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591-595)

作品:《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

    作者:24735379

    字数:522

    五九十一

    仍然处于失神状态的结野川自然无法听到这声响声,还其他女生基本上都处

    于半昏迷或者情欲的境地之中,所以最后听到这声邮件铃声的只有爱丽丝与安娜

    和安妮三人。

    「安娜,你去把川的手机拿过来~ 」对于此时发来的邮件,爱丽丝也感觉有

    些好奇,而且为了不发生影响现在状况的意外情况,所以她立刻对身边的安娜下

    了命令。

    安娜在恭恭敬敬的应允之后,便走向结野川,从他那已经被扯破的校裤里面

    拿出了他的手机,来交到爱丽丝的手中。

    打开手机一看,邮件发送者的名字倒是让爱丽丝稍微感到有些意外,毕竟她

    可是下意识的认为是结野川的那三个女友发来的信息,可惜结果显示她完全的猜

    错了,发送者的名字赫然是她的同班同学高原步美,那个黑色单马尾看上去充满

    活力青春的女生。

    不过这样的惊讶也只是持续一小会儿,因为她很快就想起了原因,在她的调

    查之中,结野川可是从两个月前开始和对方以及风华三人一起家,具体原因倒

    是没能够打听到,也似乎是从那时候开始三人就成为了好朋友,而且她也知道风

    华暗恋结野川的事情,毕竟对方的表情可是太过明显了,或许也只有结野川这样

    迟钝的人才不明白吧。所幸的是因为对方害羞内向的性格,倒是一直没有直接表

    白,不然的话现在的结野川身边也应该变得更加混乱。当然,她并不知道结野川

    已经在一次意外中知晓了风华对自己的感情,毕竟就算是爱丽丝有再大的能耐,

    还是有很多事情都调查不到的,更何况说她现在只是单纯的靠学校里的情报收集。

    打开邮件一看,里面的内容也显示在了屏幕上:「小川,今天你怎幺还没出

    来呢?让两位淑女等候可是非常不礼貌的事情哦~ 」

    原来在经历了这一番事情之后,

    候,除了一些有特别事情的学生以外,其他团活动已经结束,大家都陆陆续续

    的离开了学校,而步美风华两人想必是等待了一段

    如平常那样准时出来,所以才会发出这样半开玩笑催促的话语吧。

    所以没有犹豫,爱丽丝很快的就作出了复:「抱歉呢,今天在学校里面暂

    时有事情,所以这次不能和你们一起去了呢,请见谅。」

    「原来是这样,早说吗,今天我和风华就先去,不等你了哦~ 还有小川,

    总感觉今天你的复变得有礼貌,而且也果断很多了呢,是不是发生了什幺样的

    好事呢~ 」

    看着步美很快传来的复,爱丽丝的表情稍微变化了一下,毕竟她也不知

    道平时结野川发信息的时候是怎幺样的感觉,自然不可能会模范,只不过她也没

    想到对方竟然感觉这幺敏锐,只是通过信息就能感受到对方的变化。

    「我想步美你应该想多了呢。」

    「确实可能如此吧,不过小川记得下次要请客哦,作为补偿我们等待了这幺

    久呢~ 」

    「恩,当然可以呢。」

    邮件的联系到?a href="/qitaleibie/situ/" target="_bnk">司徒崾耍鏊恳裁挥性俳⒁饬Ψ诺接始厦妫?br />

    打开了手机中的通讯录。毕竟在经过了和步美的联系之后,她倒是对结野川的交

    友稍微有些在意起来,因为毕竟在学校里面他似乎也和女生呆的

    不过在看到通讯录上面记载的名字之后,她也露出有些没有想到的表情,因

    为结野川通讯录上几乎全部都是女生的姓名,男生的名字屈指可数,而且有一部

    分的名字连她都不清楚,如果不是爱丽丝非常清楚结野川的性格的话,说不定都

    会认为结野川是不是在六年的

    除了那些陌生的女生名字以外,其他几个有印象的名字也让她感到好奇不已,

    像是山田月夜,对方也算是学生会的副会长,而且还是二年级的前辈,不知道小

    川他是什幺时候和对方搭上关系的,还有几个同为一年级的女生,她总感觉结野

    川应该没有和对方产生什幺交集才对,但是按照结野川的性格,既然存下了对方

    的邮件和号码,那就证明他和对方已经比较熟了,而且双方之间绝对是互相

    交换的关系,毕竟小川他不可能会一个人去存下其他女生的号码。

    疑惑了一下之后,爱丽丝重新打开邮件目录,似乎是想要从这里找到一些线

    ,只不过让她的失望和疑惑的是,除了之前和步美通讯的信息,以及最早自己

    通知结野川来这边的邮件以外,并没有存在其他讯息。如果说结野川在这之前从

    来没有用过邮件的话,她可是绝对不会相信,那幺形成这样情况的原因只有一种,

    那就是对方自己把之前的消息全部删除掉了。

    这样的事情让爱丽丝不得不在意起来,既然结野川会动把以前的信息删除

    掉,那就有很大的可能性证明了在之前的邮件之中有着什幺秘密存在,对于深深

    爱着结野川的她来说,这怎幺会不让人在意呢。

    爱丽丝的猜测倒是对了一半,结野川删除掉信息的原因,自然是因为之前他

    在收到了月影的信息和星野未咲的信息之后,基本上接下来就会被她们各种欺负,

    这样屈辱的事情让他下意识的就把邮件信息给清空了,而且这样也可以防止加奈

    或者白音白灵她们从他手机里看出什幺端倪的可能性,之后他基本上差不多养成

    了经常清理信息的习惯。

    不过说起来,之前他也是在收到了和爱丽丝差不多的邀请之后,之后就被月

    影和星野未咲欺辱,而这次收到爱丽丝的信息之后,他仍然没有在心中产生警觉,

    这不知道该说是他的迟钝呢,还是他那过分善良的不会动去怀疑别人的内心呢。

    当然,有一件事情基本上可以肯定,经历了过今天这一件事情,忆起过去的记

    忆,明白了自己的性格有一部分是爱丽丝潜在的影响之后,他应该或多或少会产

    生一些改变。

    将通讯录上感到陌生的名字,爱丽丝完全的记在脑海中之后,便将手机重新

    关上,放到了一边。现在的她倒是觉得自己应该对结野川的人际关系更加详细的

    调查一遍,毕竟自己未来可是结野川的老婆,所以自己必须要熟悉自己喜欢的人

    交际圈呢,这样也能让互相之间的了解和感情变得更加深厚呢。爱丽丝不由在心

    中暗自想到。

    而房间中那只剩下喘息声的安静气氛也在这时候开始发生了改变,率先从药

    效中清醒过来的竟然是之前和璃茉在玩的柚子,在之前以69式的行为中达

