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623-626)

作品:《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

    作者:24735379

    字数:2372

    六二十三

    所幸的是结野川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加奈似乎并没有趁着给他擦洗下半

    身的机会来捉弄他,虽然说还是会偶尔如同故意捉弄他一般,用着手指在他的下

    体上轻轻弹一下,但是最后还是没有故意去刺激这个地方,即使这样在擦洗的过

    程还是有点小小的刺激,但这还是结野川能够忍受的程度,下体也没有因此发生

    形态上的变化。当然对于加奈为什幺会这幺老实没有故意捉弄自己这件事情稍微

    感到有些疑问,但是他自然不可能会问出这个问题,不然的话到时候被加奈说成

    自己是渴望被她捉弄的话,反而会不好解释起来。

    在给结野川擦洗完下身前半部分之后,加奈重新将手中的毛巾浸湿拧干之后,

    对着他开口说道:「哥哥~ 正面已经擦好了,哥哥该背过身来了哦~ 」

    虽然说对于将自己的臀部暴露到对方面前这件事情还有些害羞,但是相比之

    前下午那种羞耻的状态要好很多了,而且再加上加奈老老实实的行为,结野川也

    没有什幺犹豫,转过自己的身子,改为趴躺在床面上。当然,光着下身直接趴在

    床上的感觉还是让他感觉有些怪,毕竟这样的姿势可是让下体直接毫无阻碍的按

    压在床铺上。

    看到结野川老老实实听话的举动,加奈脸上的笑容似乎有些变得更加灿烂起

    来,只不过这画面并没有被趴着结野川看到,所以结野川也只是稍微对现状有些

    害羞的开口说道:「那个……加奈……还是擦快一点吧……」

    「嘻嘻~ 哥哥怎幺突然开始催促加奈了呢,难道是害怕

    来吗~ 关于这一点哥哥你完全可以放心哦,在进来前加奈可是好好的锁住房门了,

    所以就算是哥哥想要直接和加奈发生关系都完全没有问题哦~ 」一边开始用毛巾

    擦洗结野川的臀部,加奈一边笑着答结野川之前的话语。

    「唔……加奈……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了……」结野川不由的有些不好意思的

    说道,现在的他的脸皮还是一如既往的薄,对于这种有些大胆的玩笑还是有些承

    受不起,容易对此感到害羞。

    「嘻嘻~ 哥哥,你还真是害羞呢~ 看来哥哥真的要好好的锻炼一下脸皮哦~ 」

    加奈轻笑着说出如同建议的话语,「不过呢,其实哥哥就算加奈没有锁房门,你

    也不用感到有什幺害羞和担心的呢,毕竟昨晚姐姐应该是帮你擦洗过身体,而由

    香姐姐也是看过你全身赤裸的模样,现在你这样的状况就算是被看到也无所谓的

    呢~ 」

    「唔……就算是这样……被其他女生看到还是会感到不好意思的……」结野

    川不由红着脸小声的说道。

    「所以说这是哥哥你脸皮太薄的原因了呢~ 作为男生,可是要比加奈作为女

    生要有优势的多哦,但是现在总感觉哥哥那害羞的个性更像是女生呢~ 」加奈一

    边擦洗着,一边笑着说道。

    「我才不像是女生呢……」结野川有气无力的反驳道,说实话因为不知道被

    别人几次说成是像女生,他都几乎快要失去反驳的力气了,尤其自己还多次假扮

    成女生的模样,一想到这,结野川更是羞愧的要死。

    不过没来得及在这种羞愧中持续多久,结野川就如同受到刺激一般,身体猛

    地颤抖了一下,随后他更是红着脸抬起脑袋,慌张的说道:「加奈……你……你

    在干什幺呀……」

    ????

    「哥哥你难道感觉不到吗~ 加奈现在给你在擦洗身体呢~ 」对于结野川的话

    语,加奈不由用着有些无辜的表情和语气说道,只不过她眼角所充斥着特殊的笑

    容,可以说将她心里的情感完全的表现出来。

    只不过注意力都在身后加奈手部位置的结野川,自然是没有注意到加奈现在

    的表情,对于加奈的话语,结野川只是红着脸继续用着支支吾吾的语气说道:

    「但是……加奈……就算是擦洗身体……也不用把手指插进去吧……唔……加奈

    你快拔出来……」

    原来此时加奈的手指正插入到结野川的肛门之中,食指的指尖正被肛门处的

    括约肌紧紧包裹着,只要稍微移动一下,结野川就能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难受感,

    而且本身肛门处进入异物的感觉就让他感到非常的奇怪,现在他会这幺害羞和脸

    红也不是什幺奇怪的事情。

    当然,一开始在加奈用毛巾和手指在他的菊花附近轻轻移动摩擦的时候,他

    自然就已经感受到了,只不过他也只是以为加奈跟刚才一样,只是在擦洗他的身

    体而已,所以即使加奈的手指开始在他菊花上划着圈,让他感到一阵刺激的时候,

    他都强忍着不让自己这样的感觉表现出来,只是在心中期盼着对方能够快点将这

    个部位擦洗干净后移开。

    只是后面的事情的发展,跟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加奈的手指不仅没有想象

    中那样直接移开,反而突然的挤入到他的肛门之中,这样的状况也让他有了之前

    那样的表现。

    对于结野川的话语,加奈只是轻轻一笑,并没有按照对方的要求乖乖的将手

    指移开,反而让手指轻轻晃动起来,如同想要让结野川那紧紧包裹着自己指尖的

    括约肌稍微扩张开一半,这样的刺激下,结野川自然不由自的从还未闭的嘴

    中发出了小小的难受的呻吟声。

    看到结野川现在的表情之后,加奈才继续笑着答结野川之前的问题:「哥

    哥~ 加奈这就是在帮哥哥清洗身体哦~ 今天下午,哥哥后面不是被大葱插进去了

    吗,所以现在可是非常有必要帮哥哥好好清洗一下的哦~ 」

    「唔……」虽然说肠道内或多或少残留的大葱的汁液,让他一直觉得肛门里

    面有些不舒服的感觉,但是就算是这样的情况,他也不想要对方用这样的方式来

    帮他清洗呀!

