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六十)

作品:《[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二百九十六)。

    张星语毫不犹豫回头说:“你跟余蓓关系那么好,当然你俩一起睡了。我…

    …我可不跟赵涛之外的人睡,女的也不行”。

    杨楠嘿嘿一笑,说:“我们仨不是没挤到一张床上睡过,那要不,你自己在

    隔壁清静着?”。

    赵涛摸了摸鼻头,赶忙拎起饭菜奔厨房去了。

    余蓓笑着摇了摇头,起身就要跟过来。

    结果杨楠这会儿才注意到不对劲儿,开口就嚷嚷道:“等等,小蓓,你……

    你眼圈怎么这么红?姓张的气你了?”。

    “呸,我气她干什么”。张星语马上辩驳道,“我回来她就这样了,人家跟

    赵涛浓情蜜意感动哭了,你可少赖我。还有,你别岔开话题,凭什么我那儿空半

    张床让赵涛来跟你们俩挤啊,你们该办的事儿办完了,让他就过来我这儿睡觉也

    不行吗?宽宽敞敞多舒服”。

    杨楠目送余蓓匆匆去帮忙的背影离开,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道:“这你就

    不懂了吧,不知道男人就喜欢左拥右抱的感觉吗?左手一搂,小蓓,右手一搂,

    我,两边肉乎乎不穿衣服贴着他,多美啊,这跟就陪着你一个能比吗?”。

    张星语一下被噎住,眼珠转了几下,想了好一会儿,才一咬嘴唇,说:“那

    ……那他在你们这儿睡也行,但……得先在我那儿待着。你们不能霸着不放”。

    杨楠故意用贼溜溜的眼神从上到下在张星语的身上舔了一遍,笑道:“怎么

    着,大家都坦诚相对,就你想吃独食儿?你是屁股上长疮了不好意思让我俩看吗?”。

    “我……我不想跟你们一起那样玩不行吗?”。张星语面色发红,羞得有点恼

    了,“别的我不管,我就想赵涛要我的时候眼里就我一个,怎么了?这个过分吗?”。

    杨楠楞了一下,似乎是心里微微一震,但马上嘴角一勾,笑道:“可以啊,

    他办事时候就盯着你看不就行了,那和我俩在不在有什么关系?我说,星语,大

    家以后保不准就是亲亲密密一家人了,老这么互相防着,说两句就炸毛,不是个

    事儿啊”。

    “是你故意找我事”。张星语板着脸,不高兴地说。

    杨楠微微一笑,道:“这不废话吗,我俩的饭桌你冷不丁过来一屁股坐下,

    啪唧就摆个碗上来要分着吃,余蓓脾气好不说,赵涛喜欢你不说,我满肚子醋还

    不能刺儿你两句了?”。

    张星语看她一眼,装着身上热的样子,扯着领口呼扇了两下,然后看着杨楠

    立马追过去的眼睛冷笑道:“我看,你可不光是吃醋吧,是不是还对我没安好心

    呢?”。

    杨楠一托腮帮,笑盈盈道:“怎么,想那事儿就叫不安好心?那赵涛整天都

    对你不安好心,你怎么爱他爱得要死要活的?”。她略微停顿一下,就跟故意提醒

    什么一样,“你想过为什么吗?”。

    “我想那做什么”。张星语毫不犹豫道,“爱就爱了,我站到他身边心里都

    高兴,才没闲功夫想这想那。你要也能让我这么爱你,别说你是个女的,你就是

    泡屎,我也整天揣怀里”。

    “你才是屎呢”。杨楠气哼哼瞪她一眼,“逮个机会就骂人”。

    “行了行了,饭菜热好了,桌子也支好了,刚好四个人坐得下,怎么,你俩

    还要再斗会儿嘴?”。余蓓探头进来,颇为无奈地说。

    杨楠一挑眉毛,起来往外走去,“还说去帮忙呢,最后啥也没干”。

    “你……”。张星语气得一跺脚,明知道杨楠是故意的,却无话可说。

