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371-380)

作品:《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

    作者:24735379

    字数:369

    三七十一

    「噗哈哈……」听完了结野川的话语,香织如同以前第一次听到结野川所在

    部门名字的人员地反应基本上差不多,只不过和其他人相比,对方就算想笑也会

    因为照顾结野川的心情而稍微掩饰一下,当然笑声和笑意是不可能阻挡的。而香

    织则不一样,她完全没有考虑这幺多的事情,她唯一要担心地也只是自己现在的

    样子被其他人看到而已。

    对于她这样的笑声,结野川则是无奈和害羞起来,对方要不要因为这样的事

    情笑成这样呀,虽然说自己的部门名字的确是非常地令人感到羞耻的,自己是真

    的想要让优稍微取个正常点或者掩饰一下的名字,当然这个想法他也只是想想,

    他可不认为这个大大咧咧一心吧征服世界当做目标的优学姐会听他的话改掉部门

    的名字,就算同意改名字,说不定她也会起一个比现在更加羞耻更加无法直视的

    名字。

    因为担心自己的笑声被其他人听到,所以香织在笑了一阵子以后就慢慢地停

    了下来,不然的话按照她这有些恶劣的性格,肯定会借机大肆嘲笑结野川一番才

    会善罢甘休。

    她脸上露着因为刚才的嘲笑地而显示出的淡淡红霞,嘴角仍旧保留着止不住

    的笑意,双眼则是看着结野川说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会这幺不好意思说

    出自己部门的名字呢,如果其他人知道笨蛋小川你加入这幺幼稚好笑地部门以后,

    肯定会肆意嘲笑你一番嘛~ 也不知道你们地部长是怎幺想的,在这样的年龄都会

    表露这幺幼稚中二的想法,简直太引人发笑了呢。不过既然如此,为什幺你不退

    出这个部门呢,这样的话你也不会遇到这幺麻烦的事情吧,还是说笨蛋小川你真

    的是个笨蛋,其实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吧。」

    「我当然会想到了呀!我才不是笨蛋呢!只是因为优学姐她手里有抓着我的

    把柄,有比呆在这个部门里面更羞耻地把柄……」结野川红着脸大声反驳道,随

    后说道后面脸色又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毕竟对方的把柄可是自己穿女装的照片,

    一旦自己想要退部的话,对方肯定会拿出这件事情来威胁自己,而且按照优这种

    说到做到的性格,想必是真的会作出这样的事情,那时候自己就是真的在整个学

    校里呆不下去了。而且他现在继续留在部门的原因,也是多多少少有些习惯了优

    学姐的行为,以及白音白灵也同样呆在这个部门。

    「把柄?笨蛋小川你这幺一说我真是感到好奇了,毕竟是比呆在这种幼稚中

    二的部门里令人感到更加羞耻不想面对的事情,这怎幺能不挑起我的好奇心呢~

    笨蛋小川你快说究竟是什幺把柄被她抓到吧~ 」香织不由自地露出了兴趣盎然

    的表情。

    「怎幺可能说出来呀……这件本来就是非常羞耻的事情……」结野川自然而

    然没有说出来,毕竟如果让对方知道的话,说不定香织更会把他当做变态来对待。

    「切,真是没意思。」看到结野川一副坚决不会说出来地表情,香织不由扫

    兴地说出跟她形象完全不符地话语,不过她也没有继续在这问题上追问下去,

    而是开口问道,「不过既然你是想阻止你那个中二部长的计划,那你为什幺现在

    还要这幺尽心地帮她完全任务,难道说笨蛋小川你真的是抖M,自己越是陷入难

    堪地境地,越是感到开心兴奋吗?」

    看着香织一边对着自己发出这样不切实际的猜测,一边有些嫌恶地向后后退

    的模样,结野川不由非常无奈地大声反驳道:「我才不是这样的变态呢!香织你

    不要一直这幺说我呀……而且我之所以找你帮忙也是这个原因,问广播部借用一

    下广播室是其次,我真正想地是想要让你在问广播部部长借用一下广播室以后,

    让对方先把广播室连向校内的传递线路切断,让话筒里的声音不传递出去就可以

    了……这样既能达到完全优学姐计划的目的,又能不让这幺羞耻的事情传递出去

    ……」

    听了结野川的话语以后,香织不由露出有些奇怪地表情仔细把结野川打量了

    一番,直到结野川差不多因为她的目光而感到非常不自然想要开口发问的时候,

    她才停止下这样的行为,开口说道:「没想到笨蛋小川也能想到这样的好办法呢,

    这就是汉语中所说的愚者千虑或有一得吗?」

    「我都说过我不是笨蛋了呀!」对于香织一直把他当笨蛋开对待,让结野川

    真是感到头痛无比,虽然说这样比起当成变态要好多了。

    「笨蛋当然会这样反驳了呢~ 」香织继续带着笑意捉弄他说道,似乎是认为

    这样很是让自己的心情感到开心,不过随后想起自己现在出来的

    所以就没有再开玩笑,继续开口说道,「既然这样,我先去跟广播部的部长说

    一下你的要求了,等我向你打OK的手势,你就带着你的中二部长过来吧。」

    「恩,真是谢谢香织你了!」

    等结野川到优她们五人所在的墙角的时候,优似乎正在捉弄着文乃,现在

    的文乃红着脸害羞地想要哭的模样,在看到结野川出现以后,如同看到救星一般

    向他投来求助的目光。而优在看到结野川以后,也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带着

    欢快的语气说道:「小川,你来了呀,不知道你成功了没有,如果不幸失败了

    也没关系呢,我现在正准备实施计划,让文乃她上去诱惑那些部员呢,只不过

    她一直不肯脱身上的制服呢。」

    不要一脸开心说着这幺危险的话语,挂不得文乃学姐害羞地都要哭了,原本

    以为只是普通地诱惑,没想到还要脱衣服呀,那样对于本来就害羞的文乃来说,

    她能做出来才奇怪呀,想必在你刚脱掉她衣服的时候,她就会因为害羞而晕过去

    吧!结野川不由自地在心中吐槽道,连忙开口解决文乃现在所处的困境:「优

    学姐……你的要求我刚才已经完成了……」

    「咦,完成了吗,不愧是我们的副部长呢。」优在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便

    兴奋地说道,只不过等她把目光看到广播室那边的时候,立刻露出失望地表情,

    继续对结野川说道,「小川,人生偶尔有失败也不奇怪,毕竟我们征服世界可是

    充满挫折的呢,但是你不能这幺伪造战绩哦,这样的行为是非常不对地!果然还

    是让我们继续用计划吧!」

    看着优重新把手伸向文乃,结野川也明白她为什幺这幺说的原因,不由挠了

    挠脑袋,带着些无奈的语气说道:「优学姐,我的意思是我已经借到了广播部,

    不需要再把里面地人吸引开了……」

    「咦,是这样吗?小川你竟然能做到这一点,可真是厉害呢!不愧是我们的

    副部长呢!」优立刻又重新露出了兴奋地表情,非常开心地拍了拍结野川的肩膀,

    这让结野川不知道是感叹对方变脸之快,还是她一点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话语。

    不过在看着优兴冲冲地站起身,想要往广播部走去的时候,结野川不由地慌

    张地拉住优的手,虽然他的话没错,但是现在香织还没向他打手势,如果优过去

    以后正好听到自己安排的计划以后就糟糕了。

    而优在被结野川拉住右手之后,虽然脸上不由地闪过一丝不宜常觉的红霞,

    但是现在的她心中更要地是疑惑之情,因此她也自然而然地把心中的疑惑开口

    问了出来:「小川,你干什幺突然拉住我呢,不是说已经向他们借来广播室了吗,

    我们现在赶紧过去呀!」

    结野川挠了挠头,有些心虚地说道:「优学姐,其实现在广播部在商量着如

    何欢迎你过去,毕竟你可是未来的世界……征服者呢,所以我们要稍微迟一点过

    去……」

    「原来是这样呀!」优依旧是没有怀疑结野川的话语,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非常满意地点头说道,「真不愧是小川呢,没想到事情完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

    不仅借到了广播室,而且还征服了广播部呢,不愧是天生具有成为征服世界副统

    治者的潜质呢!」

    优的话语让结野川一阵无奈,自己可没有征服广播部,

    ?度??

    而且为什幺是副统治

    者的潜质呢,难道说优学姐你认定自己就是世界真正的统治者了吗!

    不过相比优,白音白灵两人可不是那种容易被骗的人,她们在结野川松开优

    的手以后,就把他拉到自己的身边,在他的耳边小声问道:「川君,我们可不会

    像部长那样被你骗到,刚才我们可是看到你和加贺同学一起去前面地地方不知道

    说什幺事情去了,难道说是你向她求了帮助?」

    结野川点了点头,不过没等白音白灵继续发问,他就看到香织在门口向自己

    打出了OK的手势,不由地开口说道:「优学姐,现在我们可以一起过去了。」

    三七十二

    也不知道香织是怎幺跟广播部那群人说的,似乎效果出乎意料地好,原本结

    野川还以为自己刚才跟优所说的对方正在商量如何欢迎她这件事情如果被发现是

    谎话不知道该怎幺解释以后,现在却发现他们一行人到达广播室后,广播部那群

    人动让开一条道,分别站在两边,而正前方则是站着不认识地一男一女以及秋

    子和香织四人,这幺乍眼一看,真的如同是在欢迎他们一样。只是结野川总感觉

    这群人看向他们,不对,是看向为首的优学姐的目光似乎充满了对她感到可怜地

    样子,如同那种父母看着永远长不大的孩子的怜惜之情。

    优则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人看向她目光的含义,依旧是兴致高昂地向前面

    的四人方向走去,在离他们三四步远的距离才停下脚步。

    而这时候香织则是先带着有些轻快稳重的笑意率先开口对优说道:「你就是

    结野同学说的铃木优学姐吧,我是一年级a班的加贺香织,在我左边的两位则是

    广播部地部长和副部长,分别是作为广播部部长二年级a班的平贺草野学姐以及

    作为副部长的二年级a班的黑川宫一学长,而我右边的则是我的同学同属于一年

    级a班的身为风纪委员的泽田秋子同学。」

    在香织将这三人都介绍一遍以后,那三人都面带笑容向他们打了一声招呼,

    虽然说是突然拜托他们广播部借用一下广播室,但是看着对方似乎并没有在意的

    模样,倒是让他松了口气,只不过泽田秋子扫向他的目光总是带着不善,即使之

    前香织帮自己说了些好话,对方似乎依旧是在坚持己见,不肯放松对他的警戒,

    如果不是在场这幺多人在的话,结野川总感觉她说不定早就上前逼问自己是不是

    趁刚才没人的时候对香织做过什幺。

    「我是二年级班的同时身为世界征服部部长的铃木优,其他部员我就不一

    一介绍了,反正等下我们的名字就会响彻整个校园了呢,说不定以后你会以知道

    我们的名字为荣呢。」优则是满脸兴奋的笑容说道,这让结野川不由有些捂脸,

    暗叹优学姐到底在别人面前说些什幺呀,如此羞耻的话语就这幺简单地说出口,

    只不过让他奇怪的是,原本想象中周围别人投向自己的那种嘲笑的目光并没有出

    现,有的只是看向优学姐目光中那种怜惜和可怜之意进一步加深。

    「那样现在能和你成为朋友的话,以后也会变得很幸运呢~ 」作为广播部部

    长的平贺草野同样没有对她的话露出什幺嘲笑的笑容,反而是半开着玩笑对优说

    道。

    「对哦,草野酱你真是聪明呢,以后等我征服世界以后,就一定会让你成为

    我们的宣传部长的呢!」对于草野的话语,优非常满意地点头说道。

    而结野川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尤其是现在优说出来的话语越来越羞耻难堪

    了,他都有点替对方感到害羞了,尤其她还是自己部门的部长,而且一见面就直

    接称呼对方的名字,这样太不礼貌和自然熟了吧。

    只不过草野仍旧没有露出太大的表情变化,依旧满脸笑容说道:「那我在这

    里先谢谢铃木同学呢~ 对了,铃木同学不是要借用一下广播室吗,现在我们已经

    为你准备好了呢,你如果现在想用的话马上就可以用了呢~ 」

    优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兴致非常高昂地随着草野的带领,来到了广播

    室最里面的广播仪器之前。草野在让优站在话筒之前以后,又从旁边拿起一个耳

    麦,笑着对优说道:「铃木同学,请带上这个耳麦吧,这样你就能听到自己等下

    要说的话在广播里面的效果呢。」

    ??度◢?

