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雷电】第30回:顿时激情 一触即发

作品:《风雨雷电

    书名:【风雨雷电】第30回:顿时激情 一触即发(7156字)。

    作者:第一武士 First Warrior。

    ◆ 第30回:顿时激情 一触即发。

    那四条巨汉突然破牆而入,四种重型武器一起往百里逐电身上要害攻击,在他身边章雅男想要拔刀,但手才握在刀柄上,敌人兵器已近在眼前了。她惊呼一声,心想这次这个外号电光火石的小子恐怕是劫数难逃了,却没想到接下来的一幕使她目瞪口呆。

    那四人一把牆撞破,破碎的砖块尚未落在地上,百里逐电已经出手了。他虽然尚未把裤子拉上,但却一点有没有影响到他的动作。他脚步一动,那两把短剑不知何时已经再次出现在他手里,在敌人兵器还没到达之前,他已经穿过狼牙棒,冲到那人身前。那人的狼牙棒已经挥出,根本就来不及回招应付已经杀到眼前的百里逐电,只得急速后退。那人也算是个高手了,反应敏捷,一旦察觉不对劲就抽身而退,但可惜他的速度与闻名江湖的电光火石相比依然有一个很大差距,他才退了一步,心口就传来一种刺痛。那人心知肚明,晓得自己中剑了。他知道自己完了,但他不服气,依然想要找个人陪葬。他非常清楚自己的狼牙棒是绝对伤不了对手,竟然当机立断,大手一挥,狼牙棒立刻箭一般的往章雅男飞过去。

    「哼,电光火石,老子杀不了你,就把这女娃拉到地狱与老子做个伴!你身为闻名江湖的风雨雷电之一,居然连一个女子也保护不了,恐怕你可要颜面扫地了!」那人心中是如此想的。

    在此同时,另外三条大汉也各自改变杀招,把兵器转移方向,三种大兵器再次朝着百里逐电攻杀。

    百里逐电的一身本领在此刻终于尽显无遗,他先是两把把短剑当是飞镖使用,后发先至,追上狼牙棒,一左一右的夹住它,把它击落,解救了章雅男,然后飞身转到使用狼牙棒那汉子身后。那倒楣的汉子就此变成了挡箭牌,三个同伴的兵器一一落在他身上,马上鲜血淋漓,当场毙命。

    百里逐电虽然为章雅男解了围,但自己却因此手无寸铁了。剩下的三条巨汉眼看有机可乘,都赶紧把武器从自己伙伴身上拔出,再次出招往百里逐电身上招呼下去。百里逐电临危不乱,就地一滚,滚到了使虎头刀的汉子下盘,张大嘴巴一口咬在那人小腿上。那人做梦也没想到百里逐电竟然会使出市井流氓的打法,一时之间被咬的痛入心脾,忍不住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百里逐电趁机一脚踢在他手腕上,那人手一鬆,虎头刀就脱手了。百里逐电眼明手快,一把抓住虎头刀,看也不看就一刀从下而上,噼在挥着流星锤的汉子下阴要害。要害受创,那巨汉再强悍也承受不住,痛到弯下腰来。百里逐电马上再补一刀,把那人一隻右手齐腕噼断。那人断手还紧紧握住流星锤的链子,百里逐电再出一刀,把链子捲着,然后刀一挥,流星锤就变成了他的武器,往最后一个使着热铜棍的巨汉头部击过去。

    那巨汉武功不低,热铜棍准确无误的把流星锤击落。百里逐电藉此机会,再次就地一滚,来到了章雅男身边,双手一检,两把短剑马上物归原主。他双剑一到手,整个人滴熘熘的一转,已来到使热铜棍那巨汉身后,一剑狠狠地插在那人后脖子上。那人惨叫一声,鲜血从他脖子激射出来。百里逐电一剑得手后,一步不停,鬼魅般的转到小腿被咬那巨汉身前,一剑刺在他额头上。

    到此为止,四条巨汉只剩下使用流星锤那人还活着。他断了一隻手,下阴也受了重创,又看见同伴一个个倒在血泊中,哪敢再战下去,趁着百里逐电在对付其他人时就转身开熘。可是他才跑了两步,百里逐电已经追上去,一剑刺中他后心,一股鲜血马上激射而出,把整家小麵馆都染红了。

