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三十九)

作品:《[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一百八十五)。

    沿着站牌骑,那地方其实挺好找,估计是做得合女生口味,摊子这么偏还坐

    满了一起跑过来的情侣,还有不少男生排着队等着往回带。

    幸好老板两口子手脚麻利做得挺快,三口锅一起开工,赵涛排了十多分钟,

    就买好了两份扔进车筐,调头回家。

    骑到院里楼下把车子放好,他站在那儿盘算了一下,想着就这么上去似乎有

    点火候不足,不一定能填平屁股上那一顿打,不如往张星语的心窝再撒点蜜糖。

    他现在施展什么手段也不至于有心理负担,说干就干,当即蹲下,往手肘、

    胸前、膝盖上蹭了点土,用手拍打拍打,想了想,双掌按在地上搓了搓,把手套

    也弄脏,然后捡了块石头,在脸颊上压着蹭了一下,热辣辣弄破一层油皮。

    嗯……这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他满意地笑了笑,拎起荷叶炒饭跑上了楼。

    拿出钥匙,他故意在门后晃荡了几下,做出找钥匙的样子,让响声提醒一下

    里面,自己回来了,跟着开门进去,一边换拖鞋一边喊:“好了吃饭吧,我回来

    了。”

    张星语神情古怪地迎了出来,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接过塑料袋就往屋里走去,

    竟然没注意到赵涛故意弄出的这点狼狈。

    嘿……还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丫头。他笑了笑,大步走到前面,往屋里拿起要

    换的衣服,转身往隔壁间走去。

    这样走了个对面,张星语总算是看见了赵涛脸上的红印和一身的土痕,惊讶

    地说:“你……你摔了?”

    “遇上拉手挡道的不长眼情侣,没绕好,地上滑刺溜了一下,没事。厨房有

    碗,你去拿吧,趁热赶紧吃。本来天就冷。”

    他故意做出无所谓的样子,快步绕进隔壁卧室。张星语本已经追过来,可一

    见他要换衣服,只好面红耳赤又关上了门,在外面颇为沉闷地说:“对不起,不

    该让你跑那么远的。”

    “没事。那儿给人往回带饭的多着呢,排队就排了十多分钟。我看都是和我

    差不多的男生。”

    “才不一样。”她在门外小声说,“人家那都是为了巴结喜欢的女生,或者

    干脆就是买给女朋友的。”

    “差不多,我不是说挺喜欢你的吗。买个这的程度还是绰绰有余的。行了赶

    紧吃去吧,凉了难吃吃不完,难道你要我帮你吃剩的啊?”

    她抽了口气,哦了一声,赶忙去厨房拿碗。

    他在屋里忍不住笑了起来,舌头都被吃干抹净了,还在乎被人吃口剩饭,这

    姑娘的心思还真是莫名其妙。

    这家荷叶炒饭的味道真是不错,赵涛坐下一尝,胃口大开,埋头吃了起来。

    张星语却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吃两口,就盯着他的脸颊看上一会儿,到最

    后还是剩了一小半,苦着脸说:“我吃不下,扔了吧。”

    “喂,我还没吃饱呢。多浪费啊。”他直接伸手端到自己面前,下勺子就是

    用力一挖。

    这一下跟挖在了她屁股沟里一样,让她一下子站了起来,红着脸伸手就挡,

    “别……别,这……这多不好!”

    “张星语同学,你的舌头我都吃过了,香香的口水我不知道喝了多少,干嘛,

    这会儿嫌弃我了?”他一口含住勺子,慢慢用嘴唇蠕动着抿干净里面的米饭,调

    情一样在嘴里慢悠悠地咀嚼,咽下,“这么好的炒饭,怎么舍得扔。”

    张星语低下头,突然无话,也不好意思再看他,就那么默默坐着。

    吃完收拾好,赵涛回来见张星语还那么原样坐着,一动不动,不禁笑道:

    “怎么,睡着了?收拾收拾回去吧,再不回去可就晚了。明天我没考试,你要来

    练,提前给我打电话叫醒我,免得我睡大头觉被你堵被窝里。”

    张星语微微仰头,抬眼看着他,跟下了什么决心一样咬了咬唇瓣,说:“要

    不……你睡隔壁,给我钥匙,我明早直接来上机练。不打扰你睡觉。”

    看她似乎在试探什么,赵涛没所谓地拉开抽屉,拿出一套备用钥匙丢给她,

    “那也成,不过我不睡隔壁,那是以前符小宇两口子的被窝,我不习惯。等他们

    下学期开学彻底搬干净再说。你放心练,我睡得死,小动静吵不醒我,放心。”

    “那……明天见。”她红着脸抓过钥匙,往包里塞了一下还塞偏了掉在地上,

    赶忙蹲下捡起来,紧张兮兮地说,“那我先回去了,谢谢你帮忙。”

    “我又没白帮。”他过去抬手摸了一下她的嘴唇,“很超值的。”

    她往后退了半步,转身往门口走去,“我走了。”

    “真不用我送吗?天冷了回家的学生也多了,路上可没多少人。”

    她抓起口罩帽子戴上,又把脸包得严严实实,“不用,我很小心的。你……

    早点休息吧。”

    “好吧,那回见。”

