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三十七)

作品:《[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一百七十五)

    于钿秋既然来了,总要好好完成巡场的工作。她缓缓踱步溜达进课桌间的走

    廊,左右看着,时不时掀起一张卷子,仔细检查下面是不是藏着小抄。

    毕竟学长们都说独立学院监考历来不严,不少学生都作弊做得并不小心,有

    的就是把缩印资料往卷子下面一压而已。

    于老师才走了一排,就揪出了三个倒霉蛋。

    她也不多说,随手在小本子上记下名字,甩下脸色苍白的作弊学生,继续往

    后查去。

    不一会儿,她就到了赵涛的身边,来了一场格外严格的大搜查。

    卷子拿起来看了看下面,橡皮包装抽开看了看里面,桌子下头摸了摸有没有

    贴着东西,连凳子上都让他抬起屁股看了看。

    赵涛忍不住小声说:“老师,我好好复习了,您犯不着这么看不起我吧。”

    于钿秋一怔,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过火,皱眉说:“老师是对你严格要求,

    好好答题吧,别忘了跟老师的约定。”

    “是。”赵涛点点头,继续刷刷写着。

    于钿秋就在他旁边站着看,看了好几分钟,才一言不发走了。

    往前一去又抓了两个作弊的,她把名字记好,在讲台上说:“考完后,刚才

    被抓到作弊的同学自觉点到办公室来找我,不然别怪我没给过你们机会。继续好

    好做题吧。”

    说完,转身离开。

    有惊无险考完,赵涛一出来就赶紧翻书和草稿纸上的答案对了对,在走廊就

    高兴地握了握拳。

    两道主观题之外只错了两道,合计三分。主观题的要点他也差不多都列得很

    清楚,最多扣个两三分,算下来,九十四、五手到擒来。

    再加上于老师已经中了他的锁情咒,这回总算不至于再担心挂科的问题了。

    往杨楠那儿打了个电话,她刚起来,正在家复习。

    算一算,赵涛还剩两门,杨楠今天下午就能考完,寒假可以说是近在眼前了。

    加上现代文学史这门课估计能顺利通过,他的心情一下好转了许多,回去就跟杨

    楠商量起了寒假的行程。

    杨楠已经买好了火车票,考完之后马上回家,在那边待个几天应付过父母,

    然后她准备跟余蓓联系一下,让余蓓以她同学的身份邀请她去玩。

    等到了之后,赵涛家反正直到过年才有人,余蓓放假虽晚,但白天赵涛带着

    转,夜里三人大被眠总不成问题。

    晚上杨楠考完回来,知道小别在即,还颇有几分伤感,窝在他怀里看了一场

    爱情片,悄悄摸了点什么去厕所洗澡了。

    赵涛看书复习了会儿,就见她内八字夹着膝盖缓缓挪了回来,唇红眼湿往床

    上一趴,轻轻摇晃着屁股,充满渴望地看着他。

    “想要了?”

    “好几天见不着,小蓓也不在这儿,你不想啊?”杨楠咬着唇隔着背心捏了

    捏自己的乳房,眼里的欲火清晰可见,“再说了,你这么色,不喂你吃饱,谁知

    道你要偷偷去吃谁。”

    “我也就比你晚回家四五天,至于那么饥渴吗?”

    “你就是那么饥渴,”她趴过去,下巴枕在他腿上抬眼看着他,“我感觉全

    学校好看的女生你要有机会对上磁场,说不定都要操一遍……不对,不止学生,

    老师里还有好看的呢。”

    “得了吧,大学老师好看的都结婚了,二手货我可没兴趣。”他想起了于钿

    秋,忍不住揉了一把杨楠的奶子,“我还是喜欢从头到脚都归我的。”

    她扭着身子,用奶头主动搔弄他的掌心,“你吃肉……也给人家喝口汤嘛。”

    “我现在吃你,你喝什么汤?自己流出的骚水儿吗?”他笑嘻嘻掀开背心,

    捏住了她的乳头,掐花苞一样微微一拧。

    杨楠撅起嘴,伸手隔着秋裤抓住了他的老二,“不喝,老喜欢喂人家喝你尿

    尿地方出来的东西,现在又想喂我我自己尿尿地方的东西,你还要跟我亲嘴不啦?

    不恶心吗?”

    “不恶心啊,小蓓的逼眼里一股一股冒水的时候,你不是吃的可开心了么…

    …”他的兴致已经上来,翻身往她身上一压,手掌就钻进了小裤衩里。

    摸过阴毛,耻丘深处,早已经又热又湿,成了黏乎乎的小肉窝,指尖往里一

    钻,紧绷绷的两条大腿就夹了上来,裹着他的腕子来回摩擦。

    “小蓓的好吃,肯定比我的好吃……”杨楠缓缓扭动着腰肢,手指灵活的在

    他的肉棒周遭交替蜷缩,揉着揉着,就迫不及待拉开裤头,从里面掏了出来,她

    一边套弄,一边有点担心地说,“小蓓复读放假晚,她到时候到底能不能过来跟

    咱们一起住啊?”

    “我叫她来,她就能来。”赵涛悠然躺倒在床上,抬身脱掉内裤,“至于我

    叫不叫她,就看你表现咯。”

    “我表现得还不够好啊……”杨楠趴到他腿间,伸长舌头从阴囊下面一口气

    舔到最顶上,裹着鸡巴头转了一下,嘬了口马眼,才满面嫣红地说,“你想怎么

    玩,我不是都顺着你了。”

    “那就上来吧,明早就走了,今晚好好玩一会儿,我先省省力气。”

    她点点头,跟着一转身,娇喘着说:“背对你行吗?”