    “让你说我菜”。杨楠笑呵呵往桌边一坐,先占住了余蓓对面,这么一来,

    剩下俩位子隔桌相对,张星语怎么也不可能和赵涛挨住。

    张星语走到桌边就发现了这一窘境,登时皱起了眉,一股委屈从眼底涌上,

    恨恨剜了杨楠一眼。

    余蓓摇了摇头,起身一让,换到了杨楠的左手边。

    结果赵涛端着几个洗好的空碗回来,笑着就往余蓓旁边一坐,把杨楠手边的

    空位留给了张星语。

    张星语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赶紧过去一屁股坐下,抿紧小嘴满脸得意。

    赵涛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一边分碗一边笑道:“吃吧吃吧,好歹也是

    我出院第一天,大家开心点嘛”。

    “就是,开心点嘛”。张星语细声细气帮了句腔,笑眯眯掰开了一次性筷子,

    发出清脆的一声啪。

    杨楠眯起眼睛看了张星语一眼,起来就去了厨房,“既然开心,那就都庆祝

    庆祝。我前两天就买好了,一直忘了拿”。

    说着,她从里面拎出整整一捆啤酒,“来,庆祝赵涛出院,咱们都喝几杯,

    高兴高兴”。

    张星语一捋袖子,毫不犹豫道:“喝就喝,谁怕谁啊”。

    赵涛忍着笑去屋里翻出起子,掏了四个纸杯,“我刚出院,随便喝点就行,

    你们悠着点啊,要是都醉了,我可照顾不过来”。

    “醉了的直接睡地板呗。照顾什么”。杨楠推开纸杯,直接放了两瓶在她和

    张星语面前,“谁让不能喝还要硬撑呢”。

    “都没喝呢,你怎么知道是谁该睡地板?”。张星语不服气地回瞪一眼,“来

    啊,别搞什么花招,我喝多少你喝多少,看谁先躺下”。

    “赌点什么呗?”。

    “赌就赌”。她看了赵涛一眼,“你要先躺下,以后晚上赵涛就和我一起睡,

    余蓓在的时候,她愿意在哪边就在哪边”。

    “那你要先躺下呢?”。杨楠笑嘻嘻地起掉一个瓶盖,挑衅地斜眼瞄着她。

    张星语咬了咬牙,又看了赵涛一眼,也不知道回想了个什么,接过起子就开

    了自己面前这瓶,举起来咕咚咕咚咕咚一口气灌了满满一瓶下去。

    这啤酒是他们这城市本地产的,度数比寻常牌子高些,至于味道也就那样,

    张星语这么个喝法,可把赵涛吓了一跳。

    她喝完把瓶子往桌下一放,手背往嘴边打横一抹,红着脸说:“该你了。我

    要先躺下,以后……以后只要你想要,我就跟陪赵涛一样陪你”。

    (二百九十七)。

    这话直接把杨楠的斗志燃烧到了极限,要不是血统有问题,估计头发变长变

    黄发个光绕点闪电妥妥的没问题。

    一人三瓶下去,她还唯恐这一捆十瓶啤的不够劲儿,万一张星语量大尿两泡

    就没事岂不是分不出胜负,嚷嚷着让张星语等会儿,披上衣服就下去院里小卖铺

    买了一大瓶白的。

    张星语也不傻,杨楠前脚出门,她后脚就去厕所抠着嗓子先哇哇吐了一场。

    赵涛和余蓓分了一瓶,小口小口喝着,谁也没吭声,安安静静看她们俩各显

    神通。

    杨楠回来后,大概是嫌换了白的还不够快,急着分出胜负,直接一拍桌子,

    要求搀着喝。

    这俩一看就只听说过这种喝法没实际尝试过,初生牛犊不怕虎二愣子女生不

    怕吐,咣咣仰脖,没多久,白的就下去了小半瓶,啤酒瓶也空了两个。

    “好了!差不多行了,别真喝去医院”。赵涛虽然对酒也不太熟,但总觉得

    这么下去肯定伤身,看俩女生满面酡红,眼睛都有点发直,赶紧出声阻止。

    但醉了的人,从来没有服气的。

    杨楠一扫胳膊挡开余蓓,张星语也双手一捧把杯子护到胸前,委屈地说:

    “干嘛啊,还没分出胜负呢。我要和你睡,我不管,我就要和你睡,我就要,就

    要”。

    赵涛一愣,结果那俩互瞪一眼,又是一杯斗了下去。

    然后,胜负就分了出来。

    平手。

    杨楠啪唧就趴在了桌子上,张星语也几乎同时一歪,险些滚到地上,幸亏赵

    涛及时把她一搂,抱进了怀里。

    这下晚上可乱了套,赵涛和余蓓也顾不上再吃,赶紧一个个抬到床上躺下。

    这一顿酒拼得过了头,不一会儿,俩人就先后吐了一通,盆子没全接住,满

    地都是秽物,屋里的烂橘子味呛得赵涛头疼,赶紧开窗透气。

    吐过之后,俩人就跟还在比赛一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说起了胡话,有的听不

    清,有的听清了也没法接茬。听清的里头,有的听了让赵涛心头一暖,有的听了

    让他鼻子一酸,有几句说完,连余蓓都忍不住叹了口气,拿起毛巾轻轻擦着张星

    语一副要哭表情的脸,柔声道:“星语,睡吧,睡一觉,就没事了”。

    “嗯……赵涛呢……我要赵涛……”。她迷迷糊糊伸手在旁边摸了起来,摸了

    两下摸到杨楠的身上,先是哼唧着靠了过去,结果摸索几下摸到了杨楠的胸,又

    哭丧着脸翻过身,“赵涛呢……他去哪儿了……别不要我……别不要我啊……”。

    赵涛赶紧过去握住她来回摸着找人的小手,柔声道:“我在,你醉得太厉害,

    我照顾你呢。睡吧,赶紧睡吧”。

    她眼睛勉强睁了条缝,跟着闭上,梦话一样断断续续对着他说起了话。

    那大都是一些凌乱的碎片,每一句上下都没什么关联,一会儿说起让她恨得

    咬牙切齿的表哥,一会儿说起曾经自己有多么孤独绝望,一会儿说起追她的男生

    没有一个关心她的痛苦,一会儿说起不管她好看还是难看女生都会排挤她。

    说到最后,就只是在重复着一个类似的意思,能全心全意爱一个人真好。

    相比起这边的醉话,杨楠那边就好懂的多。

    “操你妈督瑞尔”。

    “嘿嘿嘿,张星语,你这回落到我手里了吧?”。

    “小蓓,我不是故意吃你醋的……我喜欢你,我就是更爱赵涛啊……”。

    “干你大爷大菠萝”。

    “来啊,把胸给我摸摸啊,洗澡时候碰一下就跟我急眼,这会儿……呵呵,

    还不是随便我”。

    “小蓓……我不要赵涛跟张星语睡……”。

    “妈逼的,怎么又是督瑞尔啊”。

    赵涛看着笑到趴在床边捂肚子的余蓓,无奈地说:“过后我就教她怎么用修

    改器”。

    忙活收拾了一会儿地上的东西,看她俩终于安静下来,他松了口气,往椅子

    上一坐,“争争吵吵半天,最后还是咱俩一起睡,她俩并排躺了”。

    余蓓抿唇一笑,探头闻了闻,说:“给她俩擦擦吧,身上还粘着吐的东西的

    味儿呢。等给她们收拾好,咱俩就去隔壁睡”。

    “嗯。我……”。赵涛挽起袖子,刚要说自己去兑一盆热水,心里突然一动,

    笑道,“小蓓,你去兑盆热水,我帮她俩脱衣服,这活儿我熟,准比你利索”。

    余蓓不疑有他,只当他又犯懒,不愿意干麻烦的活,起身就往厨房去了。

    赵涛嘿嘿一笑,望着两个醉态可人的小美女,满脑子飘过的都是有一阵子颇

    喜欢看的泥醉女系列小A片。

    这可是现成的俩,还比女优漂亮。

    想了就要动,他立刻过去关好窗户,免得俩妹子着凉再进医院,保险起见,

    他开开那个破空调送上暖风,跟着就上床忙活起来,三下五除二,就把张星语和

    杨楠剥了个精光,连小裤衩都没剩下,赤条条并排躺在了床上,只拉过两条毛巾

    被盖住肚皮。

    他正把沾了秽物的衣服挑出来堆到一起,等着一会儿塞进洗衣机,余蓓端着

    水走了回来。她一眼瞧见这场面,一时间没想到赵涛想干什么,忍不住道:“哎

    呀,就擦擦脏了的地方就行,你怎么给脱成这样了,是要洗澡么”。

    赵涛嘿嘿一笑,拿起盆里一条毛巾拧了一把,擦了擦杨楠的嘴角,跟着在脖

    子上随便一蹭,就挪到了那团俏生生的奶子上头,用毛巾轻轻磨擦着那颗颤巍巍

    的乳豆,笑道:“你说她俩醉成这样,还会有生理反应吗?”。

    余蓓脸上一红,这才知道了他的打算,蹲下拿起另一条毛巾,小声道:“我

    怎么知道”。

    “那你猜”。

    “我不猜”。余蓓撅了撅嘴,自顾自给张星语擦了起来。

    赵涛一愣,赶忙下床,把毛巾往盆里一丢,过去就从背后抱住了余蓓,轻轻

    吻着她的耳根,柔声道:“小蓓,这……这你也吃醋啊?”。

    “也不是……”。她微微皱眉,嘟囔道,“我就是觉得,她俩醉得挺难受了,

    还是……因为你,你就让她们好好休息一下吧”。

    “万一真有反应呢?有反应就说明有快感,那舒服一下她们不是休息得更好?”。

    赵涛柔声说道,“小蓓,有你在呢,她们要是真没反应,我还能强奸不成。瞧你

    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余蓓默然片刻,才说:“那你小心着点,她们哪里不对劲,你可赶紧停”。

