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三里屯难忘的老外大鸡吧的故事(01)

作品:《那年夏天三里屯难忘的老外大鸡吧的故事

    作者:媚媚

    字数:4251

    那天跟男朋友还有他两个朋友去三里屯玩,那个时候三里屯比现在纯粹的多,

    去了都是为了喝醉。记得初秋,有点风还会冷。

    我画了淡妆,但画上了红红的亚光唇膏,不媚俗,但也足够撩人了。穿了短

    裙,肉色丝袜和高跟鞋,喷了coco小姐,我男朋友特别喜欢这个味道,他说

    闻起来就会硬。

    说起丝袜,我特别喜欢碧昂斯,演唱会上穿的亮色的丝袜让我一个女人都觉

    得十分性感。也许是去夜店,我也穿了一条稍微有点闪光的连裤丝袜,霓虹灯照

    射下,亮亮的很性感,男人们色色的眼神,让我不好意思,也让我有点兴奋,肉

    欲横流的三里屯,暧昧一点挺好。

    男朋友说,现在就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你办了。我也很享受这种感觉,偶尔

    也会故意勾引一下看得顺眼的男人,不经意的撩一下裙角,就能露出大腿根,我

    也偶尔湿湿的。

    我们三男一女玩着游戏喝了好几轮,慢慢有点微醺了。

    那天没有卡座,我们就站在吧台玩,也许玩的太投入,两个老外也凑过来,

    很礼貌地敬酒问能不能一起玩,酒吧本来就是个没有距离的地方,有喝了点酒,

    我们欣然同意。

    聊了几句,他们是美国人,一个挺帅叫John,一个一般叫Kevin,

    都是大学生,放假来北京玩的。

    那天人特别多,吧台很挤,男朋友就让了点位置让他们站过来,我左边挨着

    John,右边男朋友,玩游戏有输有赢,有时候跟John一组,赢了会拥抱

    一下以示庆祝,开始拥抱是礼节性的,后来多了就会很用力,他很高,比我高了

    一头,隔着T恤能感觉到两块硕大的胸肌,加上酒精,不由得让我心神荡漾了。

    有一轮John输了,乾了一整杯蜗牛,往下灌得时候洒了一身,我伸手帮

    他擦一下,也是有意的摸一下那健硕的身躯,竟然摸到了坚硬的腹肌,顿时被电

    到了。

    我平时也去健身房,对有腹肌的帅哥根本没有抵抗力,当然,有很多跟我搭

    讪的,也有一些小故事,那是后话,有机会再说。

    这一摸,加上酒精的刺激,我感觉自己一下就湿了,内裤黏黏的,我不由自

    主的夹起腿刺激了一下自己。女人嘛,总是浮想联翩的,尽管跟男朋友关系很好,

    也禁不住这种肉体的诱惑,我想到那健硕的腹肌下面,应当有一根粗硬的阴茎,

    两条健美的大腿,如果抚摸着大腿挑逗那根阴茎,场面应该十分淫靡吧,想到这,

    我更湿了,藉口去了趟洗手间。

    这里的洗手间不分男女,都是小隔间,男女共用,其实我并不憋尿,就是想

    去冷静一下被挑逗起来的情欲,啊,其实是自己挑逗的自己,人家也没有任何表

    示。

    我掀起裙子,裤袜和内裤一起褪下,用手摸了一下,真的都湿透了,另一只

    手来回拨弄着右边乳头,一阵阵电流袭过全身,不断意淫着:心想如果这个时候

    John进来,我会趴在墙上,翘起屁股让他插进来。

    越想越兴奋,音乐和灯光已经快让我迷失了,如果这个时候,随便一个男人

    进来,我都会被强奸的。可是,John并没有进来。

    简单的清醒了一下,我穿好衣服,在镜子面前,喝了酒发情的女人浑身透着

    一股骚媚,我对自己非常满意,走出洗手间,回到吧台的路上,靠在过道的一个

    男的还趁机摸了一把我的大腿,我其实并不反感,扭头看了他一眼,他假装不是

    他的把头转了过去。

    「那就是你不要这个机会咯!」我心想。

    回到了John身边,男朋友问我为什么那么久,他关心的话加上刚才给他

    戴绿帽子的臆想让我觉得很刺激,说排队等洗手间搪塞了过去。

    John也关心的问,男友英语很好,直接告诉他不用担心,她没事。害得

    我没有机会直接跟John咬耳朵。

    酒局继续,我们也越来越放得开,John的手也有意无意的碰着我的手和

    屁股,我也会简单的随着音乐扭两下蹭蹭他。

    他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暧昧,我知道,他想要我,只是我男友在旁边,他只

    能强忍着,不知道出於人生地不熟的恐惧,还是出於礼貌,我能感觉出来他在压

    抑自己的情欲。

    终於有一桌人走了,我们有了个卡座,男友,我,John坐一边,他们坐

    另一边,我一度很紧张John会坐在对面不面对我的位置。

    酒越喝越晕,人也越来越兴奋,灯光昏暗,音乐震耳欲聋,在那里,说话必

    须贴着耳朵说才能听得清。

    我主动贴上去问:「youbeen w out?」

    他坐下也比我高小半头,我的胸自然就贴在他的手臂上,他也很意外我主动

    问这么暧昧的问题,立刻扭头往我耳边凑,我没来及转回去,突然面对面差点吻

    到,吓死我了!

