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586-590)

作品:《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

    作者:24735379

    字数:535

    五八十六

    「唔哈……」友惠继续发出有些痛苦的呻吟声,不过比起一开始那种撕心裂

    肺的声音来说,现在的声音要小好多。因为现在的友惠从欲望中清醒的原因可是

    完全因为下身处的疼痛影响,而她的体内的春药药效可没有这幺快就结束掉,或

    者说仍旧在她的身体内部进行着持续的作用,只是因为这份痛感太过强烈,所以

    春药所带来的快感才显得微不足道。

    而随着

    到麻木,就像是产生出适应性一般,对于痛感的感觉也越来越弱,而在她的体内

    的春药仍在继续发挥着药效,在这样的痛苦之中,友惠她竟然不知不觉的在内心

    中产生了一种小小的快感,在痛呼的同时也伴随着一声小小的娇喘,只不过因为

    之前的连续痛呼之中,她的声音已经变得非常沙哑,所以这样的变化即使是一直

    关注着这边的爱丽丝都没有察觉到。

    但是友惠她自己可是对自己身体所产生的变化非常的清晰,原本就因为疼痛

    还保持着清醒的理智,或者说对于身体的感觉特别的清晰,尤其是在这长

    痛苦之后,这份在疼痛后显现出来的快感尤为的明显,就像是沙漠中的绿洲一般,

    能够轻而易举的感受到。这样的感觉让本来处在痛苦中的友惠内心中也露出了不

    敢相信的想法,毕竟在这样的痛苦下自己还会产生快感,这样不就如同在表面自

    己是个变态一样。

    只是现实让她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刚才那声娇喘声如同开始的信号一般,

    随着

    感却在不断的扩大开来,一点一点变得强烈起来,原本因为疼痛而变得干涸的阴

    道内壁也重新分泌出大量的液体,将私处重新变得润滑起来,让下体在私处抽插

    越来越顺畅起来,速度也在逐渐加快。在私处爱液的润滑以及快感的侵蚀,原本

    的痛感逐渐的减弱,或者说此时的痛感反而成了催化剂一般,让她感受到的快感

    变得更为强烈起来,身体内的欲望也重新高涨起来。身体内部如同有一团火焰在

    熊熊燃烧一般,让她越发的兴奋起来,原本带给她强烈痛楚的结野川那粗壮的下

    体,此时对于她来说成为最为渴望最为喜欢的东西,那不断的将体内充实的快感,

    不断和内壁摩擦的清晰触感,都让她不断的在欲望中沉沦下去,红唇微张,那有

    些沙哑的声音再次发了出来,只不过这一次完全的转变成了妖媚的淫靡的呻吟喘

    息声。

    对于自己身上的变化,友惠她可是非常的清楚,所以在变化的过程中她的内

    心中也不由的产生了羞耻感和不敢置信的感觉,不明白自己为什幺会产生这样让

    人害羞和难以面对的变化,虽然她在内心中不断的呐喊想要抑制着这份冲动和快

    感,但是事实证明了她完全是在无用功,在本能的欲望前面,所有的理智完全起

    不了任何的作用,身体依旧忠实的遵守着本能,将最为直接的快感和欲望反馈到

    她的脑海之中,一点一点的将她所有的理智,所有的羞耻心,慢慢的击溃,直到

    完全的沉沦到快感的欲望之中。

    「唔……」完全不需要安娜安妮两人的强制行动,被强烈的快感和欲望重新

    侵蚀的友惠已经不由自的扭动起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私处和结野川的下体的

    摩擦和抽插的更加迅速和紧密,嘴中的呻吟声更是接二连三的吐露出来,响在

    这小小的部室里面。

    看到友惠现在的表现,爱丽丝怎幺能够不明白对方现在所处的状态,所以再

    次开口说道:「安娜安妮,你们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可以放开她来了。」

    「是的,大小姐!」

    在安娜安妮两人放开之后,友惠非但没有再起身离开,反而双手支撑着结野

    川的胸口,不断的扭动着自己的腰部,并且上下挺动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不断

    的在结野川的身体上下来的起伏,如同饥渴难耐一般,不断的加大着下体的摩

    擦力度,扭摆着自己的腰部,拼命的加大此时身上所感受到强烈的快感,那不大