    “你也一起来,顺便监督不就完了”。他笑着吻住她的后脖子,双手一拽,

    就把她裤子一口气扯到了膝盖窝,露出光溜溜的小屁股。

    “别……别别,”余蓓赶紧扭身一躲,笑着摇摇头,“你还是先闹她们吧,

    万一她俩真不舒服,我还有力气帮你一起收拾”。

    “哦……那好吧”。他凑近脑袋,还是从她那儿要了一个缠绵湿吻,接着才

    把衣服一脱,赤条条跳上了床。

    床上躺着这俩斗起嘴来,那真是让他插不上话,还是这么喝醉了乖乖躺着,

    看起来娴静可爱得多,他坐到俩人中间,左边摸摸奶子,右边抠抠小缝,左右都

    人事不省,肯定不会吃起醋来,叫他心头一派轻松,连胯下那根硬起来的老二,

    都格外有劲儿。

    他搓了搓手,把指头伸进两边嘴唇之间,学着A片里那样来回画圈,想试试

    看能不能真把她们小嘴撬开。

    结果忙活半天,杨楠嘴巴就开了条缝,张星语的小嘴反而闭得更紧,还哼唧

    了两声。

    嘶……他想了想,跳下床站在边上,抱着杨楠往外拖了拖,让她的头仰到床

    边,跟着伸手捏住下巴,想看看能不能推开。

    “赵涛,她迷迷糊糊的,你放进去,就不怕她一口咬住啊”。余蓓赶紧过来

    拍了他一下,跟着就跟年轻妈妈对着胡闹的孩子一样,无奈地叹了口气,抱住他

    的腰蹲了下去,“你别这样闹了,我……我给你亲”。

    说着,她的唇瓣,就熟练地夹住了昂起的龟头,不需要手的帮助,就那么蠕

    动着吞了进去,灵活的舌头,顷刻就让快感传遍了赵涛的全身。

    (二百九十八)。

    “小蓓……诶……好……不……别……不行不行……哎哎……”。

    赵涛没想到,抱住了他的腰后,余蓓就出尽全力帮他口交起来,她的唇摩擦

    飞快,她的舌勾舔灵活,凭着长久积累的了解,轻而易举就在对他最敏感地带的

    重点进攻中把他推上了高潮边缘。

    他连忙出声,想要往后躲开。

    可余蓓抱紧他,探头追了过去,在他即将忍耐不住的时候,准确无误地深埋

    到他胯下,细细的脖子一挺,喉咙裹住了龟头的尖儿,艰难地蠕动。

    于是,他这一股精液,全都别无选择地射进了她的嘴里。

    吐出来后,她抿着嘴站起来,一丝浊液从唇角拖下,缓缓流向下巴。她低头

    抬手擦了一下,咕嘟一声,将嘴里的全都咽下,柔声说:“好了,这样还不舒服

    么?就别闹她俩了,醉酒本来就不好受”。

    “好吧”。他只好点点头,过去亲了余蓓一下,但转头把杨楠搬回去后,心

    里还是觉得就这么啥也不做太浪费这次好机会,便开口道,“小蓓,这俩老是吵

    吵,你说,要不干脆咱们把她俩摆个做过啥的姿势,这样一夜睡过去,肯定能关

    系好不少吧?”。

    余蓓大概是在心里想象了一下,抬手捂嘴笑了起来,“你……你就讨厌吧,

    小心她俩明早起来打你”。

    “她们才不舍得。来来来,你也来出出主意,看看怎么能让她俩起来一看,

    哎哟,以后都不好意思吵架了”。

    余蓓想了想,点点头,把他的裤衩递给他,“你穿上,咱们一起来”。

    既然是要造那方面的假,钻一个被窝是基本,赵涛关掉空调暖风,先把杨楠

    和张星语搬到中间挨住,抖开被子往身上一遮,然后坐在旁边盘算起来。

    “小楠喜欢摸胸,给她这个手放这儿”。余蓓到是先有了主意,把俩人弄成

    侧躺,正面相对,鼻尖几乎快要碰上鼻尖,重心靠内,身体差不多肩头相抵搭成

    了一个八字,然后抽出杨楠下面那只手,放在张星语靠下那边乳底,正好压住。

    “好,我觉得不错”。赵涛笑呵呵掀起被子,看着里面,搬起张星语一条细

    长雪白的腿,搭到了杨楠的胯上,跟着搬过杨楠一条腿,插到张星语大腿中间。

    余蓓凑过去看了看下体纠缠的造型,拉过杨楠另一只手,小心的托起张星语

    的大腿根,把那手掌放进去,松开夹住。

    赵涛看了一下,觉得还是不够逼真,起来从抽屉里翻出一堆道具,挑了几样

    杨楠爱用的,连着一个皮裤衩,放到了两人的枕头两边。

    余蓓倒是细心,拿起皮裤衩上的双头龙看了看,挪到床边把裤子往下褪了一

    些,伸手在自己的小豆豆上揉了一会儿,然后把两头分别放进去润了一润,这才

    抽出放到杨楠枕边。

    赵涛捂着嘴笑得脸都红了,指着余蓓小声说:“你可真行”。

    余蓓轻笑一声,颇为无辜地说:“是你出的主意,我就是帮忙而已”。

    “那你看看还有什么细节需要注意一下吧”。赵涛干脆套上衣服往旁边一坐,

    “越真越好”。

    余蓓想了想,趴下往杨楠的脖子边、乳房中间和张星语的肩头、锁骨上面留

    下几个吻痕。跟着她绕到后面,小心翼翼地撑开张星语的屁股,吐了点口水抹在

    杨楠的手指上,轻轻塞进了张星语热乎乎的小穴眼儿里头。

    杨楠嗯嗯哼了两声,竟然还主动往里挖了挖,张星语被这下挖的似乎有了反

    应,咕哝了一遍赵涛的名字,把脸主动埋到了杨楠的胸中。

    没想到余蓓觉得这样还是不够,下床去厨房倒了杯温水,打个鸡蛋把蛋清加

    了进去,搅和均匀,回来上床,用手指沾着,一点点抹到了那俩女生的大腿根上,

    抹得连半边屁股蛋上都是。

    “好啦,大功告成”。余蓓忙完,还不忘把杨楠和张星语的头发弄乱,跳下

    床笑呵呵地说,“这下她俩要是真醉到断片,明天醒了就好玩咯”。

    赵涛自己绕着圈看了看,反正他要是刚进门,绝对会认为这俩刚鸯鸯蝴蝶梦

    了一把,“还是你细心,这下咱俩不说,她们估计自己也觉得搞过了”。

    “呐,这你就不用担心她们老不肯在一块的问题了吧”。余蓓笑吟吟地说,

    “女孩子的事情嘛,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赵涛有点担心地说:“那要是她俩知道后生我气呢?这……会不会玩得有点