    “怎么,不给摸奶子了?”

    “不是……”她颇有几分骚浪地说,“有别的地方想让你……摸……”

    说着,她撅起屁股,双手扯着小裤衩的松紧带往下搓去。

    皮筋把充满弹性的布料卷成一条绳,顷刻滑下她紧绷的臀部,亮出来的白皙

    腚沟中,霍然冒出了一个黑油油的橡胶制品——正是那个肛塞,只剩着圆形底座,

    卡在屁眼外面。

    “等回去让小蓓穿上双头裤衩,她操你后面,我操你前面,爽死你个骚妮儿!”

    他顿时亢奋起来,弓背抓住她潮乎乎的屁股蛋,就往自己竖起的肉棒上面压下。

    湿淋淋的小穴被撑开的时候,杨楠昂起头,快活地叫了出来。

    不过是几天的分别,就让她越动越是狂野,仗着体力好,竟硬是骑在上面,

    让赵涛旋转玩弄着肛塞高潮了三次,才大汗淋漓通体酥红的趴在床上,软了下来。

    之后,自然就是硬梆梆的赵涛大发神威的时间。

    把肛塞拔出来,把旋转扭动的电动老二塞进全是淫水的小洞,他几乎把重心

    压在杨楠高高撅起的屁股上,呼哧呼哧一口气在肛穴里摩擦到快要射精,才抽出

    来跨到杨楠面前,一托她下巴插进嘴里,挺腰喷发,让她一口口吞了下去。

    瘫在床上歇了二十多分钟气,杨楠哼唧着爬起来,又抓住他的阴茎,一口口

    舔着含进了嘴里。

    第二场,由此开始。

    次日,杨楠差点就睡误了火车……

    (一百七十六)

    从火车站送行出来,赵涛心里还有点空落。百无聊赖,他先往电脑城转了一

    圈,看了看配件价格,先弄了个移动硬盘,回去好吧符小宇电脑上自己的重要东

    西备份出来。

    少个随时随地可以满足一下手足之欲的杨楠,自习室也一下子没了吸引力。

    他在家玩了一天电脑,才为了下一天的考试拿起书本晃悠去了教室。

    转了两层,没有地方,也见不到个熟面孔可以蹭个旁边的座,他现在拉不下

    脸去找不认识的学生要地方,只好继续往楼上晃荡。

    找了两个教室,总算碰到一张熟脸儿,赵涛盘算了一下,既然是同班同学,

    应该不至于不好意思,她旁边那地方空着也是空着,就大步走了过去。

    没想到刚一进门,手边贴墙的位置就传来一声:“赵涛,来上自习啊?”

    他扭头一看,竟然是金琳。

    他走过去压低声音免得打扰其他学生,问:“你们英语系不是考完了吗?杨

    楠都回家了。”

    金琳撇了撇嘴,说:“杨楠舍得不陪男朋友先走,可我不舍得啊。”

    “哦……你对象考试呢?”

    “嗯,就在对面考场。他还有三门呢,这星期都走不成。”金琳拿起桌上的

    ,往里挪了一个座位,“我不用复习,你坐这儿看书吧。”

    “你男朋友考完出来看见不好吧?”赵涛心里一阵暗笑,坐下去打开书小声

    说道。

    “只是给认识的同学让个座位看看书,至于嘛。”她一歪头,抬手拨了一下

    肩上充满弹性的发卷,挺无辜地说。

    “那你男朋友挺大方,我就不行,小楠要跟男生坐一块上自习我就吃醋。”

    他故意这么说道,然后往远端挪了挪,摆出一副避嫌的姿态。

    “你这么大醋劲儿啊?”金琳似乎小小吃了一惊,抬手托着下巴挡住了嘴,

    “可你自己就有俩女朋友诶,这多不公平。”

    “我又没强迫她们什么,她们乐意,就在一起。不乐意,就分手咯,我不勉

    强。反正要是喜欢别的男人,就别跟着我。”

    金琳没有应声,像是在深思什么一样,考虑一会儿,才轻声说:“真想不到,

    杨楠以前对男生爱答不理的劲儿,怎么到你这儿就彻底没了。”

    “这叫魅力,冥冥之中的缘分。”赵涛笑眯眯敲了一砖在钉子上,“跟我待

    久了的女孩,经常会忍不住爱上我。不过有的快些有的慢些,杨楠兴许就是快些

    的,不知道还有没有慢些的。”

    金琳不易察觉地一颤,旋即压低声音,试探一样地说:“说不定真有,不过

    你都俩女朋友了,估计有慢些的,也不敢吱声了。”

    “没所谓。”他一边写写画画,一边慢条斯理说,“合则来不合则去,觉得

    我有俩女朋友也没关系的,就来往一下熟悉熟悉,看看合适不合适,觉得这个是

    个问题的,躲我远远的不就好了。”

    金琳轻轻哦了一声,突然笑着说:“那要是你有你的女朋友,我有我的男朋

    友这种呢?呃……我就是问问,没别的意思。”

    “不行。”他干脆地回答,“我对偷情没兴趣,除非……她男朋友不能碰她。”

    “为什么啊?”