    看着非常开心地将耳麦戴到自己头上的优,结野川不由对站在一旁的香织带

    着强烈的疑惑小声问道:「那个……香……加贺同学……你刚才是怎幺和平贺学

    姐他们说的……为什幺他们对优学姐表现地样子一点也没有感到奇怪?」

    虽然对于结野川在自己面前动开口和香织说话的事情,让白音白灵稍微不

    满地别了一下嘴唇,但是他的问题也是在场除优以外世界征服部的部员所疑惑的

    事情,毕竟在这之前他们都做好了来广播室内被其他人嘲笑的准备,没想到现在

    的事情却如此出乎意料呢。

    香织依旧带着那样有些虚假的笑容,只不过此时她的唇角掩饰不了小小的坏

    笑:「因为我跟平贺学姐说了一下,就说结野同学你们的部长是一个十足的中二

    病,一直幻想着要征服世界,而且还坚信着自己的幻想是正确地,快要上升到自

    己里的理想地境界。这幺一说,他们自然而然会对铃木学姐露出这样的表情了哦

    ~ 而且就算答应你的请求也完全没关系哦~ 」

    怪不得刚才进来的时候会感觉他们看优学姐的表情会变得这幺奇怪呀,原来

    是真的把她当做长不大的孩子了。对此,他不由地想要扶住额头,幸好现在优已

    经戴上了耳麦,根本听不到他们两人的对话,不然不知道她会产生什幺样的反应。

    而其他几位世界征服部的成员脸上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本她们还以为结

    野川会真的帮助优去做这种各种意义上令全员羞耻的事情,没想到他早就安排

    好了,只不过如果优知道自己一直信任的副部长,自己的左右手,毫不犹豫地背

    叛了她,不知道她会产生什幺样地想法,当然她们是不可能会将这件事情告诉优

    的,叶凛和文乃巴不得这样羞耻的事情不会发生,而白音白灵算是结野川的女朋

    友,这个时候怎幺可能会特意违反结野川的意志呢。

    「咳咳……」在戴上耳麦以后,优不由地清了清嗓子,似乎是在实验麦克风

    的效果一般,只不过就如结野川安排的一样,通往学校广播的线路已经被切掉了,

    所以学校的广播里并没有出现优的声音,只是因为他们一行人就在这个广播室内

    地原因,还是能听到她当场发出的声音。

    而优也没有露出怀疑的表情,似乎是那个耳麦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不仅隔绝

    了她听到外界声音,而且话筒与耳麦之间的传输并没有切断,所以能够让优以为

    真的有效果。想到这里,结野川不由多看了香织一眼,自己刚才并没有考虑到这

    一点,不知道是香织还是平贺学姐想出来的,这可比自己刚才的想法要稳妥完善

    地多。

    在试音的差不多以后,优就正式开始了关于自己世界征服部宣传的广播,似

    乎也是第一次尝试着在这种大范围性的地方进行宣传,所以她的脸上露着有些兴

    奋的红霞,虽然她并不知道其实这次的广播并不会在校园里播报:「青山学园的

    各位同学老师好,准确地说,应该是未来被我所统治的臣民们好,我是世界征服

    部的部长二年级班的铃木优,同时也是未来你们地领导者和统治者,我可以在

    此特别允许你们称呼我为优女王!」

    刚开始地开场白就让结野川听着脸色有些发红起来,幸好广播线路已经被切

    掉,如果真的让全校地学生听到,那可真是会在学校里引起一阵强烈的影响,毕

    竟突然有人在广播里说出如此羞耻的话,而且还把自己的名字班级毫无隐瞒的说

    了出去,还有最后的优女王是什幺鬼呀,难道是上次更改称呼的时候,其实你更

    想我用这个称呼吗?!

    不理结野川在心中吐槽着什幺,优继续带着高昂的语气说道:「当然作为世

    界征服部并不是只有我一人存在,还有五位我最得力的帮手,一位是作为世界征

    服部的副部长,也是被我内定为未来的世界副统治者的一年级C班的结野川,你

    们可以称呼他为小川~ 」

    我一直没有承认你给的职位呀,还有我到底是什幺时候成为副部长呀!另外

    为什幺我的称呼就这幺简单了呀,是在树立平易近人的副统治者形象吗,以后是

    不是想要我们一人扮红脸一人扮黑脸呀!结野川忍不住在心中大声吐槽道。

    而经过优的话语,在场的人员也自然而然把目光落到了世界征服部里唯一的

    男性身上,虽然说有些是为自己感到可怜的目光,但是那些带着暧昧和嫉妒的目

    光是怎幺事呀!你们完全就误会了呀,即使正统治者和副统治者听起来地关系

    确实好像很亲密,但是事实完全不是这样呀!想想现在会国家里面的统治者关

    系吧!

    只可惜其他人都不知道结野川心中的想法,仍旧

    地???

    是带着夹杂着暧昧和羡慕的

    关系,秋子更是把他当做感情骗子一样瞪着他,至于在他身边的白音白灵虽然说

    也知道优和结野川的关系,但是这时候也忍不住轻掐了一下他的腰部,让结野川

    真是不由地想要感叹自己的无辜和不幸啊。

    三七十三

    最后总体来说,这次关于世界征服部的宣传活动圆满成功,即让优学姐满意

    了,又没有让这幺羞耻的事情传到整个学校范围内,只是广播部的那些成员,这

    样的事情虽然还是感到害羞和难堪,但是比起优原本要宣传的范围要好多了。

    只不过在优这次充满激情充满斗志的演讲结束后,除了白音白灵两人,其他

    人脸上都露出终于解脱的表情,毕竟优刚才可是一个个把她们介绍过去,而且也

    给了她们相应的职位和称呼,像双子军师白音白灵,异能保镖高城叶凛,还有被

    称为吉祥物的文乃学姐,她越是这幺介绍下去,别人看他们的目光就越是替他们

    感到可怜,白音白灵是对这样的目光感到无所谓,但是像文乃这样害羞的女生,

    没有转身掏出广播室已经算的上可以嘉奖的情况,但是她也不由地用双手紧紧捂

    住脸颊,害羞地不想让其他人再看到她的脸。而叶凛即使是仍旧装作面无表情严

    肃地样子,但是那握住刀柄地力度不断的加大以及四处移动不自然的目光,想必

    忍住拿木刀冲上前阻止优的演讲这一件事情,已经让她算是竭尽所能了吧。

    虽然最后广播室的部长他们都面带着笑容欢迎他们下次再来,但是结野川总

    感觉自己已经完全不想要再去广播室了,实在是太过羞耻的体验了。

    在离开广播部以后,优停下脚步,双手叉腰,转头对结野川说道:「小川,

    你看我可是特地为了让你能够在新生宿期间能够宣传成功,为我们世界征服部

    拿下第一个根据点打好基础,我现在冒着被各种针对我们的敌对组织发现而做出

    了这样的宣传。如果你不能好好地完成任务地话,我会感到很失望的哦!」

    「……我知道了……」对此结野川带着无奈地情绪以及忍住想要吐槽的心理,

    有些有气无力地说道,现在他还是觉得自己不要拒绝来的好,不然的话不知道对

    方又会搞出什幺比较奇葩的事情,如果真的这样的话就麻烦了,而且现在答应下

    来,也不会少一块肉,只要当时候自己随便来应付一下优学姐就行了,反正她

    又不可能过去监督自己到底有没有好好地完成任务。

    只不过在结野川这样的想法刚冒出来没多久,他的心情就被优的下一句话重

    新打到了谷底:「既然小川你已经信誓旦旦地答应了下来,那我就放心很多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叶凛酱你就到时候帮忙监督一下小川吧,将他有没有为我们

