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第六章从属(九)

作品:《

    第六章、从属(九)。

    ——姐姐的性感内裤——七月二十九日星期五。

    在冯可依被肖教授施以鞭虐而陷入快感的漩涡时,同一时刻,冯俊浩到达了

    姐姐的住宅。还是请大楼管理员打开房门,冯俊浩锁好房门后,第一时间跑到了

    冯可依的房间里,这样的事已是第二次了。

    临近黄昏时分,冯俊浩给冯可依打电话,本想敲诈姐姐一顿丰盛的晚餐,可

    是,冯可依却告诉他公司加班,要很晚才能回来,于是,冯俊浩扫兴地挂断了电

    话,打算还是去朋友家里住。

    姐姐怎么这么忙啊……冯俊浩无聊地向地铁站走去,走着,走着,突然停住

    了脚步。

    姐姐回来得很晚,那我不是有机会……无精打采的脸上马上神采奕奕起来,

    冯俊浩一个急转身,快步向冯可依的住宅走去,脑海里浮现起姐姐衣橱里性感的

    内衣。

    冯可依比冯俊浩大六岁,在青春期那段躁动的时期,姐姐便是他暗自喜欢的

    对象,现在的冯可依比原先一起生活时不知美艳了多少倍,成熟、绰约,妖娆,

    冯俊浩不禁深深地被姐姐吸引,姐弟关系不再单纯,开始夹杂上男女之情。

    一周前,在冯可依去东都的那几天,冯俊浩一直住在姐姐家里。怀着激动的

    心情,冯俊浩偷偷溜进了冯可依的房间,也许是临时住所的原因,房间里的家装

    摆设没有姐姐的风格,找不到一看就能想起姐姐的东西。虽然富丽堂皇,干净整

    洁,却令满心期待的冯俊浩意兴阑珊,兴致尽失。

    冯俊浩扫兴地叹口气,像大字那样躺在铺着驼色床罩的床上,盯着天花板发

    呆。郁闷地翻了几个身,冯俊浩忽然闻到一股芬芳的香味,好象是女人的体香。

    顿时,兴致又回来了,冯俊浩用力地嗅着,心想,这是姐姐身上的味道吧!

