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嫣日记】(23)

作品:《沈嫣日记

    第二十三章。

    佟天赢如一颗不定时的炸弹,八月中旬的一个工作日,沈嫣又接到他的来电,

    要沈嫣周末陪他去北戴河度假,就跟家人说出差,周六去,周日回来。沈嫣态度

    坚决地拒绝,并且要求他销毁所有胁迫自己拍下的视频和照片,否则就报警。佟

    没想到她突然硬气起来,就随口答应她,周六到华清嘉园来,自己会当年销毁一

    切资料。

    星期六下午,沈嫣如约而至,她真的不想来这个给自己留下痛苦回忆的地方,

    但是她想和佟天赢做个了断。

    手颤抖着把门敲开,佟笑着把嫣迎进来,出乎嫣的意料的是,还有上次生日

    宴见到的那个刑警队长黎开,还有两个没见过的中年男子,沈嫣立刻紧张起来,

    只看向佟,让他把所有资料交出来。佟却无耻地笑着说:「你要的资料都在素院

    长那了,给你介绍下。」说着,佟指向这个戴眼镜的白净瘦削的中年男人,「素

    星辉,第中院的院长。」男人温雅笑着,向沈嫣伸出手:「沈小姐,你好,早听

    老佟说过你,视频照片也都看过,怎奈都不及您本人一半美丽!」听着这个衣冠

    禽兽的调戏,嫣浑身发抖,却无法发作。素星辉见美人不肯伸手,也就把手拿回

    去,像刚刚一样站在那。「这位,刑警队的黎开,你的生日宴会上已经见过,还

    跟人家跳过一支舞。」黎开此时笑着说:「几个月不见,沈小姐更水灵美艳了,

    不知是不是佟老板滋润的好?」沈嫣听着如此轻薄自己的话,脸红红的,烫了起

    来,美目低垂,不敢看说话的人。「还有这位胖哥哥,市局的孟副局长,孟志升」。

    孟没有说话,也没有伸手,只是目不转睛地打量低头的美人,自顾自感慨:

    「老佟果然有本事,这样的极品少妇也好的到手!」说罢,四个人都哈哈大笑起

    来。

    此时的沈嫣就像一只待宰的小羊羔,被四头饿狼围在中间。

    「佟天赢,你到底给不给我视频和照片?我要你退还我要就销毁它们」。

    沈嫣恨恨地质问佟天赢。佟一副无赖嘴脸:「我不给你又怎样啊?你要告我?

