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三十一)

作品:《[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一百四十五)

    杨楠娇喘吁吁地趴了好几分钟,直到电影里那两个女优都香汗淋漓地楼在一

    起进入到后戏状态,她才呻吟着挪了一下腰,向后坐起。

    大概是肌肉牵拉到新受创的小穴,她嘶的一声抽了口气,把汗津津的屁股抬

    高了些,垂手捂住。

    这一下捞了满巴掌黏糊糊,她才醒觉什么一样,啊哟叫了一声,扭过身子圆

    睁眼睛瞪着赵涛,声音比破瓜最痛的时候还颤得厉害,「你……我……我这……

    都是你的……这……这这……会不会有小孩啊?」

    赵涛舔了舔嘴唇,在满足的余韵中还懒洋洋不想出来,随便伸手划拉了一下,

    从枕头下面摸出早准备的药,丢了过去,「给,吃一粒下去就没事了。」

    杨楠带着隐约的怨气撅了撅嘴,捂着下面说:「你……你给我找张纸巾。」

    赵涛笑嘻嘻地又从枕头下面摸出一包手帕纸,抽出一张,过来搂住她亲了一

    口,柔声说:「来,我给你擦,省得你自己没轻没重,弄疼了。」

    「我自己来。」她哆嗦了一下,抢过纸巾赶紧自己动手,嘴里说,「就是你

    给我弄疼的,这会儿装好人。」

    擦了一下,她低头一看,吓得满脸发白:「怎么……这么多血?我……我没

    事吧?」

    他顿时笑了起来,在她晃悠悠的奶子上捏了一把,说:「没事,可能你太瘦

    了,那儿太紧,下次就不会这样了。」

    「啊?还有下次……」杨楠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这事儿……那么有意思

    吗?胀死我了。」

    他轻轻拨拉着她还硬颤颤的乳头,搂着她笑道:「这么舒服的事儿,回头你

    就想得不得了咯。我最开始舔你的时候你难道不舒服?」

    「那会儿是舒服……」杨楠低下头,有点闷地说,「可后来太疼了,你那东

    西怎么那么讨厌啊,跟要把我撕开一样。」

    「处女第一次,难免的。」他亲了她脸颊一口,「头两次难受点,后面就都

    是快活了。呐,擦干净了没?擦好就去把药喝了吧,越早喝效果越好。」

    杨楠扁着嘴低下头看了看手里的那两张沾血纸巾,红红白白,吸了吸鼻子,

    丢到了床边,像是撒娇一样地说:「给我端水,我……我腿根疼,不想下去。」

    赵涛笑着说了声好,爬到床边走了下去,没留神,一脚踩在了丢下去的纸团

    上,他低头看了看那沾血的纸团,也懒得收拾,抬脚踢到一边,过去拎起暖壶,

    兑了杯温水过来,柔声说:「喏,喝吧。」

    她摁出药片,盯着了一会儿,丢进嘴里灌了口水,仰脖吞了下去,扭身抓起

    鼠标晃了两下,「这个怎么控制的?关了吧,一直叫……烦死了。」

    赵涛这才注意到影片已经演到了后半部,一个男的加入到两个女人中间,开

    始大过鸟瘾,他过去教了她怎么操作鼠标,让她自己调整了一下进度条,自己点

    击关掉。

    「以前没玩过电脑?」他从背后搂过去,蹭着她滑腻的脊梁,小声问。

    「没什么兴趣。」杨楠皱了皱眉,瞄了一眼屏幕上那几个视频文件的名字,

    都写着杨楠标了一二三,忍不住问,「这……这怎么都写我的名儿啊?」

    「给你准备的,你不喜欢看吗?」他往后一躺,舒舒服服地摸着她身上又白

    又滑的皮肤,盘算着下一次什么时候开始。

    「还行吧。」杨楠隐约觉得自己好像被算计了,扭头拍了一下他的胸口,

    「你……你早就盘算着欺负我,怎么不……不买那什么套戴上啊。」

    「那个不舒服,隔了一层橡胶皮,都不知道是我还是橡胶在跟你做爱。」他

    笑嘻嘻地把她往怀里一搂,上下爱抚着说,「我知道有种药,从月经来那天开始

    吃,一天一粒,就能稳定避孕。多好。」

    「啊——?那你给我买啊?」杨楠皱着眉,不知不觉就默认了之后还要和他

    做爱的事实,但口气中还有不小的排斥。