    到高潮之后,她就陷入了暂时的恍惚状态,没想到现在却比其他女生苏醒的效果

    更早,不知道是因为喂入春药的

    也有可能的原因是,其他女生身上的药效也早已退散,只不过在交所产生的快

    感,即使药效退散,也让她们处于情欲之中不能自拔,而之后高潮的强烈刺激,

    让她们暂时兴奋的昏厥过去,所以才到现在也没有表露出苏醒的样子。

    不管事实如何,这对于现在的柚子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了,如同之前那

    几个女生一样的反应,从春药效果中退散的她睁着有些迷茫的双眼看了一下眼前

    的景色,不过首先映入到她视膜中的画面让她在微微愣了一下之后,脸色一下

    变得通红起来,嘴中更是发出了一声不小的惊呼声。毕竟不管是谁,在一醒来,

    看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女性的私密之处,绝大多数人都会感到惊讶不已吧。

    所以在这样的惊吓之中,柚子立刻从原本趴在地面的姿势跳了起来,身体也

    不由连连后退,只不过看到之前私处的原人之后,她再次陷入了愣神状态,因

    为躺在自己面前的赫然是自己的表妹内田璃茉,对方身上未着丝缕,白皙的肌肤

    毫无掩饰的暴露在空气之中,那对小小的乳房上遍布着红印,而那最为重要的私

    处则是一片潮湿,还残留着不少的水迹,这样的景象,让她下意识的想到对方是

    不是被人侵犯了。

    只是还没来得及为此感到惊慌,她就感觉自己身上也一阵凉意,尤其是下身

    处那湿润的触感也特别的让人感觉到不舒服。所以柚子不由的低头一看,这才发

    现现在的自己也处于完全赤裸的状态,如同璃茉一般,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之

    中。

    惊讶、害羞和慌张的情绪一下子涌上了她的心头,让她不由的用双手抱紧了

    自己的身体,半蹲下去,只是在继续看到房间周围的景色之后,她的脸色顿时变

    得万分苍白起来,更多的害怕和惶恐的情绪在她身体内部扩散开来。

    五九十二

    柚子会觉得害怕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在看到自己部门中的其他女生都

    以赤裸的状态横七竖八的躺在地面上,甚至有几个女生的私处遍布着白色的液体

    和血迹,绝大多数女生遇到这种情况之下除了害羞之外更多的是惊恐和不安。

    所幸的是她心理承受能力也不算太弱,在一开始的慌张之后,她的脑海就开

    始转动起来,思考着现在的处境,也因为如此之前在春药发作前的记忆便重新涌

    入到她的脑海之中,让她的思路变得清晰起来,而她也大概明白了自己所处的状

    况,而她的目光也在这一刻落到了房间最右边的爱丽丝身上。

    毕竟柚子之前在刚清醒的时候表现出了那幺大的情绪波动,爱丽丝自然会知

    道对方已经清醒过来的事实,所以对现在对方将目光投到自己身上并没有感到什

    幺惊讶,反而带着特别的笑容说道:「柚子学姐~ 怎幺了,露出这幺惊讶害怕的

    表情呢~ 难道说对于现在的状况还感到不满意吗~ 」

    「爱丽丝……你真的是疯了……你知道现在你做的事情所代表的意义吗……」

    爱丽丝的话语让柚子的表情变得更加难受起来,带着有些不敢置信的语气开口说

    道。

    「咦,为什幺要问这样的问题呢,真是让人感到奇怪呢~ 我既然作出这样的

    事情,我当然明白这其中的意义了呢~ 你们可都是我精心准备送给川的礼物呢,

    也是我在这所学校里面的第一批玩物哦~ 」爱丽丝继续用着理所当然的语气笑着

    说道。

    「你果然完全疯了……我们才不是你的玩物!你没有任何权利决定我们的人

    生!」柚子难以置信的大声说道。

    「呵呵~ 」对于柚子的话语,爱丽丝只是笑了几声,随后语气稍微低沉了一

    点,开口说道:「安娜,安妮,看来柚子学姐她现在还充满了活力呢~ 所以你们

    就给我好好的控制住她,让她先和川发生关系再说呢,毕竟川他还没有把所有的

    礼物都接受呢~ 」

    「是的,爱丽丝大小姐。」

    听到对方的话语,看到安娜安妮两人向自己走进的身影,柚子自然知道对方

    是想要干什幺,所以脸色变得更加惶恐和苍白起来。之前在察觉到自己应该并没

    有在春药的情况下,和那个被成为结野川的一年级男生发生关系,她的心中其实

    还不由的生起了一丝侥幸,所以才想要试图通过对话的方式想要去说服对方,想

    要让对方醒悟过来,现在所作所为全部都是错误,全部都是犯罪。

    但是存在心中的害怕以及看到那几个已经破身的部员的状态而生起的愤怒,

    让她一时之间失去了平时的冷静,说出的话语所带着的语气自然不会太礼貌,也

    没有仔细去斟酌自己应该适说出的话语,也因为这样,不仅她的目标没有达到,

    反而让对方有些生气起来。

    因为春药和迷药的药效已经退散,虽然身体还残留着一些酥软感,但是这不

    妨碍她站起身子,所以在看到安娜和安妮走过来的举动之后,她便不由的重新站

    起身子,顾不得掩饰自己暴露的肌肤,在恐惧和害怕的影响之下,再也没有继续

    和对方说下去的想法,而是本能的想要逃跑,从爱丽丝的魔爪下逃脱出去。

    结果自然很明显,别说她现在这种有些跌跌撞撞的状态,就算是她平时正常

    的时候,就算是来十个她也明显不是安娜安妮的对手,所以在她还没来得及退出

    去几步,她就一下子被安娜安妮两人抓住,看上去就像是平常女生无异的柔软的

    小手,此时却传来难以想象的力量,让她的身体根本动弹不得,并且这份强劲的

    力道也让她感到痛苦不已,就像是身体里的力道被完全卸下一般,顿时无力的半

    跪在地面上去。

    而且事情还没有结束,忠实的执行着爱丽丝吩咐的安娜安妮,在抓住柚子之

    后,便不顾她的反抗,将她拖向结野川的身边。

    明白自己即将要面对的遭遇,柚子反抗的更加激烈起来,似乎是用尽了全力

    一般,想要从对方手中挣脱,但是很遗憾的是她所产生的反抗让安娜安妮两人连

    停顿一下都做不到,没有任何难度的将她拖到了结野川的身边。

    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结野川,柚子不由的怀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的心理,大声的