    告去吧,照片在素院长手,你问他要吧,你要啊!」嫣看着佟嚣张的嘴脸,气的

    说不出一句话来,转身便走,却被黎开挡住房门:「沈小姐,我们难得一见,上

    次托老佟的福有幸与你近距离相见,那日一别,万分想念,怎能说走就走?」。

    「黎队长说的对啊!像你这躞的女人,我们平时还真只能在电视看见啊!哈

    哈哈!」素星辉说完,和孟志升哈哈淫笑起来。此时的沈嫣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

    恐惧,比任何一次与佟天赢的独处都让她感到害怕甚至绝望,已经吓的不知所措,

    没有任何动作,也说不出话来。

    四个男人手忙脚乱地把嫣抱起来,丢到单独的沙发上,在女人凌乱的喊声中

    绑起了她的腰,腋下又拦上一根带子绑起来,沙发被拖到客厅的中央,女人的双

    手被绑到身后面,丰满的胸脯在胸口和腹部的两条带子捆绑下更前凸起来,修长

    的双腿被分开,佟不知从哪抽出两把长刀,分别刀刃像外插在嫣的双腿内侧,只

    要她一收腿,刀刃就会切到她大腿的美肉上。每个男人的肾上腺素都猛地分泌起

    来,此时佟找来一个黑色的眼罩,给嫣戴上,说:「黑暗中,你会感到更刺激的」。

    沈嫣只是惯性地挣扎反抗,嘴不停地呼喊乱叫,眼罩被戴上之后,嫣的世界

    就黑暗下来,接下来会发生什,她只能用身体去感觉,可是,她没想到,这还不

    够,佟又找来一个口塞,带子绑在她的后颈上,嘴巴被塞上那个圆球状的东西,

    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有含糊不清地发声,像一个被割掉舌头的女人,这时嫣只听

    见佟在耳边说:「最后,给你耳朵堵上,你看不见,听不见,喊不出来,尽管用

    心来感受我给你的爱吧!」嫣如坠落十八层地狱一样,此时的心情,只剩下绝望。

    胸脯被抚摸着,小腹被抚摸着,大腿被抚摸着,甚至挤靠在沙发上的臀部,

    也有手插进臀肉与软沙发的空隙抚摸着……嫣娇柔的身子,像是落去了八爪鱼的

    控制,嘴被塞着东西喊不出声来,身体各个敏感的部位被摸的性起,内心的抗拒

    又让她无法释放心情来享受这种兴奋的性起,在身心矛盾的挣扎下,欲求不满的

    身体很快软化,私处也不停润滑,没一会,薄薄的天蓝牛仔裤双腿中间就有了湿

    湿的痕迹……「哎老佟,屋是不是很热啊,你这小娘们裤裆怎流汗啦?」。

    孟局淫笑着对佟天赢说,四个人一齐大笑起来。佟来到厨房,调了一杯橙汁,

    把口塞拿来,给嫣灌了下去,然后又塞上,用手轻轻地爱抚嫣光滑洁白的脸,像

    是摸在一件名贵的艺术品上,那爱惜,轻柔,小心翼翼。男人们像刚才一样抚摸

    自己的身子,动作时而缓慢时而飞快,力道也交替在轻重之间,在性药和男人极

    端的刺激下,沈嫣的下体不断地分泌淫液,乳头即使被包裹在乳罩中,也早已硬

    挺起来……。

    沉沦在迷乱的淫欲中不知过了多久,身体越来越渴求,口中的塞子和橡胶耳

    塞突然被人摘除,只剩下那宽厚黑眼罩,身上乱摸的手也都停了下来。只听佟在

    自己耳边说到:「你想他们个哪个先上你?」沈嫣听到佟如此变态的询问,颤抖

    着不敢回答,佟见她不说话,就接着说:「不选吗?还放不开是吗?那我先来?」。

    嫣依旧沉默着发抖,只觉得佟一边舔着自己耳垂一边说:「我要你在我和他

    们之间做出选择,给你最后几秒钟时间,如果你不说话,那就他们个一起上吧,

    反正我也尝过你的味道了。你相信我会说到做到。」在如此恫吓与性药刺激下,

    嫣终于说出了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不……不要他们……佟……佟天赢……我

    ……要你……」「哈哈,这是你自己说的啊!不要他们,要我?」「嗯……」嫣

    的声音细如蚊鸣。「你再说一遍,我就如你所愿。」「佟天赢……我不要他们…

    …我只……要……你……「佟轻笑着摘下嫣的眼罩,那双迷人的眼睛早就盈

    满露雨,惊恐地望着自己,佟心忽然一痛,整个人拥了上去,把女人的头抱在怀

    爱抚着,任她泪水沾湿衣襟。佟解开了嫣的双手,又拔掉插在沙发上双腿内侧的

    长刀,放到一旁的柜子,此时的沈嫣的身上只剩下上身的两条束缚,恐惧与欲望

    的折磨却让她耗尽气力,只有心升腾起的淫欲越来越不受理性的控制,或者此时

    的嫣心,早已没了理性。屋已经没了那个陌生男人,只有两次侵犯过自己身体的

    佟天赢……。

    「他们都滚蛋了,我的心上人,怎Ξ鍧与他们,艾晓彤那种货色给他们玩玩

    就不错了。小嫣,报警你是没希望了,先不说我公检法有的是人,就是我没人,

    让你去告,你拿得出证据?就现在,你能不能好好放松,与我真正地爱一次?」。

    此时的嫣早已乱作一团,但是身体的热感,却真真实实地需要眼前这个恶魔

    一样的男人抚慰平息。「你刚刚点了我的名字说要我,是吧?」佟又凑到嫣的眼

    前,嫣摇摇头,又点点头,无辜,恐惧,带着泪花的大眼睛似乎是渴求地看向佟

    天赢,在佟还没有说下一句话之前,嫣居然主动伸出温柔的双臂,一下把佟搂入

    怀……此时的沈嫣,对佟已经有了一种暧昧的情愫,从刚认识他时候的欣赏,到

    后来的有一点动心,再后来保持距离,不让自己犯错,到现在接二连?被迷奸,

    强迫,加上刚才四个男人的调戏抚摸淫威恐吓,此时的沈嫣只想告诉这个恶魔一

    样,又分裂变态的男人,如果你爱我,请好好待我……而她的行为,已经表明了

    她的心迹……佟被女神搂在怀,忽然有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没有的心跳感觉,他

    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左胸口的剧烈,他没有动,只让自己被嫣这样搂在怀,剧烈跳

    动的胸口,是嫣的温软如玉。

    佟从嫣的怀抱挣脱出来:「我就是要你从身心都接纳我!我不仅要进入你的

    身体,更要霸占你的心!」说着,从抽屉拿出一把剪刀,悠悠地趴到嫣的身上,

    撑开她的双腿,此时的嫣已经停止了哭泣,只像一个娃娃一样由佟摆布,只要不

    再有另一个男人,你想怎样,我都依你。只见佟左手揪住嫣的牛仔长裤左边大腿

    内侧的一块,右手用剪刀剪开,顺着上下两侧的圆弧,在这条天蓝薄牛仔的裆部

    中央剪开一个大洞,嫣白色的内裤就裸露在了外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