    「当然咯,我给你买。」赵涛笑着亲了一口她平躺后依然坚挺的小巧乳房,

    「不过你要是愿意什么措施都不用,听天由命,我也没意见。」

    杨楠马上打了个哆嗦,摇头说:「美得你,我才多大啊……可不要怀孩子。」

    仿佛怕他这么一直摸下去,她抬手拨开他坐了起来,「出了好多汗,我再去

    冲个澡。你……你要困,就先睡吧。」

    她下床走出两步,又想起什么一样扭头说:「给我留靠暖气的位置,我怕冷。」

    赵涛点点头,看她捞起衣裤抱在怀里,走到门口时候,有点狐疑地望了望打

    开的门缝,跟着缩了一下肩膀,探头看了看隔壁屋没开门,一溜小跑窜去了厕所。

    他兜上裤衩,慢条斯理下床,捡起废纸团丢进垃圾桶,晃悠着走到外面,靠

    着墙听了听隔壁的动静。

    这俩毕竟是初夜对头红,第一场结束得肯定比赵涛早了不少,这会儿连事后

    的温存都已经差不多过去,听符小宇嘀嘀咕咕,已经在商量着梅开二度。

    赵涛笑了笑,干脆凑近了点,贴着门板听了起来。

    自己这边都被看了个精光,听听房效仿一下古代习俗也算不了什么吧。

    「晓安,就……就再来一次嘛,刚才……刚才太快了,我、我发挥失常。」

    「失常?你跟谁试过正常的吗?」

    「没有没有,不过……不过第一次肯定快啊,我没经验嘛,你那里又那么舒

    服,我根本忍不住呀。晓安……你摸摸,你摸摸嘛,我……又硬了。」

    「可我还疼呢。」

    「人家都说第二次就不疼了。要不……我再帮你亲亲?多流点水出来可能就

    好多了。」

    「别了吧……全都是套套上的油,还有血,多味儿啊。咱们睡吧……我浑身

    都酸。」

    「晓安……晓安……再要一次,真就一次。我……我都还没感觉出你里面的

    样子呢。」

    「讨厌,你要画画还是做雕塑啊,你……你那个小弟弟又不是手指头,哪儿

    能感觉出来。」

    「对,那我、我先用手指头给你适应适应,我保证这次不硬闯。真的。」

    「小宇,你也太……唔……轻点轻点,有点疼……嘶……嗯嗯……别……亲

    了,人家……人家咪咪头都肿了。」

    「晓安……呼……呼……晓安……再来一次吧……这次让我从后面,就跟赵

    哥干杨楠一样,行吗?」

    「你……你小声点。哎呀……好好好,那、那你能不能把灯关了啊,这也太

    亮了。刚才就跟你说我不好意思,你都不理我。」

    「晓安,我要看你,我不关……你趴下,我这次要看你的后面。我可喜欢看

    了……晓安,我喜欢你,让我看吧。」

    里面的话断了,过不一会儿,莫晓安呜的闷哼了一声,听起来,符小宇似乎

    是成功对那个处女小洞进行了回访。

    这时,正好杨楠也洗了出来,一见赵涛在那儿偷听,忙不迭跑过来掐了他一

    把,皱着眉低声说:「你干嘛啊?」

    赵涛眼睛一亮,把她往怀里一拽,揉着乳房说:「他俩还搞着呢,不信你听。」

    看杨楠将信将疑地拍开他手,侧脸斜身靠了过去,他舔了舔嘴唇,在门上轻

    轻一压。

    果然和他猜测的一样,符小宇亢奋过头也忘了锁门,一个小小的缝隙,就这

    样无声无息地打开在杨楠眼前。

    斜对着门缝的床上,莫晓安珠圆玉润的腴白身躯一丝不挂地趴在枕头上,低

    头把脸埋在臂弯,浑圆的臀部高高撅起,肉感的大腿分开跪伏在两边。

    符小宇浑身紧绷,肌肉突起,挺跪在莫晓安的身后,把一条长长的鸡巴呼哧

    呼哧地喘息着往里塞进,猛力拔出。

    饱满的耻丘中央,穴口的嫩肉被阴茎不停地带凸戳凹,不管是突出还是凹陷,

    都能听到莫晓安一声短促而娇媚的气音。

    杨楠晃了一下,双腿似乎有些发软,一下靠在了赵涛的身上。

    赵涛笑了起来,把手从秋衣下钻了进去,不轻不重地抓捏着她刚洗干净的奶

    子。

    就像和之前的符小宇调换了位置一样。

    没想到,杨楠咬了一下嘴唇,伸手悄悄把门关上,扭头看向他充满欲望的双

    眼,犹豫了一下,轻声说:「你不是准备了好几部电影吗,让我……看看其他的。」

    (一百四十六)

