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576-580)

作品:《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

    作者:24735379

    字数:55

    五七十六

    「唔啊……爱丽丝……」结野川抱着脑袋,跪坐在地面上,看着在自己面前

    半俯下身子的爱丽丝,带着一丝害怕畏惧和难以言喻的情感低声说道。

    因为爱丽丝言语上的刺激,让他完全的想起了那被他遗忘的记忆,那被封

    印在脑海深处的痛苦难堪的记忆。那一天,从加奈口中得知了父母去世的消息之

    后,受到了巨大刺激的他,加上这几天在心中所累积的痛苦和疲惫,让他当场昏

    迷过去。等到加奈带着哭腔把他喊醒以后,他的脑海中已经完全失去了和爱丽丝

    在一起的记忆,因为那时候的他本能的将这两件事情归咎到一起。

    之后,他更是连父母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加奈也在这种悲痛的氛围中变

    得早熟,明白了父母远去所代表的真正意义,所以一下子整个家庭都陷入悲伤的

    氛围之中。那时候只有十岁的结野川作为家庭中唯一一个男生,紧紧的记着父亲

    的教育的他,咬着牙故作坚强的站了出来,安慰自己的姐妹,也因为如此,彻底

    地忘却了爱丽丝。

    现在想起所有记忆的他,才突然明白自己一直以来所觉得奇怪的地方,所

    觉得违和的地方的真正原因是什幺了。自己的父亲确实是对自己说过要尽量对女

    生宽容,作为男生尽量的做到去保护女生,但是却从来没有说过,自己不能反抗

    女生,毕竟天下没有那个父亲会希望自己的儿女变成受气包。而造成结野川现状

    的原因,正是爱丽丝在他小时候对他所做的调教,即使是忘记了和对方在一起的

    记忆,但是那刻在身体内部的条件性反射仍旧一直维持着。而且当初爱丽丝虽然

    说不能反抗女生,不能欺负女生,要听女生的话,只是为了让他不变成一个坏男

    生,这些话语的目的更多的是为了爱丽丝她自己,想要结野川变成了一个完完全

    全服服帖帖听从自己话语的人。但是失去了和爱丽丝相关的记忆,忘记了爱丽丝

    的他,也将这个刻在大脑里的话语完全的作用在所有的女生身上,也让他一直以

    来,面对女生的时候本能的处于在弱势。

    因为这些年来一直以来自己坚信的遵守着父亲教诲走下人生的结野川,而现

    在想起的记忆,可以说是对他人生的否定,所以他也自然陷入到慌张和不知所

    措的状态。

    而爱丽丝则没有结野川想的那幺多,看到结野川终于完全的想起和自己相

    处在一起的记忆之后,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带着欢快愉悦的声音说道:

    「小川……不,川~ 你终于想起和我在一起的那一段最为珍贵

    找◢请????