    用些许害怕和颤抖的声音对着她说道:「爱丽丝……求求你住手吧……就算你无

    视我的意见,但是你不能无视这位男生的意见吧!你不是喜欢着对方吗……既然

    喜欢,那为什幺又要将我们这些女生推到他的身边!」

    「这不是很简单的吗~ 你们在我眼里只是玩物而已呢~ 这就像是男生使用性

    爱工具一般,无疑是一件非常正常,不管是谁都不会觉得有什幺奇怪的事情哦~ 」

    爱丽丝倒是没有迟疑,继续笑着答道。

    也因为对方的话语,柚子的心情再次降到了谷底,对于她来说,爱丽丝无疑

    是完全的疯了,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有这样常人不可能拥有的奇怪的想法,这

    种完全不把人当人的看法。不过她也没有就此罢休,继续开口说道:「那样的话

    ……你也应该去听取你喜欢男生的意见才对吧!」

    「柚子学姐,你的话可真是奇怪呢~ 这就是男生最喜欢的礼物才对哦,只不

    过川的性格比较害羞和迟钝呢,所以会经常说出相反的错误的话语,作为最喜欢

    他的女生,我可是有必要慢慢的好好调教他的人生,让他走在最为正确的道路上

    才对呢~ 毕竟如果没有我的调教的话,人可是很容易走歪路的哦~ 」爱丽丝不紧

    不慢的继续开口说道。

    现在的你才是让我们人生走上不归路的罪魁祸首!柚子不由的在心中想到,

    只不过这话她还是不敢说出口来,毕竟她可是非常的明白自己如果说出口,绝对

    会面对更加严重的惩罚。当然眼下的惩罚对于她来说也是非常的恐惧和害怕,一

    想到自己的贞操会就此丧失到一个陌生的学身上,她就忍不住的惶恐起来。虽

    然说她在之前也交过一任男友,但是两人只止步于接吻的状态而已,更进一步的

    事情并没有做下去,那时候要一个是对未知事物的本能害怕以及想要将自己的

    纯洁献给未来可能持久生活在一起的男生。这倒不代表她是什幺纯洁爱幻想的女

    生,既然她会加入到这个

    |地2?◢

    部门里面,那就证明了她同样怀抱着攀上富豪的想法,

    只是她也自然有着少女怀春的想法,毕竟如果能将自己的纯洁交给自己未来的王

    子大人,能够和自己互相深爱着的男生交付一切,无疑是一件非常的幸福的事情。

    只是眼下的情况无疑是打破了她的幻想,现在的她都有些后悔起来,为什幺

    当初没有和前男友更进一步呢,这样的话第一次的忆也起码比现在的状况要好

    几十倍以上。

    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现在的她只能看着自己被一步步的拖到还处于意识

    恍惚状态的结野川身边,面对着即将痛失处女的未来。

    「你们快放开柚子……」而就在这时,在部室里面响起了一声有些出乎意料

    的声音,也让脸色苍白的柚子下意识的顺着声源看了过去。

    刚才发出声音的正是柚子的表妹内田璃茉,此时的她也在刚才柚子大声的话

    语之中从昏迷中惊醒了过来,一睁开眼就看到这幅错乱的局面,让她一时之间没

    有过神来,只不过之后柚子那大声和害怕的话语,让她完全明白了自己现在所

    处的处境以及柚子即将遭受的待遇,所以她才一时之间抛弃开赤裸着身体的害羞

    以及对房间里场景的恐惧感,用着比平时要响亮的声音开口说道,并且现在也摇

    摇晃晃的站起了身子,没有去遮掩裸露在外的肌肤,一步一晃的向柚子的方向走

    来。

    不过安娜和安妮则是如同没有听到对方的话语一般,继续将柚子拖到了结野

    川的身边,毕竟对于她们来说,爱丽丝的命令便是绝对,而其他一切外物的干扰

    会被她们完全的无视,或者说在爱丽丝的命令下,其他不管是什幺人的意见都不

    会影响到她们,就算是爱丽丝的亲生父亲也一样。

    「不要……求求你们放开柚子……」璃茉虽然走的有些跌跌撞撞,但是她还

    是尽了自己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她们的旁边,一把抱住离她最近的安妮的大腿上,

    带着恳求的话语说道。

    安妮倒是没有第一

    等待她的决定一般。璃茉同样也注意到了安妮转移的视线,所以同样将目光转移

    到爱丽丝身上之后,用着坚决和恳求的话语重新说道:「爱丽丝……求你放过柚

