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三十八)

作品:《[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一百八十)

    “你调开关了?怎么感觉比刚才劲儿大呢……”张星语挺直脖子被震了一会

    儿,有点困惑地扭头问道。

    赵涛笑嘻嘻地点点头,说:“缓解疲劳不用大劲儿可不行,你放松点,感受

    感受,是不是挺舒服的?”

    张星语嗯了一声,说:“麻乎乎的,我说话都有颤音了。”

    “这东西按哪儿哪儿舒服。”他抬起手,把圆滚滚的头部滑向她的肩膀。

    她扭了扭肩胛,小声说:“我还是喜欢你用手。”

    “我累了,休息会儿不行啊?”赵涛把椅子往后拉了一下,“来,挺腰,坐

    久了这里肯定发硬,给你好好震震。”

    她往前盘手趴在电脑桌上,“这样行吗?”

    “可以。你感受一下。”他把按摩棒开到最大档,顺着她挺拔的脊柱缓缓滑

    下去。

    对女人的身体早已经经验丰富,赵涛明白背后脊椎一线也是重要的敏感带,

    只不过震动效果并不如上舌头舔好。

    “这儿坐久了累吧?放松点,别使劲儿,我压住给你好好震松,就舒服了。”

    他滑倒尾椎附近,已经算是顶住了半拉屁股。

    张星语有点不安地扭了一下,但他用的毕竟是死物,不是手脚,她挣扎了一

    下,还是没舍得开口。

    “来,靠过来,换前面了。”震了一会儿尾巴骨,他一本正经地拉她往后靠,

    顺着肋侧缓缓前移,从靠近坟起酥胸的地方兜过去,吓得她浑身轻颤了一下,才

    转而向下,顶住了她紧绷绷的小腹。

    “有效果吗……我……我就是感觉震得发麻。”

    “一点也不舒服?”

    “呃……倒是有点。”张星语皱着眉,似乎已经在怀疑什么,“可跟按摩好

    像不一样啊,不是松弛,而是……而是好像更紧了。”

    “那不应该啊。”他故意错愕地站起来,手里的按摩棒也自然而然的上抬,

    结结实实地撞在她绵软耸挺的乳房顶端。

    “啊……”她叫了一声赶忙缩胸躲开,连连摇头,“不用了,赵涛,我不用

    这个了。说好听我的,你还是用手给我简单按摩一下吧。”

    “好好好。”赵涛也发现张星语的戒备心一直挺重,只好关掉开关丢到一边,

    寻思了一下,说,“那这样,你过来趴下,要不光揉肩膀也不管用,显得我赖皮

    似的。”

    张星语看了看他指的床,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摇了摇头,瑟缩说:“还

    是……别了吧。上床,不太好。”

    “嫌脏啊?还是怕危险?”赵涛笑着说,“要不我去厨房给你拿菜刀,你防

    身用?真是想太多,我要真想非礼你,把你抓起来往床上一扔还不是想怎么样就

    怎么样,你这弱不禁风的劲儿,还能反抗得了我?”

    他起来往床边一坐,“那我就算完成任务了啊,你不来正好,还省我力气了

    呢。走吧,我送你回去。”

    “我不是那个意思……”张星语有点委屈地小声说,“可……可你让我趴床

    上,我……我当然会害怕啊。”

    “是你让我按摩的啊。光捏肩膀多不到位啊,到时候你又该说我抵赖。”

    “那……我就试一下。你可不许吓唬我,我很胆小的。”她郑重其事地叮嘱

    了一句,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考虑几秒,还把领口的扣子彻底系严实,跟着

    脱掉拖鞋,磨磨蹭蹭趴到了床边。

    这是欣赏背后曲线的大好机会,赵涛当然不会放过。

    正面趴下双手枕着下巴的姿势,只要并腿,臀部就会不自觉地使劲,有没有

    料就算厚裤子也挡不住。

    真可惜,张星雨的屁股有点单薄,不知道是不是减肥过火,缺乏脂肪,背面

    看干巴巴的,远不如杨楠那又翘又圆又紧又弹的小屁屁来劲儿,不管是欣赏还是

    实用都差了一截。

    这种看脸看气质的妹子,操起来还是得正面上。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双腿分开跨跪在她腰上,准备照猫画虎随便按摩几下。

    结果这动作吓了她一跳,一下扭过身来,惊慌失措地说:“你……你干什么?”

