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763)

作品:《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

    作者:24735379

    字数:3394

    七六十三

    「在平面直角坐标系之中,以函数y= f(x),(x∈A)中的x为横坐

    标……」

    讲台上的老师仍旧在认真严谨的为底下的学生讲解数学相关的要点,同时在

    黑上书写着相关的公式,为台下的学生仔细的解说题目的相关内容,对于教师

    来说,也没有多少人会希望自己的学生考差的,而且学生的成绩也和自己的各项

    考核有着些许关系,所以现在自然也会提起精神,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够在第一次

    的补考中就通过。

    只不过对于这位认真的老师来说,他是绝对不会想到现在在自己的课堂之下,

    最后一排的位置上面,有人做着完全违反上课纪律的事情,并且从某方面的意义

    来说,可以算是最为严重的事情。

    结野川表示他也不想要作出这样违反纪律的事情,但是现在的他却毫无任何

    的办法,处于完全被动的状态之中,一边要小心不被老师注意这边的情况,一边

    还要尽力忍耐着这对自己来说非常刺激和羞耻的事情。说实话,有时候不怎么迷

    信的他,都想要向上天抱怨自己为什么总是这么倒霉,每次总是遭遇到这种让自

    己难堪和羞耻的事情,想要逃跑也无法逃跑开来.

    零.

    而且……手掌部位的肌肤通过与对方内裤的接触,所感受到些许的湿意以及

    那火热柔软的感觉,让他的内心的心跳声不断的加快,在神圣严肃的课堂上面被

    迫做出这样行为的他,真的是恨不得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以此来掩饰自己脸上

    强烈的羞意。

    理所当然,身旁的鸣子,同时也是作为这件事情元凶的女生,完全没有注意

    到自己身边结野川这种难堪的状态,或者说,她的内心已经完全的认为结野川也

    ????◢3

    是渴望作出这样大胆尽情玩弄自己身体的男生,一想到自己要在这样随时可能被

    发现的状态下,不断的被挑逗被玩弄被随意的刺激,这样的想法就让她的身体内

    部再次涌动出一股热流,脸色也变得更加通红起来。

    也因为如此,她的双腿更加用力的夹紧了结野川的双手,而且双腿的夹动,

    同样让结野川的手掌和她的私处部位更加的贴紧,内裤似乎都要被完全的挤出一

    道非常明显的裂缝出来,湿意不断的在内裤上边扩散开来,让鸣子差点忍耐不住

    发出自己的呻吟声,不过那越发粗重的呼吸声想必迟早会让坐在前排的女生发现

    异端吧。

    只是就算是这样危险的状态下,鸣子丝毫没有停止下自己行为的想法,反而

    让自己的右手稍微用力起来,带动着结野川的手掌在自己的私处上下来做着小

    幅度的摩擦,那一阵阵传来的快感都让她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甚至为了掩

    饰这样的状况,她基本上上半身都要趴到桌面上去。

    对于鸣子这样的行为,也自然让结野川更加清晰的感受到自己手部传来的湿

    润触感,以及那几乎要将他的手指深陷进去的柔软触感,而鸣子那竭力压抑的微

    弱的喘息声也不时的传达到他的耳朵之中,让他的神色变得更加羞耻难当,同时

    危机感也越发的明显显著起来。虽然说现在还只有自己能听到同桌鸣子的喘息声,

    但是随着时间发展的话,难不保离他们最近的也就是前桌的女生同样会听到身后

    鸣子的声音。而且现在因为要忍耐那份快感和刺激,鸣子几乎是要完全的趴在桌

    子上面,这样的行为如果被老师注意到的话,绝对会让对方来到他们的身边,来

    查看情况,那样的话,事情可以说是非常的严重了。

    而且对于结野川来说,虽然说自己是被迫完全无视自己观意见之下发生了

    这样的状况,但是手指手掌的肌肤传来的温热柔软的触感以及鸣子那色气感十足

    的

    23地

    呻吟声,都

    3?2|?