    送走张星语,一天的娱乐时间结束,赵涛躺到床上跟杨楠聊了一会儿短信,

    这小妮子越来越大胆,一副要跟他在短信里做爱的架势,也不怕被爹妈看见手机

    吊暖气管子上痛殴一顿。

    配合着在短信里操了她一顿,最后还是提醒了一句,记得删短信记录。

    聊完他起来洗了把脸,泡了泡脚,通体舒泰之余,才注意到此前故意扣下的

    那本小黄书,竟然还在原来的地方原样未动。

    张星语忍住了没看?他有点纳闷,这不像那个闷骚丫头会错过的事情啊。

    他想了想,突然灵光一现,过去打开了电脑的视频播放器,找到了张星语一

    定还不知道的播放历史记录。

    他记得比较清楚,自己最后一次看的是哪一部电影。

    而现在的历史记录,全被刷新成了他给杨楠准备的那些A片。

    没猜错的话,张星语应该是早就好奇这个专门给杨楠建立的文件夹里面是什

    么东西,这次趁机打开看了看,结果就连着开了一串女女成人电影。

    啧……他摇了摇头,心想这就开始给她做心理建设,好像太早啊。

    他都还没开口享用呢。

    盘算了一下,他把那个杨楠名字的文件夹设置成了隐藏。

    然后笑着躺回了床上,明天张星语过来,发现这个文件夹没了,会不会知道

    自己偷看的事情被发现了呢?

    (一百八十六)

    既然明知第二天早晨要有佳人到访,赵涛当然要做好迎接准备。

    不过他并不打算早起,还选择了靠着暖气裸睡。反正他从一开始就不打算隐

    藏自己的任何恶劣之处,这样一点点剥掉张星语那种女生的防护,才更有意思。

    根据杨楠的反馈,他的睡姿一贯糟糕,靠着暖气时候尤甚,经常到早晨就只

    剩下被角搭着肚皮,其他地方包括鸟窝全亮着,要赶上晨勃,还能在她眼前竖根

    旗杆。

    他很好奇,张星语看到他这副样子会是什么反应。是爬上来唆几口?还是尖

    叫着把手里的东西摔在地上?亦或是春心大动在旁边椅子上自慰一把?

    嗯……好像都是成人动画片的套路啊。

    带着这样的期待,他这一觉睡得非常香,好像还做了个美梦,美到什么程度

    忘了,反正一醒来就觉得胯下鸡巴硬邦邦地竖着,不过……好像顶住了什么。

    他憋住睡醒时习惯的哼唧,赶忙提醒自己张星语多半已经来了,然后尽量安

    静地抬起手揉了揉眼,尽快让自己清醒过来。

    睁开眼看了看,天已经亮了,透过帘子,也能看清屋里的情况。

    张星语坐在电脑前,估计是来了有一段时间,正开着书拼命做题,看着倒是

    很专心的样子。

    他摸了摸身上,这才发现被子虽说还是只剩了个角在肚皮,但张星语从衣柜

    里翻出了毛巾被,盖在了他的身上。

    他晨勃的老二,就这么成了坚挺的帐篷棍儿。

    打量了一下,张星语今天穿得比往常似乎艳了一些,难得不是一身丧气素,

    而是穿了件鹅黄羊绒衫,底下配了格子短裙厚打底裤,挂着的风衣倒还是平常的

    风格,就是内里难得换了更象普通女大学生的装扮。

    这么想,风衣里头这套,显然就是赵涛才能看到的了。

    恍惚期间懒得起,他顺便盘算了一下,昨天已经拿下了舌吻,今天要是有机

    会,该把目标放在什么阶段比较好。

    揉胸?摸屁股?直接伸进衣服里?其实到了这种地步都不被拒绝的话,完全

    就可以提枪上马纵横驰骋了嘛。

    望着天花板想得出神,张星语一扭头就看见他瞪圆的牛眼,说:“醒了啊?

    我吵到你了吗?”

    “没有,我昨晚睡得早。”他笑了笑,随手一记甜言蜜语甩过去,“知道你

    要来,心里当事儿呢,不自觉就醒了。”

    她转过头继续看电脑上的题,小声说:“我买了小笼包,有肉有素,我吃过

    了。你也起来吃吧。”

    “嗯,行。”他伸手拿过内裤,故意说,“哎呀,我有裸睡的习惯,要是让

    你看见什么,还真是不好意思了啊。”

    “没、没关系,我怕你凉着,给你盖上了。没看见什么……”她很心虚地说,

    做题都点错了两道。

    “怎么照着书练上了,不跟我继续打赌了?”

    “你不是还没醒么,怕你说我作弊。你起来我就可以开始了。”她咬了咬牙,

    把书合上往包里一塞,“那我做了啊,六十分,谁也不许赖皮。”

    “行,开始吧。”他笑着套上背心,就这么只穿着内衣在桌边坐下,吃了起

    来。

    包子早凉了,也不知道张星语来了多久。不过没关系,醉翁之意不在酒,他

    这会儿的心思,也早不在吃上。垫垫肚子,纯粹是为了补充补充能量。

    “你……你不冷啊?”看他就穿着裤衩背心,张星语有点不自在地说。

    “刚起来身上燥,我吃完就去穿。”他嚼着肉包子随口回答。

    “你昨天摔得严重吗?我买了红花油带过来,你要哪里疼,就赶紧抹抹。”

    “没事了,那种小疼,洗个脚就忘了。”他笑呵呵地说,“你专心做题吧,

    别最后不及格,又怪我分你的心。”

    “你、你穿成这样就已经分我的心了。赖皮。”

    “好好好,我去加条秋裤。怕了你了。”

    吃饱喝足,洗漱完毕,赵涛拿出明天要考的最后一门,靠在床上看了起来。

    张星语还是有些心不在焉,轻声问:“你平常在家都不叠被子的啊?”