    赵涛露出一副无奈的笑容,“张星语同学,你不是想让我找根绳子把自己从

    上面倒吊下来给你按摩吧?你这么紧张,要不要我真拿把菜刀过来给你放旁边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这姿势也太……丢人了。你不能站床边……弯

    腰按吗?”

    “那样不方便控制劲儿,摁疼你了我可不负责。再说,万一我脚下不稳,那

    样可就直接趴你背上了。”

    “啊?”张星语愣了一下,缓缓趴了回去,不太情愿地说,“那你就这么…

    …按吧。别……别越界哦。”

    赵涛搓了搓手,笑吟吟地说:“那你先告诉我,怎么算越界?不然我可不知

    道从何下手。”

    张星语毫不犹豫地背过手在腰下和膝盖上指了指,“这中间不许碰,你也不

    许坐下来压着我。胸口更不行,别的地方才可以。”

    嘿,这小妮子有意思,早被表哥摸的时候怎么就没这么好戒心呢?

    赵涛在她背后皱了皱眉,但转念一想,笑道:“行,反正是你要我来的,你

    说能碰哪儿就碰哪儿。我开始了啊。”

    他张开五指,还是从脖颈后面揉揉捏捏,一点一点顺着背下移。

    他并不懂按摩,也谈不上有什么手法,但估计是锁情咒的效果,张星语明显

    对他这样卖力服侍的感觉受用至极,不几下就愉悦地轻哼起来,听起来可有几分

    得意。

    赵涛撇了撇嘴,到后腰警戒线那边故意徘徊了一会儿,然后起身下床站稳,

    直接跳到了膝盖那边,手掌夹着小腿一捏一捏下行。

    张星语明显松了口气,身子也趴得更软,似乎是相信了他。

    她的腿是真细,一放松后,软软的腿肚里几乎捏不到什么肌肉的感觉,弱不

    禁风,就冲这柴火棍儿一样的腿,女上位她估计都坚持不了三分钟,还真是个体

    位非常受限的小美女。

    她的裤管料子挺硬,捏起来手感很差,不过他目标也不在这小柴火棍腿上,

    他一路捏到最下,笑着说:“袜子先脱了吧。”

    说着也不等她回话,就轻轻一扯,把彩棉短袜拽下来丢到了一边。

    张星语哎呀一声,扭头说:“这……这多臭啊……”

    “哪里,没什么味道。”他故意低头凑过去闻了一下,不再给她反对的机会,

    直接就双手抓了上去。

    她的脚是细长型的,和腿一样很瘦,足背的青筋外凸明显,大拇趾的根部都

    能看到骨节的印痕,但柔柔软软的,比杨楠底板发硬的脚丫还是可爱得多。

    能感觉到她明显变得紧张,赵涛微微一笑,仔仔细细地,一根脚趾一根脚趾

    的给她“按摩”起来。

    (一百八十一)

    “赵涛……还是……还是算了吧,这……也太不好意思了。”张星语的脚丫

    在他的手掌中不自在地扭动,似痒非痒的样子。

    “我都沾手了,瞧你,不就是脚丫子嘛,可没在你画的禁区里吧?”赵涛才

    不管她,手指也不知道什么按摩手法,反正就是来回爱抚,反复揉搓,从脚踝到

    足尖上上下下折返,赖定了不走。

    暧昧的气息在飞快地升温。

    “好了,”过了七八分钟,张星语趴在肘间闷声说,“我好了,可以了,算

    你完成,停下吧。”

    他看着她后脖子上面有点发红的耳根,笑着甩了甩发酸的手腕,“那我洗手

    去了啊。”

    “嗯。”她点点头,声音透着一股酥酥的绵软,“可记得……好好洗洗。”

    “又不臭。”他说着,故意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

    “讨厌!”她面红耳赤娇嗔骂了一句,但瞪他那一眼,分明满是喜悦的光。

    等他从厨房洗好手出来,张星语已经端端正正地坐在了床边,袜子穿好,脸

    上红潮半褪,粉扑扑就跟刚被他干了一次似的,看的他腿根发痒。

    “明天下午……我还能来吗?”她指指电脑,小声说,“正式考试可不给我

    开卷。”

    “当然能,小楠不在,我一个人在家也挺闷的。没人我也是瞎玩游戏。随时

    欢迎。”他过去关掉屏幕,说,“走,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她马上挺直脊背,很认真地说,“我已经认清门了,来回……真

    不用你接送。这地方挺好找的。”

    “可都这么晚了,好歹送你回学校门口吧?”

