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杨晓琴】(04)

作品:《我是杨晓琴

    作者:河西怪杰。

    字数:12678。

    第四集 成了秦晓扬。

    【22】。

    【杨晓琴的话外音二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好心的杨大姐不但救了我,收

    留了我,而且还托她在省委当处长的丈夫田云山,让我到他单位作了打字员,为

    了告别过去,我将名字颠倒了一下,改成了秦晓扬……】。

    两年后。傍晚,省委某机要部门办公室。

    一个年近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坐在桌前,对着电脑审阅秦晓扬写的讲话稿。身

    着西装的秦晓扬,步屐轻盈,文质彬彬,手捧一杯热气腾腾的香茶,款款而来。

    说道:「田处长,别忙了,。喝杯茶歇歇……」田处长未回头,。随口应付道:

    「谢谢,先放那……」。

    秦晓扬走到近前,放下茶杯,俯身向下,问:「咋样,还满意吧……」说着

    话,。前胸下伏,顿时,她那对虽戴乳罩但难遮山水的巨乳,一下子压到田处长

    的脊背上,肉嘟嘟,热乎乎。很快,她那一股股少女特有的青春气息和体香,时

    快时慢的弥漫在老田的身旁。

    「扬子,你身上是股啥味……,。」田云山回头望着媚光四射的秦晓扬问。

    「啥味?还不是你常天闻的那味……」她羞涩的应了句,侧过了身子。田云山

    「霍」的站了起来,伸手抱住了她。「心肝,你咋这麽讨人喜欢呢。」他踮脚扬

    脸,嘴对嘴的接吻。「去,去去,去找那几个东北妞去,她们奶挺肉

    厚,压着舒服……别在这里烦人……」晓扬佯装挣扎,娇声哆气的嚷道。

    「别瞎说,污蔑革命干部。姓田的不是那种人……咱不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的贪吃鬼,咱这人知足识尽。」田云山说着伸手揪住秦晓扬的大奶,又揉又搓。

    「轻点,那是肉的,不是铁的,别捏了,疼死人了……我要不是怕咱处的几个狐

    狸精缠你,怕你和我杨芸姐闹离婚,决不会让你一次次的欺负……」。

    秦晓扬边说边扭,肥肥的大屁股时不时的蹭着田云山的胯间。

    「宝贝,哥这几天可想死妹子了……,今叫哥打一炮解解馋。行吧,心肝,

    乖乖……」田云山说着腾出一只手揉晓扬白花花的大屁股。

    秦晓扬:「啊……啊……不行呀,一会有人来了……」。

    田云山解开晓扬的衣衫,一手托奶,一手拨拉。伏身低头,嘴里嘟囔:「怕

    啥,怕啥,今是礼拜六,人们都下班了……没人,没人……」说着,扯下秦晓扬

    的西装裤,拽掉三角裤,掏出自己的鸡巴子,顺着妮子的屁股缝就插了进去。

    「呀……呀……」裸着下身双手支桌的秦晓扬一声声的叫着,田云山拉着扬子的

    双胯,一下下的干着她。「操……操……操……」他腾出一只手,探身抓住晓扬

    的乳房,身子一挺一挺。「田处长,你轻点,戳进人家子宫里了……」秦晓扬痛

    苦的扭着身说。田云山:「又不是第一次操你……,咋日屄,哥心里有底……」

    说着话,又是狠狠的几下。

    ……,仍是打字室,仍是打字的大桌子。畅胸露奶,撇腿显屄,一手支身,

    一手揉乳的秦晓扬,低头看着上司的阳具在自己的阴门中进出,嘴里「咿咿呀呀」

    地叫着。站在地下的田处长,手按秦晓扬双乳不紧不慢的操屄,「咕叽,咕叽,

    扑吃,扑吃」他边操边问:「你的成人考试考完了……?」晓扬淡淡的说道:

    「考完了,都是满分……」「最近,省委要抽调一批干部到山区扶贫,我想去,

    但舍不得你……田云山接着说」。

    「那里……,」秦晓扬又问了句。「河山县,咱省最穷最远的小县。」田云

    山答道。「河山县……」秦晓扬反问了句。马上,她脸色由晴变阴,由喜变悲,

    由欢天喜地变成泪水汪汪,但很快又恢复了常态。

    「那我跟你去……」秦晓扬装作轻松的说。「真的,……」田云山喜出望外,

    停止了动作,呆呆的看着她。晓扬「哈哈」的笑了。说道:「我是逗你玩哩,我

    连党员都不是,还能算干部……」。

    田云山认真地:「只要你答应跟我去,咱还是老规矩,升官不离婚,日屄不

    变心,天天想老婆,夜夜恩情深。」他手握龟头在晓扬的大腿上敲了几下,又给

    他插上了。「凭良心说,二年多了,为了我杨芸姐,那一次不是随叫随到,……

    让你咋日咋顺。」晓扬看着日自己的上司,满面春风的回答。「行,……行,我

    明……明……明天就托人给你办,真拿你没法,浪屄……日死你……日死你……」

    已到中年的田云山乐的手舞足蹈,洋洋得意。

    「死样……,轻点……哎呀……戳死人了」秦晓扬叫道。田云山没理她,快

    快的几下,屁股的肌肉一收缩,痛痛快快的「嗨嗨」了俩声,白花花的子弹,争

    先恐后的窜向秦晓扬的子宫。

    很快,俩个人都气喘嘘嘘,田云山软软的压在秦晓扬身上,俩个人赤裸裸的

    叠在一起。

    【暗】。

    【23】。

    【秦晓扬的画外音为了我扶贫转干的事,田云山动用了他所有的关系,四处

    求人,多方奔波,加上我平常在单位的表现,终于使我由一个普通的打字员,入

    了党,提了干,成了一名付局正科级干部。为了这事,他战友李云跃仗着他舅是

    组织部长,费尽千辛万苦……我清楚,咱一没送礼,二没请客,人家为啥,我心

    知肚明……,那天……】。

    夜晚。秦晓扬的卧室里,柔和昏暗的壁灯,把优雅的光线塞满房间的各个角

    落。她整个闺房干净利落,有紊不乱。兴高采烈的秦晓扬身穿桔红色的浴袍,哼

    着小曲一手挠头,一手提衣的从隔壁卫生间走出来。随着她的行走,隔着半透明

    的衣料,人们可以隐约看到她的美腿酥胸,肥臀细腰。她先转身,冲着镜中的自

    己嫣然一笑,然后一脚踏床,一脚下站,一手揉奶,一手抠阴的自慰起来。随着

    俩手动作的加快,闭目扬脸,嘴里「咿咿呀呀」的呻吟着。

    正当秦晓扬沾沾自喜的时候,那个叫李云跃的细高个,轻手轻脚的推门而入。

    他慢慢的踱到秦晓扬的背后,一手一只的捏住她未带乳罩的大奶子。秦晓扬猛一

    惊,刚回头,嘴里的舌头就被那男子吸到口中,紧接着就是一阵急风暴雨的狂吻。

    「扬子妹妹,你不是要好好报答哥吗?」云跃亲着秦晓扬,俩只手在她浑身

    胡抓乱挠,嘴里胡说八道。秦晓扬来回摇头,嘴里不住的念叨:「我说报答你…

    …是请你吃饭……吃饭。」李云跃转过晓扬的身子,扬头张嘴,噙住了她的大乳

    头,「你哥不吃饭,……要吃这东西哩。」说着,长长的舌头顺势而下,先将晓

    扬仰面朝床上一推,撇开她的俩腿,然后将头钻到她的胯间,左转右拧的舔了起

    来。

    软软的舌头,麻麻的感觉,使晓扬周身像着了火,「别舔了,别舔了。你妹

    子痒死了……」听到了秦晓扬的求饶,李云跃立即有了主意。他抱住浑身酸软的

    秦晓扬在屋里转开了圈子,「呼呼啦啦」一转就是几十圈子,转的秦晓扬头晕目

    眩,吓的她大喊救命。转够了,他先把秦晓扬扔到床上,脱光衣服,然后,把她

    抱到椅子上,拿出早就预备好的绳子捆她。他先把秦晓扬和椅子捆到一块,再在

    她乳房上下各勒一道绳子,使她本来就坚挺高翘的大奶更加凸出。最后,撇开俩

    腿,一条拴在桌子腿上,另一条拴在沙发上,这时,秦晓扬的俩腿撇到最大程度,

    红通通的阴门,没了阴毛的遮掩,分外醒目,甚为撩人。他为了防止秦晓扬反抗,

    捏着她鼻子,逼她张开嘴,嘴对嘴的把几颗春药和迷药吐到她嘴里,逼她咽了下

    去。

    准备就绪,李云跃拿出随身带的放像机,塞进一个碟片,回头,坐到沙发上,

    静静等待着一会春药发作时,自己欣赏秦晓扬难受求操的丑态。

    别看李云跃平时文质彬彬,实际上他是一个变态的性虐狂。作践和玩弄女人

    的损招,比谁都多。他看书,专挑性虐方面的看,什么滴蜡,鞭打,捆手脚日,

    吊身子操,桩桩条条,熟记在心。早在秦晓扬到单位上班,惊人的美貌,就迷的

    他昏三倒四。但为了他与田云山的关系,他没敢造次。好容易等到了田云山托他

    给秦晓扬办事,他才有了今天玩弄美女的天赐良机。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利用这

    个机会,把秦晓扬玩爽,玩够,玩到自己心满意足为止。

    当欲火焚身的秦晓扬,昏昏沉沉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一线不挂的撇腿捆在

    椅子上的时候,心里什么都明白了,她难受的想喊,但不能喊出来,她痛苦的想

    叫,但不能叫出来。她一开始听说田云山托李云跃给她办事,就知道天上不会掉

    馅饼,反正,……,反正……,忍了吧,谁叫咱是女人,女人什么是本钱,身子

    就是本钱。可不管咋,你李云跃也不能这么干呀。

    不远的春秋椅上,李云跃手夹香烟,一边满脸淫笑的看着屏幕上男女主角在

    刺耳欲聋的音乐声中拼命的肉搏,男主角压在女主角身上,上面亲着她的嘴,下

    边操着她的屄,屁股一耸一耸,身子一闪一闪,恨不得连自己都钻到女的屄中去。

    一边斜眼打量着捆在椅子上似睡非睡的秦晓扬。

    「妹子,听哥话乖乖的,哥给你解开,咱俩也照着片子上来一遍,咋样?」

