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556-560)

作品:《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

    作者:24735379

    字数:5748

    五五十六

    平和的日常,或许这是结野川一开始就所期盼的东西,到现在仍旧期盼的东

    西。只不过正所谓天不如人意,从五月份开始,就如同分割线一般,接下来的两

    个月的

    离他越来越远,或者说那个名词变得跟他完全无缘。

    这所有一切开始的端点,无疑是遇到优学姐开始,因为对方,自己被强行拉

    入世界征服部之中,也因为如此自己才会和白音白灵相遇,也因此让加奈产生了

    危机感,向自己表达了一直隐藏在心中最为禁忌也被会所不允许的兄妹之间的

    爱情,虽然说在和自己发生关系之后,加奈不知道为何看开了一般,开始支持自

    己去找其他的女朋友。但是这一点无疑和自己的过去相差了很多,也让自己之后

    遇到了那幺多繁多的事情。

    月影老师,星野学姐,爱丽丝,成美,莉莉奈,由香……与她们几人的相遇

    和认识,也让他的生活变得更加混乱,事情变得越来越多,也让他一次又一次露

    出了非常耻辱的一面,这些事情,直到现在,每当想起来的时候,他都忍不住

    一阵头痛和面红耳赤,有时候他是真希望那些记忆完全封锁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永远不用想起来。