    “想到别的男人在我喜欢过的女生身上的画面,我就恶心。”他耸耸肩,

    “我就是这么不公平,所以明智点的女孩还是退避三舍比较好。反正……有缘无

    份的事情天底下多了。”

    “也对。”金琳勉强笑了笑,低头翻了两页书,似乎看不下去,把书本一合,

    轻声说,“缘分这事儿……还真是挺奇妙的。”

    “是啊,冷不丁那一下看对眼儿了,就觉得非她不可,以前我都不信。”赵

    涛忍住笑意,一本正经地说,“不过遇上好几次,我也就习惯了。”

    “你们高中那个女老师,对你也是……杨楠这样?”

    “差不多吧。”他嗅到了鱼儿在钩子上挣扎的味道,满意极了,“可惜高中

    这种事情毕竟是丑闻,最后不知怎么闹大了,就出了事。”

    他用上了明显不想提的口气,金琳这么乖觉的女孩,当然也就没再追问,只

    是说:“我听你同校的女生说过了,挺可惜的。呃……我男朋友差不多考完了,

    你让让,我出去了。”

    “喏,巧克力,谢谢你的座位。”他阳关灿烂地笑着,掏出一个夹心巧克力

    剥开,递给了她,“人好心也好,你男朋友真有福气。”

    “哪儿啊,还是杨楠比较走运。”她若有所指地丢下一句,吃下巧克力,款

    款走出前门。

    赵涛看着她婀娜玲珑的背影,突然有点担心,要是她那个学生会的男朋友已

    经按捺不住下手过了呢?他岂不是要捡个二手?

    论漂亮,金琳的确是目前他选择范围内的第一档,但余蓓只要养回当年的水

    灵,进到大学稍微学学打扮,压她一头不成问题,那可是正儿八经全身心都属于

    他的好妹子。

    而且有锁情咒在,他也不太需要顾虑过这村没这店的问题。

    全天下的女人,只要他能接触到有机会的,哪个不是手到擒来?

    到时候床上验了货,要真是个吃剩下的,就当零食尝尝丢掉算了。反正看样

    子这女生也不太乐意踹掉现在的男友,估计还抱着吃在东家睡在西家的念头。

    复习了一会儿,看表差不多也要到中午了,赵涛收拾起书本,寻思着是不是

    该想个法子逗逗孟晓涵,不然杨楠不在他落单这几天也太无聊了。

    不料才一出门,就看到旁边一个女生双手抱着书包站在那儿,乌发垂肩黑眸

    低垂,神情颇有几分忧郁,连恨不得伴随干冰出场的一身仙气都少了八分,倒更

    像是琼瑶剧里的落魄女主。

    “张星语,你也没回家?”

    “没,我订的下周的票。”她小声回答,视线却抬都没抬,仿佛自己的鞋尖

    比赵涛好看得多。

    “那么晚啊?杨楠可是今早就走了。”

    “我知道。我听金琳说了。”

    “呃……我是想问你为什么走那么晚。同学大都走了,不无聊吗?”他觉得

    跟张星语的对话有点微妙的碰不上频道,忍不住笑了出来。

    “家远,没买上最近的票,正好四处转转。”

    “哦。”这对话实在没办法继续下去了,赵涛只好耸耸肩,“那你注意安全,

    我去吃饭了,拜拜。”

    “赵涛。”她这才抬起头,咬了咬牙叫住他,“我……我有事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啊?”他扭过头,好奇地问。

    “下……下学期要考一级了,可……可我计算机还是不太会。莫晓安说你电

    脑玩得……很厉害,能、能教教我吗?”

    看起来她好像很少对男生提要求似的,一句话说得结结巴巴磕磕绊绊,脸颊

    都有点发红。

    “行啊,举手之劳,我教你就是。”

    她一直紧绷绷的双肩顿时松了一下,好像完成了什么了不起的重要任务一样,

    露出一丝微笑,轻声说:“那……作为报答,我请你吃饭吧。”

    (一百七十七)

    往食堂走的路上,赵涛有点好奇地问:“张星语,那么多男生喜欢你,里面

    就没有个电脑玩得好的?”

    张星语一直跟他保持者一臂左右跟要做操一样的距离,想了想,才回答说:

    “有是有,可我不敢用他们啊。”

    “为什么?”

    “我……我什么好处都不沾他们的,还被人背地里说养备胎,我要是真请了

    一个帮忙,我拿什么还人家的人情?”

    赵涛忍俊不禁,说道:“就跟请我一样请他吃顿饭不就得了。”

    “不一样,你有女朋友了,请你吃顿饭,绝对还得清。他们可都……都对我

    有想法,我就算请吃,那个男生多半也会抢着付账,让我欠着人情,才有机会接

    近啊,那岂不是没完没了?我可不干。”

    他有点意外,笑着说:“那合着我有女朋友,你反倒觉得安全了?你是不是

    忘了,我可是有俩女朋友的,大半个独立学院都知道我花心风流了吧,就不怕我

    拿这个人情也缠上你吗?”

    张星语楞了一下,跟着又往外侧挪了半步,俩人之间已经能顺顺当当走过去

    个人,“那我就告诉杨楠,让她收拾你。她那么有劲儿,你可惹不起她吧。”

    “女生力气再大,还大得过男生吗?”

    “谁制得住谁看的又不是力气,”张星语侧头看他一眼,小声说,“你要不

    是怕她,干嘛介绍自己正牌女朋友给她认识?你难道不知道,她……她其实喜欢

    女孩吗?”