    可能是屏幕上男女交媾的场面太刺激他了,李云跃说着话,日急慌忙的跑到晓扬

    面前,跪地张嘴,扬脸伸脖,就要噙秦晓扬凸出的大奶头。

    谁料,秦晓扬捆手脚的绳子,早已被她三拧俩转的弄开了,所以,李云跃的

    嘴还没挨到秦晓扬的奶头,左脸上就被秦晓扬狠狠的搧了一个耳光,这时,春药

    和迷药使晓扬失去了理智,她一反淑女常态,指着李云跃破口大骂:「李云跃,

    你个畜牲,你为我办了事,我承情不尽。想不到,你用绳捆你姑奶奶,绑你姑奶

    奶,给你姑奶奶喂春药,变着法的欺负我。好,你姑奶奶豁出去了,咱看看今天

    到底谁玩谁。」说着话,只披了件外衣就和李云跃打起来了。

    这俩人,虽然说李云跃是个男的,可他从小念书,力气不济。那秦晓扬,虽

    说是女的,可自幼在深山里长大,身强力壮。这俩人撕打,吃亏的当然是李云跃,

    可不,三下五除二,李云跃就被秦晓扬骑到身下,一手摁头,一手摁脚连动都不

    会动。

    李云跃今天是倒霉透了。他本想带上工具,带上录像机,春药和迷药,好好

    玩玩秦晓扬这个大美人。那料。偷鸡不成失把米,目的没达到,反而,被她打的

    一败涂地。心想;在这里丢人事小,若传到单位,自己还咋活人。那知,秦晓扬

    又和平常一样了,她站起来,不卑不亢的说:「云跃哥,你说你年纪轻轻的,不

    求上进,咋光想歪点子,办那见不得人的事呢。」李云跃也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

    起来,坐到墙边的沙发上。秦晓扬看了李云跃一眼,走入隔壁的卫生间,端过一

    盆水,递给他说:「云跃哥,洗洗吧,妹子有话对你说」。

    秦晓扬与李云跃面对面的坐到了屋中写字台的俩边。

    秦晓扬笑迷迷的站起来说道:「云跃哥,首先我为刚才的事情给你道歉……」

    她深深的鞠了一个躬,接着说:「云跃哥,俗话说,大恩不言谢,你想让妹子咋

    报答你,说吧……说啥,妹子都答应你」。

    李云跃熊了,适才秦晓扬的那一阵大闹,早吓的他魂飞魄散,他能说什么,

    他敢说什么?秦晓扬笑了,看着心有余悸的李云跃说:「云跃哥,你想干什么,

    你妹子清楚,放心吧,只要你听妹子的话,保证你舒舒服服,不过妹子也告诉你,

    这事只有一次,你要敢叫人知道后面的事,我就敢叫人知道前面的事」。

    按照秦晓扬吩咐,李云跃裸身仰躺在秦晓扬的大床上,欲火焚烧的秦晓扬蹲

    在他的肚子上,身子上下起伏,随着她的动作,可以清楚的看到,云跃那黑毛丛

    中长鸡巴,在晓扬那红红的阴沟里一出一进,一进一出,李云跃舒服的哼着。

    「美死了,美……死……了。」秦晓扬手按双膝,快起快落。硕大的奶子摇摇欲

    坠。长长的头发,左摇右晃。

    「美吗?亲哥哥……秦晓扬说着低下身子,不偏不倚,奶头进入了云跃的嘴

    里,他伸出双手,一起一落的托着晓扬的身子。」好妹子……小宝贝……,你兄

    弟……这辈子忘不了……操妹子的这一回……「李云跃看着伏身欲吻的秦晓扬说。」

    那你妹子……就不客气了……「秦晓扬松开手,屁股一挺一挺,动作越来越快,

    节奏越来越紧。李云跃也不由自主的挺身子,迎接秦晓扬的进攻。

    「我流出来啦……」李云跃说着伸手搂住秦晓扬,使她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身

    上……。

    【暗】。

    【24】。

    【秦晓扬的画外音;「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我准备跟老田,支援贫困山区河

    山县的半年前,杨芸姐外出巡诊,因车祸摔成重伤,出于俺与她家的特殊关系,

    每天下班,我都到她家帮忙……】。

    中午时分。省干部大院田处长家。

    明亮宽畅的厨房内,发系马尾,腰系护裙的秦晓扬,正在忙碌的切菜作饭,

    她只顾低头干活,老田轻手轻脚的进来,她丝毫不知道。猛的,老田扑上去,搂

    住了她的腰。「讨厌,讨厌……,这大白天的……」晓扬并没停下手中的活,嘴

    里小声嘟囔。「扬子,扬子……,杨芸这一半个月……整的我魂不守舍,忙的我

    脚丫子朝天……,好妹妹……哥想死你了……」老田手忙脚乱,推姑娘的裙子,

    扯妮子的内裤,随之,撕开上衣,一手一奶,又揉又捏,爱不释手。

    「别……别闹了,俺杨芸姐都成这样了,你还有这个心思……」秦晓扬一边

    挣扎一边说。老田没理她,先从背后伸出一只手,示意她别出声,以免妻子听见。

    后掏出鸡巴,顺着晓扬光光的屁股朝前一挺,一晃一晃的干了起来。晓扬无奈停

    下手中的活,俩手扶案,一坐一坐的配合老田的进攻。秀发下垂,双乳摇曳。难

    受的「咿咿呀呀」直哼。

    「田哥,妹子这几天没看你,……你没在外边胡来吧。」秦晓扬回过头问。

    老田伏身接吻:「亲妹子,……你哥那敢呢,再说也找不下比妹子漂亮的。」老

    田讨好的说。「你就可着劲的编吧……,待那天我逮住你,只要你作了对不起我

    和我姐的事,我活剥了你的皮……」秦晓扬笑着说。老田一个劲的晃着,他嫌晓

    扬日着不得劲,朝前拽起她的一条胳膊,「哼吃哼吃」的朝前挺着。粗粗的黑鸡

    巴,时快时慢的进出于妮子的双股之间。

    「扬子姨,我回来了……姨……姨……」随着中厅「砰」的开门声,一个十

    四五岁戴眼镜的男孩,进入了客厅。厨房内,老田和晓扬慌乱的穿妥衣服,老田

    躲到了门后。「小磊,叫什么?你妈刚睡着,别把她吵醒了。」晓扬说着端菜出

    来,回头努努嘴,示意老田一会再出来。

    老田一家三口与秦晓扬在客厅吃饭。桌上,菜,汤,馒头应有尽有。田磊:

    「扬子姨炒的菜真好吃。」他一边低头吃饭一边说。杨芸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

    镜,说儿子:「好吃,你就多吃点。」老田悄悄的添了句:「你爸都快给扬子姨

    灌满了。」晓扬在桌下踢了他一脚,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杨芸:「扬子妹妹,这

    么多天,多亏你照顾我,照顾小磊和老田,我真不知如何感谢你。」晓扬轻轻一

    笑:「芸姐,人生在世,谁能没灾没难,那年要不是您,我早死了,还会有今天

    ……」。

    田磊:「妈,你别管,等我长大了,好好孝敬我姨……。

    老田招呼儿子:「小磊,快吃,一会我们上班,顺路把你捎到学校……」晓

    扬闻听快快的吃了几口,就站起身来收拾碗,筷。杨芸看了看准备出门的丈夫和

    儿子说:「老田,你跟小磊先走吧,去了告诉她们主任,我身子难受,让扬子妹

    妹陪我一会……」。

    「走吧,走吧……,」杨芸和晓扬目送田家父子出门。

    ……田家,卧室。身靠被摞,面色苍白的杨芸,正与坐在对面椅子上的秦晓

    扬交谈。杨:「扬子,你今年多大了?」秦晓扬觉得奇怪,瞪大眼睛说:「二十

    三了,咋?」「还没对象吧?」杨芸又说了句。秦晓扬红着脸,摇了摇头。

    杨芸含情脉脉的看了秦晓扬一眼:「大妹子,姐这几个月的病可把你累坏了

    ……」晓扬想要插话,杨芸摆了摆手:「我明年36了,咱俩结拜干姊妹,你不

    吃亏吧。」晓扬站起身,从桌上的暖瓶里倒了扬杯水,双手递给杨芸:「姐,你

    今是咋了?」杨芸接过水杯放到桌上:「几年了,姐看你是个正经人,姐想托你

    一件事……」她说。「什么事,你说吧。姐。」秦晓扬瞪着明亮清澈的大眼睛问。

    「妹子,你姐不行了,我想把磊磊托付给你,你也知道,你姐是跟继母长大

    的,啥滋味,姐清楚。姐走后,你不管嫁到那,都要把磊磊看成你的亲儿子,这

    娃面软,不爱说话,姐最不放心的,就是他……」杨芸眼含热泪,苦苦哀求。晓

    扬笑着摇了摇头:「姐,你别吓唬我,人吃五谷杂粮,谁能不生百病,伤筋动骨

    一百天。姐保准没事」。

    杨芸从身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白塑料袋,「扬子,你看这是啥?」晓扬打开

    吓了一跳:「姐,这咋是一疙瘩一疙瘩擦血的卫生纸。杨芸」哎「了一声,答道:」

    妹子,这全是你姐近几天吐血擦的,我怕你田哥难受,没敢告诉他。我是医生,

    我清楚我自己是咋回事,姐的日子真不多了……「晓扬哭着扑了上去,紧紧的抱

    住姐姐:」姐,别难受,你的病会好的,老天爷保佑你,善有善报……。

    「你答应姐吗?」杨芸追着问。说着从床上爬起,双膝下跪:「妹子,为了

    老田,为了我儿,你姐给你跪下了……」秦晓扬忙上前扶住杨芸:「姐,别这样,

    你和田哥在我最危难的时候,不但救了我,而且还给找工作。你妹子不丧良心。」

    俩个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暗】。

    【数日后杨芸墓地】远处,群峰叠峦,山道弯弯,云遮雾罩,暮色苍茫。身

    穿孝服的田磊,跪在母亲的坟前,手扶墓碑,痛哭嚎啕。

    【墓碑上黑底金字;爱妻杨芸之墓田云山携子田磊敬立2004年清明】。

    田云山臂缠黑纱,脸色沉重,先看了一眼泣不成声的儿子,然后拽过面对群

    山的秦晓扬,拿出亡妻遗书白绸递给她。晓扬接过打开,显然这封血书出自杨芸

    之手:「杨芸辞世泪沾巾,独撇磊儿最牵心。今托晓扬育儿大,日后报你慈母恩。」

    她认真的看了看,叠的方方正正,装进衣兜。返身低头,拉正在跪地痛哭的田磊,

    强忍悲痛的说:「磊磊,咱回吧」。

    田云山收拾好坟前的供品,将手里的鲜花放到杨芸的墓碑下,同晓扬拉孩子:

    「娃,你妈走了,……我娃还要长哩。」磊磊抬起头,田云山指了指秦晓扬:

    「磊磊,叫妈……」田磊先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秦晓扬,晓扬点了点头。「妈

    ……」田磊跪倒抱住秦晓扬的双腿。晓扬弯腰把田磊抱在怀里:「从今开始,我

    就是你妈……,你妈……」田磊扬头高喊:「妈……妈……妈……」。

    ……【秦晓扬的画外音为了田磊,为了报恩,24岁的我,嫁给了42岁的

    田云山,与我只小9岁的田磊。组成一个家……】。

    结婚当晚。田家。秦田卧室。红被,红烛,红喜字。喜烟,喜糖喜洋洋。送

    走客人的田云山,打量了一眼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秦晓扬,一边铺床,一边嘟

    囔:「人家结婚,欢天喜地,你一天闷闷不乐,到底为啥?」秦晓扬没理他,待

    丈夫铺好床脱鞋上去,衣整衫齐的往下一躺,拉过被子盖到身上,床下脱衣的田

    云山慌忙上床掀开被子:「扬子,别扭捏了,快脱衣服,你哥等着日屄哩。」秦

    晓扬不耐烦的推开他:「讨毬厌,这是干啥哩。」田云山「嘿嘿」一笑:「你是

    我老婆,我要脱你衣服,上你哩。杨芸走了这俩月,你整天看着我,既不让人日

    你,也不让日别人,如今结婚了,你还能这样?」秦晓扬:「姓田的,滚开,滚

    远点,别碰我……」。

    田云山理直气壮:「装啥装吗?以前咱俩是那关系,办这事,你说了算,现

    在你是我老婆,我想咋就咋……」秦晓扬毫不相让:「田云山,你别吹,以前让

    你欺负,是看着咱单位那几个骚货每天缠你,怕你变心,和我杨芸姐离婚,替我

    姐尽义务哩,今咱结婚,是怕你找个继母,我小磊儿受气。千万别以为我离了你

    的鸡巴子,再也找不下带蛋的……」。

    一顿连珠炮轰的田云山晕头转向,田云山求饶了:「好我的小姑奶奶,我又

    没惹你,你那根筋搭错了,说话像吃了枪药……」猛一想:「唔,原来是你杨芸

    姐的尽七,大事忘了,大事忘了……你心情不好。」秦晓扬头都没回,:「亏你

    记的,你们男人都是拔毬无情,有了新的,就忘旧的。没一个好东西。」田云山

    嘻皮笑脸的凑上去:「扬子,怨我不对,怨你哥没心没肺,一高兴,啥事都忘了

    ……,亲姑姑,亲奶奶,你就饶哥这一回吧」。

    不知咋的,秦晓扬「扑吃」一声笑了。

    田云山立刻骑到妻子身上,一件件脱妻子的衣服。边脱边夸:「看俺扬子,

    身多白,脸多俊。奶头不大不小,大腿不粗不细,就连这,都香喷喷,甜蜜蜜…

    …」说着,在妻子的俩腿之间亲了一口。秦晓扬害羞的转过脸:「你真坏,真坏,

    欺负人还说便宜话……」田云山趴在晓扬身上,又是吃奶,又是亲嘴,并且放心

    大胆的:「亲扬扬,好扬扬,撇开腿,哥给你插上……,对,对……,可算是进

    去了……」「嗯,嗯……你真坏……使劲……使劲晃,朝里插,啊,啊,……爽

    死了……爽死了。」仰面朝天的秦晓扬随手拉灭灯,断断续续的呻吟。

    「哼,。哼……,嗨,嗨……」田云山极力耕耘着妻子的芳草地……。

    【暗】。

    【25】。

    【秦晓扬的画外音;婚后,我与老田一家三口,按照省委指示,赴稷王山深

    处的河山县走马上任,丈夫担任了县委书记,。我当了县財政局付局长。那天下

    乡归来……】。

    黄昏。群岭迭翠,山道弯弯,风尘仆仆的田云山夫妇,并肩行走在回家路上。

    田:「扬子,我真没想到咱河山县这麽穷,这才二月半头,缺粮的就占到了总人

    口的三分之二,离麦收还有俩来月,全县十几万人吃啥哩?」秦晓扬只顾低头走

    路,一边走,一边踢着一个小石子,一言不发。田:「扬子,问你呢?」秦晓扬

    抬起头,神情严肃:「云山,你当是咱俩到这是来玈游观光的吗?人家这不穷,

    上级领导派咱来干啥」。

    田云山低头嘟囔了一句:「早知这样,还不如不来哩。」秦晓扬止步扬头,

    将丈夫上下打量了几遍:「田云山,田书记,我姓秦的是啥人,恐怕你还不清楚

    吧,我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号熊包软蛋,……回去吧,回省城去吧,磊磊

