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五十五)

作品:《[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二百七十三)。

    赵涛都有点记不清上次这么认真学习是在什么时候了。

    高考前那个短假期?。

    从上了大学,没了压力没了督促也没了自我上进的动力之后,他就像是发条

    松到头的玩具,浑身上下提不起一点劲头。

    下午这次在自习室跟孟晓涵一起学习的三个小时,让他都有点恍若隔世的感

    觉。

    当然,他此前也跟杨楠上过好几次自习。不过那都是当成上杨楠的调剂,等

    后来杨楠也懒得装样子,俩人就再没浪费过那时间,宁愿多来几炮交流一下感情

    和体液或者光着屁股抱在一起刷刷暗黑2。

    所以,严格说来,大学生活开始后,不算考前突击复习那段昏天黑地压榨脑

    细胞的时间,这还是赵涛第一次正经上了一个自习。

    其实他本来没打算这么正经。

    他叫孟晓涵来教他英语,当然不是担心自己四、六级真的挂掉,他们这个三

    本学位证和四、六级不挂钩,以他如今的心境,根本不在乎那么个没用的证。

    他就是不想让孟晓涵如愿以偿离开他跑去天涯海角躲着。

    即便她不是那么漂亮只能算秀气动人,即便她办事情太一板一眼循规蹈矩显

    得有点无趣,即便她的爱情观不能允许背叛劈腿这些不纯洁的事情,她依旧是赵

    涛当初孤注一掷决定正式使用锁情咒的第一个目标。

    对男人来说,第一个,总是比较重要的。

    他在三百六十五天的漫长时间中积累的执念,早就化成了比情感和性欲更加

    纯粹的一种东西,流连在他的心间,而唯一有效的保险栓,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可当他诚心诚意开始求教英语上面的难点时,他看到了孟晓涵差点喜极而泣

    的笑脸。

    真的,她竟然因为他摆出了认真好学向她求教的样子而激动到眼眶发红,给

    他讲解语法的时候,声音都在发颤。

    这就是她心中一直在苦苦压制的爱意所流泻出的碎片么?。

    「我找你请教问题,你干吗这么激动。」他问完后,忍不住半开玩笑地说,

    「知道我回头会请你吃饭?」。

    「不是。」她笑了笑,一本正经地说,「我是真的为你高兴。赵涛,我一直

    觉得你在大学里太荒废了,第一学期你就挂了科,可你想的却不是好好学习,而

    是……」。

    她说到这儿,脸上闪过一丝黯然,摇了摇头,没继续说下去,而是柔声道:

    「你看书吧,不会的,再问我。我会尽力帮你的」。

    赵涛瞄了一眼她拿来的书,小声问:「晓涵,你……真的打算争取交换生资

    格去国外?」。

    孟晓涵怔了一下,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

    「那,咱们可至少半年不能见面了」。

    「我……打算在那边呆更久。我希望能出国留学,好弥补我没有考上理想大

    学的差距。」她口气微妙地叹息了一声,「不过说这些都太早,人生规划,总是

    赶不上变化的」。

    果然,这个学校的一本并不符合孟晓涵的目标,换句话说,她的确是为了心

    底都没有表明的爱情而牺牲了更好的前途。

    心底情不自禁地变得柔软起来,他不知不觉,有了一种想要让孟晓涵因为他

    更加开心一些的愿望,而且,并不想为此得到什么诸如摸她屁股亲她嘴的机会之

    类的报答。

    而眼下能让孟晓涵开心的事情并不难猜。

    一个就是他和杨楠、余蓓分手,他敢打包票,只要他恢复单身的消息传出去,

    不超过一个小时,孟晓涵大概就会出现在他附近制造一场巧遇,然后千方百计提

    醒他如今只要再表白一下下她就会乐意无比地成为他的女朋友,唯一的那个。

    可这个赵涛并不愿意。

    而另一个就是他努力学习好好上进,虽然他暂时想不明白这种对自我的提升

    为什么会让孟晓涵那么高兴,但这个情况是实际存在的。

    所以他一下子没忍住,就破天荒地连上了三个小时自习。

    除了每个小时有五分钟用来放松和孟晓涵闲聊一下,上上厕所,其余时间,

    都在专心致志地学习。

    孟晓涵不是天赋型的好学生,论头脑她可能还不到金琳的一半,但论现行教

    育制度下的考试,十个金琳做一张卷子估计也不是她的对手。

    她不光有毅力,有集中力,有耐力,还努力研究了一些不那么灵光的脑子依

    旧可以多记住东西的小诀窍。

    光是背单词,就自己琢磨了联想记忆法、故事记忆法、情景补完记忆法之类

    的一大堆门路。

    赵涛感觉要是高中就拉下脸求她辅导自己,估计现在能在一个不错的二本混

    日子。

    一起学习的气氛太好,以至于直到结束,赵涛闲聊中连句调笑的话也说不出

    来,休息的那几会儿,聊的都是些彼此身边的小趣事。

    大概是不太喜欢听赵涛说杨楠笨拙的一面,孟晓涵主动讲起了自己的事情,

    三个小时的自习下来,也算让他多了解了这个女生几分。

    嗯……不过的确是够无趣的人生,寒假作业为了测试老师会不会认真批改故

    意少写中间一页这种事都能让她觉得出格到脸红。

    那他这种曾经整本就写了前三页和最后三页的是不是可以切腹谢罪了。

    看看时间,他给杨楠发了条短信问问情况,确认晚上她不回来后,扭头问:

    「我女朋友在外面吃好的呢,不回来了。我请你在门口吃小炒吧?以后保不准还

    要麻烦你呢」。

    「不用请,一起吃就好。」孟晓涵脸上带着微微的红晕小声说,「我不习惯

    让男生请客的」。

    「那怎么行,我麻烦你当老师,不给开工资多不好意思啊。」他笑嘻嘻地说,

    离开自习室,他心里那股油劲儿就又冒出了头,「这你要不答应,我就只能以身

    相许报答了」。

    孟晓涵吓得缩了一步,但还没回话,视线就很奇怪的落到了赵涛的另一侧。

    赵涛皱了皱眉,就听见身边传来了张星语冷淡而客气的声音:「不好意思同

    学,借过」。

    接着,张星语腋下夹着本书,从他让开的楼梯口快步走了下去。

    双肩紧绷,背影匆匆。

    (二百七十四)。

    「是你们一起上大课的邻系同学吧。我记得……她不是认识你的吗?」孟晓

    涵轻声说,「怎么好像有点生气的样子」。

    「是吗?错觉吧。我和她不熟的。她跟男生几乎不打交道,别人献殷勤也不

    当回事,挺傲的。」赵涛观察了一下孟晓涵的表情,大致确认孟晓涵还没金琳那

    种恐怖的洞察力,稍微放了点心。

    孟晓涵也没多问,直接说:「那,咱们去哪儿吃?别走太远,我晚上还要上

    自习呢」。

    「这么刻苦啊?」他忍不住笑道,「大学生活不是应该丰富多彩一点才好吗?