    “不用不用,”她看来是真怕有什么流言蜚语传出来,翘起嘴角一连声说,

    “真不用了。这路上这么亮,还有夜市,挺安全的。还是我自己回去吧,你有女

    朋友,被人看见怪不好的。你也知道……总有人喜欢编排我的不是,牵连到你就

    不好了。”

    “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我屁股上流言一大嘟噜,压根不在乎。”他

    想了想,点头说,“不过既然你坚持,那好吧,我只能稍微不那么绅士一次了。”

    “谢谢你帮我。如果能考过,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张星语站起来整理了一

    下衣摆,挺郑重地鞠了个半躬,跟着有点好奇地说,“对了,赵涛,要是……我

    没做到分数,你打算让我做什么啊?不会真让我收拾房间吧?这个我可不擅长。”

    赵涛用指头戳了一下自己脸颊,“我是打算让你亲我一口沾沾便宜的,你也

    知道,我是风流鬼嘛。可惜你太本事了,好遗憾。”

    她眼波一横,微微低头说:“也不怕杨楠揍你。好了,我回去了,再晚,又

    不定会被人说什么了。”

    “嗯,路上小心,慢点。”赵涛站起来,一路把她送到门口。既然她摆明不

    让送,他也懒得换衣服非要跑这一趟,明天上午还有考试,他不如多看会儿书。

    握住门把,张星语停下脚步,扭身过来,“明天考试复习的怎么样了啊?”

    有点纳闷她怎么在这地方说起闲话来了,他微微皱眉,说:“还好,一会儿

    接着看书。”

    “你电脑怎么练得这么厉害的啊?”

    “玩得多自然就熟了。”

    “我没打扰到你复习吧?”

    “没有,占的是玩游戏的时间。”

    来来往往了七八句,赵涛终于有点不耐烦,笑着说:“张星语同学,还有什

    么事你就直说吧,你都快开始查我户口了。”

    她的小嘴微微张开,楞了一下,有些为难地沉默了几秒,才小声说:“你…

    …能闭上眼吗?一下下就好。”

    啧,这还真是女生玩不腻的花样啊。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嘴上笑着说:

    “好好好,可别偷偷打我啊。”

    本来想着怎么也能在嘴上骗个香吻,没想到面颊上传来了轻轻一碰,他睁开

    眼,看着脸蛋又在发红的她,抬手捂住了被亲的地方,觉得这会儿还是不说话最

    好。

    张星语抿了抿嘴,飞快地说:“你不是说想要这个么,算是答谢……你的按

    摩咯。我走了,拜拜。”

    说着她拉开门,生怕再被他拽回去一样匆匆忙忙迈了下去。

    听楼道里没了动静,赵涛才缓缓关上屋门,摸了摸脸,心里竟然微妙的有点

    酸甜。

    他可以断定张星语没有亲过别人,刚才还非常紧张,不然也不至于跟撞上来

    似的顶一下他的颧骨上方而不是面颊那种常规区域。

    不那么端着的时候,整个人都显得笨手笨脚。

    不过,倒是笨得挺可爱的。

    他抓了抓头,回屋看看表,又穿上衣服跑了一趟外面的超市,给家里备了一

    批零食武器弹药,就是今晚多半射不出什么,暂时原样收着就好。

    说是想复习,结果看了会儿书,脑子里就又窜出了张星语。

    他翻来覆去想了一会儿,托着腮考虑,要不,干脆放假回去前把这丫头先拿

    下?

    反正不管是看今天加的料还是她最后那会儿的表现,耐心一点慢慢哄着,破

    了瓜应该不难。

    一想到香艳场景,他也就没了看书的心思,干脆一骨碌起来做上了计划,算

    计一会儿鸡巴硬了,正好打开片子拿来小杯子针管做几个夹心糖。

    至于考试,随它去吧。

    (一百八十二)

