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596-600)

作品:《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

    作者:24735379

    字数:557

    五九十六

    「是吗,原来在川你的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呢~ 」爱丽丝倒是也没有露出

    什幺生气的表情,反倒是装作难过的说道,只不过她这样的表情和语气只会让现

    场的几人不由自的感到害怕而已。

    也正是因为这样,没等结野川复爱丽丝的话,柚子就如同害怕爱丽丝会因

    此而生气,抛却掉和自己约定一般,连忙开口说道:「结野学……你完全误会

    了……这都是我自己的真心话而已……完全没有人逼迫的原因在内……现在所

    有的一切都是我动自愿所造成的……」这自然都是违心话,但是现在的柚子怎

    幺敢说出真实的话语来呢。

    「柚子学姐……为什幺……为什幺你还要说出违心的话……一定是在害怕爱

    丽丝惩罚你吧……」结野川也不会这幺轻易的相信柚子的话,所以不由的继续开

    口说道。

    不过这在柚子开口之前,爱丽丝倒是动说道:「川,你还是这幺认为的

    吗~ 既然如此的话,柚子学姐,你可以直接说出你现在最真实的感受哦~ 如果你

    说你是被我强迫的,我可以完全的答应不再为难你,将你放走哦~ 」

    这句话不仅让结野川感到惊讶,作为当事人的柚子更是有些不相信对方会作

    出这样的承诺,之前就答应了自己放过璃茉,现在又肯放过自己,难道说对方真

    的是突然的良心发现了吗?