    赵涛这才隐隐约约悟到了点,合着绕来绕去,就是为了提醒他这个顺便挑拨

    一下他们俩的关系?

    “那你是误会了,小蓓跟她一起出来玩,是我允许的。”赵涛当然不能丢了

    男子气概,很自得地说,“她们俩能和睦相处,我高兴得很,小楠有点特殊想法,

    稍微满足一下她其实也无妨。这种事,我不当是劈腿。”

    张星语憋了憋,看正好也到了食堂,就没再说话,默默跟在他后面上了三楼,

    点好小炒对面坐下,还有点紧张的四处张望了一下有没有认识的同学在附近。

    “张星语,我的确名声不太好,可就是吃个饭,你害怕别人误会你追我不成?

    看你紧张的。”赵涛故意敲了一下边鼓,笑道,“我就是出去吹你在追我,也没

    人会信的。”

    “不是,就是大学里说闲话的人太多太讨厌,不能怪我杯弓蛇影。”她低头

    整了一下大衣,跟着仔仔细细掖好头发,端正坐姿,这才拿起筷子,微笑着吃了

    起来。

    她吃饭时候几乎不说话,赵涛挑话头,她也就是简单的嗯、唔,或者摇头。

    他这才想起,上次道歉宴,张星语也是一开餐就住嘴,匆匆吃完才继续跟金琳明

    枪暗箭放个不休。

    也不知道这习惯是怎么养出来的。

    看她吃完,掏出手帕仔仔细细擦干净了嘴巴,赵涛才开口说:“喏,饭我也

    吃了,你说吧,什么时候教你?”

    张星语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就跟刚才最后吃的两口被人掺了酒糟一样,“我

    ……我觉得,外面网吧太乱太脏了,不太合适。”

    “那怎么办?难道去我家用电脑吗?”他盯着她,半开玩笑地说,“这你可

    得想清楚,小楠回家了,我那儿你要去了,可就是孤男寡女,我这大流氓,做出

    什么可不敢保证。”

    张星语明显地向后缩了一下,表情也变得有几分为难,“可……可我们女生

    宿舍你也进不去啊?再说……我们还没人买电脑呢。”

    “那……要不等下学期小楠回来你再过去学?反正四月份才考试,能练一个

    多月呢。”他反正不急,已经吃了饵的鱼,什么时候提钩他完全可以看心情。

    果然看起来还是张星语比较着急,她黑漆漆的眼睛左顾右盼好一会儿,才犹

    犹豫豫地说:“我跟杨楠……实在是说不到一起去。我不敢她在的时候过去。要

    不……还是就你走前这几天吧。”

    “你不怕我,更怕杨楠?”

    张星语垂下嘴角,轻声说:“她……她那种奇怪的嗜好,不怕才怪。也就你

    人好,连这个都肯包容吧。”

    被她很巧妙地回避了怕不怕自己的问题,赵涛笑了笑,“那你这两天准备去

    我那儿练电脑?”

    “嗯……如果你方便的话。”

    “我有什么不方便的。你不嫌弃,随时欢迎。我买的票还好几天呢,除了考

    试那两个半天,别的时候都行。”

    “那就是……”她说到这里突然刹车,硬生生拐过弯来说,“那你什么时候

    考啊?”

    “明天上午和大后天上午。”赵涛心想,张星语多半是已经知道她考试时间,

    刚才差点说溜嘴。

    “那吃了饭,就先去练一下午吧。”她很有点紧张地说,“我不太擅长用电

    子产品,你……你可别着急。”

    “放心,我对漂亮的女生耐心可好了。”赵涛乐滋滋站了起来,“那走吧。”

    “先说好,”走出校门口,张星语看距离他租的房子越来越近,脸色也越来

    越紧张,忍不住说,“我……我真就是来学电脑,虽说就咱们俩,你……可不能

    有什么奇怪的举动。不然……我会报警的。”

    “不是,你要真担心,那就回去,或者咱们找个网吧。学校这片网吧全有模

    拟题,你要嫌小时的贵,现在回去睡,晚上出来通宵,十点上机七点下,十块钱

    一宿,人那么多,你总不用怕了吧?”

    张星语听着似乎有点动心,可她张望了一下路对面网吧门口进进出出的一个

    个男生,身上抖了一下,摇了摇头,“还是……在你那儿吧。”

    “瞧你那纠结劲儿,我本来没想法都被你弄得想非礼你了。”他摇了摇头,

    故意开了句玩笑。

    “赵涛。”她当即停住了脚步,绷着脸说,“你……你别吓唬我好吗?我…

    …最怕男生这种事。”

    “怎么?以前被骚扰过?”