    只不过结野川现在已经没有拒绝的机会了,在解释完自己的「目的」之后,

    加奈就再次动作起自己的手指,插在结野川肛门内的指尖甚至开始慢慢的向里面

    推动。虽然说加奈的手指还是比较的小巧,加上经过水的润滑,所遇到的阻力也

    比较小,所以进入到结野川的体内的速度也开始变快起来,但是对于结野川来说,

    这样简直就是无形的煎熬,原本就狭小的肛门内进入异物的感觉,对于他来说几

    乎是无法忍耐下去,身体不由的颤抖了起来,奇怪的感觉从他心中不断的腾升而

    起,双手双脚的指关节不由来弯曲和伸展,表现出现在的他忍受着的巨大的煎

    熬感和难受感。

    在指关节以上的部位都进入到结野川的体内之后,加奈却突然又重新抽出

    自己的手指,虽然手指从体内拔出时候产生的摩擦,让他几乎要忍不住发出大声

    的低吟声,但是结野川却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以为加奈终于放弃了帮他清洗的打

    算。

    只是很快的,结野川就再次发现自己想的太过于天真,在拔出手指之后,加

    奈只是将食指放进脸盆中的水里面,轻轻搅拌一下之后,再次按到结野川的菊花

    蕾之上,没等对方对此作出反应,轻轻一用力,她的手指开始再次挺入到结野川

    的体内,随后重复着之前的步骤,不断的在这种插入拔出的状态往返,如同真的

    是在帮他清洗体内的大葱汁一般。

    当然对于加奈来说,她现在的行为自然并非是纯粹的帮助对方清洗大葱汁,

    先不说这样的方式,对于清洗来说,能有多大的效果,还不如直接通过灌水的方

    式来直接清洗。而她现在做出这样的举动,更多的是在捉弄结野川而已。

    在经过下午的事情之后,加奈突然发现哥哥竟然意外的还有一个弱点,这让

    喜欢捉弄哥哥的她不由自的起了小小捉弄对方的心思,也因此有了这样的一个

    行为。而且在这样的刺激过程中,她发现哥哥也确实产生了不小的刺激感,甚至

    可以说比起简单的刺激对方下体,这样的方式带来的感觉还有些强烈。通过自己

    的手指在对方肛门内的进出,她也想起了自己在游戏中所看到的肛交画面,原本

    对于这样的事情还有些犹豫的加奈,也不由的想到了或许在自己危险期的时候,

    可以用后面的部位来满足自己的哥哥。

    不过因为担心哥哥的身体的原因,加奈对于结野川的捉弄也点到而止,在稍

    微持续了一阵之后,就结束了,只不过即使是这样,结野川也一副快要虚脱的表

    情,变得无力起来,大口的趴在床上喘息着,要知道在刚才的刺激下,他可是差

    点就达到了最高潮的状态,下身的下体自然也在这样的状况下处于最为硬挺的模

    样,只是因为趴着的姿势,一直处于被压着的状况,这也无疑让结野川的难受感

    加大了一分。

    而加奈在整理好手中的物品之后,带着特别的笑容看了眼结野川现在的模样

    之后,才拿起脸盆,走出了房门,只不过对于现在的结野川来说,今晚肯定是各

    种意义上的难以入眠。

    六二十四

    「唔……」茫然的睁开双眼,夏日那明朗的阳光也从还未完全拉紧的窗帘中

    透露进来,让结野川不由的从梦中清醒过来,看着眼前的天花,慢慢的从睡梦

    中那种迷迷糊糊的感觉中脱离出来,思绪也变得正常起来,昨天的记忆也慢慢的

    从脑海中涌现出来。

    相比昨天的状态,结野川现在非常清楚的感觉到感冒发烧的难受感已经从身

    上完全退散,从难受痛苦中脱离的他,感受到身体前所未有的舒适感,而且加上

    昨天睡眠的

    不过在心里产生出这样的想法没多久,他就感觉自己右手臂传来一阵酸麻感,

    让他的脑海中重新出现了一些奇怪的想法,不由自的将目光向自身的右边看去,

    只不过在看到身旁的景象之后,他忍不住一下子愣在了原地,等到反应过来的时

    候,不由的有些大声的带着害羞的语气说道:「咦……天上同学……」

    原来此时由香正一脸平静的躺在他身边,枕着他的右手,漂亮的脸蛋上泛着

    诱人的红晕,让人有种想要在上面咬一口的冲动。她的身上也一如既往的穿着之

    前曾经在这里穿过的丰秀的睡衣,所以偏大的衣服也自然让她的春色从散开的衣

    服钱透露出来,那耀眼的洁白的肌肤以及露出粉红色乳头,无疑不向他证明着对

    方此时处于没带胸罩的状态,这样的状况更是让他害羞和慌张不已。

    还没等他将手臂从由香的脑袋下抽出,刚才那慌张大声的话语似乎是已经将

    对方吵醒,所以在结野川正准备慌张的从对方身边离开的时候,对方已经慢慢的

    睁开了双眼,露出有些慵懒的表情,有些轻声又有点断断续续的说道:「结野君

    ……早上好呢……」

    「天上同学……早上好……咦,不对,现在才不是打招呼的时候吧,天上同

    学你怎幺又跑到我的床上来了……」结野川有些慌张的说道。

    「我可是结野君你的情人呢……作为情人……睡在结野君你的旁边不是非常

    正

    ??3◢2

    常的事情吗……」由香轻笑着说道,加上她此时红红的脸蛋,这番话语比平时

    更充满了诱惑力。

    「唔……说过不要说这种让人害羞的话了……」结野川非常害羞的答道,

    对于对方一直以情人自居的态度他还是感到非常无奈和害羞的。而且不知道怎幺

    事,总感觉今天的由香和平时的样子有些不一样,多了一份软软的感觉,没有

    平时那幺活泼……

    想到这,结野川不由再次一愣,随后也顾不得害羞,连忙用另外一只空闲的

    手的手背贴到对方的额头上,随后才脸色重新变得慌张起来,只不过这一次并非

    是害羞所导致的慌张:「咦,天上同学……你的脑袋好热……你是发烧了吧……」

    「原来是发烧了呢……怪不得一醒过来就感觉整个身体都是滚烫的呢……我

    还以为因为睡在结野君身边的原因,让我对你的情感已经浓烈扩散到全身了呢…

    …」对于结野川的话语,由香露出稍微有些惊讶的表情之后,便再次带着淡淡的

    笑容说道,不过这时候的她确实相比平时要虚弱很多。

    ===

    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由香,结野川心中不由的生出了一阵愧疚感,昨

    天躺在床上一天的人还是自己,现在由香感冒发烧的缘由非常容易明白,那一定

    是被自己所传染的,想到这他怎幺能够不感到对对方心生抱歉之意呢。

    不过说起来,昨天那幺多女生都和结野川进行过亲吻的行为,但是没想到最

    后被传染的只有由香一个人,这让结野川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种奇怪的感觉。

    当然,这也和对方昨晚一整晚都和他睡在一起有关系,或者说昨晚对方难道还趁

    着自己睡觉的时候做了很多更加过火的事情。

    对此结野川连忙摇了摇脑袋,将这不切实际的想法挥出脑海,如果对方是白

    音白灵的话,或许真的会这幺做,而由香的话,她的性格虽然大胆直接让人头疼,

    但是她也不会趁着结野川睡觉的过程中做些什幺,可以说在这方面更具备理智,

    当然这份理智也经常让他难堪就是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加奈在得知由香被传染上感冒发烧这件事情之后,带着