    不小的胸部更是在她这样的激烈的动作下,来的晃动摇摆着,充满了一阵别样

    的诱惑感。

    「呵呵,明明之前还是那幺抗拒的模样,而现在却在本能之中表现出如此难

    堪淫靡的形象,真不知道一直拼命的在保持自己形象的学姐在看到之后的这段录

    像会露出怎幺样有趣的表情呢,真是让人感到期待无比呢~ 」看着这样的一幕,

    爱丽丝不由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那一如往常小恶魔般的笑容,轻笑着说道。

    只是在她身边的安娜和安妮两人心中却微微的叹了口气,只不过这一次她们

    没有再作出什幺反应,而是依旧用不带任何感情的目光看着部室内这混乱不堪的

    一幕。

    相比起友惠,处于身下的结野川反而要比她更早的陷入到欲望之中,理智完

    全的被快感所吞噬,即使是没有春药的侵蚀,但是光是现在气氛的熏陶可以说是

    完全迷醉在里面,更别说现在的结野川被这幺一群发情的女生所侵犯。与优惠私

    处相连的下体自然在对方身体不断的上下起伏中感受到连绵不绝的快感,不断的

    被挤压摩擦的强烈快感不断的在他脑海中荡着,将他理智完全的侵蚀的一干二

    净,所能留下的只有这如潮般的快感。

    只不过这并非是他所感受到的全部,不仅仅是下身处的刺激,身体其他部位

    的刺激还在接二连三的不断的传达而来。

    原本将乳房压在结野川脸上的丽佳,此时已经重新将自己的胸部中结野川的

    嘴中拉出,让一直被双乳压着的结野川终于得到了喘口气的机会。而丽佳的左边

    那硕大的乳房上面已经沾满了晶莹的口水,在灯光下更是泛着银色的光泽,那鲜

    红色的乳头也变得更加鲜艳丰硕起来,变得格外的吸引他人的目光。

    丽佳当然不可能就因为单纯的觉得满足了所以才会将自己的胸部重新缩,

    而是因为光是

    ??◢?¨¨

    自己胸部的刺激已经满足不了她,越发被欲望春情所灼烧的她开始

    越发的渴望更加紧密更加激烈的接触。她身上所残留的衣服也如在场的其他女生

    一般,很快的被撕开,扔到了四周,让她全身上下完全的光溜溜的暴露到空气之

    中。白皙的肌肤搭配着硕大的乳房,在灯光下泛起奇异的光泽,黑色的短发加上

    姣好的脸蛋让她尽显青春和活力,只是脸上那被欲望所影响下产生的绯红,让现

    在的她多了一份妖艳的气息。而她因为欲望变得完全湿润的私处更是显得晶莹光

    泽,不同于白音白灵她们这对双胞胎天然的白虎,丽佳现在光滑的下身完全是因

    为是她自己私下里修剪掉的,毕竟只要仔细查看的话,还是能在她的私处看到明

    显的毛根,或者说从这一点上来看,对方可能并非是表面上看上去那幺文静。

    在让自己的身体完全赤裸以后,丽佳便迫不及待的一把坐到了结野川的脑袋

    上方,将自己那湿润无比不断向外流淌着晶莹的爱液的私处对准了他的嘴巴部位,

    重重的坐了下去。随着结野川的嘴唇和她私处部位的接触,丽佳不由自的发出

    了一声特别妖媚的呻吟声,并且在这声呻吟声之后,更加激动热烈的扭动起自己

    的腰部,让自己最为敏感的私处不停的在结野川的嘴唇上来的摩擦起来。

    因为结野川已经完全陷入到欲望之中,强烈的快感让他下意识的张开了自己

    的嘴唇,不停的喘着粗气。而现在丽佳坐在他的嘴巴之上后,嘴巴上的呼吸就被

    对方堵住,肺部对氧气的渴求,让他的嘴唇的喘息变得更加激烈起来,嘴巴不停

    的开,这也造成了对丽佳私处更大的刺激。大量的爱液从她的私处向下滑去,

    落入到结野川的嘴巴之中,将他的嘴唇部位弄得一片湿润无比,显得格外的狼藉。

    尤其位置的原因,结野川在无意识之中被迫的大口大口的将她流入到自己嘴巴中

    的爱液吞咽如喉咙之中,但是有更多的爱液则是伴随着唾液从嘴唇的两边流出,

    并且在重力的影响下,慢慢的顺着脖子滑落到地面上去,在结野川的肌肤上留下

    一道又一道粘稠的湿痕。

    而又因为结野川嘴唇无意识吞咽的动作,那一张一的嘴唇也不由的和丽佳

    的私处来的摩擦起来,这样的快感也让丽佳更加激烈的扭动起自己的腰部,尽

    可能的让自己的阴道外口和结野川的嘴唇更加紧密的接触到一起,满足自己那私

    处强烈的酥痒感和空虚感。

    五八十七

    混乱,淫靡,火热,淫声浪语,成为了现在这个部室最基本的氛围,为了渲

    染环境美化部室的地毯上面也遍布着各式各样的湿痕,凌乱不堪,显得格外的狼

    藉,加上之前就被掀翻的桌椅,让人整

    ?|??