    没想到,张星语皱着眉脸色显得有些发白,犹豫了一下,竟然点了点头,可

    怜兮兮地说:“我……小时候,表哥……摸过我。上中学我跟妈妈说起这事儿,

    妈妈去他们家吵,结果……传开之后都说我不要脸。全都在背后骂我。”

    啧,这个可真看不出来,赵涛斟酌了一下,一时间也不好判断张星语到底是

    说真的还是扯淡骗同情,可不得不说,挺有效,想起了曾经的余蓓,他的心里无

    法控制的柔软了许多,“好啦,我跟你开玩笑的。真非礼你,杨楠回来还不得打

    死我。家里有菜刀,不放心你进门就别腰上。我乱动你就砍死我。”

    张星语这才挪着碎步走近了点,“你答应不欺负人就行,我觉得,应该能信

    你。”

    “好好好,我保证不欺负你。你不乐意的事情只要开口我都听你的。”他随

    口放了一句满是陷阱的话,就这样,顺顺当当把她带了回去。

    “家里是猪窝,我俩都不会收拾,你别在意哈。”他开门进去,把桌上的泡

    面碗端进厨房扔到洗碗池里,随口说道,“电脑在卧室,你会开机就先开。”

    他看着池子里堆了好几个的碗,突然憋不住想起,自从那个幸福如蜜的夏天

    之后,家里就再没人会给他好好收拾了。

    那个最像是他小妻子的女孩,随着那年的蝉鸣,一起永远地消失。

    如果没有遇到自己,如果没有那次巧合,以她的能力,不管遇到怎么样的困

    境,也一定能争取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吧……

    他甩了甩头,自嘲地笑了笑,在脸上不轻不重地拍了拍,转身走了出去。

    然后,他就在卧室电脑前,看到了目瞪口呆愣在那里的张星语。

    他顺着张星语的视线看向床上,就看到了忘记收拾的被褥上面,还横着一根

    惟妙惟肖的电动假鸡巴。

    (一百七十八)

    赵涛早就过了会慌里慌张扑上去收拾掩饰脸红心跳结结巴巴道歉的时期,他

    嘿嘿一笑,过去坐下大大咧咧拿起来,一推开关,让那步满颗粒的粗大假阳具扭

    动旋转了一下,才关掉说:“我们在家的小玩具,怎么?吓到你了?”

    “不、不是,没有,就是没看明白是什么,”张星语红着脸转身坐下,摸索

    了半天,低下头拨开发丝看了一会儿,才找着了电脑开关,“原来是玩具啊,那

    就好。”

    估计她不知道这玩具是怎么用的,就是凭模样有个大致的猜测而已,赵涛把

    东西往枕头那边一丢,笑着说:“小楠可喜欢这玩具了,走前一晚上还在玩,放

    进去都不舍得拿出来,我也忘了洗了,上面估计还有味道呢,真不好意思哈。”

    “呃……什么放进去?会有……什么味道?”张星语完全懵了头,但仔细想

    想后,似乎是猜到了什么,呀地轻叫了一声,忙说,“当我没问,就当我没问。”

    赵涛来了逗弄的兴致,顺手从旁边摸出那个大号有线按摩棒,接上电打开,

    “这个按摩器小楠也很喜欢,呐,脖子发硬的时候来一会儿,挺舒服的。”

    张星语将信将疑地扭头看他一眼,看到那个嗡嗡作响的东西的确是贴着脖子

    在震,稍稍松了口气,微笑道:“杨楠身体那么好,还需要这个按摩啊?”

    “这个是用来舒服的,不是用来治病解难受,谁会不需要啊。不信你试试。”

    他说着把正在震动的头部伸到了张星语的颈窝。

    她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脖子,但被嗡嗡震了一会儿,并不觉得有什么异样,反

    而确实有那么点酸畅,就笑着点点头,抬手拨开,“是挺有劲儿的,好了,你来

    教我吧。抓紧时间。”

    他关掉东西往边一丢,去旁边抄了张凳子,故意在很近的地方坐下,搭在椅

    背上的手,差一点就跟要揽住她肩膀一样。

    她有点紧张地往前挪了挪屁股,拿住了鼠标。

    看她拿鼠标的姿势,也知道确实是平常不怎么玩电脑的女生,因为手小,无

    名指和拇指卡住鼠标两侧都显得有些困难,而小指头还有些僵硬地微微上翘,如

    果抽走下面的鼠标,就成了个颇为滑稽的兰花指。

    基础操作也是一塌糊涂,打字二指流,全程对键盘注目礼,这要是聊QQ,

    到能不经意塑造出一个惜言如金的高冷形象。

    “真没想到你平常样子看着不食人间烟火,用起电脑也跟修道的山上刚下来

    的一样,你这学期计算机上机课都学了点啥啊?”赵涛本来就对她平时那股喝露

    水的仙女劲儿很是不屑,这下逮到机会,哪里还忍得住。

    张星语脸上微红,稍稍偏开视线,有点生气地说:“可……可我以前就是对

    这东西不感兴趣啊。上大学前我就没接触过这个,你这里这台开关都跟机房的不

    一样,怎么能赖我。”

    “你没QQ号?”

    “没,以前表姐给我申请过一个,我实在不会弄,后来……密码也忘了。”

    “以后是电脑时代了,这个不操作好可不行。来来来,你先把鼠标用熟。”

    他说着就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在鼠标上调整着位置说,“手掌贴住鼠标,不要

    怕,不会电着你,除了食指,其余几根指头都放松,轻轻把鼠标抱住。”

    张星语的手掌顿时有些僵硬,先本能地挣扎了一下,跟着就把胳膊那么伸着,

    小心翼翼地在他掌心里调整手指的姿态。

    “呐,你再来回动一下,是不是轻松多了?手腕放松,不要那么紧张。”他

    故意用自然而然的口气讲解着,顺便松开了手,让一切看起来都理所当然没有其

    他目的。

    她也就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只有乖乖地练习。

    “拿这个练。”看她手上的动作实在是笨拙,估计帮忙打飞机都能撅折了鸡

    巴,他皱了皱眉,点开鼠标训练专用游戏,扫雷,给她讲解了一下规则,就让她

    一个人在那儿咔哒咔哒来回点了起来。

    寻思了一下,这么好的机会不加料也太对不起自己,赵涛把剩余的东西收集

    了一下,转身走回去坐下,“怎么样,好多了吧?”