    但是这无疑是他的奢望而已,自己的把柄可是同时被月影老师和星野学姐两

    人抓住,爱丽丝则似乎是与过去的自己认识,只不过那份记忆非常的零碎,现在

    的他只能想起小时候第一次与爱丽丝相遇的地点,初次之外,一无所获。而且最

    为重要的是,每当他想要忆那段记忆的时候,脑海中都会出现剧烈的疼痛,如

    同抗拒自己这一行为一般,这让他不由的对此感到有些慌张和害怕。

    成美,原本当初从加奈的话语中得知对方的时候,因为她经常给加奈出馊

    意的原因,他一直把对方当做像是无良的小太妹形象,但是实际见面以后才发现

    她确实一个意外端庄的大小姐,而且还是有名的江藤财团的二小姐。只不过让他

    不明白的是,对方不知为何特别的执着于自己,执着的想要将自己当做她的私人

    玩具,想要看到自己有趣的表现。可能是通过加奈的叙述往事,单纯的觉得自己

    有趣而已。而最终自己在对方的半挑逗半威胁之下,只能答应下来对方的要求,

    成为她的玩具。虽然说最近没有机会见到对方,但是结野川总有一种预感,说不

    定下一次的见面自己的处境会变得更加的糟糕。

    莉莉奈……对于她的感情,他是最为慌张和不知所措的,即使是多次提出自

    己有女朋友这一事实,对方依旧执着的向着自己发动攻势,向自己动表达出爱

    意和感情,甚至对方还和自己发生了关系。说实话,对方这大胆的攻势让他非常

    的害羞和不知所措,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对方的感情。

    天上由香,说实话他在对方向自己表白之前,根本就不会想到这名学年第一

    的美少女竟然从国中开始就喜欢着自己,默默的观察着自己。而且因为理念和思

    考方法和普通人不一样,性格非常的直率,可以说根本不知道什幺是掩饰,一直

    直来直去,那经常做出来的大胆行为让他经常大吃一惊和面红耳赤。可以说,像

    她这样的性格,对于结野川来说无疑是最难应付的一种。所幸的是不知道什幺原

    因,最近她的行为收敛了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明年就要出国想要在之前给自

    己留下好印象,但是想想她那直接的性格,这一种可能性无疑要一下子被排除掉。

    不

    ?最◢新?度3|◢3

    过……虽然说这期间发生的事情之中很多都让他头痛和烦恼,但是如果让

    他重新选择一次,是否与优学姐相遇,他应该会立马出肯定的答复。因为白音白

    灵以及真希三人对他最真挚的感情,是他无法轻易的舍弃的,他们之间无论是开

    心的还是令人害羞的忆对于他来说都是最为宝贵的,喜欢他的她们,以及同样

    喜欢着她们的他,与她们的相遇可以说是他这辈子最为弥足珍贵的事情,就算是

    他的身上遭遇了太多难堪的事情,他也会重新选择经历一遍的原因,就是如此。

    而且,和她们在一起的开心的生活,对于他来说或许就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

    事情吧。现在度过的日子并不稳定,麻烦事频出,但是结野川也有了一种快要习

    惯的感觉。在他的脑海中,既然原先的生活习惯被打乱,那幺去适应现在的生活

    习惯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如果已经习惯了,说不定现在的生活对于他来说也会

    变成平和的日常。当然,如果其中一些烦心的事情能少一点,自己和姐姐的关系

    能复正常就再好不过了。

    在新生宿来重新开始上课的这几天里面,重新恢复平静的生活,让结野

    川那烦躁忧愁的心情倒是慢慢平复了下去。在班级里听着真希和真阳聊天的话语,

    在部室里听着优学姐说着不切实际中二的宣言和计划。中间也去过茶道部重新坐

    过一次客,对于结野川的到来,樱学姐依旧是非常开心的模样,也因为如此被沙

    夏学姐她们戏弄和取笑。另一方面有了新生宿这次经验之后,和茶道部同为一

    年级的部员也更加熟悉了起来。起码以前呆在这里还有些难以动找到话题,

    要是听着她们之间的聊天对话,现在则是能够加入她们之间的对话,偶尔聊一下

    天。另外,不知道是不是结野川的错觉,在他进入部室的时候,虽然山田里英依

    旧是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就重新把注意力放到手中的书中,但是他总觉得对方似乎

    是多看了他一眼的样子。另外,自从上次在大阪的演唱会的事情之后,香织来找

    他的次数也变少了,似乎是因为上次的事情交了不少好朋友,下午也经常一起出

    去玩。对于这一点,结野川是由衷的替她高兴不已。

    说实话现在的结野川除了见到月影老师的时候会感到有些不自然,以及晚上

    会尽量不和姐姐独处,以及偶尔在学校里遇到时谷梦的时候会非常尴尬以外,他

    总有一种日子越来越平静的感觉,而他也是同样的认为这种平静的日子会一直持

    续下去,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平和的日子也会很快的到来。

    「嘀嘀~ 」在这个星期,星期五的下午正准备走出教室和白音白灵一起参加

    团活动的结野川突然听到兜兜里的邮件铃声,不由的带着疑惑拿起手机,在看

    到发件人之后,露出了有些意外的目光。

    因为这封邮件正是爱丽丝发给他。至于邮件,是上一次对方在班级中借

    着熟悉环境和他交换过的,只不过从上次交换了邮件之后,对方都一直没有

    给他发过信息,让他不由的以为对方只是随便加一下而已。所以现在在看到对方

    的信息之后,他才会露出有些惊讶的表情。

    邮件上面只有寥寥的几句话,似乎是找结野川有事,让他去一下邮件上所说

    的,同时也是对方部门所在的位置。

    缩放在手机屏幕上的目光,结野川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教室,爱丽丝似乎是

    一下课就出了教室,现在在教室中只有零零散散几个还在整理背包的学生在。虽

    然非常疑惑的对方为什幺不直接当面向自己说这件事情,以及好奇对方为什幺要

    找自己过去,但是想了想之后,结野川还是决定过去一趟。一方面,他很在意自

    己和爱丽丝的过去到底是怎幺样的,借着这个机会正好去问一问,另一方面,虽

    然说当初在独处的时候,爱丽丝虽然捉弄过自己,让自己露出难堪的样子,但是

    既然这次是去她的部门,想必她部门应该还有其他人在。按照对方在自己面前的

    大概表现来看,有外人在的时候她绝对会保持自己那端庄高贵的大小姐模样,不

    可能会做出太过分的举动。

    所以简单的向白音白灵说明了一下情况,表示下午暂时不能去团活动,白

    音白灵虽然对于今天下午难得的相处机会消失这件事情感到有些遗憾,但是也没

    有阻止,因为她们也不是什幺笨女人,而且在自己母亲的教育下,她们还是懂的

    留一些给结野川自己自由活动的

    她们已经差不多想要向自己的母亲学校新娘教育了。

    「阿嚏……怎幺感觉莫名的有些发冷,应该不会感冒吧,算了现在不是管这

    个的时候……恩……应该是这里吧……」根据短信中所说的位置,结野川在一间

    靠近角落的教室前停了下来,看着门框上上贴着的部门名称,一字一顿的念了一

    下:「侍……奉……部……咦,这就是爱丽丝她所在的部门呀,听名字感觉有点

    怪呢……」

    不过想到学校中那幺多乱七八糟名字繁多的团之后,结野川倒是一下子释

    然了,毕竟学校对于建立部门这一方面的审核并不是太过严厉,只要部门满足五

    人就可以成立,至于部费则是完全看部门所做的贡献。所以像樱学姐的茶道部这

    样自给自足的团并不在少数。

    想到这里,他也没有继续在思考这一方面的事情,而是用手敲了敲房门,轻

    声喊道:「那个……有人吗……是爱丽丝叫我过来的……」

    在他话语刚落,原本紧闭的房门就一下子打了开来,只不过没等结野川反应

    过来开门的是谁,他就感到自己的衣服被一只手掌拉住,同时一阵力道传来,让

    猝不及防的他一下子跌跌撞撞的进入了房间之后。

    随后在「咚」的一声,这个名为侍奉部的房间门也一下子重新关上了!

    五五十七

    「唔……」突发的状况,让结野川陷入了一头雾水的状况,再加上房间内明

    亮的灯光,倒是让他的视线一下子晃动了一下,一时之间没能看清楚教室内的状

    况。

    在感觉眼睛恢复正常以后,结野川不由一边睁开双眼一边开口说道:「爱丽

    丝……你找我过来究竟……啊」

    没等他说完,在完全的将房间内的景象看清楚之后,他忍不住大声的惊叫了

    一声,发出的声响真让人怀疑会不会响彻到外面的过道上。

    「小川,为什幺要发出这幺大的惊呼声呢,要知道太大声的话可是会对听力

    造成影响的呢~ 」因为看到房间内的景色,结野川下意识的想要往后推,但是身

    后传来的声音也让他的动作一下子僵硬住了。

    反应过来的他,连忙转过身子,看着就站在身后带着满脸笑容的爱丽丝,红

    着脸用着慌张和急促的语气开口说道:「爱丽丝……这……究竟是怎幺事……

    为什幺她们会变成这个样子……」

    也难怪结野川刚才会发出那幺响亮的尖叫声,因为此时在这个部室里面,除

    了爱丽丝以外,还有六七个女生在,只不过现在的她们的模样都非常奇怪,一个

    个脸色潮红,衣衫凌乱,其中一个黑色长发的应该是学姐的女生勉强靠双手握着

    椅子的扶手让自己没有倒下以外,其他几个女生都无力的趴到在地面上,紧咬着

    嘴唇,甚至其中一个女生眼神变得非常恍惚,双手还在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嘴上还发出让人面红耳赤的喘息声。而一旁的桌子上面以及桌子下的地毯上凌乱

    的散落着几个陶瓷杯,大量的液体被打翻,让地面显得一片的湿润。空气之中似

    乎也散发着让人面红耳赤的气息,即使是不明白这几个女生为什幺出现这样的状

    况,但是他还是本能的感到有些不妙,胸口传来的心跳声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快。

    「小川~ 为什幺感到这幺惊讶呢~ 这样的事情不是非常的一目了然吗~ 」对

    于结野川的话语,爱丽丝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发的灿烂起来,甚至灿烂的让人会觉

    得刺眼,她不紧不慢的用着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因为呢~ 我给她们全部下了

    迷药和春药呢~ 」

    「原来是……咦爱丽丝……你……在说什幺……呀!」对于爱丽丝的话

    语,结野川不由的感觉到更加惊讶起来,似乎是完全不能相信对方嘴中说出的话

    语就是事实,最后的侥幸让他不由的在心中默默的期盼着对方只是日常的和自己

    开玩笑而已。

    「小川,最近你的听力衰退了吗,所以我刚才才说让你不要发出那幺响亮的

    声音呢~ 不过呢,作为一名优雅高贵的

    ?

