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墟鬼境】卷09~第01章:误中附车

作品:《神墟鬼境

    卷九:欺天瞒海~第01章、误中附车。

    赵无谋四仰八叉的躺在凉席上,睡得口水直淌,老娘敲着房门道:「无谋—

    —!有个漂亮的女孩子找你呀!不能怠慢人家,快起来」。

    赵无谋翻了一个身,接着睡,心道:「扯谈!能有个母的找老子就不错了,

    哪来的漂亮女孩子?」。要不是叫他的是老娘,指不定就骂出去了,他娘的,大清

    早的,哪个王八蛋吃饱了没事做,找老子开心是吧?。

    赵母大叫道:「大肉包子熟了」。

    赵无谋勐的坐起身来道:「给我弄两个,肚子饿着呢」。

    赵母笑道:「一个漂亮女孩子找你,我把人家让到客厅坐着了!你快去,好

    好抓住机会,就是这姑娘年纪太小,不过你脸生得嫩,倒还班配」。

    赵无谋咕唧道:「扯犊子哟!就我这条件,要房没房,要钱没钱,还漂亮女

    孩子?老女人都不会有一个,也不可能是陈舒、乐卉这两个骚蹄子追到这儿来借

    钱,她们没这么大本事能找到家来」。

    赵母道:「人家小姑娘等了很久了,你不出看看,嘀咕什么呢?」。

    赵无谋也不穿上衣,赤着上身,穿着条大裤叉就出来了。

    赵母急道:「你也得注意个形象呀?」。

    赵无谋道:「哪会有美女找我?您老想媳妇想疯了,肯定是哪家的妹子找错

    地方了」。

    赵母道:「可能是你以前认识的呢?」。

    赵无谋笑道:「我以前认识的漂亮女孩,现在全做妈了!哎呀——!是你?」。

    茅山舞媚眼一转,千灵百怪道:「怎么了?不能是我?」。说着话,媚眼在赵

    无谋精壮的上身处一瞟,俏脸情不自禁的就红了起来,哼道:「流氓」。

    赵无谋气道:「没事你跑到我家干什么?江湖恩怨江湖了,再说了,我到底

    是帮过你们的!别不识好歹,你要是敢乱来,信不信我跑到茅山,把你们的祖庭

    翻个底朝天?」。

    茅山舞能找到赵无谋,确是出乎赵无谋的意料,要知道,无谋只是他那个老

    鬼师父替他起的名字,他的大名并不叫无谋,就算到公安局,也查不到赵无谋这

    个人,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跑到周信明处找工作,一定是要出示身份证的,茅

    山舞只要一问周信明就清楚了,自然能找到他。

    茅山舞咯咯娇笑:「赵策!我也没说什么呀!你心虚什么?再说了,你的功

    夫是不错,但要是跑到茅山祖庭闹事,惹怒了观里不问世事的老傢伙,你得吃不

    了兜着走」。

    赵母气道:「小炮子子哟!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赵无谋也知道,是凡名山大观,不出意外的话,肯定会有一两个不问世事的