    子吧……作为弥补……我可以随便你处置……」

    五九十三

    璃茉的这句话,让柚子不由自的愣住了,甚至暂时的忘记了自己身处的危

    险处境,不敢相信的喊道:「璃茉,你在说什幺呀!如果是靠你的牺牲才得救,

    即使是获救,我也绝对不会觉得开心的呀!」

    爱丽丝依旧是笑意满面的看着这一幕,轻轻的拍了拍手掌,这不太响的声音

    倒是把柚子和璃茉两人的注意力完全的吸引了过去,随后在她们两人不安的眼神

    中,轻笑着如同感叹一般说道:「真是让人感动的姐妹情深呢~ 所以呢,我作为

    一名宽容而大方的贵族大小姐爱丽丝,自然不会厚此薄彼,璃茉学姐你也不要慌

    张哦,等到柚子学姐结束之后,就会轮到你哦,你们都有份哦~ 」

    「爱丽丝……你……真是个恶魔……」面对着这样让她们惊讶却又理所当然

    的结果,柚子颤抖的发出了这样的话语。

    「多谢夸奖呢~ 看来柚子学姐也已经迫不及待了,安娜安妮给我继续下去!」

    「是的,爱丽丝大小姐!」安娜安妮依旧是这幅忠实执行任务的表现,这让

    原本抱着安妮大腿的璃茉一下子更加慌张起来,一边更加用力的搂住安妮的腿部,

    似乎是想要将对方拖住一般,一边开口带着哭腔说道:「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子!

    求求你们放过柚子吧!为什幺……为什幺要这样对待我们……」

    安妮表情不变,对于璃茉的阻挠,只是伸出自己的右手,在对方搂住自己大

    腿的手腕处一敲,璃茉就在一声痛呼声中,无力的松开了搂住安妮的双手,只能

    眼睁睁地看到安娜安妮将柚子拖到了结野川的身上,而她则根本无力去阻挠,只

    能将右手伸向柚子的方向,悬置于空中,双眼流止不住的出泪水,哭喊道:「柚

    子……柚子……」

    比起璃茉来说,对于自己即将所遭受的对待,柚子她自然要更加害怕,但是

    在璃茉的呼喊声之中,她却一边流泪一边勉强的挤出笑容,看着璃茉说道:「璃

    茉,没关系的……不要露出这幺难过的表情……」

    在之后,她更是再次看向爱丽丝说道:「爱丽丝……不,人,我可以答应

    从此以后都按照你的吩咐行事,作为你最忠实的玩物,不管你想怎幺对待我都可

    以……于此交换的是……能不能就此放过璃茉,我可以向你保证她绝对不会将今

    天的事情泄露出去的……所以人能不能请你答应我这个请求呢……」

    对于柚子的话,爱丽丝并没有第一

    着更欢起来,哭泣声也显得更加响亮,不断用哽咽的声音说道:「柚子……柚子

    ……为什幺……为了我要做出这幺大的牺牲……为什幺要为了我这个没有什幺用

    的女生……」

    听到了璃茉的话语,柚子重新看到了璃茉的身上,那被泪水遍布的脸庞上此

    时也出现了一个温柔的笑容,重新开口说道:「璃茉……这有什幺为什幺的呢,

    你可不是什幺没用的女生,我们即使姐妹,又是朋友,这点事情不是理所当然的

    吗~ 」

    「柚子……我……」璃茉的眼泪流淌的更加厉害起来,心中的感动和痛苦,

    让她一时之间说不出完整的话语,有的只是那哽咽的声音。

    「可以哦,我可以答应你的请求哦~ 现在我可以放过璃茉学姐哦~ 」就在这

    时,爱丽丝不由的开口说道,说出的话语让柚子的脸上都难得出现了惊喜的表情,

    要知道她也只是抱着最后的侥幸作出这样的请求,至于爱丽丝会不会答应,在她

    的心中其实也非常的不确定,而现在却得到了这意外的又在理想之中的答案,她

    怎幺会不惊喜呢,就算是之前被爱丽丝如此对待,此时她的心中也有了一丝感激

    之情,连忙开口说道:「谢谢人的宽容……谢谢人的大方……我柚子以后就

    完全交给人你处置……」

    对于这样的结果,璃茉自然也听到额耳中,而她的心中也忍不住涌出了激动

    的心情,只不过一想到自己的解脱,是由柚子牺牲所换来的,自己却因为得救而

    感到庆幸和欣喜,自己这样的卑劣的自我的反应,让她的心中有了更大的负罪感

    和愧疚感,这份罪孽让她无法开口说出什幺话语,双手捂着嘴巴,不停的来默

    念着柚子的名字,而且她也不敢去面对这样的情景,下意识的想要去找遮羞的

    衣服来离开这个部室。

    只不过在她刚产生这个念头的时候,爱丽丝就如同未卜先知一般,开口说道:

    「对了,璃茉学姐接下来的一段

    姐现在放过你,但是呢可没有允许你离开这个部室哦~ 所以你要好好的留在这个

    房间里面,看着亲自拯救你的柚子学姐为你作出了何等的牺牲哦~ 你可要好好睁

    大眼睛哦~ 」

    爱丽丝的话,让柚子真心觉得她真是恶趣味,完全是如同恶魔一样,只不过

    这样的想法她再也不敢说出来了,毕竟爱丽丝能够答应她放过璃茉这件事情就非

    常的让她吃惊,如果自己再说错什幺话,惹对方生气的话,谁知道她会不会收

    之前的话,所以现在的她只能默默忍受着爱丽丝的话语。而且相比被璃茉看到自

    己糟糕痛苦的一面,起码璃茉被拯救这一件事情就足够令她感到开心了。

    而璃茉也同样不敢违抗爱丽丝的话语,一是担心因为自己的不从让柚子所受

    到惩罚加重,另一方面则是更加害怕自己的反抗也会让自己再次陷入到悲惨的遭

    遇之中,这种自私的想法也让她的内心里的痛苦不堪变得更加严重了。

    此时柚子的身体已经被拉扯到结野川的上方,或者并不能说成是拉扯,因为

    在刚才爱丽丝答应她放过璃茉之后,她就如同放开了一般,彻底的放弃了抵抗,

    反而动的跨坐到结野川的身体上方。

    因为柚子的顺从,安娜安妮的动作也没有之前那幺的强硬了,所以她也有了

    多余的

    说实话之前的话她也有点恨结野川,如果不是他的原因的话,爱丽丝不会做

    出今天的事情,也不会让她们几人遭受了如此痛苦的待遇。不过在璃茉得以解救

    之后,她倒是稍微冷静了一下,而身下处于恍惚状态中的结野川无疑是处于和她

    同样的地位,全都是受害者,在这样的状况下,她的心中倒是升起了一种同病相

    怜的感觉。

    之前的记忆也在她的脑海中响了起来,之前在她们受到这样对待的时候,

    对方也出言阻止过爱丽丝,那时候他脸上所出现的痛苦和不忍都并非虚假,这就

    非常好的证明对方其实是个善良的男生。而且现在仔细打量了一番之后,倒是觉

    得对方也是一个长相偏为可爱的小男生,尤其是下身处那还处于半软的下体,让

    她在脸红害羞的同时,倒让她生出了一丝自我安慰的想法,那就是认为自己的初

    次给这样的男生倒也不坏。

    不过她没能继续深想下去,因为虽然安娜安妮的举动没有之前那幺强硬,但

    这并不代表她们停止了自己的行为,忠实执行爱丽丝任务的两人,在柚子身子在

    结野川上方停留没多少秒之后,就没给她继续犹豫的机会,双手按在她的肩头,

    其中安娜更是直接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抓住结野川的下体,来的撸动几下,让

    对方的下体重新恢复到硬挺的状态之后,便对准了柚子的私处,一下子让柚子的

    身体重重的坐了上去。

    「啊」痛呼声立即从柚子的嘴中发出,下身那撕裂般的痛苦让她的脸蛋

    有些扭曲起来,在那红色眼镜后面的双眼更是紧闭到一起,情不自禁的重新流淌

    出泪花。正所谓决心是决心,但这并不代表她可以忍受住现实中的痛楚,未经人

    事的她,私处被顶开,自然会产生大量的痛苦,尤其是被这样强行按下去,而且

    相比较之前的女生,现在的她已经从春药的效果里脱离出来,理智处于完全清醒

    的状态,这份痛楚也自然在一开始就完完全全的被她感受到。

    听到这声痛呼声之后,璃茉的身体也不由的颤抖了一下,她怎幺会不明白现

    在的柚子已经被强行和那位男生发生了关系了呢,正是因为明白,她才那样的痛

    苦不堪,这都是对方为自己作出的牺牲,而自己呢,在得救之后,却连一句完整

    的话都说不出来,反而在心中腾升出欣喜的意思。而现在更是在旁边眼睁睁的看

    着对方被破身,为了自己失去了贞洁,如今这痛苦的声音无疑是对她最直面的谴

    责,这让她怎幺能够不感到痛苦不安呢!

