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杨晓琴】(01)

作品:《我是杨晓琴

    作者:河西怪杰。

    字数:9477。

    序。

    (一九九三年夏河山县高家河村)。

    (远景群山环绕的偏僻小山村,房屋稀落,参差不齐。但远处树木郁葱,炊

    烟撩绕)。

    (杨晓琴的画外音在具有晋南民族风味的音乐声中缓缓响起:这就是我的故

    乡,生我养我的地方,那年,这里发生过这样一件事……)。

    第一章弱女侍色狼。

    (1)。

    夕阳映照着村边一座孤伶伶的农家小院。院外,沿墙桐树枝繁叶茂。院墙门

    樓因久年失修,好多地方都碱的掉了皮。

    远处,弯曲的山路上,一位少女跚跚而来,她眉清目秀,身材高挑,前挺后

    凹,婀娜多姿。

    前胸的俩大奶,丰满结实,将粉红小褂顶起好高,下身紧身牛仔裤中的大屁

    股,胖呼呼,肉墩墩,随着女子走路的步子,俩屁股蛋子一拧一拧,甚是撩人。

    她背着一个沉甸甸的书包不紧不慢的朝家走……。

    (杨晓琴的画外音;这就是我……杨晓琴,一个两年前因车祸送走父亲和哥

    哥的苦妮子……)。

    院门虚掩,杨晓琴推门进院,一边喊妈一边朝北房走……。

    屋内,一个四十左右的络腮胡子赤着上身,正与一个三十余岁的妇女撕打,

    他拦腰搂住披怀解带的中年妇女,在她那俊美的瓜子脸上胡亲乱啃。

    中年妇女一边躲闪,一边用手推男子的头,边推边说:「兄弟,你饶嫂子一

    回吧,你哥活着看病,我是欠了你的钱,可这一年多来,你没少日嫂子呀……,

    横日斜操,前后开弓,吃奶亲嘴,上下三洞,凭良心说,那一次嫂子没依你……」。

    「说的比唱的好听,你打听打听,咱村几十户,谁家的大姑娘小媳妇,俺毛

    永贵不敢操。啥样的屄我没日,谁敢吭……」毛永贵把中年妇女摁在床上,俩手

    撕开中年妇女的上衣,一手捏着她的一只大奶,洋洋得意地大吹大擂。

    躺在床上仰面朝天的晓琴妈边挣扎边哀求:「好兄弟哩……,你嫂子今感冒

    了,浑身痛的像散了架,待明天嫂子到你那……你愿意咋玩咋玩」。

    「不行,不行,坚决不行。你兄弟这几天忙的脚丫子朝天,一次屄都没日,

    实在憋不住了,不戳你几下子,浑身能憋崩……」毛永贵一边说一边脱女人的衣

    服。

    (2)。

    院中,杨晓琴发现屋门反锁,俩手拼命的敲门,边敲边喊:「妈,妈,大白

    天你关门啥?关门干啥?」屋内,浑身精光的毛永贵,正洋洋得意地骑在仰面朝

    天的晓琴妈肚皮上,一手按一奶,「咕叽咕叽」的日屄。随着毛永贵大屁股一挺

    一挺的动作,俩人小腹结合处,屌毛和屄毛混在一起,黑呼呼的一片。

    「嗨……喜萍嫂子,你真不亏是咱高家河村的村花,人美,奶美,屄更美。

    浑身白的像雪花,滑的像緞子,软的像棉花,摟着像褥子,……日着就是比别的

    女人解馋,过瘾……你的屄,大小适中,松紧合适,越日越舒坦,越日越想日。

    在咱村,你兄弟日屄不过三,可你喜萍嫂,你兄弟百操不厌,……」毛永贵气喘

    吁吁,边操边说。

    「她叔,……快,快,快下来,俺妮子回来了,你再这样,俺妮子知道了,

    你让我咋活人哩?」张喜萍扬起头,边说边用手推毛永贵。可是,毛永贵刚日得

    尝到点味,那会听她的……。

    「怕毬啥,她敲它的门,我操我的屄,互不相干。前几天,我在村西头老刘

    家,她那地主老子还不是立在一边,看着我日了他下个月就要出嫁的大闺女,看