    个部室完全没有平时那种和平整洁的状态,

    或者说绝对不会有人想到就在这一个小小的部室里面正在发生的如此让人难以相

    信的事情。

    不得不说爱丽丝很有先见之明,或者说真不愧是贵族的大小姐,基本上对于

    每一方面的顾虑都做足了准备,不让任何的意外发生,不管是房间墙壁的隔音手

    段,还是说在房间内部布置的隐秘摄像头,都让事情的发展基本上完全顺着她的

    计划和想法进行着,真是让人有些感叹这真是用错地方的天赋。

    当然爱丽丝唯一出错的地方,就是没有想到一直认为结野川在重新想起和自

    己的记忆之后,绝对会立刻接受自己的感情,永远和自己在一起,但是现实却如

    同故意跟她开玩笑一般,对方竟然会拒绝自己的感情,原本在脑海中计划过很多

    次两人幸福的未来无疑要变成浮云一般,一触即逝,这也是现在的局面演变成如

    此混乱的一个开端而已。

    可以说在这个房间之中保持清醒的只有爱丽丝和安娜安妮三人,其他女生都

    是陷入了春药的迷情之中,而结野川则是被这强烈的接踵而来不停歇的快感所淹

    没,所有的理智都化为了乌有。不过对于结野川来说,这样的状态反而算是一种

    解脱吧,就算是他保持着理智,那还能怎幺样,被女生紧紧束缚的他根本没有一

    丝一毫逃脱的机会,就算是挣脱了这些女生,还有安娜安妮两人守着,他根本就

    没有任何机会能够逃出这个部室,逃出这爱丽丝所布置的局面之中,他就如同砧

    上的鲶鱼一般,处于任人宰割的地位。而且如果他还清醒的话,绝对会继续被

    羞耻和悔恨感所包围,一方面是对自己所产生的快感和欲望感到羞耻,一方面是

    对这些女生造成的伤害的自责和悔恨,即使是他也处在受害者这一地位上。

    不过不管怎幺说,现在已经因为欲望而淹没理智的结野川,也不会再思考这

    些东西,其他陷入春情的女生也不可能会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什幺犹豫或者感觉不

    妥,在这个房间内所充斥的只有本能,本能,本能。

    「爱丽丝大小姐……这样就可以了吧,我想就算是给自己的惩罚这也足够了。

    即使是当初爱丽丝大小姐你的做法在旁人眼里确实有些不妥当,但是这无疑是证

    明着你对小川那最为真挚强烈的情感。而且之后抱着如此大的期待,等待着小川

    的到来,不管是谁经历了这种情绪的大起大落,也会生气的,所以爱丽丝大小姐

    你并没有错,即使有错,那份错误也应该早已被你改过。」在这充满淫靡的呻吟

    声的氛围之中,站在爱丽丝旁边的安娜安妮却突然开口说道,面向说话的对象正

    是她们身边的爱丽丝,也是她们的人。说出这样话语也并不奇怪,虽然在这一

    过程之中,爱丽丝一直保持着微笑的状态,如同非常开心的欣赏眼前所发生的一

    幕一般,但是一直和她呆在一起的安娜安妮怎幺会不明白她现在所处的状态,而

    且在这过程中,爱丽丝那放在椅背上的双手也不由的微微张,即使幅度非常小,

    但这也完全逃脱不了安娜安妮两人的眼睛,这也让她们两人感到更加的无奈,所

    以才会在现在如同冒昧一般说出这样的话语。

    「呵呵,看来呢作为贵族大小姐的我还是没有做到完善呢,让安娜安妮你们

    两人也能够感受到我现在的情绪变化呢。」对于女仆两人这有些冒昧的话语,爱

    丽丝倒是没有生气,反而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不过她也没有正面答安娜安妮的

    话语,而是继续看着部室中这混乱淫靡的一幕,用着淡淡的语气说道,「计划既

    然已经开始了,那就没有再停止的可能性。」

    虽然只是一句非常平淡的话语,但是安娜和安妮两人无疑明白了对方所表现

    出的态度,作为一直遵从大小姐命令的她们,立刻没有犹豫的作出了肯定的答,

    将心里原本想说的话语完全的压到心底之中。

    在她们三人说话的同时,房间里这淫靡的状态还在继续进行着,或者说越发

    显得不可开交,热火朝天起来。已经失去理智结野川的身体在本能之中,也不由

    自的开始配起其他女生的行为。他的下身开始无意识的挺动起来,让自己的

    下体在友惠的体内进出的更加顺利起来,原本下身处的血迹已经被不断流出的爱

    液完全的冲淡,唯一还有残留的就是在结野川腹部的点点红印,只不过这不是现

    场的任何人关注的地方,那强烈的快感让友惠的呻吟声越发的响亮起来,或许就

    连她自己也绝对不会想到陷入到欲望之中的自己会露出多幺难堪的表情。

    而结野川的舌头也无意识的如同本能一般的在丽佳坐在自己嘴上的私处开始

    来的移动,不知道是想要舌头将堵在自己嘴唇上的物体顶开,还是在本能的驱

    使下做出这理所应当的行为,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对于现在的丽佳来说都无所谓

    了,光是结野川舌头与她敏感私处的接触就让她身体一阵阵的颤抖,兴奋的分泌

    出更多的爱液,让他的脸蛋上的湿痕变得更加密集。尤其是在结野川的舌头无意

    识的扫过她私处小穴入口处那小小的坚挺的小豆之后,她的反应就变得更加激烈

    起来,强烈的兴奋让她的嘴巴根本闭不了,不断有唾液从她嘴中流出,显得格

    外的淫靡不堪。

    「啊呜……」而就在这时,旁边的宫内舞却发出了一声的痛呼声,这倒是让

    原本一直把注意力放在结野川身上的爱丽丝带着稍微有些好奇的目光看了过去,

    只不过看到小舞现在的状态之中,就明白了对方为什幺会发出那样的声音。

    因为此时的小舞正双腿紧闭着,脸上出现了有些痛苦的神情,结野川的手指

    也依旧插在她的小穴之中,只不过此时从她的小穴里面正不断的流出鲜艳明显的

    血迹。

    原来在强烈的快感刺激之中,原先本能上还有些防备的小舞,似乎越发的渴

    望起小穴里的刺激,所以控制着结野川的手指的速度也越发的加快,这其中也偶

    尔让对方的手指触碰到她小穴内的处女膜,虽然每次都在痛感中及时的收,但

    是在这样持续的用手指抽插下,那份触碰的痛感似乎也在不断的减弱,也正因为

    如此,在越发强烈的快感下,以及结野川无意识的配之下,他的手指也终于在

    不经意之中,捅破了她体内的处女膜,让现在的这种情况发生出来。

    不过不同于刚才的友惠,现在的小舞的双眼里流露出的仍旧是迷乱的神情,

    而且脸上的痛苦相比与友惠也要少很多,想必现在的小舞仍旧处于春情欲望之中,

    即使是经历了破处的痛苦,也没有清醒过来。这也不奇怪,毕竟不同女生下体破

    处的痛感都不一样,而且刚才友惠那般强烈的痛苦,完全是因为下体阴道在猝不

    及防下一下子被结野川那粗大的下体撑开的原因,而小舞因为一直用的是结野川

    的手指进行自慰,这样的痛楚反而不会感受到,唯一有的也只有处女膜被捅破的

    强烈痛楚而已。而这份痛楚在刚才那连续的刺激摩擦之中以及爱液的充分润湿下,

    也减少了很多,所以现在即使是发出了痛呼声,也没有从春药的效果中清醒过来

    的原因之一。当然,先不说她清醒过来之后可能被遭到的爱丽丝的对待,关是知

    道自己保持了这幺多年的贞洁就这幺失去在一个今天才见过一面的男生的手指上

    的话,不知道会产生什幺样的感想呢,或许也只有等她身上的春药效果完全退散

    才能够明白。

    而且这样的停顿并没有持续太久,只是过了一阵之后,小舞就从疼痛中缓了

    过来,再次控制着结野川的手指在自己阴道内来的进出,虽然说因为刚破处的

    原因还是会感受到疼痛,但是在强烈的快感之中已经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而此时坐在结野川胯上的友惠已经开始不断的加快起自己的动作,嘴上的呻

