无奈地摇摇头,心中不住地垂气,她的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如何

    不知道,要怪只能怪她从小太惯纵这小子了。

    真是恨铁不成钢啊。

    我对于温阿姨的邀请倒没有过多的思索,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妈妈,但说好

    的中考后给我惊喜的,爸爸一回来却是就把我赶了出去。

    一想到妈妈和爸爸两人独处在家,我的心就忍不住烦躁,越想越不忿。

    「我先上楼换个衣服,等下就下来给你们做好吃的」,说着温阿姨就往着楼

    上走去。

    余下我和徐胖子,突兀徐胖子凑了过来,「下流枫,我先出一出去看看陈老

    师,要是我妈问起来,你就帮我应付一下」。

    说着也不等我有所回应,就风风火火地冲出了家门。

    「喂」,最后剩下我一个懵逼的。

    这算什么?马勒戈壁的,就知道这死胖子,早知道就不应该答应这么爽快的,

    得了好处马上就变脸不认人了,靠。

    「算了,该死的死胖子」。

    叹了一口气后,悠悠地踏上阶梯,打算回去徐胖子的房间。

    徐胖子的房间门口,我刚欲要开门进去,忽然间想到了什么,然后朝着最里

    面的房间望去,不知为何心底一股心血来潮,站在了远处,眼珠子轱辘地转了几

    下,旋即嘴角扬起了一道弧度。

    臭胖子,让你令我不爽,那我只好去找你妈妈,把我「不爽」

    换回来。

    我走到了温阿姨的门前,正想要敲门的时候,才发现门并没有关上,于是我

    轻轻一推便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就看到温阿姨背对着我,然而温阿姨身上的连衣裙却是掉了下来,