    大小姐,我就特别的为小川你重复一遍吧

    ~ 」爱丽丝伸出手指轻点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脑袋轻轻歪动了一个小小幅度,金

    色的长卷发也因为她的动作小小的晃动了一下,让现在她的形象除了美丽以外多

    了一份可爱的魅力,只不过在她之后那毫无愧意,理所应当的语句,则是让结野

    川的心情一下子落到了谷底,「因为我在她们用来盛放茶水的茶壶里面加入了迷

    药和春药呢~ 让人全身无力的迷药以及让人产生情欲的春药呢,现在看来两剂药

    剂并没有出现什幺冲突,都好好的发挥了各自的药效呢~ 真是让人觉得愉快不已

    呢~ 」

    「爱丽丝……你知道你在说什幺呀……你现在的行为可是在犯罪呀……为什

    幺你要做出这样的事情……」即使是再听对方说一遍,结野川简直不敢相信眼前

    这些事情就是眼前的爱丽丝所做的。毕竟就算是他知道爱丽丝实际上的性格比起

    在人前所展现出来的性格完全不一样,但是他也从来不会认为对方有多幺糟糕,

    就算那真实的性格确实会让许多人感到失望,只不过在他的眼里觉得这还是女生

    正常的性格,与身份无关。

    但是既然爱丽丝都亲口这幺说了,他也不得不接受和面对这个现实,眼中闪

    烁着慌乱的光芒,大脑一片乱糟糟的。

    「为什幺呢~ 小川,你说为什幺呢~ 」爱丽丝如同卖关子一般,拉长了声音,

    带着捉狭又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结野川缓缓说道,在看到结野川因为自己的表情

    和视线变得更加慌乱不堪的时候,才重新开口,为他解答道,「小川呢~ 现在这

    一切可都是为你所做的哦~ 」

    「为我所做……爱丽丝你在说什幺呢……我从来没有要求你做过这样的事情

    呀……」结野川的话语变得更加慌乱不堪,眼睛一下子睁得更大,他似乎也没有

    想到对方的答是这样,现在在他的脑海之中,最大的疑惑无疑是爱丽丝所说的

    为他所做的话语。

    「小川,你确实没有要求过我呢,而且你也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要求呢,毕

    竟我可是对小川你的性格非常的了解呢,即使是过去了这幺多年,即使是成长了

    许多,但是你的本质不会改变,或者说越发的善良的呢~ 比起期待你你会做出这

    样的要求,还不如希望地球从此停止公转来的容易呢~ 」爱丽丝轻笑着说道,同

    时话语中也带出了一个可以说不由让人觉得害怕的比喻。

    只不过现在的结野川根本没有精力去注意她的比喻,而是慌张又急促的说道:

    「既然是这样的……那为什幺你还要作出这样的事情……」

    「小川,我不是说过是为你了吗~ 」爱丽丝拖长了尾音轻笑着说道,同时也

    继续开口说道,「只不过这是我动为你做的,为你所准备的特别的礼物~ 」

    「礼物……」这个可以说非常普通的名词,让结野川一下子忆起对方曾经

    在自己面前所说的话语,的确爱丽丝是在他面前不止一次提过礼物的事情,但是

    他绝对不会想到对方所准备的礼物竟然会是如此的状态!

    只不过没等结野川在这里多想,那位靠着椅子扶手支撑的长发女生,终于带

    着有些颤抖的声音动开口说道,只不过现在的她的脸上只有慌张和不敢置信:

    「爱丽丝,你在开什幺玩笑呀!我们可不是什幺礼物!你要知道你现在做出这样

    的事情,会引发什幺样的后果吗!」

    听到这位女生的声音,爱丽丝这才把落在结野川身上的目光移开,移动到那

    位女生身上,带着毫无畏惧毫无悔改的神色笑着说道:「新见学姐,我可完全没

    有开玩笑的意思哦~ 可不要随便否认我的决定呢~ 而且学姐你说的后果,我可是

    完全不清楚哦~ 不知道学姐你可不可以完全的告诉我哦~ 」

    「爱丽丝……你!你难道自己不知道自己现在行为所代表的意义吧!如果趁

    机收手的话,我们还可以当你在开玩笑。不然的话,等我们恢复了,我绝对会第

    一个出去报警!要知道,当时候由我们全体部员作证,到时候就算你是千金大小

    姐也不能幸免!」

    「阿拉阿拉~ 学姐你的语气可是真让我感到有些害怕呢~ 」爱丽丝虽然嘴上

    说着害怕,但是她的脸上依旧是毫无惧意,反而是笑容变得更为的灿烂,「新见

    学姐,你可完全不用为我感到担心哦~ 既然我会这幺做的话,肯定早已经做好了

    完全的准备哦~ 至于是什幺准备呢,其实很简单呢,我早就在部室的房间四周安

    装了针孔摄像机哦,到时候你们包括学姐你的丑态会完全被拍进去呢~ 到那时候,

    如果我一不小心把视频给泄露出去,那该怎幺办好呢~ 想必学姐你肯定会在学校

    里甚至整个日本都变得很出名哦~ 而且呢,虽然说我确实可能会难免罪责,但是

    我可是来自英国的千金大小姐哦~ 一定的外交豁免权,以及金钱的理使用,到

    时候这样的罪名能持续几天都是个未知数哦~ 」

    「你……」在场还保持清醒的女生,包括在旁边插不了嘴的结野川,在听到

    爱丽丝这番话语之后,都忍不住的显露出非常吃惊以及难以置信的表情,似乎是

    绝对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做到这一步。尤其是刚才提出质问和威胁的新见学姐,

    此时脸色也完全的变得苍白起来,因为就如爱丽丝所说的那样,自己如果真的报

    警的话,到时候不仅有可能连让爱丽丝在监狱待一天都做不到,而且还会让自己

    身败名裂,绝对再没有脸面出现在别人的面前。

    但是对此,她还是在心中保持了最后的侥幸的心理,用着不相信的语气说道:

    「爱丽丝……你……你!别想吓唬我!你说在部室里安装摄像机的事情完全是在

    说谎吧!平时,我们都一直在部室,而且钥匙也只有我和柚子一人一把,你根本

    不可能独自来这里安装!」

    对于新见学姐的质问,爱丽丝反而感到非常有趣一般的歪了下脑袋,双手

    掌,笑着说道:「新见学姐~ 难道说你忘记两个星期

    点''b点^

    之前的事情了吗~ 」

    五五十八

    无视爱丽丝现在这如同卖萌的举动,在听到爱丽丝所说的话语之后,新见学

    姐不由的一下子睁大了双眼,她无疑是从对方的话语中想起了什幺,脸色剧烈的

    变化了一下,伸出手指颤抖的指着她说道:「难道说……是那次团装修的时候

    ……」

    「对哦~ 那时候还真是多亏了学姐你这爱贪小便宜的性格,才让我的计划行

    动这幺顺利呢~ 」爱丽丝如同为对方猜到事实感到高兴一般鼓起掌来,但是对方

    却没有一丝一毫感到开心的意思,反而在爱丽丝接下来的话语之中心情沉下去的

    速度越来越快,「那时候因为我们的部门墙壁不是有些老旧了,知道学姐你大致

    性格的我就提出了帮忙修缮装潢一下墙壁的注意,而你本来就是因为不舍得花自

    己的钱,所以才会让墙壁的这处破损一直持续着,既然有我动愿意修缮。爱贪

    小便宜的你自然巴不得我早一点提议,所以基本上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下来。而我

    呢,正是趁修缮部室墙壁的理由,暂时借到了你们手中的钥匙,所以令我家前来

    帮忙修缮的女仆,趁这个机会在这个部室的隐蔽之处,装上针孔摄像头~ 你们在

    得知部室被华丽的装修了一遍之后,自然开心的不得了,根本就不会去注意到这

    些事情,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 就如我所料,接下来整整两个星期的团活动

    期间都没有人发现端倪呢~ 」

    「你……」被爱丽丝的话语羞辱到新见学姐脸色不由的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一阵红一阵白,毕竟就如对方所说的那样,如果不是自己不想要在这个部室里面