    你就光一门心思学习?」。

    「我……」孟晓涵张了张嘴,跟着小声说,「我也加入过社团活动。后来,

    就不怎么去了」。

    「诶?」赵涛一边往校门口走,一边问,「什么社团啊?文学社吗?」。

    「有一个文学社,还有……学校的舞协」。

    赵涛一愣,舞协?他不是曾经加入参加过两次活动来着,没见到孟晓涵啊。

    「我也是舞协的,最早交完费还去过两次活动,没见过你诶」。

    孟晓涵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扭开了脸,轻声说:「我后来才加入的,我加入

    的时候,你已经不参加活动了。后来……我不想浪费学习的时间,就也不去了」。

    呵呵,是看不到他去所以才不去的吧。赵涛在肚子里暗笑了几声,没有点破,

    直接带着她去了门口的小饭店。

    进去时候,有见过他的学生扭头打量着他们,还一看就好几眼。

    他小声说:「啊哟,我倒是忘了,我名声不好,你跟我一起吃饭,怕不怕被

    人说啊?」。

    「不怕。」她很干脆地回答,「身正不怕影子歪。我……我和你是高中同学,

    难道不能一起吃顿饭吗?」。

    赵涛想了想,说:「可其实我还是挺喜欢你的,而且,我知道你也挺喜欢我」。

    「可咱们并不可能真的在一起。」孟晓涵低下头,用壶里的热水烫洗着面前

    桌上的餐具,「那么,还有什么好在乎的呢」。

    「这样才更该在乎吧?」赵涛笑吟吟地说,「将来万一你真的想找别人谈恋

    爱了,和我打过交道好像不是什么好事」。

    「没关系。」孟晓涵把洗小碗的水往角落地上轻轻一泼,淡淡道,「我暂时

    不打算谈恋爱了,交换生之后是留学,漂泊海外,不是考虑终身大事的好时机。

    而且,我……也不是很有心情想这种事。学习就已经够辛苦的了」。

    「真可惜啊。」赵涛叫来服务员点完菜,笑着说,「当年班上男生选最适合

    做老婆的女生,你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呢」。

    孟晓涵似乎有点吃惊,但马上就低声说:「可那也没什么意义,最后写纸条

    说过喜欢我的,也就你一个」。

    「真的假的啊?我听好几个男生都说想追你的啊」。

    「我不知道。」她摇了摇头,「即使到现在,我也分不清怎么算是想追我。

    不需要告诉我他喜欢我的吗?」。

    「告诉就是表白了,火车上我不就跟你说过了」。

    大概是被这句话提醒到了寒假之旅的那个结束方式,她不自觉地抬手摸了摸

    脖子,脸色微微发红,马上把话题岔开到了英语学习上。

    吃着吃着饭,电话响了。

    赵涛拿出看了一眼,赶忙陪笑道:「我去接个电话,你先吃」。

    出来之后,他左右看了看,摁下接通,直接走到了一个花坛后面,「喂,怎

    么了?什么事儿啊?」。

    张星语颇为委屈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你是不是跟一本那个书呆子一起

    吃饭呢?」。

    啧,这浓浓的醋味啊,几乎快从话筒里飘出来了,赵涛笑了笑,说:「是啊,

    我下午让人教了我仨小时英语,我不能连顿饭也不舍得请吧?」。

    「教英语?」张星语马上说,「我才不信,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学了。你……

    你明明就是找机会接近她」。

    「大一还有俩月多一点就结束了,你的计算机过级还是我教的呢,我就不能

    找人教教四六级?你要英语好,保证能过,要不你教我?」赵涛笑着说,「再说

    了,我要是想接近她,还用找借口?我俩又是老乡又是老同学,那可是高中的同

    班同学,我直接叫她吃饭她还能不答应?」。

    「我怎么就不能教你。」张星语委屈地说,「我好歹也是英语专业的,我们

    也要过专四专八,四六级就算辅导不了同系的,还辅导不了你吗?我……我还能

    去你家给你补习呢。不比在自习室好?」。

    赵涛压低声音,邪笑道:「可在家里跟你在一块,我哪儿还有心思学习啊,

    那还不光剩下日你了,你这是在小看自己的魅力么。要不……跟我在自习室学?