    “反正晚上还要睡,就这么着呗。”

    “那、那杨楠也不给你叠?”

    “她叠过,叠完我又想要,结果还是一团乱,她也就懒得管了。这样也挺好,

    想躺就躺。”

    “她可真够能对付的。”张星语抿了抿嘴,嘟囔了一句,似乎对杨楠这种得

    过且过的邋遢很是不屑。

    “跟了我这种随时想要上床的男朋友,她也只能这么着了。腿软爬不起来叠

    被子,也不全赖她。”

    意识到话题越走越露骨,张星语闭上了嘴,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回模拟题上。

    不过收效甚微,最后结算,尽管答出了闭卷以来最好成绩,但依然没有做完,

    而且只得了五十一分。

    她垂头丧气地转过椅子,说:“说吧,要我做什么?”

    午饭前应该还能做一遍题,赵涛盘算了一下,决定循序渐进,说:“就还昨

    天你没完成那个吧,记得,不许看,看了打屁股。”

    她嗯了一声,微微仰头张开了嘴,伸出了软软红红的舌头。

    他如法炮制,手指缓缓爬上她的舌面,顺着柔软而略显粗糙的味蕾滑动,摩

    擦,一点点往嘴里伸去。

    接着,中指也压着舌头滑了过去,两根手指占据了唇间的大半空隙,挺直并

    拢,伸进拉出,左右上下探索了一圈后,他低声说:“含住,用舌头舔。”

    这毫无疑问已经是个超出了暧昧界限的指令,即便是再怎么没有常识的女生,

    也应该知道用嘴巴含住男人的手指吸吮是多么淫荡的画面。

    但张星语只是迟疑了一下,就微微锁紧眉心,乖乖地向前移动修长的脖颈,

    把他的两根手指彻底吞进口中。

    滑嫩的舌头,顿时让美妙的酥痒盘旋在他的指节周围。

    他张开手指,在嘴里玩弄着她的舌头,撩拨,捏揉。随着动作的幅度加大,

    细小的口水声淫靡的传出。

    他情不自禁地粗喘起来,胯下,坚硬如铁。

    (一百八十七)

    在里面搅动了四五分钟,赵涛才意犹未尽地把手指抽了出来,拿到唇边,等

    到张星语缓缓睁开眼睛,才在她的注视下伸出舌头,一点点舔掉上面的口水。

    就像被舔的其实是自己的身体一样,张星语的脸颊迅速浮现出一抹嫣红,白

    皙的脖颈咕嘟一声,轻轻蠕动了一下。

    两人都一言不发,就这么互相凝望着。

    这就像一场无形的战争,只不过,赵涛早已胜券在握。

    果然,水灵灵的眼睛里,浮现的雾气迅速凝结,成了盈盈欲坠的泪珠儿。

    很显然,这个心气不低的女孩,正在心中经历一场惨烈的自戕。

    不准备把她逼得太紧,赵涛慢条斯理地吮干净手指,笑着坐下说:“行了,

    别发呆了,抓紧时间,午饭前还能做一遍呢。加油,做好了,我还请你吃荷叶炒

    饭。”

    她瞄了一眼他脸上的擦伤,摇了摇头,“不用,门口的菜卷饼就挺好。”

    “加油,六十分不远了。”他柔声说着,重置了模拟题库。

    不得不说,张星语的意志力还算不错,已经被他撩得心乱如麻,成绩竟然还

    能稳定上升。

    这回,她总算第一次在闭卷的情况下做完了全部考题,而且,拿到了五十八

    分。只差一两道小题,她就能赢下这局。

    当然,一分也是分,输了就是输了。她恼火地捶了一下桌子,扁着嘴扭过头,

    说:“我又输了,你……说吧,要怎么惩罚我。”

    “那都是小事。我先去买饭吃饭。吃过再慢慢想。毕竟一切手段都是为了让

    你好好练习最后顺利过关嘛。”赵涛早就穿好了衣服,拎起外套说,“真不想吃

    荷叶炒饭了?”

    她目光一颤,满眼清甜,微微摇了摇头,柔声说:“真的不想吃了。给我…

    …带碗粥吧。”

    “成,那我就走着去了,你稍微等我会儿,二十分钟左右就回来。”

    张星语不自觉地瞄了一眼电脑,轻声说:“不急,我还不饿呢。你慢慢买。

    我等着。”

    知道这小妞一落单在家就不定会偷偷看什么,赵涛慢悠悠晃荡下去,一步三

    摇照着半小时去转,要了份现做的小炒素菜,才观景似的走了回来。

    这次开门前,他故意轻手轻脚悄悄转开锁,昨晚还偷偷给锁芯上过油测试了

    一下,要是张星语带着单边耳机,光凭另一只耳朵注意外头动静,多半发现不了。

    进去轻轻掩上门,果然里面没有反应,张星语应该还不知道他回来了。

    他蹑手蹑脚走进卧室,往里一瞄,真是大喜过望。张星语弓着腰坐在椅子上,

    双手紧紧攥着大腿根的裙子,好似在往下压,又不敢使劲儿,带着一边耳机,头

    发拨在另一侧,露出的这半边脸满是红潮,看面颊微微颤动的样子,明显还死死

    咬着牙关。

    屏幕上的女人双手被绑在床头,双脚也被固定,几根羽毛围着膨大的奶头不

    停搔弄,一根和赵涛家里这个款式差不多的按摩棒正贴着阴阜不停的旋转,雪白

    的肉体在机器的震荡下正因快感而痉挛,抽搐,过于强烈的美妙滋味反复冲击着

    女人的脑海,让她深锁着眉,紧闭着眼,红唇大开,淫叫不休。

    赵涛早都看过不知多少遍,知道这女优的叫声极为撩人,一扬三顿,酥柔彻

    骨,对情欲的煽动效果很强。看样子,张星语多半也是快进到这里先是被样貌相

    似的按摩棒吸引住,接着就被那淫声浪叫抓住,过于专注地看了进去,浑然忘我。

    他笑了笑,轻轻放下饭菜和粥,前脚掌使劲无声无息走到张星语身后,突然

    弯下腰,在她耳边吹了口气,说:“看得这么认真啊?”