    吟声也不断的加大,下身处传来的滋滋水声和啪啪声也越来越强烈。如同达到了

    一个顶点一般,友惠不由的发出了一声最为响亮的声音,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起

    来,大量的爱液从她的阴道内部喷发出来,尽情的淋洗到结野川的下体上,阴道

    也剧烈的收缩起来,而她的身体也无力的趴倒在结野川的胸膛上,嘴角不断流出

    晶莹的唾液,剧烈的喘息着,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在这高潮的余韵中久久不能

    过神来。

    五八十八

    在友惠达到高潮不久,结野川同样也无法再忍受这强烈的侵蚀着大脑深处的

    快感,尤其是对方达到高潮时候,那阴道紧缩以及大量爱液冲击所带来的刺激,

    让他有种一瞬间窒息的感觉,再也忍耐不住,在身体紧绷数秒之后,大量的白浊

    的精液从他的龟头顶端喷射出来,尽情的冲击着友惠的阴道内壁和花心,那强劲

    的冲击力让原本高潮刚过去不久还处于极度敏感状态的友惠,再次发出了一声高

    昂的呻吟声,竟然在这样的刺激下,第二次直接达到了高潮顶峰,身子重新剧烈

    的颤抖了起来,双眼向上泛白,口中的唾液更是止不住的从嘴角流出,滑落到结

    野川的胸膛上,将他的胸口染上了大片的水迹。

    而这样的抽搐直到结野川的射精停下后才中止下来,这个时候的友惠阴道内

    早被白浊的液体充满,那火热粘稠的液体更是让她颤抖不已,看来想要从这样的

    恍惚状态下过神来,还要持续好一阵子,不过即使从余韵中过神来的她,想

    必也会很快在这还在持续生效的春药效果中再次沦陷进去。

    结野川在刚才的射精过程中,因为这强烈的酥麻感和刺激感,让他的举动变

    得更加无意识起来,原本接触着丽佳私处的舌头,动作也越发的紊乱用力起来,

    也正是在这样的刺激下,丽佳的身体也忍不住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在友惠达到第

    二次高潮的同时,也紧跟在她的身后被结野川无意识状态下用舌头舔弄到了高潮

    的状态,大量的粘稠的液体从她的体内流出,不断的灌入到结野川的嘴中,脸上,

    鼻子上,让他的模样显得越发的狼藉不堪。

    而没等友惠从快感中余韵清醒过来,她的身体就被其他人从结野川的身上推

    了下来,无力的摔倒在旁边,原本紧塞着她私处的下体拔出之后,那被堵在里面

    的白浊的精液以及大量粘稠的爱液也从她小穴内不断的涌出,留在了地毯上,在

    这个房间里散发出奇怪而又淫靡的味道。

    将友惠推开的正是一直在旁边靠着结野川手指自慰的宫内舞,处于春情状态

    的她自然不会有平常那种尊敬前辈的表现,因为精液和爱液混杂散发出来富含荷

    尔蒙的气息,让她的状态也越发难堪起来,不再满足于手指的抽插快感的她,本

    能的去找应该能让她更为满足的东西,所以原本还趴在结野川身上,阻挡了她

    的目标的友惠,自然被她非常无情用力的推开了,所幸的是现在友惠在连续达到

    两次高潮之后,已经失去了意识,并且毫无力气,不然的话,说不定在这最处于

    本能的状态下的两女会发生争抢的行为。

    将友惠推开之后,小舞只感觉自己眼前传来那让人身心变得火热的气味变得

    更加浓厚起来,在春药效果下失去羞耻心,失去了理智,失去了平常的意识的她

    不由自的兴奋的将脸蛋靠近了结野川那刚射完精处于半软状态的下体,伸出舌

    头不断的在上方舔舐了起来,如同将下体上残留着爱液和精液的混杂物,当做了

    山珍海味一般,尽情的不断的舔入到自己的嘴中,饥渴万分吞咽下去,而随着液

    体的不断吞入,她的脸蛋也变得更加红,更加鲜艳起来,状态也更加兴奋起来。

    在她基本上将下体舔弄干净的时候,结野川也在这样的刺激下,无意识的产

    生了反应,那原本半软的下体再次变大变硬起来,笔直的朝向天空,因为布满唾

    液的原因,此时在灯光下就像是套上了银色的薄纱一般,散发着奇异的光泽。

    感受着手中的物体的变化,小舞的喘息也变得更加粗重起来,迷离的充满水

    雾的双眼中流露了仿佛想要将手中物体一口吞下的神情,不过她倒是并没有真的

    这幺做,反而坐正了身子,让自己的身体移动到了友惠刚才坐的位置,兴奋而又

    急忙的将结野川那坚硬的下体往自己的私处塞去,本能的渴望着用着这坚硬火热

    的物体充实自己那空虚而又酥痒的私处。

    「唔啊……」在小舞的身子坐下之后,结野川的下体便再次势如破竹的挺入

    到这第二个女生的身体内部,紧窄的私处一下子扩容开,而坚硬的下体更是笔直

    的朝前,直到顶到顶端为止,才停止了下来。在这样的刺激下,小舞不由的大口

    喘着粗气,脸上也浮现出痛苦的表情,不过相比之前的友惠,现在的小舞脸上还

    存在着空虚被填补的满足感,现在的她也根本没有从欲望之中清醒过来。毕竟之

    前处女膜在之前就被结野川的手指捅破,加上刚才一段

    感已经消散很多,更多的是那酥痒感,当然这也不代表她感受不到痛感,紧窄的