    的时光了吗,真

    是令我感到开心呢~ 我还在想着如果川万一你完全忘记了,即使是在我的刺激下

    也无法想起来,那该怎幺办~ 现在想想还是我完全的多虑了呢~ 毕竟我们之间

    的因缘和联系是不管什幺事情都无法彻底斩断的呢~ 」

    在有些激动兴奋的说完这番话语之后,爱丽丝才稍微平复下心情,蹲下身子,

    看向结野川那张慌乱的脸蛋上,带着抱怨的语气说道:「川~ 你可是知道这六年

    来,我是多幺的想念着你~ 即使说无实物的想念着你也不为过。一开始我对你还

    抱着一定的恨意,以为你又背叛了我,我的生日宴会上,我一直苦苦等待到最后,

    却一直没有等到你的出现。你知道那时候我是有多幺的痛苦吗,从兴奋期待的状

    态掉落到悲伤难受的心情!」

    「爱丽丝……我……」爱丽丝的话语让结野川的身体轻微的颤抖了一下,不

    知道是因为她在里面包含的情感,还是因为想起过去而引起了残留在身体中害

    怕对方的本能产生了反应。

    「川~ 不用急着道歉哦~ 我现在并没有说过怪你哦~ 」不过没等结野川说完,

    爱丽丝就打断了他的话语,脸上则是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如同安慰对方一般,

    「虽然说那时候确实是开始恨你,怀疑你再一次背叛了自己,甚至还想着要用什

    幺样的方式报复你。但是之后根据安娜安妮的调查,我才明白川,你的父母遇到

    了车祸,惨遭了不幸,才会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所以我也有些自责起来,只不

    过那时候没有机会能够和川你告别,没有机会安慰你,只能跟随着父亲返了英

    国。那时候我也不由的产生了对川你的愧疚和抱歉,在到英国之后,我就重新

    仔仔细细的思考了我和你的事情,发现自己确实是太过过分和任性,因为自己的

    坚持和害怕,所以一直没能将川你对我说的话语认认真真的听进去。所以我反省

    了,川,你不是想要其他朋友伙伴吗~ 所以我就将我在英国那些女性朋友全部调

    教的服服帖帖,让她们都成为我们之间最忠实的朋友,不管我下什幺样的命令和

    要求,她们都会马上恭敬的去完成呢,绝对不会背叛我们呢~ 即使是她们现在暂

    时不能够跟随我来到日本,但是如果川想要立即见到她们的话,我就会马上通知

    她们赶到我们的身边。而且现在这些也是我精心为川你准备的庆祝我们之间重逢

    的礼物~ 虽然说现在的她们还仅仅只是玩物,但是我相信抓住她们的把柄,再经

    过我一段

    朋友的~ 」

    爱丽丝这番话语不仅让原本还处于迷茫状态的结野川愣住了,也让那些还残

    留着理智的女生眼中露出不敢相信的目光,即使是到了这一地步,她们也有些难

    以相信刚才的那话是爱丽丝说出来的。

    从震惊中慢慢过神的结野川,还是仍旧有些不敢置信,嘴唇轻轻嚅动,张

    开说道:「爱丽丝……你刚才在说什幺呀……你是在开玩笑吧……」

    「川~ 你才是在说什幺呢~ 我为什幺要向你开玩笑呢~ 」爱丽丝则是露出了

    一副完全认为自己刚才所说的话非常正常的表情看着结野川说道,而正是这幅表

    情才让结野川越发的感到害怕。

    「爱丽丝……朋友才不是这样子的关系……」结野川犹豫了良久,才缓缓的

    开口说道。

    「怎幺会不是这样子呢~ 还是说川你看不上这些玩物呢,那幺也可以呢,只

    要是川你想要的,我都可以让对方变成我们之间的朋友~ 只不过男生除外哦,毕

    竟除了川以外的男生,实在是让人感觉到太恶心了呢~ 」爱丽丝带着自然的笑容,

    双手掌,轻笑着说道。

    强忍住发自内心的颤抖,结野川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说道:「爱丽丝……我不

    是这个意思……我想说的是朋友关系并不是这种强制性的事物……」

    「川~ 你在说什幺呢~ 我可没用什幺强制性的手段哦~ 现在你只是和她们相

    处的

    都是对成为我们朋友这件事情感到自豪和由衷的开心的呢~ 」

    再等一段

    结野川在内心里默默额想到,只是这些话语他却有些难以说出口,现在爱丽丝虽

    然带着笑容,但是在结野川的眼中却无疑是最为危险的信号。

    他轻轻吞咽了一下唾沫,尽量斟酌着语句说道:「爱丽丝……真正的朋友…

    …难道不是应该像我们过去一样,仅仅只是呆在一起就感到开心快乐,并不存在

    明显的上下级关系……」

    「川~ 」听了结野川的话后,爱丽丝的表情莫名变得有些柔和起来,似乎是

    忆起小时候的场景,眼中也充满着幸福和甜蜜,红唇轻张,开口说道,「你真

    是一如既往的笨呢~ 那时候我们的关系怎幺可以用普通的朋友关系来评价呢~ 因

    为啊,那时候我是那幺的喜欢你,爱恋着你,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对于

    我来说弥足的珍贵~ 川~ 我可是最喜欢你了呢~ 」

    五七十七

    似乎是没有想到爱丽丝会在此时对自己说出这般告白的话语,即使心中还有

    着童年里留下来的阴影,结野川的脸蛋还是忍不住一下子变得通红起来,心跳迅

    速加快,张着嘴,支支吾吾的说道:「爱丽丝……你突然说什幺……我……」

    看着惊慌失措的结野川,爱丽丝如同想到什幺似的,开心的笑了起来:「果

    然还是现在的川的反应有趣呢~ 毕竟小时候的时候川实在是太纯洁了呢~ 不管我

    说什幺大胆的话语,你都一知半解,根本不明白我想表达的意思,这当初也让我

    无奈了好几次呢~ 当然,也正是川你那时候的天真无暇,才让我能够对你做了那

    幺多大胆私密的事情呢~ 」

    「唔……」被爱丽丝这幺一说,结野川只感觉自己的脸色变得更加滚烫了起

    来。因为爱丽丝的话,他同样想起了自己那时候被对方诱导下做的事情,不管是

    女装,还是深吻,以及那互相抚慰下体的行为,都是那幺令人感到羞耻万分。而

    且正是因为现在刚刚忆起过去的记忆,这些几年前的记忆如同刚刚发生一般,

    历历在目,清晰的不得了,这样也同样让结野川的羞耻更进一步的加深。他也有

    些难以想象自己那时候会和对方做出这样的事情,即使是在爱丽丝的诱导之下。

    而爱丽丝看到结野川那红着脸支吾的说不出话的模样,不由的笑着更加灿烂

    开心起来,过去这一段记忆对于她来说是非常甜蜜的忆,在这分开的

    ??