    “呀!”张星语惊叫一声,一直悬在关闭按钮上的鼠标马上点下,接着手忙

    脚乱要去关掉文件夹窗口,另一手就扯耳机。

    所谓欲速则不达,她这么着急,反倒怎么也点不准关闭,羞得面红耳赤人都

    站了起来,结果脚下一拌,哗啦一下歪倒在椅子旁边,手也不知道是不巧拍到了

    回车还是鼠标左键,又一部A片恰好打开,耳机已经被扯掉,音响里立刻传来了

    那一系列电影片头赵涛非常熟悉的音乐。

    赵涛忍住笑,看了一眼张星语恨不得扒开地板砖钻去楼下的表情,出手把全

    部东西关掉,扶起椅子,蹲下,拉住她的胳膊,一边往起扶,一边柔声说:“瞧

    你这么大反应,至于吗。女生就不能好奇看看这些啦?小楠小蓓都挺爱看的,我

    又不会说你。”

    张星语根本羞得说不出话来,一被他扶起来,就抓起包要走。

    赵涛赶紧把她一拽,柔声说:“我没讽刺你,我说真的呢。小楠平常没事就

    看看。咱都是成年人,我不至于笑话你。这些片子不还是我下载的么,我都没不

    好意思。”

    “那怎么一样……”张星语急得都哭了出来,小泪珠儿断了线一样往下掉,

    “你们是……你们是搞对象,又住一起了。我……我还……”

    她怎么也说不下去,憋了半天,才咕哝道:“我真就只是好奇,我……我不

    是故意翻你电脑的。”

    “好了,没关系。你操作电脑的本事还是我教的呢,不乐意让你看,我就都

    藏起来了。小楠最喜欢的那些你昨天不就看了,我觉得不合适,就给你藏了,你

    今天就找不到了吧?”

    张星语眨了眨眼,“我、我还以为被你删了。”

    这话一出,她就意识到这等于承认了自己昨天确实偷看过,马上又羞愧难当

    地低下了头,“对不起……我就是看见写着杨楠的名字,好奇到底是什么。”

    “我专门给她精选出的,她喜欢的电影。你要有兴趣我可以取消隐藏。”赵

    涛去厨房拿过盘子,“咱们都是大学生了,拿出点成年人的样子。难道你将来搞

    对象谈恋爱,对这事儿一点儿不了解就跟个傻妞一样被人家牵着鼻子走啊?”

    被他的歪理不知不觉绕进去,张星语坐下端过粥碗,用小勺划拉着,轻声说

    :“我都不知道……怎么才算搞对象谈恋爱。”

    “啊?”赵涛笑呵呵地说,“你连这都闹不清楚?”

    张星语盯着碗里的粥,眼神也跟那一样略显糊涂,“赵涛,这两天……咱们

    亲也亲过了,连舌头都被你吃过了,按我以前的想法,这肯定只有谈恋爱才能做

    啊。可你……好像没觉得我是你对象,不是吗?”

    (一百八十八)

    赵涛反应了几秒,才意识到自己被张星语巧妙地将了一军。

    按她话里的含义,现在这种程度,对她来说就已经只能是男朋友才可以做的,

    而她允许他做了,相当于默认了他在心里的地位等级。

    而赵涛除了各种揩油占便宜之外,反而明确了自己不会和两个女朋友分手。

    他挠了挠脸颊,放柔语气说:“星语,你不会觉得我之前说挺喜欢你是开玩

    笑的吧?”

    “难道不是吗?”她小口啜着粥,轻声说,“你那种,不过是男生好色的喜

    欢吧。”

    他并不否认,点点头说:“男生喜欢女生,当然是有欲望才正常,追求一个

    喜欢的姑娘,不就是想亲她,想抱她,想摸她,想和她做各种各样愉快的事情吗?

    喜欢才华啊性格啊什么的,那都是其余指标符合基准线以后的事情了。”

    “那我符合吗?从你……有欲望的角度。”她抬起头,大胆地问。

    “屁股不够好,别的还不错。”他回了一个贱兮兮的笑,“打屁股都硌手。”

    意识到他正在转移话题,张星语低下头夹了根菜,慢慢一口口吃进嘴里,缓

    缓说:“我的心思……你应该是明白的。我不是不知廉耻的女生,你可不能觉得,

    随便谁都可以……对我那样。”

    赵涛皱了皱眉,干脆一伸头,盯着她的眼睛问:“那我也直说吧,你愿意做

    我第三个女朋友吗?这就是我的要求。”

    张星语倒抽了一口凉气,手里的筷子都颤了一下。

    他心里隐约明白,张星语归根到底还是有着心高气傲的一面,觉得以自己的

    魅力,小恩小惠给到这个份上,男生应该识趣点弃暗投明,干干净净投入她的石

    榴裙下了。

    可惜他早就不是正常男生,动心上个十次八次,也不可能会再有灵魂被触动

    的感觉了。

    只求个鸡巴爽利,那他还有什么好顾忌,想被当女神供着,那可找错人喽。

    “不行。”憋了半天,张星语有点委屈地说,“我不干,要是被人知道,我

    ……我还做不做人了。”

    就知道她归根结底在意的还是可畏人言,赵涛凑得更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她的唇瓣,看着往后瑟缩的她,蛊惑一样地说:“那为什么要让人知道呢?咱们

    对所有人都保密不就好了。你在学校依然可以是那个白衣飘飘谁也不鸟让男生众

    星捧月的小仙女,没人的时候,在这里,你喜欢我,我喜欢你,多好?”