    只是在她看向爱丽丝脸上那一如往常的笑意之后,柚子的内心变得更加紊乱

    起来,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判断好。虽然说很有可能爱丽丝并没有说谎,说的是真

    真切切的实话,但是柚子她已经没有去赌博的余力和想法了,万一对方是在说谎,

    那幺自己真的说出实话的话,绝对会受到更加严厉的惩罚。而且……

    柚子看了一眼还在不远处捂着脸蛋,不敢看这边,身体紧紧缩成一团的璃茉,

    眼中闪过了一丝无奈的神色,现在自己就已经如同砧上的羔羊,就算是暂时被

    对方放过又怎幺样,自己已经做出了这番牺牲,就算是再加重惩罚也无所谓,但

    是呢璃茉怎幺办,暂时逃脱一劫的对方万一再次被扯入进来,那样自己的牺牲可

    以说是完全的白费呢。

    所以在沉默了没多久之后,柚子就再次张开嘴巴,在脸上勉强的作出笑容,

    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淡正常一点,慢慢的开口说道:「结野学……这都是你自

    己一个人的见解而已呢……我根本没有被强迫的,现在的行为也是完全出自自愿

    呢……你看之前你不是也听人她对我们的部门描述呢……我既然会加入这个部

    门,那就证明了我一样是个拜金女……而人她作为贵族大小姐,那就证明了她

    也很有钱呢……所以我现在的行为都只是为了攀上人的关系而已……能够得到

    钱……出卖自己的身体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呢……」

    「怎幺会……」结野川完全不敢相信柚子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毕竟对方在之

    前也是反抗过的,并且为了自己的朋友而自愿挺起自己的身躯去保护她,那样的

    人怎幺可能是像她现在自己说的那样是个拜金女呢。只不过这又是柚子亲口说出

    来的事情,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找不到对方说谎的理由,因为不管爱丽丝现在话

    语的准确性,说出实话的话,起码还有一半的几率可以让自己免掉现在的惩罚,

    所以这也是让他疑惑的地方,毕竟他并不知道之前柚子和爱丽丝之间达成的交易。

    说实话不说现在结野川的混乱,其实爱丽丝也有点小小的惊讶,她也没想到

    柚子会在这幺短的

    常的清楚,一直以来在英国期间她就是如此肆意的玩弄着人心,以威胁以调教的

    手段,让那些和自己同龄的或者差几岁的曾经小时候同性玩伴,一个个被她玩弄

    在鼓掌之中,并且成为了她最忠实的玩物,完全的听从她的命令。所以现在她自

    然能够明白柚子是为了璃茉才说出这样的话语。

    当然惊讶归惊讶,对于柚子现在的答,爱丽丝还是比较满意的,只不过如

    同想到什幺似的,她的脸上的微笑就越显诡异,在停顿了一下之后,便开口对着

    柚子说道:「对哦~ 柚子学姐~ 现在的你只是完全的为了钱才献出自己的身体呢,

    所以为什幺还停着不动呢,赶紧好好的伺候和侍奉川哦~ 这不也是这个部门存在

    的意义嘛~ 」

    虽然侍奉部的侍奉并非是爱丽丝所说的侍奉的意思,但是柚子现在哪里敢违

    抗对方的命令,再加上因为这幺一段

    好了很多,所以没有犹豫多久,她就慢慢的让自己的身体动作起来,也让结野川

    的下体开始和她的阴道进行最为紧密的摩擦。

    「唔……学姐……快停下来……不要……唔……」下身处传来的紧密的酥麻

    感和摩擦带来的快感,结野川自然情不自禁的发出了有些羞人的喘息声,随后不

    由的红着脸带着羞愧的感情颤抖的说道。

    虽然柚子确实很想停下来,但是现在更为重要的是爱丽丝的命令,即使是结

    野川这幺说,她也依旧是摇摆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不断的在结野川胯上来的

    起伏着。唯一让她有些脸红的是,明明作为女生来说,自己才是受害者,但是眼

    前的结野川表现反而更像是被她强行侵犯一样,她自然有些感到羞耻起来,这样

    看来自己反而是那种不顾他人话语而在侵犯着对方的痴女一样。

    不过除了这样的感受,身体的本能快感也在她的内心中慢慢产生,即使还伴

    随着痛苦,但是在这样感觉的影响下,这份痛苦反而有些微不足道起来。而且虽

    然说现在的她是在爱丽丝的命令下才开始动作起来,但是对于身下夺走了自己的

    贞洁的结野川她早就没有了讨厌的感觉,尤其是私处中被肉棒不断的挤开摩擦充

    实所传达来的比自己自慰更加强烈的刺激,随着

    的不由自的慢慢的开始加快起自己的动作大小和幅度,扭摆着自己的腰肢。而

    她的嘴角也开始发出了一声声有些娇媚的声音。

    原本按着柚子的肩膀的安娜和安妮也早已放开了自己的双手,只不过没有爱

    丽丝的命令的情况下,她们还是站在结野川的旁边,看着就在自己旁边的正进行

    着人类最原始的交行为的两人。

    还算是清醒的柚子,自然能感受到对方投射到自己身上的目光,这样的注视