    老不死,惹恼了这种武道级别狂高的老古董,确是吃不了兜着走,教他武道的老

    鬼,就是这种级别的老古董,茅山祖庭不可能没有这样的人,所以知道茅山舞说

    的是实话,当下挠挠头对赵母道:「这个——!不是您老想得那样,她找我有其

    他的事,您老没事不要掺和行不?」。

    赵母歎了一口气道:「那好!你们谈,我出去走走」。

    赵无谋挨老娘出门,方才道:「小丫头!找老子干什么?」。

    茅山舞把雪白的小爪子一伸道:「拿来」。

    赵无谋愣道:「什么?」。

    茅山舞哼道:「我的枪,编号J45789,别跟姑奶奶说你没看到」。

    赵无谋笑道:「真的没看到,再说了,或许是同你一起的小萝莉拣到了呢?」。

    茅山舞翻眼道:「你再敢说一遍,姑奶奶我调屁股就走,不过,回头要是被

    公安在你家搜出枪支来,你个王八蛋的麻烦就不是一般的大了,很可能会坐牢的

    哦」。

    赵无谋一笑道:「我不是逗你玩儿的吗?你等等」。说完话,跑到自己的那

    间五、六平米的小房间内,找到前日那只背包,把那只转轮警枪翻了出来,在手

    上一转,拿着就出来了,看那上面的编号时,果然是J45789。

    茅山舞大喜,警枪要是丢了找不到,她自己也有大麻烦,当下一把抢了过来,

    当着赵无谋的面,撩开短裙,露出束在大腿根的皮带,把枪插进了枪套里。

    赵无谋看着那条雪白粉嫩的大腿,不由咕嘟一声,嚥了一口口水。

    茅山舞翻着白眼道:「不正经!看在你帮了我和妖娆的事情上,告诉你个事」。

    赵无谋看她把短裙翻下来,遮住雪白的大腿根,不由暗歎可惜,懒懒的道:

    「什么事呀?」。

    茅山舞道:「我无意中听到刑警大队的师兄说,国安来了个特派员,要他们

    协助,抓了一个黑道的大枭,当场击毙了两个男的,活捉了大小两个绝色的美女,

    大枭就是那个大美女,国安的人当天夜里,就把两个美女弄到北京去了,不过这

    事透着古怪,所以两个师兄才会私下议论」。

    赵无谋打着哈欠道:「这和老子有什么关係,南京住着省一级的大枭,四、

    五个市级的大混混,地下势力也在几个,就在我们这片,出了名的蝎子丁棍,手

    下有大小活闹鬼三、四百人,开着四个流氓公司,公安要抓的话早就抓了,现在

    就弄了雌货,兴许是得罪了什么人了吧?咦——!不会是横跨六合、下关的市级

    大枭七彩蛇张豔丽吧,哼」。

    茅山舞哼道:「看来你对南京地下世界的事知道的还不少,也不个好人,不

    是七彩蛇,再说人家也不老,要抓她,公安至少得损失一个特警大队,不会击毙

    两个混混就能把她带走的,明说吧,抓住的大枭是朝天宫姓霍的女人,同时被捉

    的,是她的侄女,就是前天和你在比萨店一起吃饭的小美女,怎么,还要我多说?」。

    赵无谋跳起来道:「这怎么可能哩?她们两个可不是狠道上混的呀」。心道,

    肯定是霍家倒卖倒买古董的事发了,这样说来,这个茅山舞小妮子,还是够朋友

    的,不行,我得出去躲躲,过了风头再回来。

    茅山舞看赵无谋的眼珠子直转,知道他有鬼,但以她的看法,赵无谋这种道

    行,要是反抗的话,想留住他就难了,真想抓他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劫持他

    老娘,逼他就范,好在至今为止,还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大的劣迹,傻子才会和这

    种深埋不露的武道高手拚命呢!能骗走最好,她几个师兄弟都在南京,真发生冲

    突的话,全部得栽在赵无谋手中,于是俏笑:「不出去散散心?」。

    赵无谋笑道:「哎呀!我们公司正要派我出差呢!马上就要走」。

    茅山舞有公安系统的身份,家世又特殊,省里、市裡师兄、师姐无数,既知

    道他身份证号码,想打听一个普通的市民的事,比喝水还容易,知道赵无谋根本

    就是无业游民一枚,当下也不揭穿他,微笑道:「那好!我走了,顺便告诉你一

    声,姑奶奶今年七月份就提前毕业了,可能会被分到句荣某个派出所,那时要是

    姑奶奶有什么需要,你可要随叫随到」。

    赵无谋嘿声道:「老子又不是鸭子,还随叫随到了,你的意思我懂,我又不

    是道上混的,不会跑到你的地面上生事给你找麻烦滴」。

    茅山舞笑道:「咦——!很聪明吗?还有件事,日本鬼说的那个高敬亭,是

    我军早期高级将领,他的事,你可以在网上搜一下,很牛的,我说呢,你个王八

    蛋,魂魄里的煞气、怨气重得冲天,怎么可能会投胎的,原来是你前生的大愿望

    实现了」。

    赵无谋道:「老子前生有什么大愿望?」。

    茅山舞笑道:「赶走日寇,尽灭蒋家王朝,建立新中国,三个在当时认为不

    可实现的愿望全都实现了,所以你这颗煞星才能顺利转世,去安徽肥东青龙场一

    趟,或许对你有启发」。

    赵无谋嘿声道:「这是你个小丫头的指点?」。

    茅山舞笑道:「是我叔祖替你算出来的,我通过师兄,在派出所看过你的档

    桉,依你的命格推算,你这世本不该这么背的,至少应该是成家的,老爷子的推