    给我留下,你愿上那上那……」。

    说着嘴一撇:「真不知我杨芸姐当年凭什么看上你。」说完,加快了步子,

    自顾自的朝前走去。田云山连走带跑的追上了妻子,秦晓扬的态度也软了下来:

    「云山,你我都是共产党员,这河山县也是共产党的天下,他们也是共产党的子

    民,你作为一县之主,咱不能拯救百姓,造福一方,你拍着胸脯想想,你对的起

    共产党吗。」她语重心长,规劝丈夫。

    远处,田磊磊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拽住秦晓扬的衣服说:「妈,今天是礼

    拜六,我做好了饭,咱回家吃吧。」秦晓扬高兴的搂住儿子,突然,发现了儿子

    左手缠着纱布:「娃,手咋了……」说着低头,又亲又哈。「妈,刚才切菜,不

    小心……」田磊说。

    一见血,秦晓扬哭了。「娃,都是妈不好,让我娃的手割了这么大的口子…

    …,痛吗?……记住妈的话,以后饭妈妈做……听话,听话。」田云山摇了摇头,

    说了句:「少见多怪。」自顾自的向家走去。

    秦晓扬蹲在那,仍抱住儿子,又亲又晃。

    夜晚。河山县委政府大院。田书记家。

    田书记一家三口,围着客厅沙发前的长茶几上吃饭,秦晓扬一边给儿子夹菜,

    一边对低头呆坐的丈夫说:「老田,吃饭吧,你就是十天不吃饭,也解决不了咱

    河山县十几万人的吃饭问题呀。吃吧,吃了老婆告诉你一个好办法?」田云山抬

    头看了妻子一眼:「扬子,你是不知道,这县常委会我都开了三次了,没一个人

    吭声,你再说的好,没人理你。」秦晓扬:「老田,活人不能拿尿憋死,咱河山

    目前是穷,可咱稷王山有宝啊,你不是也看了河山县县志了吗?七沟八岭一面坡,

    中间一条响水河。东有煤,西有玉,南有药材,北有地。只要咱熬过这一关,还

    不是踢着飞脚的过吗。」秦晓扬满面春风个劝丈夫。

    田磊吃完饭,正要收拾碗筷,秦晓扬扭头看了儿子一眼:「放下,妈收拾,

    你快到你房里写作业去吧。」田磊应了一声,离开客厅往侧面房间走去。

    秦晓扬坐到了丈夫身边,拿起餐桌上的筷子往丈夫手里递说:「老田,车到

    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我来河山这俩月,全县七乡三镇九十村,你老婆

    那没去过。虽然咱山里的东西运不出去,没路咱可以修呀,虽说咱县大多数村缺

    粮,咱可以发动群众挖药材换粮,咱手里不是还有十几万救济款吗,咱们拿这钱

    收药材,赚的钱全贴进去,这一块钱就变成了一块多,我也知道这钱不够,还有

    咱县委大楼处于山河城中心,四通八达,地理位置极好,是个经商作买卖的好地

    方,咱把它卖了,少说也卖一百多万,咱们再在城外盖些活动房办公,这又能腾

    出一大笔钱来,还有咱再趁着这次精兵简政优化组合的大好时机,把咱县人浮于

    事的机构撤了,多余的车卖了,一个人能办的事别有俩个人,一辆车能跑的事,

    别有俩辆车,这又省好多开支,这也是钱,经过这几方面的努力,咱县的问题不

    就解决了吗?。

    田云山吃惊的打量着妻子:「扬子,想不到你整天不吭,还真有一套。你咋

    不早说,害的你男人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连晚上和你打炮都没精神……」。

    秦晓扬:「别胡说,老不正经。要给孩子听见了,你这叫啥话?」田云山低

    头吃饭,吃着饭说:「扬子,你今晚辛苦一下,把你刚才说的写一个东西,明天

    你也参加县常委扩大会,把你的想法跟大货说说,帮你男人度过眼下这一关。」

    晓扬笑着说:「咋样,你老婆能干吧,称杆离不了称砣,男人离不开老婆,你这

    当书记的,啥时也离不了你老婆这个搅茅楔,。以后再有啥难事,给你老婆说一

    说,。你老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田云山又要说话,秦晓扬制止了他说:「快吃你的饭吧,我还等着洗鍋刷碗