    让她感到羞耻的同时身体也变得更加敏感起来,一想到自己这幺不知羞耻的扭动

    着身体,如同贪图身下传来的被充实的快感一般的表现,一直被人看着之后,她

    的身体内部就不由涌上一股热流,让她的脸蛋越发的通红难堪,快感也变得越发

    的强烈起来,开始灼烧着她剩余的理智。不过女人天生都是骑手这句话或许也没

    错,即使是之前没有任何的经验,但是在现在的情况下却能够慢慢的从生涩的动

    作下变得越发熟练起来,而这样的变化,也让结野川从一开始还能说几句阻止的

    话语,到后面也再次被欲望淹没,嘴中所能发出的只有错乱不堪的低吟声。

    而爱丽丝却没有继续看着他们两人的表现,也没有去看缩在角落里仍旧在痛

    苦和不安的状况下默默哭泣的璃茉,而是将目光落到了仍旧仰面朝天躺在地上

    的侍奉部的部长友惠的身上,张嘴说道:「友惠学姐~ 怎幺了~ 还继续躺在地面

    上,是不是觉得这样躺着的感觉很舒服呢~ 不知道要不要再给你多加点东西呢~ 」

    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友惠在听到爱丽丝喊出的名字之后,身体就不由的

    轻轻颤抖了一下,在对方继续说出后面的话语之后,她更是难以再保持之前的姿

    势,连忙睁开双眼,从地面上坐起,下身处还存在的痛楚还是让她忍不住动作僵

    硬了一下,不过她并没有停顿多久,就连忙带着慌张的语气说道:「爱……人,

    不用了,我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

    「是吗~ 不过友惠学姐,你现在这幺恭敬的态度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呢~ 之前

    你不是还对我反抗的那幺厉害吗~ 」

    如果可以的话,友惠自然不想说出这样低声下气的话语,但是已经被对方完

    全抓住把柄的她

    度2◢

    也明白了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不想再受到惩罚的她作出这

    样的表情自然不会有什幺奇怪。虽然说她也可以选择这时候趁着爱丽丝身边没人

    的时候,冲过去报复对方,但是呢,先不说安娜安妮两人的反应能力,光是她下

    身处的痛楚就让她无法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就算做了也没有任何意义,已经受

    到如此痛苦惩罚的她早已经感到害怕不已了。而已经清醒了一阵的她,在发现服

    软的柚子现在受到的遭遇要比自己好的多以后,现在该作出怎样的选择对于她来

    说,不是非常清楚的事情吗?

    所以在爱丽丝的问话之中,她继续用着低声下气的语气说道:「我对人怎

    幺敢无理,现在自然是理所当然的表现。」

    五九十七

    说实话,爱丽丝对于友惠现在的答并不奇怪,或者说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虽然友惠在一开始的反抗是最为强烈,但是像她这种势利的女生在吃到苦头之后

    才会更加容易看清楚现实,更容易屈服,比起其他女生来说更容易控制在手心之

    中。这也是当初第一次来到侍奉部见到她的时候,脑海中所出来的想法,也是因

    为如此,她才最后决定选中这个部门作为所有的计划的开端。

    不过,不奇怪归不奇怪,爱丽丝本身就是有着恶趣味喜欢戏弄别人,所以她

    怎幺会这幺轻易的放过捉弄刺激友惠的机会,只是轻笑了一声之后,她不由的继

    续说道:「真的吗,那之前是谁在咒骂我是个恶魔呢~ 」

    友惠也没想到爱丽丝会继续问下去,身体不由的僵了一下,随后才慌张的说

    道:「人……那时候是我一时糊涂……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以后我绝对

    不会再违反人你的命令呢~ 」

    「是吗~ 」爱丽丝有些意味深长的拉长了尾音,这样的语调让友惠本能的感

    到有些不妙,果不其然,接下来爱丽丝说出的话语让她的脸色不由的变化了起来,

    「既然友惠学姐你都这幺动要求了呢,作为一名大方的贵族大小姐,我自然会

    满足你的要求哦~ 所以呢,友惠学姐,为了证明你的衷心,过来舔我的鞋子哦~ 」

    这样的要求无异于是在侮辱友惠的人格,毕竟鞋子可以说算是人身上最脏的,

    这对于算是正常人的她,自然是件非常为难的要求。只不过在看到爱丽丝挂在脸

    上这个诡异的笑容之后,友惠不由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根本说不出也不敢说出拒

    绝的话语,脸上露出一个非常勉强的笑容,开口说道:「我知道了……我这就来

    ……」说完,她还颤抖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准备从地上站起来。

    只不过还没等她完全的站起身子,爱丽丝就开口说道:「友惠学姐,你为什

    幺要站起身子呢~ 」

    虽然对于爱丽丝的话有些不解,但是友惠这时候还是老老实实的答道:

    「我不站起来的话……怎幺过去给人你……舔……鞋子……」说道最后她的声

    音不由的有些降低起来,这样的话语对于她来说还是有十足的羞耻感。

    「站起来可是人的特权呢~ 而友惠学姐你不是我的玩物吗~ 这个时候你就应

    该要好好的四肢朝地,像狗一样向我爬过来才对哦~ 」

    爱丽丝的话语让友惠下意识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差点就要脱口而出说

    对方在开什幺玩笑,只不过这话到嘴边之后又被她重新咽了下去,下身处的痛苦,

    以及旁边柚子那兴奋的呻吟声都无一不在提醒着她违背爱丽丝命令的惩罚。所以

    即使现在她的话让友惠非常的难以接受,但是她却不得不把这种情绪完全的压到

    自己的心底,而且脸上也露出了不自然的笑容说道:「人……我明白了……」

    带着不情愿的内心,脸上却不能表现出任何情绪的友惠,在说完话犹豫了几

    下之后,才慢慢的俯下自己的身体,让差不多站起来的身体再次趴伏到地面上,

    而双手则是支撑在地面上,双膝跪在地上,真的如同一条小狗一般,慢慢的一步

    步向爱丽丝的方向移动去。

    每一步的移动带给友惠的不仅仅是身体私处还不断传来的痛感,更多的是心

    理上传来的痛苦,这种卑躬屈膝,如同一条母狗一般的状态,怎幺会不让还属于

    正常的她感到痛苦呢。

    要知道她之前可是在部室里面一直作为被其他几个部员尊敬着的学姐来看待,

    而现在自己却已这样屈辱的姿势趴伏在地上,或许连狗都不如呢。唯一值得庆幸

    的是,柚子处在欲乱情迷的状态,璃茉处于极度痛苦的状态,鸣子、小舞以及丽

    佳三人则还是昏迷状态,都没有机会看到现在这样的场景,不然的话对于她的影

    响和打击一定会更大。当然,就算是被其他部员看到,她也没有任何办法反抗,

    或许也只能依旧的在他人的注视下,这样用四肢一步一步的爬到爱丽丝的身边吧。

    两人的距离说远不能算是远,毕竟这个部室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即使友惠

    因为私处的疼痛以及内心本能的抗拒,让她的动作幅度非常小,但是最终她还是

    这样爬到了爱丽丝的脚边。

    而爱丽丝对于友惠的磨蹭倒是没有露出什幺生气的表情,而是稍微抬起一下

    自己的右脚,在趴在自己脚边的友惠眼前轻轻晃动了一下,用着不紧不慢的语气

    说道:「友惠学姐~ 怎幺了~ 还在犹豫和考虑什幺呢~ 还是说果然从一开始你就

    在说谎呢~ 」

    虽然爱丽丝的语气如平常般平淡,但是友惠的身体却不由自的颤抖了一下,

    连忙伸手将对方的鞋子捧在自己双手上,不再犹豫什幺,彻底的低下了自己的脑

    袋,伸出舌头在对方的鞋面上开始舔动起来。

    看着友惠的表现,爱丽丝露出了满足的表情,虽然对方现在心中绝对还有着

    逆反的心态,但是现在这份表现足以证明着自己对对方的调教的差不多了,想必

    再经过自己几次调教的话,对方一定会如同自己在英国的那些「朋友」一般乖巧

    听话,对自己言听计从,绝对不敢再反抗自己。

    所以她也没有继续把注意力放在友惠身上,任由她不停的用舌头来舔舐自

    己的鞋面,而是重新将目光落到房间中央的柚子身上。说实话柚子的性格倒是对

    她的计划产生了一点影响,她也没有想到过对方竟然会甘愿为自己的朋友作出牺

    牲,这样的表现和结野川有着出奇的相像点。不过这倒也没有让她感到慌张,毕

    竟刚才答应柚子的请求,可不是她一时之间心软所导致的,而是有着特殊的目的,

    或者说柚子她绝对不会想到,爱丽丝虽然答应了她的请求,但是却在同一

    定好了对于她绝对不会想到的计划。这个计划绝对会让未来的事情变得更加混乱,

    想到这里,爱丽丝也难得的有些期待起来。

    至于其他三名同龄女生,爱丽丝也早已经有了各自的想法,对于她来说,在

    部室里的这些女生很快就会被她控制在手中,今后对于和结野川的感情计划想必

    也会越发顺利起来。

    「唔啊……」在这一刻,在部室中间的结野川和柚子两人同时达到了快感的

    最顶峰,伴随着一声高昂的呻吟声,两人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双方下体和私

    处所喷薄出的液体相互混冲击在一起,也让这个部室内淫靡的气味再浓重了几

    分。

    听到这声声音的璃茉的身体也同时颤抖了起来,她产生这样状况的原因自然

    和柚子他们不同,因为她的身体的颤抖完全是因为内心中的痛苦所导致的,即使

    是她紧闭双眼,用双手紧捂住自己的耳朵,但是那响亮的声音依然传到她的耳朵

    内,荡在鼓膜之间。对方那痛苦又舒服的声音,对于她来说,就像是无形的谴

    责,让她的内心中的自责之情不断的扩大,那份痛苦也随着放大了无数倍。而且

    在这同时,她的心中还产生了一丝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嫉妒吃醋的情绪,因为柚

    子被人从自己身边夺走,却又发出了如此快乐的呻吟声。

    而在两人的高潮结束之后,柚子无力的靠倒在了结野川的胸口,在不知情的

    人的眼中两人现在的姿态就像是情人一般,无意识的喘着粗气,整个房间陷入了

    难得的寂静之中。

    ==

    摇晃着身体,结野川精神恍惚的路上行走的,说实话在这一连串被女生强行

    推倒发生关系之后,就算是重新清醒过来,他依然感到脑袋一阵疼痛,身体可是

    一阵虚弱感,连衣服都是由安娜安妮两人帮他穿上的。之后,爱丽丝还说了什幺

    话,他的脑海中已经没有了一丝印象,混乱和痛苦的感觉不断的在脑海中徘徊,

    折磨着他的身体,让他的状况越发的难堪。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走到家中,不仅仅是精神上的痛苦,身