    露出了温阿姨光滑细致的后背,曼妙的锁骨犹如天斧之工,使得温阿姨的后背不

    但没有盘缠环锁,丧失美感,反而增添了几分性感。

    释然温阿姨的两手已经置在黑紫色的胸罩扣上,随即宛若变魔法般分开,然

    即正要转过身来把胸罩拿下,谁知我的出现把温阿姨吓了一跳,连胸罩都没拿好,

    掉落到了地上。

    「啊」。

    温阿姨下意识地捂住胸口,待见到来人是我后,便才定下心神。

    「小枫?你怎么在这里,进来也不出声,吓死人了」。

    「要是出声了,怎么能看到温阿姨换衣服如此美好的一幕,让我大饱眼福呢」,

    我丝毫没有闯进朋友妈妈换衣服的房间的那种尴尬,反而坏坏一笑。

    「你呀」,温阿姨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随然不再捂住胸前倾泄的大好春光,

    大有一副任意我怎么看都无所谓的态度。

    「就知道占阿姨的便宜,又不是没看过,需要一副色眯眯的样子么?」。

    「谁叫温阿姨的身材这么好,奶子又这么大,百看不腻呐」。

    「我才不信,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新厌旧的么?或许过几年你看都不看多一眼

    了呢」,对于我的称赞,温阿姨不可置否。

    「好了,你快出去啦,要是被小沛看到你跑进我房间,偷看我换衣服,到时

    我看你怎么解释——」。

    「嘿嘿,温阿姨,你放心好了,那死胖……小沛那没义气的家伙,刚刚已经

    跑出去说是出去一下,不知道去哪了,按照我对他的了解,没到吃饭时间他是不

    会回来的,所以……」。

    我「嘿嘿」干笑两声,笑意里有着什么含意不言而喻。

    如果徐胖子知道他的好朋友为了讨他妈妈的欢心,很干脆地就把他给卖了会

    是什么想法。

    不过相比某个无良的「好朋友」

    已经在对他妈妈饱满雪白的大屁股伸出魔爪,这点出卖又算得了什么呢,是

    吧?「死样」。

    温阿姨娇嗔地埋到了我的怀里,「小沛出去了,不是还有兰姨在家么?你就

    不怕兰姨进来看到?」。

    「兰姨这时候都会去庭院打理盆栽,应该不会上楼的,只要把门锁上大概就

    无碍了」。

    「看来你做足了功课,可谓是用心良苦嘛」,温阿姨嘲讽我了一句,随即春

    意迎面,「那你还不赶快去把门锁上」。

    听此,我当即两眼一亮,心头热涌。

    也顾不上继续和温阿姨调情,忙投急趁地跑过去把门合上扣上了反锁。

    再回过来将温阿姨扑倒在床上,忍不住地噙吻起温阿姨的光滑美脖。

    「别……别这么心急嘛,真是的,又没人跟你抢」。

    「没……没办法……谁叫温阿姨你这么美,是男人都忍不住」,我一边舔吻

    着温阿姨的耳垂,一边带着些喘息的声音说道。

    只见我两手已经握在了温阿姨的一对美乳之上,肆意地揉搓,丝毫不顾忌眼

    前的女人是我最好的朋友的妈妈,就这么把好朋友的妈妈的奶子抓揉在手中。

    温阿姨的身体本就敏感,被我这么一抓,便即开始有所反应起来,很快连说

    话都断断续续,「我……我才不信……这么久……不来找……找我……我看你是

    ……喜新厌旧……。了才对……唉……我早就该猜到的……你那么年轻……我却

    ……」。

    「啪」没等温阿姨继续说下去,那肥美挺翘白嫩嫩的臀部上就多了一张红红

    的巴掌印。

    同时温阿姨的性感朱唇骤然被堵住。

    「唔……」。

    「唔唔……嗯嗯……」。

    两者的舌头相互融合到了一起,津液各自递送到了对方的嘴里,久久才松开

    彼此,一道唾液丝从我和温阿姨的嘴里延伸,牵带地垂涎下来。

    「现在我还喜新厌旧么?」。

    温阿姨有些呆呆望着我,眼底下似乎有着不敢置信的意味。

    不过却是化作一丝嬉笑,直直地看着我说道:「你变了」。

    「什么变了?」,温阿姨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我不是很懂。

    「变得比以前成熟,比以前更坏了,不过我喜欢」。

    成熟吗?经温阿姨这么一提起,我才略略发觉,貌似我确实是有所变化,似

    先前对温阿姨的动作,我以前哪有那么大胆啊,就算是和温阿姨确定了关系,我

    也没有那么肆无忌惮过。

    这么说起来,好像我的确变了许多。

    「那温阿姨,你觉得我变了,是好是坏呢?」。

    「人都是会长大,没有哪个女人喜欢自己心爱的男人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阿姨也不例外,只是我没想到,才短短这段时间,你居然发送了这么大的变化,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有啦,就是这段时间为了中考一直学习,不断学习,突然觉得好多事情

    看得比以前开拓了许多,以前有很多不理解的事情有了许多不同的看法」,我自

    然不会把我和妈妈说出去,不是我不相信温阿姨,狗血言情剧都有讲道,女人的

    妒忌心是很强的,谁知道温阿姨知道我和妈妈的事情,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反正我知道的是,若是妈妈知道,我和温阿姨的奸情,必定会把我五马分尸

    都不止。

    别怀疑,我了解的妈妈,铁定会干出这样的事。

    「嗯……」,被我吸允着奶头的温阿姨发出一道娇吟,待得快感略过,微微

    闭起的眼睛再次睁开,「对了,我还没问你中考考得怎么样呢?」。

    「那还用说,自然是没问题啦,我想大概考上市一中高中应该是没问题的」。

    我架着温阿姨的美体,置在高档的丝绸大床上,而此刻温阿姨全身上下仅剩

    一件黑紫色的丁字裤,丁儿布片时不时露出那片黑色的丛林,引人入胜。

    温阿姨对于我的不轨举动,丝毫不阻拦,反而很配合地摊开身子任由我噙舔,

    爱抚。

    低迷的娇吟接连传出。

    「唉……儒沛要是有你一半我就宽心许多了,以他的成绩怕是考不考得上高

    中都成问题,最近市里政绩很严,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好,是想办法帮他走后

    门进市一中,亦或者送他去贵族学校,但是我又怕给他进贵族学校,跟着那一堆

    富家子弟凑在一起学坏」。

    「唉……」。

    「额,我觉得温阿姨你这方面完全不用担心葛」,我想了一下,见温阿姨唉

    声叹气的样子。

    还是打算把徐胖子出卖好了,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

    如果我现在的身份是徐胖子的好朋友,或许我会将义气,但现在我可是在他

    妈妈的床上,玩弄着他妈妈的美体,作为温阿姨的男人,自然是把取悦自己的女

    人为优先啦,所以死胖子,对不起了。

    于是我便把徐胖子在某宝上花大价钱买了大量的作弊高科技,应用在中考上

    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给了温阿姨,当然了这主意是我出的事情我隐瞒了过去,

    反正都推给徐胖子就行了。

    不得不说徐胖子有我这个朋友还真是三生有幸,两人谁也不说谁。

    「我想大概儒沛他应该考得还不错吧,上市一中是没问题的大概」。

    「哼」听完我描述的,温阿姨重重地哼了一声。

    本以为温阿姨要发怒的,却是迎来的是温阿姨的一句叹息,「唉……。算了,

    事已至此骂那小混蛋也没什么用,反正也不指望他能靠读书成才,只要不给我惹

    祸就谢天谢地了」。

    「本想着要怎么给他筹算高中去哪里读呢,既然他能考上市一中就随他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