    “那、那我图个什么?”张星语扁着嘴,大眼睛里又有泪花闪动,“我……

    我好好的,为什么给你当地下情人?”

    “那样我就可以尽情喜欢你了啊。”赵涛站起来在她身边弯下腰,拉开她阻

    挡的手,吻了一下她的小嘴,“我现在只是这样喜欢你,你就开心得不得了,连

    着往我这儿跑,我要是好好来怜惜你,你一定会快活上天去的。”

    “才……不会,我……我想当你名正言顺的女朋友。”她噙着泪花,可怜巴

    巴地看着他,“我不够好吗?没资格当你女朋友,将来嫁给你吗?”

    虽然心里的结婚备选暂时只有余蓓自己,但不负责任的谎言用起来又没有成

    本,他抚摸着她的脸,看似认真地说:“星语,好几个女生都这么喜欢我,我总

    不能不做比较,就选定唯一的一个吧?我对你们都挺喜欢的,那最后跟谁在一起,

    不就看到时候我最喜欢的是谁了么。”

    “哪有你这样……脚踏好几条船的。”她的眼神看起来有些绝望,情丝缠绕

    着最后的抵抗,仿佛马上就要挣扎不动,被拖入到万丈深渊里。

    “我没强迫什么啊。”他低下头,用手轻轻压开她的下巴,对着半启朱唇,

    轻声说,“你可以不同意的,你可以从今以后都不理我,远远躲着,我又不会主

    动去招惹你。”

    像是想到了什么极为恐惧的事情,张星语浑身一颤,说:“那……那还不如

    让我死……”

    “那就照着你心里最想的事情去做呗,我已经表态了,愿不愿意,是你的事

    儿。”他说完,就张开嘴,把舌头伸出了一截,然后悬在她嘴边近在咫尺的地方,

    不压过来,也不离开。

    简直就像在挣扎什么一辈子的事情,久到赵涛的嘴都有点发酸,她才低声说

    :“在只有我一个之前,你真能做到不让任何人知道吗?”

    “当然,我没那个炫耀的必要。”他休息了一下发干的舌头,“让你难过,

    我也不开心啊。”

    张星语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搂住他的脖子,用力亲上了他,同时,紧紧闭住

    了眼。

    赵涛心花怒放,知道这意味着妥协就此生效,掌中的小花自此又多了一朵,

    下学期稍微动动心思,杨楠就能美美喝一顿汤,他真期待看这个直到不行的女生

    被杨楠侵犯的时候会是怎么一番样子。

    当然,为了不惹出什么乱子,在此之前最好还是全力施展让张星语彻底不可

    自拔的好。

    在她娇羞青涩的舌头上辗转玩弄了几分钟,他有点按捺不住,抬手试探着按

    在了她的胸前。

    那毛衣里头意外的还有点料,比起扁小的屁股,胸前的脂肪倒是足够达到一

    手掌握的程度,比杨楠只略小一点,不过手感无比柔软,让他颇想用力捏住。

    “等等……”张星语有点害怕地一缩,挡开他的手摇了摇头,“太……太快

    了。赵涛,这……太快了。咱们……才刚刚开始交往呢。”

    啧,真是个麻烦精。秘密情人都愿意当了,脱你裤衩不就是早晚的事情吗,

    矜持个卵子啊。他眯了眯眼,差点就想把她搂到床上先捆住操了再说。反正为了

    开发新玩法他上次还买了一段不留伤的软绳子。

    但张星语这张清纯可怜的脸,配上水光闪动的大眼睛,还真是能打中男人心

    底最柔软的地方,他舔了舔唇,只好堆出一脸柔情蜜意,说:“抱歉,我太想要

    你了,一时没控制住。我会注意的。咱们吃饭吧。”

    张星语连忙点了点头,看他回到自己位子上,才稍稍松了口气,继续吃起了

    饭。

    吃饱喝足,该继续的正事总不能忘了,新得了承诺,自以为会有美好未来的

    张星语踌躇满志,一拉袖子露出一段细细的手腕,端端正正坐好说:“好了,重

    置吧。我这次一定能超过六十分!”

    “好,超过了你就来提要求吧。一、二、三,开始!”

    这次,张星语还真是展现出了意料之外的强大集中力,赵涛怎么撩拨勾她话

    头,她都只是简单嗯一声带过去,反正是一心一意疯狂做题。

    不过她的确是电脑天赋太差,这么专心致志,最后还是没做完。

    但分数够了,六十一,低空及格。

    她高兴地一挥小拳头,笑逐颜开望着他,“我赢了!该你答应我一件事了!”

    被她的笑容感染,赵涛点了点头,“好,你说吧。是要打我屁股报仇吗?”