    你又不乐意,一进了学校,你见我连招呼都不打,怎么教我?」。

    「我……」张星语登时气结,憋了半天,才说,「我……我可以陪你在图书

    馆找安静地方。被人看见……我、我再装和你不熟」。

    「星语,别说傻话了,跟我沾上的女生,肯定是不吃羊肉也一身骚,我跟孟

    晓涵来吃饭,路上见过我的的同学都盯着我俩看,那眼神,都跟断定孟晓涵已经

    被我操过了一样,换你,你受得了?」。

    「那……那她就受得了?」。

    「她受得了。她本来就喜欢我,可她坚持认为我应该跟其他人分手之后,才

    能跟她在一起,不像你这么通融,乐意当我的几分之一」。

    「谁乐意了……」张星语不甘不愿地说,「还……还不是没办法,你不就是

    仗着我爱你爱得不行,才一直欺负我……你当我不想成为你唯一的女朋友吗?听

    别人一说你的闲话就是杨楠、余蓓,就是家里一个女朋友学校一个女朋友享艳福,

    我……我都快疯了」。

    「好啦好啦,她们爱说就让她们说去吧,这种爱嚼舌头的女生,怎么知道你

    在我这儿有多快活。想想吧,她们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像你这样高潮哪怕一次,

    多么遗憾的人生啊」。

    「呸。」张星语羞耻地啐了一口,「你整天就惦记着这些」。

    「哪儿有,我这不是惦记四六级,结果你又不乐意兴师问罪来了。就杨楠那

    成绩,我还能找谁公开辅导我啊?」。

    「找于钿秋呗。」张星语吃醋吃得不轻,气得反话都说了起来,「那可是正

    经老师,也教好几门英语的课呢,你找她辅导,不比孟晓涵好?」。

    赵涛嘿嘿一笑,说:「对哦,你说得有理。我怎么把这个能堂堂正正辅导我

    的人给忘了。行,那我回头不找孟晓涵了,我找于老师,辅导晚了办公室没人,

    我还能找找乐子」。

    张星语急得叫了起来:「赵涛!你……你讨厌」。

    「行了,星语,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意思。」赵涛懒得多说,缓缓道,「反

    正,我是不可能当谁一个人的男朋友的,你要一直计较这事儿,以后还有你生气

    的时候」。

    张星语的口气不甘不愿地软化下来,可怜巴巴地说:「我……我不是这个意

    思。我生气,主要是……这么好的时候,杨楠没缠着你,你……你都不来找我。

    竟然跑去学习了。反正,要么是孟晓涵比我重要,要么……就是学习都比我

    重要」。

    她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难过的哭腔,「赵涛,我……我想你,我想你想得胸

    口疼,可你都宁愿跟书呆子一起上自习。我就知道……你什么都到手了,我就…

    …就不值钱了」。

    「星语,你这是说的什么傻话。这明明是为了照顾你的面子啊,杨楠都被我

    操出花来,最近我俩一起玩游戏的时间都比上床多,我也没嫌弃她觉得她不值钱

    啊?」赵涛耐着性子哄她,可算是有了那么一点正常谈恋爱哄女友的感觉,「我

    是挺想有事没事就跟你一块腻着,可你不爱来我家这儿怕杨楠,在学校装不认识

    怕同学,我总不能一到周末就去城市另一头开旅馆房间吧?生活费多也不能这么

    用啊」。

    「我……我……」张星语憋屈了半天,小声说,「不说了,我挂了,我……

    我也该去上自习了」。

    「要不你告诉我自习室,我吃完饭去找你?让你给我补习?」赵涛笑嘻嘻地

    追补了一枪。

    张星语吸了吸鼻子,说:「不用了,我……不敢。明天杨楠在家吗?」。

    「上午肯定不在,她陪爸妈,怎么也得到下午才舍得回来了」。

    「那你上午上自习吗?」她小声问。

    「不上,我要睡大头觉」。

    她轻轻哦了一声,说句再见,挂掉了电话。

    (二百七十五)。

    回去饭馆里,孟晓涵放着筷子在等,赵涛赶紧过去坐下,柔声说:「好了,

    可以吃了」。

    「女朋友?」孟晓涵眨了眨眼,问。

    「嗯,女朋友。」赵涛很干脆地回答。

    「好像男女朋友打电话,总是能说特别久。」孟晓涵略显惆怅地说,「我们

    寝室有个女孩,和外地的对象打电话能一说好几个小时。他对象上个学期光电话

    卡就铺了一床。我都不知道,哪有那么多话好说」。

    「等你谈过恋爱就知道了。」赵涛笑咪咪地回答,「俩人互相喜欢的时候,

    腻在一起光是翻来覆去叨叨无聊话,都能叨叨大半天」。

    孟晓涵低下头,轻声说:「余蓓跟你谈恋爱后,好像没以前爱说话了」。

    「毕竟出了那事儿,对她心理有影响。现在已经好多了。」赵涛故意说,

    「不过杨楠不一样,说起劲儿来,我俩能一直聊到困得睁不开眼」。

    孟晓涵抬起头,看表情,似乎想说什么劝导之类的话,可她看着赵涛的眼神

    犹豫了一下,只是说:「快吃吧,菜都要凉了」。

    吃了饭,赵涛夹着书又跑去跟孟晓涵上了两个小时自习。

    一个是他心里有点来了劲儿,想看看自己到底能努力到什么程度,一个是四

    六级他还真挺想过,证书拿到,他再去找金琳,看看她还要怎么说,另外,他还

    挺好奇,这么一直跟着孟晓涵上自习,在大学这种男女一起上几次自习就要传绯

    闻的地方,到底会发生什么。

    他倒要看看,孟晓涵能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到什么程度。

    为了不得罪这个小老师,赵涛还算是比较认真地纯粹上自习,连听她讲解的

    时候,都刻意保持了一个让她肯定能安心的距离,手脚也摆得非常老实,免得激

    起她关于自己以前所做所为不快的回忆。

    站在他的角度,他从不觉得看到喜欢的女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有多高兴,他

    更乐意看到可爱的女友在床上好好努力天天想上。所以他不太理解孟晓涵为什么

    会这么高兴。

    要说当初李婕一门心思想让他好好学习算是老师脾性发作,孟晓涵看他认真

    苦读怎么也一副要湿……眼眶的样子?。

    看到心爱男生刻苦学习还有这种提高好感度的效果?那考第一名的男生是不

    是还能奖个女朋友啊?。

    不过没所谓,不理解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确实有效。这大半天的自

    习上下来,赵涛感觉之前偷亲她偷摸她被她看穿什么以至于定下决心准备出国的

    事情,都能靠让她教自己学习慢慢扳回来。

    为了求偶而行动的雄性,学习起来也格外有效率。

    要是金琳能来承诺一句他过了六级她就把自己打上蝴蝶结装箱送进卧室,他

    估计真敢发狠飙一下。

    不得不承认,金琳在图书馆砸过来的那番话,终究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孟

    晓涵因为他踏实读书而投来的眼神,的确跟此前那种迷茫无措的目光截然不同。

    真有趣。

    回去之后,杨楠不在家,屋子里冷冷清清空空落落,让赵涛心里还有那么点

    不舒服,习惯有人一直陪着之后,才会真正了解孤枕难眠的含义。

    看了会儿电脑,他估计张星语明天一早要来,就去洗了个澡,抱着掌机躺下,

    玩了一会儿火纹,发了一会儿短信,关机睡觉。

    早晨还没睁眼,就感觉下面双腿间多了个脑袋,暖暖潮潮的口腔正裹着他一

    大早阳气正旺的老二,舔啊吸啊,嘶溜嘶溜全是口水声。

    「来得这么早啊?这次找了什么借口?」他扒拉一下头发,揉了揉眼,掀开

    被子坐起来,直接把手钻进了张星语的领口,去寻找她那对儿小巧圆润的乳房。

    她挪了挪地方,横过身子,既方便侧头下去一口气舔完紧缩的阴囊,又方便

    他的手握住一边奶包,不费劲儿就能揉得她浑身发抖。

    她用嘴唇夹住柔软的蛋蛋吸了一口,才说:「我又没卖给谁,出门一上午还

    要打报告写申请不成。回去时候买点水果,就说去市里转了,她们就不瞎猜了」。

    她的小嘴熟练了不少,看来没少听他的用大拇指苦练,嘬住龟头舌尖左右横

    扫马眼的时候,爽得他一松腰杆躺了回去。

    舔了两三分钟,她的鼻翼就有些急促地翕张起来,小手摸索着捏住他乳头,

    一边拨拉,一边含着肉棒用湿润的眼神渴望地看向他。

    他舔了舔嘴巴,问:「想要?」。

    她叼着老二认真地点了点头,像只急着把胡萝卜塞进嘴里的小白兔。

    「那就来呗,这会儿又没人跟你抢」。

    张星语连衣服都没顾上脱,她就那么穿着修身合体的白色长裙爬上了床,低

    下头,黑发瀑布一样从两侧垂下,把她中间的小脸衬得白里透红,格外粉嫩。

    蹲在他身上,裙子就从她四周垂下,像个罩子,把他的下体整个罩住,好似

    圈给了她。

    她连裤衩都没脱,垂手拨开到一边,就扶着他的小腹,半张着口,嗯嗯啊啊

    地呻吟着,把昂扬的阴茎坐入到紧凑湿热的缝隙之中。

    蠕动的嫩肉紧紧缠绕上来,她那吸力非凡的消魂洞,立刻就抓住他开始了卖

    力的表现。

    他盯着她,觉得她今天是故意不脱衣服直接上来的。

    这身打扮是她九月入学一眼定乾坤杀入系花之列的功臣,黑发白裙,清丽脱

    俗,倚窗回眸,嫣然一笑,就充满了文艺爱情电影里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主角味道。

