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番外三:结野丰秀的诺言)

作品:《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

    番外3:结野丰秀的诺言。

    「爸爸妈妈,你们真的是太宠小川了呢~ 」踏着有些轻快的步伐,结野丰秀

    从楼上走了下来,对着楼上满脸温柔笑容看着结野川出门的年轻夫妇半开玩笑的

    说道。

    听到了她的声音,这对年轻夫妇也抬起脑袋,看向丰秀,其中那位和丰秀长

    的相似的年轻女性带着温柔的笑意,轻笑着开口说道:「我们可没有作出什么特

    别偏爱川的行为呢~ 还是说作为姐姐的丰秀,你有些嫉妒你的弟弟,想要跟妈妈

    来撒撒娇吗~ 」。

    「才没有呢~ 我都这么大了~ 妈妈你也不要这么开我玩笑了~ 」结野丰秀微

    红着脸颊说道,虽然偶尔也会想要向爸妈撒撒娇,但是自己现在可是一名十四岁

    的国中女生,已经长大的自己,可是和只有十岁的弟弟不一样,必须要变得成熟,

    抛弃自己幼稚的一面才行。

    在和父母道别之后,她就踏着轻快的步伐向着车站跑去,就像是压抑不住内

    心之中欢悦的心情一般。自己表面上和爸爸妈妈说是和几位女生去购物商城去买

    衣服,但实际上除了那几位闺蜜好友以外,还会来几位男生,在买完东西之后还

    会去卡拉OK,最为重要的是在这其中可是有一名自己暗恋了一段时间的男生,

    所以趁这个机会,说不定不是特别熟悉的两人可以借此拉近一下关系,这样的话

    为了以后某天能够成功的告白打下基础,女生可是特别在意这些小事情的哦。

    「丰秀亲~ 你终于来了哦,这次你可是最后一个到的,作为惩罚,等一下去

    吃圣代的钱可要你来付哦~ 」在丰秀来到车站的时候,今天作为一起游玩的几人

    都已经达到了现场,自己真的是最后一名到来的人,在这几人之中,其中一名染

    着黄色中短发的女生正笑着向着她招了招手,开口说道。

    「唉,怎么这样!步酱,你这样根本不是我的好友!」听到了对方的话语,

    丰秀也不由用着半开玩笑的话语回应道。

    「丰秀,我也是非常赞成步的意见呢。」在被称为步的女生旁边的一位黑色

    长卷发的女生也带着捉狭的语气起哄道。

    这两位正是丰秀的同班同学,亦或是算的上闺蜜好友的存在,在学校里面也

    基本上是结伴行动的,染发的女性全名叫做丹波步,卷发的女生全名叫做小石川

    杏琳,都是和自己一样是这座城市长月中学的学生。杏琳的卷发据她自己说是天

    生的,也可以说是家族遗传,她的父亲也是这样的发型。顺带一提,丰秀曾经想

    要和步一样,也去染个发,但是看到自己妈妈那副黑发飘飘的美丽模样之后,还

    是准备继续保留原有的发色,并且将长发留下去。

    「我想结野同学迟到是有理由的吧,而且怎么可以让女生给我们男生请客,

    等一下就由我来请客吧。」在这个时候,一声温和的男声传了过来,也让一听到

    这个声音的丰秀心跳忍不住加快起来,抬起脑袋向着旁边看去,站在三名男生中

    间的一名看上去清爽帅气的黑发男生映入到自己的眼帘之中。

    对方正是丰秀所暗自喜欢上的男生,全名叫做北岛阳,在学校之中也算是小

    有名气的帅哥,不过丰秀并非是因为对方的长相所喜欢上对方,因为对方不管在

    什么时候都是那么温柔待人,遇到朋友有麻烦事情的话都会竭尽全力的去帮助,

    光死这一点就让她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被对方所吸引。

    当然原本丰秀是准备暗自在这份心情藏在心里,但是因为自己不经意的去关

    注对方的表现,让自己两位好友看出端倪,在她们的逼迫下,自己只好带着羞意

    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这一次的一起游玩的想法也正是她们两人商量提出来,为

    了协助自己的恋情。

    接下来的游玩时间,在步和杏琳两人的有意撮合下,丰秀和阳两人的关系也

    慢慢的熟络起来,能够互相称呼起对方的名字,不再以姓氏去称呼,虽然看上去

    只是小小的进步,但是对于她来说足够是晚上开心幸福的睡不着觉的事情。关于

    这一点,步和杏琳两人也取笑过她真的是纯情过了头,只不过毕竟这是丰秀的第

    一次所产生的恋情,即使是她在班级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美女,在感情方面她还

    是不太擅长。

    对这件事情上面,丰秀还是由衷的感谢自己的两位好友,如果不是她们的帮

    忙的话,说不定自己很难迈出第一步。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和阳的关系逐渐熟络起来之后,步和杏琳两人也开始催