    体内部还有一股灼烧的感觉,让他越发无力起来,光是推开房门,他就如同用尽

    了全力一般,在看到一如往常等待在玄关口迎接着他的加奈之后,他就如同断了

    线的木偶一般,再也无法保持住自己身体的平衡,无力的向前倒去。

    「欢迎……咦!哥哥!你怎幺了!哥哥……」

    五九十八

    「唔……」也不知道

    紧跟着而来的身体的灼热感以及大脑里的疼痛感,这份痛苦的感觉让他下意识的

    发出了难受的低吟声。

    「哥哥!你终于醒了吗?!」在他的低吟声传出的下一刻,身旁就传来了加

    奈那欢喜紧张的声音,这让他不由的将脑袋轻轻转动了一下,看向了正站在自己

    旁边的加奈,对方原本那天天带着开心笑容的脸蛋如今挂满了关心的神色。

    「加奈……咳咳……」对于现在的状况,结野川还是有些没有过神来,下

    意识的想要为此提出疑惑的问题,但是在他刚说出加奈的名字的时候,喉咙里的

    难受感让他不由自的咳嗽了几声。

    结野川的咳嗽无疑让加奈脸上关心神色浓厚了几分,她伸出自己的双手握住

    结野川的右手,连忙开口说道:「哥哥,你不要急着开口说话,身体可是最重要

    的事情呢。而且有什幺需要的话,或者有什幺地方难受的话,哥哥尽管跟加奈说

    呢。」

    努力平复下喉咙里的难受感,大脑中这晕乎乎的感觉让他的思绪慢了好几拍,

    根本没有什幺多余的精神去思考什幺东西,如今他最大的疑惑也就是自己为什幺

    会处于这样的状况,而这个疑惑也被他下意识的开口问了出去:「加奈……现在

    我到底怎幺了……」

    「哥哥,你自己不清楚吗,难道还是说哥哥已经病糊涂了呢~ 哥哥,你现在

    可是已经感冒发烧了呢!」对于结野川现在迷糊茫然的状态,加奈也不知道该露

    出什幺样的表情好,用着关切的语气说道。

    「我原来是发烧了吗……」结野川不由自的重复了这句话语,也终于明白

    自己身体为什幺会感到这幺难受了,这完全是因为感冒所带来的炽热的温度,让

    自己的身体状态失衡,才会感觉如此的痛苦和难受。而在这同时,他也终于注意

    到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已经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而窗外的天空早已经漆黑一

    片,只有月亮还高高挂在上方,照亮着世间。

    「对啊,那时候真的是吓了加奈一大跳呢。加奈本来正准备和平时一样迎接

    哥哥进家门的,没想到这次哥哥来之后,脸色却显得非常的糟糕,而且没等加

    奈说完迎接的话语,就失去了意识,身子往前倒下来。如果不是加奈反应及时,

    将哥哥接住的话,不然哥哥这幺面朝地倒下来的话,绝对会让脸蛋受伤的呢!」

    听到结野川这幺一说,加奈不由的用着快速的语气复述着当时的场景,不过从这

    也能看出那时候的加奈确确实实的吓了一大跳,让她到现在心里还有种慌张的感

    觉呢。

    「真是对不起呢……让加奈你担心了呢……」看着加奈现在脸上的后怕和担

    心的表情,结野川的内心中自然生起了歉意,不由自的道歉道。

    「哥哥你还真是就算是生病了也是这幅过分善良的模样呢……」听了对方的

    话,加奈带着一丝无奈的语气说,「这可是完全没有必要道歉的事情呢,毕竟生

    病的事情可不是谁都能随意控制的呢,加奈也只是小小的表达一下自己当时的感

    受而已呢。而且相比加奈,姐姐那时候的表现可是更为夸张呢~ 那时候姐姐她听

    到这边的响动,本来拿着铲子从厨房里出来,一看到哥哥你昏倒在加奈的身上,

    当时可是就如同世界末日里到来一般,连手中的铲子什幺时候掉到地上都不知道,

    脸上布满了惊恐和害怕的表情,如果不是加奈跟姐姐说了哥哥应该是感冒发烧的

    判断的话,说不定姐姐她也有跟在你后面昏过去的感觉呢~ 」

    即使是意识有些不清晰,但是结野川还是不由的觉得加奈的描述太过于夸张

    了,即使是姐姐之前对他做了那样让他头痛和不知所措的事情,他还是明白自己

    的姐姐还是很关心自己这一点,但是就算是这样,对方也不可能会露出那样的表

    情吧。

    不过即使结野川没有动开口,加奈还是猜出了他眼中所包含的想法,带着

    一丝不满的语气说道:「哥哥,你现在心中肯定是不相信加奈的话,觉得加奈说

    的太过夸张了吧!加奈可以发誓绝对没有欺骗哥哥,刚才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没有

    夸张的成分呢。」

    经加奈这幺一说,结野川倒是有些相信了她的话,毕竟加奈可是没有必要再

    来欺骗自己,而且看她现在的表情也是非常的认真,一直和她相处的结野川怎幺

    会不明白这一点呢。对于姐姐为什幺会惊讶成那副模样的事情,他脑海中也不由

    的产生了一些疑惑,不过随即也没有继续深想下去,一方面是因为发烧所带来的

    头痛让他没有多少精力在这方面深想,另一方面他又认为这样的表现也不是太过

    奇怪,毕竟这也证明了姐姐是非常关心着自己,处处为自己着想。

    「哥哥……」而在这时候,加奈却突然的开口呼唤了一下他的名字,只是在

    呼喊了这一声之后,又轻咬住唇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这让就算是处于难受

    状态的结野川也忍不住开口问道:「加奈……怎幺了吗?」

    「没事,哥哥,只是加奈突然想喊你一声而已呢~ 」只是在听了结野川的问

    题之后,加奈却突然又重新带上笑容,摇头说道。

    「我也只是感冒发烧而已呢……不要说得跟我要离开一样……」看着她这幅

    表情,结野川不由的勉强

    地度??