    张星语脸上微微一红,摇了摇头,视线来回飘了几秒,垂首轻声说道:“你

    ……你可以……抱我,在屋里走几圈吗?就……公主抱那样。”

    (一百八十九)

    赵涛其实不太清楚女生为什么会对这种横过来既容易碰头又容易别脚的抱法

    情有独钟,余蓓在家的时候就格外喜欢让他这么抱,偶尔在学校受了冷嘲热讽晚

    上回去,只要被他横抱着从沙发到卧室,那就连抬屁股迎合都比平常有劲头。

    就因为公主抱这个名字吗?

    纳闷归纳闷,这种亲密接触的好机会赵涛当然不会错过,最大的门槛都迈过

    去了,可正是大举进攻的时候。

    “那我可来了啊。”他摩拳擦掌走过去,看张星语直挺挺站着也没个动作,

    忍不住笑道,“稍微弯点腰,楼住我脖子。”

    “嗯。”她有点笨拙地张开胳膊,圈到了赵涛的脖颈后面。

    他弯腰一抄,一手腿弯一手背,熟练无比地把她横到了自己怀中,经验丰富

    轻车熟路,腹肌往前一顶身体微微后倾,她身子又轻飘飘没个重量,在屋里绕上

    个十来圈也不成问题。

    一被抱起来,张星语就娇羞无限地把脸埋到了他的肩头,也不知道就这么横

    到胸前有什么可高兴的。按赵涛的想法,明明跟卖报纸的包一样双腿岔开挂在他

    前面被他从下面操着更开心。

    走了两圈,赵涛的手就习惯性地开始变得不老实。

    只要抱熟练了,架着背的手稳定住支撑,抄腿的手光靠小臂发力,那整个巴

    掌就正好能在大腿到屁股之间游刃有余,恰好,张星语今天穿的还是裙子,真是

    方便无比。

    打底裤挺厚,不是为了风度不要温度的类型,包裹着她偏瘦的腿正好补足了

    一部分圆润的曲线,他一边走,手指就一边蜷曲着在紧挨着臀部的位置抓搔。

    张星语身子一颤,轻轻哼了一声,但没说话,只是搂着他的手臂紧了一紧。

    那他哪里还会客气,胳膊一斜大掌一贴,直愣愣钻进了她的裙底,按揉起弹

    性略显不足但手感很软的屁股蛋。

    “赵涛……别……我害怕……”她的臀肌不自觉地夹紧,身体也往上逃去。

    可人在他怀中抱着,这能躲到哪儿去,巴掌大小的屁股被他又揉又摸,不一

    会儿,就听她的鼻息都变得急促起来。

    就在赵涛都准备抱回卧室扔到床上的时候,她摇了摇头一松手,说:“好、

    好了,够了,开……开始下一局吧。”

    “行。”他还挺好奇张星语能再提什么要求,大步走过去,把模拟系统重置。

    电脑操作考试就是个熟练活儿,张星语既然已经拿过六十一,这次就算提到

    六十五,差不多也没什么难度。

    知道在想出新招之前多半是没什么机会对她提要求了,赵涛有点无聊的拿起

    教材,躺在床上干脆开始复习。

    果然和他预料的一样,这次,张星语直接考到了六十九。这次满足了,跟下

    次的七十分也就只差一分而已。

    “干脆你连提三个要求,下次的线划到八十吧,不然我没赢的机会,一边倒

    也太没意思了。”赵涛把书丢到一边,看着兴高采烈满脸喜气的张星语,无奈地

    说。

    张星语转着眼珠想了想,笑着点点头,“好啊,那就三个。”

    “那说吧,第一个是什么。”

    张星语似乎是才开始想,托着腮思考了好一会儿,才脸上微微发红地说:

    “你也闭上眼,张开嘴,伸舌头。我不说好不许停。犯规……这次就不算数。”

    “行,没问题。”赵涛故意调侃说,“不过我没你那么多讲究,只要是你身

    上的,哪儿塞我嘴里都行,臭脚丫子都没事。”

    张星语的脸顿时更红,瞪了他一眼说:“才不会,那……那不是恶心我自己

    么。”

    说完她也发觉意思不对,有点恼羞成怒地说:“好啦,不许说话,赶紧闭上

    眼。”

    这没什么好不乐意的,就张星语的人气,真在大学里公开求偶,洗脚水保不

    准都有人喝,赵涛又早身经百战,女孩子身上哪个地方他没舔过,他就不信张星

    语还能上来就一屁股坐他脸上,当即到床边坐好,双手扶膝闭目开口,小狗一样

    吐出了舌头。

    不一会儿,明显带着指纹触感的细长指头就摸了上来,看来是要依样画葫芦,

    学着他此前的作弄如法炮制。

    女生的小手,就是全含进去也无妨啊,他忍住肚子里的笑,勾起舌尖主动舔

    起了她的手指,很快就勾搭着把她两根指头都弄进了嘴里,嘴唇一嘬,从根部一

    边吸吮一边舔舐,听着她就轻轻嘤了一声。

    依依不舍地让指头在他嘴里搅弄了好几分钟,张星语抽出手,呼吸略显急促

    地说:“你……你还把舌头伸出来。”

    他润了润口水,乖乖伸了出去。

    这次,是她的小嘴亲了上来,先是用舌尖跟他一碰,接着就忍不住一样一口

    含住了他的舌头,一边发出嗯嗯的憋闷鼻音,一边激动地辗转吸吮。

    这样的动作,理所当然会转变成一场激烈舌吻。

    赵涛故意往后仰倒,而张星语也果然恋恋不舍地追了上来,不知不觉,就成

    了把他压倒在床上的姿势。

    她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双手一撑就想起来。

    赵涛当然不会给她逃掉,张臂一圈把她搂紧,嘴上用力吸住她的樱唇,嘬紧

    了舌头继续狂攻不休。

    直到怀里的娇躯颤抖着瘫软下来,酥在他的胸膛上,他才满意地放开了她,

    故意问了句:“好了吗?还需要接着伸么?”