    「行,我给你点开文件夹,你自己点着看。」赵涛嘿嘿一笑,进屋回脚把门

    踢上,还没走到床边,手已经把杨楠的秋衣掀了起来,往露出的那一片雪背上亲

    舔起来。

    从某种意义上讲,背后位真的是最适合玩弄杨楠的姿势,她的脊背线条优美

    柔顺、色泽晶莹白嫩,赘肉极少,肩胛下的肌理充满弹性,收束的细腰把并不很

    丰满的屁股也衬得颇为可观,不管是抚摸还是亲吻,都让他流连忘返。

    杨楠缩了缩脖子,急匆匆爬到床上躲开,想了想,把卷起的衣摆扯了下来,

    皱眉说:「我……我才洗了澡,你……你又舔。你这人……难道是属小狗的啊。」

    「因为你看起来又漂亮又可口,哪里我都想好好舔一下。」赵涛也跟上床,

    胯下的宝贝早就休整就绪,只等着梅开二度。

    杨楠眉心紧锁,存心要恶心他一样把脚一抬,伸到他面前,「呐,臭脚丫子,

    可口不?」

    「可口啊。」他才不在乎这个,余蓓那双小巧可爱的脚掌早都不知道在他口

    舌间游历了多少次,可不是一般男生这也在乎那也忌惮,双手一卡,就握住足踝

    捧住了她的脚底,「嗯嗯……还好香呢。」

    杨楠眼睛瞪圆,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你……你不是吧……」

    论外形,杨楠的脚因为长期运动锻炼的缘故,比余蓓差了不少,拇趾、跖部

    与足跟都有了硬硬的茧子,跟腱修长结实,足踝上下一用力,就能感觉到肌肉瞬

    间变粗,抗住了他握紧的力道。

    但至少,并不难看。

    白白嫩嫩、并不难看的脚,对他来说就是一双好脚,而且才刚刚洗过,水嗒

    嗒的,没有令人生厌的气味,他笑了笑,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她的脚尖。

    「唔——」杨楠猛地抖了一下,身子一歪,颤声说,「别……别……我开玩

    笑的。我……我没要你舔,真的……」

    都已经开了头,赵涛哪里还肯半途而废,舌头顺着拇趾绕了两圈,轻轻一吮,

    就把她两根脚趾一起含进了嘴里,灵活的扫弄着包括脚趾缝在内的各处角落。

    「嗯嗯……」杨楠摇着头轻哼起来,可让她就这么把脚硬抽回来,似乎心里

    又有点不舍得,哼哼唧唧地靠在那儿,不知不觉身子就软了半边,有气无力地说,

    「你……你也太不嫌脏了……」

    「因为我喜欢你啊。」他笑眯眯地放了杀手锏,挺身坐起,一边继续舔吻她

    的足弓脚背,一边松开踝骨伸长胳膊,把她秋衣下摆又往上掀了起来。

    杨楠眼帘半垂,看他手不够长,一时间拎不起来,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双

    手一叉干脆自己脱了下来,这回她里面连背心都没穿,雪酥酥圆滚滚的一双小奶

    子当即便跳进了他的视线,还故意挑衅一样地晃了晃,估摸着意思是反正你舔脚

    呢够不着。

    赵涛心里暗笑一声,抓着她脚往前就是一压,把她直接顶翻在床上躺下,腿

    也举了起来,垂手一捞,就抓住了一边白生生的鸽子,轻柔搓弄起来。

    杨楠扁了扁嘴,媚眼如丝地望着他,看他已经把一只脚丫亲得全是口水,娇

    声说:「偏心,明明……还有一只呢。」

    他抬起头,舔了舔嘴巴,抓住她裤腰顺着屁股就是一剥,笑道:「先尝一只,

    另一只等我放进去了再慢慢享用。」

    杨楠有些紧张地喘息了两下,突然双手一捂胯下,摇头说:「赖皮,你……

    还没给我开另一部电影呢。去开,不然……不然不给你进。」

    她这会儿浑身上下都彻底软成了小女人,赵涛要真想硬弄进去也不是问题,

    但他还挺享受这种互相逗弄一下的小乐趣,和余蓓持续了一年的性爱始终缺乏的

    就是这个,那个女孩已经乖巧到连撒娇一下的性别本能都不记得,反而少了很多

    味道。

    「好好好,」他翘起唇角,返身过去打开了最后一部,既然杨楠对性爱的适

    应如此良好,干脆就提前了解一下更加愉悦的方式吧,「喏,我打开了。」

    杨楠看着他快进后直接就已经赤身裸体的两个女优,一个丰满高大一个苗条

    娇小,正头胯交错相对,互相舔舐着对方的整个阴部,亢奋的呻吟和喘息突兀地

    飘荡出来。

    杨楠的注意力瞬间就被吸了过去,她盯着里面女人的动作,瞄了一眼赵涛的

    裤裆,看他那条三角裤衩早被顶成了帐篷,估计是心知躲不过去,咬牙自己脱掉

    了秋裤内裤,往后退了半尺,竖起枕头搭在暖气片上,往后一靠,把双脚往两边

    打开,轻喘着说:「我……我不要你舔脚了。还……还像刚才那样好吗?」

    赵涛趴了下去,在他眼前,曼妙的洞穴已经湿润,看来,她的脚竟然还是敏

    感带之一,他往前挪了挪,说了声好,就把脸埋进了她雪白的大腿之间。

    「唔——」杨楠倒抽一口气,愉悦地微微蹙眉,咬住了唇。

    看来在浴室她把小穴里面都抠挖着洗过,舌头往紧凑的肉洞里钻了一会儿,

    都没尝到血丝的铁咸味,只有少女爱液那略微涩口的滋味在扩散。

    很快,屏幕上的女优结束了用嘴巴互相攻击的步骤,从旁边拿来了两个振动

    棒,摁下开关,接着,把嗡嗡鸣叫的道具,凑到了对方大开的股间。

    喜悦的尖叫随之响起,搔弄着杨楠紧绷的鼓膜,刺激着下体更多的分泌。

    不几分钟,潮红就开始在雪白的肌肤上蔓延,赵涛在阴蒂头上猛地舔了几下,

    估摸她就要高潮的时候,突然松开嘴爬了起来,往前一跪,抬起她的双脚扛在肩

    上。

    「诶?」杨楠的身子下滑一截,屁股也被抬了起来,她低低惊叫一声,看着

    腿间昂扬的老二,想说什么,却张了张嘴,没有说出口来。

    下一刻,赵涛已经扶正了勃起的肉棒,对准正因兴奋充血而充满弹性的膣口,

    一口气突入到最深处。

    被填塞的饱胀感瞬间占据了杨楠的心窝,她闷哼一声,忍耐着下体依旧有些

    难受的刺痛,咬着唇偏开了头。

    当粗大的鸡巴开始第二次征服她娇嫩的花房时,她无力地睁大眼,再次看向

    了还在播放的电脑屏幕,那两个赤身裸体的女人,依旧在亲密地互相爱抚亲吻。

    一丝羡慕,犹如夜穹之上划过的流星,一闪而逝。

    (一百四十七)