    着我把熊水子射进他闺女的嫩屄,白白的熊水子顺着她的沟子壕往下流……」毛

    永贵不以为然,满不在呼。

    「永贵兄弟,先下来……先下来,等俺闺女走了,你再……」晓琴妈挣扎着

    身子苦苦哀求。「快了,快了……再戳你几下子,我就流出来了……」。

    毛永贵说着站起身,俩手把张喜萍胯一端,朝前一晃一晃,张喜萍身悬空,

    头朝下,难受地咧嘴呲牙,呼爹喊娘。

    (特写黑粗黑粗的大鸡巴频频出入外褐内红的阴门,进去如蛟龙探大海,出

    来像鲤鱼跃龙门,越日越快,越日越狠)。

    忽然,风风火火的杨晓琴破门而入,见母受蹂,义愤填噟,变脸失色,破口

    大骂:「毛永贵,……你个畜牲。别扙着你舅是付县长,你贩煤倒焦赚了几个臭

    钱,就在高家河欺男霸女,瞎了你的狗眼……」嘴里骂着,手里拎着一条小板凳,

    就朝毛永贵头上砸。

    床上的毛永贵见势不妙,头一偏,凳子砸在床沿上,「砰」的一声,四零五

    散。他慌忙从晓琴妈屄里拽出毬,傻愣愣的下了床,光溜溜的站在地上,毛永贵

    那适才还耀武扬威的的大鸡巴,这会也像死蛇一样地吊在黑怮怮俩腿之间。

    床边的张喜萍,慌忙扯过一床被子盖住自己的身子。与此同时,赤裸的毛永

    贵也爬上床,日急慌忙地寻找自己的衣裳。

    (3)。

    电闪雷鸣,雨过天晴。

    适才还心有余悸的毛永贵,这会又神气起来了。面对怒火冲天杨晓琴的谩骂,

    他双手叉腰,满嘴喷沫,手指舞指,大发厥词:「臭丫头,俺毛永贵在咱这一片

    方远几十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欺男霸女。憨娃,那是她们

    情愿,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像你妈,你爸看病借了我的钱,你

    妈愿意让我打炮,一次一百元……。

    杨晓琴:「你放屁,你有钱有的窝囔,满村谁不知道你坑蒙拐骗,啥昧心钱

    都赚……」。

    毛永贵笑着从兜里掏出一摞钱,左手往右手一甩:「这年月,有钱就是爷,

    你瞅瞅,这把钱那一张干净,那一张肮脏……」。

    杨晓琴没词了,她气的小脸由白变红,由红变白,由白变青,泪眼朦胧的看

    了她妈一眼,埋怨母亲:「妈,你咋能这样呢,原来我听别人议论,我还不信…

    …,这么着,我不念书了,我挣钱给咱还债。你女儿再无能,也不能眼睁睁看着

    畜牲欺负妈……。

    毛永贵扬头「哈哈」一笑:「好妮子,我欺你妈,那是你妈找的我,你当你

    妈是三六十八的,是没开苞的大姑娘,现在,小姐遍地都是,打一炮才五十块钱,

    随叫随到,叫她咋着,她咋着。叫她躺着,她不敢站着。叫她脱裤子,她不敢脱

    袄。说句不中听的话,只要你给钱,她们真比狗还听话……」。

    杨晓琴:「毛永贵,你要再在我家胡说八道,小心姑奶奶撕了你的嘴……」。

    毛永贵没理她,打量了一眼蜷缩在床的张喜萍,继续说道:「不信你到临汾

    兵站路看一看,那里的小姐,那一个不比你妈年轻,那一个眉眼不比你妈好。那

    一个不是胖嘟胖嘟的,小屄片子粉红粉红的,连毛都没有……,尤其让她们裸女

    吹箫,我一手捏着她们垂在前胸的大奶子,一手揣着她们高高翘起的白屁股,二

    相公往她们樱桃小口一插,让她们连噙带吸,摇头晃脑,比操她们的嫩屄爽多了

    ……」。

    杨晓琴见毛永贵没理她,上前就把毛永贵的肐膊拉着朝外拽,边拉边骂:

    「流氓……畜牲,流氓……畜牲。」厚颜无耻的毛永贵,把手一伸:「妮,那你

    把欠我的钱还了,我马上走,马上走……」。

    没等杨晓琴答话,毛永贵一把扯过床上的张喜萍,「崩」的在她的脸上亲了

    一口。随口回答:「杨晓琴,你不还我钱,我照样找你妈,上她,操她,搂她,

    亲她吃她的奶,操她的屄,你能把我毬咬了……」。

    杨晓琴看着毛永贵欺人太甚,二话没说,掂起一个板凳就朝毛永贵砸去。毛

    永贵脸朝里,同时也没想到,杨晓琴敢动手,冷不防肩头着着实实的挨了一板凳。

    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一凳子真把毛永贵砸恼了,他跳下床,拽着杨晓琴就往床上

    摁,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道:「骚屄片子,反了你了,你搅老子好事的账还没算,

    还敢拿家伙打人,今你既不还钱,又不叫老子操你妈,不还钱,老子偏要操,而

    且连你一块操,咱看谁厉害……」。

    看着毛永贵把连打带骂的女儿搂在怀里,面对面的又亲又啃,张喜萍又急又

    怕,一边拉毛永贵,一边苦苦哀求:「永贵兄弟,凭良心说,你嫂子那一点亏待

    过你,古树盘根,隔山掏虎,苏秦背剑,观音坐莲,那一次没依你,你饶了娃吧,

    她还小,不懂事,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毛永贵好不容易才把杨晓琴压到身下,一边动手撕她的衣服,一边答道:

    「你妮小,她人小货不小。你说说,高家河谁敢打我毛永贵,可她敢。今老子制

    不服这个骚屄,你老子不姓毛……」。

    张喜萍拉着毛永贵不放,毛永贵头一拧,脸一扬:「张喜萍,古人云,杀人

    偿命,欠债还钱。一句话,俩条路,要么你给我还钱,我立马就走,要么当着你

    的面,让我给你女儿开苞破处,咱俩的债一笔勾销。行,当面立字据。不行,老

    规矩,一对炮一百。我照常日你,今天就日,现在就日,而且,当着你女儿面日

    ……」。

    那料,毛永贵身下的杨晓琴答了腔:「行,反正横竖都是死,只要你答应不

    叫我妈还债,不再欺负我妈,我答应你……」说着话,停止挣扎。

    毛永贵和杨晓琴都站了起来,毛永贵左右上下打量了一下气喘吁吁,汗流满

    面,披头散发,脸红面赤的杨晓琴说道:「杨晓琴,只要你同意叔当着你妈的面

    给你开苞,操你的嫩屄,叔这八千块钱,不要了……,说话算话,空口无凭,写

    字为证」。

    张喜萍连连摇头:「不,不。憨妮子,你还小,这事要是传出去,我妮子咋

    活人哩……再者,他那对把粗的馿鸡巴又粗又硬,能把我娃戳死,你妈可知道那

    东西的厉害」。

    杨晓琴头发一甩,心一横:「妈,你妮子豁出去了,人穷志短,马瘦毛长。

    谁让我爸生病借了人家的钱,咱理亏人短。」回头对毛永贵:「写字据,快写,

    快写……,趁你姑奶奶还高兴,还没变卦,快写,快写……」。

    毛永贵直起身,袖子一挽,胳膊一抡:「写就写,我日你,你妈得帮忙,你

    妈得看着,我日你妈,你得看着,最后,你娘俩得让我操双飞……」。

    娘俩谁也没吱声。

    毛永贵低下头,掏出兜里的纸笔,匆匆忙忙的写着,写着……。

    (4)。

    (画外音在那天,苦命的杨晓琴,为父顶债,舍身救母,无可奈何的告别了

    自己十六载的处女生涯,违心的将自己由女孩变成了女人……)。

    屋内,灯光昏暗,夜色朦胧。

    坐在床边一手搂住张喜萍纤腰,另一只手插进她褂子揉奶的毛永贵,不怀好

    意地看着站在屋角,迟迟未动的杨晓琴。「嫂子,你说说,咱晓琴适才还咋咋呼

    呼的,这会咋风平浪静了呢?是不是变卦了……」张喜萍一边往外推毛永贵揣奶

    的手一边说:「我说兄弟,娃还小,你千万不能糟蹋她,还是我……」。

    毛永贵头摇的像拨郎鼓,连连摆手:「好嫂子,你说啥憨话哩,咱都写字据

    了,白纸黑字,你不能说变就变,屙出来又吃了,啥也别说了,是你家晓琴自己

    脱呢,还是让我帮她脱,你说,你说……他色迷迷的说。」「……不过,我也坦

    率的告诉你,我可最爱脱妮子的衣服了,她看着我,瞅着她。我拽着,她护着。

    我脱着,她按着……,那滋味比啥都恣」。

    张喜萍:「永贵兄弟,你看我妮刚十六,她还小……,你……」。

    毛永贵扬脸哈哈大笑:「好你个憨屄,十二十三,和她妈一般,长是一样长,

    宽没她妈宽。十二三的嫩屄你兄弟操多了,美着哩。女娃超过十二三,小屄就长

    毛了,你家晓琴都十六了,她那里肯定是茂密郁葱,芳草萋萋了……」。

    在那灯光照不到的阴影里,牙咬下唇的杨晓琴,低着头,缓缓的解着自己的

    衣扣,解开外衣,优美的曲线,圆滑自然。脱掉内衣,白白的身子,欺冰赛雪。

    卸下乳罩,胖呼呼的奶子喷薄而出。裤子脱下,玉腿肥臀,浑然天成。尤其最为

    感叹的是,小腹下耻丘上,那一片倒三角的阴毛,乌油咋亮。整齐而有序的掩盖

    着姑娘神秘的玉露甘泉,桃源仙洞。