    算,可能你前世骨殖的埋葬地有点问题,不过似又有转机,我也说不清,你去了

    肯定能知道」。

    赵无谋「嘿」的一声道:「多谢了,我会去看的,我说呢,怎么老子这么背,

    三十多岁了一事无成」。

    茅山舞欲言又止,摇了摇头道:「算了!我走了,再见」。

    赵无谋笑道:「不送了」。

    送走茅山舞后,赵无谋想着霍家的事,越想越像,霍秀秀肯定是在古董的事

    上操作不当,被政府抓了个现行,再仔细想一想,他和齐生振、陆景松的那点东

    西,可能在霍秀秀的生意上,所佔比重极小,要是比重佔得大了,整整两天的时

    间,公安早来问候他了,只要不是杀人放火了不得的大罪,他只要出去躲一躲,

    等这阵风过了,也不会有什么事了。

    但赵无谋决不会通知齐生振,要是把他喊走,一来南京的古董没人看了,万

    一被个毛贼偷走,损失就惨重了;二来不管有事没事,总得有个顶缸的人,而对

    于这次事件来说,老齐身为老九门的人,祖宗就有桉底,做个顶缸正合适;三来,

    真要是公安为这事抓人,只要搜出古董再抓个把人,能向上面交了差,想来也不

    会再穷追勐他这种小毛贼。

    于是打通了史红婕的手机,这个妖孽,夺了个陈峰的肉捨,偏偏对陈峰的亲

    妹子陈舒下手,有事没事的交合,以适应男性的性交技巧。

    「喂——!主人!找奴婢有事?」。手机那头,传来史红婕妖媚的声间,她倒

    好,全盘接收了陈峰的东西。

    赵无谋笑道:「带上陈峰的身份证,在三山街地铁口等老子,哎呀!记住了,

    穿男装,否则的话,安检不叫过的,还有,把陈峰的身份证号码发到这个手机上,

    我好订票」。

    「知道了,主人」。史红婕娇声道:「我刚刚才联繫到这个陈峰花了大钱供

    养的相好,叫做淫姬的,听名字就贱,东莞大扫黄,她在那头混不下去了,这几

    天就从东莞赶过来,这男身太难受了,要是换了那个女身,侍候主人时,包管主

    人喜欢」。

    赵无谋淫笑道:「叫她正常来就是,到南京后,你把齐老六的地址给她,反

    正陆老三也不在家,她过去后,也有地方住,等会儿我过去,和齐老六打个招呼,

    顺便把张文茜她们三隻豔鬼丢在他家帮他看门,再拿点东西,嘿嘿——」。

    一个小时后,赵无谋出现在地铁口,脖子上挂着一块鸽子蛋大小的田黄冻极

    品原石,身上带着个背包,里面是五块抽去秽魄、注入天地灵气的古玉、五个明

    代的小碟,五个明代的小碗,紫铜带盖的不知朝代的佛香小炉一个,还有一张得

    自陆景松处的奇怪地图,不过是列印件,这是前些时候,酒喝高时,陆景松拿出

    来炫耀的,说是他曾祖父在盗光绪陵时,从一个老旗人家里搜到的东西,可能是

    张藏宝图,赵无谋当时没说,后来找机会用手机拍了再回家列印的。

    赵无谋出来时,不动声色的跟齐生振讲,去外地看个朋友,齐生振怎么可能

    知道赵无谋做的事?赵无谋也没有从他那里拿古董,所以齐生振不疑有他。

    赵无谋一挑俊俏得过分的「陈峰」的下巴道:「虽然是男装,但妖媚气还是

    重了点,还浑身的香气,不过没关係,等到了北京,我就叫解人妖替你弄个女装

    的身份证来」。

    史红婕笑道:「主人要是喜欢背后插花的话,正好用这具身体,我仔细检查

    过了,这副皮囊,不是一般的好,用褪毛膏把身上的毛褪掉,再穿上女装的话,

    比他的妹妹陈舒都漂亮,大腿又白又滑,不知道的话,真以为女人哩!不过,主

    人,你没事去北京干什么哩?」。

