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番外二:真阳的过去)

作品:《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

    作者:2473530790。

    字数:3456。

    番外2:真阳的过去。

    家是什么?。

    在学校里面老师曾经笑着跟我说,家就是有着家人存在的地方,是充满欢声

    笑语和让人感到幸福的地方。

    只是我依旧不明白,为什么老师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在和自己的母亲呆在

    一起的时候,确实是非常快乐和幸福,能够尽情和对方撒娇,向着对方笑谈着学

    校里面的趣事。但是在自己的父亲面前,这无疑就是奢求的事情,是自己无法想

    象的事情。

    随着时间成长,自己也渐渐明白自己作为一名财团大小姐和普通人不同的身

    份和地位,从出身开始就是与众不同的存在,所以自己必须要接受和其他人不同

    的更多的教导,学习更多更全面的事情。

    琴棋书画,每一方面的内容自己必须要去学习,并且拿出实际的成绩才行,

    才能够被自己的父亲所认可。除此之外,自己还要在自己的父亲命令下,参加各

    种各样的宴会和舞会,面对那些陌生的大叔们的围观,自己可是发自内心的觉得

    讨厌。

    只是就算是自己做到了这一点,自己的父亲也从来不会将太多的目光关注在

    自己的身上,对于他来说,仿佛就有着商谈不完的交易一般,明明已经是这么大

    的财团,却依旧没有停止不断向上攀爬的趋势。

    「妈妈,你在这里觉得开心吗?」自己经常会躲在自己母亲的怀抱之中,说

    出自己心中的疑惑来。

    「只要和小央你在一起,妈妈我就觉得非常幸福和开心了。」自己的母亲也

    总是这么回答着自己,一边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脑袋,一边露出满足的笑容来。

    或许说因为自己父亲的教育,让自己很难再相信其他人的话语,但是自己的

    母亲的话自己绝对不会怀疑,对方怀抱所带给自己温暖的感觉以及对方脸上由衷

    的笑容都让自己感到幸福起来。

    不过自己的母亲和爸爸之间还有没有感情这件事情,自己心中也会腾升出这

    样的念头。我的母亲全名是幸谷香华,是东京幸谷财团的独生女,和自己父亲的

    相识也是在江藤财团举办的宴会上,只是那次宴会也是他们两人订婚的宴席,那

    一年自己的母亲也只有15岁。

    对于这样的政治婚姻,她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也没有在任何人的面前露出

    不满,作为一名大家闺秀,如同完美的大和抚子一样,在这个家中相夫教子,在

    人前也显露出优良的教养。结婚一年之后,她就怀上了自己,直到如今,在容貌

    上自己也和母亲非常的相似,站在一起也曾被人说过如同姐妹一般的存在。

    唯一自己可以确认的就是自己的父亲绝对不是一名在情感上可以配的上母亲

    的人,相对于温柔的母亲,父亲在自己十岁的那一年,带着一个陌生的女人来到

    自己的面前,在她的身后则躲着一位七八岁的小女孩,怯生生的看着自己。

    根据佣人的流言蜚语,那名女性是自己父亲在和自己母亲成婚第二年的时候

    因为需要商谈业务的时候,曾经在酒店留宿过一夜,那时候因为看上了当时作为

    服务员的这名女性,强行发生了关系。

    原本他也只是当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差不多快要遗忘的时候,这名女性

    却亲自带着那时候意外怀上的孩子来到了他的面前,为了财团的面子,他也没有

    作出将对方赶出去的行为,而是将她们留在这座别墅之中,差不多作为二房的存

    在。虽然社会之中一直要求着一夫一妻的制度,但是这对于富人来说基本上可以

    忽视的问题,有着众多妻子这件事情在上流社会之中非常常见,这一点就算是只

    有十岁的我也完全清楚。

    说实话在知道事实的时候,我的内心非常的生气,因为自己父亲的行为无疑

    是背叛了自己的母亲,但是自己的母亲却没有任何责怪他的意思,连生气的表情

    也都不曾露出,反而温柔的接待她们两人。

    而自己虽然在一开始的时候不想要去搭理她们的存在,讨厌着这硬是加入到

    自己家庭之中的成员,但是在和自己的妹妹江藤成美几次接触之后,看着她那如

    同小动物一般怯生生的看着自己的表情,我的内心就不由融化了,再也狠不下心

    来,毕竟她也是很无辜很可怜的,自己不能够无谓的对对方生气。

    因为她们出身的问题,成美她的身份虽然明面下是作为加藤财团二小姐的身