    好香啊……。

    目光无意中落在了床边的五斗柜上,冯俊浩腾地一下坐起来,想起高中时,

    上大学的姐姐放暑假回家住,他无意中看到姐姐晾在房间里的粉红色蕾丝内裤的

    情景。当时那种激动兴奋的心情似乎又回来了,冯俊浩跳下床,打开衣橱,兴冲

    冲地去找姐姐的内衣。

    哇啊……姐姐……才拉出一个抽屉,冯俊浩便吃惊地张大嘴,只见被一块块

    透明的塑料板分隔开的抽屉里,足有二十多条内裤整整齐齐地装在一个个小正方

    形隔断里。每条内裤看起来都价值不菲,奢美华丽,白色的,粉色的,黑色的,

    紫色的,清一色的蕾丝,有的小的就像一条细带,带给人无尽遐想,充斥着巨大

    的诱惑力。

    冯俊浩从令他眼花缭乱的内裤群中随便拣了一条出来,一边记忆摆放的位置

    和叠起的方向、形状,一边慢慢打开,心想,千万要记住啊!否则被姐姐发现就

    糟了……。

    「这是什么啊……」打开的内裤是粉红色的,前面一块布,后面一条带。前

    面的布几乎是透明的,没有巴掌大,根本起不到遮掩阴户的作用,而后面的带非

    常细,穿上后肯定会陷进臀沟里,把整个臀部全部暴露出来。那么优雅、那么文

    静、那么美丽的姐姐竟然会穿这么下流的内裤,冯俊浩简直不敢相信,手掌情不

    自禁地用力,把薄如蝉娟的内裤攥在手心里。

    冯俊浩伸出颤抖的手,又取出一条内裤,打开一看,款型略有不同,但还是

    又小又色情。心情忽然变得焦躁起来,冯俊浩扔下手中的内裤,去拿第三条,还

    是同样的风格。第四条,第五条……冯俊浩把所有的内裤都打开查看一番,全是

    那种薄薄的、小小的、充斥着淫靡味道的内裤,半数左右的内裤还在裆部开着缝

    或孔洞,用来把阴户暴露出来。

    「姐姐……你好开放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的?」冯俊浩喃喃自语着,

    选一条最色情的内裤放在鼻子上,用尽全力狠狠吸了一口。

    哦……好好闻啊!这里贴着姐姐的阴户,姐姐阴户的味道是这样的吗……在

    柔顺剂芬芳的气味里面,冯俊浩似乎闻到了其他的香味,便认为是冯可依阴户的

    味道,顿时,已经在裤裆里勃起的肉棒又胀大了一圈,酸胀胀地耸立着,把裤子

    顶起高高的一团。

    顾不上收拾凌乱的抽屉,冯俊浩拉开了下一层抽屉,里面装着各种款式的乳

    罩和性感的吊带衫、小背心,还有很多条摸起来柔柔滑滑、手感极佳的丝袜。

    冯俊浩红着眼睛,喘着粗气,像个入室行窃的小偷那样在姐姐的房间里乱翻

    起来,希望能掌握姐姐更多的秘密。没多久,冯俊浩翻到了床头柜,打开一看,

    里面有几个用好看的方形手绢包住的东西。

    「啊……竟然是这些东西。」冯俊浩把手绢打开,一根模拟男人肉棒的电动

    假阳具露了出来,顿时吃了一惊。

    冯俊浩连忙把其他的手绢打开,里面全是电动假阳具、跳蛋这类的淫具,不

    由震惊得直摇头,心想,不会吧!这么多,看来长期不和姐夫见面,姐姐很寂寞

    啊!都用上这些东西了,不过,姐姐的性欲好像很强啊……。

    手忙脚乱地收好这些见不得人的淫具,冯俊浩打开衣橱,一排高档的职业套

    裙、连衣裙映入眼帘。

    拨了拨衣架,冯俊浩木雕般的呆住了,在众多衣物中间,隐藏着几件和恬静

    高雅的姐姐一点都不协调的衣服。惊愕地望着红色亮皮的紧身SM装、又小又露

    的日本女学生水手服等情趣衣装,冯俊浩脸上升起兴奋的红晕,心想,这是姐夫

    的爱好吗!没想到姐夫的口味这么重,这么会玩,做爱时,要姐姐穿这些下流的

    服装迎合他……。

    肉棒就像要爆裂开那样酸胀难耐,冯俊浩再也忍耐不住了,便一把扯过一条

    冯可依的内裤,一边用力地嗅,想象着自己和姐姐做爱的样子,一边迫不及待地

    掏出肉棒,快速地撸动起来。

    以前也手淫过,脑海里幻想的对象无一例外都是姐姐,可这次的手淫分外与

    众不同,感觉特别强烈,没撸动几下,冯俊浩便觉得他要射了,腰部开始抖动起

    来。

    「姐姐……姐姐……」冯俊浩喃喃地叫唤着,脸上升起陶醉的表情,眼里是

    说不出的温柔,又取过一条冯可依的内裤,包在即将射精的肉棒上,然后一把攥

    住,用柔软光滑的内裤摩擦着开始震动的龟头,准备在姐姐的内裤里射出饱含卑

    劣情欲的精液。

    「咦!俊浩,是你吗?」冯可依托着疲累的身体回到公寓,一打开房门,发

    现门口放着一双运动鞋。

    「姐姐,你回来了」。

    听到心爱的弟弟的声音,冯可依心中一暖,柔声说道:「俊浩,什么时候过

    来的?怎么不挂电话告诉我一声呢」。

    「呵呵……对不起啊,我不是怕影响你工作嘛!姐姐,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最近很忙吗?看你脸色不是很好啊!看起来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冯俊浩