    而现在,她连衣裙的领口乱了,胸罩抽出来丢到了一边,翘起的奶头在胸前

    顶出了淫靡的凸点,随着她起伏的动作晃动摩擦,宽松的长裙中,她纤细的身体

    正在拼命的扭动,套弄,压榨着被吞入的肉欲之源。

    「怎么不脱衣服?」他抚摸着她因用力支撑身体而紧绷的胳膊,柔声问道。

    「我……想穿着……和你做……」她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似乎有些迷茫,

    又似乎有些凄凉,「以后……我都不会再穿这样的衣服了……」。

    「为什么?」赵涛有点吃惊,「这个挺衬你的气质,也挺好看的啊」。

    「不,一点都不好。」她噙着眼泪,拼命上下摇摆着臀部,肉体晃动的力量

    传导给了裙子,振动出一道接一道的波浪,「我……不想再那样了」。

    「不想哪样啊?」他皱起眉,有些不解地问。

    「总之……就是不想那样了……」她咬紧牙,身体舞动的速度更快。

    疑问很快被快感冲散,赵涛剧烈地喘息起来,他感觉,自己的整个生殖器都

    快要被她夹紧的蜜穴吸入。

    「你、你快要射了吧?」她娇喘着伏低,黑发垂在他身上,丝丝痒痒。

    「嗯。」他情不自禁地往上挺腰,酸麻的快感已经在决堤的边缘。

    「你上次短信说……想……射在我头发上,是不是?」她抓住一头乌丝,突

    然微笑着说道。

    「是啊,你头发这么长,这么黑,这么亮,真想给你弄脏了。」他也笑了起

    来,隔着连衣裙狠狠捏住她的乳房,把这当成了调情的骚话。

    「那……来吧……」。

    没想到,张星语起身放开了肉棒,接着,跪坐在了床上。

    他将信将疑地站起来,把肉棒伸到她吐出的舌头上,一边前后摩擦,一边问:

    「真的行吗?挺不好洗的诶」。

    「没关系的,你高兴就好。」她仰起脸,刚刚高潮过第二次的脸上洋溢着宛

    如微醺的神情。

    他笑了笑,那当然不再客气,伸入到她嘴里抱着后脑一顿狂插之后,猛地往

    外一抽,低头看着闭上眼睛的张星语,对着她额头上方就射了出去。

    第一股最有劲儿的全射在了发丝上,第二股稍弱一些的则糊在她的脸上,顺

    着眼角鼻梁流了下去。

    她睁开一线,握住射精后的阴茎,缓缓塞进了嘴里,温柔吸吮。

    几滴精液坠到了她的白裙子上,一旦干涸,就是一块不好洗掉的黄色印子。

    可她浑然不觉似的,只是专注地,一口口吸吮着他,直到尿管里残留的最后

    一滴,也被嘬入到她的嘴里为止。

    不知道是不是担心杨楠随时可能回来,张星语没在出租屋里待太久,她去卫

    生间仔细清理干净头发和脸上的精液后,连裙子上的那几滴都没有处理,就随便

    梳了梳头,走了。

    如果不是下体还在隐隐发酸,赵涛真要觉得这是不是自己的一场春梦。

    他完全搞不懂张星语在想什么要干什么,他皱着眉思考了好一会儿,最后还

    是决定放弃,倒头睡了个二觉。

    中午吃过饭,赵涛如约去找孟晓涵,在约定的地方一起上起了自习。

    一点多的时候,张星语发来短信,问了问他上自习的地方。他发了回去,玩

    笑说,有的是地方,欢迎来一起。

    半小时后,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张星语真的来了。

    不仅来了,还让他瞪大眼睛张着嘴,半天没能回过神来。

    她换了一身一看就是新买的利落休闲服,直筒裤,运动鞋,而且,都是大红

    色。

    本来以她的气质,压不住这么鲜艳的打扮。

    可她剪了头发。

    那让多少女生羡慕到抓心挠肺的乌黑长发,被剪成了一个比上学期的杨楠还

    要短的偏分,配着脸上的妆,夺目的鲜红唇彩,完全驾驭住了这身新装。

    走进自习室后,张星语根本没看周围是否有认识的人。她从兜里摸出一个粉

    色的信封,封口处粘了一颗红色的心,跟着径直走到赵涛面前,双手把那封信递

    给了他,然后,用像是第一次对他表白一样的羞涩声音,温柔地说:「这是我写

    给你的信,里面有我的心意,请收下」。

    然后,她深深鞠了一躬,就像在演偶像剧一样,带着满脸羞红,转身跑了出

    去。

    赵涛拿着那封信,下意识地看了身边的孟晓涵一眼。

    她和他一样,大惊失色,呆若木鸡……。

    (二百七十六)。

    「那是表白吧?」。

    「肯定是啊……跟你赌十块那绝对是情书」。

    「我操……这男的能力肯定超级强吧?要不特别有钱?」。

    「这好像是三本那边挺漂亮一个女同性恋的男朋友诶」。

    「我操我操,这么牛逼?连女同性恋都能摆平,嫪毐转世吧?」。

    「你他妈怎么净想着下三路,人家就不能会泡妞吗?没看身边一起上自习那

    个也挺可爱的」。

    「那个不是他女朋友?」。

    「不是不是,他女朋友我见过,比这个好看」。

    「真是他啊?我听说他还有个复读的小女友呢,小鸟依人长的又乖又美,上

    学期来学校看他,他还让两个女朋友一起逛校园呢」。

    「我操!他家里是不是开矿的?」。

    自习室里沸沸扬扬,跟开了锅一样。

    赵涛环视一圈,觉得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只好轻轻敲了敲桌子,

    叹了口气说:「晓涵,咱们换个教室吧」。

    孟晓涵有点慌张地看着他,跟着有些僵硬地点了点头,小声说:「好,咱们

    换个教室。可……你还上得下去自习吗?」。

    「有什么上不下去的。我又不是没被人喜欢过。」他嘴上笑着说道,心里却

    炸开了一大团火,黑烟滚滚。

    大学这地方,说小不小,一个系花出了公共课,可能都没几个人认识,就是

    金琳那样在学生会抛头露面照片上过墙的,进食堂坐下吃顿饭,碰见的人里也不

    一定有多少叫得出她名字。可说大也不大,口耳相传的小道消息,通常能以系、

    老乡、宿舍楼层为渠道多方向传播,就算辐射到外围后信息量已经很小真实度已

    经很低,但在熟人这个核心圈里,很快就能人尽皆知。

    比如赵涛的宿舍同屋,知道张星语当面表白这件事多半不会超过三天。

    走出后门的时候,他还听到前面有个女生一脸兴奋地小声说:「我想起来了,

    那女的是三本英语系的,就住我们那层西头」。

    他皱起眉,心里的毛线球越滚越大。

    太扯了……张星语这是怎么想的啊?。

    口口声声说怕流言蜚语说自己被人指指点点就活不下去的不是她吗?他都盘

    算好让杨楠捉奸在床借着她不敢声张的性格好好双飞了,这突然的急转弯是怎么

    个情况啊?。

    发型换了,还化妆了,行头的风格都变了,再加上当面表白,回想她上午的

    所作所为……她这是铁了心要和从前一刀两断,重新来过了吗?。

    她不甘心偷偷摸摸什么也不能说,准备对杨楠正面拍脸宣战了?。

    这是受了什么刺激啊?。

    就因为他开始找孟晓涵一起上自习?。

    满脑子一团乱,他跟着孟晓涵走到另一件自习室找到地方坐下,都还没回过

    神来。

    「赵涛,你怎么不打开看看,人家写给你的信,你都快攥烂了」。

    孟晓涵小声提醒了一下,赵涛才连忙召回天外游魂,定了定神,撕开信封,

    掏出了里面的信。

    粉色的带花信纸,底图是泡泡加桃心,右下角还有个笑着说ILoveYo

    u的卡通女孩。

    正反面写满了,密密麻麻,一点空隙没留。

    可要说这是情书……按赵涛的认知,真没听说过有这么写的。

    娟秀的小字,一笔一划都工整无比,每一句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

