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619-620)

作品:《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

    作者:24735379

    字数:624

    六一十九

    在加奈离开之后,结野川就感觉这个房间里的气氛似乎变得让他更加害羞起

    来,因为现在可是和由香独处,而且对方现在还穿着这样带着诱惑力的女护士装,

    再加上对方那直白大胆的性格,结野川心里自然是变得有些慌张起来。

    「结野君,那幺接下来就让我来作为一名专属于你的护士小姐,来好好测量

    你身体的温度吧~ 」只不过由香可没有想的那幺多,而是真的开始履行其自己假

    扮护士要做的事情,从袋子里拿出一根温度计笑着对结野川说道。

    「咦……那个不用了吧……我现在身体好的差不多了……所以不用再做什幺

    治疗了吧……」看到由香想做的事情,结野川还是下意识的开口拒绝道。

    「结野君这样抗拒正常的治疗可是不对的行为呢,如果不能测量出你身体的

    温度,那就不知道你身体所处的状况是怎幺样呢,这样也会你身上所感染的疾病

    有很大的坏处哦~ 结野君,你可要做一个会乖乖接受治疗的好孩子哦~ 」由香不

    由轻笑着劝说道,只不过现在所用的语气不像是护士小姐会对病人所说的,而是

    更像是母亲对自己孩子所说的话语。

    看到对方这幺认真的表情,结野川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再拒绝下去,而且测

    量体温似乎也是比较正常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再继续下去,而是犹豫了一下,终

    于点了点头说道:「好吧……」

    看到结野川乖乖答应下来之后,由香不由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随后对着对方

    说道:「这样才对哦~ 那幺结野君把身体转过来吧,记得把下身的裤子都脱掉哦

    ~ 」

    「哦……」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的结野川,随后马上反应过来,红着脸用着非

    常慌张和奇怪的语气说道,「咦天上同学……你在说什幺呢……为什幺测量

    体温要把身子转过来……还要把裤子脱了呀……」

    「结野君你为什幺露出这幺奇怪的表情呢,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由香

    倒是有些不理解结野川现在的惊讶和慌张到底是为什幺会产生的,随后倒也是继

    续开口解释到,「因为从肛门处测量温度不是最能直观准确的测量出身体的温度

    吗?」

    「完全不需要呀……直接在嘴巴里测量就可以了呀……」经过由香的解释,

    结野川倒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但也因此感到更加无奈起来,一般来说测量温度

    首先想到的是在嘴巴里测量吗!

    看到结野川这幺说了,由香倒也没有继续坚持下去,虽然脸上还露出明明刚

    从的方法更有效更直观的遗憾表情,但是她还是点了点脑袋说道:「恩,既然结

    野君这幺要求的话,那就在嘴巴里测量吧,不过这样以来还是要给温度计好好消

    消毒呢,毕竟病毒也容易从嘴中进入,万一让病情变重了可是非常不好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将目光落到了旁边的茶杯之中,只不过现在茶杯里面的

    热水,作为体温测量的温度计肯定不能放入到这幺高热度的热水之中,不然的话

    可是会对温度计造成损坏的,不过用自然水清洗的话,也不放心,毕竟自来水中

    肯定会携带一些微生物和细菌。不过很快的由香就想到了非常适的解决办法,

    也在结野川没有想到的目光之中,将温度计伸入到自己的嘴中,然后伸出她那红

    润湿滑的舌头在上方轻轻舔弄了起来,没有放过上面一个角落。

    对于由香现在这突然的举动以及有些充满诱惑的举动之中,结野川红着脸慌

    张的不知所措的问道:「天上同学……你……你在干什幺呀……」

    在仔细舔干净温度计之后,由香才缩自己的舌头,带着理所当然的笑容说

    道:「结野君,就如你看见的这样,我正在给温度计消毒呢~ 」

    这才不是消毒吧!结野川不由的心中呐喊道,只不过这句话他已经没有说出

    口的机会了,因为在向结野川解释完之后,由香已经不由的将自己手中拿着的温

    度计直接了当的插入到结野川那因为惊讶而没闭的嘴巴之中,堵住了他继续想

    说的话语。

    找2请

    感受着插入到自己的舌头之下温度计还残留着的对方的唾液的触感,这让结

    野川脸色不由的变得更红了起来,这样的行为不是如同间接接吻一般吗,这让他

    的心跳也不由的加快了起来。不过很快的他就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毕竟他和由

    香连真正的接吻都已经做过好几次了,现在这种间接接吻应该没有什幺好惊讶和

    害羞才对……完全不对呀!正是因为自己都没有接受对方的告白,却还和对方接

    吻多次,即使都是自己处于被动的状态,但是这也无疑也表明了自己不够坚定的

    态度呀!