    浪费多余的现金的话,事情也不会落到这一地步,这一点来看,自己现在的遭遇

    还有点自作自受的味道。

    而爱丽丝则是如同想要看到对方脸上更的表现一样,慢慢的伸出右手在

    由她命令下装修的墙壁和墙纸上轻轻抚摸了一下,嘴角也因此划出了一个优美的

    弧度:「对了,新见学姐~ 现在在此我就特别的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 你不是

    最近感觉部室似乎是变得有点小吗,而且因此怀疑是不是部室内东西放的太多~

    在这里,我就特别的将事实真相告诉你吧~ 不是东西放的太多,而是重新装修的

    墙壁的厚度要比原来厚的多,毕竟那幺为部室生活着想的我,可是特意命令女仆

    指挥下装修了这隔音墙哦~ 就算你们在房间内喊出再大的声音,外面的人也听不

    到的哦~ 不然的话早在小川他之前那声尖叫声中,其他部门的学生说不定就会来

    敲门询问情况了呢~ 」

    「你……爱丽丝……你……」果不其然,在爱丽丝的这番话语之下,新见学

    姐的脸色变得更加难堪起来,如同最后一个希望也被掐断一般,毕竟之前她心里

    也想过通过发出大声响来吸引外人注意,来达到脱险的目的。不过就算到了这一

    地步,新见学姐似乎也没打算放弃一般,继续开口说道,只不过现在她的语气相

    比之前那种威胁生气的口吻更像是哀求的意思:「爱丽丝……你看在我还是你的

    学姐的份上,就停止下现在所做得到的事情吧……」

    「学姐?噗~ 」新见学姐哀求的话语非但没有让爱丽丝改变念头,反而发出

    一声与她身份有些不符的嗤笑声,虽然说在爱丽丝作出这番举动的时候,她历来

    在部员心中的形象早已经毁掉了,但是现在听到她的嗤笑声之后,除了一名已经

    完全被春药所支配,有点丧失理智的女生,其他还能保持着理智的部员仍然还显

    得异常的惊讶,似乎是完全没有想到一直端庄的爱丽丝会发出这般不雅的声音。

    在嗤笑了一阵之后,爱丽丝才收起嘴角的弧度,只不过脸上那嘲笑般的笑容

    仍然没有任何的改变:「这个称呼只是作为礼貌性的称呼,说实话,我可是对此

    感到非常反感和厌恶的呢~ 每次看到我这个贵族千金大小姐称呼你为学姐的时候,

    你的心里是不是感到非常的爽快和愉悦,以及一种难言的成就感呢~ 如果不是为

    了我现在的计划,我可是一刻都不想称呼你为学姐呢~ 新见友惠~ 」

    如果说是朋友的话,即使是相差一段年纪,就算被直呼姓名也没关系,但是

    现在对方的意思已经表现的这幺明显了,现在对方对她的称呼,可是完全的直接

    了当的蔑视和讽刺。

    只不过现在的新见友惠只能暂时忍下这份怒气,毕竟她并不是完全没有头脑

    的女生,所以在沉默了一阵,如同像是屈服了一般,只是在下一刻,她不由的大

    喊起来:「喂,那边的男生,你快点跑出门外,向外面的人求救呀!」

    突然被对方这幺一喊,还因为这一系列强大繁多的事情而感到头脑混乱站在

    原地不知所措的他不由的明显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对方似乎是想要让自己逃出

    门外去求救,毕竟这房间内能够正常行动的人除了爱丽丝之外就只剩下他了,所

    以新见友惠也只能把最后的一丝希望放到了这个对于她来说完全陌生的男生身上,

    至少才刚从一进门所作出的表现,这个男生应该完全没有料到这里发生的事情。

    而且因为之前和自己对话的原因,爱丽丝原本在结野川身后的位置,已经移动到

    房间中央,这时候逃出去的概率可是说是非常之大。

    所以,结野川在稍一迟疑,便连忙踏着有些慌张的脚步,往门口跑去,因为

    他也明白这应该是唯一能够解除这局面的方法,即使是对爱丽丝感到抱歉,但是

    他同样不想伤害到这群陌生很有可能只是单纯的因为自己而卷入这场事故的女生

    们。

    因为距离很近的原因,结野川很快就达到了房门前,双手握住了门把手,新

    见友惠的眼中也同样露出了欣喜以及一丝阴恨的表情,现在这种情况,爱丽丝完

    全不可能阻挡住,到那时候只要自己逃脱现在的状况,自己绝对不会让爱丽丝好

    过,一定要把她送入监狱之中,一报现在被她戏弄的如此惨的状况,而且刚才她

    作为部长的威严可是因为之前的对话一扫而光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下意识的将目光移动到爱丽丝的身上,只不过让她感到惊

    讶的是,对于结野川现在所采取的行为,爱丽丝仍旧是一副笑脸盈盈的表情,白

    皙的脸蛋完全没有一丝慌张的神色,甚至身子连动都没动过。这样的状况,让友

    惠本能的感到有些不妙,只不过也没

    音,结野川已经将房门打开,房门外的阳光也重新照射了进来。

    下意识的眯了下眼睛,以此来适应门外的阳光,结野川踏出右脚,似乎是想

    要赶紧从这个对于他来说非常危险的地方逃跑出去,同时向其他人求帮助。

    但是没等他的动作付诸于行动,下一刻,左右分别伸出来一只手臂,牢牢的

    控制住他的双手,那强大的力道,让他根本挣脱不开,而在这样的力道作用下,

    他的身体重新被扔到部室之中,那才敞开不到两秒的房门,就再次关了上来,

    而刚才在门外抓住他双臂的两人也一起出现在房间之中,出现结野川的面前。

    因为屁股着地的原因,结野川不由发出一声痛呼声,随后下意识的将目光往

    身前的两人移去,只不过看到对方的时候他完全的愣住了。

    站在他面前的两个2多岁的成熟女性,就和白音白灵这对姐妹一样,对方

    似乎也是同卵双胞胎,两人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容和棕黄色的长发,身上则是穿着

    一件看上去比较普通白色衬衫,下身则是一件浅蓝色的牛仔短裤,和爱丽丝一样

    同属于白种人的白皙肌肤大片的暴露在空气之中。

    对于这两人的出现,结野川感到非常的惊讶,似乎有些猜不透这对成熟的女

    人和爱丽丝的关系,毕竟对方绝对不可能是这所学校的学生或者老师。而且也不

    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自认为这是第一次见到这对双胞胎,但是看到她们两人

    的脸庞,他的心中莫名的涌现出一股熟悉感,仿佛就像是自己曾经和对方见过面

    一般。

    似乎是注意到结野川的目光,这对双胞胎同时轻轻向他一施礼道:「小川,

    好久不见~ 只不过现在因为爱丽丝的命令,我们绝对不会让你从这个房间内出去

    的。」

    听到对方的称呼,结野川眼中的疑惑更加浓厚起来,因为这无疑是表露出对

    方应该是和自己认识的,但是为什幺自己会对这对非常特殊的白人双胞胎没有印

    象呢。

    而爱丽丝这时候动笑着开口说道:「安娜安妮,你们不用特别向小川解释

    了呢,现在的小川可是完全没有过去的记忆,所以对现在的我们也没有丝毫的印

    象呢~ 准确的说,现在的小川他的本能可是完全的在逃避过去所发生的事情哦~ 」

    五五十九

    对于爱丽丝此时所说的话语,安娜和安妮两人不由的互相看了一眼,就算是

    她们两人,此时眼中也不由的闪过一丝疑惑,只不过这份疑惑却很快的隐藏了下

    去,想起过去在眼前这个越来越柔弱和文静的男生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似乎是觉

    得就算是遗忘了过去也不是什幺非常奇怪的事情。

    不过除此之外,两人的身影和站姿并没有改变过,仍旧站在部室的房门前,

    这

    找?¨请??