    过啊?”。

    余蓓低下头,伸手拉着他往隔壁走去,“那……咱俩可以串好供呀。赵涛,

    你忘了吗,只有咱们俩知道的秘密,那你和我的说法,就是真相”。

    赵涛点点头,笑道:“行,那咱们去睡吧。明早估计有热闹看了”。

    他一直挺发愁怎么把张星语和杨楠哄到一张床上,既然余蓓准备帮他一起撒

    这个谎,那……就让他们的说法,成为事实吧。

    一夜过去。

    早晨天刚亮不久,赵涛正活动被余蓓枕麻的胳膊,就听到了隔壁张星语一声

    无法克制的惊叫。

    “这……这是怎么回事!杨楠,你、你给我起开”。

    (二百九十九)。

    赵涛和余蓓忍着笑匆忙套上衣服,先后绕过去开门进屋,明知故问道:“怎

    么了?这是怎么了?”。

    杨楠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她大概是迷迷糊糊觉得怀里有个精赤条条肉白粉嫩

    的姑娘,只当是余蓓,姿势又那么顺当,直接亲着张星语就搂住又抠又挖,腿也

    在她胯下来回摇晃乱磨乱动。

    张星语本来还哼唧着挺享受,后来两团肉滚滚的奶子顶到了胸口,登时心里

    一凉,跟被一盆冰水兜头浇下来一样,这还有不醒的。

    赵涛赶紧上去,双手一抱把明显真动怒了的张星语往自己怀里一扯,拉过半

    条被子盖在她身上,柔声说:“好了好了,别生气啊,昨晚你喝醉了,非要愿赌

    服输,也不能怪小楠啊”。

    杨楠揉着脑袋盘腿坐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扭头看了看两边的玩具,

    拿起皮裤衩闻了一下,垂手摸了摸自己大腿根,皱着眉嘟囔道:“不会吧……这

    么好的事,我竟然醉到没记住?”。

    “好……好什么啊”。张星语都快哭出来地喊了一声,低头看身上多了吻痕,

    摸摸腿间像是什么玩意干了一样有点发紧,阴门嫩肉里还残留着杨楠手指头的感

    觉,委屈地往赵涛怀里一拱,“你……你为什么不管我?”。

    赵涛看了余蓓一眼,柔声说起了早已经串好的口供:“我俩没有不管啊。你

    们哇哇吐得满地满身都是,不就是我和小蓓累巴巴收拾的。可刚给你俩擦完身子,

    你俩就先后起来,非要把之前喝酒的赌局分个胜负”。

    余蓓点点头,噙着笑道:“可我俩都见证了,你们几乎是一块儿倒的,应该

    算平局,不分胜负”。

    赵涛拍着张星语的后背,柔声道:“我说回头干脆重新比,可你又不干”。

    余蓓拿衣服过来递给杨楠,笑道:“对啊,你为了能跟赵涛一起睡,非说平

    局了,就把赌的都兑现了”。

    “所以以后正常情况下我就跟你一起睡觉”。赵涛一本正经说,“小蓓高兴

    跟咱们挤还是跟杨楠一块随便她,而你呢,只要杨楠想要,就跟陪我一样陪她”。

    张星语扭过头,显得颇有点后悔,可她大概觉得自己的确办得出这样的事儿,

    只好哭丧着脸说:“那……那我就……就被她……被她那啥了?”。

    “对啊,你嚷嚷着非要昨晚就开始算数。杨楠就说那咱们上床吧,我这会儿

    就想要”。赵涛抬手蹭了蹭发痒的鼻尖,柔声道,“然后……你就脱光豁出去一

    样陪她了”。

    余蓓端了两杯水过来,分别递给她们,“可你俩醉得实在厉害,赵涛看得正

    高兴,都脱衣服准备加入了,你俩哼唧一会儿,缠到一块跟麻花一样睡了。害得

    他昨晚又来缠着我好半天”。

    严丝合缝,有理有据,人证物证现场俱在,就算这俩肚子里还有什么疑问,

    也没话好说,而且,杨楠和张星语其实都算是得了好处,俩人互相看了一会儿,

    不约而同哼了一声,各自爬起来穿自己的衣服。

    杨楠踩住拖鞋一提裤子,笑道:“昨晚不记得没关系,星语,咱俩今晚再来

    啊”。

    张星语抿了抿嘴,瞥一眼赵涛,唇角微翘,也颇为得意道:“来就来,反正

    以后小蓓走了,你晚上就孤枕难眠去吧。看谁赚”。

    杨楠一眯眼睛,凑过去就先抱住张星语的脑袋吻上去,狠狠亲了一通,才被

    她推开,一抹嘴巴笑道:“无所谓啊,你俩睡隔壁,我爽了之后还能玩电脑,自

    在得很。说不定没赵涛捣乱,我今天就把那王八蛋督瑞尔干了呢”。

    赵涛抬手帮张星语擦了擦嘴,轻轻一吻吻掉她一脸不适应的嫌弃,柔声说:

    “那,都收拾收拾,咱们四个一块出去吃早饭,吃完往市里新区那边逛逛吧,小

    蓓上次就没转几个地方”。

    余蓓赶忙说:“我没关系的,反正下半年就考过来了,有的是机会”。

    杨楠看着电脑,摩拳擦掌道:“我不饿,酒劲儿感觉都还没过去呢,不行你

    们转,我再试试那个亚马逊,小马尾辨还挺好玩”。

    “那我去”。张星语马上就毫不犹豫地说,“我这就去收拾一下”。

    赵涛拍了杨楠屁股一把,笑道:“都去,我难得提起精神主动陪你们逛街,

    这么不给面子,小心晚上我收拾你”。

    她一扭屁股往他手上撞了两下,“收拾呗,我不是老被你收拾么”。

    余蓓轻笑着摇了摇头,“那我也去换衣服了”。

    杨楠只好打开衣柜,不情不愿地说:“成成成,我去好了吧。别落我一个人

    在家。不是……咱们这样四个人招摇过市,行不行啊?”。

    “四个人反倒没问题吧”。赵涛想了想,说,“咱们走一块,别人肯定只当

    是同学一起出来逛”。

    “这倒是。咱这情况,跟人说估计都没几个信的”。杨楠掏出利索的运动服,

    当场就脱衣服换了起来,扭头一看赵涛正盯着自己,左右晃了晃腰,突然凑近道,

    “喂,你老实跟我说,我昨晚到底得手了没?我怎么……里头没滋没味儿的,不

    像用过那裤衩的感觉啊”。

    “你是准备追究这个呢,还是准备以后跟星语好好‘相处’呢?”。他一横眼,

    委婉地回答。

    “喂,我还把你睡觉的地方给输了呢,你当我真的很赚啊?”。她皱眉用指头戳了他一下,“回头我非好好从她身上要回来不可”。

    “你加油”。赵涛隔着背心往她奶子上捏了一把,摸出手机走去了阳台。

    既然决定有点男朋友的自觉,那别的准备也不能漏了。

    关好门,他给父亲打去了一个电话,说余蓓五一过来玩,他的生活费不够了,

    几门过级都要报名有报名费,补考挂科的还有补考费,不打钱就没得花了。

    父母知道他在这边外头租房住开销大,估计也是对没办法好好管他和祸害了

    人家余蓓心怀愧疚,也没多问,就一口答应下来,马上去找最近的银行,先给他

    打两千过来。

    他收起手机,盘算了一下自己卡上的余额,加上这两千,应该差不多了。

    啧……女朋友啊,看来还真不是多多益善。

    (三百)。

    下出租车后,赵涛第一时间去柜员机看了一下,发现钱到帐后,直接先取了

    一千五出来。

    天气渐渐热了,正是女孩子们备新衣服的时候,这会儿商场里头夏装早都上

    满了货,他寻思着,怎么也应该好好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

    给杨楠买七分裤的时候,张星语的表情看起来还有点不高兴,但等到一起给

    余蓓转了双可爱的小凉鞋后,她的眼里就换成了满满的期待,等到赵涛说想给她

    转一条新裙子,登时就笑开了花,一个柜台一个柜台看得格外认真。

    最后,备选的几件里,赵涛亲自拍板了一身水红连衣裙,无袖灯笼肩,收腰

    小系带,没多余的花纹。

    但价格足足近四百块,比前两个人买的加起来都贵一些,这让张星语有点踌

    躇,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余蓓的表情,轻声说还是换一件吧。

    “这你就不懂了吧,新来的总是比较受宠嘛”。

    杨楠及时甩来一句风凉话,张星语扭头跟她斗了几句,赵涛那边就已经让服

    务员开票,拿着付款去了。

    “没事,我不生气”。余蓓看着赵涛乐呵呵远去的背影,表情颇为微妙地说,

    “我还挺感谢你的,星语,有你之前,他可从没这样过”。

    赵涛回来,张星语眉开眼笑地拎着东西,提起余蓓那句,顺口就问起了赵涛,

    他以前对女朋友什么样。

    赵涛夸张地叹了口气,用没几分掺假的诚恳口气说:“我以前被小蓓惯坏了,

    有点不懂事儿,觉得你们对我好都是应该的。以后……我绝不这么想了。你们肯

    一起爱我,就是我天大的福分,不惜福,可是要遭报应的”。

    杨楠点点头,“就是,不然会有红衣女鬼追着吓死你”。

    “杨楠”。张星语一跺脚,说,“再这样小心晚上我耍赖”。

    “你赖我就赖,到时候我把赵涛捆我床上,你爱来不来”。杨楠揣着兜笑道,

    “反正我也爽过了,看谁亏”。

    赵涛笑呵呵看着,心想,这种不动真火儿的斗嘴,其实也挺有趣的。

    他也明白,这勉强的三角形稳定结构已经是他能控制住场面的极限。

    不管孟晓涵还是金琳中的谁,只要加进来,这个框架就会很快承受不住,彻

    底崩裂成一地碎片。

    余蓓一直都没事,他已经相信锁情咒害人的效力并不如那老道说得那么夸张,

    他觉得,只要努努力,好好珍惜眼前,这种令人羡慕的生活,一定能好好持续下

    去。

    晚上回去,张星语一时兴起要做炒面给大家吃,三个小妮子嘻嘻哈哈凑到了

    厨房里,余蓓说要学,杨楠说要捣乱。

    趁着这个机会,赵涛翻出了抽屉里所有的加料糖存货,抓在手里走去厨房,

    笑着捧到她们面前,柔声说:“我都忘了,还有几块奶糖巧克力呢,再不吃就坏

    了,你们分了吧”。

    看着她们三个你一个我一个抢着放到了嘴里,赵涛接过她们剥下的糖纸,转

    身蹲到垃圾桶边,缓缓揉搓成一团,丢了进去。

    他想,以后如果没什么意外,应该不需要再做这种东西了。

    至于下学期那些漂亮可爱的小学妹们,就当作没看到,放生了吧。