    赵无谋怎么可能跟她说实话,诡笑道:「去找一个朋友玩玩,再顺便看看解

    人妖,也就是散散心」。

    史红婕拍手道:「好呀!我生前听那些恩客说,其实早就想去京城见识见识

    了,可惜我先是大家的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后来是婊子,再后来是奴婢,

    不是想去就能去的」。

    一路无话,赵无谋带着人妖般的史红婕,乘着高铁顺顺利利的来到北京,用

    「张勇」的身份证登了记,开了一个标间先住了下来,再打听名震天下的「潘家

    园」古旧市场。

    女服务员看着穿着男装、举止娇媚的史红婕就是一阵呕心,看赵无谋的目光

    也变得暧昧,心里想什么就不知道了,听说问的是潘家园,立即用满口的京片子

    道:「你们两个外地人,问也问不清楚,我跟你们说坐10地铁线,你们也找不

    着是吧?出门打个的不就行了」。

    赵无谋注意到,北京的大妞儿确是过劲,不但美女的比例比外省多,而且全

    是大洋马型,个子高不说,身材还饱满,屁股都是挺挺的,很合赵无谋的胃口,

    心想,能在北京操个大妞也满不错的。

    第二天早晨,史红婕换了一身妖骚的女装,把两条大腿齐根儿都露着,又从

    行李箱里把假髮拿出来,在脑袋上披了,穿着个小背心,登了一双高跟皮鞋,挽

    着赵无谋就走。

    赵无谋背着一个背包,包里是古玩,甩开她的手呕心的道:「现在你就是个

    人妖耶你懂吗?千万别碰老子,狂呕心」。

    史红婕嘟起嘴道:「不碰就不碰,等我得到那个叫淫姬的肉身,主人就不会

    嫌弃我了,再说了,人妖怎么了,有我这么漂亮的人妖吗?」。

    两个人好不容易等到了一部出租,七拐八绕的来到潘家园,站在门口一看,

    傻眼了,乖乖龙里东,好大一片市场呀,里面琳琅满目,什么古董都有,就是地

    摊区,也有几间正规厂房大,古玩玉器成山成海,和南京朝天宫古董市场比起来,

    是天壤之别哟。

    史红婕笑道:「主人!这摊上的东西,多半全是假的」。

    赵无谋苦笑道:「我也知道,要是这种架式,古董就不值钱了,嘿嘿,竟然

    还有一模一样的几十个玉观音像,难道古人也知道批量生产?」。

    史经婕笑了起来道:「这瓶子一模一样的也多,正德炉一熘儿摆了几百个,

    好壮观耶」。

    两个人边走边看,一个摊位的老闆见他们两个是外地人,以为是肥羊,凑过

    头来道:「两位老闆要点什么?」。

    赵无谋笑着摇头。

    老闆不泻气的道:「大个的和田玉十块钱一块,田黄过两的二十块一块,错

    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难得来一次首都,不弄两块玩玩?」。

    史红婕嗲嗲的微笑道:「有真傢伙吗?」。

    老闆哪裡知道她是男身,见绝美的女人发问,立即诡笑道:「全是真傢伙呀」。

    赵无谋心中歎气,摸了摸颈中佩戴的田黄原石,把东西拿到这儿来,真货也

    变成假货了,不由又紧了紧背包。

    不远处,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傢伙正眯着眼,躺在躺椅上假寐,看见赵无谋这

    个动作,立即睁开老眼,对旁边一个摊主道:「有劳李爷!替我看着片刻的摊子」。

    姓李的摊主笑道:「没事儿!你忙你的!这儿我照料着」。

    老傢伙慢悠悠的走到赵无谋身边,露出一颗大金牙,搭讪道:「这位小哥!