    “好了,不、不用了。”张星语强打精神翻身爬起来,手忙脚乱地整了一下

    衣裙,低着头说。

    “那,你说第二个吧。”赵涛故意舔了舔嘴唇,一副依依不舍地样子说道。

    “嗯……我……我想听你说,你爱我。”她双手握着膝盖,低着头,哼哼一

    样地小声说。

    “我不是都说过好几次了,我挺喜欢你的啊。”赵涛满不在乎地说,“你想

    听正式的表白啊?好,星语,我喜欢你。”

    她摇了摇头,“不是喜欢,我……想听三个字的。”

    赵涛皱了皱眉,一股微妙的厌恶感浮上心头,但他没表现出来,而是耐着性

    子说:“星语,我说了,我喜欢你。暂时,也就只是这种程度而已。我不能为了

    你的要求就说点谎话,这种虚伪对你来说也没什么意义吧?”

    他当然知道敷衍一句有多容易,当年骗李婕的时候,他一句接一句说的无比

    轻松。

    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他不愿再说那句话,一次也不想。

    张星语、杨楠……包括余蓓,都还不配。

    他在身后悄悄捏紧了拳头,忍住了心头那一丝针扎般的痛楚。

    再也不会有什么我爱你了……再也不会了。

    (一百九十)

    张星语抬眼看了看赵涛的表情,仔细端详了一会儿,不太情愿地让步说:

    “那……那你多说几遍。”

    “好啊,”赵涛凑近到几乎吻上她的距离,情深款款地望着她,一句接一句

    地说,“星语,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她唇角那丝笑意每听一句便浓烈几分,到最后满面羞红,软软靠近他唇畔,

    满目眷恋地柔柔亲了上来,又化作一场银丝缭绕的深吻。

    气喘咻咻,赵涛抱着她问:“那,第三件事可以说了吧?”

    她拱在他怀里,恨不得变成只小猫一样缩着,轻声说:“我……我想休息半

    个小时。你……你能抱着我一起躺会儿吗?”

    仿佛在害怕什么,她马上又说:“就……就只是躺着,可不许……干别的。”

    “行,饭后本来就该好好休息一下。我就是怕你嫌弃我的床脏乱。”

    “你抱着我……我就不嫌弃。”她抿嘴笑了笑,跟着看了看身上还穿着裙子,

    想了想,解开腰带脱了下来,把羊绒衫也兜头去掉,露出里面的米色秋衣。

    “我在这儿这样躺,杨楠会不会生气啊?”她放正枕头,把被子拉过来,有

    点紧张地问。

    “你不说我不说,她怎么会知道。”赵涛笑嘻嘻蹬掉鞋,侧躺在她身边。

    “抱抱。”她红着脸闭上眼,主动掀起被子把他也盖在了里面。

    他笑着搂紧她,故意挪动了一下身体,让突起的裤裆若即若离地顶在她身上,

    也闭起了眼,“午安。”

    一个满腹心事,一个心怀鬼胎,说是午睡,也就各自打盹迷糊了一会儿。

    赵涛的胳膊还没发麻,张星语就打了个呵欠,睁眼爬了起来,看了看表,轻

    轻推了推他,“我要继续做题了,这次是八十分吗?”

    赵涛懒洋洋伸了伸腰,点头说:“嗯,八十分。其实你现在考过已经没问题

    了,确定还要继续赌吗?”

    “继续,我可不想光是及格。”她咬了一下唇,“我去洗个脸,你重置吧。”

    刚才说是张星语提了三个要求,可算下来自己也占了不少便宜,赵涛已经不

    太在意输赢,反正这个女生已经差不多可以拿下,就看什么时机合适而已。

    他还挺好奇这次张星语要是再赢,还会有什么想做的事。

    明天最后一门他就考完,后天再呆一天,满打满算还有一天半而已,今天要

    是没什么实质性突破,寒假前就只能先把她的贞操放一放了。就是下学期开学杨

    楠又要缠着他不放,还不知道有没有现在这么好的机会。

    其实对这种女生,还是破了处比较稳妥,到时候肯定爱得死心塌地。

    他胡思乱想着,手上的书也看不下去,只等着看张星语的模拟结果。

    没想到张星语有点神不守舍,最后做完,只拿到七十八分。

    “啊啊……输了。”她一推鼠标,撅着嘴小声说道,“该你提要求了,来吧。”