    上午的考试还算顺利,写完出来,赵涛心里就差不多已经有数,分数不至于

    多高,但老师不像于钿秋那样下绊子,及格通过绝对不成问题。

    在流传着六十分万岁多一分浪费的大学校园,这已经足够给他带来下门考试

    前的好心情。

    晃悠去食堂吃了顿饭,结果凑巧碰上金琳和她男朋友。

    他笑了笑,故意过去一屁股坐到了金琳对面隔一桌的地方,笑着抬手给她打

    了个招呼。

    金琳微笑颔首回应,跟着不知道是否故意秀恩爱,从不锈钢盆里翻出难得的

    一片肉,抬手递到了男友嘴边。

    那位学长欣喜无比,顿时一口咬下,还颇为得意地吮了吮金琳的筷子头。

    金琳的笑容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收回筷子后,还不着痕迹地在菜汤里

    过了一下。

    赵涛看着他俩在那儿你侬我侬,心里冷笑一声,低头吃饭懒得理会。

    锁情咒已经下了,她的心是跑不了的,至于她的人,要是真的已经便宜过那

    小子,他爽过之后翻脸不认人就是。

    反正他又没被锁,丢弃一双破鞋,可没什么心疼。

    那边先吃完,金琳摆了摆手,挽着男友胳膊亲亲热热走了。

    赵涛看着他们依偎颇紧的背影,心里突然有些好奇,难道锁情咒锁住的爱意,

    并不是独一份的吗?难道,只会是最爱之一?

    还没深想,张星语的短信到了。

    问了问他考试发挥得如何,顺便约定了一下午后过去的时间。

    赵涛看了看面前桌上乏善可陈的饭菜,干脆把盘子一推,发短信告诉她自己

    已经回去,随时都可以过来了。

    到家等了半个多小时,房门被敲响了。声音不大,三次一顿,透着一股颇为

    有趣的谨慎感。

    他过去一开门,着实小吃了一惊。

    门口的女生带着鸭舌帽,裹着大口罩,还顶了一副这季节根本用不到的大墨

    镜,五官也就剩鼻孔耳朵还露在外面,这要不知道的,还得以为是哪个小明星悄

    悄出门躲粉丝呢。

    “你这是什么打扮?”赵涛看她摘下口罩,才认出是张星语,连忙笑着让开

    门,问了一句。

    “天冷,多穿点。”她摘下帽子,把头发撩开,跟着比较诚实地说,“而且

    我也不愿意让人知道我来你这儿了。不然,还不定要被说得多难听。”

    赵涛抱着手肘,故意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挡在门前说:“你这就有点

    傻了吧?连知道你来我这儿的人都没有,就不怕我见色起意,把你拿绳子一绑摁

    在床上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

    她倒是颇有信心,回眸一笑,柔声道:“你才不是那样的人。”

    “可别太相信男生的定力。”他往屋里走去,电脑早就开了,不过他正在看

    片,连暂停都没摁。

    张星语一根进来就被屏幕上浪叫扭动的两个光屁股晃了个大红脸,赶忙又退

    了出去,等他关掉才走进来,小声问:“杨楠才走没几天吧,你们男生……就这

    么……唔……贪吗?”

    “对啊,小楠在的时候我就恨不得让她天天过来,后来还是幸亏你们女生宿

    舍的流言帮忙,才让她住到了我这儿。”赵涛往床边一坐,用有些露骨的眼神打

    量着她,“我这人每天无色不欢,见不到喜欢的女生就浑身没劲。”

    张星语吞了口唾沫,坐到电脑前,很明智地换了话题,“今天我带书了,我

    可是划过重点的,还要接着赌吗?”

    “当然,不这样给你点做题压力练也是白练。不过先说好,开卷你八十分能

    过的时候,就该考闭卷继续从六十分做起了啊。”

    她点点头,“行,那今天是该七十分了吗?”

    “不,直接上到七十五吧。一下午赶紧点也就做三遍,你做得顺,还来得及

    试一下不看书。”赵涛调好模拟题,点下开始,“行了,加油吧。”

    昨天的已经看过,他往橱子里一塞,略一思忖,换了本更加大胆热辣,

    几乎满篇都是床戏的出来,往床头一靠,慢条斯理翻了起来。

    真要是看得热血沸腾欲罢不能,不行今天就把她办了。这丫头这么怕流言蜚

    语,被强奸了估计都不敢说,简直好下手的要命。

    要不是他还有接着玩玩调情游戏的兴趣,这会儿已经拿枕巾把她反手一捆扔

    床上插进去了。

    反正在大众眼里,这种不知防备跑来跟男生独处一室的姑娘就是活该被上的

    嘛。

    “这次我做完了!”一个多小时,电脑前传来张星语一声高兴的欢呼,她扭

    头挥了挥小拳头,“赵涛赵涛,我做完了,九十七分!九十七分呢!还是我画了

    重点的书管用吧!”