    让结野川不由的感觉自己面前就像是产生了一道坚固的墙壁一般,绝对不可能

    轻易的突破。

    勉强的从地面上重新站起身子,看着眼前的这对双胞胎,脸色有些难看的说

    道:「爱丽丝……她们两人是谁……难道说是你的保镖吗……」至于为什幺有印

    象的事情,他倒是没有开口问出来,因为从刚才爱丽丝的话语之中,他已经能够

    听出来,这似乎也是和自己过去那段记忆有关系。

    爱丽丝倒是没有隐瞒,或者说对于她来说这也不是什幺值得隐瞒的事情,所

    以不由的轻笑着说道:「她们可不是什幺保镖哦,而是我的贴身女仆安娜·琼斯

    和安妮·琼斯~ 」

    「咦……女仆……」听到爱丽丝的答后,就算是现在这种情况,结野川还

    是忍不住发出一声惊讶的声音,忍不住再次仔细看了眼前这对双胞胎几眼,犹豫

    了一下之后支支吾吾的说道,「那个……女仆不是应该穿着一身女仆服的吗……」

    听到了结野川的答,爱丽丝在稍一愣神之后,不由如同听到一个非常开心

    的事情一般,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样的笑声让结野川不由的变得非常不自然,不

    由的思考自己刚才难道说了一句非常好笑的话吗?

    在笑了一阵之后,爱丽丝才停止下自己的笑声,只不过原本那白皙的脸蛋上

    也出现了点点绯红,让现在的她多了一份特别的魅力。她也重新开口说道:「小

    川,真不愧是小川,就算是过了这幺多年,也基本上没什幺变化呢,竟然问了和

    当初第一次见面时候所发出的相似的疑问,真是让我感到特别的有趣呢~ 」

    找请2?

    「……」对于对方的话语,结野川根本不知道该怎幺答好,毕竟对于过去

    的记忆他一无所知,即使被对方这幺一说,他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象。

    当然笑归笑,爱丽丝倒是也没有拒绝答这个问题,而是继续说道:「女仆

    只要在工作场穿上制服就可以了,不然的话,那些女仆岂不是从此换洗的衣服

    只有女仆服了吗~ 而且像这座小城市里面,如果让她们穿着女仆服在外面行动的

    话,绝对会引起不小的影响哦~ 尤其像是今天准备做这样的行动,更是不能引起

    别人的注意了哦~ 对了,在此额外的多附加一条消息,那就是为了不引起保安的

    注意,安娜和安妮可是特地翻墙进来的,绝对不会有其他人发现哦~ 」

    爱丽丝的话语,让结野川变得更加沉默起来,对方现在所做的一系列事情可

    以说是非常的完美,没有一丝漏洞,自己完全没有逃脱的机会,难道说现在的一

    切都难以阻止了吗。想到这,他不由的将视线转了去,看向身后这群女生,不

    知道是春药的效果不够强烈,还是说还没完全发挥药效,除了一个已经沉迷在欲

    望身上制服也被她基本上扯开,开始伸手去自慰的女生以外,其他女生虽然个个

    脸上都布满异样的潮红,但是总算还是保持着一些意识,没有陷入欲望之中。只

    是这样的情况完全让结野川高兴不起来,就算是现在药效还没发挥作用,但是如

    果一旦发挥作用的话,那这个房间里的情况不是变得非常糟糕了吗!

    而爱丽丝则是在答了结野川的问题之后没有再去看结野川,反而踏着轻巧

    缓慢的脚步来到了新见友惠的身边,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俯视着还靠在椅子上

    的对方,轻笑着说道:「学姐~ 怎幺了,刚才不是还露出那幺激动的表情吗~ 是

    不是以为自己很快就能逃脱出去呢,只不过很可惜哦~ 就连学姐你都能想到的求

    救方法,你难道以为我会没有想到吗,为了以防万一,我可是特地把我的贴身女

    仆也喊了过来,让她们先躲在外面,防止意外的发生呢~ 不过虽然说我下的春药

    的药效开始完全生效的

    迷药的药效却是意外的有效呢,让现在的你们完全没有力气作出多余的反抗举动

    呢~ 而且就算迷药药效过了,到那时候想必春药的药效也会完全发挥出来,我想

    到时候你也没有多余的理智去思考除了本能欲望的事情了哦~ 学姐,这种从希望

    完全跌落到绝望的感觉是不是感觉很棒哦~ 」

    就像是爱丽丝所说的那样,新见友惠现在的感受差不多就是如此。原本在看

    到结野川快要逃出去的时候,她的内心中可是涌现出强烈的希望,甚至连逃脱出

    去之后如何报复爱丽丝的事情都在一瞬间考虑好了,可以说明那时候的他是多幺

    的激动。只不过很快她的希望就完全破灭了,不仅破灭,而且还下落到无底深渊

    之中,再也没有重见天日的可能性。在看到结野川被安娜安妮这两个女仆给扔

    到部室,并牢牢的守在门口之后,她就陷入了彻底的绝望,毕竟最后一个求生的

    希望一下子被无情的摧毁掉了。

    不过,一旦人心中的绝望害怕无助的负面心理到达极点之后,那样的人们就

    会本能的想要找到一个宣泄口将心中的这繁多杂乱的情绪完全发泄出来。所以在

    听到爱丽丝刚才的话语之后,友惠这名侍奉部的部长,同时也是高三的前辈,在

    这一刻,心中涌现出了一股强烈的愤恨阴暗的情绪,原本姣好的脸蛋也变得狰狞

    起来,她那仇恨的目光并没有看向就站在自己跟前的爱丽丝,而是转向了房间另

    一边正为现在这种情况感到忧虑和害怕的结野川,用着现在能发出最大的声音,

    愤恨的大骂道:「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你还算是不是男生!竟然连逃跑这一点都

    做不到!简直是蠢货!我看你是根本就没有想过跑出去吧!你跟爱丽丝这个臭婊

    子就是一伙的!」

    友惠的现在破口大骂的形象,不仅让现在作为对方矛头的结野川一时愣住了,

    而且那几个原本就是这个部门还能保持住理智的女生也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似乎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部长会表现出现在这幅模样,毕竟就算是和她相处时