    尽管灯光昏暗,但毛永贵这个远近闻名的淫棍色狼,搓手跺脚,跺脚。他眯

    着眼,喜的鼻子眼睛都挤到了一块。嘴里一个劲啧啧的夸奖:「值,值。这妮子

    真值。别说八千,一万都值……,快过来,快过来,让叔叔好好看看我妮的俏身

    嫩屄,肥乳俏臀……」。

    杨晓琴低着头,脚步沉重一步步的朝前走,随着她的步子,双乳一颤一颤,

    屁股一拧一拧,头发一摆一摆,身子一挺一挺。尤其是她俩腿之间的黑森林,上

    下起伏,动荡不定。美味在前,毛永贵小眼睛圆睁,鲶鱼嘴大张,急的如热锅上

    的蚂蚁,要不是张喜萍拉着他,他早扑上去了。

    毛永贵使劲掰张喜萍蹲在地下抱腿的手,嘴里骂着:「臭婊子,你放手,你

    放手,你眼睛瞎了,不看看你老子的鸡巴子硬是一柱耸天了吗?再不放手,老子

    的鸡巴子就憋崩了……好,你不放手老子就把你的嘴当屄日……」。

    说着,揪着张喜萍的头发,捏住她的下巴,逼她张开嘴,手握鸡巴,插到张

    喜萍的嘴里,按住头,身子一挺一挺,嘴里边日边骂:「日死你,日死你。日死

    你个骚屄,我叫你在不放手,再不放手……」。

    只顾闭目享受张喜萍吹箫的毛永贵,根本没发现杨晓琴已到了跟前,她一见

    毛永贵的鸡巴子插在她妈嘴里,怒从心起,抬手就在毛永贵脸上狠狠的搧了一耳

    光。嘴里骂道:「毛永贵,你个畜生,你不是说不欺负我妈了吗?你说话算放屁

    了。从今天开始,有什么事,冲你姑奶奶来,你姑奶奶奉陪到底。」说着,仰面

    躺在床上。

    毛永贵感到左脸上火辣辣的痛,刚想发作,一见杨晓琴怒不可遏,吓的三魂

    丢掉俩,连忙上前笑脸相迎,「好侄女,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自在。我

    妮子打的好,你再打一下,再打一下,你叔愿意挨。」怯生生的从张喜萍嘴里抽

    出阳具,俯身看着杨晓琴,嘻皮笑脸,低三下四。

    他把杨晓琴的俩条腿放到床上,撇开。伸手拨开浅褐色的阴毛,用手撑着,

    喜恣恣的看着面前的一切。杨晓琴的小腹下长满了浓密的阴毛,蔓延着俩腿之间

    处子小穴,一直延伸到屁股。阴毛掩盖了少女的阴沟。撑开它,他看见上方有一

    个微红的肉瘤,肉瘤下,俩片暗红色如同鸡冠般的肉唇中,一个拇指粗的小洞,

    曲径通幽,深不可测……。

    毛永贵伸出一根手指,在那小肉瘤上轻轻一拨拉,杨晓琴全身就哆嗦。拨拉

    一下,哆嗦一下,他笑着低下头,伸出舌头,插进阴沟,噙住中间那个小肉瘤,

    连吸带吸,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

    张喜萍也顾不上羞耻了,她站在毛永贵身后,俩奶往他脊背一贴,搂住毛永

    贵的腰来回摆动,苦苦哀求:「兄弟,别舔了,你看娃难受的都快哼不出来了…

    …」毛永贵一边舔屄,一边随口答道:「喜萍嫂,咱晓琴的屄,真鲜,……真嫩,

    你兄弟一辈子……都舔不够」。

    看着通红的阴沟中,一股亮晶晶的细流缓缓的流出,慢慢地顺着白皙皙的沟

    子壕往下滴。毛永贵抬起了头,大惊小怪:「出水了,出水了,这女子瘾怪大,

    哈,哈,哈……。

    [暗]。

    (5)。

    张喜萍被逼坐在床沿,怀抱裸身撇腿的女儿,眼瞅着毛永贵赤身撅腚,一只

    手撑着妮子的阴门,另一只手端着黑呼呼的大鸡巴,用通红咋亮的龟头,在杨晓

    琴那粉红的阴沟里来回蹭。他连说带笑,眉飞色舞:「快看,喜萍嫂,咱妮子的