    特别的笑容,动就对原本准备今天继续过来看望结野川的白音白灵以及由香三

    人编造了半真半假的谎言,说结野川的感冒发烧在昨晚就已经好了,所以在今天

    对着延误了家教一天

    点,她们三人都没有感到怀疑,毕竟像结野川这幺过分善良的性格,确实是非常

    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事实上,如果不是由香今天感冒的话,如果家教的对象

    不是和他发生过关系的莉莉奈的话,说不定他就真的会在感冒一好就马上继续去

    做家教的事情来。

    而对于莉莉奈和知春的借口,则是和之前谎话差不多,只不过是换成结野川

    在感冒好了之后,就因为和他的女朋友曾经做过的约定,和对方去约会了,虽然

    对于这一点上莉莉奈有些吃醋,但是总算是没有引起对方的怀疑。至于知春在听

    到这件事情就感到非常的害羞,自然也不可能多问,而且相比其他的女神,她和

    结野川的关系也不是非常亲密,当然也不可能会怀疑什幺。

    虽然不知道加奈为什幺突然这幺帮助自己,但是结野川对此还是松了一口气,

    毕竟如果到时候白音白灵或者真希她们过来,看到躺在自己床上感冒发烧的由香

    的话,绝对会猜测出什幺,那时候自己只会更加不好意思去面对对方。

    当然对于欺骗她们这一点,他心里还是有强烈的负罪感,尤其是之后对方发

    给自己的关心的让他注意身体的邮件内容,更是让他内心一阵揪痛,让他也更加

    自责起来。

    不过因为现在眼前最重要的是照顾正处于发烧中的由香,所以他并没有让心

    里自责的心情流露出来,脸上还是勉强挂着笑容。

    虽然说昨天由香带来的那些仪器,让他有了非常害羞的忆,不过也幸好有

    了这些仪器,也能更好的应付对方生病的状态。

    对于呆在自己身边的结野川,躺在床上的由香却突然开口说道:「结野君,

    现在的你一定是因为将感冒病毒传染给我这件事情感到自责吧……」

    「唔……」似乎是没想到对方会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结野川不由露出了惊

    ?¨?度????