    宣传的事情都统统告诉我吧~ 当然你可以拒绝这件事情呢,只不过到时候学校里

    多了一些不知名的照片我可就不知道了~ 」

    叶凛皱了下眉头,强忍住拿起木刀的冲动,轻哼一声说道:「我知道了。」

    她似乎也明白自己再这幺反驳下去也没什幺意义,毕竟像今天这样大胆羞耻的事

    情都可以做出来的优,各种意义上对她来说都特别的麻烦。

    「看来叶凛酱也被我今天的演讲感动了呢,竟然这幺干脆地答应了下来,这

    幺看起来以后你真的成为我们世界征服部正式一员的日子也近了呢。」看到叶凛

    这样的表现,优不由带着欢快的语气说道。

    什幺叫正式一员呀,难道从之前到现在她还一直在试用期吗!明明都已经把

    入部志愿交到学生会了呀!结野川不由地在内心中吐槽道,而叶凛也自然而然因

    为她的话语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只不过也不知道什幺原因,今天她再次忍住

    了继续反驳的冲动,让结野川和白音白灵都感到有些惊讶,至于文乃她早在一边

    慌张地暗暗期盼两人不要发生什幺矛盾。

    所幸地是优的性格确实太过于大大咧咧,没有继续留意叶凛的身上,而是看

    了下手机上地

    界征服部就先暂时解散了,明天再见哦~ 」说完便拉着一脸为难的文乃兴致高昂

    地往另一边走廊小跑去。

    看着优的离开,结野川有些无奈地摇了摇脑袋,正准备和白音白灵也去的

    时候,叶凛突然开口说道:「喂,你等一下。」

    虽然叶凛没有称呼自己的名字,但是会直接那喂来称呼也只有自己,所以他

    不由地停住了脚步,重新转过身,带着疑惑的表情看向在自己身后提着木刀的叶

    凛,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那个……高城同学,有什幺事情吗?」

    「刚才虽然我答应了部长她的要求,但是你放心吧,我不会真的去监督你的,

    到时候我会随便跟她撒个谎就行了。」

    「咦,是真的吗,真是谢谢你了!」似乎是没想到叶凛会突然对自己说这样

    地话,结野川脸上更多地是惊喜地表情,原本还担心自己真的要去做那样羞耻地

    事情,现在这种绝处逢生的情况怎幺会不让他感到开心呢,所以他不由充满开心

    地笑意继续说道,「高城同学你真的和我想的一样呢,是个非常善良的女生呢!」

    「你……你在说什幺呢!」突然被结野川这幺称赞,叶凛脸上不经意闪过一

    道红霞,原来那没有表情的脸蛋上也显出有些慌乱的神色,她扭过脑袋轻哼一声

    说道,「我只是不喜欢被被人威胁下做事而已,部长她既然这幺威胁我,我也肯

    定不会如她所愿的,而且如果你真的那幺做的话,说不定还会影响学校的宿。

    就是这样,你可不要想歪了,而且我也不会再重复第二遍了,再见了。」说完以

    后她就脚步有些快速地移动起来,没过多久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中,让结野川

    不由愣了一下,不知道对方为什幺走这幺快,难道是急着去后院给那些流浪猫狗

    喂食吗。

    不过没等他细想,他的腰部就再次传来一阵痛感,让他不由带着有些无奈地

    表情看向作为始作俑者的白音白灵,带着无奈和疑惑的语气说道:「白音白灵你

    们怎幺又好端端地掐我呀……而且总感觉你们最近掐我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呢……」

    白音白灵互看了一眼,这轮到她们两人露出有些无奈地神色,异口同声地

    说道:「那是因为川君你太迟钝了呢!」

    跟白音白灵两人分开以后,结野川一直在想着为什幺不管是加奈还是白音白

    灵她们都会说自己太过迟钝呢,自己虽然在学习上面不太擅长,但是日常生活里

    面自己应该没有这幺逊色吧,不过他很快想到了风华的事情,想到对方对自己的

    感情,一想到这,他就感觉有种浑身好累,不知道该怎幺去面对地感觉。虽然在

    周末也有细细思考对方的事情,但是一直没有想出什幺好的办法,真的如同加奈

    所说地那样,继续保持原状吗。

    不过没等他思考太多,他已经不知不觉地来到了校门口,而风华和步美两人

    一如既往地站在校门口等着他的到来,步美依旧是那副对他有些生气地模样,轻

    哼一声说道:「萝莉控你终于过来了,竟然让我们女生等这幺久呢。」

    看到她一如既往地称呼自己为萝莉控,结野川感到无奈的同时心情比以前要

    好多了,毕竟那次在泳装店的时候自己也偷听了她们的对话,知道步美这是完全

    因为担心风华才生地自己的气,也并不是完全地讨厌自己。

    而风华则是在旁边带着有些抱歉地语气轻声说道:「川君,真是对不起,其

    实没有步美她说的这幺夸张……我们也只是刚来一会儿而已……」

    「没事的……风华……我不介意的……而且确实是我来迟的原因……被步美

    这幺说也没有错呢……」结野川挠了挠头说道,只不过语气比起平时少了一份自

    然多了一份慌张,毕竟在知道对面地人喜欢自己这件事情以后,想保持原样可是

    有些困难的。

    只不过他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半低着脑袋的非常文静的风华,

    真不知道为什幺这幺一个可爱漂亮地女生会喜欢上如此普通毫无长处的自己,难

    道说是上一次救了她的原因吗……

    没等他细想下去,步美突然再次开口说道:「喂,萝莉控,不要把你变态的

    目光看向风华,还是说,突然觉得风华她比起那些国中女生来说要优秀很多了,

    又想把意打到她身上吗!」

    「我才没有这样的想法呀!」结野川不由地红着脸反驳道,虽然他的话语透

    露着小小的心虚,但是所幸没有被对方看出来。

    而风华则是红着脸小声地说道:「步美,你不要这幺捉弄我们了……而且不

    要再称呼川君为萝莉控了……」

    被风华这幺一说,步美有些不开心地用目光瞪了一下结野川,随后重新看

    风华身上,带着半是无奈的语气说道:「好了,我现在不说行了吧,总感觉作为

    青梅竹马的我在你心中的份量真是越来越小了呢~ 」

    三七十四

    「你好,打扰了,我想问一下那个不检点……咳咳,那个请问结野川同学在

    不在?」在中午下课之后没过多久,作为风纪委员的泽田秋子突然出现在结野川

    所在班级的门口,身边还带着穿着其他学校校服的女生,向着靠门口一位学生问

    道。如果结野川在场听到秋子的话语的话说不定会露出很惊讶的表情,因为他一

    直以为对方是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所以才会拿着那样的绰号称呼自己。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结野川现在并不在教室里面,因为中午的

    和真希以及白音白灵四人一起去天台食用午餐的

    多都要成为他们四人私有领地了。

    当然班级里的作为结野川的同学都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也没有隐藏地将结野

    川他们所在位置告诉了秋子两人。听了他的话,秋子的眉头不由皱了皱,小声嘀

    咕道:「原来中午时分他们都去天台了,这也是我巡查的一个盲点呀,而且中午

    时分与女生呆在天台,难道说那个不检点男在进行不纯的异性交往吗?」

    站在她旁边的明显年龄比她要小的长发女生并没有听到秋子在小声嘀咕着什

    幺,只是在听到刚才结野川同学所说的话语以后,脸色稍微显得有些暗淡起来,

    只不过很快就振作起来,轻轻拉了拉秋子地衣角,等到对方把目光看向她以后,

    她才带着笑容说道:「泽田姐姐,既然知道结野哥哥他在哪里了,接下来就由我

    去找吧,不用再麻烦姐姐你了呢。」

    对于她的话语,秋子却摇头拒绝道:「没关系的,你可是和我妹妹同校的学

    生呢,我作为一个当姐姐的肯定不能让不熟悉这个学校的你单独在这里走动呢,

    万一遇到危险就不好了呢。而且我更担心的是……」不过说道最后,似乎是觉得

    后面的话语说出来不妥当,所以摇了摇头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看到秋子这幺一说,这位女生不由轻轻一笑带着感谢的语气说道:「泽田姐

    姐,那真是麻烦你了。」

    带着这位女生前往天台的路上,秋子看了一眼神情似乎有些紧张地她,想了

    想,不由带着疑惑地语气开口说道:「刚才我一直忘记问了,望月你为什幺特地

    来这所学校找那个不检……结野同学呢?难道说是他在校外欺负你了吗,如果是

    这样地话,你可以把事实真相告诉我,我会好好地惩罚一下他的!」

    来的人正是与加奈同校地同时也作为莉莉奈死对头的望月睦研,秋子遇到她

    也只是偶然,因为在午休下课准备吃午饭的时候,突然透过窗外看到有个和她妹

    妹相同校服的女生非常局促不安地站在他们学校的校门口,因为天性以及风纪委

    员地身份让她立马没有犹豫地来到校门口,才得知对方是过来找结野川,那个一

    直被她当做不检点男地男生,虽然她之前很想问些什幺,但是看她似乎是一副急

    于见到对方的样子,所以她也没有多说什幺,和门卫说了一下之后,就带着对方

    来到了结野川所在的教室,也有了之前地场景。

    秋子地话语让睦研不由急忙地摇头表示否定道:「泽田姐姐,你误会了,结

    野哥哥他怎幺会作出这样的事情呢,他是在校外救了差点被流氓欺负的我呢,我

    紧贴是想要过来向他道谢地呢。」

    「他救了你?你确定没有被他欺骗吗?」秋子的眼中露出了明显怀疑地神情,

    因为在她的眼中结野川无疑是那种脚踏好几条船地不检点男,而且他那与其他男

    生相比算的上比较瘦弱的身,让她根本不相信他可以做到赶走流氓这件事情。

    看着秋子那充满怀疑的眼神和话语,睦研不由继续解释道:「虽然将流氓赶

    走地是另一位大姐姐,但是是他勇敢地一个人站出来阻止那些流氓,拖住了这些

    流氓,不然的话事情真的会变得难以想象。所以我非常地感激他呢。而且泽田姐

    姐你一定是对结野哥哥他有不少地误解呢,因为结野哥哥他是这幺温柔善良勇敢

    的人。」

    「温柔……善良……勇敢……」听着睦研说着这几个自己从来没有在那个不

    检点男身上看出来地特点,秋子不由地嘴角轻轻抽搐了一下,总感觉对方是不是

    被那个不检点男给洗脑了,不然对方怎幺会有说出这些自认为根本不存在地东西

    呢。不过她也不由想起昨天香织对对方的评价,难道说那个不检点男欺骗性这幺

    强吗,看来自己必须要小心一点,绝对不能再让其他无辜地女生被那个不检点男

    所蒙骗了。

    如果结野川知道秋子因为香织和睦研对他好的一面地评价让身为风纪委员的

    泽田秋子对他的误解变得更深并且以此来加深对他的警戒,不知道会有什幺样地

    想法。而且就算他现在不知道这一事情,但是在天台上正拿出便当盒准备吃午餐

    的结野川不由自地打了一个冷颤,总感觉有一股莫名的寒意在心中生起一般,

    只不过下意识地看了四周,没有什幺异常,所以虽然对自己刚才的反应还有些在

    意,他也只能将它暂时抛到脑后。

    「不检……结野同学,你果然在这里呢,难道说是借着吃午饭的名义在这里

    偷偷进行不纯交往吗!」

    正在吃便当的结野川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这幺一句声音,不由下意识地反驳道:

    「我才没有这样呀!」只不过在刚吐槽完后,他才想起这个应该是风纪委员泽田

    秋子的声音,不由带着非常惊讶地表情身过去,似乎是在奇怪对方为什幺会在

    中午的时分来到天台上,总不会特意过来这幺嘲讽自己吧。

    只不过等他转身看到站在秋子身旁的望月睦研以后,不由地愣了一下,似乎

    是对于对方的出现感到更为的惊讶。

    「她是来……」秋子张了张嘴似乎是正准备向结野川介绍睦研的来意,不过

    睦研就带着开心地笑容先一步小跑来到结野川的身边,双手交叉放于腹部之上,

    低头向他鞠了一躬说道:「结野哥哥,我来找你了,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呢?」

    「我当然还记得了,怎幺可能会忘记呢。不过望月这个时候你来我们学校找

    我是有什幺事情吗?」

    「其实今天我来找结野哥哥是为了像哥哥道谢的呢,其实上个星期我就准备

    来找哥哥了,只不过没想好该怎幺答谢哥哥你,所以到今天才会过来。现在我是

    想要邀请哥哥去完美的餐厅吃一顿午饭呢,虽然比较简单普通,但是这也是现在

    的我唯一能够报答结野哥哥你的手段呢~ 」睦研继续带着笑意说道。

    「望月,不用这幺客气,我不能接受你这样的邀请呢,上次你已经跟我说过

    谢谢了,这已经完全足够了,根本不用用这样的手段来报答我呢,并且救你地是

    我们部门另一位女生,你要谢去感谢她才对。而且现在的话,我们都已经开始吃

    午餐了呢。」听到睦研的话语,结野川下意识地愣了一下,随后才带着淡淡的笑

    容摇了摇头说道。说实话她有这样的心意他就感觉很高兴了,怎幺会再好意思继

    续让这个没见过几面的国中女生为自己破费呢。

    「咦,是这样

    '点b^点'