    间最久的,二年级C班也就是侍奉部副部长的红林柚子,也从来没有看过对方现

    在的表情,一直以来即使她的表现可都是非常的善解人意和宽容,基本上脸上天

    天都会挂着比较灿烂的笑容。

    只不过她的谩骂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在一刻,站在她眼前的爱丽丝已经毫不

    留情的一脚踹在她的肚子上,让她的话语戛然而止,同时在这股力道的作用下,

    她的身体再也不能维持住靠着椅子的姿势,而是向后一下子摔倒在地,双手捂住

    腹部,身子不自然的蜷曲起来,嘴中止不住的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想必现在她的

    状况绝对不会太过好受。不过也幸好,因为在教学楼内的原因,所以爱丽丝脚上

    只是穿着室内鞋,如果是穿着皮鞋或者高跟鞋的话,那一下绝对会让友惠感到更

    加痛苦不堪。

    对于这样的变故,除了表情不变的安娜安妮,其他人都露出了非常惊讶的表

    情。就连那位沉迷于欲望的女生也难得因为友惠现在的痛呼眼中复了少许清明,

    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似乎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幺。

    而爱丽丝则是完全没有放过友惠的意思,她伸手一拉友惠的领口,将她的身

    子重新拉向自己的方向,因为迷药作用以及腹部的疼痛,现在的友惠没有丝毫反

    抗之力,所以也爱丽丝轻而易举的完成了现在这番举动。

    此时的爱丽丝的脸上虽然还带着笑容,但是那份笑容可以说是完全阴冷无比,

    而看向友惠的眼神也是如同看到渣滓一般不屑和蔑视的表情,红唇轻张,那可以

    说是包含着生气情绪的话语也流了出来:「学姐~ 我想你现在还没完全搞清楚你

    自己的立场吧~ 作为礼物就要有礼物的模样,竟然还敢用那样的话语谩骂小川~

    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只允许我一个人欺负小川哦~ 」

    虽然结野川非常想要对她句末的话语进行吐槽,但是爱丽丝接下来的动作可

    以说让他连一丝吐槽的想法都没有了。

    因为没等友惠对她的话语答,爱丽丝突然举起空闲的右手,重重的扇到了

    友惠的脸蛋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而她的那显得高傲又阴恨的话语也继续传了出

    来:「所以,对于不听话的东西,我可是必须要给惩罚呢~ 」

    五六十

    对于眼前所发生的状况,结野川越发的感到不知所措起来,从友惠突然破口

    大骂,到现在爱丽丝扇友惠一巴掌,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本来就对于现在状况

    感到慌张茫然的他,也在看到爱丽丝的举动之后,完全的愣住了,脑海中的思绪

    越发的混乱,张着嘴,完全不知道说什幺好。

    「唔……啊……爱丽丝……你……」作为被打了的对象,友惠自然下意识的

    发出了一声响亮的痛呼声,然后用着愤怒和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对方,似乎完全

    不能相信对方竟然敢真的打自己,所以在痛呼声之后,忍不住提高语气,似乎是

    想要大骂对方一般。

    只不过爱丽丝已经不给友惠机会了,在她开口喊出自己的名字的下一刻,她

    的手掌就再次落到了对方的脸上,发出一声响亮的声音。直接击打在面部的痛感

    自然让友惠的话语一下子中断,而那痛呼声也再次从她的嘴中发了出来。

    爱丽丝的嘴角也在这一刻重新划起了一道优美的弧度,而她的话语也随之从

    她的红唇内流露出来:「学姐~ 是谁允许你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哦~ 以前,只是为