    因为只有三个字,我爱你。

    三个字加一个感叹号,重复了整整一张信纸的正反两面。

    赵涛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扭头一瞥,才发现孟晓涵也愣愣地盯着他手上的

    信纸,小小的嘴唇都微微张开,瞠目结舌。

    「这……这表白得还挺直接。」他干笑了一下,小声说。

    孟晓涵的小嘴动了动,接着低下头,象是被谁砸了一闷棍似的,好半天没有

    说话。

    赵涛收起情书看了会儿英语,匆忙找了个问题,扭身问她。

    她开口解答完,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轻声说:「对不起……赵涛,我、我

    有些头疼,可能是昨天没睡好。我……我想回去休息了。咱们……下次再一起上

    自习吧」。

    也不等他做出反应,她抓起书就转身匆匆跑了出去。

    「诶?孟晓涵,你……」他喊了一声,可话都还没说完,她的背影就已经跟

    受惊的小鹿一样迅速消失在后门外。

    孟晓涵这一走,赵涛也没了上自习的心劲儿,后门那边竟然还有人过来探头

    看他,两个新过来上自习的女生故意坐到了他侧面同排,隔一会儿就瞄他一眼。

    幸亏张星语不是在男生宿舍楼下面点蜡烛大叫着表白,不然他俩真是分分钟

    变成学院之星,被辅导员抓去就地升空。

    正纠结的时候,杨楠发来了短信,「我到家了,你人呢?在忙哪个妹子呢?」。

    看来她还不知道,不过也对,杨楠基本和他一样,半脱离了学校的流言管道,

    想要知道什么还得专门回宿舍打听一下才行。

    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起来往家走去,回复短信,「我这就回去,洗干净屁

    股在家等我」。

    「啊?」。

    「我要操你,我一会儿回家就要操你」。

    (二百七十七)。

    赵涛非常不喜欢这种事情不按自己设想发展的感觉。

    但出去吹吹凉风,快走到家的时候,他倒是隐约明白了一点张星语反应如此

    激烈的原因。

    她可能误会他是为了追求孟晓涵在改变自己,开始上自习,关心考证,而且,

    没把大好的周末机会用来找她。

    可就这么点小事,至于让她爆出那么大一团火花来吗?。

    还是说,她那看着弱不禁风的纤细身子,其实早就是个无底洞一样的火药桶,

    丝丝缕缕大事小事都塞在里面,不定哪天一个不小心,就砰得一下送他个粉身碎

    骨?。

    说真的,如果是正常谈恋爱不小心追来这么个得供着的宝贝,赵涛多半会小

    心翼翼应付一段时间后想办法分手以绝后患。

    可……可他这路子不正常啊,爱过来的女人,都是不死不休啊。

    再说,没准人家张星语正常恋爱的时候就不这样呢,被他锁了爱夺了情,才

    成了这副样子也不是没可能。

    越想越是烦躁,还有点不知道怎么妥善解决,他脸皮厚,倒是不担心在学校

    里挨个骂遭个白眼,就算被追张星语的男生敌对两下,他一个铁打的赢家,谁敢

    真惹他,张星语估计都能活撕了对方,轮不到他发愁。

    他发愁的,还是张星语似乎越来越棘手了。

    他想看张星语陪着杨楠跪床上撅屁股比赛鲸鱼喷水,可别到最后俩鲸鱼水没

    喷,对着张开嘴巴咬上了。

    要是因为这闹出人命来,他可一辈子没地方甩锅推责任。

    「真他妈的操蛋!」在自家楼下骂了一句,赵涛搓搓巴掌上楼开门,进去一

    边换鞋,就一边解开了皮带。

    杨楠还挺听话,脱下来的衣服都没好好收拾,就钻进厕所洗澡,这会儿水还

    在响。

    「小楠,你在里面吗?」。

    「嗯,我快洗好了,你等我一下。」她也没问他今天怎么这么着急,在里面

    匆匆回答。

    赵涛一腔心火在肚子里烧,烧得胃口都有点发酸,他脱光衣服,把门敲了敲,

    「开开,我要进去,我也洗」。

    「哦。好」。

    喀喇一声,里面的插销开了。

    赵涛拉门钻进去,一把就从背后搂住了杨楠湿淋淋白到反光的裸体,嘴巴啃

    咬着她的脖子,左手揪拉着她的奶头,右手垂下去钻进胯下,急匆匆揉着她还缩

    在嫩皮里的小豆。

    「诶?你……你这么慌啊?这是怎么了,谁给你吃春药了?」杨楠有点纳闷,

    但还是一手扶墙一手背过去握住了他的鸡巴,轻轻套弄。

    「就想干你,不行吗?」他摸着下面有点潮乎,一关喷头,搂着她腰往后一

    撤,握住老二就塞了进去。

    「嗯嗯……轻点……里头还没湿呢。」杨楠闷哼一声拍了拍他,连忙弯下腰

    翘好胯调整一个更容易挨插的角度,自己也出手揉着点。

    他拖到外面一些,一边抽送,一边掰开她白花花的屁股蛋,把拇指挤入到紧

    缩的屁眼中。

    「唔——」杨楠快活地哼了一声,充满弹性的腔道迅速湿润,变得滑腻起来。

    他用力顶,一下一下撞上去,越干越快,一点技巧没有,跟个新发情的小公

    牛一样,使着蛮力往前啪啪啪地压。

    他也没忍,没拖延时间,嫩肉包裹出的快感全被他逼迫到睾丸附近,一路积

    蓄成洪水一样的酸麻。

    不到三分钟,他汗流浃背地抱紧杨楠,屁股一拱一拱地射了进去。

    射精后,他反而把杨楠抱得更紧,把她压在墙边,低头埋进她已经过肩的长

    发中,大口喘息。

    他不想退出来,可阴茎的血还是渐渐撤了,变小的肉棒一点点从湿漉漉的肉

    缝中滑出来,噗噜脱出,软绵绵垂了下去。

    「好了,爽了吧?」杨楠动了动身子,打开水,柔声问。

    「你高潮了没?」他把她转过脸正面抱着,问。

    「没,差一点。」她大大方方回答,以他俩在床上的默契,其实这问题也不

    需要问,撒谎也撒不过去,「谁知道你今天这是怎么回事,跟个哈巴狗一样扑过