    阴道被一下子挤开以及伤口上的再次刺激,都带给她不小的痛感,这也是她露出

    痛苦表情的原因,只不过比起友惠来说,她的状态要好太多了。

    现在充斥着她全身的更多是欲望和快感之情,并且在这份情绪的作用下,粗

    粗喘了几口气适应下来的小舞也迫不及待的动作了起来,来上下的摆动着自己

    的身体,让硬挺的下体在她私处开始慢慢的进出起来,伴随着痛感,感受到更为

    强烈的让她变得更加疯狂的快感。

    另外一边,之前被璃茉拉开并且和她紧拥在一起的柚子,现在的两人的举动

    也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状态。这两位表姐妹以69式的形式趴在部室的地面上,分

    别用双手紧抱着对方的双腿,并且伸出舌头不断的舔弄着对方最为敏感的私处,

    以此来互相慰藉。那不断的从私处流出的液体都被她们互相吞入到了嘴中,并且

    不断的吞咽下去,形成淫靡的咕噜声。

    或许是同为女性的原因,即使是处于无意识的本能状态,她们都能敏感的捕

    获到对方最为敏感的地方是哪里,并且用舌头着重着刺激着上方,灵活湿润的舌

    头不断的卷动着,探入到对方的私处,甚至还张开她们的小嘴,互相将对方阴道

    口的阴蒂含入到自己的嘴中,不断的来刺激,带给对方最为强烈的刺激。在这

    样的刺激下,双方的嘴中不由的发出了妖媚的轻吟声,而这不仅没有让她们的动

    作停止下来,反而舔弄的更欢更兴奋起来。

    原本一直孤零零在旁边自慰的春宫鸣子,此时也如同感觉到光是靠自己的手

    指已经完全满足不了自己一般,开始向这边无意识的爬动起来,只不过她似乎并

    没有一开始就被本能的吸引到结野川那边,而是在爬动到友惠的身边就停下了脚

    步。

    此时的友惠还处于恍惚的状态,并没有过神来,身子仰躺在地面上,双眼

    无神的看着天空,胸口正是不断的起伏着,嘴中喘着粗气,看来之前的刺激对于

    她来说还是有着非常大的影响,让她那急促的呼吸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的平复下

    来。

    当然不管此时友惠处于什幺样的状态都和鸣子没有任何的关系,毕竟没有理

    智,单纯的被欲望支配的她可是没有半点的意识在里面。在停下脚步之后,她如

    同被什幺吸引了一样,将目光投向了友惠的私处,鼻子更是轻轻的耸动了几下,

    在闻到这股特殊的味道之后,她脸上的绯红不由的加大了几分。

    没有任何的犹豫,鸣子一下子趴到了友惠的双腿之间,用双手按住私处两端,

    用力的向两边分开,让还未完全闭的阴道口一下子敞开,露出了里面粉嫩的阴

    道内壁。当然这样的景色并没有让鸣子停顿下多少秒,在分开对方的小穴之后,

    她的脑袋就一下子趴伏到上面去,伸出舌头,开始舔舐起那将阴道内灌得满满还

    在往外流淌的白浊液体,兴奋的吞咽下去。那灵活的小舌不断钻入到阴道内部,

    似乎是想要将这些液体一滴不剩的都吸入到自己嘴中一般。

    在这样的刺激之下,友惠的身子不由的再次颤抖了起来,下身处那湿润灵活

    舌头的触感,让她下意识的想要闭起双腿,当然在鸣子的举动之下,这样的行

    为自然没有任何的效果,而且因为还处于恍惚的状态,现在的她根本无力反抗,

    躺着地上,不断的发出妖媚的呻吟声。

    或许连友惠她自己都不会想到,今天的她不仅丢失了处女身,被安娜安妮强

    迫下感受了那幺强烈的痛楚,之后更是在痛楚中感受到快感并且连续两次达到高

    潮,而如今又被自己的后辈以这样难堪的姿势分开私处,用舌头舔弄里面残留的

    精液,如果她还有理智的话,绝对会当场羞耻的昏厥过去。

    五八十九

    骑在结野川胯上的小舞的动作也在

    身体起伏的幅度也越来越大,胸前的乳房更是在这样的动作下来的摇动起来,

    显得特别的壮观,可惜在场的也只有结野川一个男性,而且对方还处于意识模糊

    的状态,毕竟刚射精不久,又被人骑到了身上,这样强烈的快感让他的理智根本

    不可能重新到他的身上,有的只是那无尽的欲望和刺激。

    只不过比起小舞身上的乳摇,在她对面的丽佳所形成的乳摇要显得更为的壮

    观起来,毕竟她的胸部大小可是仅次于柚子。在她达到高潮后没多久,丽佳就

    复过来,当然恢复过来的是体力,并非是理智,所以在欲望的趋势下,她也再次

    以骑在结野川脸上的姿势动作起来,那流着爱液的私处也不停的在结野川的嘴唇

    上脸蛋上摩擦着,这让结野川的呼吸也更加难受起来,那柔滑的舌头更是在这样

    的刺激下,不断的顶向对方的私处,仿佛就像是要用这样的方法将对方顶开一般。

    当然事实证明了他这样的行为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反而只会带给对方更加强烈的

    快感,并且在这份快感的驱使下,更加迅速的挺动着自己的身体。

    「呼哈……嗯啊……」在这样快感的刺激下,丽佳和小舞这对好朋友不由同

    时的发出了浪荡的呻吟声,相互映衬着,而身体的起伏动作似乎也在这样淫靡的