    被她突如其来的欣喜笑脸晃了一下,此前还没见过她情绪表达如此激烈的样

    子,不如仙女范儿的时候精美,但霎时间就变得充满了值得亲近的味道。

    那种强烈想要跟他分享喜悦的急切感染了他,让他也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走过去扶着她的肩膀说:“行,看来你可以直接尝试闭卷了。这次是我输,说吧,

    想要我做什么?”

    张星语大而明亮的眼睛往斜上方望着他,似乎想从他的眸子里看到些什么东

    西,看了一会儿,有些黯然地低下头,说:“这个你不会答应的。我再想想吧。”

    “你还没说怎么知道。”他坐下来,眼珠一转,补充说,“不过让我分手肯

    定不行。”

    张星语的笑容定格了半秒左右,马上说:“所以我也没提啊。那……这次你

    亲亲我的脸好不好?”

    “喂,这种要求不是开玩笑吧?学校里愿意效劳的男生能绕外环排上一圈你

    信不信。”他故作惊讶地说。

    “他们是他们。”张星语有些嫌恶地皱了皱眉,“我可不敢跟他们单独在卧

    室待着。”

    “其实我和他们没什么不同啊,我也挺喜欢你的。你这么漂亮,气质又好。”

    张星语微微低头,有些失落地说:“这就不一样了,他们可没人说过喜欢我。

    一个个都只知道献殷勤,都没人敢说对我有意思,就有两个发短信的,可是……

    这么重要的事情不是应该当面说吗?”

    “可能没我脸皮厚,怕被你拒绝吧。”

    “难道连试都不试一下,比被拒绝还好么?”张星语有点固执地说,“我不

    喜欢那种暧昧的从朋友开始,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冲着谈恋爱去

    跟普通同学关系当然是不一样的啊。”

    他站起来弯下腰,一手撑着电脑桌,一手按住椅背,“那咱们呢?你这两天

    的表现,可不像是冲着普通同学关系来的吧。”

    她的身体似乎在微微颤抖,但表情并没有多少动摇,“当然。我……不希望

    你一直是我的普通同学。”

    “可我不会分手的。”

    “可你还是有点喜欢我的不是吗?”她仰起脸,眼底的胆量和信心正随着时

    间迅速地流逝。

    “没错。而且,其实不止一点。如果先追我的是你,我兴许就让你做第二个

    女朋友了。”他点点头,满意于看到她双眼发亮的即时反馈,“但你这么爱惜名

    声,做第三个似乎是不可能了。”

    像是被蝎子蛰到一样,她的表情顿时看起来凝重了许多,马上说:“不,当

    然……不可能。我……我受不了的。”

    “所以,那你要怎么办呢?”

    张星语咬了咬唇,抬头说:“我……不就是想要你亲亲我的脸么?这个……

    难道也算是背叛你的女朋友?”

    “当然不算。我只是担心你不高兴。我很乐意效劳。”他抬手抚摸上她的脸

    颊,柔声说,“那,闭上眼吧,免得你太紧张。”

    她眨了眨眼,然后,乖乖闭上。

    他笑了笑,低头,一口吻住了她半张一线的嫣红小嘴。

    (一百八十三)

    “唔嗯?”大概是没想到会被直接吻住嘴巴,张星语登时睁开了眼,显得有

    些惊慌,双手一抬就想去推开。

    赵涛回手一捞,就把她纤细的手腕攥住,猛地拉到下方,继续凶狠地吸吮她

    柔软生涩的嘴唇。

    这显然是初吻,女孩的牙齿都在微微的颤抖,小小的下巴绷得死紧,完全不

    知所措。

    也不知道当年性骚扰她的蠢货,是不是光顾着摸,上面也顾不得了。

    “嗯嗯……嗯唔……”她的眼睛慢慢眯起,眸中的惶恐很快就被一股酸涩的

    情意冲淡,哼声中的抵触也少了很多。

    他抓紧她的手,用力压在单薄的身躯后方,像是把她捆住一样抱紧,然后慢

    慢侧转头,舌头开始顺着滑嫩的唇缝来回舔舐,想要一点点舔开她紧闭的牙关。

    毫无经验的少女哪里知道该如何防御,周身上下都被他牢牢控制,心里又早

    已不知不觉沦陷,只觉满腔甜蜜都想从小小的嘴巴里涌现,终于还是轻轻嘤了一

    声,放开了樱唇间的门禁。

    但赵涛在这时撒开了她,松手站了起来,用指尖轻轻抚摸着她通红的脸,柔

    声说:“怎么样,任务算是完成了吧?”