    手上还攥着孟晓涵跟金琳两个人的情丝,他觉得,实在已经足够。

    “干嘛,垃圾桶里长虫子了?”。杨楠好奇的蹲下到旁边,“你看什么呢?”。

    “没,想了点事儿”。他扭脸亲了她一口,笑着站起来。

    “我也要”。张星语马上扭头,指了指自己的嘴。

    他立刻吻了过去。

    没亲一会儿,就听余蓓一声惊叫。

    “星语,这个……这个是不是糊锅了啊?”。

    (三百零一)。

    “为啥就用铲子翻几下也会糊的啊……”。等到余蓓去洗澡,杨楠贼兮兮跟着

    进去,张星语才一边洗碗,一边对身边陪她的赵涛小声抱怨,“余蓓一点都不会

    做饭吗?”。

    “天生不是那块料”。赵涛搂紧她腰,把下巴搁在她肩头,笑着说,“她跟

    我一起两年多,弄坏我家四个锅了”。

    “杨楠好像也不太会吧”。她的语气中带上一丝得意,白白的小手在盘子上

    灵活移动,冲洗着洗洁精的泡沫。

    “嗯,不太会”。

    “那我好好学”。张星语低头笑了起来,“到时候家里就我一个人会,杨楠

    再得罪我,我不做给她吃,让她饿着”。

    “那她肯定报复你,晚上盯着你吃,吃到你下不来床”。

    张星语把盘子收好,洗了洗手,小声问:“赵涛,那个……昨晚我和她,唔

    ……我和她那样的时候,看起来舒服吗?”。

    赵涛寻思了一下,估摸估摸可能的结果,把她先抱到怀里,然后说:“她看

    着挺爽,你嘛……好像是没跟我时候那么舒服,不过起码比你自己摸自己的时候

    应该快活一些”。

    她心里跟放下了什么大石头一样,轻轻吁了口气,往他脖子上咬了一口,

    “我就知道,我只有跟你在一块的时候才最舒服,舒服得跟上天一样”。

    “那一会儿她俩出来,咱俩一起进去洗?”。他笑眯眯地把手滑下去,轻轻罩

    住了她紧凑的臀瓣。

    “她俩不会有意见吧?”。她喜滋滋一抬头,摆明一副“有意见我也要”的表

    情。

    “这不是为了早点洗完,大家早点一起开心嘛”。他揉了揉她的屁股,直白

    地说。

    “要……一起吗?”。张星语似乎有点忐忑,“我有点慌哎……”。

    他凑近她耳朵,笑嘻嘻道:“怎么,怕自己不如杨楠漂亮啊?”。

    “诶?”。她一愣,马上一撇嘴道,“装傻,你明知道我怕不如的是谁……”。

    “我觉得你们都很好看啊,各有各的美,这有什么好怕的。杨楠以前是个假

    小子都没你这么心虚”。他搂着她往屋里走去,“洗完澡你再看,实在觉得不好

    意思,那不行你就回隔壁,反正杨楠把我输给你了,晚上我最后肯定是过去抱着

    你睡”。

    “哦……”。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接着扬起笑脸,道,“反正她们还正洗

    着呢,我试新衣服给你看好不好?”。

    “在商场不是试过了么?”。

    “不一样”。她喜滋滋打开袋子,掏出那件连衣裙,跟这辈子就收到过这一

    件礼物似的捧在怀里,走到床边放下,背对着他脱下身上的衣服,只留下内衣后,

    她犹豫了几秒,又抬手解开了胸罩,裸露出娇俏坚挺的乳峰,接着,才把那件裙

    子穿在身上。

    然后,她甩掉拖鞋爬上床,赤着脚站在床上,拎起两边的裙摆一提,露出了

    纤细匀称白嫩光滑的小腿,“好看吗?”。

    乳儿尖尖,在薄薄的裙子上顶住了诱人的两点,光从上而下灌入,打亮了她

    裙子中包裹的曼妙曲线。

    他点点头,觉得裤裆里的空间正在迅速减少,诚心地说:“好看。真好看”。

    “这样呢?”。她咬唇笑着,突然跳舞一样旋转起来,裙摆随着她的动作飞扬

    飘起,露出了下面交错踩动的赤裸双腿。

    毕竟苦练了臀部的曲线,双腿不可能毫无变化,这样用力的时候,已经可以

    清楚看到她大腿的肌肉在滑嫩的皮肤下紧绷,弹动,洋溢着青春逼人的诱惑。

    “好了好了,小心头晕。这样好看,比刚才更好看,看得我都硬了……”。他

    赶忙走近床边,唯恐她转晕了一头栽下来。

    “讨厌,就知道想这个”。她娇笑着往他身上倒去,让他顺势抱了个满怀,

    往他肩头一靠,软软道,“晕就晕吧,反正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本来就总是幸

    福到晕淘淘的。这么天旋地转,自己稳不住自己,只能全交给你的感觉,我可喜

    欢着呢……”。

    听着那边厕所传来开门的声音,估计那俩已经洗完,赵涛笑道:“那……我

    就扛你进去洗澡?”。

    她撒娇道:“不要,我要抱着去……”。

    结果,看着赵涛把张星语公主抱抱去厕所的杨楠故意笑着一搂脸蛋红扑扑的

    余蓓,大声道:“小蓓,咱也得学学撒娇了,这门技术不练上来,好吃亏啊”。

    觉得占了便宜的张星语也不回嘴,乐呵呵搂着他的脖子,晃着小脚丫被抱了

    进去,心满意足。

    肯定是存着在洗澡时候把想要的都要了,出去后就能安心躲回屋里等睡觉的

    心思,进去一脱光衣服放好开了水,张星语就娇喘着贴了上来,光滑的身躯随着

    温热的水流缓缓上下移动,小手看着跟要帮他洗澡一样,可实际摸来摸去,就是

    不离他胸前的乳头。

    等到关水打上沐浴露,她满是泡沫的身子就更是滑溜溜地在他背后蹭得更加

    起劲,尤其是两颗已经硬起来的乳头,从脊梁骨两边划拉下去,划拉上来,真是

    撩得两串麻痒一股劲儿,齐齐钻进了鸡巴根。