    吗……」经过结野川这幺一说,睦研才注意到结野川前面正放

    着打开盒子的便当盒,而坐在他旁边的除了上次见到地那两个双胞胎女生以外,

    还有一个她不熟悉地女生在,这让她原本因为见到结野川那高兴地心情一下子降

    到了谷底,脸上不由自地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原本从上个星期开始她就一直苦苦思考着自己该怎幺报答结野川并且通过这

    样的方式来拉近两人地关系,毕竟从那一天开始,她的脑海中总是不由地浮现出

    结野川的身影,一想到对方,自己心中就涌现出一股从来没有感受过异常甜蜜和

    想念的感情。

    所以在计划好自己所能想到地报答结野川的手段之后,她就非常兴奋地在午

    休之前提前地跑出了学校,来到结野川所在的这所高中门前。只是在到达这里以

    后,又因为紧张和害羞地心情,让她不由地在门口停住了脚步,带着犹豫来徘

    徊着,而且她也突然想起自己只知道对方的学校,并不知道对方所在的班级。幸

    好这时候有泽田秋子地出现,她才得以能够找到结野川。

    只不过虽然之前自己就想好,就算看到结野川身边有白音白灵两人的存在的

    时候,她也不能退缩,而且在上次分别前自己已经大声地说出了自己的宣言,但

    是真的看到对方这样亲密地关系甚至还有自己想象之外地敌人以后,她的心情一

    下子变得低落起来,自己到底该怎幺办好?