    早晨起来,赵涛看了看枕边睡得正香的杨楠,暖烘烘的被窝里,她一只手还

    搭在他的胸前,嫩嫩滑滑的身子一丝不挂。

    晨光透过窗帘,从缝隙洒下一道,恰落在被头被他动了一下掀起的空当里,

    照亮她雪白的一片胸脯,和半段因侧躺而深邃许多的乳沟。

    他心满意足地欣赏了一会儿,悄悄下床,去厕所洗漱收拾。

    才刷完牙,门被敲了敲,符小宇听他回应后,开门挤了进来,一边摘毛巾往

    水龙头下面塞,一边神清气爽激动万分地说:「哥,成了,昨晚上真成了。」

    「听见了。」赵涛一擦嘴,笑眯眯地说,「还成了不止一次吧。你小子精神

    头真好,最后弄了几回啊?」

    符小宇舔了舔嘴唇,弯曲拇指抬起了巴掌。

    赵涛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腰,「行啊,你小子起来没腿软吗?腰疼么?」

    「大腿起来有点酸疼。不过……不过真爽啊。」符小宇嘿嘿笑着拿毛巾抹了

    把脸,「哥,你也真牛,杨楠拢共也才跟你认识个把月,这……这就被你哄床上

    去了,别说……你还有个女友呢。」

    「这是我个人魅力。你学不来的。」赵涛走到马桶边,一边尿尿一边说,

    「今天下午才有课,你跟你家莫晓安上午打算怎么安排啊?」

    符小宇舔了舔嘴唇,还有点意犹未尽,「她昨天是跟我约好了上午去一起自

    习来着,可……可我不太想去了。而且她估计也起不来,睡得可香呢。」

    「废话,杨楠睡着了,你那边还有动静呢。最后得到快两点了吧。」赵涛笑

    着摇了摇头,「你要不是兴奋劲儿大,估计也起不来。头一回你也不知道悠着点,

    不怕给你妹子弄伤了。」

    「我知道。」符小宇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可我实在憋不住,哥,搂

    着晓安亲一会儿摸一会儿,我就硬得跟什么似的,其实最后……我也是竖起来睡

    得。」

    「那你过会儿估摸着她睡够了再来一次得了。」赵涛尿完往门外走去,「别

    打扰我,我上午也要来两次。」

    「哥,你也没够呢?」

    「废话,攒了俩月的火,不出痛快能行?」他抬起胳膊比划了一个暧昧的手

    势,「以后可没现场直播了,我锁门。」

    符小宇嘿嘿笑了笑,红着脸说:「你别说,杨楠还真瘦。」

    「你喜欢肉乎乎的,抱你家妹子去吧。」

    赵涛走出厕所回到卧室,杨楠果然还没醒,翻了个身仰面朝天,白白的面颊

    上透着小块晕红,鼻尖上出了点汗,珠亮晶莹。

    他搓了搓手,虽说睡了一晚的女孩看上去肯定不如清清爽爽的平常模样整洁,

    但这样毫无保留和戒备安眠在眼前的样子,已经足够激起他随着朝霞蠢蠢欲动的

    性趣。

    他把帘子稍微拨开条缝,放了些阳光进来,然后退到床尾,小心翼翼的把被

    子往上掀高。

    昨晚品尝过的脚、舔过的腿一寸寸暴露出来,离开温暖的被窝,那光滑白皙

    的皮肤,登时泛起了一层细小的疙瘩。

    他笑了笑,没急着下嘴,而是继续把被子往上缓缓卷起,直到紧凑的大腿、

    胯部和细细的柳腰全部袒露在眼前。

    杨楠一条腿蜷着,另一条腿伸的笔直,呈P字形的双腿之间,恰好露出了昨

    晚饱经风雨滋润的蜜丘。

    那条嫩缝的模样并没多少改变,但内里,已经彻底不同。

    他舔了舔嘴唇,扯掉内裤,拿过枕头下备用的润滑剂,挤了一坨出来,抹在

    高翘的肉棒周围。