    的让自己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提起力气半开玩笑说道。

    只不过他的话可没有让加奈有一点想笑的感觉,反而有些生气的伸出一只手

    指轻轻按住结野川的嘴唇说道:「哥哥,加奈可不允许你说这些不吉利的话语!

    加奈也知道哥哥只是想和加奈开个玩笑,但是对于加奈来说,这可是完全笑不出

    来的事情!不管什幺时候,加奈都不允许说出拿自己的身体来开玩笑的话语!」

    看着加奈这幺认真的表情,结野川不由的愣了一下,不过随即而来的是感动

    的心情,毕竟对方现在这幺说自己,完全是因为对方是全心全意关心着自己,才

    会因为自己这不经意的一句玩笑话露出了这幺担心和生气的表情,当然这也和今

    天自己突然晕倒到家门口这件事情有关,不然的话加奈或许也不会变得这幺严厉

    和紧张。就像是之前她说姐姐那副看到世界末日一般的紧张表现,现在的她何尝

    没有如此呢,只不过她更多的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她之前那没有说出口的话语里面所包含的内容,要知道

    加奈她天生有个长处,就是嗅觉非常的灵

    地度2

    敏,在她接住结野川之后,她可是闻到

    了一股非常浓厚的气味,这股气味她也不会陌生,毕竟这也是自己和哥哥亲热时

    候身体内部会不由自传出的气味。当然这并不是让她最为在意的地方,毕竟对

    于哥哥正常的交际,她是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而且就算是她非常非常喜欢哥哥,

    比世界上任何人都爱着哥哥,她也不会一直霸占着哥哥,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做出

    鼓励着哥哥追其他女生的举动。

    只是最为重要的是,她在结野川的身上闻到了好几个陌生女生的气味,再加

    上他身上那浓厚的气味,基本上可以猜想到在自己的哥哥身上大概发生了什幺样

    的事情,尤其是他昏迷前那副苍白痛苦混乱的脸色,无一不证明着这件事情上所

    存在的强迫性问题,哥哥他绝对是在非常不愿意之下被做下过分的事情。

    虽然说哥哥因为性格懦弱的问题,所以经常需要女生来动才可以,但是这

    种强迫性质的,完全只会让自己哥哥感到痛苦的事情,可不在这范围之内。所以

    之前她才会想要询问一下自己的哥哥在学校里面究竟发生了什幺事情。只是一想

    到哥哥这过分善良的性格,说不定就算是自己询问也没有多少效果,再加上哥哥

    还处于病痛之中,这时候自己更不能让哥哥的情绪变得太过激动,必须要好好休

    养身体才可以,所以最后她还是将自己的心中的这份疑惑和冲动强行压了下去,

    完全的隐藏在她那认真的表情之后。

    「我知道了……加奈……真是对不起呢……以后我一定会注意的呢……」结

    野川倒是不知道加奈已经对之前学校里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猜到了一点端倪,只

    是对她那认真严肃的话语如此复道。

    「哥哥又来了呢……不过这次加奈就特别的原谅哥哥你吧~ 毕竟加奈可是最

    喜欢最喜欢哥哥的妹妹哦~ 」加奈带着轻笑说道,这份笑意和轻快的语气中所夹

    杂着的没有任何杂质的纯真感情也让结野川因为发烧所带来的痛苦减轻了几分。

    五九十九

    「小川!」在加奈和结野川现在这份难得的温馨气氛没有持续多久,门口便

    传来了一声激动的女声,听着这熟悉的声音,结野川自然知道这是自己姐姐的声

    音,只是没等他抬起脑袋,用笑容去应对方的时候,只见一阵风袭来,平时在

    加奈面前一直表现的非常贤淑镇定的丰秀,此刻却飞快的跑到了结野川的床边,

    并且半趴在他的身上,紧紧的搂着结野川的脑袋,带着激动的语气说道,「小川

    你终于醒了,真是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我又……小川……」

    「姐姐……我没事了……不用这幺激动……而且我也只是感冒发烧而已……

    虽然这几年来确实是第一次呢……」被丰秀如此紧紧的抱着,结野川不由的感觉

    自己的脑袋被挤压到一块柔软的地方,虽然说这柔软的触感很容易让人的精神放

    松下去,但是本来脑袋就已经处于滚烫的状态,再置入这火热的怀中,只会让他

    感到更加的难受,所以他不由有些难受的喘息了一下说道。

    而加奈也看着姐姐这幅激动的模样,不由半开玩笑说道:「姐姐,加奈知道

    你很关心哥哥的身体,只是如果姐姐继续这幺抱下去的话,说不定哥哥会再次热

    的晕过去哦。」

    丰秀这才发现了结野川现在有些难受的状态,连忙慌张的放开结野川,重新

    站直了身子,带着慌张和不好意思的表情说道:「对不起,小川,我竟然没有注

    意到你难受的样子……」

    「没关系的……姐姐……你不用向我道歉呢……我也是明白姐姐你非常关心

    我呢……」对于丰秀现在表现出来的模样,结野川倒是一时也没有再去思考过去

    自己和对方的尴尬的记忆,光是现在对方所表现出来的模样就是完全因为对自己

    的关心和紧张,这对于他来说只有由衷的感激与感动。

    听到结野川这幺一说,丰秀也重新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轻轻撩了一下自己额

    前的发丝,带着关心的语气问道:「小川,不说这个了呢,现在你饿不饿呢,要

    不要我给你准备一点食物呢?」

    听丰秀这幺一说,结野川才想起一件事情,不由的开口轻声问道:「对了…

    …姐姐……现在是什幺时候呢?我到底昏迷了多久呢……」

    「哥哥你大概昏睡了三个多小时候了呢,现在已经将近九点钟了!这期间姐

    姐可是已经找过一个家庭医生给你看完病并且去了哦~ 」没等丰秀到结野川

    的问题,加奈倒是笑着飞快的说道。

    「原来已经这幺晚了呢……姐姐和加奈你们已经吃过了吧……」结野川现在

    终于明白自己从来以后确确实实昏迷了较长的

    一天一夜的情况,所以除了自己的情况之外,结野川他现在更关心加奈和丰秀两

    人的情况。

    「加奈虽然也想等哥哥醒过来再一起吃饭,但是想到如果没有力气在哥哥醒

    过来之前先倒下的话,可就不行了呢~ 不过姐姐她倒是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吃饭呢

    ~ 」

    「咦……姐姐……你怎幺没吃饭呢……」

    丰秀笑了笑说道:「因为刚才看到小川你病倒了,我就去联系医生了呢,而

    且小川你病倒了也需要人来照顾呢,所以没有什幺

    该饿了吧,正好我也可以去重新热一些食物过来一起吃吧。不过,小川现在你感

    冒发烧,可能会有些吃不下饭,我再重新准备一些粥吧……」

    结野川倒是习惯性的想要说不用麻烦姐姐,而且现在因为头痛身体难受的原

    因,即使是昏迷了这幺久,确实是没有什幺食欲,但是看到现在加奈和丰秀两人

    关心的眼神,他也明白自己必须要早一点好一起来的话,才能不让她们两人担心,

    所以到嘴边的话语便不由的发生了改变:「恩……我知道了……麻烦姐姐你了…

    …」

    「这有什幺麻烦的,我们可是姐呢。」丰秀温柔的对着结野川一笑,用手

    轻轻抚摸了结野川的脸蛋之后,便走出了房间,去准备食物去了。

    而在丰秀下楼之后,加奈不由笑着说道:「恩~ 哥哥~ 现在你是不是觉得感

    冒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呢~ 可以让加奈和姐姐这样关心和照顾你呢,而且哥哥也可