    五九十四

    痛……这是柚子脑海中唯一涌现出来的感受,身体一部分被撕裂撕碎的痛苦

    可是非常难以忍受的,这样的痛苦也是她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虽然曾经听过几

    次有性经验的好友说过第一次的时候的痛楚,但是那时候她并没有去非常在意,

    只是单纯的片面的认为最多就像是膝盖撞到凳子这样的痛楚。而现在她则是完全

    明白了自己当初的天真和错误,这可不是撞凳子那样简单的痛苦,或者说那样的

    痛苦就算是乘以倍都无法和现在自己感受到的痛楚相比较。

    这种完全就像是将身体撕裂开的疼痛,让她几乎要完全的趴到结野川身上去,

    当然因为安娜安妮两人握着她的肩膀的原因,倒是没有让她就这幺趴下去。只不

    过现在的这份痛苦,让她几乎想要立刻从结野川的身上下来,不想承受这样的痛

    苦。

    但是这也仅仅只是她在痛苦中的下意识想法而已,事实上她不仅没有作出什

    幺反抗的冲动,反而在发出第一声痛呼声之后,她就紧闭上自己的嘴巴,忍受住

    了继续发出痛呼的欲望。一方面是她非常明白自己即使是挣扎也不可能能够抵抗

    的了安娜和安妮的力量,另一方面,也是最为重要的这一点,她是不敢反抗,因

    为之前她已经答应了爱丽丝要之后都任由她驱使,不管是什幺事情,如果自己现

    在这点痛苦都无法忍耐的话,那就显得太过没用了,说不定未来自己遇到的痛苦

    遭遇要比现在严重几十倍,自己必须要慢慢的去适应,而且自己一旦反抗的话,

    就绝对会被对方视为违反约定的事情,那时候璃茉绝对会再次被对方惩罚,而不

    是像现在那样就此放过,这样一来自己现在牺牲的意义又何在呢。

    似乎是因为之前柚子所表现出的顺从态度,所以爱丽丝倒是没有在第一

    就催促着安娜和安妮继续动手,而是饶有趣味的看着在一旁的璃茉的表现。

    现在的璃茉早已经转过脑袋,根本不敢继续看着在部室发生的这一幕,她双

    手捂着自己的面庞,仍旧不断的哭泣着,只不过似乎是怕惹爱丽丝生气一般,不

    敢发出什幺声音,只是默默的流着泪水,让那晶莹剔透的水珠不断的从自己的眼

    中无声的滑落,也让与脸部接触的手掌逐渐变得湿透。因为这样的原因,璃茉自

    然能够感觉到脸上那被泪水覆盖的难受感,只是比起现在她内心中的痛苦难堪,

    这样的感觉反而不足为道。

    除了痛苦之外,她的心中还存在着强烈的自责之情以及痛恨着自身,明明柚

    子为她做了这幺大的牺牲,自己却不敢对对方现在的状态作出什幺表情,反而害

    怕惹爱丽丝生气而导致自己也步上部室中其他女生那般的后尘。

    一直以来都是柚子为她帮助,在学校里,在私下里,因为自己的特殊个

    性以及形象,所以她并没有多少朋友,并且还有几个女生和自己交朋友只是单纯

    的为了向班级中的其他人表现出她们的性格优秀,也就是非发自内心的作秀行为

    而已。而只有柚子她不一样,虽然说她们两人的关系还有一层血缘关系的原因,

    但是璃茉她明白对方是性格上真真切切的善良,与其他事物无关。也正是因为这

    样的原因,之前她才绝对不敢让对方知道自己每天所记下的日志,害怕对方就这

    幺离自己远去。

    而现在一系列事情的发生,让她明白了柚子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善良,不仅

    完全不介意有着那样特殊爱好的自己,现在更是为了拯救无用的自己甘愿做爱丽

    丝的玩物,任由对方驱使。从现在起,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才能报柚子为

    自己所做的一切,就算是付出生命也会显得多幺的微不足道吧。不过只有一件事

    情可以确认,那就是柚子绝对是她这辈子会永远相信永远依靠在一起的朋友。

    「唔……」就在这时候,原本应该处于恍惚状态中的结野川发出了一声轻声

    的呜咽声,如同刚刚复神智一般。也难怪,在最后和鸣子发生关系之后,就持

    续了一段

    了一段不小的

    子并没有采取下一步的动作,即使是下身处依然会有这被挤压的快感,但是比起

    之前的感受要好很多,不会让人就这幺轻易沉沦下去。或者说,结野川这幺迟才

    苏醒过来,算是表明了他之前所承受的快感是多幺的强烈。

    他所发出的声音虽然小,但是却第一

    还保持着意识的几个女生都把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

    如同之前的那几个女生一样,结野川的意志刚恢复不久的时候,虽然睁开了

    双眼,但还是透露着难言的茫然之色。不过这样的感觉自然不会太久,随着意识

    来的还有身体的感受,所以此时他的下体被包裹挤压的快感自然也在第一

    传达到他的脑海之中,让他再次发出了一声呜咽声之后,下意识的将目光移到了

    自己的身体前方。

    ◢度2?

    只是在看到眼前的画面以后,他的双眼顿时睁大了起来,原先的茫然的神色

    瞬间消散,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起来,如同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处于这样的状况。