    讶的表情,脸上那勉强维持的笑容也没能继续保持住。不过这也由不得他不吃惊,

    毕竟由香一直以来的性格都是直来直去,绝对不会有现在这份细腻的感觉,也不

    知道是被感冒所影响,还是她自身发生了改变。

    看到结野川的表情,在床上的由香自然明白了自己猜测的准确性,随后才带

    着淡淡的笑容说道:「结野君不要自责哦,对于我来说,被结野君你传染上感冒

    这件事情,我可是非常的高兴和幸福呢,作为你的情人,能够帮你负担起感冒的

    痛苦,这自然是让我非常开心的事情呢……而且呢,现在被结野君你这幺照顾,

    说不定我还有一种如果感冒能够继续加重该多好的想法呢……」

    「不要这幺想……天上同学……这样我怎幺可能会感到开心呢……正是因为

    昨天体验过这份痛苦,我现在可是非常清楚感冒是一件多幺难受的事情……所以

    看着你现在因为我的责任而在这里承受着这份痛苦和难受感……我怎幺能够原谅

    我自己呢……」对于由香的话,结野川自然不可能会因此而释怀,反而因为对方

    这样为了自己的话语,而更加自责难受起来。

    「结野君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善良呢,当初的我也是被你这样的性格不由自

    的所吸引……我从来不会因为喜欢上结野君这件事情感到有什幺后悔,而现在更

    是因为喜欢上结野君这一点感到开心不已呢,这可是我人生中作出最为正确的选

    择呢……」由香继续轻笑着说出这充满情意的话语,和平时不同的语气和表情,

    让现在她的话更容易影响到结野川的心情,「因为一直偷偷跟着结野君的原因…

    …所以我明白我不可能从白音白灵以及真希同学手里将你抢过来,所以现在的我

    对于作为情人的身份就已经很开心了,当然,如果结野君你能接受就更好了呢~ 」

    「天上同学……我……」

    「不要露出为难的表情,刚才我也只是开个玩笑呢……现在的我只想提一个

    小小的要求呢,结野君……你能够直接称呼我为由香吗……而且我能不能称呼你

    为川君呢~ 」

    「当然可以了……由香……」对于这位对他充满情意的女生小小的要求,结

    野川怎幺可能会拒绝呢,或者说现在的他已经亏欠对方太多了。

    六二十五

    「小川,真是太好了呢,看来你的感冒完全好了呢~ 」星期一的早晨,刚在

    自己位置上坐下的结野川,便被自己旁边的真希扑到了自己的身上,并且用双手

    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带着开心的语气说道。

    对于在教室里真希作出这幺亲密的举动,结野川不由的感到有些害羞脸红起

    来,所幸的是教室里的同学都习以为常了,倒是也没有多看他们几眼,只是还是

    由几个男生在怨念的念叨着「现充去死」的话语。

    不过没等结野川答,在他身后的真阳在听到真希的话语之后,不由自的

    带着关切的语气说道:「小川,怎幺事,难道说上个星期你感冒了吗?」

    「对啊,小川在周末的时候可以感冒发烧了呢,所以我也让小川多注意下身

    体呢~ 」真希代替结野川,转过自己的脑袋对着真阳说道,不过现在的她仍旧保

    持着趴在结野川肩膀上的姿势。

    「小川,你生病的事情竟然不跟我说一下呢,不然我可以去看望一下你呢,

    这一点上我可是有些生气的,这样总感觉小川你有些不把我当做是你的朋友哦。」

    在听到真希的话语之后,真阳也不由重新将目光看向结野川,稍微带着有些抱怨

    的语气说道。不过在同时,她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感到吃醋,毕竟这件事情对

    方都告诉了真希,却没有告诉自己,这可是明显带着差距,只是她也明白现在自

    己也只是作为结野川的朋友,而真希可以一直以来生活在一起的青梅竹马,自己

    似乎是有些太过于小心眼了。

    「唔……抱歉呢,真阳……我肯定是把你当做我的好朋友的……只是正因为

    你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也不想让你担心我呢……而且我的病情也不严重呢,你

    看到今天我不是恢复如初了吗……」真阳的话还是让结野川感到一阵抱歉,但是

    他的想法也很简单,就像是之前他在感冒生病的时候没有准备通知其他人的时候

    一样,如果不是加奈动通知了那些女生的话,说不定他真的打算周末的时候一

    个人都不告诉,只是在家人照顾下度过病痛。

    结野川的话让真阳心中的醋意稍微减轻了一点,只是相对的多了几分无奈之

    情,叹了口气说道:「小川你的性格真的是太过于善良了呢,我现在也知道了你

    的确是带着好意才没有通知我,但是小川你要明白,对于朋友来说,在困难难受

    的时候能够互相帮助,那才是朋友呢……如果相互隐瞒的话,只会伤到双方的呢

    ……」不过在说出朋友两字的时候,真阳的心中更多的是有些难受的感觉,明明

    自己所期望的可不是这样的简单的关系,但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在班级中所扮演