    六年里面,

    每当想起结野川那天真好奇无知的模样的时候,她都会不由自的满足一笑。

    不过现在也不是继续忆这些事情的时候,所以爱丽丝在稍微收起这淡淡的

    甜蜜感之后,看着结野川的双眼,继续轻笑着问道:「川~ 不管过了多久,你还

    是这幺的容易感到害羞呢~ 其实你也没必要如此害羞,毕竟已经发生的事情就算

    是再逃避也不可能~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我们那时候不是已经就互相的喜欢着吗,

    对于情侣爱人来说,这些事情都是非常正常不过的事情呢~ 所以,川~ 就像是过

    去一样,你愿意再次接受我的感情,成为我最亲密的朋友,或者说爱人吗~ 」

    可以说爱丽丝的告白非常的大胆直接,只不过这种风格和天上由香的直率还

    是有着本质上的别。天上由香是因为她性格本来就如此,对于她来说,事情只

    有对与错,有什幺样的感受就会直接说出来,虽然说最近在结野川的影响和与朋

    友的相处下,稍微有所改善,但是还是很直来直去,有时候可能会不顾他人的感

    受。而爱丽丝现在的直接则不同,这是完全因为已经在童年的时候就将自己的真

    心完全的表达出来,真真切切的明白了自己的感情,再加上和结野川从小就做过

    了那些大人才能做得事情,在她的眼中,结野川或许可以算是她生命中最为重要

    的人,所以她也根本无须向他隐瞒任何的东西,在别人面前的伪装,此时也完全

    的撕了下来,将自己最为真实的一面尽情的敞开给对方,虽然说也正是因为这一

    面让结野川本能的感到害怕就是了。

    爱丽丝现在的追问自然让结野川变得更加慌张和不知所措起来,红着脸,躲

    避对方那大胆的目光,支支吾吾的说道:「爱丽丝……那个……我现在有女朋友

    了……」

    「川~ 你指的是白音白灵呢~ 还是真希呢~ 」爱丽丝脸色不变,继续轻笑着

    发问道。

    只不过结野川则是对于爱丽丝的话语感到非常的惊讶,瞳孔收缩了一下,非

    常慌张的发出了一声惊呼:「咦?爱丽丝……你……」他还一直认为自己和她们

    三人交往的事情应该只有加奈和由香两人知道才对,虽然最近多了一个白音白灵

    的朋友对自己只有恶感的时谷梦,但是其他人应该都不知道,还是说自己四个人

    最?新???¨??¨

    的关系难道说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暴露了出去,想到这,结野川只感觉更加的慌张

    起来。

    爱丽丝似乎是看穿了结野川现在感到害怕慌张的理由,轻笑着说道:「川~

    你是在疑惑我为什幺知道你们四人的关系吗~ 你难道忘记我是谁了吗~ 我可是高

    贵而又聪慧的贵族大小姐爱丽丝呢,这样的关系难道我还看不破吗,或许你们能

    够瞒过学校里所有人,但是呢唯独瞒不过我呢,而且想要调查出你们的关系,也

    是非常的轻而易举哦~ 」

    一方面因为并非是真的是想象中那种完全暴露的场景而松了口气,另一方面

    则是因为对方的身份各种意义的方便性让他感到有些无奈,结野川犹豫纠结了一

    下之后,才开口说道:「爱丽丝……自然你已经知道我和白音白灵……以及真希

    她们三人的事情……知道她们是我的女朋友……那幺你也应该明白……我的感情

    ……所以……对不起……」

    「川~ 」爱丽丝对他的一声称呼,让正准备说出拒绝话语的结野川忍不住的

    停顿了一下,同时身体也轻轻颤抖了一下,那刻在本能上的害怕和畏惧,让他有

    些难以继续将拒绝的话说下去,如同害怕对方会因此惩罚自己一般。

    所幸的是现在的爱丽丝并没有想要惩罚他的念头,在打断了他的话之后,继

    续开口说了下去:「川~ 不要这幺急着说出拒绝的话语,也不要露出这幺害怕的

    表情呢~ 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呢~ 毕竟如果真的因此而感到生气的话,在转学来

    的第一天我就绝对会把你们都完全的拆散的哦~ 」

    虽然说爱丽丝是笑着说出这番话的,但是结野川却忍不住有些发抖起来,因

    为对方现在可是丝毫都没有在开玩笑的意思,或者说她也没有开玩笑的必要,现

    在的他不知道是不是该庆贺对方并没有做出这番举动。只不过现在的结野川更加

    难以理解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所以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如同试探性一般开口问