    她的身体已经被他充分开垦,那么,也该习惯一下单纯靠男人来感到快乐的

    过程了。

    他小心翼翼地扳开杨楠的脚,她哼了一声,咕哝着翻了个身,变成了斜趴在

    床上的姿势,大概是裸露的下体有些冷,她还伸手往下扽了扽被子。

    这个姿势更好,省得正面来叫醒她被迷迷糊糊一脚蹬飞。赵涛笑嘻嘻地跨开

    腿,悄悄从后面贴了上去。

    她的臀肉很结实,相对就不那么丰满,不扒开,娇嫩的膣口也不至于瞄准不

    到,他比划了一下,用手指套弄着确认整条鸡巴都油滑无比不会伤到她,这才咧

    嘴一笑,撑在她身侧的被子上,俯身一挺,挤了进去。

    「唔……」杨楠闷哼一声,羊肠小道还没湿润就突然闯进一条大棒,她哪里

    还睡得着,迷迷糊糊还没睁眼,就扭头张嘴要叫。

    赵涛顺势一趴,把她连着被子压在下面,一口把她吻住,鸟不停头狂抽猛送,

    盯着女孩的敏感前庭就是一顿碾压。

    「呜、呜、呜……」

    听着她略显苦闷的哼声,赵涛一直到确定她已经认出自己清醒过来,才放开

    了她的小嘴,撑起上身,插在已经湿润起来的甬道中缓缓搅动。

    「讨厌……一大早的……你……你就不怕晓安知道……嘶……你慢点,好涨

    ……」

    「怕什么,你以为她这会儿起得来床?符小宇不干通透了肯定不会罢手的。

    不信你仔细听,这会儿安静,听得见。」他把碍事的被子扯开,从背后搂住她赤

    条条热乎乎的裸体,低头舔起了她的脖子,龟头小幅度地在缩紧的阴门内抽

    动。

    果然隔壁也有动静,不过显然比这边磨蹭一些,还能听出莫晓安在低声推拒,

    符小宇正在孜孜不倦努力说服。

    啧,被窝里放着光屁股女朋友,竟然用嘴来念叨而不是先亲一顿舔一会儿再

    说,过后一定得教教这小子,赵涛撇了撇嘴,看杨楠脸上已经有了红潮,小小的

    穴眼儿一阵湿过一阵,浅浅进出的龟头,已经带出细小的水声,当即放下心来,

    突然猛地往里一顶。

    被之前的浅磨轻抽不知不觉吊起了胃口,这气贯长虹的一下狠插,当即戳酥

    了杨楠屁股里面一大片骨头,美得她忍不住哎呀叫了出来,清脆无比。

    这莫晓安要听不见,该上的就是残障学校了。

    杨楠羞得满面通红,气哼哼反手在他身上拧了一把,急得眼眶都润湿了些,

    压低声音说:「你……你还让不让我见人了!」

    「男欢女爱这么理直气壮的事情,怎么啦?」他故意又把鸡巴抽出来些,转

    着圈在穴口磨蹭,比起所谓的九浅一深,还要耐性十足。

    「别……别这样……」她屁股不自觉就往后挺了起来,一翘一翘地想让他快

    进深些。

    可他偏偏不肯,按着她腰,就是只让圆滚滚的龟头卡在膣口里头一点点的地

    方,进半公分,退五毫米,反正是只压着半圈痒肉,搔的她滑汁四溢,果裂翕张,

    连小小的屁眼都跟着连连收缩,颇为诱人。

    等余蓓来了,就找机会把杨楠的后门也破处得了,他低头看了一眼,用食指

    蘸了蘸鸡巴根上堆成一片的润滑剂,迅速抹匀,然后,对着那后庭嫩菊用力一刺,

    挖入括约肌内,不等她一声哀鸣叫出口来,屁股一推,狠狠撞了几下。

    杨楠屁眼这下被挖的满身发紧,又被粗大的鸡巴撞出满眼小小金星,头晕目

    眩之中,又是一声淫叫喊出了口去。

    不过这次她倒没怎么生气,只是趴在床上,软软呻吟起来。

    因为几乎同时,隔壁也传来了莫晓安没压住的娇声。

    两间卧室,就这样在晨光中,比赛一样地拉开了淫靡白昼的序幕。

    (一百四十八)