    瞟了一眼男朋友,他在跟Kevin拼酒,根本没注意我,加上我背对他。

    时间好像凝固了,那一瞬间,我相信John也看到了我眼中的欲火,我们

    各自转过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他没说话,偷偷拿起我的手放在了胳膊上,我

    的天,好棒的肌肉,真想舔遍他浑身的肌肉。

    他好像壮了壮胆,凑过来说:「damnyou're hot。」

    我低下头,刚才的鼻息让我沉醉,古龙水也刚刚好,我又开始神游了。

    我有点突然,没想好怎么回答他,也想着挑逗一下他,就说了句,「you

    either。」

    他坏坏一笑,跟我碰了一杯,便不那么拘谨了,手不时的蹭我的大腿,我也

    很受用,甚至有种露出的快感,巴不得他手再往上再往里。

    他看我并不反感,胆子更大了,凑过来说:「Ifancy aboutt

    hose shiny pantyhose。」

    趁别人不注意,他飞快地舔了一下我的耳垂,舔的我浑身一个激灵,泉水喷

    涌而出,丝袜都该湿了。

    我窃喜,原来老外也喜欢亮色丝袜,今天真的穿对了,我又把裙边往上拉了

    拉,在这个角落,也只能他看见。

    灯光很暗,我偷偷的把手放在他的大腿上,用指甲挠他的牛仔裤,我男友最

    受不了我这样,每次都挠得他心神荡漾。John明显也受不了了,裤子下的凸

    起越来越鼓,我没敢碰,那样太露骨了,我自信还不是一个婊子。

    这次真的尿急了,我起身起洗手间,晕晕乎乎的晃着进去,刚要关门,却被

    一双大手挡住了,我本能的要尖叫,庞大的身躯挤了进来用嘴贴住了我的嘴,并

    把一手就把我抱了起来,另一只手锁住门,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见。

    忙乱中看出来是John,我瞬间所有的防线瞬间崩塌,闭上了眼,腿也缠

    住了他的腰。

    他把舌头伸进来,很长很尖,舔的我魂都散了。我一边喘气呻吟一边伸舌头

    回应他,男友说做爱的时候最令他动情的就是我气吐如兰,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感

    觉,每次高潮都要跟我接吻着才能喷射的痛快。

    随着我的喘息喷到John的脸上,明显他更动情了。双手托住我的屁股,

    用力的抚摸我的丝袜腿,抽出一只手,从连衣裙上边伸进去,揉了一把咪咪,把

    衣服拉低,直视着我的眼睛,突然低头含住了我大半个胸,我32B,他全含进

    去都是有可能的,舌头用力的挑拨着乳头,我不行了,又不能大声的叫憋得很难

    受,只能用手紧紧地抱着他的后背。

    这时,他一只手托着我,一只手去解裤带,我突然一阵慌乱,也清醒了很多,

    万一他有病怎么办,万一怀孕怎么办。但好奇心和快感让我没有制止他,他把我

    慢慢往下放,我的天哪,感觉到了一根巨大的肉棒,我伸手摸了一下,滚烫坚硬,

    至少有二十五釐米,我有点爱不释手了,一边舌吻,一边前后撸动,滚烫的阴茎

    在我手里兴奋的跳动。

    John也受不了了,手使劲的往大腿根部摩擦,丝袜的质感和有力的大手,

    几乎让我高潮,我感到他在使劲的想撕破我的丝袜,我抽出舌头,伸手拉住了他

    的手,制止了他。

    他蒙了一下,接着像个野兽一样把我放下摁在墙上手伸进了内裤,中指滑进

    了阴道,我一下瘫软了,几乎放弃了抵抗,手指几乎都有男友的阴茎那么长了,