    一丝被耍弄的怒意飞快滑过,张星语偏开头,低声抱怨道:“我说的……明

    明是脸。”

    “难道你的嘴没长在脸上吗?”他坐到床边,小心翼翼的压好裤裆里已经勃

    起的阴茎,笑道,“你的小嘴这么可爱,我可不想亲脸颊。”

    “可……可那是……人家的初吻……”她吸了吸鼻子,眼眶竟然当即就有点

    泛红。

    “那怎么办,这可是你要求的,我愿赌服输而已。”他摊开手,摆出耍赖似

    的态度。

    她扭头有点生气地瞪了他一眼,跟着用手背擦了擦嘴,说:“是,我活该。

    下次我要赢了,我让你在屋里蛙跳一百下。”

    “好啊,不过你可别输了,不看书及格没你想的那么容易。你要是输了,别

    怪我用比一百下蛙跳更可怕的法子惩罚你哦。”

    她眨了眨眼,微微偏头想了想,放软语气说:“好嘛,我开玩笑的。一百下

    蛙跳累死你,对我有什么好处。你也说笑的对不对?”

    “对,我哪儿舍得真惩罚你啊。”他故意用上温柔又宠溺的口气,抬手摸了

    摸她的头发,无形中让她一点点习惯这种暧昧的距离。

    她定了定神,似乎想要再赢一局好争取点什么,双手端端正正地摆在键盘上,

    说:“那开始吧。”

    “行,加油。要都是这次这种要求,我非常乐意每回都输给你。”他重置了

    系统,笑眯眯坐了回去,接着靠在床上拿起了书。

    “你平常……就喜欢看这种吗?”她一边拿起鼠标操作,一边貌似随意

    地问。

    “是啊,”知道她多半看封皮也猜到了里面的内容,毕竟画着那么暴露的女

    人,“我就是这么好色的男生,所以我才一直告诉你注意危险,我要把持不住,

    你就惨咯。”

    “是你惨了才对。”她抿了抿嘴,“我可不是当年被摸了只会哭的小女孩了,

    我可是会报警的。”

    “算了吧,你这么爱惜名声,生怕有不好的流言传出来,真被强奸了,估计

    也只会哭哭啼啼自己洗干净带血的内裤找没人的澡堂子把身上冲干净,装成没事

    人一样回宿舍去。”他略带讽刺地说,“不然被人知道出事,估计先疯的就是你。”

    “我……”她扭头张嘴,却没把话说下去,咬了咬唇,说,“那我就先杀了

    你再自杀。”

    “别啊,我又没强奸你。”赵涛呵呵笑了起来,“我真要干什么,你昨晚就

    回不去宿舍了,这会儿估计还在我床上捆着呢。我这是警告你别不长心眼,在我

    这儿不出事,在别人那儿再后悔可就晚了。”

    “才没什么别人。”她哼了一声,“你当谁家我都会去的啊。”

    她哎呀叫了一声,连忙说:“不跟你说话了,你故意让我分心,赖皮!”

    “反咬一口,明明是你找我说话的。行了做题吧,我答应要帮你过考试,大

    男人说到做不到可不行。”他把书往旁边一扣,“我不看书了,省得你惦记。我

    发会儿短信聊会儿天,这总不碍你事了吧?”

    张星语嗯了一声,盯着屏幕做了一会儿,又说:“你……你跟谁聊呢?”

    “小楠呗,她在家里正憋得没意思,嚷嚷着等我考完回去赶紧去我们那儿玩

    呢。”他飞快地摁着手机键盘,头也不抬地回答。

    “真好。”她不咸不淡地嘟囔了一句,继续做题。

    结果,也不知道是离了书本速度跟不上,还是心神不定做题不专心,张星语

    最后又没做完,总结打分,才得了四十二分。

    她哭丧着脸垮下肩,小声说:“我输了。这次……该你提要求了。不、不许

    过分啊!”

    “那怎么算过分啊?”赵涛笑眯眯地坐到床边正对着她,慢悠悠地说。

    “反正不能比我的要求离谱,人家都没……故意坑你。”

    “你刚才让我亲你了,那我也惩罚你的嘴,不算过分吧?”

    她想了想,赶忙说:“不许……往我嘴里乱塞东西。”

    “不塞不塞,我要你闭上眼,把舌头伸出来,伸得越长越好。这总可以吧?”