    哩。」田云山吃着饭高兴的说:「今晚我要好好奖励奖励你,。把你喂的饱饱的,。

    舍命陪君子,。打你扬子十八炮……」秦晓扬笑着推了丈夫一把:「老田,你真

    是越学越坏了……」。

    【暗】。

    【26】。

    【秦晓扬的画外音;河山县穷,但养育了我,为了丈夫,。为了儿子,为了

    河山县二十万父老乡亲,。我真豁出去了……】地区农业银行。行长办公室。

    端坐在长桌后安乐椅中的地农行行长杨守业戴着金边眼镜,。一边看桌上的

    文件,一边用手敲打着桌面。同样,。衣冠楚楚的河山县财政局局长秦晓扬,。

    睁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杨行长的脸色,。以判凶吉。

    突然,杨行长抬起头,一眼不放的瞪着秦晓扬。秦晓扬惊讶的问:「杨行长,。

    我咋了……」「看见你,使我想起一个人,要不是你是太平人,我敢保证你俩是

    挛生姊妹。」杨行长说。「谁?」生怕别人认出自己的秦晓扬松了一口气,。随

    口问道。「我同伙老牛的女秘书杨晓琴……」杨行长淡淡的说。「杨晓琴……」。

    秦晓扬一听这三个字,眼一黑,。差点栽倒在沙发上。杨行长连忙走到跟前,

    弯腰扶秦晓扬。「秦局长,你怎么了,怎么了。」秦晓扬摇了摇头:「没啥,没

    啥。杨行长,我那报告……」「看你身体那个样子,咱明天再说吧。」杨行长拍

    着秦晓扬的肩头说。

    「真不好意思,县财政局明天早上要讨论,我今晚上要回

    去……」秦晓扬抬胳膊推开杨行长的手説. 「那今晚我早点去,你等着我……」

    杨行长说。

    「也好,早点来,别超过9点……」秦晓说着站起来踉踉跄跄,摇摇晃晃的

    向外走。杨守业手扶秦晓扬的细腰边走边说:「秦局长,你脸色不好,我让司机

    到地区医院检查检查吧。」秦晓扬:「不用,不用,没啥大事……」临出门,杨

    行长又叮咛了一句:「记着,晚上等我……」。

    地区干部招待所202房间。屋内的秦晓扬,满脸焦急的一会看看窗外,一

    会看看大门口。很久,很久,她坐了下来,眼瞅着已快9点半的挂表沉默无语。

    忽然,。她站起身,闭门关窗,走进隔壁的洗澡间,接着,洗澡间传出「哗,哗」

    的落水声。「砰,砰,砰」外间传来一阵急骤的敲门声。「谁,谁,……来了,

    来了……」秦晓扬浑身精光的说着话从里间走了出来,先从床上拉过一条浴巾裹

    住自己,。光着脚的去开门。

    那料,门一开,秦晓扬还没清是谁,。来人就像饿狼一样的扑了上来,迎面

    抱住她将她推到墙角,伸嘴与她接吻。她来回摇头,嘴里含糊不清地:「杨行长,

    别这样,别……这样。」杨守业视若末闻,不管秦晓扬如何挣扎,撕掉她的浴巾,

    从嘴唇,脖颈顺势而下,张嘴噙住秦晓扬那白生生的大奶子吮吸抽舔,津津有味。

    不仅如此,他还用手指插入秦晓扬的阴门,连抠帯揉,秦晓扬想反抗,想叫

    喊,可咱是求人家的,叫喊反抗对自己绝对没利。她只能来回扭动着身子,任杨

    守业在自己身上发泄兽欲。

    「你说你不是杨晓琴,鬼才相信哩!……你和她那么像,你不晓得,这女子

    天生丽质,看着都能馋死人……」杨行长说着抽着,像杨个饿了几天的流浪汉,

    好不容易遇到甜美的山泉,拼命地喝呀,喝呀!那贪婪,渴望的神情,使人感到

    惊讶,震惊。杨守业越来越甚,他拽着秦晓扬的头发,掏出鸡巴,塞到她嘴里,

    一边晃一边喊:「真解馋,真解馋……啊啊……啊……」。

    杨守业:「老田那小子,前一辈子不知积了啥德……找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

    ……这老婆白天晚上搂着都不烦……」他一边日着秦晓扬的嘴,一边揉着她高撅

    的大屁股。

    ……为了达到全额贷款的目的,全身赤裸的秦晓扬蹲在仰面而卧的身上,身

    子一起一落,一起一落:「杨行长,……你在河山县当过书记……」。

    秦晓扬害怕杨守业认出自己,小心谨慎的试探他。杨行长身子朝上一挺一挺,

    嘴里说道:「你不晓得,那个杨晓琴走后,老牛疯了半年,丢了魂似的四处找她。

    我们看他可怜,就照着杨晓琴的模样,在县文工团给他找了一个女秘书。那妮子,

    浪屄。常天喂不饱,没俩月,老牛就得了肾亏。临终时,老牛思想者,咱上了人

    家,给她转了正,安置在城关镇,当了付镇长。那茹志娟我后来查明,杨晓琴出