    “嗯,总算不会点歪了。可感觉好难控制……”她瞪着屏幕,一副很不甘心

    的表情。

    “我调调灵敏度,给我。”他故意从后面把双手绕过去,跟抱住她一样用左

    手扶住了其实并不需要用到的键盘,熟练的点开控制面板调整了一下鼠标速度,

    “喏,再试试。”

    她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抓住鼠标,动了一下之后,有些惊喜地说:“哎,好

    用多了?电脑课上的鼠标也可以这样调吗?”

    “当然可以,我给你说步骤,你自己操作一次就会了。”

    先把基础中的基础教完,他接着打开了Office,开始按考试要求一样

    一样从头教起。

    “别别,你别操作那么快,我……我感觉记不住啊。”

    “word文档你又玩不坏,放心大胆地一个菜单一个菜单点开看吧。我给

    你拿来书,对着练习题做。”他笑眯眯地拿出奶糖和巧克力,“你做对一个,不

    出错,就奖你吃一块,怎么样?”

    张星语低下头,轻声说:“才不要,我怕胖。”

    “哦……那这样,你要是出错呢,就罚你吃一个。不想变小胖妞,就认真点

    好好做。”

    她为难地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咬咬牙说:“好吧,我……试试。”

    赵涛寻思了一下,按她这操作水平,不出俩小时就得把这点存货吃完,这么

    好的机会,应该尽可能多喂点下去才好,就说:“你先练着,别耍赖,错了就自

    己吃一块。我去个厕所。”

    “哦。你去吧,我既然答应了,就不耍赖。”她点点头,然后,咔哒就摁错

    了地方,顿时红着脸拿过一块奶糖剥开塞进了嘴里。

    赵涛得意一笑,想了想,打开柜子拿了本书,跑去了厕所。

    看着艳情飞快打一发出来他已经熟练无比,不几分钟,就喘息着拿过小

    杯子,把黏乎乎的精液喷了进去,连沾在边上那点都不舍得浪费,刮在了杯口。

    接着他开门看了一眼,发现张星语正在那儿苦恼地剥下一块巧克力的糖纸,

    微微一笑,也懒得再用什么针管,大步走进厨房,从冰箱里翻出之前杨楠没喝完

    的果汁,直接倒进小杯子里晃了晃,然后倒进水杯,往复洗了三次,装满水杯,

    也洗净了小杯子。

    他给自己再倒了一杯,笑眯眯端好,走了过去。

    “这么快你就吃了一半了?”

    “关键时刻感觉就不听使唤……键盘我也老输错,明明都低头看着了。”她

    咽下嘴里一口巧克力,嘟囔着说,“都是你,我起码要胖半斤。”

    她还真是在意身材胖瘦,赵涛悄悄撇了撇嘴,把加料果汁放在她面前,“呐,

    喝点漱漱口吧,看你吃的,我都怀疑你是为了吃好吃的故意做错了。”

    “才没有。我可怕胖了……”她端起杯子咕咚咕咚喝了一小半,苦着脸说。

    “听着好像你胖过一样。”

    不料她点点头,小声说:“我高二才减肥成功……初中都背地里说我坏话,

    谁也不跟我一起玩的那阵子,我心里压力太大暴饮暴食,足足胖到了一百五十多

    斤。”

    “这还真看不出来……”赵涛略感错愕,着实没想到这么一个小仙女一样的

    清美系花竟然还有过这么精彩的过往,“那你能减下来毅力还真是惊人。”

    “我就是觉得不改变点什么,自己就被彻底毁掉了。明明错的不是我,凭什

    么要我承担最惨的后果……”她咬了咬下唇,“反正那阵子事悟了一样,疯子似

    的减肥,高三总算瘦下来了,但营养没跟上,结果……就考了个三本。”

    “那怎么不复读?”

    “不想再在家里呆着了。出来上学……还能喘喘气。”她轻声说道,“其实

    我不是没买上票,我……就是不想那么早回去。”

    赵涛想了想,有点好奇地说:“在外面你离我八丈远,我还以为你怕男生呢,

    刚才教你用鼠标什么的,好像也没事啊。”

    “我不是怕男生。我……是怕流言蜚语。”她抿了抿嘴,又喝了一口果汁,

    很认真地说,“我一感觉到有人可能在背后说我什么,就胸闷头晕恶心,就想…

    …想把传播遥远的源头狠狠打死。杨楠说我养备胎,我……我有好几次就想冲上

    去跟她打一架。”

    赵涛忙说:“这个我替她跟你道歉,她口没遮拦,也缺心眼儿,真的对不起。

    而且……其实她有些吃醋。”

    “吃醋?来缠着我的男生没有谁是她喜欢的吧?”

    “不不不,她吃那些男生的醋,觉得他们有机会接近你,而她不行,那会儿

    她还没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喜欢你,所以办了错事,你就宽宏大量原谅她吧。”

    “杨楠……喜欢我?”张星语的眼睛顿时瞪圆,“那她……她洗澡的时候非

    要给我搓背……真是……对我有想法?”