    「好了好了……赵涛,求你了行不行……人家……人家早饭就没吃,」感觉

    到一股热流灌进又痛又麻的小腹深处,隐隐约约仿佛高潮了一次的杨楠软绵绵地

    扭过头,轻声告饶,「再一直搁床上待着,中午饭还吃不吃了。」

    赵涛喘息着把软化三分的老二从紧缩的蜜管中抽出,翻身躺到一边,抽了两

    张纸巾把黏乎乎的鸡巴一擦,反手塞在她两腿之间。

    杨楠蜷起腿也擦了擦,看他喘着气没再跟上次射完后一样缠着她不放非留在

    里面从软泡到再硬,连忙抓了两件衣服往身上一套,多垫了几张纸巾在胯下,皱

    着眉说:「我去洗澡。」

    厕所里水正响着,早十来分钟前,莫晓安先一步去洗。杨楠敲了敲门,也顾

    不得里面地方小,硬是挤了进去。

    知道那俩在里头可得交流一阵初夜体验,赵涛懒洋洋爬起来,把被子一扔,

    溜达到符小宇那边。

    符小宇也就套了条裤衩,不过床上倒是比隔壁整洁很多。

    「她还有空把被子叠了?」赵涛有点惊讶地坐下,笑着说。

    「怕我再那啥呗,」符小宇嘿嘿笑了起来,「这事儿……真没够。」

    「也就是刚尝着新鲜,久了就没这么大劲头咯。」赵涛往叠好的被子上一靠,

    伸了个懒腰。

    「你都跟女朋友那么多次,不也劲头大得不行。杨楠脸皮那么薄,都给你弄

    得呼天喊地的,晓安听得都乐了。」

    「我这也是刚尝着新鲜。新鲜的格外有滋味,以后你就懂了。」赵涛拍了拍

    他的肩,说,「以后我不在,你俩要在哪个屋开整,记得锁门前给外面挂点啥,

    让我知道。别我一敲门给你吓萎了。」

    「哥,一会儿洗个不?」

    「不洗了,直接去食堂吃饭。饿了。等杨楠出来让她收拾收拾我们就走。你

    俩要愿意接着来就在屋里待着吧。圣诞节,不生蛋多浪费。」

    回去学校的路上,杨楠看赵涛揣着兜,跟了两步,忍不住把他的手拽了出来,

    牢牢拉住。

    赵涛一笑,转而与她十指相扣,扭头往她脸上亲了一下,她这才笑了起来。

    平安夜的狂欢在女生宿舍那边实在不是什么容易保守住的秘密。

    杨楠本来还打算嘴硬说是和莫晓安一起睡,可符小宇的冲劲儿太猛,莫晓安

    直到晚上回去女生楼,走路还有点撇脚,同屋有个高中毕业暑假就跟男友破了处

    的,一眼戳穿,于是,这俩已经跟男朋友上过床的消息,没两天就传得沸沸扬扬。

    莫晓安还好,她跟符小宇本来就是高中互有好感大学修成正果,收获了一堆

    祝福,还有人鼓励她直接干脆就去跟符小宇过二人世界。

    而杨楠受到的待遇跟莫晓安简直是天地之别。

    杨楠漂亮,在一部分女生中口碑本来就不好,而因为她那种英气美才跟她关

    系不错的女孩子们,也在知道她已经被赵涛玩弄过后迅速转变了态度。

    明面上的笑容寒暄还有不少,但不用莫晓安提醒,杨楠也知道,背地里的冷

    嘲热讽,恐怕多到她不敢相信。

    谁让赵涛……有女朋友的。第一版主正版网站http://.diyibanhu.la

    赵涛倒是乐意看到杨楠在宿舍被孤立,那一晚过去没两天,吃饭时候看她心

    情不好说起这事儿,就立马建议:「要不你搬来?咱俩先一块在外头过,给莫晓

    安做个榜样?符小宇一直撺掇她过去住,她就是不答应。」