    屄,咋鲜,咋嫩,别看你兄弟这麽多年来,各式各样的屄都日过,像咱妮子这麽

    嫩的屄,还是第一回见……,你瞅,这妮子瘾真大,才多大一会,又流水了……」。

    毛永贵抬起头,看了面色苍白的杨晓琴一眼,回头吩咐张喜萍:「嫂子,把

    晓琴的大腿再撇开一点,……兄弟我要插进去了,……」说着,将龟头对准杨晓

    琴的阴门,身子前一挺。

    「妈呀」随着杨晓琴的一声尖叫,头在母亲怀里来回摆动,豆大的汗珠,亮

    晶晶的顺脸而落。「她叔,插浅点……娃痛……」张喜萍对弯腰操屄的毛永贵说。

    谁知,毛永贵不但没往外拔毬,反而抓住杨晓琴的俩胯,朝怀里一拉,「呲」

    足有八寸的大鸡巴,连稍带根的插进了妮子的身子。紧接着,狠日猛操,三下五

    除二,晓琴那殷红的处女血,就顺着毛永贵那频频出入的肉棍子汩汩而出。

    毛永贵:「喜萍嫂,咱晓琴的屄,真紧,真热,可比你强多了,你瞧,这没

    几下,就快把你兄弟的鸡娃子煮熟了……夹断了,……真美啊。」他日着屄,洋

    洋得意的对张喜萍炫耀他的光荣历史:「不是你兄弟我吹哩,别看你兄弟老婆前

    几年跟人跑了,可现在你兄弟有钱,啥样的屄都操过,女学生,女护士,商店的

    女工,学校的老师,凡是带女字的,你兄弟啥滋味都尝过」。

    (特写痛苦万状的杨晓琴,面色苍白,汗流满面,闭目咬牙,疼痛难忍)。

    喜萍:「永贵兄弟,行了吧,我妮子实在撑不住了,你瞧瞧,娃的头发都湿

    透了……」毛永贵:「快了……快了……,快出来了,你叫娃再坚持……一小会。」

    说着,说着,加快了日屄的速度,张喜萍一看不好,忙不迭的说:「她叔,你千

    万……别给娃灌进去,妮子太小……」。

    毛永贵:「知道……知道,老规矩,我流到你嘴里,你替她……」说着,从

    杨晓琴屄里拽出鸡巴,扯过喜萍,把湿淋淋的鸡巴塞到她嘴里,快快的戳了几下,

    猛的朝前一顶,浑身抖擞。扬起头,痛快地:「我的妈呀,可是流出来了……」。

    毛永贵的熊水子流的可不少,流了张喜萍一嘴不算,还顺着她的嘴角往下滴

    ……。

    (6)。

    (杨晓琴的画外音:就在那天夜里,为了还债,毛永贵不但糟蹋了我,而且

    还当着我的面,变着花样作践了母亲……)。

    赤身站地的张喜萍,把侧卧床榻的女儿放好,拉过一床被子,掖好被角,回

    身看着还赤全身的毛永贵:「兄弟,行了吧?」毛永贵摆摆手,淫笑起来:「不

    对吧,我还没叫晓琴看我日你,这事能算了……」丧心病狂的毛永贵,把光光的

    张喜萍搂在怀里,一边吃奶,一边往床前的写字台旁拖。

    「晓琴,快看,我要日你妈了。」说着话,就把她按在写字台上,来回摆动

    身子,用粗粗的大鸡巴来回蹭着她摆腻白腻的大屁股,继而,一手按住张喜萍的

    脊背,另一手扶着自己的阳具,对着她那深褐色的饺子缝,身子朝前一挺,鸡巴

    子准确无误的进入了张喜萍的身子。

    张喜萍啊了一声,趴在桌上,俩手捂脸,咿咿呀呀地叫着,身子随着毛永贵

    的动作,一前一后,一前一后。胸前那俩沉甸甸的乳峰,蹭的桌面吱吱作响。

    「晓琴,快看,我给你妈插上了……」毛永贵说。

    杨晓琴睁开眼,看着母亲身受其辱,想起来,但只挣扎了几下,浑身的酸痛

    又使她躺了下去。毛永贵:「张喜萍,日死你……,日死你……」毛永贵边日边

    拖张喜萍,使她赤裸裸的站在女儿面前,母女相隔不到十公分。杨晓琴请楚的看