    百里逐电轻功高强,虽然连煞四人,但身上竟然没有被血液沾上,而在一旁观战的章雅男却被喷到一身通红。她的袍子因此变成了半透明,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材也一览无馀了。百里逐电刚把来敌尽数灭杀就发现眼前的章雅男已变成了一个半裸血美人,胸前的乳头若隐若现,令他眼前一亮。

    章雅男看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心知有异,低头一看后不禁娇呼起来,赶紧伸手护着自己乳房以及下身。她越是遮遮掩掩,百里逐电越是看到眼也直了,双腿间那根巨龙情不自禁的勃起来了。百里逐电一直没有拉上裤子,所以他情慾上的变化被章雅男一眼就看穿了。伊人不由娇嗔不已,「你这坏小子是否起了什么怀念头了?」。

    她话才说完,百里逐电已经来到了她身前,二话不说就紧抱着她,还低下头以自己的嘴巴封着伊人樱唇。章雅男原本想把他推开,可是被他一吻,整个人都酥了,根本就无力弹动,更不用说把人推走了。百里逐电见她不抗拒,就默认她同意了,大喜之馀,一双手也开始在她身上游走了。章雅男被他吻了一会,爱抚了一会后就浑身火烫,不由自主的与他双舌交缠,你来我往的吻个不休。

    两人下身紧贴在一起,章雅男可以感觉到自己玉户被一根硬邦邦热乎乎的肉棒压着,她原本已是炽热如火的胴体更是热腾腾了。

    两人吻到天昏地暗才唇分。百里逐电凝望着章雅男说,「姐姐,你衣服上都是血,再说你身体也在发烫,要不就让小弟用女儿红把血迹冲掉,同时也为你降降温……」。

    章雅男正在情迷意乱中,听了后也没有想清楚就不知所以的点了点头。百里逐电看她同意了,就把酒香扑面的女儿红尽数倒在她娇躯上。如此一来,血迹的确被冲澹了,但章雅男的袍子也全湿了,整件袍子紧贴着她胴体,令她与全裸基本上没有区别了。她乳头被女儿红淋湿后就硬了起来,粉嫩嫩的乳头把袍子撑起来,百里逐电看见如此美景,更是热血沸腾了。

    他痴痴的凝视着章雅男,「姐姐,你好美啊」。

    章雅男此时已经情动,听了他的讚美只是微微一笑,心想,「若是此话是出于庾靖风之口,那要多好啊!但这小子……也真的不错啊……」。

    百里逐电实在是情难自控了,武功高强的他竟然连呼吸也急促了。他突然伸手把章雅男袍子一把拉开,随手扔到一边去,让她湿淋淋的乳房尽显眼前。章雅男被他看到有点害羞,但从他炽热的眼神中看出了他对自己的爱慕,心中也有点欣喜。

    百里逐电一双眼直勾勾的瞪着伊人乳房,「姐姐,你的乳房好美啊」。

    章雅男哼了一声,「你这小子,除了会说这种话之外,还能干些别的吗?」。

    百里逐电嘿嘿一笑,马上把双手放在章雅男乳房上,细心的爱抚着那美乳。他用食中两指夹着章雅男乳头,温柔的捏着伊人那敏感部位。在他技巧的抚弄下,章雅男很快就发出了一阵阵销魂的呻吟。她暗地里觉得自己不应该在一个萍水相逢的男子面前发出如此羞人的叫声,可是百里逐电这小子的一双魔手却是如此的善解人意,总是该轻的时候轻轻的揉,该重的时候就会多加几分力,但又不至于把她弄痛。试问被如此一个如此知情识趣的男子爱抚,叫她如何能够忍得住不呻吟呢?所以章雅男不仅仅是呻吟而已,甚至开始放浪的在娇喘了。

    看着眼前这娇娃春意盎然的美态,百里逐电那根刚刚才释放了热情的巨龙已是再次朝天而立。他突然伸手把才纔两人吃麵喝酒的那张桌子上的酒杯酒壶麵碗全都扫到地上,然后双手一举,把章雅男放在桌子上。他先把那条一直挂在腰间的裤子彻彻底底的脱下来扔到天脚下,然后才低头舔舐着残留在章雅男乳头上的女儿红。随着他舌头的每一次碰触,章雅男都浑身颤抖,身不由主的伸出舌头舔着自己上唇。

    百里逐电几乎把章雅男乳房上的美酒都舔乾淨了才蹲在她双腿之间,缓缓的把她下身衣物拉下,露出了她最神秘的地带。百里逐电看着她那芳草萋萋,紧闭的玉户,不由困难的吞了吞口水。他把章雅男双腿掰开,让那玉户微微张开,露出了一丝猩红。