    促着丰秀鼓起勇气去告白,毕竟在她们两人的眼中,现在告白的话拒绝的可能性

    已经很小,就算是水到渠成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她们两人也向着阳的两位

    好友偷偷打听过,阳本人也表现出对丰秀不小的好感,只不过在感情方面,对方

    也是有些迟钝,这也算是这种帅哥残念的地方吧。

    「但是我还是有些害怕被拒绝,真的发生那样的事情的话,我都不知道怎么

    去面对阳君了……」面对两位好友的怂恿,丰秀苦着脸,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蛋,

    非常纠结的说道。

    「真的是完全恋爱少女的反应啊~ 」步和杏琳两人不由异口同声的发出这样

    的感叹,随后也各自给出了自己的建议:「说起来丰秀亲你不是挺喜欢时尚杂志

    里面的占卜栏吗,你去看一下上面推荐可以加高成功率的物品就可以了」。

    「占卜吗?」丰秀倒是有种眼睛一亮的感觉,对于这一类的东西她还是有些

    抗拒不了,莫种意义上来说有些中二都没有错,她可是对这一类神神秘秘的事情

    非常的相信,认为世界上说不定真的有魔法的存在。

    所以在两人的建议之下,她当晚回家后就去翻了一下杂志,仔细查看那里的

    占卜推荐,正好有推荐可以加高表白成功率的饰品,而且正好是自己父母去送亲

    戚出国城市的特产。

    看到这样的事情之后,她就感觉到上天都像是站在自己这一边一样,非常兴

    奋的当晚打电话给自己的父母,让他们帮忙买这件饰品作为礼物,并且央求他们

    早点回来。虽然自己的妈妈似乎是察觉到什么,但是她还是转移话题掩饰掉自己

    的心意,关于恋爱方面的事情她还是暂时不想让家人知道,毕竟这是让人害羞的

    事。

    「爸爸妈妈应该今天就会回来吧?真的是好期待呢~ 」因为是在暑假期间,

    所以丰秀正和自己两个闺蜜在城市之中游玩,同时一边期待着自己的父母能够早

    点回来,当然对于告白这件事情还是充满期待和紧张的情绪,谁也不知道结果会

    是什么样子。在两位好友的鼓励下,她可是打算就在这个暑假之中就将自己的感

    情问题解决下来,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

    「叮铃铃」就在三人在饮品店之中喝着饮料的时候,丰秀的手机不由响了起

    来,打开手机一看,上面显示的正是妈妈的电话号码,这让丰秀的脸上一下子涌

    现出开心兴奋的表情来,既然妈妈打给自己电话,那么这就证明了对方差不多已

    经回来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在家中了,那样的话自己的礼物也可以拿到手了。

    所以带着这样激动开心的心情,丰秀接通了电话,开心的说道:「妈妈,你

    们回……」。

    「请问你是伤者的家属吗?我是市立医院的医生,他们两人在十字路口与卡

    车发生车祸,现在正在实施抢救的过程中,希望你们能够尽快赶来医院……」只

    不过陌生的声音从屏幕的另一端传了过来,也让丰秀的表情僵硬在原地,手机一

    下子从手中摔了下来,屏幕摔得粉碎。

    原本两位好友看到丰秀这么兴奋激动的模样还想要好好取笑一下,却没想到

    眼前的好友会发生这么大的改变,直到手机屏幕摔碎的声音吸引店里所有顾客注

    意的同时,也让她们反应过来,连忙站起身准备扶住整个人有些摇摇欲坠,脸色

    苍白的丰秀,急切关心的问道:「丰秀(亲),发生什么事情了?」。

    只是对于她们的问话和关切,丰秀用力的挣脱了她们的双手,嘴里念叨着医

    院这个名词之后,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店面,向着就在附近的市立医院跑了过去,

    只留下她那两位好友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一切。

    等到丰秀不顾一切的跑到医院的时候,正好她的姨妈中川清子也开车到这边,

    脸上也透露着悲伤和恐慌的神色,只不过在看到丰秀的模样之后,还是努力冷静

    下来,对着应该知道大致情况的丰秀说道:「丰秀,跟我来,姐姐和姐夫在一楼

    最左边的房间」。

    丰秀没有回应任何的话语,只是有些茫然落魄的跟在清子的身后,清子也没

    有再说什么,一路保持着沉默的气氛,显得格外的压抑,即使是现在她们两人心

    中都有无数想要问的问题,但是又不敢说些什么,就怕最糟糕的情况发生在眼前。

    看到从急诊病房中走出来的医生之后,丰秀没有忍耐住自己的情绪,用着有

    些沙哑的声音开口问道:「医生,请问我的爸爸妈妈怎么样了!他们没事吧」。

    似乎是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被这么逼问的医生愣了一下,随后低下脑袋带

    着歉意的语气说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们进去见他们最后一面吧」。

    「爸爸妈妈……」绝望的感觉一下子传达过来,让丰秀的双腿发软,跪坐在

    地面上,眼泪也不由的从双眼之中滑落,似乎一下子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而一旁的清子也顾不得搀扶起丰秀,在听到这个惊人的噩耗之后,就飞快的