    他咬着我的耳钉,呢喃着:「giveit to me babe,Iwan

    t you。」

    我只剩下喘息了,他看我没反应,一把脱下了我的裤袜和内裤,把我反过来

    背对着他,手又搂了一下我的屁股,让我翘起来。这种姿势最让我亢奋,我甚至

    都想闭上眼睛享受他的抽插了,但最后的一点理智告诉我这样不行,不安全。

    我转过来,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告诉他不行,「Igot a boyfri

    end,besides,I barely know you。」

    我提上内裤,穿好丝袜,他的阴茎依旧坚挺伟岸,青筋暴露,真让我爱不释

    手,我怕他硬来,也怕他失望,「notnow,not today,I'l

    l call you。」

    他还是个绅士,看我坚持,也不再强迫,失望的说:「sorry mis

    s,mybad,just 't help it。」

    说完,痛苦的想要将肉棒塞进牛仔裤里。我何尝不想?看他也真的难受,我

    一把握住了他的鸡巴,「letme help you。」

    说着掀起了他的T恤,咬住他的乳头,一边帮他打飞机,剧情的翻转让他大

    声呻吟着,「oh,fuck yeah…jerk that cock。」

    还不住的一挺一挺的。

    一个健壮如牛的外国男人,被我挑逗的像个孩子一样,不禁让我很得意,让

    男人爽的感觉也很有成就感,我问他,「uwant more?」

    他点点头,我撩起裙子,蹲下去,吐了一口吐沫,双手握住了那条肉棒,快

    速的撸动,他爽的不知道自言自语着什么。他的阴茎虽然青筋暴露,又粗又大,

    但白白的,显得特别乾净,我突然有了一种想尝一尝的冲动,悄悄的舔了一下龟

    头,他立刻双手扶起我的头,想把鸡巴往我嘴里送,我推了他一下,「slow

    down baby,too damn big。」

    他不再强来,我也决定顺从他,努力张大嘴,却还是牙齿硌到了龟头,反而

    让他更兴奋,试了几次,终於含住了鬼头,却怎么也进不去了,我用舌头转圈舔

    着冠状沟,双手也一直在套弄,他显然已经受不了了,身体不住的抖动,突然,

    我感觉他要射了,我以为他要射在我嘴里,想着既然让他爽了,就让他爽到底把,

    谁知他一把把我拉起来,又把我翻了过来背对着他,撩开裙子,鸡巴在大腿根插

    了进去,隔着丝袜用力的抽插。

    阴茎的褶皱隔着内裤也给了我很大的刺激,我小声的呻吟着、幻想着、享受

    着这巨大阴茎带来的快感,抽插了四五分钟,他把我转过来,吻住我的嘴,提起

    我的左腿,「it's ing it's ing……」

    浓白的精液射了我满满一大腿。我用纸巾擦乾净,他低着头吻着我,不住地

    跟我道歉,像恋人一般,我也没有怪他。

    掏出手机一看,两个未接来电,都是男友打来的,他还不知道,我差点被这

    个老外插进去,他最爱的气吐如兰的小嘴,也差点被大鸡吧射进去。

    我们前后出去,我跟男友说刚才不舒服,吐了一阵,还弄到丝袜上了。他也

    没有太怀疑。

    走的时候,大家还互相拥抱告别,还留了联系方式。John回头看了我一

    眼,我伸手指了一指腿上的精斑,抛了个媚眼,就此别过。当然,我留了他的电

    话,以后还有故事,下次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