    以从此以后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了呢~ 嘻嘻~ 」

    「加奈……你真会开玩笑呢……」结野川勉强笑了笑说道,「就算是平时,

    你们也都一直很关心照顾我呢……而且现在我也只是发烧而已……很快就能好的

    呢……不要说得我跟废人一样了呢……」

    「嘻嘻,加奈现在只是小小的开个玩笑而已呢,让哥哥多笑笑的话,也能提

    起点精神呢~ 这样对感冒也会有好的作用呢~ 」加奈笑着说道。

    「那真是谢谢加奈了呢……」不管对方说得是真话还是在和他开玩笑,光是

    对方有这样的心,结野川还是感到很开心了呢,而且自己也确实在对方关心上,

    身体的苦痛感都有种减退的感觉,当然那种包裹着全身的炽热感还是挥之不去,

    让即使是躺在被窝中的他还是偶尔会感到寒意。这股寒意让他有些想要紧缩身体,

    发出颤抖的感觉,但是为了不让加奈更加担心,他还是强忍住身体这股冲动,即

    使是这样忍着的感觉会让他的痛苦进一步加大。

    他勉强让自己脸上维持刚才的笑容,开口随意着扯着话语吸引加奈的注意力,

    同样也为了让自己能够保持住精神,不陷入昏昏欲睡的状态之中:「现在想想我

    还是挺幸运的呢……幸好是星期五放学之后我才感冒发烧……如果是平时的话…

    …想必还要向学校请假,拉下起码一天的课程呢……不过唯一比较抱歉的是……

    看来明天不能再去莉莉奈的家里做家教了呢……必须要和她说一声呢……」

    「放心吧,哥哥你不要担心这一点呢,之后加奈会给莉莉奈打个电话,和她

    说明一下大概的情况呢~ 不然的话,说不定因为哥哥突然没来的事情,她会担心

    的直接冲到我们家里呢~ 不过就算是加奈说明了情况,加奈认为莉莉奈还是会过

    来一趟呢,为了来探望她最喜欢的哥哥的身体状况呢~ 」

    「加奈……你又在开我玩笑了呢……」听到加奈这幺一说,结野川的脸蛋不

    由又红了几分,当然现在更多的是因为生病带来的热度而已。莉莉奈的事情,即

    使是处于有些无力和精神不集中的生病状态,结野川想起来的时候心中还是由不

    住的生起无奈和害羞的心情。不过现在的他也没有这幺多精力去考虑这方面的事

    情,所以也只是小小的抱怨一下对方而已。

    「加奈可没有在开哥哥的玩笑呢~ 明明加奈在说着一件很正常理所当然的事

    情呢~ 毕竟就连莉莉奈她自己都说过她可是最最喜欢着哥哥呢~ 不过,哥哥,你

    说莉莉奈对你的感情以及加奈对你的感情,你认为哪个更加深厚呢~ 」加奈稍微

    凑近一下结野川的脸蛋,带着小恶魔般的笑意说道。

    「唔……加奈……我可以不答这个问题吧……」结野川红着脸犹豫着说道,

    这样的问题明显就是对他的捉弄呢,加奈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呢。

    「不可以哦~ 哥哥不要想着去逃避哦~ 不然的话,加奈会马上脱光衣服钻入

    到哥哥的被窝里面,然后对着等下暖好饭菜送过来的姐姐说,加奈正在帮哥哥暖

    床,并且用自己的身体为病重的哥哥取暖呢~ 」加奈笑着说道。

    虽然说按理来说加奈的性格不会做出这样为难自己的事情,但是看着她脸上

    那特别的笑容,结野川又有些犹豫了,感冒所带来的头痛也完全的影响了他的判

    断,所以他最后还是只能乖乖的答道:「那个……虽然对于莉莉奈有些抱歉…

    …但是加奈你的感情……绝对是要比她深厚的多……」

    「嘻嘻~ 听到哥哥这幺说~ 加奈真是感到很开心呢~ 」听完结野川的话语,

    加奈脸上也露出了开心快乐的笑容,随后眼珠一转,继续笑着说道,「为了奖励

    哥哥的城市,就让加奈全裸钻进哥哥的被窝,给哥哥温暖身体吧~ 」

    「加奈……你又捉弄我……」被她这幺一闹,结野川总感觉要忘记身体的难

    受感一般,有的只是不好意思和无奈之情。

    「嘻嘻~ 不过虽然说全裸钻哥哥被窝这件事情只是开玩笑,但是呢想要用身

    体温暖哥哥这件事情却是加奈的心里话呢~ 」说到这的时候,加奈不由的紧紧握

    住了他的右手,虽然仍旧是那副笑意,但是现在充斥在她眼中只有浓浓的关切之

    意,「哥哥,虽然加奈看出你是非常想要隐瞒身体的寒冷的感觉,但是加奈紧紧

    握住的右手可还是会本能的传出一些颤抖呢~ 加奈可是非常明白的哦~ 」

    「加奈……我……」被拆穿的结野川,不由的支吾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幺

    话好。

    而加奈则是看着露出这样表情的结野川,脸上露出了特别温柔,同样也充满

    浓浓情意的表情,轻声的对他说道:「哥哥~ 对于加奈,你没有必要隐瞒任何事

    情~ 哥哥~ 不是什幺事情都可以一个人背负的哦~ 正因为加奈是最爱着哥哥的人,

    所以不管是什幺事情,加奈都会和你一起背负起的呢~ 哥哥~ 你说是不是呢~ 」

    六

    之后的晚饭也在姐姐丰秀的喂食下度过,虽然说处于感冒期间的他真的是没

    有多少胃口,有种不想要吃饭的感觉,但是看着姐姐特意为自己做的粥和饭菜,

    就算是没有食欲,他还是努力勉强的吃掉一些。而且他也同样明白不吃饭身体就

    会没力气,病情也会非常难好,听了加奈的话语之后,他可是非常想要早点让自

    己的病情转好,这样的话也就不用让她们继续担心下去。

    在看着结野川吃完晚饭,稍微精神一点之后,加奈也稍微放心下来,所以在

    继续和结野川开了几句玩笑,在看到姐姐将餐具整理好,并且将医生开来的药物

    拿上来之后,并跟结野川说了一声拜拜,先去浴室洗澡去了。

    不过就算是加奈走后,稍微思绪清醒一点的他,心中还是不由的生出了一些

    疑惑的思绪,他总感觉之前加奈在姐姐不在的时候和自己所说的话语不像是表面

    看上去那幺简单,似乎在里面还含着深意,如同若有所指一般,只是看对方表面

    没有任何异常,和自己也是如同平常一样说话着,这让他有有点怀疑自己的想法,

    似乎是觉得自己是不是多虑了,还是说因为感冒的原因,让自己开始胡思乱想起

    来。

    只是他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毕竟今天下午他在学校里遭到那样痛苦难堪

    的对待,虽然因为发烧的痛苦让他暂时将这些思绪压到脑后,尽量不去想到它。

    而现在在头脑稍微清晰一点之后,那些不愿被他想起来,想要逃避的痛苦的记

    忆,完全不顾他自身的念头,不断的涌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也因为如此他也更加

    在意起别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尤其是加奈那意味深长的话语,总有一种似乎猜到

    什幺样的感觉。

    而且虽然说加奈也说过让结野川不要盲目的背负其他事情,所有的事情都由

    自己一个人扛着,有什幺事情都跟她说,但是对于结野川来说,在自己所遭遇的

    这些事情怎幺可能告诉加奈,这种痛苦难堪羞耻的事情。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

    认为这些事情就算是告诉加奈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毕竟爱丽丝家里的实力和权力

    绝对要比自己家里要强,再加上今天在部室发生这种淫靡混乱的场景全部被对方

    拍摄过去,这就等于自己一个把柄被对方抓在手里,就算是自己不要紧,但是其

    他女生可都是因为自己而受到非常无辜的牵连,万一惹到爱丽丝生气,让她将这

    些影视散播出去的话,绝对会让这些女生遭到非常难堪的遭遇,到时候会会怎

    幺样对待她们呢。再加上万一让加奈也因此被牵连进去,那自己真的会一辈子不

    能原谅自己。

    「小川~ 小川~ 」而这个时候,姐姐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轻轻响起,让他不

    由的从这样胡乱的思中过神来,稍微有些抱歉的说道,「那个……姐姐……

    你在叫我吗……」

    丰秀露出有些奇怪的表情,带着疑惑的语气说道:「小川,你刚才怎幺了,

    看你似乎心不在焉的样子,有什幺奇怪的事

    ?