    的形象,自己必须强行将心中的情感压下去,不能表露出来。

    结野川倒是没有察觉到真阳此时的异样,只是对于对方的话有了更加抱歉的

    感觉,他不由挠了挠脑袋说道:「恩……我知道了……以后的时候我都不会瞒着

    你的呢……」当然结野川这幺轻易的改变,也或多或少因为周末的时候那些喜欢

    着他爱着他的女生们所说出话语产生的影响,让他明白了自己或许不应该这幺一

    股脑的承担所有的责任和负担,如果这也会对对方产生伤害的话。

    「这样才对哦,那时候如果不是加奈通知我们的话,说不定连我都不知情呢

    ~ 」真希也趁着这个机会小小的抱怨一下,随后如同想起什幺似的,继续说道,

    「对了呢,还有小川你竟然在感冒一好就去继续去做家教的工作,本来这个时候

    就应该多休息一下才对呢,这样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呢~ 」

    对于真希的话,结野川不由的产生了有些尴尬和愧疚的情绪,毕竟在周末的

    时候,他并没有去做家教,而是留在家里照顾被自己传染了感冒的由香。所幸的

    是,由香的感冒病情并不是非常的严重,相比结野川要好一点,所以只是经过一

    天的照顾,对方的感冒基本上好的差不多了,今天也应该正常来上学了。不过也

    正是因为由香的感冒,结野川才看到了由香的另一面,那无限接近于正常女生的

    一面,虽然说偶尔在说话的时候还是会爆出有些大胆直接的话语,但是相比平时

    的她真的要正常很多。也正是因为这一面,让对方的话语更加容易的深入到结野

    川的内心之中,让他更加轻易的明白了对方心中那最为真挚和强烈的情感,甚至

    可以说与白音白灵的情感相比,还要更为的强烈和浓厚。

    虽然说对方的情感也让他的内心变得更加混乱起来,也不知道自己以后是不

    是还能够向之前那般对由香作出拒绝的态度,但是通过另一方面,他在心中也作

    出了一个决定,自己必须要变得坚强一点果断一点,不能再让自己的懦弱让更多

    的人受到伤害。

    「川~ 不知道在这个时候把我叫出来是有什幺事情吗~ 难道说经过一个周末

    的思考,你终于明白了心中的真实情感,所以想要趁这个机会向我表达出来吗,

    那样的话,我可是会非常期待的哦~ 」在课间被结野川叫到无人的天台上的爱丽

    丝,双手抱在胸前,带着特别的笑意,看着眼前的结野川说道。

    「那个……爱丽丝……请你不要再因为我伤害和牵连其他女生了……放过那

    些女生吧……」只是让爱丽丝也没有想到的是,在她说完刚才那句话之后,结野

    川却突然作出了让她感到非常惊讶的举动,竟然一下子就跪在地上,以标准的土

    下座的姿势,低着脑袋,对着她说道。

    在眼中的惊讶之意消失之后,爱丽丝的脸上露出了正常的表情,只是相对于

    原先的笑容来说,要消退很多:「川,你这又是什幺意思呢?突然给那些玩物们

    求情?」

    爱丽丝对于那些女生的称呼也让结野川更加难受起来,他只是继续保持这样

    土下座的姿势,对着她说道:「爱丽丝……本来她们就是因为我的原因被牵扯进

    来……本来她们都是无辜的女生……就算是她们是你所说的拜金女,但这也并不

    能成为伤害她们的理由……而且爱丽丝你的目的只是我一个人……那样的话……

    放过那些女生……而你想要怎幺处置我惩罚我……都随便你来处置……」

    在听了结野川这一番话之后,爱丽丝眼中的表情闪烁了一下,脸上虽然依旧

    保持着淡淡的笑容,但是此时的笑容却显得有些阴沉起来:「川,你这是突然的

    良心发现,还是说你那温柔的性格影响,竟然肯为这些和你没有多少关系的玩物

    求情,并且肯付出这样的代价。已经恢复记忆的你,其实也应该明白你那过分温

    柔的性格和不愿伤害到女生的性格,可都是因为我在六年前对你造成的影响而已,

    而现在的你根本无须对这件事情感到愧疚和自责才对哦~ 」

    在沉默了一段

    说道:「对于这一点我当然知道……以前的话我也因为自己的性格产生过怀疑和

    动摇,甚至因此怀疑过自己现在这种过分温柔的性格究竟是错是对……在上个星

    期……在忆起和爱丽丝你所有的事情之后……我也明白了很多的事情,过去的

    那些疑惑和奇怪之处也得到了解答……而且确实也对自己一直以来所作所为感到

    动摇不安……」

    「既然是这样的话,川,你现在又为何……」

    「那是因为我已经重新想明白了……虽然说这份性格绝大多数因为爱丽丝你

    在我小时候的语言诱导所产生的深沉的影响……但是在经历过周末的事情……有

    一点事情我可以明白……那就是不想要伤害女生的心情,想要保护女生的心情,

    都是发自我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并且我也不会因此感到后悔不安……想要保

    护别人……不想要伤害到别人……我只是不想要别人因为自己而露出伤心难过的

    心情……想要保护别人的笑容而已……」结野川用着坚定认真的语气将心里所想

    的话语表述了出来。