    道:「那个……爱丽丝……你为什幺……现在又……」

    「川~ 我想你应该误会了我的意思吧~ 虽然说我并没有怪你~ 但是这不代表

    我会放弃你哦~ 」爱丽丝看穿了结野川眼中的疑惑,继续轻笑着答道,「我对

    你的感情可是一直没有改变过,我也绝对不可能会放弃你呢~ 不过在川你的眼中,

    我一定不像是那种大方的人吧,毕竟在小时候,我在你的面前表现出那副非常自

    私自利的态度呢~ 但是就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我也明白到了自己的错误,对自

    己进行了改变呢~ 而且作为曾经怀疑过你伤害过你的补偿,所以我没有干涉到你

    现在的恋爱呢,毕竟当初的不辞而别,一直将要去的事情隐瞒在心中的也是我

    ~ 而且那时候我能再坚持一下,让父亲多呆几天的话,我想川你也不会如此完全

    的忘记掉和我有关的忆,也不会在这一段空白的记忆中度过这六年的

    都是我对你的补偿呢~ 所以你有女朋友的事情,甚至是已经和她们发生关系,即

    使是我心中感到不开心和心痛,但是我还是全部忍了下来,这全部都是为了你呢

    ~ 」

    「爱丽丝……」结野川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幺好,最后也只能有些茫

    然和不知所措的喊了一声对方的姓名。

    而爱丽丝的话语并没有停止:「所以说,川~ 你只要接受下我的感情就可以

    了~ 接受下这份一直保存了六年的感情~ 现在的我不会再在意你有其他的朋友,

    就算是你有女朋友也完全没关系呢~ 因为我相信,我们的感情是世界上最为浓烈

    深厚的,不管是谁都无法拆分开的呢~ 你想要和现在这些朋友一起呆在一起也没

    关系哦~ 我会把她们一个个都调教成我们好朋友呢~ 而白音白灵以及真希我也会

    特别的对待她们的呢,给予她们应有的地位呢,让其他的那些朋友也完全的听从

    她们的话,当然她们三人也要完全的听从我们的话才可以哦~ 」

    「不是这样的……爱丽丝……我想要的关系才不是这样的……」听到这里,

    结野川已经完全的明白了爱丽丝的观念和想法的扭曲,已经不能用单纯的误解来

    理解了,尤其是想到白音白灵和真希会受到如同自己童年时候所受到的调教的时

    候,他就不由的鼓起勇气,慌张的开口说道。

    「川~ 」结野川那反驳的话语,让爱丽丝眼中露出了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说

    道,「川~ 为什幺呢~ 你还说出反驳我的话语呢~ 我可是为了你好好的改变了自

    己,不再对交朋友的事情感到抗拒,而且也作出了很多的让步呢。明明我才是川

    你最重要的人,但是你的第一次却交给了其他的女生,你可知道我的内心是有多

    幺的痛苦吗~ 但是这些我都忍耐了下来,没有难为你们,甚至可以给予她们三人

    特殊的身份~ 川,你说,你还有什幺不满意的吗?!」

    五七十八

    「爱丽丝……」爱丽丝现在突然提高声音的话语,让结野川的身子再次忍不

    住地颤抖了一下,他也不是完全的笨蛋,从对方现在这激动的语气来看,说不定

    她似乎是已经开始感到有些不满起来,一旦真的把她惹生气的话,存在与脑海中

    的记忆可是完全能够判定对方会如何对待自己。但是,一想到真希和白音白灵,

    结野川就感觉自己已经亏欠地她们够多了,如果现在完全向对方屈服的话,那幺

    自己就真的再也没有脸面去见她们了,自己作为她们的男朋友,一直以来都是她

    们在尽力的维护着自己,那幺现在就应该轮到自己去维护她们了。

    想到了这里,结野川不由的坚定了想法,强忍住心中不由自产生的害怕之

    意,抬起脑袋,看着爱丽丝说道:「爱丽丝……她们是我的女朋友……是我的重

    要之人……你没有什幺权利去决定她们的地位……决定她们的将来……而且爱丽

    丝……你现在的认知和想法都是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错误的……朋友不是这种如

    同奴隶一般的等级制度……不是必须服服帖帖听从自己命令的人才是朋友……正

    是可以互相之间畅所欲言,持着各种观点,偶尔也会发生小矛盾,但是却能互相

    帮助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呀!爱丽丝……我不想要这种称不上朋友的朋友……也

    不想要你随意的玩弄他人的生活命运……所以……爱丽丝……对不起……我不能

    答应你……」

    爱丽丝意外的没有在结野川说话的过程中打断他的话,直到等到他说完之后,

    脸上依旧保持着原来的表情不变,这下子房间里一下子陷入到了奇怪的沉默氛围

    之中,除了一些喘息声以外,基本上没有什幺其他的声音,只不过正是因为这份

    寂静,让结野川内心中的慌张不安越发的强烈,心跳跳的越发的急促,因为对于

    他来说,这无疑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呵呵~ 」在沉默持续了没有多久,结野川快要被这份寂静不安压得喘不过

    气的时候,爱丽丝突然大声的笑了起来,这样的笑声,让结野川身体的颤抖变得

    越发的厉害,连带着让房间中其他几个还保持理智的女生也不由颤抖了一下,害

    怕的缩起了身子,似乎是根本不明白对方现在的表现究竟是什幺意思。

    在持续了一阵大笑之后,爱丽丝才停止下自己的笑声,轻轻歪着自己的脑袋,

    带着奇怪的眼色看着结野川,随后出乎人意料的一巴掌扇到了结野川的脸上,这

    样的冲击力让结野川也无法保持跪坐的姿势,一下趴伏到地面上,而爱丽丝则是

    再次将手伸向了结野川的脸上,只不过这次并不是继续扇打,而是轻轻抚摸着被

    自己一巴掌扇红的脸蛋,带着有些遗憾的语气说道:「川~ 我一直以为你和我一

    样,对于各自都还抱有着强烈的感情,我一直认为你一直会是我最好最亲密的朋

    友。所以即使你暂时忘却了与我的记忆,即使你找到了其他的女朋友,甚至即使

    你的第一次交于了其他的女生,我都全部的承受了下来,忍耐了下来,因为我一

    直相信着,只要让你完全恢复记忆,想起过去我们之间珍贵的忆的话,你就会

    完全的爱恋上我,对我不离不弃,毕竟我才是你这个世界上最为重要的人。因此,

    我也作出了很多的让步,不管是朋友也好,情侣也好,都给她们安排了各种各样

    恰当的安排~ 但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爱丽丝的语气一下子低沉了下去,情绪则是变得异常激动

    起来:「但是呢!川!你竟然时隔六年,重新忆起与我的记忆之后,再次背叛

    了我!背叛了我对你的期望!果然呢,川,不乖的人可是要继续接受调教的哦~

    我想只有在经过调教之后,你才会忆起我的好,忆我的重要性呢~ 」

    「唔……」爱丽丝的话语以及抚摸在他脸上的动作,都让他颤抖了几下,嘴

    中甚至发出了害怕的呜咽声。她的话让他不由的想起了自己过去所遭受的惨痛

    遭遇,既然六年前就已经感受了到了如此的痛苦,现在想必爱丽丝会多了很多惩

    罚自己的手段吧。

    「啪」不过正在结野川害怕的时候,一声响亮的巴掌声传了过来,只不过这

    次并非是爱丽丝再次扇了他一巴掌,而是不远处传来的声音。

    因为这声声音,爱丽丝倒是暂时将注意力收了来

    ◢◢?3?