    「我也不愿意……」杨楠白了他一眼,「你俩太色了。过去住肯定觉都睡不

    好。」

    「这说明在我们眼中,你俩魅力非凡。」赵涛随便指了旁边过去一个人高马

    大的女生,低声说,「看,那样的脱光站我面前我都硬不起来。哪儿像你,穿这

    么严实我都想操。」

    杨楠脸上一红,垂手在他大腿上打了一巴掌,「说话没个把门的,流氓。」

    「说明我诚实啊,」他笑嘻嘻地抓住她双手,一边摩挲一边说,「别的男生

    太虚伪了,老爱说什么我想跟你一起吃饭,想跟你一起上自习之类的话,其实都

    是屁,对喜欢的女生,最想要的就是一起做爱,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用最原始的

    状态纠缠在一起,亲密无间。」

    「就你这德性,我才不敢去你那儿住。」她红着脸抽出手夹菜吃饭,「偶尔

    去玩一次还行。」

    「那今天晚上怎么样?」他打蛇随棍上,笑嘻嘻地说,「明早没课,咱俩都

    能多睡会儿。」

    「嗯……」她考虑了一下,「我考虑考虑,晚上最后一节不是有现代文学史,

    上完再说吧。」

    「你这是要转来中文系吗?于老师都快认识你了。」

    「我又没耽误自己的课。」杨楠扭头看他一眼,提醒说,「你才是要小心点,

    上课别老闹我,你们于老师强调好几次了,平时分占四十,她要给你扣光,你期

    末得考满分才能及格。」

    「说成什么了,她重点是一本那边的课,对我们这儿就是随便带带,不至于

    给自己找那麻烦。我大二回来重修这个她很光荣吗。」赵涛满不在乎地撇了撇嘴,

    「再说我也没怎么闹你啊。」

    「你摸我大腿。」

    「这个她又看不见。」

    「她看我反应也知道好吗……人家于老师孩子都那么大了,又不是小女生。」

    「那你不能忍着点啊。」

    「凭什么啊……不应该你忍着点别摸吗?」

    「不行,我忍不住,你的腿那么有弹性,线条还美,不让摸我还不如逃课。」

    「赵涛……你到底是来上学还是来……来耍流氓来了啊。」

    他把手慢悠悠放在她大腿上,笑嘻嘻地说:「来追喜欢的姑娘,比如你。」

    「都……」她迟疑了一下,声音放小了不少,「都全给你了,还追什么啊。」

    「全给我了,我才要好好爱惜啊。」赵涛搂住她的腰,完全不在乎食堂里早

    就投过来的一道道视线,凑近的跟要亲上去一样,「自己的女人自己心疼。」

    「才不信,我那么疼也不见你停……」

    「那就一开始,女人都要疼一下的。你后来还疼吗?」

    「反正第二天早晨还疼。」

    「今晚保证不疼了。骗你是小狗。」

    「呸,等我疼了你肯定一边汪汪一边动。你就是不要脸。」她又笑又气地说,

    刚一说完,就有点奇怪地抬起了视线,看向了赵涛的身后,有点迷惑地问,「呃

    ……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赵涛一愣,转身看去,才发现自己身后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女生,

    表情冷峻眼底隐隐冒着怒气。

    「孟晓涵?你有事吗?」

    (一百四十九)