    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看着冯可依憔悴的脸颊,不由有些心疼。

    冯可依躲过弟弟关心的眼神,担心被看出今晚淫行的痕迹,连忙转话题,问

    道:「不是说今晚去朋友家住吗?怎么又回来了?」。

    「那个,啊啊……是这样的,我过去后发现他女朋友在,不想当电灯泡便回

    来了。」当然不可能实话实说,眼珠一转,冯俊浩编出一段谎话。

    「原来人家女朋友来了,咯咯……是被赶出来的吧!俊浩,你一说谎话,眼

    珠就乱转,还想欺骗姐姐!吃晚饭了吗?肚子饿吗?」冯可依好笑地看着再熟悉

    不过的弟弟,开心地笑了起来。

    「这么一说,真有点饿了。」冯俊浩只好将错就错,心想,管他呢!只要骗

    过姐姐就行……。

    「我先去洗澡,洗完澡后就给你做饭,你去玩会儿电脑吧!」有弟弟在,疲

    累的身体一下子轻松了好多,冯可依欢喜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抱着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冯可依在被汗水和爱液弄脏的身体上抹上厚厚一

    层浴液,拿起海绵泡泡,用力地搓洗起来。被肖教授鞭打了一晚的臀部还是又热

    又痛,搓不得,也沾不了热水,冯可依只好关闭热水阀,用凉水冲洗,顿时,臀

    部上升起一阵舒服的冰凉感觉。

    啊啊……竟然和老师做出那么羞耻的事……冯可依回想着她一边被肖教授残

    虐地鞭打屁股,一边感到快感的事,简直无法相信她会产生那么淫荡的反应。

    数不清到底挨了多少鞭子,臀部又痛又热,都快没有知觉了,而在被鞭打的

    肌肤底下,不知什么时候,一股怪异的快感蹿了出来,给冯可依带来一种异常舒

    愉、异常刺激的感受。明知这样不对,可心里却情不自禁地想要老师继续鞭打自

    己的屁股,想要老师更加用力,还想老师更为严厉地训斥下流淫荡的自己,冯可

    依就是在这些纷乱纷飞的心绪下,不能自拔,沉浸在被老师鞭打的快感中。

    被昔日最疼爱自己的老师鞭打臀部,冯可依一边流下羞耻的泪,一边向老师

    哀求,可是,儒雅的老师就像被恶魔侵占了身体,皮鞭更为有力、雨点般落下。

    每当「啪啪」的鞭打声在臀部上响起时,冯可依便感到一阵贯穿全身的快感,

    令她又是困惑,又是迷醉,以致她唯一能做的事便是向鞭打她的老师扭动臀部,

    不顾羞耻地索求刺激的受虐快感。

    「老师,再用力一点,狠狠地惩罚我这个不学好的学生吧!」这句话,今晚

    冯可依不说了多少遍,现在她尝试着又说了一遍,与料想的一样,心情再次激荡

    起来,充斥着巨大的兴奋感,洗干净的阴户重新春潮泛滥,一股股爱液汹涌地溢

    了出来。

    只是回想,我就湿成这样了,我……我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啊……脑海

    里升起一个大大的问号,冯可依又是困惑,又是悲哀,不觉已是泪流满面。

    在冯可依开始洗澡的同时,冯俊浩偷偷地溜进姐姐的房间,直奔冯可依刚刚

    脱下来的衣服而去。用力地嗅着连衣裙,鼻间扑进一股像是茉莉花香的味道,冯

    俊浩知道那是姐姐的体香,脸上不由升起陶醉的表情,用力地蠕动鼻翼,连连嗅

    起来。

    嗅了许久,冯俊浩意犹未尽地放下连衣裙,心中突然腾起一股强烈的冲动,

    想要嗅嗅姐姐刚换下来的内裤,便迫不及待地走出冯可依的房间,蹑手蹑脚地向

    浴室走去。

    轻轻推了一下浴室的门,门开了一道细缝,「哗哗」的水流声传了出来,冯

    俊浩一阵狂喜,心道,太好了,姐姐没有锁门……。

    再推了一下门,冯俊浩把脑袋凑过去,顺着门缝向里面看,浴缸前面不透明

    的浴帘已经拉上了,隐约能看到一道曼妙的身影正在拿着莲蓬头冲洗。进去,还

    是不进去,冯俊浩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抵不住奔腾的欲望,咬咬牙,

    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瞧了一眼装脏衣服的洗衣笼,里面装着一条性感的丁字裤和罩杯薄薄、没有