    张星语皱了皱眉,“干嘛啊,让人家做鬼脸……”

    “我又不舍得真惩罚你,要不……那我换一个?”

    “别别,就这个吧。要伸多久啊?”她活动了一下下巴,盯着他问。

    “伸一会儿,你自己心里默数一百下,数完你就可以随便了,愿意收回去就

    收回去,不愿意就继续伸着。”

    “说的跟伸着有什么好处一样。”她撅了撅嘴,显然对他难得赢了一次的要

    求不是太满意,慢慢闭上眼,发出啊的声音张开嘴,慢慢探出了红乎乎的舌头。

    赵涛搓了搓手,悄悄站起来,弯腰凑了过去,刚才故意放过去的,这会儿可

    以再捉进来喽。

    “先说好,你要提前缩回去,就算你犯规,我可要狠狠罚你。”

    “嗯。”她不能说话,只好点点头。

    “嗯,真乖。”他低下头,也伸出了自己的舌头,在她的舌侧,轻轻柔柔地

    一舔。

    张星语倒吸了一口凉气,舌头下意识的往回一缩,但幸好临进嘴里才想起刚

    才答应的条件,硬是又吐了出来,抬手在他腰上打了一拳。

    “怎么了?我没把什么塞进你嘴里啊。我可是守规矩了。”他笑着说道,接

    着又舔了她的舌头一下,绕了圈,干脆张嘴一吮,把她的舌头彻底含住。

    “嗯嗯……”就跟被吸住了腰筋儿一样,张星语笔挺的坐姿顿时软瘫下来,

    鼻孔里也冒出一声细哼,悦耳动听。

    他伸手绕到背后抱住她,侧头耐心地吞吮把玩着她的舌头,一副要让两人的

    味蕾拥抱做爱的架势。

    论事前的撩拨,再没有什么动作比得过一场耐心而温柔的纠缠湿吻,滑嫩灵

    活的舌头在这一刻仿佛凝聚了全身上下所有性欲的感官,每一次细小的摩擦抚弄,

    都像是在揉搓她全身的肌肤一样。

    她的面颊一片潮红,早就睁开一线的眼睛,也尽是荡漾的水光。

    她早就忘了继续默数,舌头被他擒拿占据了三四分钟,唇角都流下了口水,

    依然不舍得缩回。

    但最后,赵涛却主动放开了她,笑眯眯的用袖子帮目瞪口呆的她擦了擦嘴,

    柔声说:“傻瓜,忘记数数了吧?早到时间了。”

    (一百八十四)

    赵涛能明显感觉得出,张星语的心已经彻底乱了。

    她还要再挑战一次模拟题,不过看她现在的样子,估计只会败得更惨。

    他其实已经有信心,这次赢下随便提个什么要求把她哄到床上,直接下手,

    她最多半推半就,保不准裤裆里这会儿都已经湿了。

    但他还挺有兴趣多玩两天,把这么个在班上恨不得标明出身地活死人墓的女

    生弄得春潮泛滥再一举拿下,可比单纯操个妞的快感强多了。

    哼了会儿歌,被张星语抗议打扰后,他拿出新鲜加料的那几块存货,一个个

    剥开递给她,柔声说:“给你给你,算我赔礼道歉。谁让你的舌头那么好吃,比

    糖都甜。”

    她狠嚼几下,憋着股气一样说:“不信。”

    “吃点糖分补补脑,好好做题吧。等赢回来让你报复。”

    “你等着。”她嘟囔一句,握着鼠标的手边缘都被压得发白。

    这两天的分量灌下去,赵涛盘算了一下,张星语还真是已经吃了非常多的量,

    在他还没得手的女生中比其他几个的总和还要多得多得多,毛糙估计一下,不算

    直接从鸡巴里吸出来吃的,可以说比杨楠都不少。

    他忍不住想,走前这几天多喂喂,是不是能喂出个处女女上位倒骑他的奇景

    呢?

    转念想想又有点不太可能,爱情只是性欲的催化剂,没有里春药那么牛

    逼,能摧没了张星语的理智,让她彻底发情反过来强奸他。

    能添加的,也就是他玩弄撩拨得乐趣而已。

    不过这就足够了,打发时间找乐子,这不就是最好的结果么。

    看来心里乱得够厉害,这次张星语的成绩还不如上次,才不过三十五分,而

    且到时间的时候答题才答了一多半而已。

    简直是上机以来最烂成绩。

    她往桌上一趴,都快哭出来,“啊啊……讨厌死了,明明会做的,就是一下

    子想不到怎么弄了。”

    “我又赢了啊。”赵涛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那你要不要试试一百次蛙跳?