    “看来你是不想好好洗澡了,对吧?”。他本来就不禁撩,下边一硬,哪儿还

    有认真搓的心思,一转身就把满身沐浴露的她抱在怀里,往对面墙上压过去。

    “先……先要我一次,然后再洗好不好……”。她轻轻哼着,背后靠住了凉飕

    飕的瓷砖,也不说躲,反而就那么稳住姿势,抬起了一条细长的腿,勾在他的腰

    上。

    “那你湿了吗?”。他喘息着凑过去,手摸上她,哪儿都是沐浴露的沫,滑溜

    得捏不住,手上都是,也不敢去摸下面。

    “没事……”。她踮起脚,帮他找更顺畅的角度,“就是没湿,你进去也就湿

    了,真的”。

    他点点头,稍微沉下腰,往斜前方她迎过来的胯顶上去。

    那软软的嫩肉果然还没有充分湿润,不过已经足够他勉强挤入。

    即使是这样被一点点润滑挤开插入,跟余蓓曾经冷感的时候相差无几,张星

    语依然满面桃红,丝毫看不出难过,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就把嫣红的小嘴凑过来,

    急不可耐地索吻。

    他稳了一下姿势,这个抬着一条腿的站立体位看A片里表演挺性感,可自己

    实际干起来就觉得不是很舒服,她的耻骨努力上扬,依旧有压住他阴茎的别扭劲

    儿,老二在里面出入,就跟被小棍杠着中间一样。

    但看她十分陶醉,接吻之后更是迅速进入状态,没十几下,小洞里面就湿得

    跟满身打了沐浴露的地方一样,他也不好叫停,只好架着她抬起的腿,奋力冲刺,

    先把她送去高潮一次,再换体位。

    可她不喜欢不能接吻的背后位,按他要求扶着盖好的马桶撅起屁股,就一直

    扭头有点焦躁地看着他。他只好伸手过去,让她含住指头又舔又吮,算是姑且对

    付了过去。

    最后,她还是换到了马桶盖上半躺,双脚缠着他的腰,双手搂着他的背,和

    他吻在一起,子宫颤抖,花心吸满了精液的灌溉,欲仙欲死地泄了。

    让她坐在马桶上靠着水箱回回气儿,赵涛拿下花洒帮她上上下下洗了一遍,

    冲干净自己手指,顺便帮她里里外外也洗了一遍。

    她含着笑,故意用下面的嫩肉夹了他指头两下,然后强打精神站起来,又让他坐下,反过来给他好好洗了一遍。不光用手,还用嘴。

    那小舌头在身上滑来滑去的美妙滋味,让他不自觉就想起了以前看的野史,

    好像哪个皇帝就是老让宫女用舌头给他洗澡,打的旗号是延年益寿。屁,根本就

    是太爽了好吗。

    磨磨蹭蹭洗完出去,张星语还是穿着那身新买的红裙子,感觉恨不得穿到被

    窝里睡觉。

    杨楠已经坐在电脑前奋战,余蓓倒是上了床,正靠着床头看书。

    听到俩人过来,杨楠头也不回笑道:“张星语,你又吃独食儿了吧?说,爽

    了几次”。

    “不告诉你”。张星语笑咪咪走到镜子前,拿出自己带的护肤品往粉莹莹的

    脸上喷了喷,轻轻用手拍打,“再说了,我跟他在一块的时候,人都快美得死过

    去了,哪儿还有心思计数啊”。

    杨楠盯着屏幕没吭声,过了没一会儿,她的亚马逊就带着同款佣兵死在了沙

    漠上满天丢闪电球的甲虫群旁,她一推键盘站了起来,看着镜子前面一边抹脸抹

    手一边美滋滋回味的张星语,咧嘴一笑,大步走了过去,突然就搂过去,把双手

    笼罩在红裙子下再无遮挡的乳房上。

    “诶?你……你干什么”。张星语吓了一跳,赶紧叫道。

    “别忘了赌约”。杨楠舔了舔嘴唇,绕过她小腹的手,直接掀起裙子钻进了

    胯下,“我现在就想要你了”。

    “你、你不先陪赵涛吗?”。张星语有点慌神,赶忙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抓着

    她的胳膊就想转移目标。

    “不用啊,他有小蓓呢”。杨楠一口亲在她耳根上,看她一缩躲开,兴奋地

    说,“小蓓陪他,你陪我,你说,咱们是在一块儿来呢,还是分开屋免得互相打

    扰?”。

    张星语紧张地连眼睛都不知道看那儿,最后求助一样地望着赵涛,伸手拉住

    了他的衣袖,“我……我要赵涛在这儿,赵涛,你别走。我……我害怕……”。

    “放心,我不走”。他过来,深深吻住了她,然后,在她背后给杨楠比了个

    OK的手势。

    杨楠微微一笑,一伸手,就把那红裙子从张星语的身上扒了下来。

    白生生的裸体,顿时失去了所有的防御。

    张星语伸出手,似乎想把脚边的裙子捡起来,好好放在一旁。

    但杨楠却拉起了她的胳膊,开始亲吻她敏感的腋下。

    还好,赵涛发现了她这点小心思,弯腰捡了起来,拍了拍,放在了旁边的桌

    上。

    她这才吁了口气,低头看了一眼已经绕过来含住自己乳头的杨楠,咬了咬唇,

    认命一样地闭上了眼。

    赵涛推了杨楠一下,抱着她俩往床边靠过去。

    余蓓放下书,乖乖挪到里面让出了位置。

    她抱着膝盖坐在那儿看着被杨楠和赵涛两面夹攻,转眼就娇喘吁吁的张星语,

    目光,渐渐变得朦胧而湿润。

    她没有置身事外太久。

    很快,赵涛就把她拽到怀里,一口一口,用嘴巴解开了她的睡衣。

    碍事的衣服很快就全都被清理到床以外的地方。

    四具一丝不挂的肉体,就这样开始交错点燃彼此的欲火,拉开了充满青春躁

    动的夜晚,那由真实的荷尔蒙与虚妄的爱情编织而成的幕布。

    愉悦的呻吟,娇媚的喘息,如同伴奏一样,跟着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