    我姓金,大胆的问一句,是想出手呢还是想收点东西?」。

    赵无谋笑了笑道:「也就是看看,看中了再说」。

    大金牙在潘家园混了一辈子,大有来头,身价不菲,倒不是没有本钱盘琉璃

    场高档的店面,他就是图个热闹,以拣漏为平生乐事,猜赵无谋有真东西,闻言

    低笑道:「小哥儿,你是摸金的校尉还是发丘的郎中?」。

    赵无谋和齐生振、陆景松结交,也听过他们说过墓道上的掌故,当然知道大

    金牙说的意思,但市场上人多嘴杂,充愣道:「什么吊意思?老子听不懂!老头

    儿,你到底想干什么?」。

    大金牙也是一愣,难道自己走了眼?不可能呀,看赵无谋眼神闪烁不定,又

    是一口南方夹生普通话,旋即明白过来,小心的道:「哥儿是淘沙的高手?就没

    有东西想出手?」。

    赵无谋左右看看,也没人注意,当即也笑,人畜无害的道:「什么淘沙不淘

    沙的,不过我的确有几件小玩意,怎么?你想看看?」。

    大金牙乐了,弓着精瘦的身体道:「我就说嘛!我还没走过眼哩!转过市场

    的围牆,有一家茶馆儿,卖着正宗的大碗凉茶儿,地道的北京味,现在这种本小

    利薄的生意已经没多少人做了,哥儿不图个雅致?」。

    赵无谋道:「那个?行吧——」。

    史红婕小心的道:「当心被抢了」。

    赵无谋嘿然不语,想从他手上抢东西,得弄一个排的壮汉上来,或许能得手,

    若有意外,先捉了前面这个带路的老货做人质。

    大金牙不紧不慢的一路和熟人打着招呼,穿过长长的地摊,向围牆外一处社

    区走去,有跟他认识的摊主,立即就明白他又找到外地的行货了,不由投来羡慕、

    忌妒、恨的目光。

    所谓的茶馆,就是在围牆边上社区地下室的小门脸,有几张空着的桌椅,大

    金牙熟门熟路,迳直走到里面的一间房间,扯开公鸭嗓子对老闆道:「弄一壶茶,

    有点心的话,也弄两三样来,我们在里面谈事儿」。

    店主做的就是这种私底下谈事主儿的生意,送上茶水、点心之后,说了句客

    气话就出去了,顺手还把门带上了。

    大金牙嘿嘿笑道:「明人面前嘛,老哥我也不说暗话,不瞒小哥儿,早些年

    我也识得几个顶尖的摸金行家,全是带着摸金符的高手,可惜后来赚了大钱去了

    美国,摸金的事自然就不做了,小哥儿看来不是行家呀」。

    赵无谋咧嘴笑道:「没工作了,被逼得没法子,和朋友合伙做了两三单地下

    的生意,得了些东西,三文不值两文的卖些钱,胡乱讨个生活」。

    大金牙笑道:「哥儿太谦虚了,不过不是摸金校尉,不懂寻龙点穴的话,确

    是摸不到什么顶尖尖的好东西,再者说,改革开放快四十年了,像点样子的东西,

    早就被你们这行的前辈摸走了,那个哥儿,方便拿出来给老哥掌个眼不?」。

    赵无谋一笑,背包里翻出一块玉来,有鸡蛋大小,这是报恩寺附近地下,挖

    出来的那些明代玉匠墓中的一块,这块玉是一个玉匠握在手中的,被弄去伪装后,

    显出了极品的成色,又被赵无谋灌以灵气,拿在手上是流光溢彩,极是耐看,顺

    手递过去道:「南京城南报恩寺下麵的东西,一处明代的墓葬」。

    大金牙笑道:「可见哥儿不是行里人,你不能这么递来的,得放在桌上,我

    再拿起来,得——!既然递过来了,我也接着了」。

    大金牙接过这玉,先是伸舌舔了一下,点头道:「水气重了点,哥儿倒的定

    是个水斗?」。

    明代玉匠的那处墓葬群,离秦淮河不远,南京雨水量又大,地下的东西,的

    确水气重了点。

    赵无谋点头道:「佩服,那地儿水气是大」。

    大金牙得意的一笑,睁大一双老眼道:「这是上好的和田籽玉,纯正的菠菜

    绿,成色上乘,现在这种品质的新疆和田,几乎找不到货了,更难得的是,虽然

    是斗里出来的,但是已经被你盘活了,凋工又好,这东西出来有年成了吧?」。

    要说玉这东西,死玉不值钱,活玉才值钱,玉这东西是灵性的,通常斗里出

    来的玉器,行家都会白给人家钱,请人家佩带几年,而且佩带的人,最好是有灵

    气的漂亮大姑娘,以便于死玉吸收人家姑娘身上的灵气,得以盘活。

    赵无谋通过八宝紫金炼魂炉,把报恩寺里玉匠的秽魂炼化,自然也得到了许

    多玉器的知识,他盘活的方法却是简单,直接用道法,注入天地灵气,只要一点

    点,那玉的水色就完全不一样,而且佩在活人身上,可以直接养人的魂魄,也不

    跟他说明其中原因,闻言一笑道:「老头儿好眼力,说个价吧?」。

    大金牙一笑也不计较,就当他是个愣头青:「我早年认识的第一个正牌摸金

    校尉,和我做的第一单生意,也是一块玉,那块玉虽是死玉,但是却是一块一日

    三变色的宋代古玉,哥儿的这块东西,品质地道,又盘活了,这么着吧,我也不

    能叫小哥儿吃亏,十万块吧?」。

    赵无谋也不知道这东西究竟能值多少,觉得十万块也不错了,到底解决了这

    次出来的费用,立即笑道:「那行!东西归你,钱打我卡上」。

    大金牙一乐,就这块东西,他白白赚了几百甚至上千万,一块比这块玉差得

    多的明代新疆和田玉瑞兽挂件,现在北京的价格至少一千万,而且还没盘活,凭

    他多年的经验,这玉是明代前期的和田决不会假,而且凋工非常精美,色泽又纯,

    说是明代皇家的东西也不一定,既然不会假,就不怕有关机构的专家鉴定,忍住

    心中的得意道:「哥儿还有什么东西,一併拿出来看看」。

    赵无谋带出来的玉全是小件,好拿又不会碎,既然十万块钱卖出了一块,今

    天也不想再出手玉器了,倒是那些碗碟可以拿一两个出来,探探底价,当下一笑,

    拿了一个明代的青花小碗、一个明代的青花小碟放在桌子上。

    碗、蝶优美的造型,在简陋的木桌上,发着古朴的光泽,一股久远的气息凝

    而不散,就算是外行,也能看出来是好东西。

    大金牙一看,吓了一跳,近几年,这种正宗的货色,已经是不多了,别看潘

    家园这么个大市场,里面的真东西加起来,也绝不会超过五件,好东西全进大的

    收藏公司了,压抑住心中的激动,拿起一隻明代的青花碗来,伸舌又舔了几舔道:

    「是明代的不会有假了,但全是民窑的青花,产地应该是景德镇,哥儿,权当交

    个朋友,我也不敢少给,五万块吧,两件我全收了」。

    赵无谋立即换了口气,也不叫老头儿,眨着眼睛道:「金爷你还真够朋友」。

    大金牙「真诚」的笑道:「哪裡哪裡!你把卡拿出来,我这就托行里的朋友,

    把十五万一次性全打到你卡上」。

    中国的银行规举大家都知道,没有双方身份证的话,每天最多打四万块钱,

    这很不方便某些生意,所以做偏门生意的,行里一定要有人,而实际上,这种明

    代早期的景德镇民窑青花,中国各大拍卖行,像赵无谋手上的的这种完美无缺的

    品相,价格都在百万以上,五万块?买个碎片还差不多。

    赵无谋本就不是任何道上的人,在没认识齐生振之前,一直在公司替人打工,

    每月也就是三千多块的工资,转瞬间得了十五万,还自以为得计,乐呵呵的从包

    里翻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大金牙。

    大金牙人老成精,接着卡道:「不过哥儿,有句话我们得事先说明白了」。

    赵无谋笑道:「不会临时要煞价吧?」。

    大金牙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笑:「古董这东西,价格不好说,这行里也有些

    规举,今天我开价,哥儿应了价,不管这东西转手后价高价低,双方都不能纠缠

    对方,这事我得先得哥儿说明白喽」。

    赵无谋笑道:「老子一个唾沫一个钉,既出手的东西,决不会再跟你纠缠就

    是」。他心里想的是:老子还怕你个老不死的纠缠老子哩!有了这十五万,报恩

    寺下地的投资不但收回来了,除去这次到北京的开销,还平白的赚了几万钱,何

    乐而不为?。

    大金牙想的是:这三件东西非同小可,明代前期的真东西已经不多了,这两

    个小年轻,只要到稍微大的铺子多打听几家,皇城根有的是胆大的东家,绝对有

    人出到百万,到时不要跑到潘家园踢他的摊子才好,所以把丑话说在了前面,闻

    言笑道:「这样就好,大家都是爽快人,我这就转过去了?」。

    赵无谋翻眼道:「行——」。

    大金牙一笑,老手一点,把资讯发了出去,几分钟后,银行的熟人回复过来

    短信,说是办完了,同时,赵无谋的手机上也收到短信,告诉他那张银联卡上,

    被人转了十五万,生意做成,当即笑道:「合作愉快!老杆子!爷问你,这北京

    有什么地方好玩吗?当然不是风景,老子问的是美女」。

    大金牙心里骂道:「哪有这样问人的?真见是个愣头青!生意做成就换口风?」。

    但是他大场面混惯,也不是太介意言语间的粗俗,微笑道:「哥儿带着个靓妞,

    问不是风景的好玩地方合适吗?」。

    赵无谋笑道:「他不是女的,而是CD,别看他姨里巴叽的,其实是我下地

    干活的伴当」。

    史红婕翻着白眼道:「我内心是女的,身子是男的」。

    大金牙虽说年老,但也决不是什么好东西,吃喝嫖赌样样来,北京又是全国

    最新潮的地方之一,竟然也知道CD的含义,再者说,下地的伙计他也见得多了,

    果然感觉史红婕身上,有一种若有若无的阴秽之气,这是地下古墓里特有气味,

    也不生疑,贼笑道:「CD都是这么说的,不然也不会总穿女人的衣服,学女人

    说话,就是我这种老年人的爱好,可能和你们年轻人不一样」。

    赵无谋笑道:「说说看?」。

    大金牙笑道:「北京这地方,嫩模如过江之鲫,很多都是一等一的绝色美女,

    常有一些模特公司举办一些活动,只要交了钱,就可以带个相机去拍美女,当然

    了,也不是阿猫阿狗都有这机会,得是圈里的熟人,这样的模特,就算不是全裸,

    也是穿得性感古怪的,我年纪大了玩不得实的,业馀爱好之一,就是拿着个相机

    去拍美女,过过眼瘾,当然了,哥儿要是肯出价,看中了哪个嫩模,和经济人说

    好了也是可以上的,哥儿要是感兴趣的话,近期就有一家模特公司有活动,我可

    以帮你报名」。

    赵无谋笑道:「有——!当然有兴趣了,看看也不错,想不到你还是玩艺术

    的」。

    大金牙笑道:「许多年前认识了美国的一位元杨小姐,她明着是美国一家地

    理杂志的记者,暗地里却是个身手极高的摸金校尉,她回了美国后,就把相机留

    给我了,起先我也是摆弄着玩儿的,但玩着玩着,就玩上了瘾,这些年,从装胶

    捲的相机到数码相机,越玩越高档」。

    赵无谋咧嘴道:「拍个女人吧,用手机就行了,一千多万的图元哩,身上几

    根毛都清清楚楚,还要什么相机?切——」。

    大金牙笑道:「哥儿耶,一听你就是外行,然就算这样,也不要弄个手机去

    拍呀!多丢人哩!这样吧,我家里有好几部相机,都是以前玩旧的,你随便拿一

    台去,也比你用手机拍像话,你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到时我好联繫你」。

    赵无谋笑道:「北京人就是爽快,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到时你可不要忘了我」。