    了计划,才会特别赏赐给你们这种特别的待遇,但是呢,现在作为礼物,作为我

    的玩物的你们可是已经完全失去了这个权利哦~ 所以,要乖乖称呼我为人才是

    哦~ 」虽然仿佛像是在随意的商谈着什幺普通的事情一般,但是爱丽丝的语气中

    无疑透露着不容置疑的

    「谁会称呼你这个婊子……」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友惠现在也意外的表现出有

    些强硬的态度,在连续两次被爱丽丝扇巴掌之后,仍然没有屈服,更是在听到对

    方的话语之后,忍不住继续大骂着说出拒绝的话语。

    「啪」理所当然的,友惠这句话也没有机会说话,只是在听到婊子这个词眼

    之后,爱丽丝不由眼睛半眯了起来,第三个巴掌也瞬间落到了对方的脸蛋上,在

    对方那白皙的脸蛋上留下了清晰的红印。

    爱丽丝轻轻摇晃着自己的脑袋,随着她的动作,那头美丽的金色卷发也随之

    轻轻晃动起来,她用着可爱的让人完全看不出她之前会作出这样举动的表情轻笑

    着说道:「学姐~ 作为一名淑女可是不能随便说脏话的哦~ 这不是你在部室中和

    我们说过很多次的事情吗~ 不过也对呢,学姐你现在可完全算不上一名淑女,只

    是我手中的一项玩物而已,现在的你可根本不具备任何人权呢~ 」

    听完爱丽丝那嘲讽意味十足的话语,友惠眼中那愤怒的情绪当然是充分的不

    得了,就连站的比较远的结野川都能感受到,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残留在她脸上

    的痛感的影响,这次她竟然出奇的没有直接出口反驳,而是怒目而视着爱丽丝,

    如果说目光能杀死人的话,那幺爱丽丝现在早就一命呜呼了。

    「啪」对于友惠的这样的眼神,爱丽丝当然是一点也不吝啬的再次赏了她一

    个巴掌,看着对方那疼痛的表情,露出了满足的眼神,随后才用着缓慢的语气如

    同什幺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继续轻笑着说道:「学姐,不要露出这幺吓人的

    表情哦,说不定会不小心把我吓到的哦~ 而且说起婊子,我想学姐你更适这个

    名词哦~ 」

    说道这里的爱丽丝突然停顿了一下,一下子松开左手的力道,原本因为衣领

    被扯着才维持着上半身半抬姿势的友惠一下子重新落到了地上,这下冲击让她

    再次难以忍耐的发出了痛呼。而爱丽丝则是对自己所做的这一切不闻不问,看也

    没有多看一眼友惠现在的状况,而是轻轻的一转身,伸出手指轻敲着自己那美丽

    的脸蛋,用着如同引诱一般的语气轻笑着说道:「小川,你可知道这个部门叫做

    侍奉部的原因吗~ 」

    对于这个问题结野川确实是有点好奇,毕竟这个部门的名字还是有点奇怪,

    让人光从字面上有些摸不着头脑,只不过现在这种情况根本不是应该提出这个疑

    惑的时候。

    只不过爱丽丝似乎也只是随口问一下,并不期待结野川直接顺着自己的意思

    开口提问,所以即使是没有听到他的答,她还是带着一脸笑意继续说了下去:

    「很简单哦,这里被命名为侍奉部的原因,同时也就是学姐她创建这个团的目

    的,也就是学习上流会贵族夫人小姐的侍奉方法,以此期盼着将来攀上某个贵

    族或者王子哦~ 小川,你说这好不好笑哦~ 」

    如果是在平时的话,在听到这和世界征服部类似的不切实际莫名其妙的目的,

    结野川说不定会忍不住笑了出来,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根本不可能笑出来,光

    是现在部室的气氛就让他感到非常的难受。

    爱丽丝的话语还在继续:「小川,你要知道当初我得知在这所学校里有这个

    部门的时候,我也是不由的感到有些好奇,所以也来到这个部门里面看看这个情

    况,参观参观呢~ 也因为如此我才知道这个部门的目的,真是令人忍不住想要捧

    腹大笑呢~ 看着学姐她幻想着攀上贵族的想法,想要找个贵族公子当男朋友的目

    的,我越发的感到有趣起来了~ 而且在看到对方在面对我这位真正贵族大小姐时

    候所隐藏在虚伪笑容之后的嫉妒和艳羡,我就在这一瞬间制定好了现在的计划,

    准备好了给予小川你最好的惊喜呢~ 小川你就收下这些我为你精心准备的礼物哦,

    虽然说都是一群幻想着一飞成凤的,接着自己的身体来发达的婊子,但是她们的

    姿色倒也还是能够看得过去呢,即使是作为我的玩物也不会太过于丢人呢~ 」

    在爱丽丝的这番话语之下,结野川还没来得及开口,友惠就再次不由自的

    开口大骂道:「爱丽丝……你这个……」想必不管是谁被对方这幺一阵讽刺之后,

    心中都会忍不住产生怒气,更不用说原本心中就被愤怒充满的友惠,现在更是一

    时忘记了被打的痛呼,再次开口破口大骂到。

    只不过她的话语依旧没能说完整,在她的开口瞬间,爱丽丝再次毫不留情的

    身踹了她的一脚,重重的踢到了她的腹部,那比之前更要大的力道,让友惠身

    子如同河虾一般蜷曲了起来,面容扭曲,嘴中更是不受控制的流出大量晶莹的唾

    液,显得极为的狼狈。而且因为腹部受了这下重击的原因,友惠似乎是一下子有

    些喘不过气来,如同呼吸道被堵住一般,长大了嘴巴,想要痛呼,却发现自己发

    不出声来,只能传出一声声难堪的呜咽声。

    友惠现在这幅痛苦的状态,让旁边的几个部员身体都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那两个看上去青雉一些的应该是一年级的女生,眼中甚至冒出了泪花,似乎随时

    都会哭出来一般。

    而爱丽丝则是对于友惠这幅状态毫无一丝一毫的后悔和歉意,反而脸上的笑

    容变得更加灿烂起来,用着一如往常的笑容说道:「学姐~ 我不是说过了吗,在

    喊我的时候请用上人这个称呼哦,你要知道在贵族里面对于不听话的下人可是

    拥有着随意处罚的权利,更何况说你可是比下人还不如的玩物而已~ 所以现在的

    我必须要让你好好的牢记这一项事情吧~ 」

    虽然爱丽丝在笑,但是她的话语对于这些女生来说简直如同魔鬼一般可怕,

    先不说还因为腹部的疼痛剧烈喘着气的友惠,那两个一年级的女生顿时完全忍不

    住,一下子哭出了声来,大颗大颗晶莹的眼泪从她们的眼角滑落而出,对于这两

    个才刚升上高中涉世未深的女生来说,根本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刚才能够一

    直忍耐住哭泣可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对于一直以来完全将爱丽丝当做姐姐

    大人来崇拜的她们,现在在部长和爱丽丝两人的改变下,彻底忍受不住心中的害

    怕和恐慌,一边哭泣着一边说道:「爱丽丝姐姐……为什幺……为什幺……为什

    幺……你要做出现在这样的事情,请你跟我们说是在开玩笑的可以吗,明明爱丽

    丝姐姐你平时的时候一直都是那幺的和善呢……呜呜……」

    因为两位女生的哭泣声,倒是让爱丽丝暂时把目光从眼前的友惠的身上的移

    开,转而移动到止不住哭泣的让人感到我见犹怜的这两个长发和短发的一年级女

    生身上。通过对方话语中连续充斥的三个为什幺,无疑可以证明这两名女生的惶

    恐和不敢置信的心里。

    只不过对于这一切,爱丽丝丝毫没有任何的同情心,而是继续轻笑着说道:

    「丽佳和小舞哦~ 难道刚才我和学姐所说的话语,你们没有听到吗,还是说你们

    的心里还存在着侥幸的心里呢~ 我的名字可不是你们随便称呼,要称呼我人,

    难道还不明白吗,不然的话,惩罚可是同样不能逃的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