    份存在,但是私下里面却完全被当做了外来的野种来对待,那些为了自己家庭财

    势而想要巴结自己的人却从来不会将目标转向对方,因为他们可是非常清楚着,

    自己的父亲也从来没有将这个意外的女儿当做是家族的继承人存在。

    那时候看着经常被人恶言恶语而躲在房间之中一个人默默哭泣的成美,我不

    由的将对方紧紧抱在怀中,并且在心里暗自绝对自己一定要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妹

    妹。

    因为自己和成美亲近的原因,那些曾经对成美口吐恶言冷落对方的家伙都收

    敛起来,成美也渐渐的放开了心怀,在自己的面前重新展露出开心的笑容。那时

    候,自己觉得就算是这个家庭有些奇怪,即使是还没有彻底明白家的意义,即使

    是要背负上众多让自己头痛烦恼的责任,但是只要有妈妈和成美两人在,就足已

    经让自己感到满足,感到幸福。

    可惜的是,我终究连自己的父亲都没有看透,在自己以为这样让自己觉得麻

    烦但又愉快的生活会继续持续下去的时候,在自己十四岁那年,在一次宴会之上,

    他带着自己来到一名二十多岁的男人面前,然后笑着如同命令一般对着我说道:

    「真央,这位是横山议员的儿子横山贺龙,现在你和对方好好认识熟悉一下,毕

    竟这可是你未来将会相伴一生的人」。

    那时的话语将自己对生活的幻想彻底的抹灭,为了财团的发展,我的父亲作

    出了让年仅十四岁的自己进行政治联姻的决定,而且还对着一脸震惊的自己说出

    完全让人想不到的话语:「因为横山君的身份所以不会入赘到我们财团,不过不

    用担心我们财团的继承人问题,我和横山议员已经商量过,到时候只要你们第一

    个出生的孩子过继到这边就行了,那时候对方将会作为新的继承人存在」。

    那一晚,对于自己父亲的失望,对于自己人生的痛恨,我一个人躲在房间之

    中默默的哭泣,这样的家庭即使是看上去繁荣又如何,自己的人生,甚至未来自

    己孩子的人生都轻而易举的被决定,作为年仅十四岁的自己又有什么样反抗的权

    利。

    而也正是那一夜,母亲她来到了我的房间之中,一言不发的将哭泣的我抱入

    到怀抱之中,用着从来没有过的坚决的语气开口说道:「小央,我们逃跑吧,从

    这个家庭之中逃跑」。

    第二天一早,我和母亲收拾好行李出门,却在过道之中遇到了一直一来作为

    自己管家的宫内右助,看着对方投向这里的目光,我尽量用着平静的语气开心笑

    着说道:「右助早上好,今天我和妈妈准备去一趟外公的家中,暂时就不用和爸

    爸他说起」。

    在听到自己的话语,右助却没有像平时那样果断的作出答复,而是深深的看

    着自己,直到我越来越紧张的时候,对方才低下脑袋,将右手放在左侧胸前,恭

    敬的向着自己行了一礼说道:「我明白了,大小姐,请一路走好」。

    轻轻松了口气,在和母亲经过右助的身边的时候,我却突然感觉到手心之中

    多出了一样东西,拿出来一看却发现是一张双人火车票,而目的地赫然是其他的

    城市,这让我不由站住了脚步,忍不住回过头,看着右助,张了张嘴说道:「右

    助……」。

    「大小姐,可不要让您的外公久等了,我会在天黑之前向老爷说出大小姐前

    外外公家的事情。顺带一提,之前委托随便一个路人所买的火车票在携带的过程

    之中不小心遗失,现在我正在寻找,所以请恕我失礼,暂时告退。」只不过右助

    没有回过脑袋,用着轻柔的声音如同自言自语一般说道。

    到了这一地步,我怎么还会不明白右助的目的,内心之中不由涌现出一种暖

    暖的感觉,用着感激的声音说道:「谢谢你右助,虽然说可能是一个不尽责的姐

    姐冒昧的请求,但是我希望在我离开之后,请你好好照顾成美……」。

    「保护大小姐可是我们历代作为管家的宫内一族必然的职责。」在轻声回应

    了一下之后,右助的身影也渐渐的远离,消失在走廊之中。

    坐上右助给的火车票之后,自己和母亲中途也换乘了几次火车,直到来到一

    座从未听过的小城市之后,在暂时决定在被父亲发现之前在这座城市开始生活,

    自己和母亲两人都抛弃了原先的名字,比起自己的母亲,作为江藤大小姐的自己

    更加出名,更加被人熟知,所以我剪掉了黑色的长发,在胸前绑上绷带,从一名

    江藤真央的大小姐变成了名为幸谷真阳的普通男生,并且转入到当地的学校开始

    学习。

    只不过因为自身的经历让自己不知不觉的变得冷淡了起来,作为自己的保护

    色的存在,无视了在这里学生的好意,却没有想到依然会有一男一女两名女生来

    到自己的面前,带着各自欢快和困惑的表情,向着这样冷淡而且封闭内心的我伸

    出援手。

    而这也是我和结野川以及真希两人最初名为命运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