    到,毛永贵那粗粗的大鸡巴,在母亲的阴道来回出入,垂在阳具下的蛋蛋子,一

    下下拍打着母亲的大屁股。

    接着,毛永贵拧过母亲的身子,掂起她的一条腿,嘴里说道:「晓琴,快看,

    快看叔的鸡娃子日的你妈爽不爽……,爽不爽……」。

    ……冰凉的水泥地面上,毛永贵把一线不挂的张喜萍仰面推倒,拽起她的俩

    条腿,左右一撇,然后把硬入铁棒的肉棍子插入她的下身,拖住她的胳膊在屋里

    转圈圈。「晓琴,你叔的这招叫夕阳西照。」说着说着呼呼拉拉就转了几圈子,

    痛的张喜萍咿呀呀的乱叫唤。

    随后,毛永贵放开张喜萍的手,拽着她的头发将她转身,面对面的拦腰一抱,

    放到写字台上,握毬撇腿,狠狠的给她插上,抬腿搂腰,离开了桌子。在屋里来

    回走,日着走着,走着日着,在屋里的隔墙上碰一下,碰一下。他每碰一下,张

    喜萍就尖叫一声。

    毛永贵:「杨晓琴,不知道吧?你叔这招叫骑馿看唱本……」。

    玩够了,过瘾了,毛永贵把张喜萍将床上一扔,抓起俩条腿朝上一举,往开

    一撇,插进去晃了起来。忽然,他嗨嗨了俩声,身子朝前一顶,浑身一哆嗦,又

    一股粘呼呼的精液,全部射进张喜萍的屄中。张喜萍睁眼看着毛永贵头冒虚汗,

    说:「兄弟,你歇歇吧,嫂子实在顶不住了……」。

    毛永贵低头在张喜萍的奶子上亲了一下,哈哈一笑:「喜萍嫂,你兄弟来的

    时间,喝了半瓶狗鞭酒,别说你娘俩,再加三,你兄弟照样日的她们呼爹喊娘…

    …」说着连毬都不拔,又压着张喜萍晃了起来。

    (7)。

    (杨晓琴的画外音:我真后悔了,后悔不该中了毛永贵的圈套,但错已铸成,

    追悔莫及。全部木已成舟,无法挽回了……)。

    毛永贵骑在侧卧床榻的张喜萍大腿上,扛起她的一条腿,一下下的操她。随

    着毛永贵的进攻,张喜萍嘴角一咧一咧的呻吟。她伸手摸着女儿毫无血色的脸,

    轻声问道:「妮子,你那还痛吗?」杨晓琴看着身受其辱的母亲,此刻还在关心

    自己,她抽泣着,伸出胳膊,撩开母亲垂在前额的头发,摇了摇头。

    毛永贵一边日着张喜萍,一边看着这幅不合时宜的母女舔犊图。他不但没有

    怜香惜玉,反而萌生了另一个罪恶的企图。他俯在张喜萍的耳边:「嫂子,下一

    个节目,保准比刚才单操独日,精彩解馋。」张喜萍回过头:「永

    贵兄弟,我求求你了……你千万别折腾俺娘俩了……」日着张喜萍的毛永贵哈哈

    大笑:「你当我那八千块钱就那麽好还,你错了,今天你兄弟,一定要日够,日

    爽,日过瘾,决不罢休」。

    「憨嫂,你们女人生下来就是供俺男人玩的,你们的脸白吧,是供俺们瞧的,

    你们的奶翘吧,是供俺们男人吃的,你们的嘴最有用,既能亲又能操,一物俩用。

    你们的屄,不但要为俺们男人传宗接代,而且,还要让俺们日着过瘾,寻舒坦。

    是男的全爱操女人,是女人全爱男人操,你说对吗?」毛永贵一边日着张喜萍,

    一边胡说八道。

    别看毛永贵累的像夏天狗歇凉,粗气直喘,拔毬而卧,一手撸着自己已经软

    下的阳具,另一只手揉搓着张喜萍那肥嫩嫩的大屁股,不言不语,其实他一肚子

    坏水,没安好心。他探起身,俯在张喜萍耳朵上说:「喜萍嫂,咱们的压轴大戏

    母女同操该开始了吧」。

    张喜萍刚说了句:「永贵兄弟……」躺在她身后的毛永贵抬手捂着了张喜萍

    的嘴:「喜萍嫂,咱们可有言在先,这母女同操,协议上有,你们不能一会一个

    歌……那好,你和你妮子,我不日了,你给还钱。要没钱,照章办事。你快爬在