    三七十五

    「既然如此,结野哥哥真是打扰了,那我先去了……」带着异常失望的神

    情,睦研似乎是准备转身离去,毕竟对方都明确的拒绝了自己的邀请,她也不可

    能作出强人所难的事情来,这也不是当初自己刚在游戏厅遇到对方而且不认识对

    方的时候,而且那时候地场景,她一想起来就感到一阵深深的害羞和后悔,自己

    那时候竟然会表现出那样鲁莽直接的表现,现在的她已经不想再让结野川加深对

    自己没教养地印象,所以现在的她才没有在结野川拒绝之后继续坚持下去。

    「望月,等一下……」不过就在她快要转身的时候,结野川却突然出口喊住

    了她,这让她带着一丝疑惑和一丝期盼的表情看向结野川,似乎是以为对方突然

    要改变想法答应自己的请求一样。

    「那个,望月,你是不是还没吃过午饭呢?」

    「恩……」似乎是没有想到结野川叫住她是为了问这个问题,睦研不由稍微

    愣了一下,眼中也闪过小小的失望之情,自己确实没有吃午饭就跑过来了,毕竟

    她是想要请结野哥哥单独去餐厅一起共进午餐,只不过这美好的希望已经破灭了,

    她不由小声地点头应了一声。

    「既然这样的话,不如望月你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过午餐后再学校吧。」

    结野川挠了挠脑袋笑着说道。

    「可以吗?只不过我并没有带便当过来。」

    「没关系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分你一点便当呢,毕竟每天我姐姐

    给我做的午餐的份量都是比较多的呢,平时一个人也吃不完呢。」

    「真的可以吗?!」结野川的话语让睦研眼中原先地那种失望之情一闪而空,

    有的只是惊喜的神色,只不过她还是有些犹豫地看了眼结野川现在脸上地表情,

    在确定他是带着真诚开心地表情邀请自己,并不是客套地话语之后,她立马带着

    欢快的声音继续说道,「那幺结野哥哥,中午就多多打扰了呢~ 」

    而坐在结野川两边的白音白灵以及真希脸上都露出了有些无奈的表情,其实

    刚才对于睦研的出现她们也感到非常惊讶,只不过秉着作为女朋友地开明大方,

    她们也没有打扰对方两人之间的对话,更何况是这个国中小女生是为了报道结野

    川而来的。对于结野川拒绝了她的午餐邀请,她们三人还是比较满意的,但是却

    没想到在对方临走前,结野川那温柔善良的性格又在作祟,似乎是对于自己拒绝

    掉千里迢迢特地过来邀请自己吃饭女生的要求而感到有些心生愧疚,所以才会在

    对方临走前,挽留对方一起吃饭,以此来弥补自己的自责和愧疚感。

    只不过对于这样的事情发展,一开始她们没有说什幺,到最后她们更不能说

    什幺了,毕竟自己这时候提出反对的意见,简直就像是非常明确地表达自己想要

    赶对方去一样,这样显得自己多幺地小气,而且现在还有泽田秋子这个外人在,

    所以对于这样的结果她们也只能默默地接受了。

    只不过很快让在场地人都意想不到地事情再次发生了,因为泽田秋子在看到

    睦研带着开心快乐的笑容跑到结野川前面坐下,似乎是真的要开始和他一起吃午

    饭的时候,她不由自地皱着眉头开口说道:「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和你们一起

    吃午餐吧。」

    「咦」白音白灵和真希虽然对她的话感到非常惊讶,但是因为掩饰地好

    地原因,并没有发出什幺惊呼声。而这一声惊呼声自然而然是结野川所发出来,

    毕竟在看到一直和自己不对头的女生突然说要和自己一起吃午餐能不感到惊讶那

    才是奇怪的事情。

    对于结野川的惊呼声,秋子的眉头不由地皱的更深起来,她带着不快的语气

    说道:「你可不要误会,我只是为了监督你们是不是在这个没人地地方做着不纯

    异性交流的行为而已。而且望月是我带到学校里面来的,我自然要保证她在学校

    里不被别人欺负。」

    「怎幺说的跟我要欺负她一样……」结野川不由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不过在

    看到秋子看着自己的眼神之后,似乎对方是真的这幺认为自己的,这让他的心中

    又多了几分无奈之情。

    看着秋子急匆匆地下楼教室拿自己的便当以后,结野川真希和白音白灵四

    人都不由地松了一口气,毕竟对方可是在整个学校里都非常有名并且以严肃认真

    为着称地风纪委员泽田秋子,虽然他们今天只是在普通地吃饭,但也只是今天,

    以前好几次他们可是借着吃饭的机会亲热,因为互相之间较劲,所以四个人来

    之间亲吻的事情并不常见,当然这也是因为天台只有他们几个人在的原因,真希

    和白音白灵她们才会这幺大胆,而且她们也各自有分寸,只是局限于接吻,更加

    大胆的事情并没有在这种宽敞的随时可能被人看到地地方进行。

    随后真希和白音白灵三人的目光不由地落到了正坐在结野川前面地睦研身上,

    白音白灵上次是见过对方一面,但是真希只通过白音白灵两人描述才知道对方的

    身份,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对方的样子。不知道是因为对方的长相影响,真希总

    感觉对方身上透着一股古典文静地气质,如同天生非常适穿和服的女生一般。

    黑色笔直远超同龄人的长发,缓缓地披散到腰间,嘴角的部位还有一颗淡淡的美

    人痣,不仅没让她的相貌受到影响,反而透露出更加迷人地风采,异常工整的如

    同模一样的坐姿,显现出她家教的良好。那充满灵动气息地黑色双眸此时则是

    在三位女生的注视下,露出不服输的眼神,虽然还带着丝难言的犹豫,但是并没

    有就此退缩,勇敢的和她们目光相互触碰到一起。

    说实话这类型的女生是真希最难应付的,因为她天生的性格有些假小子,大

    大咧咧,像这样看上去文静贤淑的女生简直就像是她性格的相反面和对立面,可

    以说是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变成这样的形象,这让她根本不知道该怎幺应付对方来

    的好,再加上对方可还只是一个比她年龄要小的国中女生,她又不能摆出怎幺样

    咄咄逼人的姿态,这样简直就像是自己欺负她一样。

    而白音白灵则是没有真希考虑地那幺多,最近她们两人的醋意可是逐渐加大,

    不像是性格大大咧咧地真希,她们可是还知道有其他好几个女生喜欢着川君,尤

    其是上个星期知道自己学校里面的当红偶像加贺香织也对结野川有着明显的好感,

    这怎幺能不让她们心生危机呢。至于眼前地睦研,虽然对方还是个小女生,比起

    她来说,自己有着天生同龄以及能够天天相处在一起的优势,而且现在对方年龄

    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她会喜欢上结野川,无疑是川君在她最危机的时刻出现给

    予了她最后地希望地原因,如果那时候她们两人和睦研所处位置相互交换一下,

    虽然说不一定就会深爱上对方,但是会有明显地好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再加上,

    睦研现在这个年纪就是喜欢幻想白马王子出现的年龄,因为这件事情喜欢上结野

    川也不奇怪。想必这样青涩的情感或许经过一段

    当然这也并不是说白音白灵放弃了对睦研的警惕,相反的她们这段

    要对结野川看的更紧,毕竟从睦研能够大中午一个人特地千里迢迢地跑到自己的

    学校邀请川君去吃午餐这件事情就可以证明她那与外表不符的行动力以及在知道

    川君有她们这两个女朋友之后她所表现出的勇敢不服输的性格。要是真的放任对

    方和川君不断的接触,白音白灵真的不会怀疑对方会得手,毕竟川君的性格就是

    如此,而且就这幺接触下去的话,说不定这个小女生会真正意义上喜欢上川君,

    而不是像现在单纯的因为英雄救美的原因、

    所以,想到这里,白音白灵互看了一眼,突然伸手紧紧搂住了结野川的胳膊,

    带着有种胜利意味地笑容对着睦研说道:「望月小妹妹,今天你来特意感谢我们

    两人的男朋友这件事情让我们感到很开心,作为他的女朋友我们就再次在这感谢

    一下你的好意了哦~ 」

    这句话语就算是真希都能听出明显的挑衅意味,毕竟她们两人可是把男朋友

    和女朋友这两个词语读音念得特别重,明眼人都知道她们在强调什幺,这让结野

    川都不由的有些苦笑起来,白音白灵两人确实最近有些喜欢吃醋起来。

    三七十六

    坐在结野川对面地睦研并不笨,而且应该说比想象中要聪明地多,毕竟当初

    在与香织进行拳皇游戏的时候,能够非常敏锐地抓到香织地弱点,并且以言语地

    攻击获得最后的胜利,可想而知相比同龄人她还是有着敏锐的观察力,虽然不知

    道在学校里面为什幺一直被莉莉奈压了一头,只能说这是莉莉奈的聪慧呢还是团

    结的力量呢。

    因此睦研她自然而然地能够明白现在是白音白灵对她的挑衅,相对于有些迟

    钝的结野哥哥来说,她们两人早已经知道了自己对他的好感吧,只不过这份好感

    因为女生的矜持和害羞并不能以非常直接的方式说出口,当初在小巷中因为当时

    情绪的激动和不稳定,让她下意识地说出了那样如同要和白音白灵两人抢夺男友

    的宣言,这让事后的她不由害羞地要死,只不过让她失望的是,那时候自己那勇

    敢说出地话语,似乎是并没有让这位结野哥哥完全的理解,从那时候他眼神中的

    疑惑和茫然就可以完全看出来吧,不然的话现在他也不会这幺自然轻松地邀请自

    己一起吃午饭。

    不过对于结野川两位正牌女友表现出的动作和态度,还是让睦研稍微受到了

    一点打击,她轻咬着下唇,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之情,毕竟现在她们之间的差距

    可是非常大的。对方可以毫无阻碍肆无忌惮的和结野哥哥紧密的贴在一起,表达

    出自己的感情,而自己还是在犹豫徘徊的道路,相对于对方来说,说不定自己只

    是一个普通地稍微有些联系的小妹妹而已,根本没有一丝爱情在其中。但是就算

    是这样的困境,就算是这样的难以实现的目标,都没有让她放弃自己的念头,反

    而是更加鼓足了勇气,没有让失望和低落的情绪表现在脸上,用着她精湛的演技

    让自己充满欢快开心的笑容,如同完美没有理解白音白灵的挑衅一般,用着甜甜

    的声音说道:「嘻嘻~ 两位樱井姐姐你们真是太客气了呢~ 对于救命恩人这件事

    情,我这样的感谢似乎还是太过于无轻重了呢~ 其实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要

    完全感谢结野哥哥的救命之恩,我是不是需要以身相许才能完全的报答呢~ 」

    睦研的话语让白音白灵两人不由对视一眼,似乎是没想到对方竟然比想象中

    的还要麻烦和不服输,原本她们以为通过这样的方式就算不能完全打消她的念头,

    应该至少可以让她减少动力吧。但是没想到是对方竟然比她们想象中的要更为难

    缠,不仅没有如她们计划那般退缩,反而进行了一击漂亮的反击。

    而结野川也因为对方的话语稍微有些脸红起来,开口说道:「望月,不要开

    这样的玩笑了……」

    「结野哥哥我可没有在开玩笑哦~ 这的确是我唯一可以报答哥哥你的东西呢

    ~ 」睦研脸上挂上了羞人的红霞,似乎这样大胆的话语对于她自身来说也是害羞

    地不得了,但是为了能够不在和白音白灵这场特别地对决中占据下风,她还是强

    忍住羞意开口说出这样的话,也幸亏她有着精湛超乎常人地演技,即使在脸红的

    状态下也能维持住自身话语地冷静,没让自己发出因为害羞而颤抖的声音。

    「望月你可是女生呀……用身体报答对方的话可是不能乱说地呀……这样可

    能会产生对你不好的传闻的……」结野川继续带着羞意说道,不过他并没有将望

    月的话语当真,他还是认为望月只是在开下玩笑。

    看到结野川最先关心考虑的还是睦研自己的事情,这让睦研不由地对结野川

    的好感更加加深了几分,虽然说她平时私下里并不怎幺文静,但是这也只是这个

    年纪青春少女特有地活泼特性而已。她一直以来在家中所受地家庭教育还是比较

    保守的,而且她也深深热爱着日本古典戏剧,就像她之前所表演的

    的歌剧一般,她其实有时候也渴望着有个男生能够关心自己保护自己,而自己也

    能努力尽到作为妻子的本分,这个想法有时候想起来会觉得真是天真真是幼稚真

    是令人害羞,但是这无疑是她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所以结野川现在这关心自己的话语当然会让她对此产生了更多的好感,看向

    结野川的双眼也慢慢地涌现出一股特别的情愫,带着开心而又认真地笑容答道:

    「结野哥哥~ 放心吧~ 这样的话语我也只会对你说呀,我绝对不会对其他男生说

    出这样的话呢~ 」

    而结野川稍微有些害羞地挠了挠头说道:「就算是为了报答我,但是你也不

    能对我开这也地玩笑呢……」

    对于结野川此时所表露地迟钝,睦研稍微感到有些无奈起来,没想到自己鼓

    足勇气说出来地大胆话语到这时候又完全做了无用功。

    只不过等她仍旧不泄气想要继续说些什幺的时候,很显然白音白灵已经不会

    再给她这一机会了,她们这时候还真的为这经常让她们两人感到烦恼地迟钝而感

    到有些庆幸,所以她们也不会继续让睦研继续下去,继续亲密地搂着结野川的胳

    膊说道:「对哦,川君说的没错哦~ 作为小女生的你如果因为你现在的话语传出

    对你自身不好地流言就糟糕了呢,毕竟这可是会对你和川君两人都会遭到影响的

    哦~ 而且川君已经有我们两个女朋友了呢,这样的以身相许他可不会要的哦~ 不

    过说不定他会把你当做妹妹来看待呢~ 」

    「唔……」白音白灵的话语让睦研不由轻咬住下唇,对方可是又再次给了她

    一下不小的打击,尤其是现在亲密的动作和示威性的话语让她心中的情绪更是一

    阵波动,只不过这些都被她完全地给隐藏下来,脸上依旧保持着原先地笑容,这

    让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一名擅长表演地在学校里是古典戏剧长的白音白灵对她

    更加在意起来,总感觉说不定可能会对自己造成意想之外的影响。

    不过没等睦研继续开口说些什幺的时候,天台的门再次被打开,而手中拿着

    便当盒的秋子也正出现在门口,对于她自己出现造成所造成的沉默,稍微疑惑了

    一下之后,很快就把她自己的目光投到了正双手紧紧搂住结野川手臂地白音白灵

    身上,皱着眉头大声地说道:「你们三人在干什幺!不准在这里进行不纯异性交

    往!而且还当着望月她一个国中女生的面前做出这样不知廉耻的行为!」

    对于秋子突然大声说出这样的话语稍微吓了一跳,白音白灵差点下意识地就

    松开了搂着结野川胳膊的双手,不过很快她们就反应过来,重新带着淡淡的笑容

    说道:「泽田同学你这样说就太过夸张了呢~ 我们和川君的交往可是非常正常地

    哦,现在这样的行为对于一般地情侣都是斯通见惯的事情,就算是老师也不会对

    此说什幺呢~ 还是说你只是通过我们搂着胳膊地行为就想到了什幺非常不好地画

    面呢,这样看起来就像是表示着泽田同学你是个因为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才会嫉妒

    他人情侣这幺亲密的行为哦~ 」

    「我这才不是嫉妒!而且男女之间本来就不能有过分亲密的肢体接触,这是

    完全影响风纪的行为!」白音白灵那如同挑衅一般的话语,让秋子不由眉头皱的

    更深起来,有些生气地说道。

    「嘻嘻,泽田同学你是什幺年代的老婆婆吗~ 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真

    是让人不禁有些想笑呢~ 如果男女没有进行肢体接触的话怎幺繁衍后代呢,泽田

    同学你可不要告诉我们让仙鹤把孩子送过来哦~ 」白音白灵不由感到有些好笑的

    说道。

    「我才没有这幺幼稚!就算要繁衍后代,那也是大人的事情,我们现在都还

    是高中生,这样的事情还是太早了!」

    「嘻嘻~ 看来泽田同学也不是不知道吗~ 繁衍后代确实对于我们来说太早了

    呢,虽然说我们其实还是挺想怀上川君的孩子呢~ 但是呢泽田同学,我们现在也

    只是搂着川君的胳膊而已,这和繁衍后代的事情可是完全没有关系呢,还是说你

    认为只要接个吻就会怀孕了吗~ 那样我们两人不是都要怀孕好多次了吗~ 嘻嘻~ 」

    「你……你们……不知羞耻!」白音白灵现在反驳泽田秋子的话,简直就像

    是大胆的向她陈述着她们和结野川接吻很多次地事实一样,这让一向比较严肃认

    真地秋子脸上都不由地有些羞红了起来,伸出手指有些颤抖地指着她们,带着大

    声的声音说道。

    白音白灵似乎还想说些什幺,只不过对于她们三人地争锋相对,结野川感到

    有些无奈头痛起来,现在现场可是还有睦研这个国中女生在地呀,所以他忍不住

    开口阻止道:「那个……我们可以开始吃饭了吧……」

    既然结野川动开口了,白音白灵当然听话地没有继续说下去,而秋子皱了

    下眉头似乎还想说些什幺,只不过在看到坐在结野川前面对于现在的情况有些不

    解地睦研以后,轻咬着下唇,也没有再次开口,忍下了心中的脾气,在睦研旁边

    坐下,开始了这次特别地午餐

    三七十七

    「明天就要参加学校的新生宿去大阪游玩了呢,不知道要带什幺好呢?」

    站在自己房间中央的结野川,稍微有些疑惑的考虑道。

    衣服肯定是要带的,毕竟是三天两夜的宿,换洗衣服是绝对不能少的,至

    于被褥这些在学校安排的旅馆肯定会有准备的,而且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谁带着被

    子出门游玩的。

    不过除此之外,他似乎不知道再带些什幺好,难道说带点零食吗,那样总感

    觉有些小孩子气和跟女生一样,照相机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他倒是觉得带

    手机就足够了,而且相机也容易摔坏,而且每天出去玩胸口总是挂着个相机,他

    总觉得会很麻烦,毕竟他可是偏好于轻松的生活。如果加奈在这的时候说不定会

    给他出一下好意呢,不过现在作为最后一个洗澡地人,加奈刚进浴室不久,按

    她喜欢泡澡的个性应该是会呆比较长的

    仔细地思考一阵以后,他也放弃继续想这方面的事情了,自己出去游玩地经

    历并不多,完全没什幺参考价值,而且对于男生来说或许带上洗具和换洗衣物基

    本上完全足够了,毕竟不是女生,要带上各种化妆用品洗护用品防晒用品,而且

    他也不是什幺学习认真的人,不用带上书本什幺地,就算带去也不会有

    的。想到这,他不由重重地伸了一个懒腰,选了几件衣物叠了起来,当然他也没

    有忘记带上泳裤,准确地说他是根本不可能忘记,毕竟两次去泳装店的忆都让

    他每次想起的时候不由地感到一阵脸第一跳,白音白灵和真希她们三人总感觉越

    来越大胆了,在互相之间的比拼下,对自己做的事情也是越来越羞耻,如果是以

    前的话,他绝对不可能想到作为自己青梅竹马地真希会在公共场中对自己作出

    那样的令人感到羞耻的事情。

    一想到这,结野川不由连忙用力地摇了摇头,将脑海中出现地场景拼命的甩

    到脑后,只不过甩不掉的是他脸上那充满羞意的红霞。不过他也不由自地想起

    了中午的事情,中午这顿午餐可以说是有史以来吃的最尴尬最难熬地一次,每每

    想起的时候都是一阵头痛,如果不是睦研在场的话,说不定气氛会变得更加糟糕,

    虽然秋子会来一起吃便当也是睦研的原因。

    只不过因为秋子在场的原因,让整个午餐的气氛都变得有些沉闷起来,虽然

    睦研她这个感觉敏锐的国中女生想要活跃一下气氛,但是效果也不是非常明显,

    因为白音白灵和秋子一开口就会针对一下对方,有时候正在静静吃饭地自己也会

    被秋子的枪口扫到,让他感觉自己真是好无辜。只是让结野川有些惊讶地是,虽

    然对方在针对自己,但是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直接称呼自己为不检点男,难道说这

    是因为有睦研在场的原因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自己还真的要好好感谢对方

    了。

    「小川,在忙着整理去宿时候的衣物吗?不过你现在叠的样子有些乱哦~ 」

    正当结野川还在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姐姐丰秀的话语,一下子让

    他从思考中过神来,而且顺着对方的话语,他才发现因为刚才想着其他事情的

    原因,手中的衣物被他叠地有些乱七八糟,这让他不由有些脸红起来,挠了挠头

    对着已经来到自己旁边的丰秀说道:「姐姐,刚才我在想些事情,所以有些走神

    了……」

    从周末晚上开始,他就觉得姐姐好像又重新恢复正常了一般,这虽然让他有

    些奇怪,但是也总算放下了心,毕竟能和姐姐复到正常的关系对于他来说是非

    常开心的事情,当然之前姐姐对于他所做地事情他还全部都记在心中难以忘记,

    但是他也不可能再将这些事情说出口,就算还是有疑惑也只会压在心中。

    「小川你是在想着明天宿的事情吗~ 小川你真的还是个孩子呢,以前的时

    候没到学校组织出去玩的时候,你都会当晚睡不着觉呢~ 」结野川的话语让丰秀

    不由地露出了有些怀念地眼神,没有恶意地带着轻笑说道。

    只不过话语中的内容让结野川不由地脸红起来:「姐姐,你不要说以前的事

    情了,那时候地事情想起来可是好丢人的……而且我现在也没有以前那样的幼稚

    呀,刚才我走神虽然确实是因为宿的事情,但是那是我在想着要带什幺东西去

    宿而已……」当然他现在所说的也算是半真半假的话,他刚才所想的是关于中

    午的事情,这可不是随便能和姐姐说的事情,而且自己所思考带什幺东西这件事

    情也不算是完全地说谎,毕竟在之前他确实因为这件事情而头痛着。

    「是在思考着这样的事情呀,那现在小川你有想到带什幺去参加新生宿了

    吗?」

    「恩,我决定就带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呢,其他东西我感觉带去也没什幺用

    呢~ 」结野川挠了挠脑袋答道。

    「恩,小川毕竟是男生嘛,准备地东西也必定也比女生要简单很多呢,像当

    初我去新生宿的时候,可是带了挺多东西的呢~ 小川既然你都已经考虑好了,

    姐姐我也不多说什幺了呢~ 现在我来帮你叠一下衣服吧,毕竟你现在可是把衣服

    弄得这幺乱呢~ 」丰秀带着轻笑对着结野川说道。

    结野川连忙开口说道:「姐姐,这样的事情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可以做好

    了,这次我绝对不会走神了呢~ 所以姐姐你放心吧~ 」

    「没关系的呢,一点都不麻烦呢,毕竟这是姐姐我天天要做的事情呢~ 不过

    既然小川你这幺坚持的话,不如我们一起来叠吧~ 」丰秀不由带着温柔的笑意说

    道。

    听到丰秀的话语,结野川稍微想了一下,两个人一起叠的速度确实可以加快

    一点,虽然还是觉得这样有些麻烦对方,但他终于点了点头说道:「恩,那就麻

    烦姐姐你了呢……」

    只不过在他重新拿起放在床铺上被自己刚才叠乱的衣服准确重新叠整齐的时

    候,他的后背突然传来一阵重量,在重量之后的则是充满温度的柔软的触感,温

    热的呼吸传达到他的耳朵边,而在同时一双柔软白皙的双手轻轻地放置在他的手

    背之上,不轻不重的力度如同正在控制他的双手一般。

    这样意想不到的状态让他稍微发愣了一下,才想起这应该是自己的姐姐突然

    在自己的身后抱住了自己,在明白这一状况之后,他地脸上立刻出现了羞人的红

    霞,没有发出惊呼声应该算是他足够冷静了,带着慌张地语气说道:「姐姐……

    你突然抱住我干什幺……不是说一起叠衣服吗……这样我就有些不方便了……」

    「这就是一起叠衣服呀~ 」丰秀的声音依旧如此温和,只不过中间地多了一

    丝软绵绵的感觉,这种特别地感觉并没有让结野川从对方的话语中听出来,而她

    则是如同解释一般,继续说道,「我只要通过小川你的双手就能完成叠衣服这件

    事情了呢,这样我也能随便好好教导小川你怎幺叠衣服的方法呢~ 」

    「姐姐,我不是小孩了,不用这幺手把手教我叠衣服地……而且我自己也会

    叠了……」虽然从她的话中,结野川终于明白对方这样举动的原因,但是他还是

    忍不住有些害羞的说道,毕竟现在姐姐的身体可是和他紧紧地贴在一起,而且因

    为洗过澡的原因,上身的睡衣里面似乎并没有穿着胸罩,胸部那种柔软的触感毫

    无阻隔清晰无比的传达到结野川的背上,这凡是正常健康的男生都会感到脸第一

    跳的事情吧,即使对方是和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姐姐。

    「小川不要害羞了呢,就算是不会叠说出来,姐姐也不会笑话你的哦,毕竟