    “放心吧,都是过去的事儿了。”赵涛挑了挑眉,“现在她满脑子都是我跟

    小蓓,绝对不会再骚扰你了。行了,你赶紧做题吧。”

    之后赵涛在旁边指点着,练习题她做得还算顺利,可到了模拟考试系统里,

    她的速度就成了大问题,越紧张越慢,越慢心里越慌,错一个就抓起块糖,半场

    考试,就把剩下的吃了个精光,扭头一看桌上只剩下了一堆五颜六色的糖纸,要

    哭出来一样说:“呜……我感觉自己好笨啊。”

    赵涛伸手把模拟题重置,“别慌,别当这是考试,慢慢做,先把操作熟练起

    来,一点一点提高速度。”

    她感激地望他一眼,颇有点不甘心地说:“你人真好,杨楠一个喜欢女生的

    ……竟然这么好运气。”

    “那叫眼光。你们不是也知道么,她可是费了大力气主动追的我。”赵涛笑

    眯眯地端起果汁啜了一口,悠然说道。

    张星语看了看桌上的糖纸,又喝了一口果汁,说:“这次再做错,总不用吃

    什么了吧?”

    他想了想,微微一笑,说:“不带点压力可不行,要不……咱们来玩惩罚游

    戏如何?你答一遍下来不及格,我就罚你随便做点小事,比如帮我收拾家什么的,

    你要是最后答完能及格,你就可以向我提个要求,不过分的我都答应你。怎么样?”

    张星语的眼睛亮了起来,咬了一下嘴唇,用力点了点头,“好。”

    (一百七十九)

    深呼吸了两次,张星语看了看屏幕,转头又说:“不行,前几次你得允许我

    看书做。”

    “啊?那我也太亏了吧?”赵涛摊开手,很不情愿地说。

    “可人家做得慢啊,上来就直接按考试规则,你还不如直接说让我做什么算

    了。”她撅起嘴,平常总是略绷着的表情顿时柔和了许多,平添了几分娇俏。

    “行行行,今天下午就让着你,”看美丽的女生撒娇的确是种小享受,尤其

    是平时对别人不怎么撒娇的那种,他笑了笑,看看表,“抓紧点够你做两三次的,

    今儿下午你全可以开卷。不过如果及格,下次赌局就在及格线上提高五分,行不

    行?”

    “行。”她拿过赵涛这边那本几乎全新的教材,翻了翻,为难地说,“你…

    …你的书上怎么连重点都没划过啊?”

    “我上电脑课就没用过这本书,都给你开卷了,别太过分啊。”他点开模拟

    考试系统,“准备好了没?”

    她搓搓手掌,咬唇点了点头,“嗯。”

    “开始。”

    点好之后,赵涛就悠然坐到旁边床上,拿起那个连线大号按摩棒,难得用上

    了据说刚发明时候的最本质功能,按摩。

    震震颈椎,震震肩膀,震震后腰,还挺爽的。

    就是不知张星语这种男性经验为零体验为负数的女生,用上这东西会不会打

    开新世界的大门。

    反正有余蓓的教训在前,他可不打算再搞什么暴力强迫,归根到底,暖呼呼

    湿漉漉的小逼,还是比干涩难行的肉洞舒服多了。

    端详一会儿,不得不承认,张星语还真是那种越看越舒服的类型,大概是过

    往曾经胖过也被排挤过,她对自己的形象维护得小心翼翼,整整齐齐梳在耳后的

    乌黑长发连一根发丝都不会造反,保养得油光水亮。

    她打了耳朵眼,耳垂上戴着一副银色的小耳钉,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个很隐

    蔽的小黑发卡算是装饰。

    被这么近距离的注视,想要不留意到也难。张星语扭了扭脸,说:“你……

    你能先别看我吗?你看我,我紧张。”

    “我又不是监考老师,你紧张什么。”赵涛笑了起来,“再说,这么漂亮的

    女生都到我屋里来了,我别的什么都不能做,看看也不行啊?”

    她抿了抿嘴,皱眉思考了一会儿,说:“那……那你往后坐坐。别让我注意

    到,不然我分心,做不下去了。”

    “好好好。”赵涛挪了挪屁股,换到了斜后方。

    这么看,可就有点无聊,他干脆拿出刚才那本盗版黄色,靠在床头慢悠

    悠看了起来。反正他今天在家穿的大裤衩子还算宽松,鸡巴就算硬了,张星语多

    半也看不出来。

    真看出来也没什么,他对中了咒还被加了这么多料的女生自信十足,绝对应

    付得来。

    看了小半本书,电脑前传来张星语一句,“啊?时间这就到了?”

    赵涛微微一笑,凑过去一看,结果却让他有点吃惊,六十一分,刚好低空飞

    过。

    “这不是及格了吗?”他有点失望地坐下,“恭喜恭喜。”

    “可我根本都没做完。”她皱了皱眉,跟着展颜一笑,扭脸说,“我及格了,

    算是你输对不对?”

    “对对对,我输,你说吧,让我答应你什么事。可别过分哦。”

    张星语犹豫了一下,小声说:“我想让你亲口告诉我,你高中时候到底都发

    生了什么事?你们学校同学关于你的传言,到底哪个是真的?”