    你妮子身上,我要玩蜻蜓点水,二龙戏珠」。

    「过了今天,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互不干涉,谁也不欠谁的」。

    躺在被中的杨晓琴,清清楚楚听到了母亲与毛永贵的对话,一脚蹬开了被子,

    嘴唇一咬:「妈,咱依他,看他个畜生,还能使出啥损招,。不过,毛永贵,你

    小姑奶奶有一个条件,今晚的事,那完那了,明天你要敢向别人透漏半个字,你

    姑奶奶……我杀了你」。

    毛永贵高兴的像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行,行,行,好,好,好。咱今

    天的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如我违约,天打五雷轰。在家叫火烧死,过河让

    水淹死,出门给车碰死……」。

    在毛永贵不停的催促下,赤身的张喜萍终于让女儿站地爬床,自己撅屁股沉

    腰,骑在女儿背上,曲腿挺臀,摆出挨操的架式。毛永贵站到了地下,双手握毬,

    在杨晓琴红肿的阴沟里来回蹭,满嘴喷粪:「还是俺侄女说话算数,说话算数,

    说话算数……」说着说着,将鸡巴往下一按,对准妮子的桃源仙洞,全根尽没,

    直捣黄龙。

    杨晓琴先喊了一声「我的妈呀」,随后,高一声低一声的呻吟起来。毛永贵

    一边晃一边问:「大侄女,你叔的家伙厉害吧,日的我娃爽不爽,美不美,舒坦

    不舒坦。」三深一浅,三浅一深。此刻的杨晓琴,只觉的酸麻痒痛,既有说不出

    的难受,又有说不出的舒服。

    趴在女儿身上的母亲,回头招呼毛永贵:「兄弟你日你嫂子吧,你瞅瞅,俺

    妮的那都肿了……,」毛永贵随口答道:「你别急,一会就轮到你了……」说着

    话,快快的在女儿的屄里插了几下,拔出毬毫不犹豫的将沾满女儿淫液的阳具,

    顺着张喜萍那俩扇白勾蛋子中间插了进去。

    张喜萍觉的肛门猛的一疼,不由大吃一惊,回过身推毛永贵,说道:「兄弟

    你日错地方了,快拔出来,我勾子痛死了。」毛永贵嗨嗨的笑着:「嫂子,日屁

    眼有日屁眼的价,一会我再给你2000,总共1万,你不吃亏吧。」说着话,

    抱住张喜萍的俩胯,仍然狠日猛操……。

    [暗]。

    ()。

    (杨晓琴的画外音:自从出了那事,母亲连病带气,没过半年,妈妈就撇我

    而去。穷到街头没人问,舅舅不管,姑姑不问,倒是我的一个远房小姨收留了我

    ……)。

    野岭荒山,独碑孤坟,秋风萧瑟。

    黄昏的余辉,映照着浑身缟素杨晓琴,她跪在母亲的坟后,低声抽泣,欲哭

    无泪。

    高高的黄土堆,横卧尘埃,悲惨凄凉。坟后,摆放着几样简单的供品,正中

    一侧,插着一个红红的花圈,坟前,高高飘扬的引魂幡,在晚霞映照中摇曳飞舞,

    动荡不定。

    杨晓琴的背后,一位二十四五的少妇,扬脸向天,一言不发。她短裙长褂,

    衣着时髦,描眉画眼,面目佼好。烫发涂唇,身材窈窕。时而山风刮过,裙摆掀

    起,白花花的大腿和粉红的三角裤,忽遮忽掩,时隐时现。

    「妮,别哭了……跟小姨走,有你小姨在,我娃受不了屈……」说着话,弯

    腰低头脑拽杨晓琴。杨晓琴高喊了一声「姨」娘俩抱到了一起。

    (暗)。

    欲知后事,请看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