    章雅男虽然是情迷意乱,但也不禁大羞,「你这是干什么啊……?有什么好看的啊?」。

    百里逐电听了嘿嘿一笑,「好的,那我就不多看了!」他一说完就把脸靠在章雅男玉户上,先嗅了嗅当中之幽香,然后才把嘴巴贴在玉户上,不停的摇头晃脑,以嘴唇不断的摩擦着那神秘花园。

    章雅男哪里经得起他如此折腾?在绵绵不绝的呻吟声中,她浑身抽搐,一双手情不自禁的抱住了百里逐电头部,变相令他更是紧贴着玉户。既然如此,百里逐电也不客气了,伸出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只是并非舌战群雄,而是深入玉户,不断的寻幽探秘。

    顿时之间,章雅男如遭电击,不禁仰头娇喘,娇躯往后弯,高竖的乳头变成朝天而立。她胴体因为激情澎湃而变得炽热,娇躯上的女儿红也因此一滴滴的蒸发,使她身上烟雾缭绕,平白添加了一丝莫名的诱惑。百里逐电眼看伊人反应强烈,更是加一把劲,尽他所能把舌头伸进玉户深处,务求章雅男获得最佳享受。

    章雅男也晓得自己不应该在一个初次见面的男子毫无保留的娇喘。她先是咬紧牙关,儘可能压制自己的呻吟,但一阵阵羞人的声音依然透过她上下牙缝传到百里逐电耳里。竟然此法不行,她只得用手掩住樱唇,希望能够藉此把声浪稍微降低。

    百里逐电看见她高声娇喘了一会儿就露出了娇羞的女儿态,不由更加心动了。他把上身衣物一股脑儿的脱下后就爬到章雅男娇躯上,坏笑着对她说,「姐姐,你就不要死忍了,想要大声的喊就喊吧!反正这小麵馆里面除了你我两人之外就只有一二三四五个死人」。

    章雅男被他如此一说,不由气得牙痒痒的,「你这小子,尽在这里说些风凉话……」。

    百里逐电听了哈哈大笑,「好好好,小弟就不再多说风凉话了!」他剑及履及,马上把龙首往玉户一插,让听了一个晚上风流韵事的章雅男终于可以一尝当中滋味儿。

    章雅男玉户方才被舔了一会儿后就已是泉水汹涌,百里逐电这一插顺利把龙首送入她那狭窄的花径里面。章雅男被他如此一插,虽然是尝到了甜头,但铁血女捕快的一张嘴却依然不服输,只是说话已是断断续续的,而且还夹了一连串的娇喘,「你这臭小子……啊……我只是叫你不要多说风凉话而已……啊……并没有叫你……叫你……」。

    说到此处,章雅男就再也说不下去了,但促狭的百里逐电却偏偏要逗她,「姐姐,说话别说一半,你到底想说并没有叫我干啥呢?」。

    章雅男不由大发娇嗔,「你这个坏小子,老是这样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再是如此,我不睬你了」。

    百里逐电听了连声说好,「好好好,小弟不多废话了,这就继续操你!」他话尚未说完,虎腰已经勐然一挺,把巨龙深深地插入章雅男花径里面。巨龙一旦深入,他心中就发出了一声感叹,「天啊!这位姐姐竟然是如此紧凑,被她紧紧锁住的感觉是如此痛快,如此畅快啊!」舒服的感觉令他不由自主的使劲儿的抽插胯下的娇娃,务求首次交锋就给予她无上的满足感。

    章雅男听见百里逐电竟然说出了操这个字,不禁羞得无地自容。她想要斥责百里逐电,但随着那小子的抽插,一阵阵快感涌泉而至,原本快要吐出口的责骂,忽然之间变成了销魂的呻吟,俏脸也一片桃红,真的是说不出的娇豔。百里逐电看了她那美态,更是压不住心中的冲动,一边伸手抓住她双乳,一边用尽全力的去抽插她。一时之间,章雅男被她插到摇头晃脑,秀髮散乱,双手在桌上乱抓,却抓不到任何物体。

    百里逐电这小子抽插了一阵子后又忍不住口了,「姐姐,小弟操得你爽不爽快啊?」。

    章雅男在听百里逐电讲述他与赵无瑕的风流勾当时就已经心痒难耐了,此时的她的的确确是舒畅无比,但铁血女捕快脸皮薄,百里逐电如此直接发问,叫她如何不羞,如何不恼呢?她娇嗔一声后就狠狠地捏了捏那多嘴多舌的电光火石大腿外侧一下,令他痛到发出了一声惨叫。