    音乐声中保持相同的频率。不仅如此,因为快感而越发感受强烈的她们,身体不

    由自的都各自向前前倾而去,让两人的脑袋之间的距离不断的缩短,直到两人

    的嘴唇相互接触到一起。

    「唔……」嘴唇的相交让两人不由自的都发出了一声淫靡的呜咽声,并且

    在下一刻同时张开双方的红唇,探出各自的舌头,紧密的交缠在一起,如同两条

    正在交尾的长蛇一般,紧密相连,不分彼此,激动而又热烈的交换着彼此之间的

    唾液,并且让这不属于自己的液体顺着喉咙不断的往下咽去。

    在这样情绪的刺激下,两人也变得更加兴奋起来,身下的动作加快,而她们

    的双手更是不由自的伸到对方的胸口,不断的来搓揉着彼此之间那柔软白皙

    的胸部,让双方的胸部都在彼此的手掌之中来的变化着形状,并且因为处于最

    深的欲望之中的原因,让两人都没能控制好自身的力道,所以在这样大力的揉搓

    下,双方的乳房上都留下一道道明显的红印。

    只不过这样的痛感并没有让她们两人感到有什幺不适,在如此强烈的欲望之

    前,胸部被大力揉搓的痛感反而给予了她们更加强烈的快感,并且变得越发的不

    可自拔起来,呼吸越发的急促起来,脸上兴奋的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多余的口

    水不断从她们的嘴角滑落,形成一道道湿痕。

    在这样双重的刺激之下,丽佳和小舞两人不由的同时达到了高潮之中,在两

    声几乎要应和在一起的高昂的响声之中,两人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大量粘

    稠的液体从她们的体内阴道内壁中喷射出来,让这间部室内那淫靡的味道再次加

    重了几分。

    达到高潮之后的两人也再也无法维持住自己的身体平衡,一左一右的翻到在

    两边,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身体还不时的轻轻颤抖起来,原本充满水雾的双眼

    此时也完全的失去了原本的色彩,无神的看着天空,而眼角也同时滑落了几滴泪

    水,不知道是在极度快感中失去了泪腺的控制,还是在本能的为今天所遭受的遭

    遇而感到痛苦,这都不是别人所能知晓的事情了。

    不过此时结野川的身上不得不说是非常的狼藉难堪,脸蛋上,下体上,小腹

    上,都残留着大量的粘稠的水痕,仿佛就像是在水里泡过一般,在灯光下散发着

    银色的光泽。而他因为第一次射精没过多久,所以这一次似乎要持久许多,即使

    是在丽佳和小舞的双重刺激下,他也没有达到顶峰。所以在丽佳和小舞到下之后,

    他那从小舞私处内部出来的下体仍旧笔直的朝向天空,或者说因为淫液的润湿,

    让他的下体越发显得狰狞起来。

    当然这股狰狞绝对不会吓到这里的任何女生,或者说反而会忍不住的被他下

    体吸引过来,毕竟在春药的作用下,沉迷于欲望中的女生只会遵循着本能的行动,

    求能够让她们满足的物体。

    所以在小舞她们躺下没多久,原本在舔舐着友惠的私处的鸣子也再次爬了过

    来,不仅仅是因为友惠私处所残留着白浊液体都被她舔舐的一干二净,即使是舌

    头探入到里面所能舔到也只有那粘稠的爱液,而且此时结野川下身处所扩散到空

    气之中这浓厚的荷尔蒙气息,对于她来说有着格外的吸引力,身体也随着本能不

    由自的爬到了他的身边。所以失去理智的人,遵循本能的人,就像是丧尸一般,

    唯一和丧尸不同的是,她们所追求的只是欲望而已。

    「哈哈……」这自然不是什幺笑声,而是此时鸣子嘴中所发出的强烈的喘息

    声,就像是好几天没吃饭的人,看到食物一般无意识发出兴奋的声音一般,露出

    完全如同痴女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停顿,对方就再次伸出了舌头,不断的在上面

    舔舐起来,将这包含着浓重气味的液体舔的一干二净,而且也如同之前友惠和小

    舞所做的行为一般,在欲望的驱使下,无意思的控制结野川的下体,一下子坐了

    下去。

    「啊……」理所当然的,在这样的举动下,鸣子自然而然的发出了一声强烈

    的痛呼声,虽然说她在这几个女生里面本质就是最痴女的一人,但这也只是本质

    而已,在表面上她还是装的比较高傲以及对男生比较冷淡,正是所谓的闷骚,所

    以即使是她曾经向月影说过,自己幻想和渴望被男生侵犯,但也只是幻想而已,

    她本身还是个处女,所以突然被结野川的下体一下子挤开阴道并且刺破处女膜的

    感受绝对不会有多好受,这样的痛苦能够和友惠一开始破处时候的痛苦可以相比

    较,当然因为私处足够润湿,加上她自己平时自慰次数不少的原因,这份痛苦大

    概还是会少一点的。

    只是鸣子和友惠不同的是,那就是她所服用的春药剂量是这个部门里面最少

    的,毕竟其他女生都被强迫喂食了两次,而只有她因为在一开始就轻易的陷入到

    欲望中的原因所以在第二次的时候没有被继续喂食春药,或者说光是第一次所喂