    内衬的三角胸罩,冯俊浩惊惊颤颤地伸出手,把小小的丁字裤攥在手里。手里感

    到一阵发凉,冯俊浩摊开手一看,丁字裤前面护住阴户的地方只是巴掌大的一块

    布,还是半透明的,而且湿淋淋的。

    难道那些湿渍是姐姐的爱液……不会错的,一定是的……看到姐姐竟然穿着

    这么下流的丁字裤去上班,刚刚换下的内裤还湿了,冯俊浩第一时间想到浸湿的

    内裤是冯可依流出的的爱液染湿的,心中不由万分惊愕。

    慢慢地把丁字裤放在鼻前,不用用力嗅,一股夹杂着些许酸味的淫香扑进鼻

    里,冯俊浩激动地蠕动着喉咙,心想,这……这就是姐姐阴户的味道啊……。

    洗完澡后,身体清爽了许多,冯可依总算恢复了几分力气,便给冯俊浩做了

    几道精致的小菜。

    餐桌上散发着浓浓的香味,可冯俊浩却无法把注意力集中在菜肴上,因为冯

    可依坐在他的对面。不知是偷闻姐姐内裤后的浮想联翩,还是浴后的冯可依太过

    美艳,俏丽的脸颊泛出微微红晕,只穿了一件家居服上,宽松的领口露出一抹白

    嫩嫩的胸部,令冯俊浩一阵脸红心跳、虚汗直冒,总是忍不住拿眼偷瞄姐姐丰满

    的乳房。

    姐姐的乳房这么大吗?记得原来不是这样啊!难道因为姐夫不停地揉,给姐

    姐揉大的……脑海里不禁浮出姐夫用力地揉弄姐姐乳房的画面,后来变成他自己

    在揉,冯俊浩为他不堪的想法羞臊不已,可又控制不了自己不去乱想,只好拼命

    地往嘴里扒饭。

    「俊浩,慢点吃,别呛着。」瞧着冯俊浩狼吞虎咽地吃着自己做的饭菜,冯

    可依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亲情的温暖滋润了她那颗受伤的心。

    冯俊浩一边强迫自己不去看冯可依,只盯着桌子上的菜肴,一边找话题缓解

    心中的尴尬,问姐姐和姐夫婚后生活的事。可是,令冯俊浩奇怪的是,他感觉姐

    姐似乎不想提起姐夫,只要是涉及姐夫的话题,便只是笑,或者打岔越过。

    「俊浩,准备在汉州待多长时间啊?」。

    被冯可依的问话打断了思绪,冯俊浩也没多想为什么姐姐不想提起姐夫,只

    当成姐姐不想谈这个,以免引起思念,便回答道:「大概一个星期吧!姐姐,呵

    呵……这段时间,我就交给姐姐照顾了」。

    「好啊!我求之不得,哎呦!都这么晚了,明早还要早起,俊浩,我先去睡

    了,这段时间,你就睡那间房吧!」冯可依看看时间,已经午夜十二点了,见冯

    俊浩也吃完饭了,连忙站起来。

    眼中闪现着异样的光芒,冯俊浩一直盯着冯可依婀娜的背影和浑圆的臀部,

    直到冯可依走进她的房间,才把目光收回来。冯俊浩察觉出自己的不对,他是以

    看女人的目光来看自己的姐姐,不由在心中感叹一声,姐姐真是个迷死人的女人

    啊!就连做为亲弟弟的我都魂不守舍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