    来就骑,还弄得那么狠,我刚回过劲儿舒服起来,你就射了。你是不是最近虚了

    啊?给你点个炒腰花补补?」。

    「不用,我就是突然心烦,这会儿好多了。」他伸手从她屁股下面挖出一坨

    白浆,看着热水把那一团冲成一丝一丝的白线,流进地上下水道里,叹了口气,

    说,「张星语在自习室当众跟我递情书表白了」。

    「啥?」刚摘下毛巾准备退到水够不着的地方擦身子的杨楠抬头就叫了出来,

    「怎么个当众法?」。

    赵涛拿下花洒坐在马桶盖上一边洗,一边把情况简单讲了一遍。

    杨楠匆匆擦干,出去连衣服都顾不上穿,先翻出那封情书,展开举到眼前,

    惊讶地睁圆了眼,「天哪……她……这是失心疯啦?她不是把面子看得比命都重

    要吗?这怎么舍得豁出脸去了?」。

    赵涛没敢把心里的答案说出来。

    不过那是个正常推理就能知道的逻辑关系,她把面子看得比命重,此刻却为

    了爱情把面子丢了,那么,什么最重要不是很明显么。

    杨楠的衣服才穿了一半,她的手机响了,她过去看了一眼,很纳闷地接了起

    来:「喂,怎么了?导员晚上要查寝?」。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赵涛就看杨楠的脸色从刚才的一片嫣红迅速变成了有

    点害怕的苍白,而且,直到挂掉前,都只说了一句谢谢,再见。

    「谁啊?」。

    「我舍友,张星语她们宿舍的有人过来说,张星语桌上有个带锁小日记本,

    今天忘了收,摊开着,她们扫了一眼,上面密密麻麻写的全是一个人的名字」。

    赵涛背后一阵发凉,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指了指自己,「是……我?」。

    杨楠点了点头,苦笑着说:「舍友提醒我最近小心点,别被张星语下毒弄死

    了。她整个人……今天都变了样」。

    「那她应该不敢……」赵涛正在想该说点什么,张星语又给他打来了电话。

    他看着手机,总觉得自己好像捧了个手雷,可最后,还是得硬着头皮接起来,

    柔声说:「喂,星语啊……」。

    大概是怕他说漏什么,张星语马上就打断他说:「赵涛,我开着免提呢,我

    们宿舍都听得见,我就是想让她们给我做个见证。赵涛,我写的情书你看了吗?」。

    「呃……看了,我还挺感动的。」他觉得喉咙发干,看杨楠凑近过来想一起

    听,干脆也开了免提。

    「那就好,赵涛,我们宿舍的人都不相信,还有人说我跟谁玩真心话大冒险,

    正好,我也觉得,表白光靠写信不太好。」她的声音变得跟水一样温柔,仿佛不

    管多么庞大的生物,也能拖进去溺死,「赵涛,我注意你很久了,我爱你,请你

    做我男朋友吧。我知道你可能还不太喜欢我,没关系,我会努力加油,让你也早

    点爱上我的」。

    「不是……星语,关键问题似乎不是这个。」赵涛觉得脑袋顶上一阵一阵发

    麻,「你忘了,我已经有杨楠了」。

    「你不是还有余蓓么,我都听说了。既然你可以有两个,那就可以有三个吧?

    我不介意和她们竞争,我有信心,你最后爱的那个一定是我。请给我这个机

    会,我一定会成为全世界最好的女朋友」。

    那边传来了宿舍女生起哄的声音,听起来明显那不止一个屋的女生,少说起

    码十来个人。

    赵涛看了一眼杨楠,清了清嗓子,坚定地说:「可我不会跟杨楠分手的,她

    ……一直都挺好的」。

    「没关系,我说了啊,你可以有三个,我想当第三个,不可以吗?赵涛,我

    真的真的特别爱你,我知道你喜欢杨楠那样的女孩子,你看,我剪了短发,我还

    买了新衣服,我可以改变的,答应我,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那边的女生们情绪似乎到了顶点,几个人带头喊着「答应她,答应她」,很

    快,就变成联欢会一样的齐声喊,「答应她!答应她!答应她」。

    都他妈是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赵涛看了一眼杨楠,杨楠有点心慌,擦了擦额头的汗,指着手机点了点头。

    他只好说:「好吧,我答应你。星语,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不过我这

    人又花又渣,觉得配不上你」。

    「没有的事,你就是上天赐给我的那个人,别说你有两个女朋友,你就是有

    十个八个,我也一定会披荆斩棘去找你的。」张星语的声音充满了异样的活力,

    就像是她刚从什么束缚已久的茧壳中钻出来,正在初次呼吸格外新鲜的空气一样。

    那边有女生问:「星语,那杨楠不高兴你该怎么办啊?」。

    马上就有另一个女生小声说:「干脆勾引一下她呗,星语这么漂亮,她准高

    兴」。

    果然是他妈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张星语笑了笑,说:「赵涛,你看,以后我就是你女朋友了,那……你能让

    你另一个女朋友,晚上回宿舍住一夜,让我跟她谈谈吗?」。

    跟着,她提高声音,「杨楠,你是不是正听着呢?我好像听见你喘气了,晚

    上回来吧,我要跟你谈谈,咱俩是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早晚的事,对不对?」。

    杨楠的表情也变了。

    对张星语的色欲似乎已经被公开挑衅产生的怒气压下,她夺过赵涛的手机,

    冷笑了一声,放到嘴边,缓缓说道:「好啊,你等我,我这就往回走」。

    「好,我去你宿舍等你,咱们不见不散」。

    杨楠咬了咬牙,一字字道:「嗯,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