    我看我上次的惩罚你好像挺乐在其中的,起不到效果诶。”

    张星语登时红了脸,扭头说:“哪有!舌……舌头被你吃,口水都进我嘴里

    了,好、好恶心的。”

    “那看来还是蛙跳吧……”

    “不要啊……”她可怜兮兮地说,“人家体育课跟健美操都累得想死,跳一

    百下肯定死给你看。”

    “那怎么办?”

    “不行……不行就还上次那样咯……”她红着脸低下头,细声细气地说。

    “完全一样多没意思啊。”赵涛想了想,说,“成,你就还闭上眼,张嘴伸

    舌头吧。”

    “跟驯小狗似的,讨厌。”她抱怨了一句,但还是往前伸出头,闭眼张开了

    嘴。

    “这次加一条不许半截睁开眼,不然算你违规。听见了没?”

    “嗯。”她伸着舌头,乖乖点了点头。

    赵涛微微一笑,把食指伸直,缓缓压到了她的舌面上,故意模仿着柱状物,

    前后缓缓磨擦,像是在让她被动舔舐。

    “嗯?”她疑惑地皱起了眉,跟着脸上红得更加厉害,舌头翘了翘,仿佛想

    舔出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故意轻喘着说:“安心,不是什么脏东西,是我身上的一部分哦。”

    她的脸顿时红到了耳根,一下睁开了眼往后躲开,然后,瞠目结舌地看着还

    沾着她口水的指头,哑口无言。

    “犯规。”他把被舔湿的指头放进嘴里吮了一口,微笑着说,“这下,该怎

    么惩罚你才好呢?”

    “对……对不起。”张星语苦着脸说,“我……我是有点被吓到了。”

    “既然犯规了,那就该真的惩罚你一下才行。”赵涛板起脸指了指自己的膝

    盖,“过来趴下。”

    “诶?趴下?”她愣了一下,“要干什么?”

    “横过来,趴这里。不然你就蛙跳一百下吧,自己选。”他盯着她的眼睛,

    知道自己正在剥出张星语外壳下柔软的嫩肉。

    她畏缩着哼了两声,不情不愿地趴在了他的腿上,为了不让自己的胸部压上

    去,她往前挪了挪,只用小腹和胯架住体重。

    这姿势很容易让人想起小时候被家长揍的记忆,她隐约觉得不对,正想开口

    说什么,啪的一声,赵涛的巴掌,就已经不轻不重地拍在了她并不丰满但依然还

    算有肉的屁股上。

    “哎?赵涛……不行,你……讨厌!”

    张星语顿时开口抗议,身体也剧烈地扭动起来。

    但赵涛压下手肘制住了她,硬是一巴掌接一巴掌,足足打够了十下,才喘息

    着放开她。

    她从第三下就哭了起来,他一松手,立刻就翻身站起来,跌跌撞撞跑到对面

    靠住墙,一边擦泪一边喊:“你可恶!哪有这样的!”

    “你不守规矩,打打屁股怎么了?小时候没被这样打过吗?”他没所谓地甩

    甩手,不太满意刚才尝到的触感,有点瘪,弹性不足,典型的久坐不起臀,“惩

    罚就是为了让你长记性的嘛。”

    她涨红着脸捂着屁股揉了揉,疼,还有些麻,但也没疼到真被狠打的程度,

    让她一时间好像拿不准该不该继续发脾气。

    赵涛笑着站起来,拿出外衣走向另一个卧室,柔声说:“好了,我又没真用

    劲儿。别哭了,我去买饭,你晚上想吃什么?我请。”

    “我……我要吃荷叶炒饭。”她扁着嘴,委委屈屈地说。

    “啊?哪儿有?”

    “校门口坐52路,五站地外面就有。”她瞪着他,一副故意挑事的表情。

    他笑了笑,“那你多等会儿,我骑车子去。手机别拿远,我找不着给你打电

    话。”

    张星语愣住,看他在隔壁换好衣服往门外走去,忍不住轻声说:“你……你

    真去啊?外面路上……可结着冰呢。”

    “那有什么。”他打开门,迈了出去,“你不是想吃么。等我。”

    砰,门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