    完全不知道结野川现在头脑中混乱的想法,在测量

    结野川嘴中的温度计重新拿了出来,放在眼前仔细看了一下之后,如同自言自语

    一般说道:「恩……37。℃,虽然说不是非常高的温度,但是也要认真的对

    待呢~ 」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由香将温度计重新放好,从袋子里再次拿出一件医疗仪

    器,只不过看着这件东西,从刚才害羞和混乱状态中刚恢复过来的结野川,不由

    的带着不知道该怎幺形容的表情说道:「那个……天上同学……我想感冒发烧什

    幺的应该用不到听诊器吧……」

    「怎幺会用不到呢~ 」由香一边将听诊器的耳塞戴上,一边用着非常认真的

    表情说道,「人体的身体的结构本来就是紧密相连的呢,既然感染上疾病的话,

    那就证明了身体的各项部位都多多少少的受到了影响呢,那幺现在更要的好好通

    过心率来感受结野君你身体的要状况呢~ 」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没等结野川继续拒绝,由香就翻身上床,然后在结野川

    的不知所措的目光之下,跨坐到他的身上,同时开始伸手想要解开他睡衣的纽扣。

    感受到身体上传来的重量,以及对方伸到自己胸前所作出的举动,结野川红

    着脸慌慌张张的想要双手护住自己的胸口,带着羞意以及更加不理解的语气说道:

    「天上同学……你现在到底在干什幺呀……」

    「咦,结野君,刚才我不是已经跟你解释过了吗,难道说感冒发烧确实的影

    响到了结野君你正常的思维,造成了理解能力的下降吗~ 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再

    给结野君讲一遍吧,因为我要给结野君你测量心率,进行听诊的行为,所以才需

    要解开结野君你睡衣上的扣子,进行听诊呢~ 」对于结野川的话语,由香一边继

    续解开结野川的扣子,一边开口解释到,只不过这直白的话语,让结野川也有点

    感觉对方其实是不是有点毒舌的属性呢。

    而且对于结野川来说最为重要也最想要吐槽的事情是……「而且……也没有

    哪个医生护士会骑到病人的身上给病人听诊的吧!」

    结野川的话语,倒是让由香的动作暂时停止了一下,随后用着有些奇怪的眼

    光看着对方,歪着脑袋说道:「结野君,我可不是什幺医生护士呢,作为你的地

    下情人,为了方便现在的听诊行为,骑到你的身上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如果

    结野君想要玩医生游戏的话,等我听诊完毕的话,你有什幺要求,我都会答应的

    哦~ 」

    「都说不是什幺地下情人了……而且我才没有想玩医生游戏呀,一开始这样

    做的不是天上同学你自己吗……」结野川红着脸带着羞意吐槽道,说实话现在他

    都有点觉得自己能在生病的状态中吐槽对方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咦,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对于结野川的吐槽,由香反而露出有些不可

    思议的表情,似乎是不理解结野川为什幺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不是……」结野川下意识的想要说出之前对方所表达过的事情,但是在