    食的春药量所带来的催情作用其实已经在这个时候开始消散,她能够移动起身体,

    这也同样证明了与春药一同放入的迷药效果也在消失,可以说在她舔舐着友惠的

    私处的时候,她就已经处于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让她的情欲效果延长的绝大数

    原因是部室现在这种淫靡的气息。

    所以即使说痛感相比友惠要轻一点,但是这份痛感无疑可以让鸣子她瞬间从

    迷糊情欲状态瞬间清醒过来,原本迷茫充满水雾的双眼也重新复了清明,也如

    同之前的友惠一样,在这样突然清醒的状态之中,她有种摸不着头脑的迷茫感,

    但这也仅仅只是在持续一小会。因为下身处的疼痛已经让她不由自的将注意力

    移动到身下,她也因此发现现在的自己竟然骑在一个男生身上,私处还紧密的相

    连着,鲜红的血液正不断的从结处流淌出来,伴随着那粘稠的爱液。而身下的

    男生,她并不陌生,因为对方正是她的同班同学结野川。

    说实话,她对结野川不是很熟,就算是在同一个班级中也没说过几句话,不,

    准确的说,她跟班级中的男生就没有多少交流。当然这并不代表她会对结野川陌

    生,因为对方也算是在班级中小有名气的家伙,毕竟不是谁都能同时和一对双胞

    胎姐妹交往,有一个亲密的就像是情侣的青梅竹马,甚至还传出和同性好友有非

    同一般关系的传闻。理所当然,光是这些信息,就足够让她不可能会对对方产生

    什幺好感,反而当做是那种变态的花花公子。

    但是这样以来,她反而陷入了更加茫然的状态,自己为什幺会和这个花花公

    子形成这样的姿势呢,而且看对方那狼藉的模样,失神的状态,以及撕的到处都

    是的衣服碎片,更像是自己在强暴对方……等等,也在这个时候,因为眼神的移

    动,她才发现了同样躺在结野川旁边,处于恍惚状态的无神的喘着粗气的丽佳和

    小舞,这两个和自己同辈并且是一个部门的好友,也正因为如此她才终于完全想

    起了现在的状况,即使是之前她基本上是陷入到欲望之中,但是中途她可是因为

    友惠被爱丽丝拳打脚踢的时候清醒过一段

    糊,但是已经让她足够的明白了现在的状况。

    所以飞快的在脑海中整理了思绪的她,在沉默了几秒之后,竟然双手支撑着

    结野川的胸膛,慢慢的扭动起自己腰部来。

    五九十

    「啊呼……」在身体开始动作起来之后,春宫鸣子还是忍

    ?|

    耐不住的发出了一

    声痛呼声,毕竟离刚刚破处还没有多久,下身处的创伤可以说完全没有愈,突

    然就重新动作起来,绝对会感受到不小的疼痛,不然的话刚才友惠被爱丽丝那样

    强制对待下也不会变的那幺痛苦,所以即使是相比之前的友惠所感受到的疼痛要

    轻不少,她还是不由自的发出了痛呼,充满水雾的双眼仿佛随时会在这种痛楚

    中流出眼泪一般。

    不过对于鸣子来说,在感受到这样的痛楚之后,她却根本没有停止自己的动

    作的

    找请??

    想法,依旧是选择继续扭动自己的腰部,让对方的下体继续在自己体内的进

    出,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噗嗤声,荡在这个房间里。

    说实话,鸣子她自己也知道自己其实就是一个变态,虽然说她在班级里,在

    平时面对那些男生的时候都露出非常冷漠的表情,并且对于男生的搭话也露出讨

    厌的表情,也因此被某些男生在暗地里议论她说不定是个同性恋,对男生根本不

    敢兴趣,但是实际上完全相反,她可以说是对男生非常的感兴趣,也非常的渴望

    能够和男生交流,不,准确的来说,她对男女之间的性行为可以说是到了一种非

    常感兴趣的状态,所以更为渴望与男生发生最直接的关系,渴望着被男生侵犯。

    她也不知道自己何时在脑海中产生了这样的念头和冲动,但是作为还具有基本常

    识的女生来说,她可是非常明白这是一个变态的想法,简直就像是痴女一样。

    所以就如同害怕自己真的成为变态,或者是想法暴露出去让自己的朋友从此

    远离她,疏远她,因此她不由选择了伪装自己,面对男生的时候以强硬冷漠的态

    度,让他们自讨没趣之后绝对不会轻易接近自己,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现在她

    在班级之中的形象。

    而她的做法的确是起到了效果,让男生不由自的产生了她是的错误念

    头,而且再加上一直被冷漠对待,那些男生也没有再自讨没趣的去和她拉近关系。

    只是,这对于她心中那变态的念头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效果,甚至是起到了反效果,

    越是压抑她的念头和冲动就越是强烈,甚至最近开始偶尔开始会在梦里梦到自己

    被人侵犯的画面,晚上自慰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也因为如此,在和女生讨论中得知到学校的保健老师非常开明以及会帮助解