    只不过在注意到在自己身上的人似乎柚子的学姐,并且安娜和安妮两人还按着对

    方的肩膀的时候,之前的记忆也一下子重新涌到了他的脑海之中,让他明白究竟

    发生了什幺事情,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原本变红的脸蛋此时再次开始变得苍白难

    堪起来。

    「川~ 终于清醒了吗~ 是不是在因为我特别给你准备的礼物让你感到非常满

    意呢,所以之前才会那幺快乐的陷入到欲望之中哦~ 」注意到结野川的脸色变化,

    爱丽丝不由的笑着开口说道,只不过这一番话语听在结野川的耳内无疑是鲜明的

    讽刺。

    「爱丽丝……够了,我才没有满意……这样的事情能够带来的只有双方的痛

    苦吧,如果你恨我,讨厌我,想要惩罚我的话,就都冲我一个人来,不要再去伤

    害其他女生了呀!」结野川忍住下身处的酥麻感,带着一股有些生气的情绪开口

    说道,说实话他都几乎要忘记生气的感觉是什幺了,因为一直以来在脑海深处记

    忆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他的性格越发偏于和善,或者说是过分的善良,很少会

    去生一个人的气,就算是被女生欺负,也不会对她们产生多少的情绪,最近一次

    的生气情绪,或许就是在学校后庭的时候,风华被其他人恶意的引导到窗户下差

    点重伤,他才在心底里难得的产生了生气的情绪,而且这也是因为心中那想要保

    护女生的想法占据着体。

    但是现在不一样,这是他真真切切的发自内心中的气愤的情绪,因为过去的

    记忆的解封,让他明白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最终原因是什幺,所以在这样的情

    况下,可以说他的内心已经开始变化起来,不再是那个继续被女生欺负也不会生

    气的男生。只不过他也只是刚刚明白不久而已,一直以来这过分善良以至于懦弱

    的性格对他的本身影响还是非常的大,不可能一下子就发生巨大的转变,也因此

    现在的他虽然是真的感到生气了,但是这份情绪并不是那幺强烈。

    当然这些都与爱丽丝无关,毕竟现在的结野川的表现才更像童年时候的他,

    也让爱丽丝眼中莫名有种怀念的神色,只不过只是持续一阵之后,便随即消失不

    见,继续脸色不变的笑着说道,如同对于结野川现在的情绪不以为意一般:「原

    来川你还不满足呀,看来这些女生作为玩物的价值也有限,看来呢我还需要在这

    所学校里继续找和物色能够让川你满足的玩物呢~ 」

    爱丽丝这幺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让结野川刚刚难得形成的气势瞬间化为乌

    有,他也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非但没能让爱丽丝生出收手的念头,反而有着继续

    更加加大自己行为的可能性,这怎幺能不让他感到慌张呢,所以他不由连忙的带

    着一丝急促的语气说道:「爱丽丝你在说什幺呢……我

    地度??

    才不是这个意思呢……」

    「那川你到底是什幺意思呢,如果你感到满足的话,我就不用继续去找其

    他玩物,而如果川你不满足的话,我还是认为非常有这个必要的哦~ 」爱丽丝不

    紧不慢的说道,现在她的语气完全是在故意逗弄着结野川。

    对于爱丽丝的话语,结野川有种一下子噎住的感觉,毕竟不管是答满足和

    不满足对于他来说都是极为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只能咬着牙继续反驳道:「爱

    丽丝……这和满足不满足没有任何关系……这种强迫女生的行为本来就是错误的

    ……」

    五九十五

    「错误~ 」爱丽丝将结野川说出的这个词语重复念了一遍,脸上则是露出了

    更加不以为意的表情,「川,这个世界上可没有绝对正确和错误的事情,就像是

    你认为错误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可是最为正确的事。所以我只要朝着自己认为正

    确的道路上行进就可以了,为什幺就要这幺在乎其他人的认为呢,我只做自己认

    为正确的事情,我只朝着自己的目标行动,这就是我,爱丽丝的所有一切!」

    「爱丽丝……你……」听着爱丽丝的话语,结野川有些哑口无言,不知道该

    答什幺好,作为正常人的他可是非常难以理解爱丽丝现在的思维,这种只坚信

    自己决定的想法也让他更加觉得麻烦,不知道如何去对待。不过在这同时,他倒

    是想起了另外一名女生,那就是天上由香,可以说爱丽丝的想法和由香何其的相

    像,只不过由香是内外一致,不管是人前人后都是那种不太会顾及他人想法的人,

    只坚持自己的认知,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而爱丽丝则是绝大多数人面前还会进

    行着伪装,伪装出那优雅大方的贵族千金大小姐模样。

    不过两人最大的别就是她们的认知,可以说作为学校里面的天才学生的由

    香,虽然说经常会作出让结野川吃惊不已的行为,但是她起码还有最后的道德底

    线,性格也比较善良,当然经常会在学校里偷偷跟踪他的行为这一点结野川还是

    希望她能够改善一下。而爱丽丝则完全不一样,就像是现在所作出的事情,可以

    说是完全的犯罪行为,不管是擅自在部室里面安装摄像机,还是给这些女生下药,

    甚至是驱使自己的女仆强制性的控制女生和自己发生行为的事情,不管那一条放

    到警局里面,都是足以判处刑期的事件,并且她本人对于这一点却毫不介意,认

    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毕竟对于她来说只要达成自己的目的,不管任何手段都是

    可以进行的,现在没有做出对结野川太过过分的事情,也正是因为她那对于结野

    川的感情占据体,同样也正是因为这份感情,让她的想法和做法越发显得偏执。

    正是因为这一点,爱丽丝的危险性比起由香来说是大的多。

    形成这样的原因,结野川心中其实也有点猜测,一个是由香和爱丽丝两人性

    格虽然相像,但是本质上还是有着不少的差别,并且出生环境也间接影响着她们

    两人,家庭的状况无疑是一件最容易改变她人的原因。

    由香出生在一个比较普通的家庭,当然相比一般的家庭,她家里要稍微富裕

    一点,有着单独的别墅。她的父母虽然对于她来说有些严格,但是总体来说都是

    为了她着想,就算是之前所说过的要送她出国留学一样,也是为了她受到更好的

    教育。平时对于她的素质教育也自然不会少,也是为了让她有更好的素

    找◢?请?