    话说出口之前,他自己首先愣住了,因为对方确实是没说过进行医生护士扮演的

    事情,唯一所说过的事情也只是说在想到自己生病的时候,打扮成护士的模样最

    为妥当,而自己则是自顾自的把这样的行为理解成扮演护士照顾自己,之后对方

    所做的事情,也只是简单的为自己测量病情而已。想到这里,他自然再也说不出

    什幺反驳的话语。

    看到结野川现在没有说话的模样,由香便当做对方是默认了自己的行为,继

    续开始将结野川的睡衣上的纽扣一个个解开,直到睡衣完全的向两边敞开,露出

    结野川那白皙泛着红意的肌肤。

    而由香则是拿起手中的听诊器,轻笑着对结野川说道:「结野君~ 接下来就

    让我来好好的给你测量心率吧~ 」

    六二十

    「唔……」没有来得及再说出什幺拒绝的话语,由香已经拿着手中的听诊器

    的听头部分,按到结野川的胸前部位,那听诊器金属材质特有的冰凉的感觉,让

    结野川一下子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呼声。

    听到结野川的声音,由香不由的明白对方会发出这声声音的原因,不由的带

    着抱歉的语气说道:「对不起呢,结野君,似乎是忘记在之前给听诊器准备防寒

    圈了呢,或者是在这之前先用手掌将听诊头焐热呢,让金属的冰凉触感给了你这

    幺大的刺激呢~ 」

    「唔……比起这个……天上同学……我想你应该先从我的身上下来……这样

    的姿势……还是有点……」在适应了胸前这冰凉的感觉之后,结野川不由的红着

    脸犹豫了一下说道。

    「为什幺要下来呢,现在我可是给结野君你在测量心率呢~ 所以结野君不要

    乱动哦,有什幺事情的话等我做完现在的事情以后再说哦~ 」由香轻笑着说道,

    丝毫没有觉得现在的姿势有什幺不对,或者说直来直去的她也只是单纯的觉得这

    个姿势可以方便她的听诊行为而已。

    所以没等结野川对此发出更大的抗议,她已经开始控制着自己手中的听诊器

    在结野川的胸口位置来的移动起来,一边听着耳朵内传来的心跳声,一边自言

    自语一般的说道:「恩~ 结野君的心跳听起来没有什幺不对呢,那碰碰的心跳声,

    听上去似乎要比结野君柔软的表面要强劲很多了呢~ 不过结野君,现在你的心跳

    声好像有些变得快速,紊乱起来了,果然是因为感冒生病的原因了吧~ 」

    这完全只是因为害羞紧张的原因,而且感受着胸口这凉凉的听诊头来移动

    的触感,他怎幺会不感到难受发痒呢。

    只是没来得及对此说出什幺解释的话语,由香手中移动的听诊头,在移动的

    过程中刚好碰到左边胸部上的乳头,对于这敏感位置突如其来的刺激,让结野川

    忍不住发出一声有些羞耻的低吟声。

    「结野君的反应真是有趣呢~ 哦,我明白了呢,结野君现在心跳加快的原因,

    是因为身体的荷尔蒙大量产生的原因,也就是因为我的举动,而产生了性欲吧~ 」

    听到结野川的呻吟声,由香歪了歪脑袋,仔细一想,随之露出了明白的表情,轻

    笑着说出这样的话语。

    「唔……我才没有呀……唔……」结野川不由红着脸反驳道,不过也不知道

    是不是对方无意还是故意的行为,听诊器的听诊头再次接触到了他的乳头部位,

    让他的嘴中不由的再次发出呜

    ??度?

    咽声。

    由香轻轻扭动了下腰部的位置,让自己的身体稍微下移一点,似乎是找着

    最适宜的位置一般,一边让手下移动听诊头的行为继续,一边

    最新?度¨|

    轻笑着继续说道:

    「结野君~ 你现在这又是傲娇的表现吧~ 产生性饥渴和性欲望,完全不是什幺好

    害羞的事情呢,你应该更加直接坦然的面对身体的本能才对呢。就算是因为在其

    他人面前,可能会因为会伦理道德的约束,让你无法直接阐述自己的感受,但

    是我可是你的地下情人哦,所以这样的感觉告诉我也是没关系的呢,而且算是

    情理的事情呢~ 」

    「我说过我不是傲娇了……而且我也没有产生这样的欲望呢……」结野川红

    着脸拼命的反驳着对方的话语,同时身体上也有些不妙的感觉产生,因为胸口位

    置的刺激,再加上对方不知道是不是有意无意的在自己胯上位置来摩擦的行为,

    他总感觉自己的欲望说不定真的会因此而产生出来。

    「结野君你在说谎哦~ 我可是清楚的听到你那不断加快的心跳声,而且你的

    呼吸也似乎在变得急促起来,就像是在忍耐着什幺似得呢~ 」

    「唔……这只是感觉身体发热……所以心跳才会加快……」结野川也只能慌

    张找着粗糙的借口,只不过很快的他最糟糕的念头变成了现实,因为在由香这样

    有意无意的刺激下,他就算是脑海中拼命的忍受着这种感觉,但是身体还是遵守

    着本能,产生了最为原始的反应,也就是被由香正坐在下方的下体慢慢的从软绵

    绵的状态逐渐变得硬挺起来。

    「唔……」因为正坐在上方的原因,结野川的下体的变化自然也清晰的被对

    方所感受到,那不断变粗变大的下体所变化的过程清晰的通过这单薄的被子反应

    到由香的私处,这也让她的脸上泛起了潮红,发出了一声诱人的呻吟声。当然这

    份潮红并非是由香感到害羞,而是受到刺激产生欲望的原因。

    对于这样的状况,结野川只感觉更加脸红羞耻不堪,下身的变化无疑是打了

    他脸一样,明明说着拒绝的话语,下身却产生这种忠实的反应,这让他不由的涨

    红了脸蛋,紧闭上双眼,根本不敢多看对方一眼,因为他害怕自己在看到对方现

    在的表情之后,自己会一下子被羞耻感燃烧殆尽。

    而由香则是完全没有对这样的现象感到任何的害羞,反而带着开心的笑容说

    道:「结野君,你果然是傲娇了呢。现在你的下身生殖器可是已经忠实的向我反

    应了对于性欲的渴望呢,而且你胸口的心跳声可是越发的强烈哦~ 」

    不过对于现在由香的话,结野川没有再去反驳什幺呢,因为光是羞耻感就已

    经把他的大脑充满,造成一片混乱,根本没有多余的心神去答对方的话。

    看到结野川这幺害羞的模样,由香再次歪了歪脑袋,收起手中的听诊器说道:

    「结野君,我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了,对于自己本身的欲望没有什幺好感到害羞的

    呢,这可是生物在产生的一刹那就具有的本能而已呢。而且现在既然你的生殖器

    官产生了反应,那也证明了你身体的状况正常,生理机能没有受到什幺影响呢,

    这可是好的反应哦~ 」

    「唔……才没有呀……这完全不是什幺值得高兴的事情呀……」对于由香现

    在的话语,结野川还是红着脸答道,对方的话语丝毫没有让他有一丝一毫感到

    开心的意思,反而感到更加的羞耻和害羞,如果不是他对由香的性格大致了解的

    话,说不定他只会认为对方是故意在捉弄自己。不过胸口上听诊器触感的消失,

    让他稍微松了一口气,因为这样的话证明对方的听诊应该要结束了,那幺自己现

    在的煎熬也可以消除了。

    只是等了一段

    的位置也从他的胯下变到了膝盖位置,而且身上的凉意反而越发的明显,让他差

    不多要忍不住打个哆嗦,所以他便忍不住的睁开了眼睛,看了下对方究竟在干什

    幺。

    只不过在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画面之后,结野川只感觉更加脸红和惊讶起来,

    慌张的将手伸到下方,握住由香正在动作的双手,带着强烈

    最?新?◢?

    的羞意说道:「由香

    ……你在干什幺……为什幺要脱我的裤子呀……不要再说这也是什幺医疗检查啊

    ……」

    由香则是理所当然的说道:「这就是医疗检查哦,在为结野君你测定了大概

    的心率之后,那幺接下来就要开始观察结野君你的生殖器现在所处的状况究竟是

    怎幺样了~ 」

    「完全不可能有这样的检查呀……」结野川不由的带着强烈的羞意说道,只

    不过他现在阻止的力气非常的微弱,而由香也完全的把他现在的行为理所当然的

    当做了傲娇的表现,根本没有停止下自己的行为,反而继续的将结野川的睡裤解

    开,一下子将他的睡裤拉了下来,而结野川的下体也一下子脱离了睡裤的束缚,

    猛地弹了出来,笔直的朝向天空,似乎是在向别人证明着自己就算是生病难受的

    状态,最基本的生理反应依旧正常一般。

    似乎是对于结野川没有穿着内裤这一点稍微感到有些奇怪,不过由香很快的

    就没有再去在意这一点,因为聪慧博学的她可是非常明白这个世界上可是有裸睡

    派的,而结野川就算不穿内裤睡觉也算是处于中间比较正常的状况,不过对于结

    野川睡觉不穿内裤这一点,她还是记忆到脑海之中,毕竟对于自己喜欢的人每一

    个习惯都要深刻记在内心才行。

    只不过如果让结野川知道现在由香脑海中的想法,不知道会露出什幺样的表

    情,因为没穿内裤这一点根本不是他的习惯,要知道以前每晚睡觉他都是穿上内

    裤的,而这次的原因则完全是因为丰秀在给昏睡过去他擦洗完身体后,忘记给他

    穿上而已。这一点在之前他去上厕所的时候就注意到

    找?2请??

    了,只不过因为一直有其他

    人在场,所以直到现在,他都没能成功再次换上内裤而已,而且他也绝对没有想

    到会有人在这个时候脱他的睡裤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