    说也奇怪,他虽然是痛,但却被激发了他的男子气概,惨叫后的他嘿嘿一笑,把章雅男整个人翻过来,让她双乳贴在桌子上,而他也贴在伊人玉背上,双手紧握着她玉手,虎腰一沉,巨龙深深地撞在花径尽头。章雅男马上被插到娇喘连声,原本她还想要继续教训百里逐电,但此时的她只顾着享受那一波接一波的快感,压根儿就无暇再去教训这口无遮拦的小子。在那一瞬间,章雅男对他真的是又恨又爱,恨他一直都在耍嘴皮子取笑自己,但被他操得淋漓酣畅时,却又对他萌生爱意。

    百里逐电在啪啪啪的操着章雅男的同时,也对这个一时爽朗过人,一时娇羞无限,一时自认姐姐,一时又露出小女儿态的娇娃暗自倾倒。他是如此想的,「无瑕再美丽也好,总归是心术不正,而且还与小魔头狼狈为奸,相对而言,这位姐姐对一个陌生人也关怀备至,看见我失落就特意走过来安慰我,真的是个一等一的好人啊!我必须要好好的对待她才对得起她」。

    他们两人在失意时萍水相逢,机缘巧合之下,竟然一拍即合,在苏州城这家满是死尸的小麵馆里面翻云覆雨,为这宁静的深夜添加了一连串肉体与肉体的碰撞声以及极乐时的呻吟声。百里逐电整个人都趴在章雅男玉背上,与她十指紧扣,巨龙在花径里面纵横驰骋,而章雅男也扭动着盘骨,配合着百里逐电的冲刺。

    那张桌子被他们两人折腾一段时间后,四根桌脚终于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了,也不与他们俩打声招呼就与桌面分离,两人马上随着桌面一起轰隆一声,落在地上。他们如此一摔,巨龙更是深入花径了,把章雅男塞得满满的,令她不由自主的高声呻吟。百里逐电并没有因为这个小意外而停止抽插,反而再接再厉,把力度与速度都加强了。

    两人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汗水一滴滴的从他们身上流下来,混为一体。他们俩在不经不觉中已经交合了近乎一柱香时分,百里逐电射意渐生,晓得自己无法持久了,于是就做了个决定,准备在自己热情併发之前先把佳人送到巅峰。

    百里逐电突然双脚落地,双手发力,把章雅男从桌面上拉起来,伊人也自动自觉的用一双修长美腿盘着他虎腰,整个人就此挂在他腰间。在一连串的动作中,百里逐电并没有停止抽插,依然不停的把快感送到背对着自己的章雅男身上。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他努力之下,章雅男终于浑身颤抖,朱唇微张,一滴滴香汗从她额头上鼻头上,滑落到地上,而她花径在缩得死紧之馀,也玉琼併发,抵达了极乐巅峰。既然任务已经完成,百里逐电也不再有所保留了,随着一声虎吼,他放鬆自己,让热情爆发,一股脑儿的把热情尽数喷入章雅男花径里面。

    百里逐电并没有在完事后就自顾自的休息,而是与章雅男一起靠在牆边回气,而且还温柔的爱抚着伊人乳房,时不时的吻了脸颊一两下,与一对热恋中的男女无异。

    激情过后,百里逐电心中之前的忧鬱也一扫而空,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后嬉皮笑脸的看着章雅男说,「姐姐,既然我们俩已经好上了,不如从此之后就由小弟照顾你吧」。

    章雅男当然听得出他话中的含义。在方才激情的那一瞬间,她确实对百里逐电有点动了心,可是激情过后,她的心依然被那个对她若即若离的庾靖风佔据着。「我不能欺骗这小子,我心中当下还是装不下他……」她想了一下,就有了决定,故意转过头去,哼了一声,「你这坏小子明明对那个赵无瑕并未忘情,此刻又来戏弄姐姐我!还不给我滚到一边去」。

    百里逐电以为他不相信自己对她动了真情,马上发誓赌咒,「皇天在上,后土在下,我白阿牛在此发誓,我对赵无瑕已经恩断义绝,绝不会对她再有一丝一毫情意,以后我只会对……」说到此处,他突然想到自己根本就还不晓得身边的佳人芳名,只得停了下来,侧着头略带尴尬的问章雅男,「请问姐姐你芳名?」。