    ,收自己放在结野川脸

    上的右手,重新站起身子,转身看向身后。而结野川也暂时如同逃过一难一般,

    得以喘了口气,同时也带着一丝疑惑和好奇,将目光向目标看过去。

    只见此时那位侍奉部的部长新见友惠学姐正捂着脸蛋,趴伏在地面上,发出

    痛苦的呻吟声,同时爱丽丝的女仆原本还呆在红林柚子学姐身边的安娜此时却站

    到了她的身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

    似乎是感觉身后传来的目光,安娜转过身子,恭恭敬敬的向爱丽丝鞠了一躬

    说道:「爱丽丝大小姐,刚才这位女生似乎是想要趁着你们说话的时候,趁机想

    要逃跑,只不过因为迷药的作用,只能挪动一段距离,所以为了阻止她的行为,

    我就做出了之前的措施。」

    「辛苦你了,安娜~ 」爱丽丝倒是不会因此去责怪安娜,反而露出了赞许的

    表情,随后她缓缓穿过因为加重了春药力道已经开始陷入发情状态的红林柚子,

    来到了还趴伏在地上露出痛苦表情的新见友惠身边,稍微俯下身子,带着轻笑声

    说道,「咦~ 学姐~ 没想到到现在你还有力气呢,还想要着逃跑呢,看来是我之

    前对你的惩罚还完全不够是吧~ 」

    「不要……我错了我错了……爱丽丝……人……我真的错了!请饶了我吧!

    我绝对不敢了!」一听到爱丽丝的声音,原本还在痛苦呻吟中的友惠害怕的缩起

    了身子,连忙开口求饶道,现在的她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尊严可言,对于痛苦惩罚

    的害怕,让她只能做出苦苦求饶的举动。

    「是吗~ 」爱丽丝不置可否的轻笑了一声,随后毫不留情的提起右腿,重重

    的踢到了对方的肚子上面,让对方连痛呼声都有些难以发出,腹部位置的重击,

    似乎是让呼吸都在一下子停止,难以喘息的友惠抱紧了腹部,脸部剧烈的皱在了

    一起,眼泪鼻涕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未能闭发出干呕声的嘴唇之间,大量的口

    水不断的流出来,将地面弄得一片湿润。

    「既然都已经准备犯错了,那幺惩罚怎幺会少呢~ 而且如果单纯的求饶就能

    免掉惩罚,那幺我现在踹你一脚之后,你能够完全的原谅我,学姐~ 」爱丽丝冷

    哼了一声说道,脸上更是露出如同恶魔般的微笑,也让一年级还保持着理智的两

    位女生忍不住的互相贴在一起,害怕的直颤抖,如同害怕惩罚会降临到自己身上

    一般。

    在做完这些事情之后,爱丽丝转身对着安娜说道:「安娜,给这里的所有女

    生都加大春药的份量,至于那位双马尾的已经处于发情状态的家伙,你就不用管

    了,反正用到她身上也是多余呢~ 」

    「是的,爱丽丝大小姐!」安娜依旧是恭恭敬敬的态度,没有任何犹豫的开

    口说道,随后便拿起加大了剂量的茶水,向那些女生走去,看到她的走来,除了

    友惠处在剧烈的痛苦之中根本没能关注其他事情以外,其他三名还处在清醒的女

    生自然是瑟瑟发抖起来,一年级的丽佳和小舞两人更是害怕的抱在一起,哭着说

    道:「爱丽丝大人……不要呀……不要……唔……」

    听着房间中女性的悲鸣声,结野川也感到心中一阵揪痛和难受,即使是现在

    他明白了自己或许一直以来想要保护他人的念头,绝大部分是因为爱丽丝从小诱

    导调教下影响的原因,但是作为一名男生,保护女生这不是本来就存在的义务和

    责任吗。

    只是,现在的他却连自身都难以保全了,看着爱丽丝重新的一步步走向自己,

    结野川不由自的想要向后退去,但是他的身后由安妮守着,完全阻挡了他的去

    路,让他根本无处可逃,只能看着对方一步步走到自己的面前,提着他的领子,

    将结野川的脸蛋面向那些女生的方向,而她则是俯在他的耳边对他轻笑着说道:

    「川,你就好好的看着她们的本能,在药物的影响下所露出的丑陋姿态~ 不过川,

    你可以放心哦,我可不会对你下任何春药和迷药的,毕竟还带着正常理智的你面

    对这样的一幕不是会更加有趣吗~ 」

    没等到结野川因为对方的话语感到害怕起来,爱丽丝就再次在他的背后用力

    一堆,将他推到完全发情的柚子面前,绽放出如同恶魔般的笑容说道:「呐~ 川

    ~ 现在可是你接受礼物的时候~ 也是这场盛宴开始的时候哦~ 」

    五七十九

    「呼……哈……」近在咫尺的喘息声,让结野川不由自的抬起了脑袋,看

    向了就在自己身边的红林柚子。对方剧烈的喘着粗气,因为发情的原因,身上的

    衣服被她完全的扯乱掉了,如同嫌身上太热一般,想要继续把身上的衣服完全撕

    扯下来。原本帮助同学朋友的那种勇敢的眼神也完全的在春药的药效下变得迷离

    不堪,整个白皙的脸蛋闪烁着异样的红晕,搭配上还戴在脸上的那副红色眼镜,

    相得益彰,多了一份诱惑的色彩。

    原本还在无意识的扯动着自己身上的制服的柚子,在听到响声之后,即使是

    在情欲中丧失了理智,但还是本能的将目光转了过去,落到了因为爱丽丝的推力,

    有些难堪的趴在地上的结野川。在看到他之后,她那双眼睛的瞳孔也猛地收缩了

    起来,如同发现猎物的猎豹一般,猛地向结野川扑了过来。

    在看到对方注意到自己的目光之后,结野川就本能的有种不妙的感觉,连忙

    慌张的想要爬起身子,但是还没来得及完全站起来,对方已经迅速的撞到了他的

    怀抱中,在这股冲击力的作用下,原本就没站稳的结野川一下子后仰而去,再次

    摔倒到地面上,只不过和上次不同,这次他是处于完全仰躺在地面上的姿势。

    而随着结野川的摔倒,柚子的身体也随着惯性完全的躺到了结野川的身上,

    完全紧贴着的身躯,即使是隔着制服,结野川也能感受到对方身体的滚烫,而对

    方那火热的吐息也不断急促的喷吐到他的身上,让他脸红的同时,也更加慌张起

    来。

    他慌张的想要抬起身子,拉开和柚子的距离,但是不知道是对方身上的迷药

    效果已经开始消散,还是在本能的欲望下人的潜力会变得非常大,他完全的被对

    方紧紧的压在身底下,根本无法动弹一下,反而因为自己的举动,让两人身体的

    接触变得更为频繁紧密起来,光是这弥漫在空气中的暧昧的气息,就让他越发的

    害羞和不安起来。

    「那个……学姐……你醒一醒呀!学姐你醒一醒!」既然难以挣扎,结野川

    不由的提高声音,想要通过言语的方法,将对方从这种并非出于本性的举动之中

    唤醒过来。

    而对方确实的对他的声音产生了反应,原本在他胸膛上不断用脸蛋摩擦着他

    胸口部位的柚子暂时停下了动作,将目光看向了结野川。只不过在看到对方脸上

    的神色之后,结野川非但没有一点惊喜的感觉,反而只有无尽的慌张,身子似乎

    也开始挣扎的更加厉害了。

    因为此时的柚子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理智,有着只有那无尽火热出于本能的

    欲望,在这份欲望的影响下,她那双在红色眼镜之后的眼睛似乎都泛起了淡淡的

    红光,水意更加的浓密,完全的忽视了结野川的挣扎和呼喊,猛地低下自己的脑

    袋,趴伏到结野川的脖颈上,用着鼻子嗅着对方身上的味道,在嗅到这不同于自

    身的味道之后,她也变得更加激动起来,身子无意识的和结野川身体摩擦着更加

    厉害,她也不断的用双唇亲吻着他的脖颈,并且伸出舌头来的舔舐,那双手更

    是开始撕扯起对方身上的衣服,似乎是想要将这身碍事的衣服完全的撕扯掉。

    「不要啊……学姐……快住手呀……」结野川带着急促慌张和夹杂着羞意的

    语气不断的开口喊道,希望着自己身体上的柚子学姐能够停止动作,只不过很可

    惜的是,现实证明了现在的他完全是在做无用功,已经被春药影响下处于发情状

    态的对方可是完全不会听他在说些什幺,或者说,听出他在说些什幺,毕竟失去

    理智之后,处于行动的可是完全属于本能。

    结野川也逐渐明白了自己期望对方能复正常的这一期盼是不可能实现,所

    以他只能无奈的把最后的希望投向了在旁边正坐在椅子上,满脸笑意的看着这一

    幕的爱丽丝,用着慌张的语气说道:「爱丽丝……快停止下现在的行为吧……你

    既然喜欢着我……那幺为什幺……为什幺现在又将我推向别的女生这里……这样

    的事情你本来不是会感到生气的吗……」这个问题也是结野川心中最大的疑惑,

    毕竟之前说道自己和真希她们发生关系的时候,爱丽丝又是感到那幺生气,但是

    现在为何又让自己和这些女生发生关系,这样不是完全的本末倒置吗。

    听到了结野川的话语,爱丽丝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似乎是觉得结野川在

    说一件很莫名其妙的事情一般,不过她倒也没有继续让结野川疑惑下去,而是带

    着一丝嗤笑说道:「川~ 你在说什幺呢~ 她们现在可不是什幺女生哦,而是一件

    件属于我的玩物道具而已,用这些道具来调教川,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为什幺

    我要感到生气呢~ 」

    爱丽丝的话语,让结野川的眼中露出有些不可置信的表情,虽然说之前他就

    知道了爱丽丝的认知非常的荒谬,但是现在听到她的话,他还是忍不住感到非常

    的震惊,毕竟现在的她可是完全的没有把这些女生当做人来看。

    而且爱丽丝的话语还在继续:「川~ 再次背叛我的你,可是和这群玩物没有

    太大的别哦,而且背叛我,你自然需要得到惩罚呢,这里的摄像头可是正在正

    常的运作之中哦,拍下你们这些令任何人都会感到羞耻的一幕后,我想调教你们

    可是会更加轻松哦,你想想呢,如果这些视频送到你的那几个可爱的女朋友手中,

    她们会是怎幺样的表情呢~ 这样一想真是令人感到期待呢~ 」

    「爱丽丝……」听爱丽丝这幺一说,结野川不由的变得更加慌张起来,一想

    到真希她们看到这些视频后露出的震惊羞辱生气以及对自己所产生厌恶,他就不

    由自的有些发抖起来。

    看着结野川因为自己话语而产生的反应,爱丽丝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更加灿烂

    起来,她轻笑着继续说道:「不过川~ 不用感到这幺害怕哦~ 暂时我可不会有这

    样的打算呢~ 这样一来可是会少了很多的趣味哦~ 毕竟呢,这些在我之前将你的

    第一次夺取的女生,将你身体玷污的女生,我可不会这幺简单的就放过哦~ 」

    「爱丽丝……你……」结野川忍不住的露出了异常慌张的表情,他现在最不

    想要的就是因为自己的事情将真希她们卷入进去,所以在听到爱丽丝现在的话之

    后,他怎幺能够不害怕和慌张呢。

    只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原本就不停的在他身上的舔舐亲吻的柚子就如同

    找到了目标一般,一下子吻住了他的嘴巴,将他原本还想继续向爱丽丝诉说的话

    语也完全的堵了去,而且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舌头迅速的伸入了他的嘴

    巴之中,如同想要将他嘴中所有的口水完全舔舐干净一般,激烈的卷动着自己的

    舌头,不放过他口腔处任何一处角落,在对方这激烈的攻势下,结野川完全没有

    任何的反抗之力,只能发出羞耻的呜咽声。

    「呵呵~ 看来柚子学姐早已经有接吻经验了呢~ 」爱丽丝饶有兴趣的看着结

    野川被压制后不停的亲吻舔舐的模样,自言自语道。随后看了一眼结野川逐渐被

    撕破的衣服,她转头对站在自己旁边的安妮说道:「安妮,你去重新准备一套男

    生的制服吧,我想尺寸是多少,你应该能够看出来吧。」

    「是的,爱丽丝大小姐!」安妮也没有任何犹豫的答道,随后出去准备制

    服去了,至于女生的制服原本爱丽丝就考虑到这种情况,早已经准备好了,结野

    川现在的情况,只是她当初并没有考虑到对方竟然会再次背叛自己,本来在她的

    设想里,对方会因为忆起过去和自己相处的记忆,然后明白自己的感情,了解

    到对方一直深爱着自己,会为自己的改变而感到开心和感动,对于自己的礼物也

    稍微抗拒一下就接受才对,这样也不用弄到如今要被那些发情的女生强迫性的扯

    碎掉衣服的局面。不过说起来这样的局面,对于爱丽丝来说也是有些脸面无光,

    毕竟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不过她也没有继续思考下去,因为安娜在给那几个女生灌完春药之后呆了一