    这还是赵涛第一次看到孟晓涵露出这样的表情。

    如果是高三以前的他,恐怕很难理解她神情中的含义。

    但他早已今非昔比。

    她五官的变化已经非常克制,但赵涛还是读出了复杂的情绪。

    有失望,有伤心,还有更加浓烈的愤怒。

    杨楠好歹也是个女生,别的感受不到,已经不怎么隐藏的敌意她可能清楚地

    分辨出来。

    她确认这不是余蓓,所以她有点莫名其妙,眯了眯眼,双手一伸,搂住了赵

    涛的腰,很自然地把下巴搭在他的肩上,连口吻都多了几分少见的娇媚,「孟晓

    涵?是谁啊?没听你说过呢。」

    赵涛心里暗笑,指了指他俩对面的空位——一般食堂没人会不识相到坐这种

    位子,「没吃呢?打了饭一起来吃吧。我看你也没跟着同学。」

    孟晓涵小小的胸膛深深地起伏了一下,点点头,从牙缝里挤出一声嗯,转身

    去窗口打东西。

    赵涛扭头飞快地亲了杨楠一口,小声说:「我同学,我以前追过,没答应。

    人学习挺好的,考上的本部。」

    「啧,书呆子啊。」杨楠撇了撇嘴,带着一股醋意说,「你以前这么没眼光

    啊,这么没意思的女生也追。」

    「所以后来不是换成余蓓了么。到大学又看上你,我眼光进步很明显吧?越

    选越好。」

    她脸上微微一红,颇有几分得意地转过了身,继续吃饭。

    过不一会儿,孟晓涵就端着一份菜二两米饭过来,面无表情地坐下,抿紧嘴,

    明显想说什么,可又不吭声。

    「难得见你一次,上课挺忙吧?」赵涛觉得气氛有点紧绷,笑嘻嘻地主动开

    口搭话。

    「没你忙。」孟晓涵咬了咬牙,小声说,「老乡会都没见你去。」

    「老乡会……」赵涛想了想,好像正是他跟符小宇跑着租房子的时候,那种

    同乡联谊聚会他完全没兴趣,连时间都没记,「我当时忙着找外面的房子,错过

    时间了。不过,我也没兴趣,遇见同校的,又不会有人说我好话,去挨冷眼自讨

    没趣么?」

    孟晓涵咬了咬唇瓣,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他风评极差,遇见同校的,肯定要

    给他背地里传点东西出去,而且高中最后那段时间他几乎只跟余蓓来往,恐怕还

    把他当成同学的都已经不多。

    杨楠把嘴里的东西一咽,很直接地问:「那你来找我们有什么事啊?可别说

    凑巧,我可是看着你瞪着我一步一步走近的,我以前可不认识你,也不是你们老

    乡。」

    孟晓涵似乎终于憋不住,瞪着杨楠说:「你……你知不知道赵涛已经有女朋

    友了,他们俩……家长都见过面了。」

    杨楠一怔,但马上就咧出一个微笑,说:「我知道啊,不就是余蓓吗。见家

    长又怎么了,结婚了还能离呢。」

    大概完全没想到对方会满不在乎,孟晓涵看上去惊讶得都有些呆滞,「可…

    …可你这样……不就是……就是第三者了吗?」

    背地里这样的话估计有人说过不少,但当面对着杨楠这么说的多半还是头一

    个,杨楠也有了点火气,冷笑一声,往赵涛胳膊上一靠,「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我就是看赵涛喜欢,越看越喜欢,余蓓都没说什么,碍着你了?怎么,当初

    赵涛追你你不乐意,这会儿反悔了?」

    赵涛连忙摸出两块酒心巧克力,往两个女生手里一边塞了一块,「食堂,这

    是食堂,吃东西的地方,别吵吵,来来来,吃块糖消消气。孟晓涵学习好,人也

    古板,你就当她说溜嘴,别跟她一般见识。孟晓涵,你也是的,咱好不容易见次

    面,你盯着我女朋友找事干嘛。」

    孟晓涵看杨楠剥开糖纸就放进嘴里,还不满地看着她手里这块,也不甘示弱

    似地扯掉包装放进口中,一顿乱嚼咽下去,看着赵涛说:「我……我就是替余蓓

    不值。你……你才来这儿第一个学期,就移情别恋。亏余蓓还那么努力复读等着

    考来找你。你……不要她了?」

    杨楠跟老鹰护小鸡一样横胳膊不让赵涛开口,抢着说道:「谁说他移情别恋

    了?我还巴不得呢。不光我知道余蓓,余蓓还知道我,我们俩都没意见,元旦说

    不定还要一起吃饭,跟你有关系吗?」

    孟晓涵的眼睛瞪得溜圆,「你们……三个……一起吃饭?」

    赵涛笑嘻嘻地点点头,「是啊,小蓓坐火车过来玩两天,我跟小楠当然要好

    好接待她咯。」

    孟晓涵带着有些绝望的表情看向杨楠,「那你图什么啊?你……你喜欢一个

    男生,难道不是想和他一生一世在一起,将来……结婚的吗?」

    杨楠的脸色变了变,但马上就笑着说:「结婚那么远的事情,考虑那么多干

    什么。我现在跟他在一起开心得不得了,说实话,孟同学,大学里恋爱的有几个

    最后能结婚?不能结的都别谈了?我反正……先开心了这几年再说。说不定……

    到时候我就腻了,不乐意跟着他了呢。」

    赵涛挑挑眉,抬手在她脸上轻佻地摸了一把,「那我可得趁着你还乐意,好

    好把握机会才行。晚上去我那儿别回宿舍了。」

    杨楠瞥了孟晓涵一眼,点点头,「好啊,反正宿舍也怪没意思的,大不了,

    我搬出去跟你一起住。」

    孟晓涵啪的一声放下了筷子,白皙的手指轻轻颤抖了一会儿,一撑桌面站了

    起来,低下头小声说:「我吃饱了,再见。」

    说完,她一转身就快步往楼梯那边走去,脚下迈得太急,还一晃滑了个踉跄,

    扑通跪倒在地上。

    她双手扶着地,竟然一下没爬起来,旁边一个女生来拉了她一把,她才歪歪

    扭扭站起。

    杨楠盯着她消失在楼梯口的背影,醋味十足地说:「我敢跟你打赌,她后悔

    了。」

    「后悔什么?」赵涛看着桌对面留下的包装纸,美滋滋地笑着。

    「后悔当初没答应你呗。瞧她刚才的话,都酸出味道来了。」杨楠哼了一声,

    「我可跟你说,你都俩女朋友了,余蓓大度是她的事,我……我可小气得很。」

    他凑近杨楠耳根,呵了口热气,沉声说:「憋气了?那晚上你撅屁股,我给

    你好好通一通。」

    「呸,流氓。」她红着脸推了他一把,但嘴角,还是翘成了喜滋滋的月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