    章雅男又哼了一声,「连姐姐我名字都不知道就发毒誓了?对了,刚才你说什么白阿牛什么的,那就是你本名吗?」。

    被章雅男如此一说,百里逐电更是尴尬到无地自容了,「姐姐,你不能怪我不晓得你的芳名啊!方才喝酒的时候,你根本就没有自我介绍啊!白阿牛,唉,我的的确确就叫白阿牛!你说,用这名字如何行走江湖呢?电光火石白阿牛?一点气势也没有啊!当时我想若要闯出名堂就必须要有个响噹噹的名字,所以就给了一个算命先生五两银子要他替我取个响亮的名字。他屈指一算,说白与百同音,那就複姓百里吧,既然我出招奇快,就是迅雷不及掩耳咯,那就叫百里迅雷吧!我听了后想了一天,行雷闪电对比,我比较喜欢闪电,就要求那算命先生替我改个与电有关的名字。他向我多收了三两银子后就把百里逐电这名字给了我。好了,我把自己的本名都告诉你了。姐姐,你能否告知芳名呢?」。

    章雅男见他把自己取名的经过和盘托出,也不好意思不透露自己名字了,「我姓章,文章的章,名字叫做雅男,文雅的雅,男子汉的男。我爹一直希望我是个男孩,我还没出生就替我取了个名字,叫做铁男。后来发现我原来是个女的,他只得把我名字稍微修改一下,就变成了雅男」。

    百里逐电听了讚不绝口,「章雅男……好名字,难怪姐姐你既英姿飒爽,但又不失优雅!这名字太好了」。

    章雅男心中甜滋滋的,非常受用,但嘴皮子依然不饶人,「哼,姐姐我的名字好不好关你什么事?」。

    百里逐电一贯的嬉皮笑脸,「以前是不关我的事,以后嘛,嘿嘿嘿,关係就大了!既然现在知悉了姐姐的芳名,我这就把毒誓发下去!我白阿牛在此发誓,我以后只会对章……」。

    真的是好事多磨,他第二次发誓,才讲到这里,就被一连串的叫声打断了。在小麵馆外面的小巷子里突然传来了一阵阵呼叫声,而且叫的就是他准备喊出来的名字,「雅男姑娘!雅男姑娘!你在哪里啊?」。

    章雅男一听就听出来者乃是同样对她痴心一片的雷霆万钧嬴春雷了。她心中一喜,「嬴大哥终归是护着我的!」她想也不想就应了一句,「嬴大哥!」待得话出口了,才想到自己赤身裸体的和一个年青男子在一起,若是被嬴春雷看见了岂不是羞死人了?她虽然后悔了,但话已出口,收不回来了,只好急急忙忙把袍子披上,可是那袍子早已被血液以及酒液沾湿了,穿了与没穿真心差别不大。

    章雅男才把袍子披上,嬴春雷就已经冲入那小麵馆了。原来他一直不放心章雅男,而且也惦念着她,睡到半夜就爬起来在伊人房外徘徊。他武功高强,在房间外面一会儿后就察觉到里面空无一人。他轻轻的把门推开,果然发现章雅男不在房里。他眉头一皱,马上留心静听,赫然发现庾靖风房间里面传来一阵阵呻吟,貌似有人正在交合。他这人虽然外表粗矿,其实心细如髮,马上想到章雅男有可能是听见了心上人与其他女子交欢的声音后愤然离去。

    嬴春雷跺了跺脚,心中不禁咒骂着庾靖风,「狂风剑客你这不知好歹的傢伙,雅男姑娘对你一往情深,你却偏偏要伤她的心!终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他行走江湖多年,是个追踪好手,于是就独个儿从蜜儿大宅熘出去,循着章雅男留下来的足迹跟踪下去。他来到了小麵馆所在的那条小巷子就晓得章雅男就在附近,于是就放声大喊伊人名字。一听见章雅男的迴应,他欢喜若狂,马上往声音来源飞奔过去。

    他做梦也没想到一踏入小麵馆,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披着湿淋淋的袍子,接近全裸的章雅男,与一个一丝不挂的青年男子在一起。章雅男秀髮凌乱,嘴角含春,很明显是才和那男子云雨巫山。他顿时之间,怒火中烧,虎吼一声,「臭小子,竟敢欺负雅男姑娘!接我一掌!」然后一招雷破乾坤就往百里逐电胸口击过去。