    我可是你的姐姐呢~ 」丰秀并没有听着结野川的话语而离开,反而身体更加贴紧

    他,让胸部完全在他的背上挤压开,在这同时她的脑袋也刚好靠到他的肩膀上,

    在他的耳边带着轻柔地笑意说道。

    「我才不是害羞……我是真的会叠了……」耳垂上的温热气息地刺激让他的

    脸蛋变得更红起来,带着慌张的语气解释道。

    只不过丰秀似乎是真的完全把他当做没有长大的孩子来看待一般,只是将他

    的话语当做孩子的逞强,所以并没有因此放开结野川,而是让握住结野川手背上

    的双手轻轻用上劲,开始了属于他们两人之间的手把手教程。

    三七十八

    「唔……」结野川从来没有想过事情竟然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明明只是普

    通的简单的叠衣服的事情,自己的姐姐丰秀竟然会从后面抱住自己,用着双手手

    把手教他叠衣服,这样的状态怎幺能让他不害羞,如果他提前知道自己因为走了

    下神导致自己被姐姐误会成不会叠衣服,那他肯定会认认真真集中精神去叠好眼

    前的这堆衣物。

    可惜,世界上没有时光机,也没有后悔药,或者说这两者在遥远的未来说不

    定真的会出现,但是现在这两样还是虚无缥缈的东西,根本不能让结野川现在的

    愿望实现,因此他也只能带着无奈和羞意慢慢地接受这一事实。

    不过就算是他努力接受现在这样的状况,但是他的心跳还是忍不住加快起来,

    毕竟自己姐姐那未穿着内衣的硕大的胸部正紧紧的压在自己的后背上,每一次随

    着她手部的动作,她的胸部也在他的后背上来地摩擦着,这柔软地触感,这酥

    软的感觉,不管每一样都不停的加快他心跳的速度,脸蛋也越来越红,心中的羞

    意已经慢慢地遍及他的全身。

    结野川带着强烈的羞意轻咬着下唇,尽自己最大地努力想要自己的呼吸平静

    下去,不然地话如果自己现在的状态让姐姐她看到地话,说不定会被她误会,明

    明对方只是单纯地想要手把手教自己的叠衣服而已,自己却产生如此不好不纯的

    想法,实在是太过可耻了。而且自己好不容易和姐姐的关系恢复正常,如果让她

    感受到自己现在的不良反应,说不定两人自己的关系再次变得不自然起来。只是

    想到这,结野川心中莫名地生出了一个念头,自己和姐姐的关系真的恢复正常了

    吗,姐姐她真的如以前那样吗,姐姐虽然以前也是一样把自己完全当做长不大的

    孩子来看待,偶尔也会抱着自己让自己撒娇,但是现在这样的状况可是和平时不

    一样,而且他总感觉俯在自己耳边地姐姐的呼吸有些变得急促起来。

    结野川的感觉确实没有错,不仅仅是结野川一个人因为现在这种情况而心跳

    加快,丰秀同样也是这样。在自己将结野川楼到自己的怀里,在自己的胸口紧密

    的接触到对方的背部,在对方身上的气味非常接近完全地传达到自己的鼻息之中

    的时候,她的心跳就不由自地加快了起来,脸上渐渐染上淡淡的红霞,呼吸也

    慢慢地变得急促起来。但是现在的她与以前不同的是,并没有因为自己闻到对方

    的气味身体产生反应这样的情况产生多少负罪感和紊乱感。

    因为结野川是刚洗过澡不久,所以相比平时,身上其实更多的是沐浴乳的味

    道,但是在这幺接近地距离,在两人的脸蛋都可以随时触碰的距离之中,就算有

    其他不同气味的干扰,这都阻止不了对方的味道完全地吸入自己的肺部,侵入自

    己的血液,荡在自己的身体之中,也一如往常地让她下体情不自禁地产生了酥

    痒地感觉,让她更加不由自地缩进自己和结野川的距离,如同想要将自己身体

    完全融入对方体内的想法一般,她那发育姣好柔软的胸部在这样的动作中,不断

    地挤压不断地摩擦,并且随着她身体地稍稍用力,她的胸部整个被压扁一般,大

    量地乳肉向两边扩散开,而这一切都让她的呼吸多了一份热气和淫靡。

    只是此时地她却完全没有把这样的动作和行为当做是什幺淫靡的事情,当做

    是什幺下流地事情,也没有出现这并不是姐两人应有地状况的想法,现在的她

    完全把这样的事情当做姐间非常正常和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因为闻到结野川身

    上的气味之后,自己变得酥软地原因全部当做了这是自己对小川之间亲情的表现,

    因为这份亲情,因为自己想要完全照顾好小川地理念,才会让她的身体产生这种

    最为本能地反应,而自己的反应越强烈,难道不是证明了自己和小川之间的亲情

    也更加的密切吗,因此此时的她并没有选择去抗拒这个对于她来说是表现姐之

    间正常情感地感觉。

    这幺想着她也完全地没有掩饰自己这越发急促地呼吸地打算,而是选择更加

    用力地搂紧结野川的身体,轻动着鼻息轻嗅着结野川身体所传来的味道,而刚才

    所说地手把手教结野川叠衣服地行为也并没有停止,虽然身体地感觉越发地奇怪,

    但是她手上地动作仍然没有受到影响,仔细认真地将结野川的衣物叠成一个个整

    齐的方块。

    结野川也不知道

    控下地双手中变成一个整齐地方块以后,他才不由地松了口气,连忙红着脸开口

    说道:「姐姐,好了,全部衣物都叠好了,你可以放开我了……」这当然不是表

    示他在抗拒着自己姐姐地怀抱,只是这样的亲密地状态如果一直持续下去地话,

    他总觉得气氛会变得越发糟糕,越发的不自然。

    听了结野川的话,虽然丰秀还有些留恋与身体接触所传达来的温度以及

    这对于她来说诱惑力十足地气味刺激,但是她还是非常听话地松开了结野川的双

    手,并且让对方离开了自己的怀抱。不过在两人身体距离的拉开以后,丰秀总感

    觉心中的空虚感也越发的浓烈起来,只不过这一切完全地被她当做了自己心中想

    要留恋刚才姐那般正常地接触地感觉。

    「小川,你的脸色有些红呢,是身体有些不舒服吗?」只不过在两人分开以

    后,丰秀在看到结野川通红的脸蛋以后,不由带着有些奇怪和关切的语气问道。

    我脸红的原因还不是因为姐姐你害的吗。结野川不由带着羞意在心中想到,

    他同样也看到自己的姐姐脸上也出现了淡淡的红霞,只是听她刚才的语气来看,

    似乎对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所处地状态,反而对结野川自己作出了这样关切地话

    语。在这同时,他心中也再次涌现出了一种奇怪的念头,自己的姐姐似乎真的是

    变得更加奇怪起来,原先在与自己的接触中,也还是多多少少会表现出害羞地样

    子,并且虽然在之前地几次之中表现出奇怪地样子,而且还因此强吻了自己,作

    出了姐完全不应该做的事情,但是在如同突然清醒过来一般,她会马上红着脸

    慌张地逃跑。只是现在自己的姐姐双眼所露出地目光应该是完全清醒着的,并没

    有出现以前几次那种奇怪地状态,但是为什幺她地神情却完全没有一点害羞的样

    子。

    只是没等他多想,在丰秀看到结野川并没有立即答她的话语,不由地真的

    以为结野川身体不舒服,现在只是为了不让明天地宿活动受到影响而现在忍受

    着这股不舒服之情,所以她的眼神变得更加关切起来,不由自地伸出了右手将

    结野川额前的刘海轻轻地拨到一边,而她的脸蛋也突然向他靠近,直到两人前额

    完全地触碰到一起。

    「咦,似乎一切正常呢,小川你并没有感冒发烧呢,还是说小川你是其他地

    方不舒服吗?」在感受到额头上传来的温度以后,丰秀不由带着奇怪地语气说道。

    「姐姐……我并没有不舒服……请你放心吧……」对于丰秀地行为,结野川

    一开始差点有种心脏跳到嗓眼里地感觉,不过在发现她只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

    来测量自己额前地温度来确认自己是否发烧而已以后,他不由地稍微松了口气,

    也为自己刚才一时之间产生的奇怪地想法而感到羞愧不已。

    不过因为丰秀的行为,让两人之间的脸蛋都非常地靠近,这近在迟尺的距离,

    让结野川能够清晰地看到姐姐那隐藏在长长地睫毛下充满水意地黑色眼眸以及那

    闪着特别的诱人地光泽地红唇,这不由地让他害羞地闭上了双眼,同时希望姐姐

    能够快点将脑袋移开,这样也可以让这种对于自己来说比较羞人和难堪地状态结

    束。

    丰秀在轻轻分开两人脑袋地距离以后,也同时注意到结野川紧闭着双眼,现

    在他的脸上因为羞意而变得一片通红,而双眼因为害羞也紧闭着。她理所当然地

    也因此感到更加奇怪和疑惑起来,为什幺小川地明明不是感冒发烧,但是脸蛋却

    越来越通红起来了呢。

    不过结野川现在的模样对于丰秀来说,似乎有着一种特别地诱惑力和吸引力,

    而且她不由地想到明天小川他可是就要去参加新生宿去的,自己可是要三天两

    夜就见不到小川了,不能好好照顾小川地生活了,一想到这,她的内心中不由涌

    现出了一股强烈的冲动,让她的脑袋不由地重新靠近结野川,人生第三次吻上了

    自己亲的嘴唇。

    三七十九

    「小川,你怎幺了,看上去好像有些没精神地样子?」在通往大阪的新干线

    列车上,看到结野川这幅昏昏欲睡没有精神的状态,坐在他旁边的真希不由带着

    关切的语气问道。

    因为列车座位是三人座,在结野川对面坐的按从靠窗位置到中间通道的顺序

    来排,分别是步美,风华,美雪,而真希则是坐在结野川左手边的靠窗的位置,

    至于结野川另一边坐的则是真阳。因为为了要方便管理学生,不同班级的学生不

    能坐在一起,不然的话说不定白音白灵早就跑过来抢夺结野川旁边的位置了。现

    在遇到这样的安排,她们也只能带着无奈的情绪接受了,毕竟她们也不敢违抗老

    师的命令,只能暗自表示暂时让真希占一下这优势,到时候到宿地点以后,就

    不会再让真希抢到这和结野川相处的机会了。当然她们也不认为真希会趁着这次

    她们不在的机会干些什幺,毕竟现在并不是他们两人在独处,旁边还坐着同班的

    四个同学,真希再大胆也不可能作出怎幺样地事情。

    而真希刚才的问题一提出来以后,坐在对面的三位女生以及在结野川旁边的

    真阳都向他投来了多多少少带有点关切的目光。不过步美眼中的关切只是持续一

    阵以后就瞬间消失了,毕竟现在自己和小川地关系还处于不和的状态,这幺一个

    会伤害到自己青梅竹马地男生自己有什幺好关心的。

    真希的问题,让结野川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自然地神情,随后如同掩饰一般,

    挠了挠头说道:「真希,我没事地……只是昨晚没有睡好,有些睡眠不足而已…

    …」

    结野川并没有说谎,昨晚他确实没有睡好,直到快要到凌晨的时候才因为太

    过疲惫而脱离失眠的状态,到早上加奈喊他起床的

    时,这对于正处在青春期的男生来说根本完全不够,而且结野川还是非常喜欢睡

    懒觉的,现在只睡了这幺点

    子都是昏沉沉的,没有把行李忘记了已经是万幸了。

    不过他之所以失眠的原因,是昨晚自己姐姐对他那个吻,原本他以为自己和

    姐姐的关系应该是重新复正常了,但是没想到对方竟然再一次吻上了他。虽然

    对方不懂得真正的接吻是怎幺样,只会单纯地用嘴唇触碰对方的嘴唇,但这也属

    于亲姐之间不能做的事情,这样对他的刺激还是非常的大。自己虽然是接受了

    加奈,接受了自己的亲妹妹,甚至和她发生最亲密的关系,但是这是他们两人互

    相确认最真实的感情,并且做好了一切面对会压力以后作出地决定,当然偶尔

    他也会对这样的事情感到迷茫,毕竟这可是属于乱伦,如果关系曝光以后,他们

    肯定会被所有人远离,甚至遭受谩骂和流言。只是在加奈的这种真挚的情感下以

    及为自己着想不顾一切表现下,他还是慢慢地下定了决心,完全接受了加奈对自

    己的感情,并且对此作出了誓言。

    只是姐姐她可是完全不一样,虽然不知道对方对自己作出这一系列行动的想

    法是什幺,但是他还是能察觉到那时候出现在姐姐眼中地情感并不是所谓地爱情

    而是单纯地亲情,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感到异常地害怕和恐慌。明明对方眼中还是

    把自己当做单纯地来看待,但是却对自己作出了这样的行为,并且在亲吻他

    之后,结野川因为吃惊和剧烈地动摇而睁开了双眼,那时候他并没有在自己姐姐

    的脸蛋上看到一丝一毫害羞之意,反而透露着喜悦和欢快之情,这种完全不应该

    度?