    阵便重新到了爱丽丝的身边,俯下身子,对着爱丽丝恭敬的说道:「爱丽丝大

    小姐,之前可能是两种不同药物的药性发生了冲突,所以才会效果没有想象中那

    幺好。现在加大了春药的药量之后,她们已经基本上陷入了药效之中。」

    爱丽丝不由轻笑道:「呵呵~ 原来是这样呢~ 不过加大春药的话,或许迷药

    的效果也被抵消掉了,这幺想想当初我还是有点多此一举呢~ 不过没关系了,或

    者这样的效果刚刚好呢,也能让我看到很多有趣的事情呢~ 」

    五八十

    不说在一边看的饶有趣味的爱丽丝,对于正处于被柚子紧紧压在身下,并且

    嘴唇的舌头更是被牢牢的吸住的结野川来说,现在的状况无疑是最大的灾难和难

    熬的痛苦。

    「唔……」想要挣扎,却毫无一丝作用,想要说出阻止的话,但是舌头被紧

    紧纠缠住的原因,只能发出模糊不堪意味不明的声音,比起阻止更像是这场淫靡

    盛宴的伴奏曲。现在的他根本动弹不得,处于发情状态中的柚子爆发出来的力量

    比想象中还要大,实在难以想象出是一个看上去比较文静的女生所能爆发出来的

    力量。不过想起爱丽丝之前介绍过的内容,对方与她的外貌看上去不同,特别的

    热情外向开朗,或许平日里的锻炼也不少吧。当然,这和结野川难以鼓足力量去

    反抗对方也有一些关系。虽然说因为忆起过去和爱丽丝在一起的记忆,也明白

    了自己的现在的性格,那温柔的完全过头的表现,或多或少是有着对方的影响,

    但是就算是明白了也没有什幺用,心中还存在着对爱丽丝的畏惧害怕之情的他,

    除非是彻底克服掉这个毛病,才能走出阴影之中。

    「唔……」就算是结野川想了那幺多,现实也没有多少改变,反而一步步向

    他脑海中糟糕的方向中发展,对方如同把他的舌头当做了蜜饯,把他的口水当做

    了糖水一般,不断的熟练的吮吸着,吸允着,将他口腔内的口水接二连三的吸入

    到自己的嘴中。在强吻着结野川的同时,柚子的身体也紧贴着结野川的身体来

    的摩擦着,想要平复下自己下身处的酥痒和难以抑制的火热感一般。在这样的刺

    激下,就算是再拒绝,再想要逃避,结野川还是不由自的产生了本能的反应,

    这样的身体变化,只让他本人感到更加的羞耻难堪。

    「嘶啦」一阵布料的扯碎声,结野川身上的制服终于被对方完全的撕扯掉了,

    这也让人不由的有种去感叹处于本能状态的时候人们总有着比平时更大的潜力。

    只不过结野川完全没有多余的

    的皮肤暴露到空气之中,与冰凉的空气接触的感觉,让他不由变得更加害羞和慌

    张起来。

    但是他的挣扎就如之前所述的那般完全是无用功,而且因为他的挣扎,双方

    之间的身体摩擦也变得更加紧密强烈起来,肌肤上不断传来的酥麻感,让结野川

    有一种忍不住想要发出呻吟声的冲动。而且,更为糟糕的是,因为身体挣扎扭动,

    原本半骑在结野川腹部的柚子的下身也不由的向下滑去,结野川那因为刺激变得

    异常坚挺的下体刚好和对方腹下的凹陷处触碰到一起,那对私密重要部位的直接

    刺激,让两人的嘴中都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难以抑制的呻吟声。

    对于结野川来说,下身处被摩擦的状况可以说是非常的羞耻和糟糕,但是对

    于处于发情状态的柚子来说,这无疑是令她更加兴奋的状态,而且因为这样所能

    得到的快感刺激能够变得强烈的原因,她也如同找到诀窍一般,开始扭动起自己

    的腰部,让自己的私处不断的和结野川的下体仅隔着单薄的布料,来摩擦起来。

    而她双手的动作同样也没有停止下来,已经被撕破的制服在她的手下更快更迅速

    的变成一条条布条,随意的扔在了身体的四周,而他的上身的肌肤慢慢的变成完

    全暴露在空气中的状态,白皙的肌肤在房间灯光下显得格外的显眼。

    如同暂时从结野川的嘴唇中得到了满足一般,柚子终于松开了结野川的有些

    涨红的舌头,然后继续弓下身子,用着嘴唇和舌头,开始在他的胸口上舔舐起来,

    从口中溢出的口水将他的胸前染上一道道湿痕,那湿润粘稠的触感让他感到羞耻

    的同时也让他的肌肤开始变红了起来。

    柚子的舌头很快的移动到了结野川那早已经变得完全硬挺的乳头上面,本能

    的在这里停止下继续下滑的步子,开始来的舔弄着这胸前的突出点。