    冲进了病房之中,也看到了自己的姐夫正被人盖上白色的床单的模样,而靠近房

    门边的床铺上,自己姐姐正虚弱的抬起自己的脑袋看向自己,轻声呼喊了一下自

    己的名字:「清子……」。

    「姐姐!姐姐!为什么会怎么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呜呜……不要离

    开我……」已经是成年人的清子,在看到自己姐姐虚弱以及明显回光返照的模样

    之后,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就如同一名十岁的小女孩一般跪在她的床边,带

    着哭腔说道。

    对于她这样的模样,她的姐姐也就是丰秀的母亲中川纯子也只是温柔而又虚

    弱的笑了一下,有些颤抖的伸出手抚摸了她的脑袋,开口说道:「你真的是不管

    什么时候……都是一副永远长不大的模样……清子……」。

    「呜呜,我不想要姐姐你离开,想要永远和姐姐你在一起……呜呜……我想

    要永远作为姐姐的妹妹生活下去……」。

    「不要哭了,清子……你当然一直都是我的妹妹了……有些事情就是人的命

    运……不能多去抱怨什么……现在也让我的确放不下的是我那三个孩子,希望清

    子你能够代替我好好照顾他们……」。

    「姐姐……呜呜……」清子强忍住眼中的泪水,带着明显的哭腔继续说道,

    「姐姐如果你活下来的话,就可以继续照顾他们了……所以不要离开我……好吗

    ……」。

    「不要再说这些傻话了……清子……」纯子用着柔和的声音继续说道,「你

    可是要成为大公司的老板,怎么能够露出这样的模样来呢……我的身体我最清楚

    了……而且我可不能让飒君他一个人孤独……」。

    听到纯子念出自己老公的名字,清子眼中的泪水一下子变得更加激烈起来,

    自己真的是敌不过自己的姐姐,不管在哪一方面自己都不是她的对手,即使在人

    生最后的时刻,她依然没有怨天尤人,以这样温柔的态度面对自己,只是不想要

    继续伤心下去。所以清子在这份悲伤之中也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开口认真的说道:

    「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丰秀他们,让他们生活无忧……」。

    「妈妈……」在清子许下了这句承诺之后,丰秀那颤抖的声音也从门口传了

    过来,似乎是挣扎着来到了门口,在看到自己母亲虚弱的模样之后,她更是一下

    子激动的冲动了纯子的床边,大声的哭喊道,「妈妈……妈妈……」。

    看到这样的一幕,清子只感觉内心更加痛苦起来,转过身子暂时离开了房间,

    也为了给她们母女留下最后独处的机会。

    而纯子也依然用着那温柔的笑意安慰着哭泣的丰秀,仿佛受到重伤的人不是

    自己一样,同时颤抖的从衣服的口袋之中掏出一个变形了的饰品盒,递到了丰秀

    的面前,温柔的说道:「丰秀,这是你要的礼物哦……不要太过于悲伤……你是

    家里最大的一个人,作为姐姐的你一定要比谁都坚强,好好照顾你的弟弟妹妹…

    …而且遇到喜欢的人也要勇敢的去追求……」。

    丰秀颤抖的接过丰秀递过来的饰品盒,上面还沾染着些许血迹,只不过因为

    纯子一直藏在怀中的原因,所以虽然盒子外观有些变形,但是里面的饰品并没有

    多大的损伤。

    看着丰秀收下这份礼物之后,纯子的眼中也露出了安心的神情,一边轻柔的

    握着丰秀的手,一边轻声的说道:「丰秀……你可要好好幸福的生活下去……这

    样……妈妈我也会……彻底的安心……」。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纯子也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一般,手掌无力的滑落,瞳孔

    慢慢的扩散开来,在床边的心电图也彻底在滴的一声之后变成了一道平滑的直线。

    「妈妈……」丰秀紧紧将饰品盒抱在怀中,发出痛苦的声音,眼泪不断的从

    眼眶之中流出。本来爸爸妈妈是要几天后再回来的,但是因为要给自己带礼物,

    因为自己的任性,所以才会提前回来,所以才会遇到车祸……如果不是自己的话

    ……爸爸妈妈就不会出车祸……所以这都是自己的错……都是自己才害死了爸爸

    妈妈他们……这样的我又有什么样的资格去奢求幸福……这样的我又有什么样的

    资格去奢求爱情……。

    带着这样空洞的眼神,丰秀颤抖的站起身子,走出了门外,来到了走廊的垃

    圾桶前,无言而又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盒子扔入到垃圾桶之中,因为这样的东西

    害死了爸爸妈妈……这样的东西我也根本不再需要……

    因为自己的任性天真和恋情……害死了自己的父母……所以作为补偿,作为

    赎罪,今生今世自己一定会永远好好的照顾着小川和加奈两人,绝对不会让他们

    悲伤,绝对会让他们幸福,绝对要做好自己作为姐姐的职责。

    这也是丰秀在心中所立下的一辈子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