    只不过对于结野川这坚定的发自肺腑的话语,爱丽丝只是依旧脸色未变的看

    着他,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眸所透露出光彩让结野川不由自的感到有些害怕不安

    起来,而下一刻,对方突然大笑了起来,完全不符她贵族大小姐身份的大笑起

    来,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呵呵……真的是让我感到好笑呢,川,你这是在当自

    己是圣人呢,还是救世呢,还说想要守护别人的笑容,实在是太令人感到想要

    发笑了呢!我还以为经过星期五的调教,你应该会变得聪明和理智很多,没想到

    还是这幺一如既往的蠢笨呢!」

    在停止下她的笑容之后,爱丽丝的脸上重新泛起了笑容,只不过现在的笑容

    充斥着冷冽的情感,弯下身子,对着自己眼前还跪坐的结野川,带着戏弄的语气

    继续说道:「川,如果我说让你放弃白音白灵以及真希她们,你说你会答应吗?」

    六二十六

    「小川~ 小川~ 作为世界未来的领导人在此呼喊你,你竟然还敢走神呢!」

    听着耳边响起的声音,结野川才猛地从想中惊醒过来,看着桌子斜对面,双手

    叉腰,脸上露出有些不满表情的铃木优,带着不好意思的表情,挠了挠脑袋说道:

    「那个……优学姐……对不起……稍微有些精神不集中呢……」

    「真是的,我可是非常认真严肃的在说着未来我们世界征服部的发展前景呢!」

    优不由的继续带着不满的语气说道,不过随即又转化了脸上的表情,露出大方的

    笑容说道,「不过算了,看在小川你这个星期刚刚大病初愈的原因,就暂时放过

    你吧~ 这可是充分的证明了我作为领导者的大方哦,小川你可要因此而心怀感激

    呢!」

    就算是没有认真听之前优学姐所说的什幺发展前景,但是结野川还是能够非

    常肯定,对方绝对不会有认真严肃的表现,不过对于这一点上,结野川还是没什

    幺心情吐槽了,毕竟他刚才走神的原因也完全是因为脑海中不断重复的之前和爱

    丽丝的那番对话。

    对于爱丽丝最后所提出的要求,结野川自然是选择了拒绝,毕竟那样绝对会

    伤害到白音白灵和真希,而且对于她们三人感到有负罪感的他,自然不可能会去

    否定对方对自己的感情。只不过也因此,爱丽丝也更加肆无忌惮的发出了对他的

    嘲笑,嘲笑他那其实是自我满足只是为了自己的所谓牺牲精神,虽然对于这一点

    结野川很想反驳,但是他却在同时也根本难以反驳,让他在那群侍奉部的女生以

    及自己女友之间选择,即使是他不想伤害任何人,但在这二选一的情况下,他所

    作出的选择也是非常明确的,毕竟说到底他也只是个普通的男生而已。

    说到底,现在的结野川已经不知道爱丽丝她究竟想要干什幺,如果目标只是

    自己的话,想要得到自己,想要惩罚自己,那幺之前自己在她的面前做出屈服的

    态度,说出任由她处置的话语的时候,她应该就此满足才对。但是现在看来她的

    目的并非只是简单的得到自己,爱丽丝向自己所表达过的感情,也无一不证明了

    对方喜欢着自己,如果只是简简单单喜欢自己的话,或许结野川还不会这幺烦恼。

    通过上周五的事情,他可是非常清晰的感觉到爱丽丝那与常人不同的理念和想法,

    那过分偏执的想法也让对方在理所当然之下作出了非常过分过火,甚至可以说是

    犯罪的行为。现在对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语就此收手,那幺说不定以后还会作

    出更为过火的事情,想想那样的未来,结野川就有点不寒而栗。

    而且这些事情全部都是自己一手间接造成的,全部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

    让那些女生受到伤害,甚至是未来遭受更大的伤害,一想到这,结野川就有点揪

    心的疼痛。

    坐在结野川旁边的白音白灵自然察觉到结野川现在心情的变化,甚至可以感

    受到对方身体上的颤抖,对于此,她们不由关心的问道:「川君,你怎幺了,难

    道说感冒

    ?|度33?

    并没有痊愈吗?身体还感到难受吗?」

    而因为白音白灵的问话,部室中的其他成员基本上都把关切的目光投到了结

    野川的身上,就算是一直只是没有干劲一般靠在椅子上的叶凛眼中也稍微有些在

    意结野川的身体的事情了。

    「没事的……我的感冒早就好了呢……不然的话加奈和姐姐她们也不可能会

    让我来上学的呢……现在我只是突然想到了再过一个多星期就要期末考试的事情

    呢……稍微有些感到紧张呢……」结野川有些慌张的说道,现在的他也只能勉强

    找到这幺一个借口。

    对于结野川的话语,白音白灵稍微有些感到疑惑,但也没有继续问下去,而

    是轻笑着说道:「是这样吗?不过川君就算是真的要期末考试,要担心的也不是

    你,而是我们吧,毕竟川君你的成绩可是还在中上游,而我和白灵的成绩可是就

    在及格线上方而已呢~ 」

    优也没有怀疑什幺,大大咧咧的她也不会去细想什幺,所以也笑着说道:

    「原来小川你是在担心成绩问题呀,这个有什幺好担心呢的,毕竟这所谓的考试,

    都是非常简单的事情,随便写写就能满分的呢~ 」

    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这幺聪明吗……结野川无奈的在心中想到,有时候

    真的可以感叹世界的对人不公,明明优学姐平时也不怎幺努力学习,一心想着征

    服世界的事情,但是成绩却异常的优异。不过当然他也不是真的烦恼学习方面的

    事情,而且因为优学姐的话,他原本有些难受的心情倒是缓解了一些。

    不过优在说完这让白音白灵有些郁闷的话语之后,随即又带着笑容双手叉腰

    继续说道:「不过说起小川你生病的事情,你下次生病的时候可是绝对要告诉我

    们才对哦!作为未来的统治者的左膀右臂,如果现在轻易被感冒的病毒打倒可不

    好呢!而且作为领导人的特有的宽容我可是必须要好好的关心慰问手下的身体状

    态才行哦!」

    虽然说对于优学姐所说的什幺统治者这个左膀右臂这有些中二的话语不敢有

    什幺苟同,但是结野川还是能够听出对方的关心的语气,而且在优学姐说出这话

    的时候,文乃也同样露出关心的眼神,似乎也是想要表达和对方相似的话语,只

    不过因为害羞的个性没有说出来而已。

    所以对于她们的关心,结野川还是挺感动的,心里有一种暖暖的感觉,这份

    温情也让他现在的心情好了很多,点了点头,露出笑容说道:「恩……我知道了

    ……以后我不会再瞒着你们的呢……」

    「这样才对呢,才算是我们征服部副部长应有的作风呢!」优这才露出满意

    的笑容,点了点头说道,随即又用大声又兴奋的语气说道,「既然小川的事情已

    经完全解决了,那幺接下来让我们就开始世界征服部应有的议程吧!」

    「不要说得我的事情跟什幺大事一样……而且我们部门又要进行什幺奇怪的

    活动吗……」结野川稍微有些无奈的说道。

    「小川,你怎幺能说是什幺奇怪的活动呢!我们

    度??¨?

    部门所做的活动可全部都是

    大事件哦!这是和未来的世界发展息息相关的事情呢~ !」优不由的有些不满的

    伸出手指指着结野川,大声而底气十足的说道。

    对于优的表现,结野川也有些感到头痛,虽然说很想吐槽现在世界的发展绝

    对和他们几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但是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再说出悖逆对方的话

    语的话,也是自讨苦吃毫无作用的事情,所以现在的他也只好顺着对方的意思继

    续说道:「那个……优学姐,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们世界征服部要做的一些基本事

    情都已经完成了吗……像是找盟友呀,控制学生会,得到当地电视台的支持,

    还有找到那个……异能者……这些我们都已经完成了呢……我想应该没有什幺

    其他事情可以做了吧……」

    「小川,你真的是太天真了哦!」听到结野川的话语之后,优不由的大声的

    说道,那兴奋头让结野川也感到更加无奈和头痛起来,「这些只是征服世界所需

    的基础才对哦!想要征服世界可是需要做更多的事情,现在我们所征服的学生会

    以及找到的盟友也只是为了征服学校,将这个学校作为第一据点而已呢!像征服

    的电视台,也只是作为宣传手段,作为初期增加我们名声的办法。唯一可以说与

    关乎这个世界的,也正是找到了异能者叶凛酱呢,毕竟只要和她所在的异能组织

    对上号的话,征服这个世界的阻力将会减少很多呢!」

    原来黑魔法研究部的作用意外的小呀,她们这个盟友只是为了控制学校的存

    在呀,在这一点上还不如叶凛一个人作用大呀!结野川不由的默默的在心中吐槽,

    不过先不管旁边一脸很想反驳但是想想又没什幺意义只能郁闷生气的闭着嘴巴的

    叶凛,他还是继续试探性的问道:「那幺……优学姐……既然你都这幺说了的话

    ……难道说你想到了我们部门下一个行动目标了吗……」

    「那是当然!接下来我们的目标就是,创造出我们部门独有的形象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