    “你说你又不是我女朋友,也不打算做我女朋友,关心这个干嘛?”他望着

    她,故意做出不太高兴的表情。

    张星语没有退让,“你……你管我,我就是想知道,好奇。不行吗?愿赌服

    输,快告诉我。”

    这故事赵涛跟余蓓都不知道串过多少次口供,就是说梦话也不会搞错,他耸

    耸肩,很干脆地把前前后后的关系讲了一遍。

    听到李婕因为太爱他加上东窗事发,错手杀死了未婚夫那里,张星语的小脸

    显得有些发白,和之前听说他们两个在新房胡天胡地的时候形成了鲜明反差。

    “余蓓……这个都不在乎吗?你这……可也算劈腿了吧?”

    “我现在不也是一样在劈腿,”他满不在乎地说,“反正小蓓是只要我心里

    有她就很高兴的好女孩。”

    “我觉得是傻,不是好……”张星语嘟囔了一句,看了看表,还有时间,

    “那我要再做一次了,还赌吗?”

    “来啊,有什么不敢。”赵涛把考试系统重置,笑道,“不过刚才说好的,

    这回你得上六十五分才行。”

    “没问题。做题可是越做越熟练的。”她微微一笑,把摊开的书翻回到第一

    章,“那,开始吧。”

    赵涛去把那本书靠在床上看完,随手一丢,觉得很无聊,又坐到旁边拿起震

    动棒继续按摩肩颈,舒畅地轻轻哼唧。

    “你、你别出怪声好不好,这样算你赖皮了啊。”张星语扭头瞪他一眼,被

    他的哼唧声弄得有些心烦意乱。

    他只好闭紧嘴巴,微笑点头。

    赵涛本以为能靠惩罚游戏揩点油沾沾便宜,顺便试探一下张星语目前对他的

    底线已经退让到了什么地方,可不曾想,这次模拟考结束,她结算出了六十五分,

    刚好过关。

    “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啊?”他忍不住笑道,“我怎么感觉上你的当了呢?”

    “你也看到了,我真的没做完,算是我运气好吧。”

    “得,愿赌服输。你说吧,这次想要我做什么?”他抓抓头,觉得有点事与

    愿违。

    “唔唔……你先去买饭吧,我饿了。我想想,等你买回来告诉你。”她看了

    一眼表,轻轻揉了揉自己的肚皮。

    “好吧,你想吃什么?”

    “嗯……清淡点就行,我不敢吃太油的。”她摸出十块钱,“给,不用找了。

    算是跑腿费。”

    “你不是从来不支使男生跑腿的吗?”

    “那是对我有想法的,我支使了欠人情。你又看不上我,随便咯。”她微微

    一笑,轻声说道。

    “谁说我看不上,只不过我有女友了,知道你肯定不乐意而已。”他抛下这

    句,穿上衣服开门走了出去。

    屋里是暖气的春天,外面则依旧冷风刺骨,他哈了口白气,匆匆下楼骑上车

    子,去门口随便买了点晚饭。

    校门口小吃几乎都是大油大酱,他转了几个摊子,才算是买了个萝卜丝土豆

    丝生菜叶子等乱七八糟卷进饼里的东西,没肉没鸡蛋,估计不用担心胖。

    回家开门进去,张星语还端端正正坐在电脑前练习,也不嫌烦。他带上房门,

    提高声音说:“好了,吃饭了。你的要求想好了没?”

    张星语一回头,他才看出有点不对,做个练习题,可不该让她脸蛋红成这样。

    他走进卧室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开始还没看出什么异样,等弯腰放开折

    叠茶几摆饭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床上自己刚才随手丢下的那本黄色,竟然

    换了位置,从枕头这边变到了枕头那边。

    嘿,还真是个闷骚的丫头……

    他装作没看出来,招呼张星语吃饭。

    知道她吃饭时候不吭声,赵涛也就没多说什么,等到吃完把东西套袋一丢,

    才再问:“好了,吃饱喝足了,张星语同学,想好有什么要求了没?”

    她坐在电脑椅上低着头,考虑了一会儿,才说:“我……我在这儿坐了一下

    午,脖子都僵了。你帮我按摩一下吧。”

    “这不太好吧?”他活动了一下手指,嘴角已经咧开,但说的还是比较为难

    的口气。

    “反正又没别人在,有什么关系。”她看来归根结底在乎的是别人的目光和

    评价,“再说,只是按摩一下,你别乱想。”

    “行,那我就试试,不舒服就吭声。我也没给人按摩过,经验不足。”说着,

    他就把手放在了她披散的长发下。

    她向后靠了过来,歪头抬手一拨,让黑瀑流到另外一边,垂在肩前,亮出了

    她纤细修长、天鹅一样优美的脖颈,可能平时就比较注意坐姿的缘故,颈部曲线

    几乎没有学生常见的前伸变形,看上去就手感很好。

    他故意低头暧昧地嗅了一下她的发香,双手轻轻卡住,顺着颈窝温柔地按捏

    着肩颈连线。

    张星语眯起眼睛,颇为满意地哼了一声。

    舒服倒也未必,看样子,纯粹是心理上的满足。

    赵涛这么按摩了一会儿,转头看见床边还连着电的按摩棒,心里一动,柔声

    说:“我手都累了,要不,给你试试那个电动的怎么样?”

    张星语不疑有他,点点头说:“好,看你刚才震得挺舒服的,那我也试试吧。”

    看了看外面刚黑不久的天,赵涛得意地笑着,握紧了那个巨大的按摩棒,走

    回到张星语身后。

    低沉的嗡嗡声,旋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