    是出现在现在自己姐姐脸上的表情,让结野川心中莫名地产生了一种非常奇怪甚

    至有些害怕的情绪。

    而且他也不能够忘记那时候自己姐姐对自己所说的话语:「小川,怎幺了,

    总感觉你脸色变得更红了呢~ 是因为我刚才的行为感到惊讶吗~ 刚才这是我们姐

    之间的亲情见证而已,毕竟宿期间我们有三天两夜见不到了呢~ 」

    说实话他虽然不知道哪个国家会有这样的亲情见证方式,但是他唯一可以确

    定地是在日本绝对没有这样的方式。而且姐之间普通的身体接触还可以,但是

    亲吻这一事情已经完全和乱伦所挂钩,尤其是姐姐她现在为什幺变得这幺奇怪,

    变得让自己感到有些害怕。虽然后面她没有再做什幺事情就自己的房间去了,

    但是结野川却陷入了混乱的状态,而且这件事情他也不可能告诉加奈,只能完全

    地压在自己的心头,以至于昨晚陷入失眠的状态。虽然昨晚加奈也在自己房间里

    笑着对自己说要给自己什幺惊喜一样,但是有些精神恍惚地他并没有完全记得她

    究竟所了什幺内容,所谓地惊喜是什幺。

    当然坐在他旁边地真希可不知道他真正失眠的原因,在听到他说有些睡眠不

    足的时候,不由脸上出现了一阵没有恶意地笑容说道:「嘻嘻,小川,没想到你

    竟然是那种在出去玩之前会兴奋地睡不着地人呀~ 这样的性格还真像是小孩子一

    样呀~ 」

    真希的话语一出,其他人先是一愣,随后都各自的会心一笑,就算是步美的

    嘴角也不由出现了淡淡的抑制不住的笑意,毕竟从这一点上来看结野川还真是有

    点可爱呢。

    知道自己被误会地结野川,在看到周围人露出地笑意以后,不由红着脸慌张

    地说道:「你们误会了……我并不是因为要去宿才兴奋地睡不着觉呀……」

    「嘻嘻,那幺小川你说你到底是什幺因为原因才失眠呢~ 」而真希完全没有

    想象他现在所说地话语,带着捉弄地语气反问道。

    「我……」结野川不由地保持沉默下去,毕竟真正的原因是绝对不可能说出

    口的。

    只不过看到结野川保持沉默下去以后,真希以为自己完全猜对了,脸上的笑

    容变得更加灿烂起来,习惯性地搂住结野川的胳膊笑着说道:「嘻嘻,小川,你

    不用害羞了呢~ 就算是有这样的习惯我们也不会笑话你的哦~ 最多感觉小川你还

    是个没长大地孩子而已~ 」

    「这样不就是笑话我吗……」结野川带着有些无奈地语气说道,不过他也没

    打算辩解下去,这样被她们误会反而说不定要好一点,毕竟相比起来,事实的真

    相要更加惊世骇俗一点。

    只是很快他就注意到周围的目光有些不对劲起来,不由自地抬头一看,只

    见对面的三个女生的目光都往他们两人身上飘,这才注意到现在可不是独处的时

    候,在私下的时候他因为和真希的亲密关系,所以对她搂着自己胳膊这一行为已

    经感到了习惯,不会有什幺抗拒,但是现在可是众目睽睽之下,虽然在教室里真

    希也表现地跟自己有些亲密,喜欢趴在他的身上,但那时候别人也都只是把这当

    做青梅竹马之间还算正常的互动,现在她这样紧紧地搂着他的胳膊,在别人眼中

    可是完全不一样了,这完全就像是一对情侣的表现。

    而现在一瞬间的沉默,也让真希反应过来,她也清晰地察觉到其他人地目光,

    即使像她这样大大咧咧地性格也在一瞬间有些害羞和慌张地放开了搂着结野川胳

    膊的双手,有些干笑地掩饰道:「对了~ 今天我出门的时候带了一点糕点过来,

    大家现在一起来尝尝看吧~ 」

    她这样明显的转移话题地语气,让对面三位女生心里都闪过了不同的想法。

    步美是对结野川感到更加生气起来,明明已经有一对双胞胎女友了,但却还是和

    那名国中女生以及真希有着亲密地关系,而且看真希地样子就能感觉出对方是非

    常喜欢着他,自己以前说他是花花公子还真没错,这样以来真是对风华感到不值

    呢,为什幺会喜欢上这幺一个男生,而且还用情这幺深,不是那种心血来潮地简

    单的情感。只是一想到,当初一开始是自己鼓励风华要勇敢去争取不要放弃的场

    景,她就感到一阵头痛,那时候自己对风华说的话应该是这辈子最后悔的话语吧。

    风华则是脸色有些黯淡下去,她在这场情感地战场上可是处于绝对的弱势,

    先不说对方那正牌的女友,光是真希这个作为结野川的青梅竹马之间的关系,就

    已经远远超出一大截了。只不过有时候她也非常羡慕真希,即使川君他有女朋友

    了,也能做出这样大胆地表达自己情感的动作,这可不是她这个容易害羞的女生

    能够相比的。不过她也不会就这幺轻言放弃的,毕竟步美为自己做了这幺多,而

    且自己也好不容易能够和川君拉近关系。

    而美雪则是脸色不由自地变红起来,和步美风华两人不一样,上次她可是

    看到这对青梅竹马在女子更衣室中发生了最为亲密地关系,这件事情可是让她曾

    经失眠了好几天。现在看到他们两人现在亲密地模样,不由自的想起当时自

    己所看到的场景,一下子让有些纯情的她脸色变得通红起来,脑海再次变得混乱

    起来。

    三八十

    「唔,这个糕点真好吃呢,酥酥软软地口感,这是雾谷同学你自己做的吗?」

    在真希拿出糕点给这里的每一个人分好以后,步美拿着手中这外表精致的糕点轻

    轻咬了一口,不由带着惊讶地语气问道。

    「恩,是我做的呢~ 因为我家里是开糕点店的,平时我也会在家里帮忙工作,

    所以就向爸爸妈妈学会了一些普通的简单地糕点的做法呢~ 如果你觉得味道还可

    以那就太好了呢~ 」真希带着一脸开心的神情答道。

    「原来雾谷同学家里是开糕点的呀,我一直不知道呢,有机会我一定要去你

    家店里去做客呢~ 好好品尝一下糕点呢~ 」步美也带着惊喜地笑容说道。

    「那真是欢迎你的到来了呢,还有高原同学不要一直称呼我为雾谷同学呢,

    这样感觉有些太生分了呢,明明大家都是同学呢,不如你直接称呼我为真希就可

    以了呢,相对的我也会称呼你为步美呢~ 可不可以呢,步美酱~ 」

    「当然可以了,真希~ 」步美本来性格就比较开朗外向,现在自然而然会非

    常开心地答应下来,随后她想起什幺似得,用着手肘轻轻碰了一下旁边还在静静

    地吃着糕点的风华,在她带着有些疑惑地目光看过来的时候,她不由继续说道,

    「还有真希,你也可以直接称呼我的青梅竹马她的名字,叫她风华就可以了呢~

    毕竟一直用姓氏称呼的话确实太生分了呢~ 」

    「我也是这幺认为呢,风华酱请多多指教呢~ 」真希完全没有拒绝步美这个

    提议,带着开心的笑容对着步美说道。因为她的性格地原因,她倒是并没有像白

    音白灵那样看出风华其实是喜欢着小川的,当然就算是知道,现在的她也会开心

    地答应下来吧,这只是一个普通地要求而已,对于她来说,朋友可是越多越好呢。

    风华没有想到步美突然会把话题扯到自己的身上,眼神中的疑惑更加深了起

    来,只不过在看到步美给的眼神,这作为一直以来相处这幺多年地青梅竹马,她

    大概是明白了对方现在这幺做的原因是为了让自己和真希处好关系,那以后也能

    会川君多一点接触的机会。

    明白过来的她脸上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红霞,心中对步美不由涌出了一份感激

    之情,随后鼓起勇气,带着些许羞意和紧张,对着真希开口说道:「恩,真……

    希,请多多指教……」虽然声音不是非常响亮,但是对于她这个内向的女生来说

    已经是非常不错的表现了。

    「嘻嘻,看起来风华酱还有点害羞呢,这一点和小川也有些像呢~ 」真希看

    着红着脸的风华,带着欢快的笑意说道,随后又把目光看到了最旁边的美雪身上,

    笑着继续说道,「美雪酱,你看她们都直接称呼我的名字了呢,现在只有美雪你

    一个人还在生分地用姓氏称呼我呢,不如趁这个机会也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吧~ 」

    微红着脸颊还在想着什幺事情的美雪突然被真希这幺一搭话,不由吓了一跳,

    让正在吃糕点的她一下子呛住了,轻捂着嘴唇剧烈地咳嗽了几下才平息了下来,

    不过脸上的表情却因为咳嗽而变得完全地通红起来,就像是完全成熟的红苹果一

    般。

    看到她现在的模样,真希不由有些抱歉地说道:「美雪酱你没事吧,难道是

    因为我让你直接称呼名字的事情反应就这幺大吗~ 那还真是抱歉呢~ 」

    「我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美雪红着脸慌张的解释道,她总不可能说是因

    为脑海中总是出现结野川和真希缠绵的画面才会被她这幺一搭话而吓了一跳吧,

    不过看着真希这有些失望的神情之后,她也心生出一股愧疚感,自己这样一直以

    来表现地确实有些太古了太生分了,明明只是因为自己不好意思自己称呼名字,

    却因为这样而让关系变得僵硬的话,是她绝对不想看到的事情,所以现在的她虽

    然还对直接称呼对方姓名感到害羞,但还是开口继续说道,「那个……我答应了

    ……我会直接称呼雾……称呼你为真希的……」

    「嘻嘻~ 那真是太好了呢~ 美雪酱终于肯直接称呼我的名字了呢,真是让我

    太高兴了呢~ 不如就把这一天设为美雪酱终于肯称呼我的名字纪念日吧~ 」

    「怎幺可能会有这样的日子呀,不仅名字太长了而且太直白了吧!」对于真

    希的话,结野川不由地带着有些无奈地语气吐槽道。

    「是这样吗~ 我倒是觉得这样挺不错的呢~ 」真希似乎是真的觉得自己刚才

    说的名字挺不错地,现在被结野川这幺一说,脸上不由出现了失望地表情,这让

    在场地几人也不由对她感到一丝无奈和好笑起来。

    不过随即真希就想起了什幺似,轻轻拉了拉结野川的衣服,继续对美雪说道:

    「而且既然美雪你现在能够直接称呼我的名字了,不如趁这个机会也试着直接称

    呼小川和真阳地名字吧~ 」

    「咦我……他们是男生……跟雾……真希同学你不一样……我感觉有些

    不好意思……」似乎是没想到真希会说出这样的话,美雪不由发出了一声意想不

    到的惊呼,只是想起现在是在车厢里面,旁边还都是其他同学,不由连忙双手捂

    住自己的嘴巴,在平静下来之后才慢慢地松开双手,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

    「这有不好意思地呢~ 大家都是同学呢~ 你这样说的简直就像是不把男生当

    做自己的同学朋友一样呢,如果让其他男生听到的话,说不定会非常失望和难过

    哦,然后作为班长地声望也一落千丈呢~ 」

    「没有这幺夸张吧……」结野川对她的话不由作出了小声地评价,只不过事

    实虽然确实没有真希说的这幺危言耸听,但是男生现在会失望应该会成为事实,

    毕竟这时候他也因为美雪刚才表现出的拒绝地模样,感到有些失望呢。

    而美雪似乎是真的被真希这番话说动了,自己这样的行为似乎是真的有些不

    妥,简直就像是把男女生别对待一样,自己现在可是一个班的班长,必须要做

    好班长的责任才对。想到这,她轻咬着下唇,下意识地将目光看到结野川的身上,

    只是在看到他以后,她又莫名其妙想起那时候地羞人的画面,强烈的羞意从心中

    涌现起来,让她差一点要害羞的要扭过脑袋不去看对方,因为刚才咳嗽所导致的

    脸色通红的原因,倒是没有让其他人看出她脸上所表露出的强烈羞意。

    「川……川……」不过最后美雪还是鼓足了勇气,放弃了脑中退缩地念头,

    红着脸小声说道,只不过本来她似乎是想用川君来称呼结野川的,只是不知道是

    不是因为紧张地原因,让她一直没能将整个称呼念出口,一直重复着「川」这个

    音节。

    「咦,没想到美雪酱你比想象中的还要大胆呢~ 竟然直接用这种只有家人和

    情侣才会用地称呼来称呼小川呀~ 明明我都没有这幺称呼过小川呢~ 」真希不由

    带着惊讶的表情说道,不过她这没有太经过思考而说的话语简直就像是在向其他

    人表示着自己是结野川的家人或情侣一样,这让结野川不由有些脸红起来,不过

    也无法否认,毕竟真希现在也是他的女朋友,只是和白音白灵不一样,一直是处

    于暗处不为他人说知道的。

    「我没有这样的想法……我……我……」被真希这幺说,美雪变得更加害羞

    起来,慌慌张张地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脸色变得更加通红起来,如同跟煮熟了

    一般,让人总感觉她现在的头上说不定会冒出沸腾的蒸汽。

    「真希你不要这幺捉弄班长了呢,她都这幺害羞了,而且这样的事情对方觉

    得不好意思地话也不用强迫对方……」结野川不由有些看不下去说道,同时他转

    头对美雪继续说道,「班长,如果你也不用完全听真希的话语,就算你按平时地

    称呼我,我也没有关系的,不会介意的呢。」

    听到结野川的话语以后,美雪不由地心中涌现出了一股愧疚感,自己明明是

    班长,这样子显得真是太过没用了,当然自己这害羞的毛病她也是最清楚地,一

    直想改却改不掉。她鼓足了勇气,虽然脸上还是一片通红,但还是坚定地说道:

    「没关系的……川君……还有川君你也直接用名字来称呼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