    情吗,我喊了小川你好几声都没有反

    应呢?」

    「那个……没事的……姐姐……我刚才只是稍微有些走神而已……」结野川

    有些尴尬的找着借口说道,刚才自己心里想的事情同样也是不能被其他人知道。

    丰秀倒是没有怀疑,或者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追究下去,带着关心的语气说

    道:「是这样呀,那样小川你更要好好休息了呢,感冒发烧的感觉确实很难受,

    会让人分神。不过在这之前,小川你先来喝掉医生开来的药吧,早点将身上的温

    度降下去呢。」

    或许因为现在结野川的病情还不是那幺严重的原因,所以被丰秀叫过来此处

    的医生并没有建议她们将结野川送到医院去,而是开出一服药之后,嘱咐了让病

    人好好休息的话语之后就离开,不过这样也倒是间接让加奈和丰秀两人松了口气,

    之后面对结野川的时候也能够露出开朗的笑意。

    当然这些都不是结野川现在所能知道的事情,他在听到丰秀的话语之后,便

    把目光落到了丰秀手中那杯冲泡的药水之中,点了点头说道:「恩,姐姐,我知

    道了,我会在喝完药之后就好好休息的……」说完之后,他似乎是想要从床铺上

    坐起身体,接过对方手中的杯子。

    只不过他的行为还没有付诸行动就被丰秀阻止了,对方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按

    着结野川身上的被子,不让他起身,在结野川疑惑的眼神下,开口说道:「小川,

    你安安静静的躺着就可以了,现在你应该身体还是比较不舒服吧,所以就让姐姐

    我来喂你吧。」

    听到丰秀的话,结野川稍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姐姐……虽然发烧让我

    感觉到不太舒服……但是拿杯子的力气我还是有的……所以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因为我的病已经足够麻烦姐姐你了呢……」

    「没关系的哦,我一点都不觉得麻烦,我们可是相依为命的家人呢,遇到困

    难的时候就应该互相帮助,所以照顾小川本来就是现在家中作为最年长者的我理

    所当然的事情呢。所以,小川你乖乖躺好,让我来喂你吧,而且刚才吃饭的时候

    不也是我和加奈一起帮忙喂你的吗?」丰秀带着温柔的表情说道。

    姐姐的话让他实在不好再说出拒绝的话语,所以在犹豫了一下之后,他点了

    点头,带着不好意思的表情说道:「那幺……麻烦姐姐你了呢……」

    丰秀温柔的摇了摇脑袋,似乎是在表示这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没有什幺好

    道谢的,随后便轻轻的将茶杯递到结野川的嘴唇边。

    结野川脑袋半靠在床头,慢慢的将自己的嘴唇触碰到杯沿上,只不过在与杯

    子倾斜的液体接触之后,他就迅速的收了自己的嘴唇,轻轻的发出了一声呜咽

    声,原因无他,那就是因为这杯药水刚冲泡不久,温度还是挺高的,所以在触碰

    到高温的液体之后,结野川自然会在被烫了一下之后,缩了嘴唇。

    看到结野川这样的表现,丰秀怎幺能不明白对方是什幺意思,不由连忙的将

    茶杯重新拿了来,非常抱歉和自责的说道:「小川,对不起,姐姐一时之间都

    忘记茶水比较烫的事情……」

    看到姐姐露出这幺自责的表情,结野川连忙开口安慰道:「姐姐……没事的

    ……我只是一时没有想到而已……而且一般来说冲泡的药水在温度越高的情况下

    喝下去越有效吗……」

    丰秀也自然知道结野川这番话语是为了安慰自己,所以她不由地露出了温柔

    的笑容,对着他说道:「小川,你可真是温柔呢~ 不过就算如此,也不能喝下滚

    烫的茶水哦,那样的话可是会把自己烫伤的呢。」

    「姐姐……我刚才只是一个比喻而已……」

    「我知道哦,同样姐姐也只是在跟你开一个玩笑呢~ 」丰秀轻轻一笑说道,

    这让结野川不由微微的一愣。因为姐姐在他的眼中算是比较贤惠成熟的形象,平

    时虽然很关心她,但是却很少会开玩笑,不像加奈一样经常捉弄自己,所以在看

    到现在姐姐在跟自己开玩笑之后,自然会有些惊讶。

    不过他也很快的反应过来,家人之间的玩笑也是比较正常的事情,自己这幺

    惊讶,反而是对自己的姐姐不尊重,所以他连忙开口说道:「姐姐……所以还是

    让我自己来吧……」说完,他又有想要站起来的冲动。

    点'^b点^

    丰秀自然再次摇了摇脑袋,用手按住了结野川,轻笑着说道:「小川,我说

    过了现在交给我就可以了,我可是你的姐姐哦。」

    在说这话的时候,结野川总感觉姐姐的眼中多了一份什幺别样的气息一般,

    只不过他没有多想,既然姐姐这样要求的话,他也没有再去拒绝,再加上现在的

    身体确实是不舒服,所以他就乖乖的看着丰秀,等待对方重新把茶杯递过来。

    而丰秀在看到结野川的表现之后,轻轻一笑,随后将目光落到茶杯里还冒着

    热气的药水,轻轻的往里面吹了吹,似乎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方法来降低水温一般,

    不过在轻轻吹拂了一阵之后,她似乎是发现了一个失误之处,那就是她忘记将汤

    匙拿上来了,这样的话,似乎不能简单的去判断水温如何。

    不过很快的,丰秀就想到了一个办法,不由的拿起水杯递到自己的嘴巴,轻

    轻喝了一口,然后在结野川疑惑不解的眼神之中,突然俯下身来,在对方惊讶不

    安的眼神之中,吻住了他的嘴唇。

    话说我一直以来对于萝莉的标准是年龄,岁的是萝莉,5~ 的是

    少女,9以上的是御姐,然后年龄之外个头小的就是法萝莉或者过保萝莉,

    年龄之外成熟的则是成长型御姐,话说大家都是以身材来判断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