    带给了结野川足够强烈的刺激。正如之前鸣子所说的那样,他也是

    一个正常的男生,虽然说不会像鸣子幻想那样作出那般变态的行为,但是受到这

    样强烈的刺激下,他也是会同样产生本能的最为老实的反应。

    所以,现在的结野川也不由的身体微微弯曲向前,以此来忍耐着下体变硬之

    后被内裤紧缚的快感和疼痛感,这样的变化也自然的增加了他内心之中羞耻的成

    分,非常想要大声呐喊出来阻止鸣子现在的行为。

    当然,他不可能也不敢做出这样的举动来,现在的他只能尽力的压抑着自己

    的声音,对着身旁的鸣子轻声喊道:「春宫同学……春宫同学……快点停下来…

    …会被老师发现的呀……」

    只不过现在的鸣子已经完全对结野川的话语没有任何的反应了,如同享受着

    这份刺激和快感一般,半眯着双眼,脸色通红,嘴中不断的流出低微色气的喘息

    之声,而她右手的动作也没有停止下来,不断控制结野川的左手在自己的私处部

    位来的磨蹭着,如同完全将结野川的手掌当做自慰工具一般,以此来慰藉自己

    空虚的私处。

    而在那来摩擦快感之中,鸣子似乎越发对现在的刺激感到有些不满足,所

    以她的双手也再次动作了起来,暂时强忍住快感一般再次分开自己的双腿,让结

    野川的手掌刚才一直所感受到大腿那柔软包裹和挤压的感觉消失,而他手掌和内

    裤的距离似乎也重新开始拉开。

    只不过没等结野川在对方这样的行为下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左手就轻轻的

    将自己内裤的边缘向左边部位拉扯开来,她的右手则是再次操控着结野川的左手

    贴到了自己最为私密的地方。只是与刚才不同的是,那阻挡私处的最后一层布料

    也完全的消失,现在的结野川的手掌是直接和他的私处进行着最为亲密的接触,

    那从私处不断流出的湿润的爱液此时也肆无忌惮的涂抹到他的手掌之上,柔软温

    热的触感更是毫无阻碍的传达到大脑之中,让结野川的身体在一瞬间僵硬起来,

    差点要忍不住发出羞耻的惊呼声。

    也因为这一次的刺激,让结野川的目光不由落到了鸣子的下身裙摆的部位,

    只不过因为现在的方位原因,所以结野川也看不到什么,但是光是通过手部的接

    触而想象到的画面就让他整个脸色都完全涨红起来,下身的反应也似乎有些被变

    大起来,让他不由的想用自己的右手捂住自己这一羞耻的部位,来遮挡自己这羞

    耻的反应。

    现在的鸣子简直就像是完全打开了内心之中痴女的开关一般,或者说光是教

    室里面就作出这样大胆的行为的她,简直可以不用正常的理智去考虑她。因为少

    了一层布的接触,那种肌肤与肌肤之间最为直接的接触确切的带给了鸣子更加强

    烈的快感和满足感,也让她对更深入一步的接触感到更加渴望,仿佛就像是对口

    渴多时的人们施于少许水分,他们会反而越发增加对水的渴望一般,现在的鸣子

    也在感受到强烈的快感同时,下身处的空虚感也越发的明显起来,明显的让她的

    身体都要忍不住颤抖起来。

    所以在欲望和渴望的驱使之下,现在的鸣子不由的控制着结野川的左手越发

    的贴近自己的私处部位,贴近那不断渗出晶莹水珠的裂缝部位,也因为这样不断

    的挤压和摩擦,结野川左手的手指在不断的与鸣子私处部位接触之下,不由自

    的顺着裂缝部位的凹陷处滑入而进,一瞬间那火热湿润阴道内壁紧紧包裹的触感

    传达到了结野川的脑海之中。

    只不过非常明显的是,鸣子对于这样的刺激表现出了更大的反应,原本就积

    累了大量快感的她,在自己私处内突然挤入一根火热的手指填充了原本的空虚感,

    阴蒂更是在和手部摩擦之中产生了极大的反应,这样的刺激之下,她竟然一下子

    达到了高潮,大量的爱液从阴道内壁喷射而出,尽情的喷洒到结野川的左手上,

    就算不用看,结野川也能感觉到自己左手手掌已经完全的湿透一片。

    只是相对于这一点来说,让结野川原本通红的脸色瞬间变白的是,在鸣子达

    到高潮的时候,似乎是再也无法抑制住一般,嘴中发出了一声略微响亮的声音,

    这下声音一下子将班级中的老师以及所有学生的目光吸引过来,唯一值得庆幸的

    是,因为鸣子趴在桌上的原因,所以现在她充满春情的脸蛋倒是没有暴露在别人

    的面前。

    看着老师和同学们带着疑惑的表情,感受着随时可能会被发现事情真相而曝

    光的危险,结野川不由的绞尽脑汁想着借口,也终于在老师开口之前,鼓起勇气

    说道:「老师,刚才春宫同学似乎就像是生病了一样……脸色也完全的通红……

    没想到刚才又发出这样难受的声音……老师,我先送她去保健室吧!」

    说完这番话之后,也不管老师同不同意,结野川连忙的用公抱的方式将鸣

    子抱起来,虽然说这样的行为不由的引起了班级之中同学各种的猜想,但是这也

    是目前来说最好的方法。毕竟只有通过公抱的方式,才能掩饰住自己那湿透一

    片的左手以及对方完全湿透的内裤,而且也只有这样可以掩饰自己下身的不堪和

    对方现在那有些色气的表情。现在的他已经完全不想也不敢在教室里面多呆一会

    儿了。

    只不过现在的他绝对不会想到在他抱着鸣子快步经过旁边补习班的窗口的时

    候,原本还在听课的星野未咲如同感应到什么似的,将目光看了过来,刚好看到

    结野川抱着鸣子的身影,这让她稍微一愣之后,原本还因为课程有些显得无聊的

    苦瓜脸现在不由重新绽放出笑容,只是这份笑容究竟意味着什么,或许也只有她

    本人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