    大金牙恶赚了赵无谋的钱,又知道他是真正下地的主,还图着以后的交情哩,

    当即连说:「决忘不了」。

    告别了大金牙,赵无谋带着史红婕,玩了半夜,方回到宾馆,想起太子、解

    语花全在北京,洗过澡后,就拿出了手机,连了宾馆的无线网,上了「龙纹鞭影」。

    小太子丁统军拿着部最新的「苹果」,懒懒的靠在床头,大叉开的跨间,是

    两具雪白、丰满、妖骚的胴体,争着含舔着他跨间的玩意。

    两具胴体也并非一丝挂,身上穿扣着古怪的装束,然奶牝尽露,挺翘的乳头

    上,穿着?亮的奶环,细白的粉颈处,都扣着黑色的母狗项圈,连着项圈的铁链

    皮牵手,牢牢的握在太子手上,怒挺的粉臀,夸张的上蹶,插在菊门里的狗尾,

    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着。

    太子随手将跨下的舔鸡巴的两名美女拍了几张照片,发到了龙纹鞭影的「宠

    物乐园」内,顿时又引来一片羡慕、妒忌、恨,跟着是讚声一片,忽然,站内短

    消息动了一下。

    丁统军一看,笑道:「又是这个货」。打开消息一看,水临枫给了个笑脸,

    口水拉拉的道:「太骚了!大大好福气哟!老子最中意美女带奶环了」。

    丁统军扬扬得意的打字道:「那当然,全是身高一米七四、奶大腰细的大美

    女!真正的美女牝犬,当然,也能充做美女马骑乘」。

    这边赵无谋一笑,回过一行字:我就在北京,你这两隻美女犬,是北京大妞

    吗?。

    丁统军回道:两个都是,身材、脸蛋都没话说。

    沉芳绰为什么会被丁统军巴巴的要过来?就因为她是正宗的北京大妞,丁统

    军自小眼光高,又爱身高马大的妞儿,所玩美女,都是清一色的北京、山东大货,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不良嗜好,却不足以被外人道。

    赵无谋打道:能借给我过一过瘾吧?。

    丁统军一乐,回道:行——!不过你做M,她们两个做S。

    赵无谋回道:老子不做M,你把她们给当狗我玩一夜,二千块钱,价格公道

    吧?。

    丁统军披嘴回道:你知道她们是什么货吗?比北京顶级的嫩模都值钱,叫她

    们干什么干什么,玩起来特过瘾,别说二千了,就是二万,也玩不到其中一个。

    赵无谋咧道,心道:两万,两万老子去东莞玩去了,吹拉弹唱十几回呢!也

    不知道这个吊人从什么地方找来的野鸡,还吊老子胃口?不过野鸡肯在奶子上穿

    环的却是极少,当下也没多想,回了个:毛——。

    丁统军真的没骗赵无谋,身下两个替他口交的,一个是绝色美女沉芳绰,一

    个是绝色美女赵娜,全是一等一的货色,经过专业的调教,口交、性交技术、服

    从性哪是社会上的小姐、嫩模能比的?身体的敏感处,也被他穿了环儿,她们两

    个,可是正宗的牝兽骚畜,完全没有人身自由,并且是正宗的北京当地的大妞,

    北京本地的大妞,肯做这事又是绝色美女的极少,除了这种无法抗拒的强迫手段

    之外,还真不好找合适的货色,见赵无谋发了这个字,知道他不信,也不解释,

    回道:这样吧!你有什么好东西,或许能换她们两个玩玩。

    赵无谋恨恨的打字道:也有几块古玉,白天老子探过价了,随便一块就是十

    万,就算她们两个给老子玩三个月也够了,你个吊人,不要太占老子便宜。

    赵无谋要是知道丁统军是什么人,怎么也不敢这样和他说话。

    丁统军倒是无所谓,心中一动,通过上次的事件,他明显的知道赵无谋是个

    外行,赵无谋要是说十万块能出手,那真实的价格,至少是几十万,然钱对他来

    讲,根本就不是个事,关键是上年代的东西现下实在难找,当下回道:把你剩下

    的东西,你发个照片过来看看?或许我就叫她们两个陪你几天。

    赵无谋一笑,把那个紫铜佛香炉的照片发了过去,这是他在报恩寺附近的高

    僧墓葬中挖到的东西之一,打着字回道:这个香炉你看看,跟你换正在给你口交

    的两个大妞玩几天怎么样?老子从来没玩过正宗的北京大妞呢。

    丁统军一看那香炉的照片,忍不住手就抖了,虽然他有许多好东西,但这些

    年新进的真玩意越来越少了,就算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就算古代的统治阶级朝

    死往地里埋东西,但到底也有个穷尽的时候。

    照片上的那只精美的紫铜小香炉,看那成色、包浆,不出所料的话,极可能

    是南北朝时代的东西,作用应该是薰香的,炉身镂着雷纹、大鹏等佛教的景物,

    三隻炉脚是佛门中显化的异兽,同时也知道赵无谋真是不懂古董,可能以为玉的

    值钱,铜的不值钱,但古董这东西,对于知道价值的人来说,喜爱是最重要的。

    能巧取的,决不豪夺,要是有人肯卖,丁统军绝不在乎钱,就算跨下口交的

    这两个美女,也被许诺,若是侍候好的话,几年之后就放了她们,并安排在某个

    事业单位工作,这叫恩威并施,一味狠的话,那会遭到激烈反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