    走,与她有关,开除了她……——爬下,让哥吃口奶」。

    秦晓扬全身赤裸,后手撑地,撇开腿,坐在床沿上喜孜孜的看着跪在地下,

    大鸡巴在自己密穴里拼命抽插的杨守业,问道:「杨行长,那修路的款……」

    「好说,好说,只要扬子妹妹让哥过足瘾,用多少贷多少!」杨守业日着秦晓扬,

    一遍遍的叮咛。「哎呀,你轻点……戳进人家的……子宫里了……」秦晓扬哆声

    哆气的说。

    「别动,别动,……你的里面太烫了……,快把哥的……鸡娃子……煮熟了

    ……!」杨守业说着快快的晃了几下,浑身一哆嗦,那乳白色的子弹,统统射到

    秦晓扬的肚子里。「哎呀!痛快死我了……」说着,杨守业软软的贴在秦晓扬的

    肚子上。

    一辆北京中吉普,开着明亮是车灯,在河山县境内的盘山公路上急驰。车中,

    身着便装的秦晓扬,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前面。一位年逾五十头发花白的老司

    机正在聚精会神的开车。汽车路过灯火辉煌的修路工地,工地上,人来车往,机

    声轰鸣。几千米的战线上,人声,机声,啦叭声,时高时低,忽高忽低。

    车到三叉路口,司机问秦晓扬:「秦局长,田书记到高家河修路工地蹲点快

    一个月了,你不顺便看看他……」秦晓扬闻言坐起身,揉了揉睡意朦胧的双眼,

    将几绺垂在前额的秀发朝后一拢,答道:「看看就看看,反正他离家的日子也不

    少了,我也该去看看他了。」老司机点了点头。

    吉普车到了指挥部的坡下停了下来,秦晓扬走下车,沿着新修的便道朝上走,

    回头吩咐司机:「牛师傅,路上小心点……。

    坡上,指挥部门外,耸立着俩座高高的铁塔,分别写着:「精心设计,精心

    施工」「百年大计,质量第一」。塔顶俩盏大探照灯,照的四周亮如白昼。

    指挥部大办公室内,四个千瓦棒照得屋里明光乍亮,田云山正和俩个十七八

    的姑娘玩一马双跨。他靠在沙发上,一个姑娘脸朝外,撇腿坐在他身上,大鸡巴

    插入了妮子的阴门。随着妮子身子的起落,可以看到,深褐色的大鸡巴在妮子那

    粉红色的阴道理频频出入,出来时,龟头带出一圈圈红色的膣肉,进去时,那里

    又像小孩塞满香蕉的双腮。操屄中,田云山和妮子都舒服的长呻短吟,高哼低叫。

    操屄中,妮子长长的披肩发,摇摇曳曳,闪闪晃晃。胸前的大奶子起起落落,

    动荡不定。田云山伸出的胳膊,搂着妮子的纤腰,轻摇狠压,十指入肉。嘴里喊

    着:「操,操,操烂你个骚屄……」。

    另一个妮子,跪在沙发上,双手托奶,往田云山嘴里塞,并不时用高高的胸

    脯,蹭着田云山的脸頻. 田云山:「骚屄,晃快点,晃快点,再晃几下,我就射

    出来了……」跪在沙发上的妮子催道:「刘英,你不要逮住,就不放手了,我那

    里痒死了,你快点晃,你姐还等着田书记日我哩!」。

    刘英:「田书记,你妹子的屄,你日了也不是一次了,我和刘红是双胞胎,

    不细看,你辨不出那个是姐,那个是妹,我俩日着谁,最过瘾……」田云山:

    「你们俩日着都美,你的屄紧,她的屄肉,插进去,你的屄曲径通幽,她的屄,

    蓬门紧闭,你俩越日越想日,一辈子都日不够……」。

    正当三人锣急鼓密你美我乐的关键时刻,会议室的门开了,秦晓扬风风火火

    的闯了进来。「田云山!」怒容满面的秦晓扬这一声高喊,吓的屋内的三个人,

    全都赤条条站到那,不知所措。秦晓扬大步上前,在丈夫的脸上狠狠的搧了一巴

    掌,骂道:「田云山,你真不要脸。」说完,捂脸转身,痛哭嚎啕:「天呀,我

    前一辈子遭啥孽了……啥丢人事都让我摊到我头上呀!」。

    这当口,田云山与刘红姊妹手忙脚乱的各自寻找自己的衣服。

    秦晓扬转过身,气的脸色苍白,她手指田云山:「老田,你都快5五十了,

    人家孩子才十七八,你不觉的你这是丧德吗?」俩妮子吓的跪在地上直磕头:

    「秦姨,你饶了我们吧!这事不怨田书记,我俩是自愿的,是我爸见田书记为我

    家建蔬菜大棚,操心出力,特叫我俩来服伺田书记,报恩哩!你饶了我俩,饶了

    田书记吧!」。

    田云山拉住转身外出的妻子:「扬子,你原谅丈夫一回吧,我以后再不敢了

    ……。

    秦晓扬手指田云山:「你……你……你……」。

    【暗】。

    欲知后事请看下集。

    ——母子乱纲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