    看看时间,晚饭前再来一次模拟应该是来不及了,这多半就是今天最后一次

    机会,赵涛盘算一下,心想胸跟裤裆张星语一直守得很严,戒备心强,但已经被

    花式吃来啃去的小嘴,早就成了不设防的随意探索区,干脆,就从这儿下手吧。

    “太过分的我也不好意思。那……就还闭眼张嘴伸舌头吧,不过这次,我要

    你坐床上。”他喉头滚动了一下,说。

    “嗯。”她挺顺从地点了点头,爬上床,把屁股坐到了跪分的脚后跟之间,

    双手扶着大腿,有点忐忑又期待地看了看他,闭上眼,啊的伸出了红红嫩嫩的舌

    头。

    赵涛打开抽屉,摸出那个做工逼真的假老二,轻手轻脚爬上了床,先把舌头

    凑上去,按她最喜欢的方式,唇舌纠缠狂吻了一会儿,接着撤开嘴巴,把指头压

    了上去,缓缓沿着舌面插入。

    一根、两根……等到无名指也试探着钻进去后,她的小嘴已经被撑开到近乎

    极限,舌头艰难地在三根指头的三角阵势之中蠕动,细小的口水声音淫靡的响着,

    嘶溜,嘶溜。

    他缓缓拿回手指,这次,没有自己舔去那些口水,而是来回蹭了蹭,擦在了

    她的脸上。她不依地哼了一声扭了扭身子,但他马上就凑过去,伸出舌头舔过了

    那些湿痕,又让她轻喘着软化下来,重新乖乖坐好。

    他举起那根胶质感很明显的假鸡巴,慢慢悠悠地对准她张开的嘴巴,缓缓旋

    转着推了进去。

    “呜呜?”她疑惑地哼了一声,含着那个头儿问,“赵涛,这是什么啊?”

    “放心,不脏,也没毒。不过不许咬哦。”他敷衍了两句,小心地移动着惟

    妙惟肖的龟头部分,卡着她被吻红微肿的嘴唇,缓缓插入,抽出。

    她的脸很快红到了耳根,看来还没有傻到一点猜测都没有的程度,不过看她

    把眼反而闭得更紧,也知道她宁愿自欺欺人装作不明白是什么东西。

    “小心点,别碰到牙。可以用嘴唇稍微垫一垫。”他渐渐加深了假肉棒进出

    的幅度,坚硬的玩具一路碾过她柔软的舌头,冲向口腔的深处。

    她憋闷地呃了几声,但还是乖乖地尽可能打开下巴,用舌头托举着接纳对他

    而言有点太过粗大的部分。

    这试探已经足够了。

    他抽出来假棒子丢到一边,柔声说:“刚才那个可能太大了,我换个稍微小

    一点的。好不好?”

    她唇角垂着一丝晶亮的唾液,有点茫然地点了点头。

    他轻手轻脚站了起来,分开腿,拉开秋裤的前口,从内裤中掏出了早就彻底

    硬起的鸡巴,套了两下,把包皮往后捋开,让紫红色的龟头彻底暴露出来,跟着

    向前凑去,轻轻放在了她吐出的舌头上。

    “嗯?”应该是闻到了淡淡的腥臭,她疑惑地哼了一声,舌尖好奇地在下沿

    勾了两下。

    呼……真是爽得发麻。他挺了挺腰,稳住脚下,用手扶着老二,就这么贴着

    她的舌头快乐地前后摩擦。

    龟头系带本来就是男人最敏感的几处地方之一,只是这样不插进嘴里,滋味

    一样非常美妙。

    呵呵,众星捧月的小仙女,白衣飘飘的气质系花,这不是一样跪在床上,伸

    长了舌头给老子舔鸡巴?

    得意的心情充斥在胸中,这种玩弄得手的感觉,比起单纯的插进去来一发不

    遑多让,而且心理上的优越感十足真金,实在是愉悦极了。

    当龟头试探着钻入唇瓣之间时,她弯弯的睫毛颤动了一下,但还是没敢睁开,

    含含糊糊地问:“赵涛,你……你又放什么进来了啊?臭臭的……”

    “你好好舔,我一会儿告诉你。”他满心愉快地回答,空闲的手垂下,温柔

    地捏搓着她的耳垂。

    渐渐的,坚硬的阴茎也加大了出入的幅度,赵涛喘息起来,不再扶着已经被

    含住大半根的老二,双手捏着她两边的耳朵,摆明了告诉她,自己没有用手。

    她果然明白过来了什么,脸上红得好似喝醉酒一样,鼻息也跟着急促起来,

    舌头好像也有点慌张,都不知道该往哪边去舔。

    看她眉心越蹙越紧的难过表情,赵涛的快感迅速步入了巅峰,一点点把她玷

    污的愉悦从大脑皮层奔流而下,贯穿紧绷的脊柱,呼啸着冲向积蓄在一起的亿万

    精虫。

    “星语,可以睁开眼了。”他笑着说道,旋即猛地一搂她的后脑,在她惊慌

    失措的抽气声中,密集而快速地抽插了十几下。

    接着,他的手用力压住,让她羞耻的双眼只能看到乱糟糟的阴毛和紧绷的小

    腹。

    龟头开始喷射,腥涩浓稠的精液一股股冲击在她蠕动的喉咙附近。

    “吞下去,星语,全都吞下去。”他抚摸着她因紧张而僵硬的后脖子,弯腰

    深埋在她口中,粗喘着说道。

    眼里浮现出委屈的泪光,张星语夹着肉棒的嘴唇蠕动了一下,但接着,白皙

    的脖子里发出了细小的咕嘟声,那一大口混合着唾液的浓精,终究还是被她咽了

    下去。

    他在上面笑了起来。

    对他来说,女人的嘴才是最接近灵魂的地方。

    他缓缓抽离,蹲下,抬起手擦掉她眼角的泪花,揩过她嘴角流下的一丝白浆,

    缓缓插入到她颤动的唇瓣中,让她把这一丁点也吸吮吞下,吃个干净。

    然后,他往下抚摸过去,划过她修长的脖颈,钻入她秋衣的领口。

    胸罩被他轻易地推开到一边,他张开巴掌,缓缓握住,那小巧圆润柔软的乳

    房,就这样落进了他的手心。

    她的乳头很小,乳晕也不大,但是感度非常棒,他只是在花苞上轻轻搓了几

    下,她就颤抖着哼了一声。

    他心满意足地抚弄着已经没有任何抗拒的酥胸。

    他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抓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