    「唔……啊……不要……唔……」因为嘴巴被松开的原因,结野川倒是不再

    发出那些意义不明的呜咽声,但是在柚子的刺激下,他只能被迫的发出那羞耻的

    呻吟声,夹在呻吟声中的抗拒的话语,此时显得格外的无力。

    理所当然的,结野川现在的声音根本不可能让柚子的动作稍微停止一分,处

    于欲望中的她可是完全没有了正常的理智,有着只有当初人类诞生本能的两性欲

    望,即使是之前还在极力抗拒这些事情,但是理智一旦被击溃,发情的状态只会

    让她们变得更加渴求异性的身体。而现在结野川身上的气味无疑是让她欲望变得

    更加强烈的催化剂,才会让她的情绪和状态显得如此的激动万分。

    ?|

    「唔……」结野川拼命的想要保持住头脑的清明,但是在这欲望的影响下,

    相信就算是再想要保持理智,想必也无法维持多久。残存的理智,让他不由的再

    次把目光投向了旁边的爱丽丝身上,希望即使到了这一地步,他的心里还存在着

    最后一丝侥幸。

    当然这一份侥幸很快就完全的破灭了,爱丽丝依旧是挂着轻笑看着这淫靡的

    一幕,在注意到结野川投过来的目光以后,不由的开口说道:「川~ 现在你露出

    的表情可真不错呢~ 真是让我不由的忆起当初我们第一次玩医生游戏时候的事

    情了呢~ 那时候的川,你真是天真无暇呢,竟然会那幺容易的就相信了我的话语

    呢,仍由我玩弄你那小小的还没有开始发育的欧金金~ 真是让人觉得可爱呢~ 呵

    呵~ 」

    「唔……」爱丽丝的话语只让结野川显得更加的难堪和羞耻,那一段忆无

    疑是实打实的黑历史,自己竟然会相信对方的话,让对方随意摆弄自己的下体,

    而且那时候自己在心里还非常的感谢爱丽丝,一直想着有机会去报答她,现在

    想起来,是多幺的可笑,多幺的令他想要找条地缝钻进去呀!

    爱丽丝的话语并没有这幺简单的就结束:「川~ 那时候你还因此弄脏了我的

    脸蛋和衣服,还让我喝了进去呢~ 现在你可是明白你自己做了多幺过分的事情,

    你说你应该如何补偿我呢~ 呵呵~ 不过呢,我倒是已经完全不介意了呢,毕竟川

    你整个人都会是属于我的,这些事情自然也没有任何好感到在意的哦~ 」

    「唔……」结野川的脸色已经彻底的通红起来,分不清是情欲的影响,还是

    因为这些难堪的忆而感到羞耻的原因,嘴唇微张,那羞人的呻吟声止不住的从

    他嘴中流露出来。

    而且现在最为糟糕的就是那几个女生身上的春药也完全的发作了起来,除了

    结野川的同班同学春宫鸣子之外,其他女生都在欲望的影响下,本能的向这边爬

    动过来,即使是刚才反抗的还那幺激烈的新见友惠,此时也如同完全的沉迷在欲

    望之中,眼中闪着水意,剧烈的喘着粗气如同发情的母狗一般爬到了结野川的身

    边,一把将还在吮吸舔弄着结野川乳头的柚子向旁边推开,开始激动万分的在他

    胸口上抚摸舔弄起来。

    被推开的柚子倒是没有继续在和友惠抢夺「地盘」,而是顺势让自己的身体

    向下移动下去,本能的找到男生最为重要的部位,也同样是对于处于欲望之中

    的她们最有吸引力的地方。感受到自己的裤带被人拉扯的触感,结野川不由的更

    加慌张起来,但是现在的他根本没有一丝一毫阻止对方的方法。先不说占据他胸

    口位置的友惠,那两个的一年级的女生有栖川丽佳和宫内舞两人也已经爬到了他

    的身边。短发的丽佳已经低下脑袋吻住了结野川的舌头,不同于刚才的柚子,对

    方可能是第一次接吻的原因,根本没有相关的经验,会吻上结野川的嘴巴也只是

    单纯的在本能欲望影响下,想要吸取对方的体液,来减缓自己心中的酥痒感而已,

    所以现在的她即使是处于欲望之中,也非常笨拙的单纯的吮吸的结野川的唇瓣,

    偶尔将嘴中溢出的口水卷入到自己嘴中而已。

    而长发的宫内舞则是在结野川身上完全失去了可以占据的位置之后,本能的

    将结野川的手臂抱入到自己的怀中,让他的手臂夹在自己C罩杯的乳房之间,而

    她则是低头将结野川的手指完全的含入到自己的嘴中,来的舔弄着,让上方遍

    布着自己粘稠晶莹的口水。

    整个部室的环境和气氛也在这样的状况影响下显得更加淫靡火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