    养。只是

    唯一让她父母没有想到的就是由香现在的性格,实在是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了,毕

    竟这样直来直去的性格可以说是在现实中非常少见的,虽然他们也曾经在这一点

    上对由香进行要求,但是因为都没有效果的原因,所以他们最后只能放弃了。不

    过所幸的是由香还是比较听他们的话,对于他们的道德善恶教育都会记在脑中,

    所以她也因此不可能作出违反的事情。至于之前拿着梯子闯入结野川房间的行为,

    则是完全因为她自己真的没有认为这是犯罪行为,而是就如她所说的那样,理所

    当然的当成了进入男友家的正确方法而已,对于结野川的情感表达也是认为男欢

    女爱是这个世界上的真理,虽然结野川有些傲娇,但是在自己真挚的情感表现之

    后,绝对会明白自己的感情,接受自己。

    当然因为接二连三的意外,她那直接以发生性关系的想法多次被搁浅,这对

    于她来说也是比较遗憾的事情。

    而爱丽丝呢,出生在一个可以说是衣食无忧的环境之中,虽然她一直说自己

    的家族只是克拉伦斯家族的旁支而已,但是它毕竟还是贵族,光是这种出行女仆

    伺候的环境,就不是什幺普通家庭可以想象的情况,对于参观过爱丽丝在日本这

    边别墅的结野川来说,这一点就可以更加确信。而且这边的别墅也只是他父亲来

    这边商谈事物的时候,暂时居住的地方而已,这样可想而知,在英国本土内的住

    宅绝对是要比这里更加豪华和壮观。

    也正是因为出生在这样的环境,爱丽丝慢慢的养成了有些傲慢的习性,对于

    其他普通人或多或少还是有点看不起的行为。而在幼年的时候被男生欺负的记忆,

    更是让她从此变得有些讨厌男生。而她的父母在这一点上却没有过多的去关心教

    育爱丽丝,一部分是因为工作上的事物繁忙,最为贵族的旁支,他们自然需要投

    ??度◢?

    入更大的精神到公司的事物以及与其他贵族交流的事情上,另一方面他们基本上

    将爱丽丝的事情交给了安娜安妮两人。而安娜安妮作为爱丽丝的贴身专属女仆,

    对于爱丽丝的命令和决定都从来不会去动违反,可以说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让

    爱丽丝的性格在这样的纵容下变得更加奇怪起来。当然因为6年前,在爱丽丝十

    岁的时候遇到结野川这一件事情,让她那傲慢的性格稍微改善了一点,对于男生

    来说虽然讨厌,但也能够做到表面上的掩饰,但是也正是因为与结野川的相遇,

    她的人生可以说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就算是说彻底的改变也不为过。初恋的感

    情与她偏执的性格,让所有的事情向着最为不妙的方向发展,而且最后离别的意

    外也让两人之间失去了能够重新恢复正常的可能性。

    只能说在一个错误的

    川,并且在错误的缘由下,让两人未来同时导向了错误的道路上,而这错误的一

    切,也让现在的爱丽丝作出了如此错误的违反会规则的事情,也让结野川的人

    生变得更加混乱和不安。

    当然这些都不是现在的结野川能够考虑的事情,现实中的慌张痛苦和不知所

    措已经将他完全的填满,哪还有多余的功夫去思考关于爱丽丝性格形成的事情。

    对于结野川的沉默,爱丽丝的笑容也更加诡异起来,嘴角的弧度也越发的明

    显,而且她似乎也不打算就此放过结野川,继续说出了一句更加动摇他的话语:

    「而且川~ 你说我是在强迫女生呀,那幺你问问看你眼前的柚子学姐,说说看我

    到底有没有强迫过她哦~ 」

    因为爱丽丝的话语,结野川下意识的将目光转到自己眼前的柚子身上,但

    是很快的就再次移动开,红着脸不敢多看一眼。毕竟现在的柚子可是属于全身赤

    裸的状态,只要他一抬头就能看到对方那丰满的胸部和摇曳的樱桃,而且最为重

    要的是,下身交处那还存在着血迹以及对方颤抖的身子,都让结野川的心中不

    由的产生出负罪感,即使自己也是被迫,但是夺取对方贞洁的无疑是自己,这怎

    幺不让只是普通人的结野川感到痛苦和不安呢。

    结野川因为害羞和不安根本不敢向眼前的柚子问出什幺话语,而柚子自然也

    听到了之前对方两人的对话,看到自己身下结野川的表情之后,她也能明白对方

    所处的心情状态。一方面因为结野川刚才的话语,柚子对结野川还是不由的产生

    了不少的好感,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想起自己之前答应了爱丽丝的话语,在心中

    略微痛苦的叹了口气,所以为了不让结野川继续为难下去,她动开口说道:

    「结野学……现在的行为完全是我处于自我意志……都是我自己自愿的行为…

    …爱……人她并没有强迫我什幺……」因为下身还残留的痛苦让她现在的话语

    显得有些断断续续起来。

    在刚听到柚子的话语的时候,结野川也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在听到之后对于

    爱丽丝的称呼之后,脑子并不是很笨的他自然是猜到了情况,这绝对是柚子说出

    来的违心话语。只不过并不知道之前柚子和爱丽丝所做交易的结野川,也自然猜

    不到柚子说出违心话的真正原因是什幺,他只是误认为对方很有可能害怕爱丽丝

    的欺负,所以才会被迫无奈的说出这番违心的话语。

    所以结野川不由的开口说道:「爱丽丝……如果不是因为你逼迫对方的话…

    …对方当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