    决掉在校学生的问题,并且会保守秘密之后,她就再也忍耐不住,向着保健室老

    师籾冈月影诉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有的秘密和困扰,希望能够得到她的帮助。

    也正如传闻中那样,月影对于她的问题并没有露出任何惊讶或者嘲笑的问题,

    并且给予了一定的帮助和建议。这毕竟也不是什幺奇怪的事情,在学校当校医的

    这几年里面,她可是遇到过不少有这样幻想的女生,也算是一种不算少见的青春

    期征,光是这一届里面就有好几个女生存在,有时候就算是月影也曾经有种

    想要对此感叹的想法。

    当然建议也只是建议,对于彻底解决这样的情况,就算是月影她也没有办法,

    不然的话她说不定可以改行当心理医生去了。

    而鸣子进入到这个部门里的原因也是因为月影的建议,让她加入一个和她幻

    想相关,或者说可以互相之间讨论男生的只有女生的团,这样一方面可以稍许

    抒发出自己心中的感觉,一方面在只有同性的情况下,心情也可以平复一点,不

    会再无缘无故的出现这样的幻想。

    可以说月影的建议确实起到了效果,在加入了这个侍奉部之后,她原先那越

    发严重的状况减轻了很多,让鸣子她不由的松了口气。而且在加入到这个部门之

    后,她也认识到了这些各具特色的女生,怀抱着攀上贵族,钓到金龟婿的女生。

    虽然说这些都不是什幺好的评价,但是她明白除了有着这些幻想以外,这些女生

    本质上其实都算不错,也因为这样她也明白,像自己拥有这样变态的想法或许是

    比较另类,但是也没有必要这幺去在意,这幺去害怕,毕竟不同的女生都有各种

    不同的秘密,甚至就像是月影曾经跟她说过也有比她幻想的更加厉害的女生,自

    己并非是什幺异类。

    只是平复是平复了一点,但是她内心中这样的冲动和欲望并没有消失。在现

    在从春药的影响下,重新复清明,发现自己因为药物的影响下和结野川发生关

    系之后,她的心中在一开始的震惊之后涌动上来的却是一种有些难以掩饰,难以

    抑制的欣喜。

    一直以来她就渴望着被男生侵犯,所以和男生发生的关系的画面和想法在她

    在脑海中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现在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她内心自然而

    然的涌动出这份强烈的欣喜欢悦之情,这种感情比自己在不明不白之下失去处女

    之身更要强烈,或者说在这种失去处女身的情况就像是在脑海中幻想被侵犯的场

    景一般,也更进一步加深了她的欣喜和欢悦之情。

    所以即使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知道自己是在药效的影响下才和结野川发生了

    关系,但是她却依然继续以及不由自的扭动起自己的腰部,让自己的私处和结

    野川的下体不断的发生最为紧密的联系,并且伴随着她的动作,让对方的下体不

    断的在她体内来的进出着。即使是刚破处的私处被粗挺的下体来的进出带来

    那种强烈的痛感,但是她仍旧继续着自己的动作,不停歇下来,或者说现在的这

    份痛苦让她更为的满足,更为的兴奋,更像是被人侵犯的痛感,毕竟对于现在的

    她来说结野川这幅比起她更像是被人侵犯的表情让她有些不满。当然她现在的表

    现也有着继续装作还处于药效,被药效控制的样子,掩饰着自己现在这种羞耻的

    行为。

    爱丽丝不是笨蛋,安娜和安妮作为一直呆在她身边保护着她照顾着她的贴身

    女仆来说也自然不笨,所以鸣子那种拙劣的掩饰对于她们来说完全没有起到任何

    作用,在一开始鸣子醒来的那一刻,她们就完全了解到对方所采取的状态。不过

    对于爱丽丝来说,鸣子之后所采取的和友惠来说完全相反的举动倒是让她稍微有

    些惊讶,但是也只是持续一阵而已。毕竟经过调查,她也是多多少少明白鸣子她

    最真实的性格是怎幺样,而且光是看一开始其他人都还能保持理智的情况下,她

    就已经忍不住开始自慰的表现,就能知道比

    ?度

    起在场的所有女生里面,她的本质是

    最为淫荡的。

    不过这样的局面当时她也乐意看到的,这样就可以免去像之前命令安娜安妮

    两人的麻烦,一切也可以继续按照她的计划进行下去。当然,这个计划实际上是

    让她感到开心呢,还是有其他的情绪呢,这只有爱丽丝她一个人知道,同时也不

    是安娜安妮两人所能够猜测的事情。

    从一开始的疼痛,在鸣子的不断动作下,渐渐的转变成了快感,而且对于将

    之前的痛感也当做快感来对待的她来说,这过程其实也可以完全的忽略不计,即

    使在疼痛之中,私处却也情不自禁的分泌出大量的粘液,让她的阴道内壁越显湿

    滑,而结野川下体抽动也能变得更加顺畅,原先私处的红色血迹也早已被不断分

    泌出的爱液慢慢的冲淡,唯一所留下的只有那淡淡的痕迹。

    在这不断加强的快感之中,鸣子自然也很快的重新的陷入到欲望之中,只不

    过这份欲望中间被春药所影响的效果想必可以说是微乎其微,更多的是她发自内

    心本能的快感和欲望。

    很快的在这强烈的快感刺激之中,鸣子便达到了高潮的顶峰,在高潮的瞬间,

    下身所喷射出来的液体的冲击简直就像是淋浴头一样,在这样的冲击之下,结野

    川也再次达到了极限,失去意识的他自然也不会去忍耐,迎来了今天的第二次射

    精。

    「唔……」满足而又响亮的声音,同时在两人的嘴中发出,身体也如同形成

    共振一般,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直到持续了五六秒之后才停止下来,鸣子也无力

    的趴倒在结野川的怀中,一时之间房间里竟然有着安静下去的感觉。

    「叮」而就在此时一声邮件的铃声响彻在这个房间之中,打破了这有些

    奇怪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